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穿圣经的红线2-The Scarlet Thread Through the Bible 2

贯穿圣经的红线2-The Scarlet Thread Through the Bible 2

December 31st, 1961 @ 1:09 PM

圣经概览

    贯穿圣经的红线 (二) W. A. Criswell 博士 1961年12月31日 7:30 p.m.-12:00 a.m.       夜晚的时候,以色列全胜而出。靠着神的供应他们跨过红海,之后南行。出埃及三个月后,他们来到了西奈山的脚下。摩西在西奈山上40个日夜,与神同在,神赐给摩西三样的律法―第一,神给摩西道德律,十九到二十章;然后神给摩西了民法,二十一到二十四章;神还给摩西礼仪律,二十五到四十章,讲的是会幕,祭司和献祭的事。 然后利未记一到七章是关于献祭的。祭物有五种―燔祭,素祭,平安祭或感恩祭,赎罪祭,赎愆祭。赎罪祭和赎愆祭的区别是,罪是故意犯下的;愆是人无意犯下的,人的疏忽导致的。这五种献祭在利未记的前五章中被列出来。 从八到十章,是祭司的献祭;十一到十五章,礼仪的洁净;十六章,赎罪日;十七到二十三章,所有的节日;二十四到二十七章,关于许愿、奉献和遵从诫命。 所有以色列的集会都是欢庆的场合,是节日、庆贺―只有一个不是,那就是赎罪日。他们现在也守这个节日,称之为 “Yom Kippur”。一个犹太人可能其他的时候没有犹太人的样子,但是在赎罪日,如果他是犹太人,他一定在那时会遵从犹太人的习俗。 这是利未记十六章的赎罪日。 然后是民数记―首先,一到十章,西奈山发生的事情。记载了人口普查,对利未人的数算;祭坛的奉献礼,守逾越节。然后民数记的第二部分,他们在旷野的行程;十一到二十一章,他们从西奈到了加低斯·巴尼亚。 在加低斯·巴尼亚,他们派探子去探查这地,为占领这地做准备。但他们没有在信心、忠心中回来,他们说的是,“在那边有巨人,城也都有护卫墙,我们在他们的眼里就好象蚱蜢一样。我们攻占不了那地。” 约书亚和迦勒说,“但是神和我们同在,我们要起来承受这地,因为这是神对我们的应许。” 其他十个人说,“不行。” 全以色列都哀哭,他们从加低斯·巴尼亚回来,有三十八年的时间都在旷野无目的地漂流,直到这一代人都死去了。三十八年的尽头,他们又回到了加低斯·巴尼亚,之后他们就向摩押行进。亚伦就死在那里。在那里还发生了火蛇的故事,击败了基列的王西宏和巴珊的王噩。 在应许之地,摩西把约旦河东岸的地区给了吕便,迦得和玛拿西的半支。在摩押的平原,有巴兰的故事以及巴力毗珥的罪。 巴兰被要求咒诅以色列,但是神不让他咒诅以色列。巴兰为了得摩押王的欢心,在摩押王巴勒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这计谋起效用了。你知道他低语的是什么话吗?他说,“过来,嘘,过来,嘘,你把摩押所有的漂亮女人聚集起来,遣到以色列人中间,我们来看会发生什么。” 这事就发生了。美丽的女人能做的事是可怕的,他们就这样做了。 然后是进迦南前的最后准备。申命记由摩西的五个讲话组成。第一个讲话是关于四十年的历史,一到四章;第二个讲话是关于律法,五到二十六章;第三个讲话是关于祝福和咒诅,二十七、二十八章;第四个是关于第二个约,二十九、三十章;第五个讲话是他的歌和最后的话。 申命记的意思是―Deuteronomy来自于拉丁文,意思是第二次给予的律法,是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前摩西在摩押平原上的五个讲话。摩西唱完他的歌,摩西之歌,讲完这些话之后,神对摩西说,“从摩押平原上去,上到毗斯迦山顶。” 摩西上到毗斯迦山顶,也称为尼波山,主对他说,“看,这就是我应许之地。” 圣经中你总可以看到这应许的地方、人民和后裔―救主基督―和应许的国。“这就是我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之地,说,我必将这地赐给你的后裔。现在我使你眼睛看见了,你却不得过到那里去。” 神的仆人摩西就在摩押平原的尼波山死去,神将他埋在一个山谷里。直到今天也没人知道他的墓在哪里。摩西死后,神对约书亚说,“起来,我的仆人摩西死了。现在你要起来,和众百姓过这约旦河,往我所要赐给以色列人的地去。” 这不是惊人的事吗?神说他已经赐给他们了。他们却要为它拼上性命。他们为一寸土地而争,就好像神现在对我们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这是困难的。“去传讲福音。” 但这是困难的。神说,“去,让每个人都知道耶稣的律法,向人宣讲真道。” “主啊,那任务太困难了。”