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活的同在-The Living Presence

永活的同在-The Living Presence

April 3rd, 1983 @ 1:15 PM

约翰福音20:19-29

    永活的同在 W. 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20:19-29 1983年4月3日 10:50 a.m.       特别地欢迎众多通过收音机和电视与我们分享现在的时间的人们,我是牧师,带来题为永活的同在的信息。我们要读的经文是约翰福音的二十章,从24节开始: 那十二个门徒中,有称为低土马的多马;耶稣来的时候,他没有和他们同在。 那些门徒就对他说:「我们已经看见主了。」多马却说:「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 过了八日,门徒又在屋里,多马也和他们同在,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说:「愿你们平安!」 就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 多马说:「我的主!我的 神!」 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约翰福音20:24-29] 第一个复活节主日的非凡巨大的意义是音乐、诗人或讲道无法描述的。在安息日结束后,周日的曙光初现,神使大地震动。由于地震,封闭我们主的墓穴的石头滚走了。一个天使从天而降,坐在石头上面 [马太福音28:2; 路加福音24:5-6],石头怎能监禁、困住生命的主! 女人在清早来到墓穴,因为封住坟墓的石头被移走而惊呆。天使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快去告诉他的门徒如何见他 [马太福音28:6-7]。最年轻的抹大拉的玛利亚首先跑到彼得和约翰那里说,“坟墓是空的!” 彼得和约翰跑到坟墓那,更年轻的约翰跑得比西门彼得快。他来到坟墓的门口时迟疑了;冲动的西门到了就直接进入坟墓中,看到细麻布整齐地摆好,裹头巾卷好在另一个地方 [约翰福音20:3-10]。不是有人盗墓,他已经从死中复活。 他们要离开时,抹大拉的马利亚走在后面,哭泣着,以为有人把主的遗体偷走了。然后主对她说话;她以为他是看园的,说,“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请告诉我,你把他放在哪里,我便去取他。” [约翰福音20:15] 他喊了她的名字,“马利亚”,她就认出他来 [约翰福音20:16]。然后主在离开坟墓的路上遇见了女人们 [马太福音28:9-10]。在非凡的第一个复活节,他向西门彼得显现 [路加福音24:34]。然后他向在耶路撒冷外几英里的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 [路加福音24:13-32]。然后那天晚上他向十个使徒显现 [约翰福音20:19-20]。下个晚上,下个周日的晚上,向十一个门徒显现,多马也在其中 [约翰福音20:26-31];然后向海上的渔夫显现 [约翰福音21:1-25];然后在加利利约定的地方向五百人显现 [马太福音28:16-20];然后和他们一起走上橄榄山,然后升天的时候为他们祝福,成为我们在天上的中保、代求者 [使徒行传1:3-11]。 从那个复活节的早晨一直到现在,他还曾几次显现。他向首个基督的殉道者―司提反显现。司提反被石头砸时,看到了耶稣的荣耀 [使徒行传7:55-56],他自己的脸也好像天使的面孔 [使徒行传6:15]。 使徒保罗也遇见了他,向神的子民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在大马士革附近,保罗遇见了主 [使徒行传9:1-6]。使徒约翰被放逐到拔摩岛,让他被冻死、饿死,他听到背后有大声音,他回头去看的时候,看到了荣耀的主耶稣 [启示录1:9-16]。 从那时起,他还会向他的仆人显现。传道人的故事中最感人、最深刻的当属著名的乔治•特鲁特,他在这讲台上讲道四十七年。一次打猎时的意外,特鲁特博士误杀了达拉斯市的警长,阿诺队长,他曾是德州游骑兵。这打击对牧师来说如此激烈,他认为自己再也不能讲道了。但是在那悲伤的日子中,有一个晚上,耶稣在一个异象中三次向特鲁特博士显现,差他回到讲台;他的热心、奉献和对复活的神子的福音的忠心都被更新。 我主的复活是如此地非凡、使人惊奇,他们如何地认出主来也是一样地使人惊奇。他仍然是人,是同样的主耶稣,被复活、荣耀,和他们之前认识的肉身一样。 使徒约翰说他因为他叠裹头巾的方式认出主来。是同样的主,从他独有的习惯、个性认出他,从他叠头巾的方式认出来。约翰看到裹头巾摆成的样子,就知道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约翰福音20:6-8]。马利亚因为他叫她的方式认出他来。很显然我们的主有独特地读她名字的方式,他叫她名字的时候马利亚就认出他来 [约翰福音20:16]。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因为他谢饭的方式认出他来 [路加福音24:30-31]。我们的主有独特的谢饭的方式,他们因为他的祝谢的方式认出他来。十个使徒在第一个主日的晚上认出他是死里复活的主,他和他们一起擘饼,对他们说: 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 耶稣就说: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 他们便给他一片烧鱼。 他接过来,在他们面前吃了。 [路加福音24:38-43的总结] 一个双份的奇迹:我们擘饼、吃饼的时候,食物变成了活的生命、思想、灵魂,这是一个奇迹;它也被举到第二个高度,我们主复活时,吃了鱼,我们在羔羊的婚宴中也要如此;这是美丽的前景,我们在主的餐桌前的团契 [启示录19:6-9]。 他仍是人,是同样的主,钉痕仍在他的手上和脚上,他的肋旁还有疤痕。其他的使徒跟他说,“他活着,我们已经看到他了。” 多马就像我们:“死人不会复活,我从没看到有人从坟墓里复活。” 没有什么和死亡一样成为终结。他们对多马说,“他还活着。” 多马说,“不可能,不可能,死人不会复活。” 当拱顶的楔石坠落,石拱就会垮塌;当轮毂被取出,辐条就会一片混乱。“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 神。” [传道书12:6-7] 多马说,“我不相信。” 他提出了粗野的、原始的、物质的测试,“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 下个主日的晚上,主显现了,多马就在那里。他转向不相信的门徒,多马的欢喜和惊奇变成了低头的羞耻。 他听到主重复了他提出的物质的测试,他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 多马喊道,“我的主!我的 神!” [约翰福音20:24-28] 然后是对我们的非凡的祝福,我们没有看到,但我们相信 [约翰福音20:29]。有福了,makarios,神说我们是有福的。 圣经说,我们的主有四十天向相信他的门徒显现 [使徒行传1:3]。他们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显现;有的时候在院子里,他站在那里;有的时候是在道路上、他们的身旁,他在那里行走;有时是在楼上;有时他在餐桌旁擘饼;有时他站在湖边;有时在山上,为他们祝福;有时和他们一起走上橄榄山。他们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在何时显现。四十天后,他们不再需要用肉眼看到他,他们知道他与他们同在。福音书的故事就是这样结束: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马太福音28:19-20]...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永活的同在

