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时间-The Time on God’s Clock

神的时间-The Time on God’s Clock

June 23rd, 1974 @ 12:23 PM

彼得后书3:8

    神的时间 W. A. Criswell 博士 彼得后书3:8 1974年6月23日 10:50 a.m.   欢迎各位通过收音机或电视收听、收看我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聚会的朋友们。我是教会牧师,带来题为神的时间的信息。这是对彼得后书经文的研习: 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 . . . 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彼得后书3:4-9] 我们要看的经文:“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我准备讲道的读书、学习中,看到了对这段经文的很多种解读和呈现。这句话大家熟知,而且常常会谈到:“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例如,这个世纪一位著名的传道人—他前不久刚去世—我认为他是历来最好的讲道者之一。他曾用这段经文讲道,将之灵意化,这当然是可以的。他在经文中找到了隐藏的、深奥的、与我们体验相关的意义。灵意化,就是说,他没有按字面意义解读经文。他从上下文中取出这一段,灵意化地解释。 他的灵意化解释是这样的:这是人类真实的经历,我们前行、前行、前行—一年、一年、又一年地经历同样的事—然后我们生命中会突然有危机,就在那个时刻,在这种经历中,我们之后的生命就被改变。他也用同样的方法理解国家的发展:国家的状况一成不变,持续很多很多年没有改变,突然,发生一个危机,国民的整个世界就都被改变。一千年之后,一天就如同一千年。前进、前进、前进、一千年,没有改变,如同一天,然后一千年,“一日如千年”,一场巨大的、灾难性的对抗和改变。 如果他还活着,我想他可能会这样打比方:大约一周之前,一个人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面前述职,他来自五角大楼,向委员会指出苏联正在积蓄的核武器能力,能通过一次突袭,在片刻间将美国毁灭。这个传道人所说的就是这样的事:国家前行、前行、前行,“千年如一日”,突然地,“一日如千年”,通过一次灾难性的核攻击,整个国家都被毁灭。我并不反对这种灵意化。这样的讲道和信息都很好。我们的生命就是如此,我们就是前行,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生命对我们就永不一样了。 人们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在我看来是异常、怪诞的。有的人认为这经文为主的到来设立了日程,“千年如一日”。例如,有的人用它来解释何西阿书的经文。何西阿书六章,先知说,“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他打伤我们,也必缠裹。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 [何西阿书6:1-2] 复活就是耶稣的再来。这里说,“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 如果千年如一日,一天是一千年,马上就到了耶稣离开我们两千年的时候了,也就是两天就要过去了。在第三天,主后2000年之后,他就会回来,“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 这很有趣,除了我认为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其他要反驳的。这是一种有趣的看法。 还有人用不同的方法使用经文 “千年如一日” 来算出主到来的日期。创世记第二章说: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到第七日, 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 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创世记2:1-3] 神用六天造物,第七天是安息的日子。他们把这经文和希伯来书四章结合起来。希伯来书四章说:“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到第七日, 神就歇了他一切的工。」. . . 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 神的子民存留。” [希伯来书4:4-9] 他们一方面说 “千年如一日”,另外六天之后就是安息日的安息。所以六天之后—六千年之后—会有新的千年、千禧年来到,这是第七日,是神的子民的最后安息,是基督的到来、他的国的建立。这是另外一些人的看法。这也许有些道理,但我很奇怪有人能够说服自己,神在公元前4000年创造了天地。我不相信任何类似的事情。主知道地球的年纪,只有他知道。“起初, 神创造”,说这是公元前4000年是怪异的事。但是这些人是这样看的:公元前4000年创世,公元后2000年,也就是第6000年,第六日。第七日,从公元2000年开始,主就要到来,天国就在在地上建立。 这些说法很有趣,很多关于神的话语的讲道、著作—我只是举了几个例子—都是这样,非此即彼。它们都是脱离上下文,脱离经文,脱离圣灵感动的使徒,对经文的解释只是取决于讲道者那个时刻的想法、喜好。事实上所有的解经、所有的讲道都是这样,讲道的人凭私意解经,用经文支持自己想说的观点,他从经文中讲吸引自己的内容。 以经解经是解释神的话语的更好的方式。以经解经就是问:神说了什么?使徒在谈论什么?他为什么这样说?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对我们有什么意义?神现在说什么?不是讲道者怎么想,释经者怎么想,读者怎么想,而是神怎么说?现在,我们来这样地读经文。神感动彼得写下了这样的话:“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lanthanō—被隐藏,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彼得后书3:8] 他想谈论什么呢? 他在谈论两件事。第一:他是在回复那些讥诮的人,他们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 [彼得后书3:4] 他在对讥诮的人说,“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神或许会迟一些再来,但是神的时间并不像我们的。这是他谈论的第一件事。 他在经文中谈论的第二件事是:他想要鼓励我们持守信心,不要放弃。主要来,即使他迟延!我们的时间也许很快消逝,神的时间却和我们的不一样,他的时间和我们是不一致的。我们等待世界终结的过程中不是无助、绝望的,主要来了! 我来举个圣经中的例子。保罗和西拉在马其顿首都帖撒罗尼迦讲道的时候,他们就跟帖撒罗尼迦人讲主的再来。你也知道,随后保罗和西拉被逼迫赶走,他们接着去了雅典、哥林多。他们离开之后,帖撒罗尼迦的一些圣徒去世了。所以帖撒罗尼迦人派人去雅典、哥林多找保罗,对他说: 我们在等待主,我们等待主的再来。但是他还没有来。在主来之前,我们一些亲爱的人已经死了,神的一些圣徒已经落入死亡的手。他们怎么办?他们在主的国里有分吗?还是他们已经没有希望?因为他们在主来之前就已经死了,他们就会失掉一切吗?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保罗在雅典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 [4:13],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后书。你记得他说的话:“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 [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 你想起来了吗?他说的也是同样的事:主的再来虽有迟延,我们要在安慰、力量里等待。使徒说,“因为神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不一样。” 我们在神的时间中,“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的时间

