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的讲台事工-An Effective Pulpit Ministry

有效的讲台事工-An Effective Pulpit Ministry

March 13th, 1974 @ 9:41 AM

使徒行传10:33

    有效的讲台事工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10:33 1974年3月13日 第二节课是关于牧师在讲台上的信息和带领。在英国的贝德福德有个约翰·班扬的雕像。在贝德福德有个公园,它是个只有三万五千人的小镇。在那个公园的一角就是约翰·班扬的雕像。在雕像后面有个板子,上面刻着他在《天路历程》里写的话:“基督徒就看见一个非常严肃的人像挂在墙上,他的样子是这样的:眼睛朝天,手里拿着《圣经》,嘴唇上写着真理的法则,世界在他的背后。他站在那儿好像向人类恳求似的,他头顶上有一圈光轮。” 这就是约翰·班扬的形象:他的眼睛朝天,手里拿着圣经,他站在那儿好像向人类恳求似的,口中说的是真理的律法。这是对真正的基督里的讲道者的非凡描绘。 一个美好的教会要建造在一个有效的讲台事工基础上。没有讲台事工,教会就没有能点燃它的火星,无法发亮。 我可以举个在达拉斯的明显的例子。我来的时候达拉斯有三个大教会。他们有很多人参与,很大的主日学,还有世界闻名的牧师。有一位牧师去世了,其他两个还活着,我来的时候,那两位是有非常有能力的牧师。时间过去,另外两位也去世了;三位达拉斯教会的非凡的牧师都去世了。 在神的照管下,其中一个教会呼召一位牧师,目标是—我无法理解—要有文化、修养、高贵,衣着符合审美、认可理性、知识的牧师。或者用讲台委员会的话说,“我们要找的是和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奎斯维尔正好相反的人。” 他们是这样说的,因为我讲话大声,我讲道没有限制,我不正式,还有许多其他的事。他们就在美南浸信会四处寻觅,呼召了他。他成为了教会的牧师,那个教会怎么样了? 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我们的教会有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士,是宗派领袖的妻子,擅长建立教会的探访计划,尤其是利用妇女在白天探访。这是个非常好的事工,神也祝福这个教会的探访事工。那边的牧师邀请她去教会,也建立一个在这边那么成功的事工,她就去那边了一年。她在那里工作了一年。一年之后她回到这个教会,一个会面中她跟我说,“我们在那个教会建立了和我们教会一样的组织。妇女们会出去,男人们有时间也会去,年轻人会去,整个教会都参与到那个探访事工中。我们去探访那些家庭,为基督得着他们的家庭,我们也听他们说,下个主日他们会走上台前,有些人会加入教会,有些人会通过邮件加入教会。” 她说,“他们会去教会,坐在会众中,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不回应,没有上前来,我们回去再和他们谈时,‘你说你会沿着过道到前面去,你会加入教会,你会受洗加入教会,你上周去了,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回答总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但就是没有。” 她对我说,“我很失望,决定不再继续了。我要回到这里的教会。我不再继续做了。” 问题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是什么问题。我没有听说过有婴儿出生在冰箱里。我没听说个有人出生在冰室里。婴儿是从温暖的子宫出生,从血里出生。教会里应该有那种气氛,牧师要建立这种气氛。 如果人们要在神国出生,应该有温暖的感觉和美好的呼召。应该有这样的气氛,就像教会其他的事情一样,祷告,读经,讲道,唱歌,呼召,回应诗歌,所有的一切都要让人们能够回应,想要回应。没有这个,就不会有非凡的回应。就像是那个达拉斯的教会,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教会之一,现在只是另一个微小、普通的教会。 一个教会会失败、跌倒、衰落,几乎是瞬间的事,这让我十分吃惊。讲台上必须有火焰,点燃其他人的热情,就像是引擎一样。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在教会建立那样的感觉。诗班必须感觉到,会众必须感觉到,整个教会都必须感觉到,我们到教会就是要准备非凡的呼召。这是牧师的职任,如果他不做,他的教会不会兴盛,也不会成为神得人的工具。 不要被别人的话所吓倒,我接下来会提到一些,就是关于把讲台作为教会聚会的核心。你知道,所有的教会,我上周去的也是,讲台都在边上。我说的是个浸信会教会,讲台在边上。就像是鹰巢一样。就在侧面、太高的地方,这是什么目的?当然目的很明显。他们要让牧师和信息不再是人们看到的中心,他们想要把他推到旁边,他们想要让牧师不再是中心。他们说我们来是敬拜的。 他们说的 “敬拜” 是指跪拜,点蜡烛,各样的连祷,还有其他的礼仪教会你会看到的东西。你怎么看?蜡烛、桌子、十字架、编织物、祭坛、还有其他一切,你认为这是敬拜最高的样式,是神看来最有用的方式吗? 我们要回到圣经,看它的中心是什么。 例如,使徒行传第十章33节,哥尼流对西门彼得说,“现今我们都在 神面前,要听主所吩咐你的一切话。” 那是是中心的永远都是中心:“现今我们都在 神面前,要听主所吩咐你的一切话。” 这是敬拜的目的—不是跪拜、俯伏、点蜡烛、背祷告、看十字架和祭坛,或者他们说的其他的事情。 