W. 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20:19-29

1983年4月3日 10:50 a.m.

 

 

 

特别地欢迎众多通过收音机和电视与我们分享现在的时间的人们,我是牧师,带来题为永活的同在的信息。我们要读的经文是约翰福音的二十章,从24节开始:

那十二个门徒中,有称为低土马的多马;耶稣来的时候,他没有和他们同在。

那些门徒就对他说:「我们已经看见主了。」多马却说:「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

过了八日,门徒又在屋里,多马也和他们同在,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说:「愿你们平安!」

就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

多马说:「我的主!我的 神!」

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

[约翰福音20:24-29]

第一个复活节主日的非凡巨大的意义是音乐、诗人或讲道无法描述的。在安息日结束后,周日的曙光初现,神使大地震动。由于地震,封闭我们主的墓穴的石头滚走了。一个天使从天而降,坐在石头上面 [马太福音28:2; 路加福音24:5-6],石头怎能监禁、困住生命的主!

女人在清早来到墓穴,因为封住坟墓的石头被移走而惊呆。天使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快去告诉他的门徒如何见他 [马太福音28:6-7]。最年轻的抹大拉的玛利亚首先跑到彼得和约翰那里说,“坟墓是空的!”

彼得和约翰跑到坟墓那,更年轻的约翰跑得比西门彼得快。他来到坟墓的门口时迟疑了;冲动的西门到了就直接进入坟墓中,看到细麻布整齐地摆好,裹头巾卷好在另一个地方 [约翰福音20:3-10]。不是有人盗墓,他已经从死中复活。