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神已经预备好了要赐予我们的。只要有人宣讲福音,就会有人得救;有人建教会,神就会加人数给她。在耶稣到来前,他们不会全部得救。总会有人拒绝,但也总会有一些人接受,不管多么困难,多么沮丧,多么阴暗。神说,“过去。” 那里有我们的胜利。神会赐给我们有些人,他会把你赐给我们,会把你赐给我们。 约书亚就过去。然后是为占领这地发生的战争,他进行了三场战役。第一个在国家的中心,他夺取了耶利哥;接着他夺取了艾城,伯特利的前哨和堡垒。 基遍人欺骗了他们,和他们约定停战。这样,他们获得了国家的中心部分。耶布斯―后来的耶路撒冷―王亚多尼·洗德和四个其他的王一起攻打约书亚,约书亚赢得南部的战役。他关于的月亮的祷告―亚雅仑的月亮和太阳―“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 记得那个故事吗?这是和南方五王的对抗。 接着是对北方加利利北边的夏琐的国王耶宾战役,这是第三场大战役,然后争战结束了。约书亚记的最后一部分是关于他的死和让人们忠诚于神的嘱咐。 然后我们来到了士师记。士师和国王的区别是:国王的儿子继承王位,但是士师是危机的时刻兴起的带着神赐的特殊能力的人。 在士师们的早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的部分兴起的人开始压迫以色列,神兴起迦勒兄弟的儿子俄陀聂作士师搭救他们;然后摩押人压迫以色列,以笏―他是个左撇子,这是我见过搭救人的最好笑的方式。摩押的国王叫做伊矶伦,非常地肥胖。以笏是左撇子,当你防备人时,防备的是右手边。你不会去考虑左手。以笏去向伊矶伦献礼物,把礼物放在右手。 但他的左手藏在身后,以笏把右手中的礼物放下时,肥胖的王贪婪、开心地查看。左撇子以笏左手的刀子显出来,扎了过去。你要知道,伊矶伦的肥肉盖住了刀,以笏拔不出来,就留下刀逃走了。这不是非凡的事吗? 然后是非利士人的入侵,珊迦用赶牛的棍子击退了他们。然后又有北方夏琐的另一个耶宾王带领的入侵,西西拉是大军的将军。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对抗他,没有一个人,他们都害怕得要死。 神兴起了一个女人。感谢神有底波拉!神兴起了底波拉,她鼓励巴拉,在以斯德伦平原一起击败了西西拉和耶宾的大军。然后是米甸人和基甸的故事;然后又有亚扪人的压迫和耶弗他,最后有非利士人的压迫和参孙。 然后就是撒母耳的事奉,扫罗为王,大卫为王,以后又有以色列和犹大的王。最后的士师是撒母耳。撒母耳代表着以色列的一个重要特点。世界上只有一个宗教有这样的特别的人:先知。 世界上没有其他宗教有过先知,世界也没有宗教能够预测未来、或说明神将要做的事情。最后一位士师、撒母耳,也是第一位先知。在他的一生事奉中,撒母耳建立了我们称之为神学院的地方,是先知们的学校。从这时开始,你会发现先知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神的子民的生命和发展中。 我们先看撒母耳记。撒母耳的事奉是一到七章,扫罗的统治是八到三十一章。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概览一撒母耳是对虔敬的哈拿的祷告的回应,哈拿本来不能生育。因她的祷告,神赐给他这个小男孩,她给孩子起名字叫 “向神求来的”一撒母耳。 过了三年孩子断奶的时候,她将他带到了示罗耶和华的殿,交给大祭司以利。小家伙就在以利面前服事神,他是利未人,穿着祭司穿的白色的细麻布以弗得。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即使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主的话就临到撒母耳,他所传递的信息神从没有不实现。 撒母耳拿着圣经四处游走,教导人们神的话语,他年复一年地四处往返地教导人们摩西的律法。撒母耳的时代过后,人们说,“我们想要像我们周围的列国一样,我们想要个王。” 神对撒母耳说,“给他们立个王,这是出自他们心里的空虚。” 但是神在申命记里就知道他们有个王。 主对撒母耳说,“你就顺从他们想要的。” 他选了个帅气、谦卑、非凡的小伙子,名字是扫罗。他却没有能够保持这样的形象,这不是很可惜吗?他选择了基士的儿子扫罗,膏立了他,然后在百姓面前立他为王。扫罗非常地谦卑、谦逊,他们为王加冕时,他都没去。他们发现他藏起来了。 他们带他出来,他站在人们面前,身体为全以色列人都高一头。他们高喊,“愿王万岁!(神佑我王)” 这不是非凡的事吗?他们在英国仍然这么说:“愿王万岁(神佑我王)。” 他们就为扫罗加冕。...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贯穿圣经的红线 (二)

