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Take My Yoke Upon You and Learn of Me

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Take My Yoke Upon You and Learn of Me

March 11th, 1974 @ 9:38 AM

马太福音11:28-30

    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W. A. Criswell 博士 马太福音11:28-30 1974年3月11日 今天是三月的第二周,我们在 “先知大学” 相聚,有三个目的。第一:我们一起来到耶稣的脚下,学习他,参加他的学校。圣经中最甜美的一个邀请是马太福音11:28-29: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马太福音11:28-30] 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它的意思是:“来到我的学校,坐在我的脚边学习。” 这也是我们这周所要做的事。我们要坐在耶稣的脚边学习他。 第二:我们要一起学习怎样为主做工,建造基督的身体—他的教会。在未来的一天,教会会成为天上得胜的教会,现在她仍是争战的教会。我们与敌争战,面临的是没有胜算的敌人,战场的锋线就在这里。战争的胜负不是取决于某个学校,或某个修道院,或某个退修会;战争的胜负取决于战场的前线,前线就是你所服事的教会。 这是只能其一的。你或者失败,或者成功。我们的目的是要学习怎样对抗魔鬼和他的天使,对抗物质主义和世俗主义的世界,对抗黑暗之国,我们要面对它、反抗它、挑战它,因着神的名在你生活、工作、服事、讲道的地方战胜它。 第三:我们要看眼前这个被神祝福的教会,她的信息、方法。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复杂,有许多的方面。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所在的小镇只有三百人。我们教会的房子像个饼干盒一样。我们在那个小教会的方法对我所在的日子是足够的,对我的小镇也是足够的。 例如,我们的主日学很简单。我们从礼堂的这边到那边挂个帘子,再从另一侧挂个帘子;这样就有了四个房间。我曾在其中一个房间上课,其他的主日学学者—以前他们的称呼是这样的—则在其他的屋子,这些屋子就在教会的中心用帘子围出来。 我那时的优势是现在来这里的孩子没有的。现在我们把他们分成不同的小组、年级和科系,非常地复杂。但是那时候,我坐在我的班里,如果我不喜欢这个人讲的,我就听另一个人讲的,如果不喜欢那个,就听另一个的;如果还不喜欢,就听那边那个的。 这是我曾经的主日学,这样就足够了。我们靠着它兴盛。在那个时候,让所有人到教会的方法就是,宣告有复兴会。那是件大事,重要的事件,每个人都会来。没有人会不来。早上十点的聚会,小镇就关闭了。所有的商店都关闭,银行和其他的地方也关闭,好让每个人都能去复兴会。每个人都去,即使是没有信仰的人。他就住在我家后面。你可以听到每天咒骂的声音,在他给奶牛挤奶的时候,还不忘抽打母牛。他在那里取笑牧师,就坐在第二排。 我小的时候就看着他,听他取笑、讽刺的话。但是他会来。每个人都会来。我小的时候,在我长大的小镇的教会里,做神的工作就只需要这样。我肯定想要看到有人能够面对我们所在的拥挤城市的挑战。以我现在牧养的教会为例,我想要设想我们使用之前的那些方法来面对今天的城市。 你今天一万次地报告复兴会,如果这里能有几个人就是惊人的回应了。那些人就开车经过这条厄卫街,那条圣保罗街,还有亚珂街,还有若丝街,不再对我们教会的事感兴趣,认为这和做香肠绞肉的地方没什么区别。这是个不同的日子了,不同的时代。 如果我能够应对如今非凡的压力和挑战,必须要靠天上的帮助,以及任何能得到的人的帮助。今天很困难,如果在你所在的地方很轻松,你就是神所说的那些在锡安享乐的、却慢慢滑向永罚和毁灭的人。如果神让你所在的地方有困难,其实是神对你的称许。这表示你在与魔鬼争战,他赞许你所做的。我们所面临的,需要神的帮助。我们需要神的同在,也需要彼此地学习。 关于那些乡村教会我有些话要说。现在距离我做乡村教会的牧师已经很久了。我在那里做牧师十年,这是神为我成就的最美好的事。