圣经的中心是人们聚集在主的面前,听到神的牧者传递神的命令。这是神定义的敬拜和聚会。人们说,“我们不敬拜。” 没有什么更高的敬拜,只要人们听神的话语,他们的心、他们思想、他们的灵都被祝福,产生神要的结果。没有更高、更好、更有意义的敬拜了! 那些跪拜、俯伏、背诵祷告、看祭坛的敬拜,完全无法和人们倾心全意地聆听神的信息的敬拜相比。若人们说,“我们不敬拜。”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敬拜。 你记得罗马书10:17吗?“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信道从什么来,跪拜吗?点蜡烛吗?重复礼仪吗?“信道是从听”,听什么?听道。这是我们来教会的原因。你的教会应该建造在讲台事工周围,讲永生神的话语,你就会建造一个好教会。 我们已经说过—我只是简单提一下,因为今天早上我们有很多事情有讨论,我尽力展示给你们—一个小时内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讨论书评、旅行见闻、热点事件,猜测,经济、政治、社会事件。你不需要担心这些事。就像我昨天说的,你每天在收音机上都会听到,电视上会看到,你去书店或杂志摊都会见到,花点钱,吃完饭后倒在沙发上,如果你不睡觉就会没有休止地看到这些事。不需要为它们担心。 牧师应该站立宣讲他的心。什么能让我们从地狱得救?什么能搭救我们去见神?人怎么能有永远的生命?出生之后,我们怎么认识神,服事神?若你讲这些,是不会爱收音机、电视上或者报纸上看到的。它们都充满了现在的事情。 你有的独特的东西是神的话语,我们的灵怎样得救。你站起来说,“主这样说,” 讲圣经的信息,你就是独特的。就只有你是这样的! 其余的世界不这样做。治安法官不这么做,高等法院不这么做,立法机构不这么做,美国总统,州长都不这么做。保险公司的领袖不这么做,银行家不这么做。 你是这么做的人,“主这样说。” 圣经中这句话重复了两千多次,“主这样说。” 这是我们站立的磐石。 保罗讲道时有火热的心。我准备了经文,但不想花时间讨论,是在阿摩司书7章和3章,他在说灵里的感受。我稍微描述一下,让你记起来。神从犹大靠近死海的一个小镇提哥亚差遣他,去耶罗波安统治的北部王国首府伯特利。你记得,耶罗波安建造了金牛犊让人们敬拜。神差派阿摩司去撒玛利亚的首都伯特利宣讲。他讲道的时候如同一团火,像雷电一样。他没有受过教育,他是锄地的农民。你读阿摩司书的时候可以闻到刚犁的土地的味道。以赛亚是宫廷里的传道人,说的话也是城市里的话。阿摩司是个乡村的传道人。 他斥责北部王国崇拜偶像的信息如同地震一般。耶罗波安的祭祀对阿摩司说,“你这无知的人,回到你来的地方去,在那里讲吧。这是国王的地方,这是国王的殿。” 记得阿摩司怎么回答吗? 他说,“我原不是先知。” 他不是神学院的,不是先知学校的。 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阿摩司书7:14-15] 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呢?[阿摩司书3:8]   牧师的心中应该是这样的!“我有话要说,我有信息要传递。在我的心里,我的灵里!” 耶利米被逼迫时说,“我不再因他的命说话,我不会再讲他的信息。” 于是他闭上了口。但耶利米说,“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 [耶利米书20:9] 这是一种荣耀的感觉。我要说神的信息。他召了我,在我的灵里燃烧要传递这信息。保罗说,“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 [哥林多前书9:16] 约翰·卫斯理喜爱吟咏,“燃烧的灵来吧,炼净我的心。现在这圣火,就在我里面燃烧。” 这是神的牧者应有的感觉。我准备了信息,在主的面前祷告了。神将这事放在我心上。像以赛亚说的,“众海岛啊,当听我言!远方的众民哪,留心而听!” [以赛亚书49:1],然后用最火热的方式传递信息。 乔纳森·爱德华兹相信讲道是悔改的媒介和方式。他让讲道成为敬拜的中心和首位。他让讲道成为敬拜的焦点,而不是圣礼。罗马天主教的整体系统都是建立在守圣餐的基础上,这不是惊人的吗?就是弥撒。乔纳森·爱德华兹行出了所说的,他的榜样被人们跟随,“敬拜的中心是讲道。讲道的重要目标,就是为基督得人。” 他不想显得聪明,只是要清楚。 芬妮也有和爱德华兹同样的观点。他认为讲道是中心,是悔改的媒介。他谈到自己的讲道时说,“我每次讲道都会使人认罪。” 每次他讲道,会众会感到认罪的需要。 我有一次听到一个商人谈论从东岸到西岸的旅行。我记得是从波士顿到圣路易斯。他在纽约州的罗契斯特市停留了一下。因为有个牧师带来了复兴,他去听他讲道,只是因为好奇。他说他坐在后排,几乎到了聚会的地方的外面。他说,“我坐在那里听牧师讲的时候,我觉得我头发都立起来了。” 这是神使用了他,这信息是他认罪,这不是美好的事吗? 当牧师讲道,他应该要使人做决定。我们已经讨论了这一点。你听过那个著名的故事吗?有一个年轻人找到司布真说,“我讲道的时候没有人悔改。” 司布真说,“你不会期望每次讲道都会有人悔改吧?你会吗?” 年轻人说,“不会。” 司布真说,“这就是原因,你没有这样的期望。”...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先知学校,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有效的讲台事工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10:33