W. A. Criswell 博士

彼得后书3:8

1974年6月23日 10:50 a.m.

 

欢迎各位通过收音机或电视收听、收看我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聚会的朋友们。我是教会牧师,带来题为神的时间的信息。这是对彼得后书经文的研习:

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 . . .

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彼得后书3:4-9]

我们要看的经文:“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我准备讲道的读书、学习中,看到了对这段经文的很多种解读和呈现。这句话大家熟知,而且常常会谈到:“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例如,这个世纪一位著名的传道人—他前不久刚去世—我认为他是历来最好的讲道者之一。他曾用这段经文讲道,将之灵意化,这当然是可以的。他在经文中找到了隐藏的、深奥的、与我们体验相关的意义。灵意化,就是说,他没有按字面意义解读经文。他从上下文中取出这一段,灵意化地解释。

他的灵意化解释是这样的:这是人类真实的经历,我们前行、前行、前行—一年、一年、又一年地经历同样的事—然后我们生命中会突然有危机,就在那个时刻,在这种经历中,我们之后的生命就被改变。他也用同样的方法理解国家的发展:国家的状况一成不变,持续很多很多年没有改变,突然,发生一个危机,国民的整个世界就都被改变。一千年之后,一天就如同一千年。前进、前进、前进、一千年,没有改变,如同一天,然后一千年,“一日如千年”,一场巨大的、灾难性的对抗和改变。

如果他还活着,我想他可能会这样打比方:大约一周之前,一个人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面前述职,他来自五角大楼,向委员会指出苏联正在积蓄的核武器能力,能通过一次突袭,在片刻间将美国毁灭。这个传道人所说的就是这样的事:国家前行、前行、前行,“千年如一日”,突然地,“一日如千年”,通过一次灾难性的核攻击,整个国家都被毁灭。我并不反对这种灵意化。这样的讲道和信息都很好。我们的生命就是如此,我们就是前行,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生命对我们就永不一样了。