他们要离开时,抹大拉的马利亚走在后面,哭泣着,以为有人把主的遗体偷走了。然后主对她说话;她以为他是看园的,说,“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请告诉我,你把他放在哪里,我便去取他。” [约翰福音20:15] 他喊了她的名字,“马利亚”,她就认出他来 [约翰福音20:16]。然后主在离开坟墓的路上遇见了女人们 [马太福音28:9-10]。在非凡的第一个复活节,他向西门彼得显现 [路加福音24:34]。然后他向在耶路撒冷外几英里的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 [路加福音24:13-32]。然后那天晚上他向十个使徒显现 [约翰福音20:19-20]。下个晚上,下个周日的晚上,向十一个门徒显现,多马也在其中 [约翰福音20:26-31];然后向海上的渔夫显现 [约翰福音21:1-25];然后在加利利约定的地方向五百人显现 [马太福音28:16-20];然后和他们一起走上橄榄山,然后升天的时候为他们祝福,成为我们在天上的中保、代求者 [使徒行传1:3-11]。

从那个复活节的早晨一直到现在,他还曾几次显现。他向首个基督的殉道者―司提反显现。司提反被石头砸时,看到了耶稣的荣耀 [使徒行传7:55-56],他自己的脸也好像天使的面孔 [使徒行传6:15]。

使徒保罗也遇见了他,向神的子民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在大马士革附近,保罗遇见了主 [使徒行传9:1-6]。使徒约翰被放逐到拔摩岛,让他被冻死、饿死,他听到背后有大声音,他回头去看的时候,看到了荣耀的主耶稣 [启示录1:9-16]。

从那时起,他还会向他的仆人显现。传道人的故事中最感人、最深刻的当属著名的乔治•特鲁特,他在这讲台上讲道四十七年。一次打猎时的意外,特鲁特博士误杀了达拉斯市的警长,阿诺队长,他曾是德州游骑兵。这打击对牧师来说如此激烈,他认为自己再也不能讲道了。但是在那悲伤的日子中,有一个晚上,耶稣在一个异象中三次向特鲁特博士显现,差他回到讲台;他的热心、奉献和对复活的神子的福音的忠心都被更新。

我主的复活是如此地非凡、使人惊奇,他们如何地认出主来也是一样地使人惊奇。他仍然是人,是同样的主耶稣,被复活、荣耀,和他们之前认识的肉身一样。

使徒约翰说他因为他叠裹头巾的方式认出主来。是同样的主,从他独有的习惯、个性认出他,从他叠头巾的方式认出来。约翰看到裹头巾摆成的样子,就知道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约翰福音20:6-8]。马利亚因为他叫她的方式认出他来。很显然我们的主有独特地读她名字的方式,他叫她名字的时候马利亚就认出他来 [约翰福音20:16]。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因为他谢饭的方式认出他来 [路加福音24:30-31]。我们的主有独特的谢饭的方式,他们因为他的祝谢的方式认出他来。十个使徒在第一个主日的晚上认出他是死里复活的主,他和他们一起擘饼,对他们说:

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你们看我的手,我的脚,就知道实在是我了。

耶稣就说: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

他们便给他一片烧鱼。

他接过来,在他们面前吃了。

[路加福音24:38-43的总结]

一个双份的奇迹:我们擘饼、吃饼的时候,食物变成了活的生命、思想、灵魂,这是一个奇迹;它也被举到第二个高度,我们主复活时,吃了鱼,我们在羔羊的婚宴中也要如此;这是美丽的前景,我们在主的餐桌前的团契 [启示录19:6-9]。

他仍是人,是同样的主,钉痕仍在他的手上和脚上,他的肋旁还有疤痕。其他的使徒跟他说,“他活着,我们已经看到他了。” 多马就像我们:“死人不会复活,我从没看到有人从坟墓里复活。” 没有什么和死亡一样成为终结。他们对多马说,“他还活着。” 多马说,“不可能,不可能,死人不会复活。”

当拱顶的楔石坠落,石拱就会垮塌;当轮毂被取出,辐条就会一片混乱。“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 神。” [传道书12:6-7] 多马说,“我不相信。” 他提出了粗野的、原始的、物质的测试,“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 下个主日的晚上,主显现了,多马就在那里。他转向不相信的门徒,多马的欢喜和惊奇变成了低头的羞耻。

他听到主重复了他提出的物质的测试,他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 多马喊道,“我的主!我的 神!” [约翰福音20:24-28] 然后是对我们的非凡的祝福,我们没有看到,但我们相信 [约翰福音20:29]。有福了,makarios,神说我们是有福的。