W. A. Criswell 博士

1961年12月31日 7:30 p.m.-12:00 a.m.

 

 

 

夜晚的时候,以色列全胜而出。靠着神的供应他们跨过红海,之后南行。出埃及三个月后,他们来到了西奈山的脚下。摩西在西奈山上40个日夜,与神同在,神赐给摩西三样的律法―第一,神给摩西道德律,十九到二十章;然后神给摩西了民法,二十一到二十四章;神还给摩西礼仪律,二十五到四十章,讲的是会幕,祭司和献祭的事。

然后利未记一到七章是关于献祭的。祭物有五种―燔祭,素祭,平安祭或感恩祭,赎罪祭,赎愆祭。赎罪祭和赎愆祭的区别是,罪是故意犯下的;愆是人无意犯下的,人的疏忽导致的。这五种献祭在利未记的前五章中被列出来。

从八到十章,是祭司的献祭;十一到十五章,礼仪的洁净;十六章,赎罪日;十七到二十三章,所有的节日;二十四到二十七章,关于许愿、奉献和遵从诫命。

所有以色列的集会都是欢庆的场合,是节日、庆贺―只有一个不是,那就是赎罪日。他们现在也守这个节日,称之为 “Yom Kippur”。一个犹太人可能其他的时候没有犹太人的样子,但是在赎罪日,如果他是犹太人,他一定在那时会遵从犹太人的习俗。

这是利未记十六章的赎罪日。

然后是民数记―首先,一到十章,西奈山发生的事情。记载了人口普查,对利未人的数算;祭坛的奉献礼,守逾越节。然后民数记的第二部分,他们在旷野的行程;十一到二十一章,他们从西奈到了加低斯·巴尼亚。

在加低斯·巴尼亚,他们派探子去探查这地,为占领这地做准备。但他们没有在信心、忠心中回来,他们说的是,“在那边有巨人,城也都有护卫墙,我们在他们的眼里就好象蚱蜢一样。我们攻占不了那地。” 约书亚和迦勒说,“但是神和我们同在,我们要起来承受这地,因为这是神对我们的应许。”

其他十个人说,“不行。” 全以色列都哀哭,他们从加低斯·巴尼亚回来,有三十八年的时间都在旷野无目的地漂流,直到这一代人都死去了。三十八年的尽头,他们又回到了加低斯·巴尼亚,之后他们就向摩押行进。亚伦就死在那里。在那里还发生了火蛇的故事,击败了基列的王西宏和巴珊的王噩。

在应许之地,摩西把约旦河东岸的地区给了吕便,迦得和玛拿西的半支。在摩押的平原,有巴兰的故事以及巴力毗珥的罪。

巴兰被要求咒诅以色列,但是神不让他咒诅以色列。巴兰为了得摩押王的欢心,在摩押王巴勒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这计谋起效用了。你知道他低语的是什么话吗?他说,“过来,嘘,过来,嘘,你把摩押所有的漂亮女人聚集起来,遣到以色列人中间,我们来看会发生什么。” 这事就发生了。美丽的女人能做的事是可怕的,他们就这样做了。

然后是进迦南前的最后准备。申命记由摩西的五个讲话组成。第一个讲话是关于四十年的历史,一到四章;第二个讲话是关于律法,五到二十六章;第三个讲话是关于祝福和咒诅,二十七、二十八章;第四个是关于第二个约,二十九、三十章;第五个讲话是他的歌和最后的话。

申命记的意思是―Deuteronomy来自于拉丁文,意思是第二次给予的律法,是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前摩西在摩押平原上的五个讲话。摩西唱完他的歌,摩西之歌,讲完这些话之后,神对摩西说,“从摩押平原上去,上到毗斯迦山顶。” 摩西上到毗斯迦山顶,也称为尼波山,主对他说,“看,这就是我应许之地。”

