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开始灵的征服- Spiritual Conquest Now

马上开始灵的征服- Spiritual Conquest Now

May 15th, 1977 @ 7:30 PM

使徒行传 26:16-20

马上开始灵的征服 W. A. Criswell 博士 使徒行传 26:16-20 1977年5月15日 7:30p.m. 今晚信息的题目是马上开始灵的征服。让我们一起打开圣经到使徒行传的26章。使徒行传26章;我们一起朗读16到20节–使徒行传26:16-20。保罗站在希律·亚基帕王二世面前说了这些话,为他的服事辩护。请大家现在和我一起朗读。使徒行传26章,16到20节;一起朗读:   16 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17 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18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 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19 「亚基帕王啊,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20 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 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 [使徒行传26:16-20]   从保罗在哥林多后书5-6章所写下的这些话中,你会发现其中对世界的信息之紧要急切。“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 [哥林多后书 5:11] ”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 神借我们劝你们一般。我们替基督求你们与 神和好。“ [哥林多后书 5:20] ”我们与 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他的恩典。因为他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 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哥林多后书 6:1-2] 马上开始灵的征服;我首先要谈到我们的世界–整个世界,和我们如今在恩典里的日子。我们每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好像活在达摩克里斯剑下;我们在生活中都好像被人用枪指着头。我们生活在历史的悲哀中,等待着将临的审判和确定的灾难。在现代历史书中,你会看到如下的章节标题:一章会叫作 ”西方文明的衰亡”;另一章会是“后基督教时代。” 这些历史学家研究人类历史,从文明的奠基一直到现代,他们带着惧怕和不详的预感来看未来。 没有比我在德国的前三次经历更能说明这点的了。我第一次到德国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几个月。我看到的城市是无尽的大堆瓦砾。例如,在汉堡市中心–这城市比芝加哥还要大,天底下目所能及的地方除了废墟什么都没有–没有建筑;没有房屋;只有遍地的无数的石砾、残木和废墟。 第二次到德国时,我去观赏一场叫做《浮士德》的现代剧,奥森·威尔斯在其中做主演。在剧中,有一句话不断地被重复着–“罪孽会传染。” 戏剧在仍是半毁坏的慕尼黑上演。最后,戏剧在一个原子弹中计时器的滴答声响中结束。这是代表我们现代世界的戏剧。第三次到德国,我是去看一场叫做《诸神的黄昏》的歌剧。它是一个三部曲的第三部,也是最后一部歌剧。在理查德·瓦格纳写的这部歌剧中,有沃坦神折断的长枪;齐格弗里德被杀死;布仑希尔德投身到火葬的柴堆上;瓦哈拉变成了火海。歌剧以天和地的融合为结束。这些事在我看来,正是我们所在的世界的写照。我们在全能神确定的审判前,还剩下一点宽限的时间–为了整个世界,马上开始灵的征服吧。 第二,我们的美国,是将生存还是灭亡。先知耶利米高声向堕落的硬着脖颈的国民呼喊,“悔改!” 巴比伦人在公元前605年打来,掳走了但以理和一些皇族。耶利米高声呼喊,“悔改!” 国民还是继续他们堕落的生活,巴比伦人在公元前598年又打来,掳走了以西结和许多祭司与当地的精英。耶利米高声呼喊,“悔改!” 国民还是坚持他们不敬神的生活,巴比伦人在公元前587年又攻打过来,他们不需要再来了。他们毁灭了以色列国;把人们都掳走;将圣城付之一炬;把所罗门的神庙永远毁坏了。 我把这看作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公元前605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公元前598年,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现在,我们就在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世界大战的不详的预感和恐惧中。若我们在这下一次的大战中使用原子能武器,我们将会目睹整个世界都充斥着无尽的、无法测度的、无法言表的破坏。你看,我不相信美国能在这酒醉、违抗、耻辱、亵渎和放荡中长存。在圣经中永远写着,“恶人,就是忘记 神的外邦人, 都必归到阴间。” [诗篇 9:17] 美国犯罪率的上升比任何国家都严重,我们变得越来越反基督,反神,反教会。   远去了,我们的军舰消隐; 海嵎和沙丘上的烟火低沉; 啊,我们昨天所有的烜赫 与尼尼微和推罗一同消尽!...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马上开始灵的征服

W. A. Criswell 博士

使徒行传 26:16-20

1977年5月15日 7:30p.m.