圣经说,我们的主有四十天向相信他的门徒显现 [使徒行传1:3]。他们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显现;有的时候在院子里,他站在那里;有的时候是在道路上、他们的身旁,他在那里行走;有时是在楼上;有时他在餐桌旁擘饼;有时他站在湖边;有时在山上,为他们祝福;有时和他们一起走上橄榄山。他们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在何时显现。四十天后,他们不再需要用肉眼看到他,他们知道他与他们同在。福音书的故事就是这样结束: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马太福音28:19-20]

我们的主在这里,他与我们同在。他并不从我们收回他的爱与恩典,以及他慈手的安慰,直到我们面对面见到他 [启示录22:4]。我们的主和我们同在,在顺从的服事中他和我们同在。

我有一次在老罗德西亚,津巴布韦看到了地上最非凡的景象,赞比西河上的维多利亚瀑布。它有一英里长,比尼日加拉大瀑布高两到三倍,多么惊人的奇观!我站在大卫•利文斯通的雕像旁,他是首个看到神的奇观的白种人。我在那里看到大卫•利文斯通的铜像,他正面对着大瀑布,我就想起当初他是如何发现它的。

大卫•利文斯通相信神对他讲话,告诉他主的旨意,就像你们中的一些人一样。他会将圣经竖起,然后求神告诉他主的旨意,然后他松手让圣经打开,低头看到的第一节经文就是神对他生命的旨意。我没有那样的信心,我希望我有。我没有那样的信心,但是大卫•利文斯通有。他就是这样确认神的旨意。

他那时沿着赞比西河行进,最后为他抬行李、路上帮助他的本地人说,“你不能再往前走了。那里有残暴的食人族、野人,他们就住在河的下游,我们不能再往前走了。” 大卫•利文斯通寻求神的旨意,用圣经求问神,他是要前行还是停下?他打开圣经,是在马太福音的28:18-20,“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 . 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伟大的宣道家跟协助他的人说,“收拾行李,我们要出发。神应许了,主要与我们同在,我相信神的话语。” 他发现了伟大的维多利亚瀑布,他沿着赞比西河一直走到了印度洋。他和我们同在。在顺从的服事中我们的永生主与我们同在。我们的主与我们同在,我们急需的时候他一直在我们的身边。

我曾和塞隆兰金博士一起,在他到天上之前,他是我们差传部的行政秘书。我们一起在香港岛的远侧,他指向那里说,“你看到那片平原了吗?我在香港被抓的时候那里有个日本的集中营。我被带到集中营的大门,这边站着一个日本士兵,那边也有个日本士兵。我进入集中营后,没有感到死亡的威胁、饥饿的威胁、折磨的威胁,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我进入被士兵把守的集中营,耶稣在我的生命中从没有如此地接近和宝贵。他在那里与我的同在是如此地丰富、宝贵,我之前从没有感受过。”

他活着,他一直与我们同在。在灵魂的痛苦中他与我们同在,在放下自己的意志时他与我们同在。

几个邻里的男孩捡起一个被压坏的自行车,上面有血迹。他们的玩伴被一个大卡车撞了,他们捡起自行车带着血迹的剩下的部分,把它拿到孩子的家前,敲门。孩子的父亲来开门,男孩说,“你儿子被大卡车撞了,这带着血迹的是他的自行车。”

父亲说,“我的儿子在哪?”

男孩说,“我们不知道,一辆车紧跟着把他带走了。”

父亲疯狂地打电话给城市里所有的医院。看起来每个医院都有个小男孩。于是他挨家医院寻找,最后在一个病房里,他的小儿子举起手说,“爸爸,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父亲走到床边,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他说,“爸爸,你能跪在这里祷告吗?”

父亲说,“儿子,我不相信神,我不相信基督,我不相信祷告。我这一辈子从没祷告过。我不知道怎么祷告。”

小孩子说,“但是这次,爸爸,你要跪下。去年的夏令营,我学会了一个祷告。爸爸,跪下并且说这个祷告。”

顽固的父亲跪下,握着小孩子的手。孩子说,“爸爸,说,‘我们在天上的父’,父亲就重复。‘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父亲又重复。‘愿你的国降临’,父亲重复,‘愿你的旨意实现。’ ”

父亲不再重复,“你的旨意实现?不行!”