我在乡村教会里牧会的十年,没有高速路,没有铁路,没有商店,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和神以及一些人,只有这些。我为那些日子感谢神。但是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乡村教会的牧师,就是:在乡村里的人很清楚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就和城市里光鲜亮丽的人一样。他们有收音机,有电视机,有高速路,有公路,有汽车,不管汽油够不够出来。他们都清楚。 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现在的世界。乡村教会的牧师,远离城市的小地方的牧师,也面临着这里的城市的牧师有的同样的问题,和我们这些仰望六十六层楼的人一样。我们全都需要帮助。我们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们需要鼓励,需要神的祝福。 我们要讲牧师以及他讲道的任务。我们要谈论财政的事务。这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有财政的问题。世上没有哪个机构不面临着财政的问题,包含美国。美国经济正在下滑,正在破产。美国在深渊边上下滑,因为美国政府的财务政策是无理的、应该斥责的。任何人花的比挣得多,他们总会对之前的花销负责,美国政府正在这样做。你知道结算日会是什么样的吗?会是悲惨的。你的钱能买的东西越来越少,通货膨胀夺走你的一切,最终一桶钱只能买一片面包。即使是美国政府也不能违反神的经济规律。 教会也是这样,我们要谈论这些事。我们要在教会里解决财务问题,神给我们方法去解决它。我们要谈论我们的音乐事工,教育事工。我对现代教会有自己的信念,这是从我很多年的经验、观察中得来的。 一个有生命的教会—不管是在哪里—明天还存活的教会,有活力的教会是那些能够建立基督徒的团契和社区的教会。如果它不能做到这些,它就会衰亡。世界会吞掉我们,我们会被吞噬。 我举个例子,我和一位穆斯林中间的宣教士聊天,他对我说,“人在这个穆斯林国家不可能成为一个单独的基督徒。他无法存在,无法生活。” 有些情况下他们会杀掉他,结果他。他对我说,“单独的基督徒不可能在这穆斯林的地盘生存。” 他说,“我们在穆斯林的国家能够有基督徒的见证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建立一个社区,让基督徒能在一起,让基督徒的家庭能够生存,年轻人能找到朋友,父亲和母亲们能够彼此鼓励和支持。如果我们不能建立这样的社区,我们在这个伊斯兰国家不会成功。” 当然,这是个极端的例子。伊斯兰国家中整个国家都是拒绝基督的,都是非信徒,暴力的反对者。在美国他们没有那么暴力,但这会越来越困难。如果我们不能让人们建立共处的空间,让他们彼此鼓励,让他们的年轻人彼此认识,让基督徒男女可以认识,彼此相爱,建立基督家庭—如果我们不能在教会建立基督徒社区,你会发现教会被世界吞噬,被它毁灭。 他们会各个击破。他们会夺去这个男孩,夺去那个女孩,夺走那个家庭。他们会让他们陷入世俗主义、物质主义和无信仰。如果你不相信这些事,你应该听听孩子们在学校学习的内容,不管是大学、高中、初中,还是小学。他们学习的东西是不可想象的。 我刚从东海岸回来。我在塔科马、西雅图和华盛顿的长老会的大斋节聚会中讲道。你们真应该在那里。那是特别的!我在那里的时候,周围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在谈论公立学校和公立学校里所教的内容。他们举了个例子,我曾听过这个例子,也很高兴他们在讨论这个问题。 你知道,加利福尼亚的人在试图展现进化论的另一面;因为公立学校把进化论当成事实,而不是假说。加利福尼亚正在推动一个运动,向立法机构和教育部建议,公立学校中也教育神造说,就是神按照创世记记载的创世,作为进化论的另一选择。他们跟我说,这个运动正在进行中,有十七个得过化学、物理、电子诺贝尔奖的人联名反对这个主意,说不应该教导孩子们神创造世界、创造生命和创造人。 这些事正在进行。这争战在此刻就在发生。整个学术世界都假定没有创造万物的神,人不是神造的,人不需要向神负责。因为他们说人没有堕落;人是在进步、进化的—只要有时间,我们会成为天使,有些人会成为天使长—最只是我们祖先的弱点,我们在进化,不断地进化、进步。你不需要神,不需要基督,不需要救恩,不需要十字架,不需要赎罪,不需要复原,因为你从来不曾失丧。 这是个整个学术世界的假定。