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与默示- Revelation and Inspiration

启示与默示- Revelation and Inspiration

November 9th, 1980 @ 10:20 AM

提摩太后书3:16

启示与默示 W. A. Criswell 博士 提摩太后书3:16 1980年11月9日 8:15 a.m. 我们今天的信息是启示与默示。彼得后书一章结尾这样说,“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idias,在希腊语中是指个人私有的词;epiluseōs 的意思是解开,起源。“出于”是ginetai,指事物形成。 如果按照保罗使用的希腊语直译,“没有预言是从个人那里来的。” 不是出于人意。然后他接着解释说,“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 神的话来。” [彼得后书1:20-21] 当我们看提摩太后书三章16节:“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 我在 神面前…嘱咐你:务要传道。” [提摩太后书4:1-2] 我们今早要谈论的经文是,“(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这是翻译后的表达,希腊语原文是theopneustos。圣经都是theopneustos,直译就是 “神呼出” 的。Theo是指神,pneustos源自pneuma ”呼吸“,英语表充气的pneumatic,就是从这个词来。Theopneustos,神呼出的。这是个长笛演奏者吹笛子的图像,神的气息也呼入到器皿里,这器皿就是圣经。就像这个词由两个部分组成,它也包含着两个意思,每个部分都包含着一个意思。第一部分,theo,神是笛子演奏者,是神将气息呼入圣经,是神启示了神圣的真道。英文的启示(revelationinspiration) 都’>)是源自拉丁文,revelo是表示揭示,揭露的意思,revelatio是名词形,被揭露、显示的事物。希腊语中有与这对等的词:apokalupto,也是揭示、显现的意思;apokalupsis 是名词形,指揭示显现的事物,启示。这是theopneustos 的第一部分:启示来自神,是他为我们启示那无人知道的真道。 这个词的第二部分是pneustos。英语的默示(inspiration)源自拉丁文inspiro,是吸入的意思;inspiratio 是名字形。在希腊语中,pneuma 是 “呼吸” 的意思;empneó是动词;在古典希腊语中,它用来指长笛演奏者。所以这画面是就像演奏者吹长笛,神用同样的方式把他的真道启示给我们。 因此启示是对人无法自己学习到的事的揭示。它是只有神知道的事,只有靠神来揭示、显现。那就是启示。默示是神藉圣灵的超自然感动来记录他的自我揭示、他的启示,因此这记录没有错误差缪。这就是启示:神在起初怎样创世。那是没有人存在,没有人能看到,如果要显现给我们,只能靠神来启示这一切;这是默示:约翰记录的在拔摩的海岛上看到的所有关于末日的非凡揭示。因此启示是指内容,神的真道的内容;默示指真道的传递,使我们可以按神显现的方式得着它。 我们首先谈论启示,神真道的自我显现,这真道除了靠神启示没有人可以知道。启示有三个条件:第一,神有能力并愿意将真道传给人;第二,人有能力并且愿意接受这真道;第三,启示的内容靠人自身的力量、智能是无法认识、理解的。比如,太阳会晒伤我的皮肤。我不需要启示来知道。那是种经验,观察。我可以看到,我曾被晒伤。但这是启示:太阳是从哪里来的?是谁把它放在那里的?我可以永远地观察太阳,所有的科学家都可以做同样的事,但是他们永不会知道太阳从哪里来,是谁创造了它,把它放置在那里—只有靠神的启示。 神用三种方式将他的真道传给人。第一,神有时通过外在客观的表现来传达。圣经中两次说到—一次在出埃及记、一次在申命记—神亲手写了十诫 [出埃及记31:18,申命记10:4]。是神亲自做的,这就是个神真道的外在的启示。同样地,当伯沙撒王在宴席中时,神的手指在粉墙上写字 [但以理书5:5]。这也是神外在的启示。在约翰福音一章14节中有对神的话语的最有力美好的外在启示:“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如果你想知道神是什么样的,就看看耶稣;如果你想听神的话语,听听耶稣;如果你想跟随神,跟随主耶稣。这是神真道的第一种启示:外在客观的表现。 神显现他的真道的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梦与异象象征。当你读到以西结书中他看到的非凡的异象,或当你读到但以理书中的梦和异象,或当你读到启示录中那些对未来的无比惊人的全景描述,那就是神显现他的真道的第二种方式,通过梦与异象的象征。 第三种方式是主观的:你记得列王纪下的三章吗?当以利沙寻求神的启示,他要求找一个弹琴的,弹琴的时候,神的话语就降在以利沙身上 [列王纪下3:15-19],这是主观的,在人的心里。在圣经里你会无数次看到,耶和华的话语临到某个先知,某个信使。所以圣经中的真道也是在人的心理显现的,神对他的心里说话。神在伯沙撒王宫里粉墙上写的字是客观的启示;但以理能够解释那些话是因为真道临到他的心里。这是神传给我们真道的三种方式。 我们在圣经中看到的启示有三个特点。第一,它总是运动的,前进的,持续的。真道是运动的,会向前行进,这是它永恒的特性。神是运动的,神的启示也是运动的。例如,他造了人后,接着要给他们救赎,救赎之后又接着称义,称义之后又接着成圣,成圣之后又接着荣美。神的启示总是向上向前的。它是运动的、发展的。因着人理解的能力和神无限的智慧,启示是运动,它生长、发展,在任何时间都是清晰明白的。 