圣经中你总可以看到这应许的地方、人民和后裔―救主基督―和应许的国。“这就是我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之地,说,我必将这地赐给你的后裔。现在我使你眼睛看见了,你却不得过到那里去。”

神的仆人摩西就在摩押平原的尼波山死去,神将他埋在一个山谷里。直到今天也没人知道他的墓在哪里。摩西死后,神对约书亚说,“起来,我的仆人摩西死了。现在你要起来,和众百姓过这约旦河,往我所要赐给以色列人的地去。”

这不是惊人的事吗?神说他已经赐给他们了。他们却要为它拼上性命。他们为一寸土地而争,就好像神现在对我们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这是困难的。“去传讲福音。” 但这是困难的。神说,“去,让每个人都知道耶稣的律法,向人宣讲真道。”

“主啊,那任务太困难了。”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

神已经预备好了要赐予我们的。只要有人宣讲福音,就会有人得救;有人建教会,神就会加人数给她。在耶稣到来前,他们不会全部得救。总会有人拒绝,但也总会有一些人接受,不管多么困难,多么沮丧,多么阴暗。神说,“过去。” 那里有我们的胜利。神会赐给我们有些人,他会把你赐给我们,会把你赐给我们。

约书亚就过去。然后是为占领这地发生的战争,他进行了三场战役。第一个在国家的中心,他夺取了耶利哥;接着他夺取了艾城,伯特利的前哨和堡垒。

基遍人欺骗了他们,和他们约定停战。这样,他们获得了国家的中心部分。耶布斯―后来的耶路撒冷―王亚多尼·洗德和四个其他的王一起攻打约书亚,约书亚赢得南部的战役。他关于的月亮的祷告―亚雅仑的月亮和太阳―“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 记得那个故事吗?这是和南方五王的对抗。

接着是对北方加利利北边的夏琐的国王耶宾战役,这是第三场大战役,然后争战结束了。约书亚记的最后一部分是关于他的死和让人们忠诚于神的嘱咐。

然后我们来到了士师记。士师和国王的区别是:国王的儿子继承王位,但是士师是危机的时刻兴起的带着神赐的特殊能力的人。

在士师们的早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的部分兴起的人开始压迫以色列,神兴起迦勒兄弟的儿子俄陀聂作士师搭救他们;然后摩押人压迫以色列,以笏―他是个左撇子,这是我见过搭救人的最好笑的方式。摩押的国王叫做伊矶伦,非常地肥胖。以笏是左撇子,当你防备人时,防备的是右手边。你不会去考虑左手。以笏去向伊矶伦献礼物,把礼物放在右手。

但他的左手藏在身后,以笏把右手中的礼物放下时,肥胖的王贪婪、开心地查看。左撇子以笏左手的刀子显出来,扎了过去。你要知道,伊矶伦的肥肉盖住了刀,以笏拔不出来,就留下刀逃走了。这不是非凡的事吗?

然后是非利士人的入侵,珊迦用赶牛的棍子击退了他们。然后又有北方夏琐的另一个耶宾王带领的入侵,西西拉是大军的将军。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对抗他,没有一个人,他们都害怕得要死。

神兴起了一个女人。感谢神有底波拉!神兴起了底波拉,她鼓励巴拉,在以斯德伦平原一起击败了西西拉和耶宾的大军。然后是米甸人和基甸的故事;然后又有亚扪人的压迫和耶弗他,最后有非利士人的压迫和参孙。

然后就是撒母耳的事奉,扫罗为王,大卫为王,以后又有以色列和犹大的王。最后的士师是撒母耳。撒母耳代表着以色列的一个重要特点。世界上只有一个宗教有这样的特别的人:先知。

世界上没有其他宗教有过先知,世界也没有宗教能够预测未来、或说明神将要做的事情。最后一位士师、撒母耳,也是第一位先知。在他的一生事奉中,撒母耳建立了我们称之为神学院的地方,是先知们的学校。从这时开始,你会发现先知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神的子民的生命和发展中。

我们先看撒母耳记。撒母耳的事奉是一到七章,扫罗的统治是八到三十一章。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概览一撒母耳是对虔敬的哈拿的祷告的回应,哈拿本来不能生育。因她的祷告,神赐给他这个小男孩,她给孩子起名字叫 “向神求来的”一撒母耳。

过了三年孩子断奶的时候,她将他带到了示罗耶和华的殿,交给大祭司以利。小家伙就在以利面前服事神,他是利未人,穿着祭司穿的白色的细麻布以弗得。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即使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主的话就临到撒母耳,他所传递的信息神从没有不实现。