1974年3月13日

第二节课是关于牧师在讲台上的信息和带领。在英国的贝德福德有个约翰·班扬的雕像。在贝德福德有个公园,它是个只有三万五千人的小镇。在那个公园的一角就是约翰·班扬的雕像。在雕像后面有个板子,上面刻着他在《天路历程》里写的话:“基督徒就看见一个非常严肃的人像挂在墙上,他的样子是这样的:眼睛朝天,手里拿着《圣经》,嘴唇上写着真理的法则,世界在他的背后。他站在那儿好像向人类恳求似的,他头顶上有一圈光轮。” 这就是约翰·班扬的形象:他的眼睛朝天,手里拿着圣经,他站在那儿好像向人类恳求似的,口中说的是真理的律法。这是对真正的基督里的讲道者的非凡描绘。

一个美好的教会要建造在一个有效的讲台事工基础上。没有讲台事工,教会就没有能点燃它的火星,无法发亮。

我可以举个在达拉斯的明显的例子。我来的时候达拉斯有三个大教会。他们有很多人参与,很大的主日学,还有世界闻名的牧师。有一位牧师去世了,其他两个还活着,我来的时候,那两位是有非常有能力的牧师。时间过去,另外两位也去世了;三位达拉斯教会的非凡的牧师都去世了。

在神的照管下,其中一个教会呼召一位牧师,目标是—我无法理解—要有文化、修养、高贵,衣着符合审美、认可理性、知识的牧师。或者用讲台委员会的话说,“我们要找的是和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奎斯维尔正好相反的人。” 他们是这样说的,因为我讲话大声,我讲道没有限制,我不正式,还有许多其他的事。他们就在美南浸信会四处寻觅,呼召了他。他成为了教会的牧师,那个教会怎么样了?