今晚信息的题目是马上开始灵的征服。让我们一起打开圣经到使徒行传的26章。使徒行传26章;我们一起朗读16到20节–使徒行传26:16-20。保罗站在希律·亚基帕王二世面前说了这些话,为他的服事辩护。请大家现在和我一起朗读。使徒行传26章,16到20节;一起朗读:

 

16 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17 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18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 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19 「亚基帕王啊,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 20 先在大马士革,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以及外邦,劝勉他们应当悔改归向 神,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

[使徒行传26:16-20]

 

从保罗在哥林多后书5-6章所写下的这些话中,你会发现其中对世界的信息之紧要急切。“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 [哥林多后书 5:11] ”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 神借我们劝你们一般。我们替基督求你们与 神和好。“ [哥林多后书 5:20] ”我们与 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他的恩典。因为他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 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哥林多后书 6:1-2]

马上开始灵的征服;我首先要谈到我们的世界–整个世界,和我们如今在恩典里的日子。我们每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好像活在达摩克里斯剑下;我们在生活中都好像被人用枪指着头。我们生活在历史的悲哀中,等待着将临的审判和确定的灾难。在现代历史书中,你会看到如下的章节标题:一章会叫作 ”西方文明的衰亡”;另一章会是“后基督教时代。” 这些历史学家研究人类历史,从文明的奠基一直到现代,他们带着惧怕和不详的预感来看未来。

没有比我在德国的前三次经历更能说明这点的了。我第一次到德国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几个月。我看到的城市是无尽的大堆瓦砾。例如,在汉堡市中心–这城市比芝加哥还要大,天底下目所能及的地方除了废墟什么都没有–没有建筑;没有房屋;只有遍地的无数的石砾、残木和废墟。

第二次到德国时,我去观赏一场叫做《浮士德》的现代剧,奥森·威尔斯在其中做主演。在剧中,有一句话不断地被重复着–“罪孽会传染。” 戏剧在仍是半毁坏的慕尼黑上演。最后,戏剧在一个原子弹中计时器的滴答声响中结束。这是代表我们现代世界的戏剧。第三次到德国,我是去看一场叫做《诸神的黄昏》的歌剧。它是一个三部曲的第三部,也是最后一部歌剧。在理查德·瓦格纳写的这部歌剧中,有沃坦神折断的长枪;齐格弗里德被杀死;布仑希尔德投身到火葬的柴堆上;瓦哈拉变成了火海。歌剧以天和地的融合为结束。这些事在我看来,正是我们所在的世界的写照。我们在全能神确定的审判前,还剩下一点宽限的时间–为了整个世界,马上开始灵的征服吧。

第二,我们的美国,是将生存还是灭亡。先知耶利米高声向堕落的硬着脖颈的国民呼喊,“悔改!” 巴比伦人在公元前605年打来,掳走了但以理和一些皇族。耶利米高声呼喊,“悔改!” 国民还是继续他们堕落的生活,巴比伦人在公元前598年又打来,掳走了以西结和许多祭司与当地的精英。耶利米高声呼喊,“悔改!” 国民还是坚持他们不敬神的生活,巴比伦人在公元前587年又攻打过来,他们不需要再来了。他们毁灭了以色列国;把人们都掳走;将圣城付之一炬;把所罗门的神庙永远毁坏了。

我把这看作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公元前605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公元前598年,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现在,我们就在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世界大战的不详的预感和恐惧中。若我们在这下一次的大战中使用原子能武器,我们将会目睹整个世界都充斥着无尽的、无法测度的、无法言表的破坏。你看,我不相信美国能在这酒醉、违抗、耻辱、亵渎和放荡中长存。在圣经中永远写着,“恶人,就是忘记 神的外邦人, 都必归到阴间。” [诗篇 9:17] 美国犯罪率的上升比任何国家都严重,我们变得越来越反基督,反神,反教会。

 

远去了,我们的军舰消隐;

海嵎和沙丘上的烟火低沉;

啊,我们昨天所有的烜赫

与尼尼微和推罗一同消尽!

万国的审判者,还求饶恕我们,

恐怕我们忘记-恐怕我们忘记!

[Rudyard Kipling, “曲终人散“]

在美国有史以来经历的所有重大冲突中,我们都是在全能神的引导和保护之下。主会不会在未来保护我们,取决于那在天平上不可估量的重量–马上开始灵的征服。

我下面要谈及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宗派,我们的团契。在美国有一亿人不参加任何教会;如今在美国有三千万21岁以下的年轻人没有任何的基督教育或训练;在美国有一万个城镇和乡村没有任何教会。你认为这灵里的真空会持续吗?不。有人会去得他们的心、他们的心思、他们的忠诚、他们的信仰和他们的信靠。

我记得以前曾读过新英格兰变节的一神论教派的历史,它打击了新英格兰的教会–在清教徒前辈居住的土地上。一神论教派摧毁了新英格兰教会吗?那些教会就从此一直是空虚和空白的了吗?不是的。直到今天,罗马天主教还为他们在新英格兰有稳固的选票而自豪;这是在我们清教徒先辈的土地上;这是在乔治·怀特菲尔德和乔纳森·爱德华兹引领的第一次大觉醒的土地上;这是在由查尔斯·芬尼和D. L. 穆迪带领的伟大复兴的土地上。

美国最稳固的天主教的城市是普罗维登斯;最稳固的天主教州是罗得岛州。这是我们浸信会先驱罗杰·威廉斯建立的州,约翰·克拉克牧师在这里以神的话引导和带领这个州。他们不会一直处于属灵的真空,总有人会得着他们–不是我们就是其他人。当亚历山大大帝垂死卧床的时候,他的将军走进来,站在床边问道,“王国是谁的?” 亚历山大没有后裔,他回答说,“谁能得到就是谁的。”

 

拿来我燃烧的金弓!