你如果在那个环境中养育孩子,如果你未来的家庭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教会会成为最无关紧要的机构!世界会藐视它,认为它只是个高傲的独角兽。 我们认为神与我们同在。我们认为自己有使命和重要的信息。如果我们在神之下生活,我们就要建立基督徒的社区,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教会在进行许多的事情:在附近花费百万美元—不只是几十万—而是几百万,购买土地,为了未来。因为有活力的教会是有非凡事工的教会。 这里的教会和在乡村的教会都一样。我们现在有个学校。浸信会过去的时代一直反对教会学校。我们州的执行秘书前一段时间来访跟我说,“我不希望像你这样有讲道和教导才华的牧师变成校长管理学校。我不想让你浪费时间在孩子身上,花时间在教会里的学校上。” 这是美南浸信会中的人们的态度,我认为这是这是十分错误的!这地上最好的东西就是教会学校,或是任何和教会所包含的东西。如果你要让人跟随你,教会中包含越多基督徒相关的活动越好,将你的子民拉到基督那里,从世界中出来,在主里聚集。我们会看有哪些方式可以这样做。 关于先知学校还有另一点。从撒母耳的时候我们就听说了先知学校,或 “先知的门徒”。最开始可能是这样的:有个先知,他教导周围的年轻人神的话语和道理。在我看来,这是世界上训练牧师的最好的方式。 我分享一个偶然遇到的事。我在俄国呆了几周。我在那里的时候去了列宁格勒、莫斯科、敖德萨、乌克兰的首都, 哈尔科夫和基辅,我在那里的时候,了解了很多关于这个国家和宗教的事。在那里不能有主日学,不能有印刷品,不能印圣经,不能有学校,不能有神学院,不能教书,不能宣传,在教会之外,你不能邀请任何人认识耶稣。 那你怎么能有事工?你怎么能训练年轻的牧师?当一代人逝去时,事工为什么没有消失?很简单:这些教会的每个牧师周围都有一个小圈子,先知的学校。我在莫斯科第一教会的时候,有四十个年轻人跟着牧师,这四十个人在学习圣经,讲神的话语,看顾病人、老人、垂死的人和年轻人,他们尽可能地—只要不违法、不会被投入监狱—就招聚朋友在家里,在那里祷告、歌唱,读圣经,学习圣经,为主耶稣的恩典做见证。 那些关于哲学、形而上学的课程却完全没有,这些年轻人在教会里的时候,就在那些人生活当中,服事会众灵里的需要。我看到的时候想,“这是神造的世界中最好的训练牧师的方法。” 把他推出去让人们看到他,给他机会去遇见他们,感到他们的需要,感受到他们每天生命的搏动,把他放在牧师身旁,看他每天讲解圣经和神子恩典的福音。我对这个俄国的浸信会印象非常深刻! 你会见到一个非常有趣、非常奇怪的对比:如果你去英国,教会里没有多少人,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人去教会;如果你去欧洲大陆,教会里也没多少人。我在芬兰首都的赫尔辛基第一浸信会的时候,前一年只有一个人受洗。我去世界浸礼会联盟主席的教会参加聚会的时候,他的会众只有十八个人!十八个!欧洲的教会是空的,他们已经死去,没有活力。但是莫斯科的教会是挤满的,他们每周日有六个、七个、八个、九个聚会。每个聚会都有一两个小时,他们的聚会就从白天到晚上,在周中的每一天,人们在主的面前祷告、哭泣,传讲福音。这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最鼓舞人心的的事,莫斯科的浸信会。你想知道区别是什么吗?其中一个区别就是年轻人的传道人了解那个教会的牧师的心和生命,他们以神的话语服事。 俄国的牧师不会对这是不是神的话语有怀疑,对其他我听到的那些质疑、或是我自己犹豫、怀疑、不解的事,他们也没有怀疑。这些事在他们身上一点都没有。他们就在生死之地那里!那些选择生命的人有神的灵在他们里面,你可以在这些教会中感到、看到。 我希望我们的教会也是那样的。我们不是讲经济;我们不是讲形而上学;我们不是讲哲学;我们不是讲伦理学;我们不是讲当今世事;我们不是讲宗教时尚;我们不是讲那些你每天在电视、收音机或者报纸评论里的那些事情,我们是在讲神的话语!神说了什么吗?如果他说了,神说了什么?告诉我,主说话了吗?如果他说了,他说的什么?人们来到主的殿听人告诉他们神的话,他们会回来,他们会回来。...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先知学校,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W. A. Criswell 博士