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我们的教会有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士,是宗派领袖的妻子,擅长建立教会的探访计划,尤其是利用妇女在白天探访。这是个非常好的事工,神也祝福这个教会的探访事工。那边的牧师邀请她去教会,也建立一个在这边那么成功的事工,她就去那边了一年。她在那里工作了一年。一年之后她回到这个教会,一个会面中她跟我说,“我们在那个教会建立了和我们教会一样的组织。妇女们会出去,男人们有时间也会去,年轻人会去,整个教会都参与到那个探访事工中。我们去探访那些家庭,为基督得着他们的家庭,我们也听他们说,下个主日他们会走上台前,有些人会加入教会,有些人会通过邮件加入教会。”

她说,“他们会去教会,坐在会众中,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不回应,没有上前来,我们回去再和他们谈时,‘你说你会沿着过道到前面去,你会加入教会,你会受洗加入教会,你上周去了,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回答总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但就是没有。” 她对我说,“我很失望,决定不再继续了。我要回到这里的教会。我不再继续做了。”

问题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是什么问题。我没有听说过有婴儿出生在冰箱里。我没听说个有人出生在冰室里。婴儿是从温暖的子宫出生,从血里出生。教会里应该有那种气氛,牧师要建立这种气氛。

如果人们要在神国出生,应该有温暖的感觉和美好的呼召。应该有这样的气氛,就像教会其他的事情一样,祷告,读经,讲道,唱歌,呼召,回应诗歌,所有的一切都要让人们能够回应,想要回应。没有这个,就不会有非凡的回应。就像是那个达拉斯的教会,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教会之一,现在只是另一个微小、普通的教会。

一个教会会失败、跌倒、衰落,几乎是瞬间的事,这让我十分吃惊。讲台上必须有火焰,点燃其他人的热情,就像是引擎一样。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在教会建立那样的感觉。诗班必须感觉到,会众必须感觉到,整个教会都必须感觉到,我们到教会就是要准备非凡的呼召。这是牧师的职任,如果他不做,他的教会不会兴盛,也不会成为神得人的工具。

不要被别人的话所吓倒,我接下来会提到一些,就是关于把讲台作为教会聚会的核心。你知道,所有的教会,我上周去的也是,讲台都在边上。我说的是个浸信会教会,讲台在边上。就像是鹰巢一样。就在侧面、太高的地方,这是什么目的?当然目的很明显。他们要让牧师和信息不再是人们看到的中心,他们想要把他推到旁边,他们想要让牧师不再是中心。他们说我们来是敬拜的。

他们说的 “敬拜” 是指跪拜,点蜡烛,各样的连祷,还有其他的礼仪教会你会看到的东西。你怎么看?蜡烛、桌子、十字架、编织物、祭坛、还有其他一切,你认为这是敬拜最高的样式,是神看来最有用的方式吗? 我们要回到圣经,看它的中心是什么。

例如,使徒行传第十章33节,哥尼流对西门彼得说,“现今我们都在 神面前,要听主所吩咐你的一切话。” 那是是中心的永远都是中心:“现今我们都在 神面前,要听主所吩咐你的一切话。” 这是敬拜的目的—不是跪拜、俯伏、点蜡烛、背祷告、看十字架和祭坛,或者他们说的其他的事情。

圣经的中心是人们聚集在主的面前,听到神的牧者传递神的命令。这是神定义的敬拜和聚会。人们说,“我们不敬拜。” 没有什么更高的敬拜,只要人们听神的话语,他们的心、他们思想、他们的灵都被祝福,产生神要的结果。没有更高、更好、更有意义的敬拜了!

那些跪拜、俯伏、背诵祷告、看祭坛的敬拜,完全无法和人们倾心全意地聆听神的信息的敬拜相比。若人们说,“我们不敬拜。”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敬拜。

你记得罗马书10:17吗?“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信道从什么来,跪拜吗?点蜡烛吗?重复礼仪吗?“信道是从听”,听什么?听道。这是我们来教会的原因。你的教会应该建造在讲台事工周围,讲永生神的话语,你就会建造一个好教会。

我们已经说过—我只是简单提一下,因为今天早上我们有很多事情有讨论,我尽力展示给你们—一个小时内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我们可以讨论书评、旅行见闻、热点事件,猜测,经济、政治、社会事件。你不需要担心这些事。就像我昨天说的,你每天在收音机上都会听到,电视上会看到,你去书店或杂志摊都会见到,花点钱,吃完饭后倒在沙发上,如果你不睡觉就会没有休止地看到这些事。不需要为它们担心。

牧师应该站立宣讲他的心。什么能让我们从地狱得救?什么能搭救我们去见神?人怎么能有永远的生命?出生之后,我们怎么认识神,服事神?若你讲这些,是不会爱收音机、电视上或者报纸上看到的。它们都充满了现在的事情。

你有的独特的东西是神的话语,我们的灵怎样得救。你站起来说,“主这样说,” 讲圣经的信息,你就是独特的。就只有你是这样的!