拿来我热望的箭!

拿来我的矛枪!噢云雾,消散!

拿来我的战车是火焰!

我绝不止息信仰的争战,

我不会让我的剑在手中睡眠,

直到我建立耶路撒冷

在英格兰青绿可爱的田园。

[William Blake, “新耶路撒冷“]

在我们的教派内,无论我们是活着还是死去;那些逝去的人们,无论他们已经得救还是死去时不认识基督;无论我们是挂念还是充满了漠不关心:”但愿我的头为水, 我的眼为泪的泉源, 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 [耶利米书 9:1] –让我们充满同情心地去寻找不认识基督为永生救主的人们。

在我读过的一本书中讲到,一个哲学家坐在罗马竞技场中,在观看角斗士在场地中央战斗。当那些人用枪和剑彼此残杀、当沙子被生命之血染得鲜红时,哲学家转向他的朋友,说,”我们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无法面对这样的苦难和流血的心,未来就取决于能够创造这样的心的力量。“ 他不知道,他正在描述的,就是基督信仰充满同情和爱意的关怀–这信仰的核心,就是为着来自各方的所有人的救恩。没有什么能替代那同情的心–主耶稣的心,爱护、关怀、渴望救助迷失的人。

年轻的麦其尼在20多岁时死去,他是苏格兰有史以来最有名的传道人。一个访客从很远的地方来寻找这年轻人的秘密。传道人不在那里;只有看守人。当看守人知道这人来的目的时,他说,”跟我来,“ 就把他带到年轻传道人麦其尼的书房里,说,”这是他学习时的椅子,这是他放书的桌子。坐在他椅子上。” 那人就在他的椅子上。看守人说,“现在把你的手放在桌子上。” 访客就把手放在桌子上。看守人说,“把脸埋在手里哭。” 然后看守人说,“跟我来。” 他把访客带到教会里,说,“请你走上讲坛。访客就走上去,站在讲坛上。看守人说,“现在,请你把脸埋在手里哭吧。”

这是基督信仰的一个方面,一个要素,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是它已经被蚕食殆尽,在我们的手里变得毫无价值–那就是担付重担的心;能哭的脸;竭力的祷告。我们有很多任务,但我们第一重要的任务,永远是向迷失的人宣讲基督所赐的福与救恩。

 

你以他的名建神庙,

用砖石和泥浆。

装饰最炫彩的玻璃,

与穹顶和尖塔。

生在小路的人不在乎,

结构、线条与光滑。

在孤寂小路的尘土,

我们只找他。

你的诗班盛装老练,

唱诗精巧秀韵。

你买精美的管风琴教化,

抚慰劳苦人群。

生在小路的人不在乎,

衣装与风琴的音符,

我们想要让你同行,

指向他的路。

世上道路如卷曲迷宫,

我们凄惨迷失。

向他的路与向人的路,

在迷雾里交织。

谁关心艺术的装饰,

当他们失丧主?

你会不在意可怜的我们,

不指明向他的路?

这是教会的大使命。这是服事基督的伟大特权。这是每一个找到信仰、希望、救恩和生命的人所分享的福音的信息–为了让其他人也可以认识主,真正地认识到生命在这个世界和将要来的世界中的意义。

神赐福给我们,作为公民,作为领袖,作为追随者,作为教师,作为门徒,作为学习者,作为基督追随者–我们要给世界显现一颗充满爱护关怀的心,与持续地飞向天上施恩座的祷告,让迷失的人能够得救,使基督的名可以在人心中为圣。这就是我们在这毕业和学位授予典礼上发出的呼召。对我来说,如果我们创建了一所学校,却不在其中向主发出呼召,是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如果我们只学习书本,却从未学习过祂的圣灵–通过主所受的折磨和死难,这圣灵默示了圣经的每一个字–那将是多么悲哀的事。

愿神赐福给今晚这与众人分享的呼召,不知人群中是否有人认识到主是救主,也许是一个家庭,或许你们愿意把生命和我们一起交托给这可贵非凡的教会。如果主的灵把这呼召放在你心里,过一会儿当我们起立唱诗的时候,你是否愿意站起来走下楼梯或沿走道走向前来?并说,“牧师,今晚是个美丽而有意义的聚会,我决心归向神,我来了。” 向值得称颂的耶稣表明你的信心,把你的生命融入这教会;当圣灵把呼召放到你心里的时候,请回应神的呼唤,现在就回应。现在就决定,我们马上要起立唱诗,请你走上前来,用你的生命回应神。当你来时愿神赐福给你。让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