小孩子说,“爸爸,说,求求你,祷告。”

顽固的父亲还在心里挣扎时,他感到小孩子的手松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到孩子已经去世了。他说了这祷告,“愿你的旨意实现。”

这个后来成为基督徒的父亲做见证说,“带走我儿子的救主进入了我的心里,这是个奇迹,是神的同在。”

他和我们同在,他活着,我们的主活着。我想圣经中最美的经文之一是启示录3:20,“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他站在我们的心门外敲门,想想神这话是给我们怎样的殊荣。

如果一个帝国的总理敲我的门,我是如何地受恭维;如果有天使拜访我,就如同天使曾经拜访亚伯拉罕或玛挪亚或撒迦利亚,我会多么开心。他比任何天使、任何国王、任何总理都要高贵,主耶稣亲自站在我们的心门前,叩门,如果我开门,他就会进来。主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有人会说,“牧师,他也许在你的心门敲门,他却没有在我的心门敲门。”

我亲爱的朋友,你生命的每一天他都在敲门;他在你的心门外敲门。他通过他的话语敲你的心门,他通过圣经讲话。耶稣活着,他和我们同在,并且通过圣经对我们讲话。他站在我们心门外对我们讲话;他通过生命的一切境况讲话;他通过教会的聚会讲话;他通过指向神的尖塔讲话;他通过我们灵里对神和永生的渴望讲话;他通过我们过去的宝贵记忆讲话―比如母亲慈爱的祷告,父亲虔敬的人生。他在我们懂事时对我们讲话。

我知道对主的需要时,他在我的心门外敲门。他对我们讲话。当你恋爱时他在你的心门外敲门,要赐福给你和与你共建家庭的人;他通过我们怀里刚刚出生的婴儿对我们讲话。他说,“在主的保守和慈爱中养育这个孩子。” 他要成为你的朋友、帮手,一样养育那宝贵的孩子。他通过人生路上的无数怜悯和供应讲话。最后,当我们说最后的再见时,在坟墓前他与我们同在。我们的主活着,我们面对那最后的一天,我们不是孤独的。我们的主和我们同在:

日西落,晚星出,

一个呼声唤我多清楚!

我将出海去,

河口沙洲别悲哭。

 

海深广,洋空阔,

潮来深海总须回头流,

满潮水悠悠,

流水似睡静无皱。

 

暮色降,晚钟起,

钟声之后便是幽幽夜!

我将上船去,

别离时分莫哽咽。

 

天地小,人生短,

这潮却能载我去远方,

过了沙洲后,

但愿当面见领航!

[“过沙洲”,丁尼生,黄杲炘 译]

他和我们同在。他从不撇下我们,也不抛弃我们。不管是生是死,是富贵是贫穷,是健康是病痛,耶稣总是和我们同在。

最后我想用上周五的复活节聚会中讲到的事结束。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一直在我心里。这是其一:我们教会的主日学有个小女孩,得了重病。她的妈妈抱着女儿,孩子说,“妈妈,天好黑,我看不见了!” 孩子就要死了,她的眼睛不工作了,“妈妈,越来越黑了,我害怕!我害怕!”

妈妈抱着她,拍了拍孩子说,“不怕,孩子,不怕。耶稣在黑暗里和我们同在,就像在光明里和我们同在一样。不怕。”

主,这是怎样的力量,怎样的安慰。神活着!我们的救主活着!耶稣活着,他一直和我们同在。在祷告中来到他面前,这是怎样的特权!和他一起走朝圣的路,这是怎样的特权!我们要在未来面对面见到他 [启示录22:4],这是多么丰盛的盼望!神在我们的信心、安慰、力量、交托中祝福我们。神永远地赐福给我们。我们一起站立好吗?

我们的主,这个复活节的意义,任何歌曲没有办法表达,任何讲道没有办法解释,任何诗歌没有办法描绘。我们的希望在于我们宝贵的救主。在生命的紧要关头,耶稣掌权;在坟墓和死亡的威胁下,耶稣活着。在你的里面找到平安和力量的生命是多么丰盛和有福!

我们祷告、等待的时候,一个家庭,一对夫妇,你自己,“牧师,今天,复活节,这荣耀、美丽、重要的一天,我要跟随神,我来了。” “牧师,这是我的妻子和孩子,我们一家人来了。” 或者只是两个人或者一个人在信心和信靠中将生命交给主耶稣,加入他的宝贵家庭中,他的教会,回应圣灵在你心里的呼召。“我来了,牧师,我们来了。” 现在就决定。一会我们要唱诗,第一个音符想起时,你跨出的一步将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愿天使在路上看顾你。感谢主赐给我们丰收,我们也献在你的脚下。因着他救恩的名祷告,阿门。

我们唱诗,再次地欢迎你们,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