它就像汇集的河流。这里和那里的泉水,终究集中到大河之中。神的启示也是这样。希伯来书一章1节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 它聚集再聚集,直到成为一股洪流。 圣经中神的启示的第二个特点是:它总是和谐一致的,它有一个最终的宏伟的目标。这启示是目的论的,在每一个部分都有神的计划和旨意。在起初,神通过范例、圣服和仪式来教导;人们能看到、听到,神的真道就在这范例、圣服和仪式之中。但是它们都有意义和目的,他们的目标都是灵里的宏伟真道。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的叶子编做裙子掩盖裸露的身体 [创世纪3:7]。但神说,“不能这样。” 于是在伊甸园的某处,他用一个无罪的动物的皮来做衣服来为人掩盖身体。这是一个象征、标志,用生命的血来掩盖我们的罪的象征[创世纪3:21]。所以是在伊甸园,基路伯—天使们教给了我们祖先怎样来到神面前,怎样敬拜神:祭坛和羔羊。这教导却包含着更博大的意图。神作的所有事情,都是一致的,他们都朝向灵里的教训。 如果你参加旧约中利未人那样的敬拜,仪式很感动人,象征很丰富,敬拜很极至。但是它们本身什么都不是。祭司的圣服、会幕、会幕内的陈设、敬拜中的美丽仪式,他们都是有意义的,有目的的。它们都指向主耶稣为我们最的牺牲。基督信仰摆脱了这些仪式、象征的束缚,就好象成人不再在襁褓中。这是神的启示的另一个特点:它是有目的的,你在圣经读到的所有事情在灵里都有深奥的的意义。 圣经的启示的第三个特点:它是同质的,它是彼此相关的。你可以在神的造物里看到这一点。整个宇宙都遵守全能造物主的同样的设计、同样的旨意、同样的定律。不管是在火星、土星还是其他星系,你会发现同样的创造的定律。是同一个全能的灵设计了所有这一切。在数学里也一样。如果你学习几何学或微积分或其他更远的分支,你会发现它们仍是同样的思想,就和最简单的数学是一样的。它们是同质的;它们是一样的。神的启示也是这样:它们都是同一类型,它们互相相关,互相连接,互相吻合。不同部分间不会有矛盾、抵触,而是一致、同质的。这是神的启示。 对神真道的传达—默示—的真正理解是这样的:它是在圣灵的监督和指导下动态地完成的。当人被圣灵感动,神将真道呼入他的思想与内心,他就选择特定的词语和句子。这意味着神使用人本身就有的官能,人并没有被改变,但是神的气息呼出进入他们,于是他们写出的神的启示是没有错误差缪的。 神没有为了激励圣经的作者就改变了这个人,他还是同样的人。就像荆棘火焰一样:燃烧的荆棘仍然是荆棘,即使它燃烧却又不消耗;就像乌鸦,乌鸦还是乌鸦,但是它因神的指引供养以利亚。就像神让婴儿和吃奶的开声颂扬,他们仍然是婴儿和吃奶的。在默示的圣经中,在神的真道向我们的传达中,包含着人和神两方面。就像在基督里看到的:他是神人;就像我们的救恩:救恩在神也在我们;圣经受感动的作者也是一样,他们仍然保留着原来的个性和感官、才干,但是他们得到了神的气息,要传达出神的真道。人没有变。 圣经说,摩西学习了埃及人的各样艺术和智慧 [使徒行传7:22]。摩西曾受法律训练,神正是使用摩西的法律才干来写摩西五经;以赛亚是宫廷的传道人,有最高的学位和素养,他的演说雄辩自如;阿摩司是乡下的传道人,他的用词也充满着乡土气息,神使用了他;大卫有诗人的天才和激情,神使用他写了以色列的颂诗,圣经称他为 “美歌者”;箴言是由所罗门这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写的;耶利米是个心碎、感性的先知,从未婚娶,一生为被掳的以色列哭泣悲歌;但以理是先知廷臣,他谈论人类历史的政治路径;路加医生喜欢历史,喜欢考证历史,所以他写的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都是精密的历史观察;保罗是犹太神学家,在希勒尔的学校长大,从他的写作能看出犹太法典论道的影响。神使用这些人本来就有的才能,让他们呈现出神的真道。我认为这是圣经的模式、神的真道的传达:神动用这些未经改变的人。 我相信启示的默示—神真道的传达有这些特征:第一,它是完全的。所有的都是神呼出的,从第一节到最后一节祝福的话。所有的都是神呼出的,完全的;第二,它是用文字完成的。所有的字都是神默示的。音乐不能没有音符,数学不能没有数字,经文也不能没有文字。如果经文是被默示的,文字也必须是被默示的;第三,它不只是完全、文字的,还是超自然的。没有人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它启示了从来没人能知道的事;它带着没人可以操纵的力量。 宣讲福音的作用是神奇的。看你周围的人,坐在你身旁的人可能就因倾听神的话语生命被奇异地改变了。一整家人因为倾听神的话语而得救、而得重生,就是因为听神的话语:它是超自然的。就像克里斯托弗·雷恩的墓上刻的话—他是伦敦圣保罗大教堂的建造者,他自己也藏在那里—“Lector, si monumentum requiris, circumspice”,“如果要找他的纪念碑, 请环顾四周。”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会请大家站立。弟兄姊妹们,站立告诉神他怎样把你从泥潭里拉出,又让你立在磐石上;站立告诉主怎样救你脱离黑暗来到他的荣耀的救赎之光里。这是超自然的,这是个奇迹。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在对主耶稣的丰满信心中,圣经的每一页都启示着他的样子。 我们天上的主,这是多么神奇,神的意志能够融入这圣经中,阅读它我们就能见到基督耶稣的面,就能听到全能神的声音。他会俯察触摸我们的灵,他会带我进入美好的信心和交托中。祝福主的名,我的全身心都祝福他。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启示与默示