其余的世界不这样做。治安法官不这么做,高等法院不这么做,立法机构不这么做,美国总统,州长都不这么做。保险公司的领袖不这么做,银行家不这么做。

你是这么做的人,“主这样说。” 圣经中这句话重复了两千多次,“主这样说。” 这是我们站立的磐石。

保罗讲道时有火热的心。我准备了经文,但不想花时间讨论,是在阿摩司书7章和3章,他在说灵里的感受。我稍微描述一下,让你记起来。神从犹大靠近死海的一个小镇提哥亚差遣他,去耶罗波安统治的北部王国首府伯特利。你记得,耶罗波安建造了金牛犊让人们敬拜。神差派阿摩司去撒玛利亚的首都伯特利宣讲。他讲道的时候如同一团火,像雷电一样。他没有受过教育,他是锄地的农民。你读阿摩司书的时候可以闻到刚犁的土地的味道。以赛亚是宫廷里的传道人,说的话也是城市里的话。阿摩司是个乡村的传道人。

他斥责北部王国崇拜偶像的信息如同地震一般。耶罗波安的祭祀对阿摩司说,“你这无知的人,回到你来的地方去,在那里讲吧。这是国王的地方,这是国王的殿。” 记得阿摩司怎么回答吗?

他说,“我原不是先知。” 他不是神学院的,不是先知学校的。

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树的。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阿摩司书7:14-15]

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呢?[阿摩司书3:8]

 

牧师的心中应该是这样的!“我有话要说,我有信息要传递。在我的心里,我的灵里!” 耶利米被逼迫时说,“我不再因他的命说话,我不会再讲他的信息。” 于是他闭上了口。但耶利米说,“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 [耶利米书20:9]

这是一种荣耀的感觉。我要说神的信息。他召了我,在我的灵里燃烧要传递这信息。保罗说,“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 [哥林多前书9:16]

约翰·卫斯理喜爱吟咏,“燃烧的灵来吧,炼净我的心。现在这圣火,就在我里面燃烧。” 这是神的牧者应有的感觉。我准备了信息,在主的面前祷告了。神将这事放在我心上。像以赛亚说的,“众海岛啊,当听我言!远方的众民哪,留心而听!” [以赛亚书49:1],然后用最火热的方式传递信息。

乔纳森·爱德华兹相信讲道是悔改的媒介和方式。他让讲道成为敬拜的中心和首位。他让讲道成为敬拜的焦点,而不是圣礼。罗马天主教的整体系统都是建立在守圣餐的基础上,这不是惊人的吗?就是弥撒。乔纳森·爱德华兹行出了所说的,他的榜样被人们跟随,“敬拜的中心是讲道。讲道的重要目标,就是为基督得人。” 他不想显得聪明,只是要清楚。

芬妮也有和爱德华兹同样的观点。他认为讲道是中心,是悔改的媒介。他谈到自己的讲道时说,“我每次讲道都会使人认罪。” 每次他讲道,会众会感到认罪的需要。

我有一次听到一个商人谈论从东岸到西岸的旅行。我记得是从波士顿到圣路易斯。他在纽约州的罗契斯特市停留了一下。因为有个牧师带来了复兴,他去听他讲道,只是因为好奇。他说他坐在后排,几乎到了聚会的地方的外面。他说,“我坐在那里听牧师讲的时候,我觉得我头发都立起来了。” 这是神使用了他,这信息是他认罪,这不是美好的事吗?

当牧师讲道,他应该要使人做决定。我们已经讨论了这一点。你听过那个著名的故事吗?有一个年轻人找到司布真说,“我讲道的时候没有人悔改。” 司布真说,“你不会期望每次讲道都会有人悔改吧?你会吗?” 年轻人说,“不会。” 司布真说,“这就是原因,你没有这样的期望。”

关于呼召邀请我也有话要说。我曾经邀请一个美南浸信会的牧师来达拉斯我们的教会举办奋兴会,就在这个讲台上。我们有的人问我,“你为什么邀请那个人来在教会举办奋兴会?” 我回答,“有一件事他可以做。他能够呼召邀请。” 他在我们教会带领了有效的、得神祝福的奋兴会。他知道怎样呼召。