马太福音11:28-30

1974年3月11日

今天是三月的第二周,我们在 “先知大学” 相聚,有三个目的。第一:我们一起来到耶稣的脚下,学习他,参加他的学校。圣经中最甜美的一个邀请是马太福音11:28-29: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马太福音11:28-30]

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它的意思是:“来到我的学校,坐在我的脚边学习。” 这也是我们这周所要做的事。我们要坐在耶稣的脚边学习他。

第二:我们要一起学习怎样为主做工,建造基督的身体—他的教会。在未来的一天,教会会成为天上得胜的教会,现在她仍是争战的教会。我们与敌争战,面临的是没有胜算的敌人,战场的锋线就在这里。战争的胜负不是取决于某个学校,或某个修道院,或某个退修会;战争的胜负取决于战场的前线,前线就是你所服事的教会。

这是只能其一的。你或者失败,或者成功。我们的目的是要学习怎样对抗魔鬼和他的天使,对抗物质主义和世俗主义的世界,对抗黑暗之国,我们要面对它、反抗它、挑战它,因着神的名在你生活、工作、服事、讲道的地方战胜它。

第三:我们要看眼前这个被神祝福的教会,她的信息、方法。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复杂,有许多的方面。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所在的小镇只有三百人。我们教会的房子像个饼干盒一样。我们在那个小教会的方法对我所在的日子是足够的,对我的小镇也是足够的。

例如,我们的主日学很简单。我们从礼堂的这边到那边挂个帘子,再从另一侧挂个帘子;这样就有了四个房间。我曾在其中一个房间上课,其他的主日学学者—以前他们的称呼是这样的—则在其他的屋子,这些屋子就在教会的中心用帘子围出来。

我那时的优势是现在来这里的孩子没有的。现在我们把他们分成不同的小组、年级和科系,非常地复杂。但是那时候,我坐在我的班里,如果我不喜欢这个人讲的,我就听另一个人讲的,如果不喜欢那个,就听另一个的;如果还不喜欢,就听那边那个的。

这是我曾经的主日学,这样就足够了。我们靠着它兴盛。在那个时候,让所有人到教会的方法就是,宣告有复兴会。那是件大事,重要的事件,每个人都会来。没有人会不来。早上十点的聚会,小镇就关闭了。所有的商店都关闭,银行和其他的地方也关闭,好让每个人都能去复兴会。每个人都去,即使是没有信仰的人。他就住在我家后面。你可以听到每天咒骂的声音,在他给奶牛挤奶的时候,还不忘抽打母牛。他在那里取笑牧师,就坐在第二排。

我小的时候就看着他,听他取笑、讽刺的话。但是他会来。每个人都会来。我小的时候,在我长大的小镇的教会里,做神的工作就只需要这样。我肯定想要看到有人能够面对我们所在的拥挤城市的挑战。以我现在牧养的教会为例,我想要设想我们使用之前的那些方法来面对今天的城市。

你今天一万次地报告复兴会,如果这里能有几个人就是惊人的回应了。那些人就开车经过这条厄卫街,那条圣保罗街,还有亚珂街,还有若丝街,不再对我们教会的事感兴趣,认为这和做香肠绞肉的地方没什么区别。这是个不同的日子了,不同的时代。

如果我能够应对如今非凡的压力和挑战,必须要靠天上的帮助,以及任何能得到的人的帮助。今天很困难,如果在你所在的地方很轻松,你就是神所说的那些在锡安享乐的、却慢慢滑向永罚和毁灭的人。如果神让你所在的地方有困难,其实是神对你的称许。这表示你在与魔鬼争战,他赞许你所做的。我们所面临的,需要神的帮助。我们需要神的同在,也需要彼此地学习。