W. A. Criswell 博士

提摩太后书3:16

1980年11月9日 8:15 a.m.

我们今天的信息是启示与默示。彼得后书一章结尾这样说,“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idias,在希腊语中是指个人私有的词;epiluseōs 的意思是解开,起源。“出于”是ginetai,指事物形成。

如果按照保罗使用的希腊语直译,“没有预言是从个人那里来的。” 不是出于人意。然后他接着解释说,“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 神的话来。” [彼得后书1:20-21] 当我们看提摩太后书三章16节:“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 我在 神面前…嘱咐你:务要传道。” [提摩太后书4:1-2]

我们今早要谈论的经文是,“(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这是翻译后的表达,希腊语原文是theopneustos。圣经都是theopneustos,直译就是 “神呼出” 的。Theo是指神,pneustos源自pneuma ”呼吸“,英语表充气的pneumatic,就是从这个词来。Theopneustos,神呼出的。这是个长笛演奏者吹笛子的图像,神的气息也呼入到器皿里,这器皿就是圣经。就像这个词由两个部分组成,它也包含着两个意思,每个部分都包含着一个意思。第一部分,theo,神是笛子演奏者,是神将气息呼入圣经,是神启示了神圣的真道。英文的启示(revelationinspiration) 都’>)是源自拉丁文,revelo是表示揭示,揭露的意思,revelatio是名词形,被揭露、显示的事物。希腊语中有与这对等的词:apokalupto,也是揭示、显现的意思;apokalupsis 是名词形,指揭示显现的事物,启示。这是theopneustos 的第一部分:启示来自神,是他为我们启示那无人知道的真道。

这个词的第二部分是pneustos。英语的默示(inspiration)源自拉丁文inspiro,是吸入的意思;inspiratio 是名字形。在希腊语中,pneuma 是 “呼吸” 的意思;empneó是动词;在古典希腊语中,它用来指长笛演奏者。所以这画面是就像演奏者吹长笛,神用同样的方式把他的真道启示给我们。