这是吉米·德雷珀的强项之一。他知道如何地呼召,神也使用它。这地上没有比呼召更能祝福你的事了。如果聚会是向着呼召,不管你讲的是什么,都没有关系。就像有人对司布真说过的,“你所有的讲道都差不多。” 司布真说,“没有错,我拿到经文总是引向十字架,然后召人信耶稣。” 这样的讲道没有问题。不管你讲的是圣经那一卷,使它转向呼召。习惯这个呼召是你能学习到的关于讲道的最好的事。

有的时候—因为教会有团队来支持我,因为时间不够和我讲道的长度,我并不总是跟随这样的格式。如果你有时间,想要使人归主,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呼召:呼召,然后用诗歌回应。不管在第一次呼召里神做了怎样的工作,接着让所有的已经把心交给主的人和已经按照圣经受洗的人,“如果你不因为基督羞愧,如果你不怕你前后左右的人看到,如果你感谢神他搭救了你,跟我一样没有羞愧,你愿意举起手来吗?” 然后所有的悔改的、受过洗的、属于其他教会的,他们都会举起手来。

然后我说,“现在让我们来低头,我为那些没有举手的人祷告。” 然后我们一起低着头,请诗班唱一首回应诗歌,《照我本相》或者《主领我何往必去》,任何对你有意义的回应诗歌都可以。在这之后我还会有第三个呼召。很多的时候失丧的人犹豫要不要走上前来。第三个呼召是让神的子民再次将他们分别为圣交给主。“有没有哪对俯伏想要重新将他们交给主?有没有人想要跟主重新开始?如果你让生命为圣,在你之后总会有人人耶稣作为他的救主。” 这样,很多时候会有很多人得救。不管是怎样,学习去呼召,使用它,实验它,一直这样做。这会成为你的特色,这会成为你自己的话。

前几天我听见吉米·德雷珀说他在呼召的时候没有事先记好的话,他只是跟随主的灵的带领,将话放在他的口中。如果你呼召,实验它、操练它,如果你这么做,这就会成为你的第二本性,你从来没想过的话会进入你的头脑中。各种方法、话语都进入你的心里,只要你坚持、操练。你对那个人讲道,你会让那个人因为神的恩典从过道走过来,如果你这么做,你的事工会发生非凡的事。

这是我爱教会的原因。我在呼召的时候教会是我的后盾。我在这里讲道已经有三十年了。在教会的聚会中,无论是早上,是晚上,神都会让我们有丰收。三十年来从未失败;三十年来,不管天气怎样—有的时候这个世界都被冰覆盖,有的时候这里只有很少的人,在圣诞节,在独立日,或者下大雨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失败过,每个周日的早上,每个周日的晚上,这个教会的丰收已经有三十年了,从来没有失败过。

在这事上教会是我的后盾。有的时候他们打电话,有的时候他们亲自去见他们,有的时候他们登门拜访,有的时候是在主日学中。两个主日之前,吉米弟兄带领了我们的一个部门的聚会。上个周日早上有个家庭走上前来,就是因为在那个他们的孩子在那个聚会中受了感动。在呼召的时候有教会的支持是非凡的事。

你看,它会做两件事。它会祝福你,因为你的子民是为你工作,但最主要的是它会祝福他们。他们在做的是他们应该做的事。他们在做见证,他们在让人来见耶稣,他们邀请人们来到主的面前,他们荣耀我们的主。

牧师能够让他的教会有得人的呼召,这是美好的事。我们的教会越来越忠心地做这事。我们在过去所作的事,和我们在未来要做的事相比是不值一提的。这是神为我们做的工作。

我想要谈论接待孩子和我们孩子的事工。在我们先知学校所要谈论的事情中,对我来说,这是最有意义的,我要谈论这件事。

我让孩子两次到前面来。他们来到前面接受主作救主。这是第一次。之后他们又到前面来接受洗礼。我在这些年作牧师的经历告诉我这一点;我发现孩子很容易认为他受洗之后得救,他加入教会后成为基督徒。我不是只有一只手,我有两只手;如果这只手代表怎样得救,这只手代表加入教会,这是我想要孩子们记在心里的。

这是一只手,怎样得救,那和这只手是不同的,这是受洗和加入教会。因为你可以受洗加入教会却仍没有得救。有很多的人加入了教会并受洗,却没有得救。

我们必须要做这两件事,他们是不同的事。我必须要做这只手的工作,也必须做这只手的工作。我必须在神的面前这样做,因为我无法救任何人。教会无法救任何人。我不能给人施洗就让他得救。必须靠神来做。你是你和神之间的事。甚至你的父亲母亲也无法救你。神要做。这是你心里的事。你是如何地得救。

