贯穿圣经的红线3-The Scarlet Thread Through the Bible 3

贯穿圣经的红线3-The Scarlet Thread Through the Bible 3

December 31st, 1961 @ 1:10 PM

圣经概览

    贯穿圣经的红线(三) W. A. Criswell 博士 新年夜信息 1961年12月31日 7:30 p.m. – 12:00 a.m.   我本来准备了至少两个小时的新约和旧约之间的时期的资料。如果不了解新旧约之间的历史,就无法理解新约。但使我伤心的是,没有时间详细说明这段历史了。我们明天晚上同样的时间还会继续这样的讲道,我要讲完这段历史。 在公元前587年,南方的王国被摧毁,史上最有才能、最有权力、最精明的王尼布甲尼撒将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都掳到了巴比伦―圣经提到尼布甲尼撒的次数超过了任何外邦人的王。 耶利米被余剩的民带到埃及,耶利米就死在那里。先知耶利米预言说70年后被掳的民会有机会返回。尼布甲尼撒是有非凡才能的人,他使巴比伦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 他为在米甸乡间长大的妻子建造了空中花园。为了让她有家的感觉,他建造了这美丽的空中花园,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但是尼布甲尼撒有个大弱点:他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靠着自己的能力、计划,却从没有培养接班人。 尼布甲尼撒的王国很快地分崩离析,公元前538年,米底亚人塞鲁士不废一兵一卒接管了巴比伦。整个王国到了他手中,但以理在他的书里记载了这事。伯沙撒作王的时候是他父亲那波尼德摄政。 在一个夜晚,塞鲁士没有通过战争就夺取了巴比伦的城市。现在我们来看米底亚人塞鲁士,他建立了波斯王朝,他是神所膏立的人之一。神说塞鲁士是他所膏的。 塞鲁士是个非凡、有同情心的王,他建造的王国改变了尼尼微和亚述人的政策,改变了尼布甲尼撒的政策。塞鲁士让被掳的人有机会返回他们的原处。那时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塞鲁士发布命令,犹太人可以回到故乡巴勒斯坦,重建圣城耶路撒冷和圣殿。 于是诗篇一百二十六篇这样写: 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做梦的人。 我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呼的时候,外邦中就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 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 耶和华啊,求你使我们被掳的人归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复流。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诗篇126:1-6] 这是被掳的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回到圣地犹大时所唱的歌。在以斯拉记中,前六章描述了所罗巴伯和约四万犹太人的回归;七到十章是祭司以斯拉的返回。 这涵盖了大概八十年,从536年到457年。然后尼希米回到了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比以斯拉晚一些,尼希米之后不久又有玛拉基,最后一个先知。关于先知:最早的先知是约珥,他在公元前825年左右生活;从公元前800到750年,生活着北方王国仅有的三个先知:约拿、阿摩司和何西阿。 公元前700年左右,在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和希西家作王的时候,有先知以赛亚和弥迦;从公元前650年到600年,有西番雅、那鸿、俄巴底亚;然后在耶利米的后期,有些先知我已经提到了;在巴比伦,和耶利米同时期的有但以理和以西结。 耶利米在耶路撒冷论道的时候,但以理和以西结在巴比伦说预言;然后是回归时代的三个先知:哈该是个曾亲眼在耶路撒冷看到圣殿被毁的老人,他被掳走,又跟着所罗巴伯和以斯拉回到了巴勒斯坦。 他鼓励人们建造圣殿。年迈的哈该的乐观十分引人注意。哈该看到圣殿的灰烬、瓦石,想到靠着少数的几个犹大人要重建圣殿―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落在他们身上,他们面对的是世上最绝望的情况之一―但是哈该曾亲眼看到所罗门的圣殿被毁,经历了被掳走的整个过程,又和所罗巴伯返回,他说,“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这怎么可能?因为主耶稣走过了所罗巴伯所修建的第二个神殿。和所罗巴伯和以斯拉一起回来的,还有个年轻人,撒迦利亚。老哈该完成自己最后的信息后,撒迦利亚就起来传讲神的话语,回归犹大期间的三个先知中,撒迦利亚是最重要的。 如果我们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会看撒迦利亚的非凡的预言,他谈到很多关于以色列、末日和主的子民的事。最后一个先知是玛拉基。玛拉基在公元前450年到425年之间传道,玛拉基的预言以主的到来为终结:“看,他要来到他的殿,如炼金之人的火,谁能立得住呢?” 在最后一章,玛拉基预言说:“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旧约的结尾让人们等待先知以利亚,来为弥赛亚预备道路,这弥赛亚是女人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神向大卫所应许的永远坐在宝座的王。 然后就到了新旧约之间的时代,希腊帝国兴起。亚历山大大帝曾是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历山大大帝想要将整个世界希腊化,就好象保罗想要让世界基督化。神借着希腊帝国使一种文化、一种语言传遍世界,使基督的福音能够传遍文明世界。 保罗给罗马写信的时候,是用希腊语写。罗马是拉丁王国的首都。只要生活在罗马帝国的人,如果会读书,他就读的是希腊文;如果他受过教育,他会学习希腊语、希腊习俗、文化、哲学、艺术、科学和文学,都是希腊的。亚历山大派人将希腊文化传遍世界。 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后,王国分裂成四部分―卡山得统治希腊;莱西马库斯统治小亚细亚;塞琉古一世是安条克的儿子,安条克夺取了叙利亚;托勒密夺得埃及。新旧约之间的初期,巴勒斯坦由托勒密王朝控制,过了一段平静的时期,由大祭司掌权。 公元前198年时,安条客三世战胜了托勒密王朝,巴勒斯坦移到了塞琉西王朝手中。他们很残暴。其中的一位,伊皮法尼带领军队,在神殿前的祭坛上献上一头猪,将主的血泼在神殿前,亵渎它。 他也将猪献给朱庇特奥林匹斯,给宙斯,希腊人的神。他禁止割礼,也禁止守安息日,禁止犹太人的宗教。 一天,耶路撒冷东北约17英里的一个小镇里,一个懦弱的犹太人屈服在朱庇特奥林匹斯的神庙里敬拜,他这样做的时候,一个年长的祭司玛他提亚知道了。 他杀了那个懦弱的犹太人,并且杀掉了伊皮法尼派来的人,他们强迫犹太人敬拜希腊人的神。然后玛他提亚带着孩子们在山里生活,游击作战。 祭司马提亚斯的第一个孩子名字是犹大·马加比。犹大,大锤子。犹大·马加比带领游击队,从伊皮法尼那赢得了独立,这是让世界惊奇,也让读历史的人惊叹。犹大去世后,马提亚斯的小儿子约拿单继续带领。 他听到许尔堪二世和阿里斯托布鲁斯二世的争论,最后自己决定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希腊化的犹太人被称为撒都该,极度反对希腊化的被称为法利赛。...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贯穿圣经的红线(三)