撒母耳拿着圣经四处游走,教导人们神的话语,他年复一年地四处往返地教导人们摩西的律法。撒母耳的时代过后,人们说,“我们想要像我们周围的列国一样,我们想要个王。” 神对撒母耳说,“给他们立个王,这是出自他们心里的空虚。” 但是神在申命记里就知道他们有个王。

主对撒母耳说,“你就顺从他们想要的。” 他选了个帅气、谦卑、非凡的小伙子,名字是扫罗。他却没有能够保持这样的形象,这不是很可惜吗?他选择了基士的儿子扫罗,膏立了他,然后在百姓面前立他为王。扫罗非常地谦卑、谦逊,他们为王加冕时,他都没去。他们发现他藏起来了。

他们带他出来,他站在人们面前,身体为全以色列人都高一头。他们高喊,“愿王万岁!(神佑我王)” 这不是非凡的事吗?他们在英国仍然这么说:“愿王万岁(神佑我王)。” 他们就为扫罗加冕。

在他的事奉的开始,扫罗很尽职,带领人们跟随神。比如,那些亚扪人从东方来,亚扪人是游牧民族,生活在阿拉伯沙漠的顶端临近外约旦和的地方。亚扪人来对基列·雅比的人说,“你们若由我剜出你们各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众人,我就与你们立约。”

基列·雅比的人传信给扫罗,亚扪人来犯,他们要剜出他们的右眼,以此凌辱耶和华神和神的子民。神的灵感动扫罗,他将一对牛切成块子,托付使者传送以色列的全境,说,“凡不出来跟随扫罗和撒母耳的,也必这样切开他的牛。” [撒母耳记上11:7]

啊,这是复兴的一天;这是胜利的一天。扫罗带领大军过去,他们胜了亚扪人,基列·雅比人从没有忘记过这事。接着扫罗所做的一切事上都得胜。他的儿子,约拿单在迦巴、密抹攻击非利士人的防线,后来又击打摩押人、以东人和叙利亚人。神大大地祝福扫罗。

然后发生了我无法理解的事。他不再是那个谦逊、谦卑的、被圣灵充满的、大能的人,他去与亚玛力人争战时,看到了亚玛力人的宝藏;他看到了他们的牛、羊、牛犊、羊羔,就被贪婪胜过了。你不是经常看见这样的人吗?本来很好的人,在商场大有成就,却被沾染,被改变。扫罗看到亚玛力人的财物,内心的骄傲膨胀,想要将亚甲锁在他的战车上,经过以色列和犹大的大街小巷;因着他的傲慢和对神的悖逆系想要将亚甲王锁在他的战车上。耶和华神说,“听命胜于献祭。”

第二次与非利士人的战争中,扫罗处于大难之中。以拉谷的一侧是非利士人的大军,另一侧是以色列人的军队。非利士人中有个巨人名叫哥利亚,他对以色列和以色列的神说,“你们派一个人来和我战斗,如果你赢了,我们就作你们的仆人;如果我赢了,你们就作我们的仆人。” 以色列所有人害怕、战兢。扫罗怎样了呢?他没有靠着耶和华神的力量迎战,而是在后方的营地躲着,害怕哥利亚,怕得要死。他的心已经认输了,神曾膏他、赐他的力量都不见了,他只是害怕。

那时有个孩子,扫罗不认识的孩子,没有人认识他。他的父亲都不在意他,他的家里招待撒母耳的时候没有叫他回家。撒母耳说,“耶西,为了膏立新王,(叫你儿子过来)”,这是以利押,这是沙玛,这是亚比拿达。他看过七个孩子之后,撒母耳说,“怎么回事?神派我到你家来膏立新王,你说这是你所有的儿子,神却没有接受任何一个,因为神不看人的外貌,神看人的内心。” 撒母耳说,“我不明白。”

然后耶西突然想起来,“对了,我还有个儿子。” 这不是很奇怪的事吗?“对了,我还有个儿子,但是他在草场的角落里放羊呢。他只是个孩子,只是个孩子,你不会想要立他,我们都没想到要请他来宴会。”

撒母耳说,“耶西,他若不来,我们必不坐席。” 宴会已经全都准备好了,每个人就站在桌旁垂涎不止,撒母耳说,“他若不来,我们必不坐席。” 那个孩子来时,面色光红,红色的头发,容貌俊美,眼中和言语中透着神的慈爱荣耀。撒母耳看到他,神对先知说,“这就是他,你起来膏他。这就是我要立的王。” 看羊的红脸、红发的孩子。这是神的作为。他就膏他。多么奇妙的事!