我可以让你成为教会的成员。我可以为你施洗,接受你,但这是两个不同的事。为了让这一点进入孩子的心里,我让他们第一次上来承认主作救主。这是一件事,这是你和神之间的事。这是只能靠神作的事,因为没有人能使你得救,教会,圣礼、父母、牧师、主日学老师,朋友,没有人可以救你。这是你和神之间的事。首先你到前面来成为基督徒,接受主作救主,公开地承认对耶稣的信心。然后当他们得到清楚的教导之后,他们再回来,在教会之前受洗。

我们来看我们关于孩子所做的事。去年我读到有四五千的孩子在四、五岁的时候受洗。作为美南浸信会的人你怎么想?你怎么看?我认为你还不如做个婴儿洗的,卫理公会、长老会、路德会,为他们点水,在他们还是婴儿的时候为他们施洗。你还不如这么做,其实是一样的。去年美南浸信会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受洗,他们只有四五岁。

孩子头上的皱纹会成长,他的小脑、认知能力、大脑都会成长。孩子的头脑和他的手指、脚趾、鼻子、耳朵一样成长,他需要长大,认知能力才会完全。

你不要忘记—没有例外—新约的信息是给成人的,没有例外。是给成熟的人,给有认知能力的人。没有例外。

在孩子来到教会、受洗之前,他应该明白他在做的事,和它的意义。当孩子到前面来我对父母说,“不要判断孩子,永远不要这样做。”当孩子说,“我想要将心交给耶稣,我想要得救” 或者 “我想要告诉牧师我爱耶稣”,不要说,“你年纪太小,” 或者 “不行”。把孩子带到这里,我们教会里有个地方帮助他们确认,“向神的一步”。

如果一个孩子真的很小,他们来到前面,我让母亲在一边,父亲在另一边,我跟孩子祷告,或者是吉米,或是教会其他的牧师和孩子一起祷告,然后孩子被带到 “向神的一步”。这不是悔改,因为孩子年纪太小。

你在认识到罪之前不可能悔改。如果耶稣是救主,他要从什么里面搭救我们。他从什么中搭救我们?他从罪里救我们 [马太福音1:21] 一个很小的孩子不知道、不明白罪,不知道什么是失丧。但是孩子爱耶稣,所以称之为 “向神的一步”,如果孩子很小。

当孩子长大,他会认识到罪,他可以在信心中仰望耶稣并得救,悔改得救,明白地将心交给耶稣。然后孩子到前面来表明信仰。

等孩子到前面来表明信仰,我给孩子这个小册子。这些册子就在这个抽屉里。抽屉里装满了这个册子。我给孩子一个册子;然后孩子去小学部,去青少年部。孩子去参加一个班。这个班是在主日学的时候和培训的时候举行;周日的早上和周日的晚上。当孩子上完课,过了笔试的考试,是从那本册子里出的题,然后我会让孩子的父母带着他来一起见面。我和孩子交谈,我会问他关于这个册子的问题。我会问他问题,这本册子里有四章。

你不会相信圣经的教义可以总结在这么小的篇章之中,但是这是可能的。你可以看看这册子。第一章是,“得救的意义”,这是圣经中关于得救的总结;然后是个教理问答。第二章是 “受洗的意义”,这是总结受洗的交易;然后是个小教理问答。

然后第三章,“领圣餐的意义”。这是关于圣餐的教义的总结。然后是关于圣餐的问答。第四章,“成为教会成员的意义”。我就在那一小段话里总结了圣经教导的如何成为一个好的教会成员,之后是问答。小孩子会学习这个。

这一切是从何而来?是从我自己的心里来的。我十岁的时候接受主作救主,然后受洗。没有人跟我说什么。牧师,主日学老师,我的父母,没有谁跟我说过洗礼的意义。没有人教导我任何事!