W. A. Criswell 博士

新年夜信息

1961年12月31日 7:30 p.m. – 12:00 a.m.

 

我本来准备了至少两个小时的新约和旧约之间的时期的资料。如果不了解新旧约之间的历史,就无法理解新约。但使我伤心的是,没有时间详细说明这段历史了。我们明天晚上同样的时间还会继续这样的讲道,我要讲完这段历史。

在公元前587年,南方的王国被摧毁,史上最有才能、最有权力、最精明的王尼布甲尼撒将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都掳到了巴比伦―圣经提到尼布甲尼撒的次数超过了任何外邦人的王。

耶利米被余剩的民带到埃及,耶利米就死在那里。先知耶利米预言说70年后被掳的民会有机会返回。尼布甲尼撒是有非凡才能的人,他使巴比伦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

他为在米甸乡间长大的妻子建造了空中花园。为了让她有家的感觉,他建造了这美丽的空中花园,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但是尼布甲尼撒有个大弱点:他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靠着自己的能力、计划,却从没有培养接班人。

尼布甲尼撒的王国很快地分崩离析,公元前538年,米底亚人塞鲁士不废一兵一卒接管了巴比伦。整个王国到了他手中,但以理在他的书里记载了这事。伯沙撒作王的时候是他父亲那波尼德摄政。

在一个夜晚,塞鲁士没有通过战争就夺取了巴比伦的城市。现在我们来看米底亚人塞鲁士,他建立了波斯王朝,他是神所膏立的人之一。神说塞鲁士是他所膏的。

塞鲁士是个非凡、有同情心的王,他建造的王国改变了尼尼微和亚述人的政策,改变了尼布甲尼撒的政策。塞鲁士让被掳的人有机会返回他们的原处。那时建立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塞鲁士发布命令,犹太人可以回到故乡巴勒斯坦,重建圣城耶路撒冷和圣殿。

于是诗篇一百二十六篇这样写:

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做梦的人。

我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呼的时候,外邦中就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