关于那些乡村教会我有些话要说。现在距离我做乡村教会的牧师已经很久了。我在那里做牧师十年,这是神为我成就的最美好的事。我在乡村教会里牧会的十年,没有高速路,没有铁路,没有商店,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和神以及一些人,只有这些。我为那些日子感谢神。但是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乡村教会的牧师,就是:在乡村里的人很清楚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就和城市里光鲜亮丽的人一样。他们有收音机,有电视机,有高速路,有公路,有汽车,不管汽油够不够出来。他们都清楚。

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现在的世界。乡村教会的牧师,远离城市的小地方的牧师,也面临着这里的城市的牧师有的同样的问题,和我们这些仰望六十六层楼的人一样。我们全都需要帮助。我们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们需要鼓励,需要神的祝福。

我们要讲牧师以及他讲道的任务。我们要谈论财政的事务。这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有财政的问题。世上没有哪个机构不面临着财政的问题,包含美国。美国经济正在下滑,正在破产。美国在深渊边上下滑,因为美国政府的财务政策是无理的、应该斥责的。任何人花的比挣得多,他们总会对之前的花销负责,美国政府正在这样做。你知道结算日会是什么样的吗?会是悲惨的。你的钱能买的东西越来越少,通货膨胀夺走你的一切,最终一桶钱只能买一片面包。即使是美国政府也不能违反神的经济规律。

教会也是这样,我们要谈论这些事。我们要在教会里解决财务问题,神给我们方法去解决它。我们要谈论我们的音乐事工,教育事工。我对现代教会有自己的信念,这是从我很多年的经验、观察中得来的。

一个有生命的教会—不管是在哪里—明天还存活的教会,有活力的教会是那些能够建立基督徒的团契和社区的教会。如果它不能做到这些,它就会衰亡。世界会吞掉我们,我们会被吞噬。

我举个例子,我和一位穆斯林中间的宣教士聊天,他对我说,“人在这个穆斯林国家不可能成为一个单独的基督徒。他无法存在,无法生活。” 有些情况下他们会杀掉他,结果他。他对我说,“单独的基督徒不可能在这穆斯林的地盘生存。” 他说,“我们在穆斯林的国家能够有基督徒的见证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建立一个社区,让基督徒能在一起,让基督徒的家庭能够生存,年轻人能找到朋友,父亲和母亲们能够彼此鼓励和支持。如果我们不能建立这样的社区,我们在这个伊斯兰国家不会成功。”

当然,这是个极端的例子。伊斯兰国家中整个国家都是拒绝基督的,都是非信徒,暴力的反对者。在美国他们没有那么暴力,但这会越来越困难。如果我们不能让人们建立共处的空间,让他们彼此鼓励,让他们的年轻人彼此认识,让基督徒男女可以认识,彼此相爱,建立基督家庭—如果我们不能在教会建立基督徒社区,你会发现教会被世界吞噬,被它毁灭。

他们会各个击破。他们会夺去这个男孩,夺去那个女孩,夺走那个家庭。他们会让他们陷入世俗主义、物质主义和无信仰。如果你不相信这些事,你应该听听孩子们在学校学习的内容,不管是大学、高中、初中,还是小学。他们学习的东西是不可想象的。

我刚从东海岸回来。我在塔科马、西雅图和华盛顿的长老会的大斋节聚会中讲道。你们真应该在那里。那是特别的!我在那里的时候,周围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在谈论公立学校和公立学校里所教的内容。他们举了个例子,我曾听过这个例子,也很高兴他们在讨论这个问题。

你知道,加利福尼亚的人在试图展现进化论的另一面;因为公立学校把进化论当成事实,而不是假说。加利福尼亚正在推动一个运动,向立法机构和教育部建议,公立学校中也教育神造说,就是神按照创世记记载的创世,作为进化论的另一选择。他们跟我说,这个运动正在进行中,有十七个得过化学、物理、电子诺贝尔奖的人联名反对这个主意,说不应该教导孩子们神创造世界、创造生命和创造人。