小男孩下次出现,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已经长成了个小伙子。他正沿山谷下到以拉谷中寻找水源。你们有些人做过这事。我也做过,在那里捡石头,我很高兴没有遇到哥利亚瞪着我。他到了山谷中,捡起五块光滑石子。以前有个笑话,他是因为没有信心才拿起五块石子的吗?如何他相信神,一块石头就够了。他为什么要捡起五块石子?回答是,“哥利亚有四个兄弟。” 是的,哥利亚有四个兄弟,一个是对付哥利亚的,剩下的是为他的兄弟准备的。

小伙子在山谷中弯下腰,捡起这些石头来,把它们放在囊里,就是他放牧时的午餐盒。他整天在外面时,会带上午饭,就放在那个袋子里。他把四块石头放在里面,就走向对面怒视的巨人那里,身高两米九的巨人。他如果作篮球队的中场多合适!想象他的样子,手里拿着杖,矛就如同织布的机轴一样,他的侍从抬着盾牌,比人的头还要高。

巨人低头,看到这个红脸、苗条,还没有胡子的孩子,手里拿着牧羊的杖,右手作势要攻击,哥利亚认为派孩子来为了羞辱他。他都没起身,坐着看他说,“来吧!我将你的肉给空中的飞鸟、田野的走兽吃。”

哥利亚站起来向孩子走过去,我估计是要抓着他的脖颈把孩子提起来要摇晃。孩子从囊里掏出一块石头来,迎着哥利亚跑去,石子在机弦上转的飞快,他接近的时候放手,石子打进哥利亚额头,进到大脑中。哥利亚就死了,孩子大卫拿起他的刀,站在他尸体旁,将他的头砍下。他们胜利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这绿眼的怪物被打败了!以色列的妇女在耶路撒冷歌唱赞美神搭救他们,他们唱到:“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 [撒母耳记上18:7]

扫罗听到他们的歌声。所有的女人都爱大卫。这不是非凡的事吗?大卫一定是主创造的最英俊、最帅气、最可亲、最优秀的人了。神爱大卫,女人们爱大卫,和他一起的男人们也敬重他。大卫被扫罗嫉恨、追赶的时候,与非利士人对阵,有一次他说,“甚愿有人将伯利恒城门旁井里的水打来给我喝!” 他只是偶然说起这话。

跟随他的勇猛、强壮、忠实的人就冒着生命危险,越过敌人防线就为了给大卫带水回来。他们爱他。关于大卫,合神心意的人有说不完的赞美之词。女人们爱他,他们就唱那歌,扫罗也听到了。圣经说,“从这日起,扫罗就怒视大卫。” 扫罗开始恨他,想要杀死他。最后,大卫逃离自己的国家,到了非利士人的南方,获赐一座城,名字是洗革拉。他又经历了第三次非利士战争。

这卷书就以第三次非利士大战结束。扫罗步步败退,成千上万的非利士人聚集,如同海沙一样,列队在以斯德伦谷地,米吉多。有多少战争是在米吉多平原上发生的?成千上万非利士人就在那里。扫罗带领自己的军队―和约拿单、亚比拿达、麦基舒亚;扫罗在基利波的山顶,心里烦躁。他来到山谷的另一端,叫做摩利冈。

在那上有个村子叫做隐多珥,在隐多珥有个女巫。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烦躁的扫罗找到隐多珥的女巫,说,“为我招撒母耳上来。” 没有女巫能够叫出死人来,不管是灵媒还是什么人。但是神让那个女巫把撒母耳招上来,因为神有他的旨意。

那个女巫看到撒母耳从阴间上来,她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她吓死了。扫罗对撒母耳说,“我心里烦恼,非利士人像海沙一样聚集,神不再回答我,我祷告他也不回答;我求问,神也不回应。神已经丢弃我,我该怎么办?”