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

耶和华啊,求你使我们被掳的人归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复流。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诗篇126:1-6]

这是被掳的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回到圣地犹大时所唱的歌。在以斯拉记中,前六章描述了所罗巴伯和约四万犹太人的回归;七到十章是祭司以斯拉的返回。

这涵盖了大概八十年,从536年到457年。然后尼希米回到了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比以斯拉晚一些,尼希米之后不久又有玛拉基,最后一个先知。关于先知:最早的先知是约珥,他在公元前825年左右生活;从公元前800到750年,生活着北方王国仅有的三个先知:约拿、阿摩司和何西阿。

公元前700年左右,在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和希西家作王的时候,有先知以赛亚和弥迦;从公元前650年到600年,有西番雅、那鸿、俄巴底亚;然后在耶利米的后期,有些先知我已经提到了;在巴比伦,和耶利米同时期的有但以理和以西结。

耶利米在耶路撒冷论道的时候,但以理和以西结在巴比伦说预言;然后是回归时代的三个先知:哈该是个曾亲眼在耶路撒冷看到圣殿被毁的老人,他被掳走,又跟着所罗巴伯和以斯拉回到了巴勒斯坦。

他鼓励人们建造圣殿。年迈的哈该的乐观十分引人注意。哈该看到圣殿的灰烬、瓦石,想到靠着少数的几个犹大人要重建圣殿―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落在他们身上,他们面对的是世上最绝望的情况之一―但是哈该曾亲眼看到所罗门的圣殿被毁,经历了被掳走的整个过程,又和所罗巴伯返回,他说,“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

这怎么可能?因为主耶稣走过了所罗巴伯所修建的第二个神殿。和所罗巴伯和以斯拉一起回来的,还有个年轻人,撒迦利亚。老哈该完成自己最后的信息后,撒迦利亚就起来传讲神的话语,回归犹大期间的三个先知中,撒迦利亚是最重要的。

如果我们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会看撒迦利亚的非凡的预言,他谈到很多关于以色列、末日和主的子民的事。最后一个先知是玛拉基。玛拉基在公元前450年到425年之间传道,玛拉基的预言以主的到来为终结:“看,他要来到他的殿,如炼金之人的火,谁能立得住呢?”

在最后一章,玛拉基预言说:“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旧约的结尾让人们等待先知以利亚,来为弥赛亚预备道路,这弥赛亚是女人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神向大卫所应许的永远坐在宝座的王。

然后就到了新旧约之间的时代,希腊帝国兴起。亚历山大大帝曾是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历山大大帝想要将整个世界希腊化,就好象保罗想要让世界基督化。神借着希腊帝国使一种文化、一种语言传遍世界,使基督的福音能够传遍文明世界。

保罗给罗马写信的时候,是用希腊语写。罗马是拉丁王国的首都。只要生活在罗马帝国的人,如果会读书,他就读的是希腊文;如果他受过教育,他会学习希腊语、希腊习俗、文化、哲学、艺术、科学和文学,都是希腊的。亚历山大派人将希腊文化传遍世界。

亚历山大大帝去世后,王国分裂成四部分―卡山得统治希腊;莱西马库斯统治小亚细亚;塞琉古一世是安条克的儿子,安条克夺取了叙利亚;托勒密夺得埃及。新旧约之间的初期,巴勒斯坦由托勒密王朝控制,过了一段平静的时期,由大祭司掌权。

公元前198年时,安条客三世战胜了托勒密王朝,巴勒斯坦移到了塞琉西王朝手中。他们很残暴。其中的一位,伊皮法尼带领军队,在神殿前的祭坛上献上一头猪,将主的血泼在神殿前,亵渎它。

他也将猪献给朱庇特奥林匹斯,给宙斯,希腊人的神。他禁止割礼,也禁止守安息日,禁止犹太人的宗教。

一天,耶路撒冷东北约17英里的一个小镇里,一个懦弱的犹太人屈服在朱庇特奥林匹斯的神庙里敬拜,他这样做的时候,一个年长的祭司玛他提亚知道了。

他杀了那个懦弱的犹太人,并且杀掉了伊皮法尼派来的人,他们强迫犹太人敬拜希腊人的神。然后玛他提亚带着孩子们在山里生活,游击作战。

祭司马提亚斯的第一个孩子名字是犹大·马加比。犹大,大锤子。犹大·马加比带领游击队,从伊皮法尼那赢得了独立,这是让世界惊奇,也让读历史的人惊叹。犹大去世后,马提亚斯的小儿子约拿单继续带领。