人们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在我看来是异常、怪诞的。有的人认为这经文为主的到来设立了日程,“千年如一日”。例如,有的人用它来解释何西阿书的经文。何西阿书六章,先知说,“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他打伤我们,也必缠裹。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 [何西阿书6:1-2]

复活就是耶稣的再来。这里说,“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 如果千年如一日,一天是一千年,马上就到了耶稣离开我们两千年的时候了,也就是两天就要过去了。在第三天,主后2000年之后,他就会回来,“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 这很有趣,除了我认为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其他要反驳的。这是一种有趣的看法。

还有人用不同的方法使用经文 “千年如一日” 来算出主到来的日期。创世记第二章说: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到第七日, 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 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创世记2:1-3]

神用六天造物,第七天是安息的日子。他们把这经文和希伯来书四章结合起来。希伯来书四章说:“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到第七日, 神就歇了他一切的工。」. . . 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 神的子民存留。” [希伯来书4:4-9]

他们一方面说 “千年如一日”,另外六天之后就是安息日的安息。所以六天之后—六千年之后—会有新的千年、千禧年来到,这是第七日,是神的子民的最后安息,是基督的到来、他的国的建立。这是另外一些人的看法。这也许有些道理,但我很奇怪有人能够说服自己,神在公元前4000年创造了天地。我不相信任何类似的事情。主知道地球的年纪,只有他知道。“起初, 神创造”,说这是公元前4000年是怪异的事。但是这些人是这样看的:公元前4000年创世,公元后2000年,也就是第6000年,第六日。第七日,从公元2000年开始,主就要到来,天国就在在地上建立。

这些说法很有趣,很多关于神的话语的讲道、著作—我只是举了几个例子—都是这样,非此即彼。它们都是脱离上下文,脱离经文,脱离圣灵感动的使徒,对经文的解释只是取决于讲道者那个时刻的想法、喜好。事实上所有的解经、所有的讲道都是这样,讲道的人凭私意解经,用经文支持自己想说的观点,他从经文中讲吸引自己的内容。

以经解经是解释神的话语的更好的方式。以经解经就是问:神说了什么?使徒在谈论什么?他为什么这样说?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对我们有什么意义?神现在说什么?不是讲道者怎么想,释经者怎么想,读者怎么想,而是神怎么说?现在,我们来这样地读经文。神感动彼得写下了这样的话:“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lanthanō—被隐藏,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彼得后书3:8] 他想谈论什么呢?

他在谈论两件事。第一:他是在回复那些讥诮的人,他们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 [彼得后书3:4] 他在对讥诮的人说,“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神或许会迟一些再来,但是神的时间并不像我们的。这是他谈论的第一件事。

他在经文中谈论的第二件事是:他想要鼓励我们持守信心,不要放弃。主要来,即使他迟延!我们的时间也许很快消逝,神的时间却和我们的不一样,他的时间和我们是不一致的。我们等待世界终结的过程中不是无助、绝望的,主要来了!

我来举个圣经中的例子。保罗和西拉在马其顿首都帖撒罗尼迦讲道的时候,他们就跟帖撒罗尼迦人讲主的再来。你也知道,随后保罗和西拉被逼迫赶走,他们接着去了雅典、哥林多。他们离开之后,帖撒罗尼迦的一些圣徒去世了。所以帖撒罗尼迦人派人去雅典、哥林多找保罗,对他说:

我们在等待主,我们等待主的再来。但是他还没有来。在主来之前,我们一些亲爱的人已经死了,神的一些圣徒已经落入死亡的手。他们怎么办?他们在主的国里有分吗?还是他们已经没有希望?因为他们在主来之前就已经死了,他们就会失掉一切吗?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保罗在雅典写了帖撒罗尼迦前书 [4:13],在哥林多写了帖撒罗尼迦后书。你记得他说的话:“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 [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

你想起来了吗?他说的也是同样的事:主的再来虽有迟延,我们要在安慰、力量里等待。使徒说,“因为神的时间和我们的时间不一样。” 我们在神的时间中,“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