撒母耳说,“神离开你,你就没有什么可做的,你不能再做什么。明天这个时候,你和你的儿子们就会和我在一处。” 约拿单是以色列的勇士之一,不管约拿单在哪,扫罗也会过去;不管撒母耳在哪,约拿单和扫罗也会在那里。

扫罗是个典型,被神呼召,被神赐予各种才华,但没有为主使用,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失去了自己的王国、自己的孩子,失去了神为他敞开的大门。第二天,扫罗去参战,腓利比人向山上攻来,以色列向下迎敌。

在那天,他们杀死了约拿单。他是第一个死去的。他们杀死了约拿单。然后他们杀了亚比拿达和麦基舒亚。然后弓箭手们放箭,落在扫罗的铠甲之上。他看到自己将要死,就把剑柄放在地上、剑锋对着自己的肚子,一下伏在剑上,躺在血泊之中。

非利士人找到他时,他们砍下他的头,扒下他的盔甲,把他的尸体绑在伯·珊的城墙上,这是迦南地耶斯列下方的城市。他们把他的盔甲拿到他们的神亚斯她录的庙里。基列·雅比的人听说这事,他们晚上去抢来扫罗的尸体,并把他埋在约旦河对岸的基列·雅比。

然后一个亚玛力人来了。现在已经进行到撒母耳记下了。首先撒母耳记下的大纲:撒母耳记下是大卫的统治,一到四章,他在希伯仑的统治;五到十一章,他犯罪之前统治以色列;第三部分,十二到二十章,对他的罪的惩罚;二十一到二十四章,对大卫的一生和事奉的总结。

一个亚玛力人过来对大卫说,“我杀了扫罗,我杀了他,这是他的王冠和镯子。” 他以为会得到奖赏,但大卫很多年来都没有利用扫罗被神拒绝及扫罗的罪过对抗他。大卫等待主,将那个亚玛力人杀死。

然后大卫为约拿单和扫罗写了美丽的哀歌,接着他离开洗革拉,在希伯伦成了犹大的王。大卫共有三次被加冕为王,撒母耳在私下膏他,在希伯伦被立为希伯伦的王,最后在各支派遣成为全以色列的王。

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被以色列的元帅押尼珥立为王,大卫在犹大为王。但是押尼珥背叛了伊施波设,转投大卫,大卫的元帅约押看到,害怕押尼珥抢占自己的位置,于是设计杀了押尼珥,留下了最卑鄙的一笔。

然后两个人杀了伊施波设。大卫被立为全以色列的王。大卫作以色列王的前段时间是很出色。神让他在一切事情上得胜。他从未失败,大卫就在胜利和能力中扩展帝国的版图。

在他生命的顶峰、荣耀最高的时候,他没有继续带领神的军队,他却变得喜欢舒适,就呆在宫里,让约押带领军队。有一天晚上他在家里的沙发上,从锡安山上的宫殿上看到底下城市里一个美丽的女人洗浴。

他不知道她的名字,那不是爱;他都不知道她是谁,那不是爱;他不知道她是否已经结婚,那不是爱,那是贪欲。那是完完全全的肉欲。大卫,就是神给了他世界的大卫。他看到美丽的女人,问她是谁。他派人把她接来,后来她告诉他,“我怀孕了,该怎么办?我的丈夫乌利亚正在跟从约押和拉巴亚扪人打仗。” 大卫说,“这么办。” 他就拿出笔写了个条。

约押会把这信放在口袋好好保存。大卫写了信对约押说,“你的军队中有个叫乌利亚的。让他到耶路撒冷来。” 大卫想要让他回来和妻子同房,乌利亚说,“不,以色列的军队还在对神争战,我不会住在家里。”

他就住在街上,因为神的军队和拉巴亚扪在战斗,不愿意回到家里。大卫就灌醉他,他也不回家。于是他写了信给约押,说,“约押,你带人冲到城墙那里,冲到城墙,让乌利亚打前锋,然后剩下的人撤退。把他自己留在那里,对抗亵渎神的亚扪人。”

大卫在信里这样写。他说,“你战斗的报告上来时,我不会因此而责备你,我会明白。” 约押就这样做。他带领军队,让乌利亚打先锋攻打拉巴亚扪的城墙。在战斗之中,他命令让其他人撤退,乌利亚站立在那里,一个战士,为神而战。

亚扪人杀了他,就死在了外邦人的手里。约押给大卫回信说,“战事是这样的,我们冲上去,又撤退,乌利亚已经死了。” 下一句话就说,“但大卫所行的这事,耶和华甚不喜悦。”

第二天,神的先知拿单来了。他对大卫说,“在一座城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富户,一个是穷人。富户有许多牛群羊群; 穷人除了所买来养活的一只小母羊羔之外,别无所有。羊羔在他家里和他儿女一同长大,在他看来如同女儿一样。有一客人来到这富户家里;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预备给客人吃。” 大卫生气说,“那个无赖,他要偿还四倍!”