他听到许尔堪二世和阿里斯托布鲁斯二世的争论,最后自己决定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希腊化的犹太人被称为撒都该,极度反对希腊化的被称为法利赛。

耶稣来到时,有罗马任命的大希律王,他是犹太人的王;有法利赛人,忠心守律法,反对任何的外来的压迫;还有撒都该人,喜欢与罗马人做生意,或者和任何能保证他们的利益、让他们继续做统治者的人往来。

在那时,大希律王是犹太人的王,奥古斯都·恺撒是罗马的君主,罗马控制着整个世界。以赛亚的预言、弥迦的预言,雅各对犹大的预言,全能神对夏娃的预言就要实现了。

因一个人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地上的所有家庭都要被祝福,我们的救主来到了世界。他为什么来?前几天,怀特博士在一次聚会后跟我谈到了一本书,是艾伯特·史怀哲的著名的神学书籍。艾伯特·史怀哲是中非喀麦隆的博士,他毫无疑问是伟大的科学家。

毫无疑问他是个音乐家,毫无疑问他是哲学家,毫无疑问他是个人文主义者,但是按照我的定义,他不是基督徒。艾伯特·史怀哲的书的题目是《寻找历史中的耶稣》。书的主题是,耶稣基督曾来到世上,在地上服事,他曾盼望末世弥赛亚的国家降下。

因为它没有到来,他在绝望、心碎中死去,沮丧、无处可去、被弃绝、被否认。这是艾伯特·史怀哲的论点。对我们相信圣经、宣讲神的话语的人来说,这正好是相反的。

我们的救主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替我们死。圣经告诉我们这是他来的原因。这不是廉价的滑稽戏,也不是关于神的喜剧,也不像希腊悲剧中与神对抗的复仇者,不是那种希腊世界中要被毁灭的人。

基督的死却在世界的根基立好之前就已经计划好了,他在起初就要作为神救赎的渠道,为了买回亚当的失落、犯罪的后代。他来到世界是为了死。“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

他开始事奉,就是在十字架的影子里事奉。约翰举起手介绍他说:“看,神的羔羊。” 想象一下,这对犹太人意味着什么。看,神的羔羊,每个早上,每个晚上都有献祭,在那里血被泼出,羔羊因为国家的罪而献给神,为了替人们赎罪。约翰说,“看,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在他的事奉中,很早他就开始教导门徒们他要受苦难并死去。他改变形象的时候,旁边出现了摩西和以利亚,和他一起谈论在耶路撒冷的死。他被伯大尼的玛利亚膏的时候,他说这是为了他的安葬。

希腊人从远方来看他时,他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 最后的晚餐时,他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他走向十字架的时候,在客西马尼园被自己献上,经受痛苦。他低下头死去时,他所,“成了!”

我们宣讲十字架,宣讲基督的代赎的死,就是在宣讲他来到世界的意义,以及神救赎的计划和旨意。第三天,他从死里复活,向抹大拉的马利亚首先显现。然后他又向其他的妇人显现。然后他向去往以玛忤斯的路上的两个人显现。

然后他向彼得一个人显现。那个晚上,周日的晚上,他向十个门徒显现,多玛那时不在,下个周日的晚上,他又向所有的门徒显现,所有的十一个门徒。

这是我喜欢周日晚上聚会的原因。主在晚上和他的门徒见面,他在晚上向门徒显现,他在晚上向他们讲解圣经。

他和门徒们在晚上见面。然后他在加利利海边见到了七十人。然后一次向五百人显现,在约好的时间、加利利的山上,然后在耶路撒冷又见了门徒,他就在橄榄山升天。在耶稣升天的时候门徒跟他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

主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 神有个国,就要到来。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愿你的国降临。这国马上就要到来。死在他旁边的犯人说,“主,你的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纪念我!”