事实上,对神来说没有时间。时间是造物,只有我们被囚在其中,神却没有!神不在时间中!在我们看来,距离现在一个小时或五分钟的事情,可以算得上近了;如果距离现在一千年,就太遥远了,我们到那时已经死去在坟墓中了。对我们非常遥远,但对神不是的!对神来说,没有接近或遥远,一切都在这里,都是当前。

他说,“我是自有永有的” [出埃及记3:14],而没有说 “曾有的”,好像神有改变或发展,他现在有的和曾有的是不一样的;他没有说,“我是要成为的”,好像神的里面还有其他的需要搜寻的事;他说,“我是自有永有的”,现在、过去、未来,他都是自有永有的—他都是一样的。对神来说所有的时间都是现在。他能看到起初,看到终结,他能洞察所有,一切都在主的面前。所有的历史对神都是如此。在我们看来,事情在某个时刻发生,在某一天发生,神却不是这样。他能看到所有的一切—所有发生的事情,人类的所有故事—主能看到所有的时间,从开始到终结。

有一次,我沿着奥克拉荷马州东部库克森山丘一带的伊利诺伊河漂流而下,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河流之一,河水清澈见底。我和马斯科吉教会的一位执事一起划一个独木舟。我们在独木舟里沿伊利诺伊河崎岖而下,遇到一个又一个的转弯。我们沿河穿越山丘、漂流而下的时候,在临近转弯的时候才知道要转弯了。但是若有人站在库克森山丘的一个至高点,他就会看到这河流—从这头到那头—他能看到我们坐着独木舟沿河而下。神就像那人。对我们来说,事情发生在某个时间,在某天。我们不知道转弯的后面是什么,不知道一天之后是什么;但是神不是这样:神能看到从起初到终结的全部过程。所有的一切都在当前。他看见所有的事情,就如同在现在发生:人的堕落在这里,救赎在这里;以色列的坠落在这里,以色列的兴起在这里。全部的历史都在神的面前。没有时间,他看到所有的一切,永远都是这样!

这给我们的心带来极大的平静。因为,我们做错的事,神永远都会看到,就在那里。在忏悔诗诗篇五十一篇 [3节],诗人大卫说,“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这是多么悲惨的事!“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我们生命的所有一切,神都能看到,总是在他的面前。

你还记得创世记四十九章吗?以色列,雅各招聚十二个儿子,其中一个要得到额外的祝福。他要成为将来的弥赛亚的先祖。谁能得到呢?长子本是吕便!

但事实上犹大得到了。基督出生在犹大支派。犹大得到了祝福,本来应该是吕便得到的。为什么不是吕便?雅各首先对他的长子吕便说,“吕便哪,你是我的长子,是我力量强壮的时候生的。但你放纵情欲,滚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 [创世记49:3-4] 他接着指出了吕便四十年前所犯的乱伦的罪。

我认为吕便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被遗忘了。无数个日夜已经遮盖了它,时间已经掩埋了它,没有人能看得到。但是在创世记四十九章以色列垂死的时候,他叫来十二个族长,向他们预言未来的事,他们的支派将会发生什么,哪个支派会得到这祝福—哪一支派会出生弥赛亚。他对吕便说,“吕便,记得四十年前吗?在神面前乱伦的罪?” 这是人必须求基督的血将他洗净的原因—将我们的罪隐藏,在神的面前遮盖。

我们所有的人都被时间所囚,神却没有。我们被局限在时间之中,没有办法逃脱。但神没有!他不会!有人因疼痛翻滚,备受折磨;他生病了,受苦痛,他呼求说,“神啊,晚上快到吧!” 到了晚上,“神啊,早上快到吧!” 到了早上,他又呼求晚上。他在痛苦中度过这些时间,他没有办法加快时间,让时钟走的更快。他被困其中,时间在他的痛苦中尤显缓慢。