因此启示是对人无法自己学习到的事的揭示。它是只有神知道的事,只有靠神来揭示、显现。那就是启示。默示是神藉圣灵的超自然感动来记录他的自我揭示、他的启示,因此这记录没有错误差缪。这就是启示:神在起初怎样创世。那是没有人存在,没有人能看到,如果要显现给我们,只能靠神来启示这一切;这是默示:约翰记录的在拔摩的海岛上看到的所有关于末日的非凡揭示。因此启示是指内容,神的真道的内容;默示指真道的传递,使我们可以按神显现的方式得着它。

我们首先谈论启示,神真道的自我显现,这真道除了靠神启示没有人可以知道。启示有三个条件:第一,神有能力并愿意将真道传给人;第二,人有能力并且愿意接受这真道;第三,启示的内容靠人自身的力量、智能是无法认识、理解的。比如,太阳会晒伤我的皮肤。我不需要启示来知道。那是种经验,观察。我可以看到,我曾被晒伤。但这是启示:太阳是从哪里来的?是谁把它放在那里的?我可以永远地观察太阳,所有的科学家都可以做同样的事,但是他们永不会知道太阳从哪里来,是谁创造了它,把它放置在那里—只有靠神的启示。

神用三种方式将他的真道传给人。第一,神有时通过外在客观的表现来传达。圣经中两次说到—一次在出埃及记、一次在申命记—神亲手写了十诫 [出埃及记31:18,申命记10:4]。是神亲自做的,这就是个神真道的外在的启示。同样地,当伯沙撒王在宴席中时,神的手指在粉墙上写字 [但以理书5:5]。这也是神外在的启示。在约翰福音一章14节中有对神的话语的最有力美好的外在启示:“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如果你想知道神是什么样的,就看看耶稣;如果你想听神的话语,听听耶稣;如果你想跟随神,跟随主耶稣。这是神真道的第一种启示:外在客观的表现。

神显现他的真道的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梦与异象象征。当你读到以西结书中他看到的非凡的异象,或当你读到但以理书中的梦和异象,或当你读到启示录中那些对未来的无比惊人的全景描述,那就是神显现他的真道的第二种方式,通过梦与异象的象征。

第三种方式是主观的:你记得列王纪下的三章吗?当以利沙寻求神的启示,他要求找一个弹琴的,弹琴的时候,神的话语就降在以利沙身上 [列王纪下3:15-19],这是主观的,在人的心里。在圣经里你会无数次看到,耶和华的话语临到某个先知,某个信使。所以圣经中的真道也是在人的心理显现的,神对他的心里说话。神在伯沙撒王宫里粉墙上写的字是客观的启示;但以理能够解释那些话是因为真道临到他的心里。这是神传给我们真道的三种方式。

我们在圣经中看到的启示有三个特点。第一,它总是运动的,前进的,持续的。真道是运动的,会向前行进,这是它永恒的特性。神是运动的,神的启示也是运动的。例如,他造了人后,接着要给他们救赎,救赎之后又接着称义,称义之后又接着成圣,成圣之后又接着荣美。神的启示总是向上向前的。它是运动的、发展的。因着人理解的能力和神无限的智慧,启示是运动,它生长、发展,在任何时间都是清晰明白的。

它就像汇集的河流。这里和那里的泉水,终究集中到大河之中。神的启示也是这样。希伯来书一章1节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 它聚集再聚集,直到成为一股洪流。

圣经中神的启示的第二个特点是:它总是和谐一致的,它有一个最终的宏伟的目标。这启示是目的论的,在每一个部分都有神的计划和旨意。在起初,神通过范例、圣服和仪式来教导;人们能看到、听到,神的真道就在这范例、圣服和仪式之中。但是它们都有意义和目的,他们的目标都是灵里的宏伟真道。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的叶子编做裙子掩盖裸露的身体 [创世纪3:7]。但神说,“不能这样。” 于是在伊甸园的某处,他用一个无罪的动物的皮来做衣服来为人掩盖身体。这是一个象征、标志,用生命的血来掩盖我们的罪的象征[创世纪3:21]。所以是在伊甸园,基路伯—天使们教给了我们祖先怎样来到神面前,怎样敬拜神:祭坛和羔羊。这教导却包含着更博大的意图。神作的所有事情,都是一致的,他们都朝向灵里的教训。

如果你参加旧约中利未人那样的敬拜,仪式很感动人,象征很丰富,敬拜很极至。但是它们本身什么都不是。祭司的圣服、会幕、会幕内的陈设、敬拜中的美丽仪式,他们都是有意义的,有目的的。它们都指向主耶稣为我们最的牺牲。基督信仰摆脱了这些仪式、象征的束缚,就好象成人不再在襁褓中。这是神的启示的另一个特点:它是有目的的,你在圣经读到的所有事情在灵里都有深奥的的意义。