这个国要降临,但同时主安排了一个间奏、一个间隔。这是个musterion。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的第三章说这个musterion连先知都没有看到。旧约从没有提起过它。君王和国先被拒绝,经过一个间歇,神差派的王和他的国要再临。这段时间我们称之为恩典的时代;我们称之为圣灵的时代;我们称之为教会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这个恩典的时代,犹太人、外邦人、男人、女人、奴仆、自由人,所有人都被邀请加入教耶稣基督的教会,信心之家。主对他的门徒说,“你要作这些圣徒的见证”,并没有让他们实现这国。他会使国降临。这里会有罪和暴力。

但以理说,“必有争战,一直到底,直到哈米吉多顿大战。” 人们要彼此反对,准备战争,冲突不断。我们无法带来那国,我们要作这个福音的见证。来吧,来吧,我们因着耶稣的爱和恩典被邀请加入信心之家。来吧,来吧。

在最后的审判到来之前,我们要作神的恩典的见证。这见证早已开始。首先,彼得向犹太人宣讲福音,五旬节的时候他只对犹太人讲;第二,说希腊语的腓利向撒玛利亚的半犹太人宣讲福音;第三,福音被传给埃塞俄比亚的太监,本来跟随犹太人,后来相信了耶稣。

然后福音传给了凯撒里亚的百夫长,生活在以色列的外邦人。使徒行传十一章,福音被传给了拜偶像的人、外邦人拜假神的人、希腊人,他们都放弃偶像,相信荣耀的神子。

最终,主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 保罗就出去向整个文明世界传讲福音的信息。于是福音开始在那时的世界扩展,就是犹太人中的使徒彼得向受过割礼的人传讲的福音。

在这个过程之中,说希腊语的司提反说,摩西曾在旷野敬拜神,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都为神建坛。至高者并不住人手在摩利亚山所造的神殿,他们杀了他;西门彼得从此开始向犹太人宣道,外邦人的使徒保罗宣讲人不需要犹太人的宗教就可以得救。

他不需要守礼仪律,不需要受割礼,不需要守摩西的律法。一个人要得救,只需要回转、悔改、把心和爱交给耶稣,神就会永远地搭救他。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

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罗马书10:9-10, 13]

这是保罗的福音。

于是他开始了第一次宣教之旅,从安提阿到奥龙特斯河上的港口西流基,然后横渡到塞浦路斯,然后到萨拉米,接着到首都帕弗;然后经过一百七十英里的海路到了旁非利亚的别加,接着到彼西底的安提阿,然后到以哥念;然后他们返回到亚大利,最终回到安提阿,完成了第一次宣教之旅。

但是他们因为宣讲人可以只相信耶稣就成为基督徒,面临着压力。然后发生了使徒行传十五章的耶路撒冷会议,犹太人说,“人必须要先受割礼才能得救,必须要守摩西的律法才能得救;人不能只相信耶稣就得救。你必须要受洗,必须守律,必须这样做。”

保罗说,“不,人是因信心得救,不是因为行为,只是靠相信耶稣。” 他们在耶路撒冷召开大会,圣灵所说的话就和保罗宣讲的一样。于是他又开始了第二次宣教之行,保罗和西拉从陆路出发,重访在加拉太地区的已经建立的教会。

圣灵接着带领他们到特罗亚。他们不知道要去哪里,在一个夜晚,保罗看到了马其顿人的异象。“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于是他跨过赫勒斯庞特,经过尼亚坡里,腓利比,然后去到亚波罗尼亚和暗妃坡里,到了帖撒罗尼迦,接着到庇哩亚、雅典、哥林多。

然后他又去了以弗所、凯撒里亚。然后他去到耶路撒冷,又回到安提阿。第二次宣教之旅就结束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开始第三次行程。他又取陆路,重访以前去过的小亚细亚地区,然后又去了以弗所,在以弗所有非凡的事奉。

整个世界都因为他在以弗所非凡的事奉而被改变。整个亚细亚都听到了神的话语。然后他又去了马其顿,再次到哥林多,然后回到马其顿,然后到米利都,回到耶路撒冷,他在那里被逮捕。

他被逮捕后,有两年的时间被囚在凯撒里亚。这两年之后他曾向腓力斯、非斯都、希律亚基帕二世宣道,之后他被百夫长犹流带往罗马。

他在罗马自己租的房子里住了两年,传讲神子的福音,没有人禁止他。那是大概63年的时候。64年的时候,他被释放,在67年之前的时间,他一直传讲福音。他开始和提摩太在以弗所,后来离开在以弗所的提摩太,去往马其顿,并写下了提摩太前书。

然后他在克里特和提多同工,接着去往希腊西边的尼哥坡里,并给提多写信。67年的时候他被逮捕。尼禄死之前,他在罗马城通往大海的亚壁古道上被斩首。

他在生命的末期写下这胜利的话,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提摩太后书4:7-8]

在我们进入启示录,进入神最终的审判、神对人类的旨意和计划之前,我想再花点时间讲书信。这不是很可惜吗?保罗的许多书信,只能用这一点时间来讲:他们分成了四组。第一,第二次宣教之行他在希腊和哥林多写的第一批信;他写了提摩太前后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第三次宣教之行他在以弗所的时候,他写了哥林多前书;然后在从以弗所到哥林多的旅程中,他在马其顿写了哥林多后书。