有人欢喜,非常地欢喜。对病痛中的人,钟摆就如利刃切割他;对欢喜的人,时钟滴答的声音就如同婚礼的钟声,他希望时间能停止,“时间静止吧!我太开心了,我想要这一刻永远持续下去!” 不管是什么人,病痛中被利刃般的钟摆切割、希望时间加快的人,或者欢喜的、听到时钟滴答声如同听到婚礼钟声、希望时间停止的人,都是一样。他们对时间完全没有影响,它仍然原速前进。他既无法让时间加快,也无法让时间减慢或停止。我们被囚在时间中。但神没有!他确确实实地在时间之外,不受时间的影响。例如,在约书亚记,约书亚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停下、静止;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不再绕着地球转。” 圣经中第一次记载神听了人关于时间的祷告,神就让太阳停在基遍 [约书亚记10:12-13];神也让月亮停在亚雅伦谷,它就静止。这是同样的神,他不受困于时间,他在时间之外。

再看希西家病重垂死的故事,神说他要死了。因为他的痛哭、祷告,神再次派以赛亚对他说,“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寿数。” 希西家说:“神医治我,加增我十五年寿数的兆头是什么呢?” 以赛亚的回答对我们来说是无比困难的事情,他说,“你选择,这是他给你的兆头:亚哈斯的日晷要作神医治你和加增你十五年寿数的兆头,你要日影向前进十度呢?是要往后退十度呢?” 对神来说都一样,因为神不受时间舒服。他不被困在其中,他是时间的主,他治理时间!以赛亚说,“你想要哪样?” 希西家思考了一会儿说,“日影本来就要向前,向前十度是容易的。求神让太阳后退十度,让日影向后退十度。” 先知把这话告诉耶和华神,神让亚哈斯的日晷上的日影后退了十度 [列王纪下20:1-11]。这是神!我们被困在时间中,神却没有!他是自由的,在时间之上。他是全能的,治理时间—他是主我们的神,他在时间之上。

我们的经文说,“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 lanthanō,“被隐藏”。有些人故意在神的真理面前隐藏自己;我们有些人是因为懈怠。使徒说,“不能这样!这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不可以被隐藏,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我要加快速度,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这些讥诮的人有怎样的回应? “好讥诮的人要出来讥诮说:神在哪里?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我没看到天像书卷被卷起来,我没看到主耶稣基督从天而降。我一点儿也没看到。我只看到了世界—我们生活的宇宙—我看不到里面有神!我也看不到有基督要来。” 好讥诮的人嘲笑、讽刺基督信仰和基督的应许。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嘲笑这样的想法:有一个伟大、全能的主,掌控着世界的历史、命运和终结,并且他要再来。他们嘲笑这样的想法。

你知道我认为这样的人像什么吗?我觉得他们像一滴静止的水中的微生物。你上学的时候,是否曾在生物课上用显微镜观察过?你是否看到成千上万的变形虫和草履虫在那滴水中游来游去?你在学校里做过这样的事吗?那是你一生中能见到的最有趣的事了!在一滴水中有许多的低等生物,各种单细胞原生动物。

我看到它们,就是那些微生物,我可以想象其中的一个,比其他的动物都大,大摇大摆,非常骄傲。他比其他的微生物聪明,他自己也十分明白。我可以想象这些微生物中的一个,他是哲学家,说,“你们这些原生动物,听我说:你知道吗?你知道有一种动物能够拿起我们所生活的水,并将其打散吗?你知道吗?你知道有一种动物能够拿起千万个我们的世界,千万滴水,随意地泼洒?你知道吗?”

他们会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想象的!我在我们世界中看不到任何那样的动物!我看不到有那种能力的人。这是幻想的,这是愚蠢的,这是疯狂、不理智、没有学术基础的!”