圣经的启示的第三个特点:它是同质的,它是彼此相关的。你可以在神的造物里看到这一点。整个宇宙都遵守全能造物主的同样的设计、同样的旨意、同样的定律。不管是在火星、土星还是其他星系,你会发现同样的创造的定律。是同一个全能的灵设计了所有这一切。在数学里也一样。如果你学习几何学或微积分或其他更远的分支,你会发现它们仍是同样的思想,就和最简单的数学是一样的。它们是同质的;它们是一样的。神的启示也是这样:它们都是同一类型,它们互相相关,互相连接,互相吻合。不同部分间不会有矛盾、抵触,而是一致、同质的。这是神的启示。

对神真道的传达—默示—的真正理解是这样的:它是在圣灵的监督和指导下动态地完成的。当人被圣灵感动,神将真道呼入他的思想与内心,他就选择特定的词语和句子。这意味着神使用人本身就有的官能,人并没有被改变,但是神的气息呼出进入他们,于是他们写出的神的启示是没有错误差缪的。

神没有为了激励圣经的作者就改变了这个人,他还是同样的人。就像荆棘火焰一样:燃烧的荆棘仍然是荆棘,即使它燃烧却又不消耗;就像乌鸦,乌鸦还是乌鸦,但是它因神的指引供养以利亚。就像神让婴儿和吃奶的开声颂扬,他们仍然是婴儿和吃奶的。在默示的圣经中,在神的真道向我们的传达中,包含着人和神两方面。就像在基督里看到的:他是神人;就像我们的救恩:救恩在神也在我们;圣经受感动的作者也是一样,他们仍然保留着原来的个性和感官、才干,但是他们得到了神的气息,要传达出神的真道。人没有变。

圣经说,摩西学习了埃及人的各样艺术和智慧 [使徒行传7:22]。摩西曾受法律训练,神正是使用摩西的法律才干来写摩西五经;以赛亚是宫廷的传道人,有最高的学位和素养,他的演说雄辩自如;阿摩司是乡下的传道人,他的用词也充满着乡土气息,神使用了他;大卫有诗人的天才和激情,神使用他写了以色列的颂诗,圣经称他为 “美歌者”;箴言是由所罗门这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写的;耶利米是个心碎、感性的先知,从未婚娶,一生为被掳的以色列哭泣悲歌;但以理是先知廷臣,他谈论人类历史的政治路径;路加医生喜欢历史,喜欢考证历史,所以他写的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都是精密的历史观察;保罗是犹太神学家,在希勒尔的学校长大,从他的写作能看出犹太法典论道的影响。神使用这些人本来就有的才能,让他们呈现出神的真道。我认为这是圣经的模式、神的真道的传达:神动用这些未经改变的人。

我相信启示的默示—神真道的传达有这些特征:第一,它是完全的。所有的都是神呼出的,从第一节到最后一节祝福的话。所有的都是神呼出的,完全的;第二,它是用文字完成的。所有的字都是神默示的。音乐不能没有音符,数学不能没有数字,经文也不能没有文字。如果经文是被默示的,文字也必须是被默示的;第三,它不只是完全、文字的,还是超自然的。没有人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它启示了从来没人能知道的事;它带着没人可以操纵的力量。

宣讲福音的作用是神奇的。看你周围的人,坐在你身旁的人可能就因倾听神的话语生命被奇异地改变了。一整家人因为倾听神的话语而得救、而得重生,就是因为听神的话语:它是超自然的。就像克里斯托弗·雷恩的墓上刻的话—他是伦敦圣保罗大教堂的建造者,他自己也藏在那里—“Lector, si monumentum requiris, circumspice”,“如果要找他的纪念碑, 请环顾四周。”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我会请大家站立。弟兄姊妹们,站立告诉神他怎样把你从泥潭里拉出,又让你立在磐石上;站立告诉主怎样救你脱离黑暗来到他的荣耀的救赎之光里。这是超自然的,这是个奇迹。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在对主耶稣的丰满信心中,圣经的每一页都启示着他的样子。

我们天上的主,这是多么神奇,神的意志能够融入这圣经中,阅读它我们就能见到基督耶稣的面,就能听到全能神的声音。他会俯察触摸我们的灵,他会带我进入美好的信心和交托中。祝福主的名,我的全身心都祝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