之后在安提阿或者是返回的过程中,他写了加拉太书和罗马书;这四封书信是在一起的,都是在以弗所周围;哥林多前后书、加拉太书和罗马书。然后第三组,他在罗马的监狱里写成的,他第一次被囚时所写:腓利比书,腓利门,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

然后是最后的一组信,在保罗第一次被囚之后,提多书和提摩太后书。每一封书信都有个主题。第一组,帖撒罗尼迦前后书是关于主的再来的。

保罗已经宣讲了福音,见证他所深知的我们在耶稣里的盼望。有些人已经死去了,主却还没有来。“我们已经死去的亲人怎么办?他们会怎么样?他们在要来的国中有分吗?他们会看到耶稣的面吗?因为他们已经死了,主还没有来。”

于是他写了帖撒罗尼迦前后书,是关于主的再来的。下一组,哥林多前后书和加拉太书、罗马书都和保罗的因信而活的主题有关。我们是因为相信耶稣得救,不是靠自己的善行。这是第二组书信的主题。

第三组书信和否认耶稣的神性和位格的怀疑论哲学有关:腓利比书、短小精悍的腓利门书、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这四封书信。

他高举我们永生主,是多么美好的信息。然后是第四组书信,提摩太前书、提多书和提摩太后书,和教会的胜利有关,是关于教会、圣职的教义以及其他的实际问题。

在书信之后是启示录。所有其他的使徒都去世了。使徒保罗在67年秋天到68年春天尼禄死之前就被杀死了;西门彼得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帝国的东部被钉上十字架。所有其他门徒在这时也已经离世三十到四十年了。

只剩下一个人还活着,那就是耶路撒冷教会的老牧师。主对他的门徒说,“当你看到军队在耶路撒冷的大门前时,就逃离。” 于是他们逃到了约旦河对岸的佩拉。大约69年的时候,耶稣喜爱的门徒,年长的约翰来到以弗所,在以弗所进行了非凡的事奉。

他写了福音书,他的三封书信,在图密善为王的时候写了启示录,神赐给他的耶稣基督的启示录,主耶稣基督的荣耀、王权和国都在其中显现。愿你的国降临,它马上就要到来,主的显现、启示录,是神给耶稣的奖赏,因为他为了亚当后代的罪而死,打败了撒旦、路西法和死亡的权势,他是女人的后裔。

因为他这样做,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 “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这是启示录,耶稣基督的荣耀、权势、和国的显现,这是神因为他搭救我们给的奖赏,从罪里搭救亚当的堕落的子民。

所以,在以弗所西南几英里的拔摩岛上―拔摩岛直径只有二十英里―约翰被放到那里要饿死、冻死,一切需要都无法满足,主就在那里向约翰显现,这是无比荣耀的异象,还有号角的声音。

他转身去听去看的时候,看到了复活、的荣耀的主,他曾亲眼看到了他升天。但这一次是无比荣耀、胜利的惊喜那个!他的脸在闪耀的太阳之上,他的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他威严的王袍上有黄金的腰带;他的头发白得如雪,他的眼睛如同火焰。约翰如此地爱他,但看到他的时候,就扑倒在他的面前,像死了一样。

但他的心从没有改变,他还是同样的主耶稣,言行都是和以前同样的样式,他用右手按在他喜爱的、圣洁的门徒肩膀上说,“不要害怕,不需要害怕,神的孩子不需要怕。不要害怕死亡,不要害怕坟墓,不要害怕审判,不要害怕永恒,神的孩子不要害怕,不要惧怕,不要惧怕。”

“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启示录1:18] 我已经得胜,不要害怕,不要颤抖。然后他说,这也是这部书的概括:“你要把所看见的,都写出来。” 然后他给出了启示录三部分的大纲:“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 [启示录1:19]

于是约翰拿起他的笔,开始写。他写下了他看见的事,荣耀的主行走在七个金灯台之中的异象,耶稣在他的圣徒之中的异象。他写下他看到的事。

第二,他写下了现在的事,就是他的教会。这就是教会,我们看到这里有教会,那里有教会,就像在约翰的时候一样―他的以弗所的教会,士每拿的教会,别迦摩的教会;还有推雅推喇的教会,撒狄的教会,非拉铁非的教会,老底嘉的教会。