这些事正在进行。这争战在此刻就在发生。整个学术世界都假定没有创造万物的神,人不是神造的,人不需要向神负责。因为他们说人没有堕落;人是在进步、进化的—只要有时间,我们会成为天使,有些人会成为天使长—最只是我们祖先的弱点,我们在进化,不断地进化、进步。你不需要神,不需要基督,不需要救恩,不需要十字架,不需要赎罪,不需要复原,因为你从来不曾失丧。

这是个整个学术世界的假定。你如果在那个环境中养育孩子,如果你未来的家庭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教会会成为最无关紧要的机构!世界会藐视它,认为它只是个高傲的独角兽。

我们认为神与我们同在。我们认为自己有使命和重要的信息。如果我们在神之下生活,我们就要建立基督徒的社区,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教会在进行许多的事情:在附近花费百万美元—不只是几十万—而是几百万,购买土地,为了未来。因为有活力的教会是有非凡事工的教会。

这里的教会和在乡村的教会都一样。我们现在有个学校。浸信会过去的时代一直反对教会学校。我们州的执行秘书前一段时间来访跟我说,“我不希望像你这样有讲道和教导才华的牧师变成校长管理学校。我不想让你浪费时间在孩子身上,花时间在教会里的学校上。” 这是美南浸信会中的人们的态度,我认为这是这是十分错误的!这地上最好的东西就是教会学校,或是任何和教会所包含的东西。如果你要让人跟随你,教会中包含越多基督徒相关的活动越好,将你的子民拉到基督那里,从世界中出来,在主里聚集。我们会看有哪些方式可以这样做。

关于先知学校还有另一点。从撒母耳的时候我们就听说了先知学校,或 “先知的门徒”。最开始可能是这样的:有个先知,他教导周围的年轻人神的话语和道理。在我看来,这是世界上训练牧师的最好的方式。

我分享一个偶然遇到的事。我在俄国呆了几周。我在那里的时候去了列宁格勒、莫斯科、敖德萨、乌克兰的首都, 哈尔科夫和基辅,我在那里的时候,了解了很多关于这个国家和宗教的事。在那里不能有主日学,不能有印刷品,不能印圣经,不能有学校,不能有神学院,不能教书,不能宣传,在教会之外,你不能邀请任何人认识耶稣。

那你怎么能有事工?你怎么能训练年轻的牧师?当一代人逝去时,事工为什么没有消失?很简单:这些教会的每个牧师周围都有一个小圈子,先知的学校。我在莫斯科第一教会的时候,有四十个年轻人跟着牧师,这四十个人在学习圣经,讲神的话语,看顾病人、老人、垂死的人和年轻人,他们尽可能地—只要不违法、不会被投入监狱—就招聚朋友在家里,在那里祷告、歌唱,读圣经,学习圣经,为主耶稣的恩典做见证。

那些关于哲学、形而上学的课程却完全没有,这些年轻人在教会里的时候,就在那些人生活当中,服事会众灵里的需要。我看到的时候想,“这是神造的世界中最好的训练牧师的方法。” 把他推出去让人们看到他,给他机会去遇见他们,感到他们的需要,感受到他们每天生命的搏动,把他放在牧师身旁,看他每天讲解圣经和神子恩典的福音。我对这个俄国的浸信会印象非常深刻!

你会见到一个非常有趣、非常奇怪的对比:如果你去英国,教会里没有多少人,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人去教会;如果你去欧洲大陆,教会里也没多少人。我在芬兰首都的赫尔辛基第一浸信会的时候,前一年只有一个人受洗。我去世界浸礼会联盟主席的教会参加聚会的时候,他的会众只有十八个人!十八个!欧洲的教会是空的,他们已经死去,没有活力。但是莫斯科的教会是挤满的,他们每周日有六个、七个、八个、九个聚会。每个聚会都有一两个小时,他们的聚会就从白天到晚上,在周中的每一天,人们在主的面前祷告、哭泣,传讲福音。这是我一生中看到的最鼓舞人心的的事,莫斯科的浸信会。你想知道区别是什么吗?其中一个区别就是年轻人的传道人了解那个教会的牧师的心和生命,他们以神的话语服事。