我受洗的时候,牧师扶着我的脖子,把我浸到水里。我记得水钻的到处都是。几年之后我才知道圣礼的意义。所以我作牧师的时候我说,“我要教导那些孩子们,他们受洗的时候应该知道它的意义。这会成为他们的祝福,是重要的、有意义的圣礼。”

你从中能看到很多的事。首先,父母也不知道。他们就和孩子一样无知,因为他们得救受洗的时候,没人教导他们。很少有父母知道这本书里哪怕一部分的内容。所以当孩子学习之后,父母也要教导孩子,他们也要学习。当父母把孩子带给我,我来见他一家。我和父亲讲话,和母亲讲话,有的时候讲很久。我和他们变得很熟。这对父亲、母亲来说,和对孩子一样,都是很有意义的事。

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加能够祝福你牧养的家庭了。如果你想要复印这本册子,尽管去做。如果你想要我们做,我们会以成本价来为你做。

我只有一件事要提醒你。以前它印出来是这样的,只有我刚才描述的那些话。现在这些新的里面,他们印上了我的图片。我这里跟一个小孩子说话;手里有打开的圣经,和孩子讲话;这是我在教会里迎接他们;这是我为这个小家伙施洗;这是我在主持圣餐。都是这些图片。他们在打印新的版本,新的里面还有和成人的交谈。他们将它从孩子变成了成人,因为成人们就和孩子一样需要它。所以他们也为它找到了新的用途。但这是个非凡的工具。我所走的是神里面的非凡的道路。

沙奥萨博士和他的太太在这里有十二年。沙奥萨太太是个教授。她有新奥尔良浸信会神学院的博士学位。她前两天告诉我他在那里的时候,在教课,她告诉他们也要这样做。上课的一个男孩说,“我是一个教会的牧师,我有太多的事要做。我没有时间让那些孩子和他们家长来见我。” 她说,“是这样吗?”她说,“这对我来说是惊人的事,因为我的牧师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这世界上最大的教会。他有足够时间来见孩子的父母。” 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做这些事。这样做是非凡的事。

我们要谈论一些内部消息。你知道你得做自己,我接待人的时候,好像他们是世上唯一的人。我花时间去做这件事。我来到前面的台子上,向教会介绍他们,我们和他们祷告之后,他们坐在那里,然后一个人来到这里向教会介绍他们。

然后我站在下面和他们握手,和他们交谈,接待他们,告诉教会他们的事。这对我来说是件大事。如果到了十二点半或者十二点四十才开始,我还会花时间,就好象我们有一个下午一样。上个周日,我们是在下午一点离开的。我看了表,大概一点钟。我们得到了非凡的回应,那是个荣耀的时间。

好,内幕消息。弗兰克·瑞班法官—有些年长的人认识弗兰克·瑞班—弗兰克·瑞班法官是执事会主席,已经做了三十五年。有一天他请我去他的律师办公室,在我大概在这里作牧师一年之后。他有个列表,上面有大概六、七个,八、九个人们反对我的事。所以他想和我谈谈这些。当人们去找执事会主席,跟他说不喜欢我的地方时,他就都记了下来。他们不喜欢我的其中一个事情是我在教会接待人加入教会的方式。特鲁特博士接待他们之后,会说,“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他们透过弗兰克·瑞班跟我说,与其我说的那一大通话,告诉他们这些人是谁,我们有多开心他们找到了主,他们父母是谁,让他们站在上面,和他们一起,没完没了,他们说,“还不如安静、优雅地说,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于是瑞班法官说,“有些人认为你应该那样做。” 我说,“法官,我知道这对特鲁特博士这样做没问题,‘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但我不是特鲁特博士,我不是那样被造的,我不是那样的,我也不能那么做,我不会那么做。我是我自己。我是我自己。 ”

从我到这里开始到现在这一刻,我接待人加入教会,总是一件大事。这个人将他的心交给耶稣了,或者这个妻子已经为他丈夫祷告三十年,他终于过来了。他接受了救主,我会一直说下去。我认为这是造物史上最大的事。我认为这是值得开心的事。

神说天使也是这样,还有天使面前的人 [路加福音15:10],我认为像那样接待人加入教会,把它作为一件大事是很好的做法。如果他们有父亲、或母亲、或兄弟、或姐妹、或祖父母,或任何亲人,请他们和他们一起站在一起。

有个小女孩将她的心交给了耶稣。让父亲站在一边,母亲站在另一边。有个少年,他有三个朋友和他一起走向前来。让他的三个朋友和他站在一起。他们都在主里一起欢欣。这是你能做的最非凡的事。他们来的时候,这是一件非凡的事。

我本来还有其他很多事要讲,但我们以后再继续。下次再从这里开始。

关于这些小册子;我想要请你带一个回家。每一个都可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