写下现在的事,还要写下meta tauta 这些事之后的事,在教会不再存在之后的事。所以约翰写下了现在的事―现在的事是神的教会在末日的时候的预表。教会会有一个以弗所阶段,一个士每拿阶段,一个别迦摩阶段,一个推雅推喇阶段,一个撒狄阶段,一个非拉铁非阶段,一个老底嘉阶段。

教会的以弗所阶段是使徒们的时代,教会被逼迫的时代;士每拿阶段是信仰扩展到罗马帝国的阶段,这是殉道者和受苦难的教会;别迦摩阶段教会与世界亲近;然后是推雅推喇阶段,她带着金银首饰,身穿豪华的袍子,口中的话被当作神无误的预言。

这是圣经里说的,不是我编造的。我没有指着谁说这话,我只是在告诉你圣经的话。这是推雅推喇阶段。然后是撒狄阶段,宗教改革时期的教会,有一些人为神坚守―胡伯迈尔、曼斯、加尔文、路德和约翰·诺克斯,这些伟人是撒狄教会为神坚守的人的一部分。

然后是教会的非拉铁非阶段,大门敞开的阶段。这是我认为快到非拉铁非阶段末尾的原因:大门要关上了。在中国没有办法讲福音,在古巴没有办法讲福音,在苏联没有办法讲福音,你在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不能讲福音,在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不能讲福音。

大门要关上了,非拉铁非敞开大门的教会的时代快要结束了。最后的阶段是老底嘉教会时代,教会到了地上存在的最后阶段,他们在生活的地方却变得喜爱舒适、安闲。他们在锡安,看到世界上蔓延的火焰却无动于衷,躲在安闲之中。世界面临着末日的灾难他们却没有祷告。他们在锡安的老底嘉教会安然玩乐。启示录第四章是那将来到的最后的、可怕的、悲惨的末日,就是约饵、撒迦利亚、耶稣讲的主的日子,大灾难。

首先,主在启示录的第三章和第四章之间到来,主的到来是秘密的,悄然的,就好象夜间的贼。他来偷走他的珠宝,他以生命为赎价买来的宝贵被赎之民,他的宝珠,就是你们。他的到来是没有先兆的,没有标记,没有迹象,没有报信的,什么都没有―在任何时候、任何一天、任何时间,我们的主都可能到来。没有还需要实现的预言了;从现在到我们主的显现之间没有任何必须要等待的时间,他可能在任何一天到来,任何时间到来,提走他的子民。他像夜间的贼一样到来。

或许当薄暮傍晚

也许当夜半―还有十分钟―

世人正梦里安甜

忽然光明显

主的荣耀破黑暗

主迎圣徒进乐园

[James, McGranaham, “或许是早晨”]

这是第一件事,他为我们而来。他首先提走已经睡去的,然后我们之中还在地上的要被提走。这是第一件事。我们去与主同在,在基督的审判宝座之前,我们按肉体的行为得到奖赏,对我们罪的审判已经不在了,已经在十字架上了。

我们在耶稣面前的审判是要接受生命的奖赏。这是你死去时不能得到奖赏的原因,因为你的生命还在。保罗还活着,他的生命在我所讲的书中。旧时的异教徒,比如伏尔泰、汤姆·佩因,他们也还活着。你有的时候会遇到读伏尔泰、汤姆·佩因的年轻人,他们用伏尔泰或佩因的话咒诅神;他们还活着。你不是死去就完了。

所以你死去时还不能得到奖赏,只有在末世的时候才能得到。我们的生命还在持续,只有神能够看透所有的筹划,跟随所有的计谋,直到最后我们得到奖赏。

当主来到,我们已经睡去的亲人和我们都在一刻之中被改变,在最后一杯的时候,眨眼之间,我们被提到主的面前,我们和救主一起进到荣耀中。我们就站在主的面前,按照我们肉身所作的事接受奖赏。这是在末世―不是在你死的时候,而是在末世的时候。

羔羊的婚宴就在天上的荣耀中,神的子民在那里时,这地上的世界是十分的可怕、悲惨。在地上混乱、可怕、惊惧的世界中,有一个人要声称是全地的救主。他会带来和平,他会带来胜利,他会带来荣耀和胜利,这都是他所应许的;对以色列,他们会回到故土,他向他们应许土地、国家、神殿、人民。他应许都有的事情。