俄国的牧师不会对这是不是神的话语有怀疑,对其他我听到的那些质疑、或是我自己犹豫、怀疑、不解的事,他们也没有怀疑。这些事在他们身上一点都没有。他们就在生死之地那里!那些选择生命的人有神的灵在他们里面,你可以在这些教会中感到、看到。

我希望我们的教会也是那样的。我们不是讲经济;我们不是讲形而上学;我们不是讲哲学;我们不是讲伦理学;我们不是讲当今世事;我们不是讲宗教时尚;我们不是讲那些你每天在电视、收音机或者报纸评论里的那些事情,我们是在讲神的话语!神说了什么吗?如果他说了,神说了什么?告诉我,主说话了吗?如果他说了,他说的什么?人们来到主的殿听人告诉他们神的话,他们会回来,他们会回来。

如果一个人去教会,牧师讲的是你在电视、收音机、报纸、杂志中读到的那些事,他会怎么样?你知道他听到同样这些事再被讲一次会怎样吗?他坐在后面打哈欠,出去打高尔夫。他会这样。他不会回来,地上没有一个牧师能够像华盛顿特区的政府官员那样清楚、敏锐地讨论当前形势、国家问题,因为他无法像政府内部的人那样了解这些信息。

华盛顿的政府官员既然更了解,能做的更好,为什么牧还师要在讲台讲流行时事、国家政治?为什么要去教会听这些?政府中那些作大使、搞政治的人当中,没有谁能像你一样了解神的话语,只要你手里有圣经,并且潜心学习这宝贵的启示。

我们是这个领域的权威。关于国家问题和政府我没有权威;关于资本和劳动问题我没有权威;在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我没有权威。但我毫不迟疑地说关于神的话语我有权威。如果你想知道神怎么说,你想知道神对我们的旨意是什么,就来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听牧师讲,他有来自神的书中的他给你的信息。

如果我们站在神不变的话语上,我们就站在毫不动摇的磐石之上。你就是这样,你是这样。我们在这里是权威,我们的话有说服、膏抹的能力。我们是在权威之下的人。神与我们同在,他召了我们。他的灵、生命、话语和能力在我们的心和生命中!神与我们同在,这是我们的事奉和信息。

这就是先知学校,他们在年长的先知周围,他们倾听、学习主的话语。撒母耳记上10:5,撒母耳记上19:2,列王纪上20:35,列王纪下2:3,5,列王纪下6:1,这些故事都是关于旧约中的先知学校,他们跟随撒母耳、跟随以利亚,跟随以利沙。我没有时间再详细讲了。

他们一起歌唱,弹奏索尔特里琴,笛子和竖琴,他们传递神的信息,他们学习神在圣经中写下的荣耀真理的启示。这是旧约中的先知学校。

我招聚心思相同、意念相似的人也是这种目的。我想知道怎样建立教会,我想知道向人传福音的方法。不是哲学的、形而上学的、抽象的,而是就在工场上。我想要知道,所以我们一起在这里。

在华盛顿的时候有个人介绍我。他认为这是很自大的说法,他说,“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这样说过。” 我是,“是的,我说过。” 于是他介绍我的时候说,“他承认自己说过”,没错,他说,“我听人说过,你说你有很多事不明白,但你知道一件事:你知道如何建造教会。你是这样说过吗?” 我说,“没错,我说过。” 他就这样介绍我。他说,“他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但他知道一件事:他知道怎样建立教会。”

所以我邀请大家。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我们正在这样做。我们靠自己的胜算微小,我们仍在建造,并且没有完成。还远没有到放弃的时候,我们在认识更多的人,我们为更多的人施洗,我们为主得人,我们在成长,教会的每个事工都在成长。三十年之后,我们还在成长。我也看不到减缓的迹象。神帮助我们,这不是靠着障眼法、魔术来完成的,这是靠着对主的不动摇、忠诚的爱,靠着以神的道路服事主,我们愿意和你分享神赐给我们的智慧。当你回到你牧养的教会时—不管是小教会,中等大小的教会,还是乡村教会—神在这里祝福的方法在你那里神也会祝福。我已经走过这路,我们今后会有美好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