他们会说各种各样的事。我能想象其中一个说,“你知道吗?如果我们有一千万的变形虫和一千万的草履虫两军对垒,我们可以震动整个大地!” 哲学家会说,“你知道有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让这大军灰飞烟灭?” 我可以想象。

我们广大的世界和时间,在神的眼里就如同是零;是增加还是减少,一百万个零放在这里,一百万个零放在那边,没有什么区别。在神的无限的海洋中他们只是小水滴;他们只是神的广大森林中的一片落叶;只是神的不可计量、不可胜数的海滩上的一粒沙。所有的事物—时间、造物乃至一切都是这样。

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个叫做辛克来·刘易斯的著名小说家,那时还有个著名的专栏作家叫做阿瑟·布里斯班,他的专栏叫今天,在许多报纸的左侧专栏都是他的;那时圣塔菲铁路公司的总裁是查尔斯·斯多力。有一天,辛克来·刘易斯在堪萨斯城演说,他嘲笑有神的想法,他说:“如果有神,我要跟他说,你要存在就现在在这里击杀我。” 辛克来·刘易斯这样做后,不信的人都为他鼓掌。他们都说,“哈哈,太聪明了!你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事吗?” 他上了报纸头条,社论也都是谈论他的。“著名作家、小说家辛克来·刘易斯嘲笑有神的想法,他挑衅神,说若有神就来击杀他。”

我记得如此清楚!我还记得阿瑟·布里斯班是怎么评论的。阿瑟·布里斯班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我还是孩子的时候,读到他在今天专栏的评论:我们看到辛克来·刘易斯在堪萨斯城的讲台上挑衅神,说神若存在就击杀他。在我看来,这就好像亚利桑那荒漠上的一个渺小、几不可见的蚂蚁,圣塔菲铁路横贯亚利桑那的中部,蚂蚁爬到这些巨大的钢铁轨道之上,扬臂说,“我听说这条铁路的主人是查尔斯·斯多力。真无法相信,如果查尔斯·斯多力真的运营这条铁路,他就来亚利桑那击杀我,踩在我头上!” 阿瑟·布里斯班评论说,查尔斯·斯多力会回答,“那不值得我花时间去做。” 这是他对辛克来·刘易斯的事的评价。宏大宇宙的全能神,掌控时间、潮汐以及一切的神,为什么要花时间去踩死辛克来·刘易斯?

这是西门彼得要说的。这是微小的世界、短暂的时间,我们不得不小心查看。神却不是这样!在神一千年也算为无物。在我们看来,他好像迟了;在神,他完全准时。他的审判也许会迟延,传道书说因为神的审判没有马上降下,“世人满心作恶” [传道书8:11]。虽然迟延却一定会到来。对蜗牛来说是很长的路,对鹿或者狗来说就短一些,对汽车来说更短,对飞机来说更短,对无线电波来说这距离是可以忽略的。对我们来说,等待也许很长;神却不是这样,就在明天,就在现在。我们需要结束了。

神为什么要迟延?神为什么不打碎这世界?神为什么不扫除一切罪恶?神为什么不击碎一切暴力、犯罪和压迫?神为什么不阻止挑起战争的人?神为什么还不来?他说他在等候,让我们能得救,他希望一些人会回转。

我们的伟大中保耶稣在祷告,让你打开心门接受他极大的救恩。随着年岁的过去,我们歌唱的“哈里路亚” 将更加甜美,胜利将更宏大,我们都要在长青岸的美丽、幸福之地安息,唱摩西的颂歌,赞美羔羊,永远地与耶稣同住。

他就要来了,他在路上!也许在我们看来很久,对神来说并没有间隔;他在这里,他与我们同在,那些在接受他的、在信心和爱中仰望他的,他就赐给他们没有限量的良善、恩典和福分。

基督里的朋友们,仰望他,接受他,信靠他,将你的心向他敞开。祝福就在这里,它来了。祝福是永远的,从不衰弱、从不凋零、从不离开。

我们马上要起立唱呼召的诗歌,当我们歌唱时,坐在楼厅的各位,坐在一楼的各位,请来到主的面前,来到我们的面前。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者就你一个人,现在就在心里决定。当我们起立唱诗,你也起立用你的生命回应。来吧!现在就决定,我们来起立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