他是敌基督的。三年半的时间,他一直都这样做,在那七年的中间,大灾难的时间,他变成了魔鬼。然后地上会有最悲惨、可怕的反犹太人狂潮。这敌基督的,就是海上来的兽,他身边还有另一个兽,假先知。

她计划好要得到教会一切的荣耀、光辉。假先知和统治世界的兽立约,那兽是末世的独裁者,自诩是世界列国的大能的领袖。

他要带领他们走向和平和荣耀。接着他破坏和神的子民的约,然后地上会满了恐怖、流血;神在怜悯中垂顾,为犹大族中12000人加印。我以为没有犹大人了,但那里有犹大,神知道犹大的人。

他为犹大的12000人加印,他又为西缅的12000人加印。我以为没有西缅人了,但是神知道。他知道那里面的每一个犹大人、西缅人、吕便人,迦得人,他知道每个人。

在那可怕、悲惨的审判中,他要从每一个族选出12000人加印,他们会宣讲神子的福音。在流血、愤怒、恐惧之中,世界上会有最大的复兴。

他们要被杀,被逼迫,他们不爱自己的生命,不怕死亡。“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启示录7:14]

这不是非凡的事吗?大灾难越可怕,当这些犹太人的布道家宣讲福音的时候,就有越多神的子民宁死跟从。这七个印的审判,七个号的审判,七个碗的审判,七个天使的审判。

兽,假先知,穿着朱红衣服的妇女,巴比伦;宣称是世界列国之王的敌基督的,他要聚集全地的军队,他们从北方的俄罗斯,东方的中国,南方的非洲,以及西方而来。他们在主的日子聚集,那就是哈米吉多顿大战。在这可怕的屠杀之中,世界最后的大战在哪里进行?从起初就提到这地方,米吉多,厄斯得隆,耶斯列,米吉多的中心,地上上百万、上千万的军队都在米吉多山神的集结地会合。

启示录十九章11到16节,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

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

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 神之道。

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 神烈怒的酒榨。

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跟随他的人是荣耀的圣徒。

这是神在人类历史中的介入,他搭救被困在圣城中的子民。他会在无底坑里捆绑撒旦一千年,但是进入千禧年的人会怎么样?这里有两方面的审判。

第一,是对外邦人的审判。列王要改变,对外邦人的审判,所有与神的宣道者成为弟兄的人,他们都要进入千禧年,他们会被接受、被欢迎,他们的行为显现他们的品格。他们进入了千禧年。

按照以西结书所说 [以西结书20:33-38],会有对以色列的审判,那些悖逆的、不接受弥赛亚的人,会被丢弃;那些接受主耶稣的要进入千禧年。然后当国来到时,神的旨意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时,一千年中他们都要和基督一起统治全地。

在一千年之后,撒旦被释放,这是预言中无法改变的事情。撒旦被释放,有一些千禧年中的人,没有对神的完全的依靠和爱,会反抗。那时会有最终的战争,人对神的反抗将永远终结。

然后是最后的恶人的复活。白色宝座前的审判,书卷打开,他们的名字没有在生命书中,他们会按照行为而受到审判。耶稣为我们来时你会接到奖赏。

他们会得到奖赏,失丧的人在白色审判宝座前按照他们的行为受审判,死亡会被投入地狱,投入火中,撒旦和坟墓都要被投入火炉,兽和假先知已经在那里一千年了。然后会有更新,会有按照神的丰盛的荣耀和能力造成的新天新地。就像神在起初创造了天和地,神会造一个新天新地。“我(约翰)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 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 神的帐幕在人间。” 神要与他们同在,住在我们中间,就如同他计划的伊甸园的那样,在起凉风的时候,神会与他们同在,神会擦去他们的眼泪。不再会有悲伤、哭泣,不会有死亡,痛苦、伤痛。这些都会过去―在荣耀的山上没有坟墓,天上的住所中没有葬礼的花环。坐在宝座上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启示录22:17] 他让我看到了生命河的水清澈如水晶一样,从神的宝座流出到羔羊那里,河的两侧是生命树―神的伊甸园中的生命树―树叶能够医治众人。我们要看到他的脸,他的名字写在我们的额上,我们会永远和他一起作王。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 阿门,阿门。如果我了解自己的灵魂,我是配得的。阿门―阿门!主耶稣啊,我愿你来!愿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阿门![启示录22:1-6, 20, 21] 祝福你的心。我无法想象你的信心和耐心。现在是十二点了,我们有这么多人,不知道能不能跪下,如果你能够找到跪下的地方,在前面的过道,任何地方,我们一起跪下迎接新生,祷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