拿单看着他,用手指着他说,“大卫,你就是那个人,四倍。” 刀剑从来没有离开他手,四倍。第一,别示巴的孩子死去了;神说他不会存活。四倍,第一,孩子死去。

第二,儿子暗嫩看到他玛,押沙龙的妹妹,就玷污了她,押沙龙把这事记在心里,两年后,他杀了暗嫩。四倍,这是二个。

押沙龙,世界上最美丽的王子,有着金色的、柔顺的头发,气度、魄力非凡,所有以色列人都很爱他―他们甚至不要大卫,而是跟随他,反抗大卫,大卫不得不逃走,因为全部以色列都爱押沙龙―宝贵的王子。

在约旦河的对岸发生了战斗。约押看到押沙龙的金黄头发被树枝绕住,就用剑穿过他的身体,又再次地刺透,又再次地刺透。第三。大卫说,“我儿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龙啊,我儿!我儿!” [撒母耳记下18:33] 第三。

第四:你要偿还四倍。亚多尼雅就像押沙龙一样―美丽,有魅力,有才华。他想要窃取所罗门的王位,所罗门将他处死。四倍的,刀剑从来没有离开他的家。

犹大列王的故事中,都是浸在大卫的血中。撒母耳记下的结尾是关于瘟疫的悲伤故事。神对大卫说,“你选择,是要七年的饥荒,是被敌人追赶三个月,还是三天的瘟疫?” 这是多么困难的选择!七年的饥荒,被敌人追赶三个月,还是三天的瘟疫。他说,“三天的瘟疫。我要依靠神的怜悯。也许他会纪念我。” 于是神的成千上万的穷苦子民死去了。

一天早上,大卫看到毁灭天使手中的剑悬在王城耶路撒冷之上要毁灭这城市的时候,大卫就跪在神的面前说,“神啊,神啊,让这灾祸降在我和我父家身上;神啊,神啊,不要伤到这些羊。” 主就说,“你起来。” 我曾听到过这话,在摩利亚山,我曾听到,亚伯拉罕在那里献上以撒,“你起来。”

在摩利亚山顶的亚劳拿的禾场上,去建造祭坛,献祭,贯穿圣经的红线。“我看到血就会越过你,不毁灭城市。” 大卫就起来,亚劳拿看到他来,就说,“我王!”

大卫说,“亚劳拿,我来是为了神建造祭坛献祭,好让子民不被毁灭。”

亚劳拿说,“我主我王,我把这地方送给你,我给你一切器具,我给你牛作祭物。”

大卫说,“不,我要买下。我不肯用白来之物献给神。” 他买下了禾场,建造了祭坛。

神看到祭血,就宽恕搭救他们。他们以后在那里建造了所罗门的神殿,也在那里建造了祭坛。就在那里,无数的祷告、代求年复一年地升到主那里;将来他们建造神殿后,对神的赞美、颂歌还会从那神圣的地方升起。

我们已经讲了45分钟,从10点半到11点会在克曼大厅有休息时间。我们继续,然后会有30分钟的休息时间。现在我们继续。在后面站立的各位,在最上层的看台有座位,你们可以过去坐下。

还有17分钟就到10点半了,我们加快速度。现在我们看到了列王纪上。列王纪上是这样分段的:前十一章描述所罗门的统治;第二部分,十二到二十二章,是分离后的王国,以色列的王亚哈和犹大的王约沙法。

首先是扫罗们:很显然,这就是生命的模式。所罗门的初期是很荣耀的。神爱所罗门,这卷书这样说,神也赐给他各种才华。神在基遍的梦中说,“你愿我赐什么?所罗门?” 所罗门就求智慧治理众民。神说,“因为你求了智慧,我要把其他的东西都加给你。我要给你声望,我要给你财富,给你胜利,给你一国。如果你向我忠心,我就要加增你的日子。”

他做了什么?所罗门的初期是荣耀、得胜的,主就延展他的国,祝福他手所作的一切事。然后,所罗门就陷入了史上最悲惨的衰落。神说,“你不能给自己积累金银。” 所罗门却这样做了,使金银在耶路撒冷就像街上的石头一样普通。

神还说,“你不能娶许多老婆。” 神恨恶这种事。玛拉基说,“神恨恶这事。” 但是所罗门有700个妃300个嫔。

儿童主日学的孩子说,“所罗门很喜欢女人和动物。” 他们说,“你为什么说他喜欢女人和动物?”

他说,“因为他有700个狒狒300个嫔。”

所罗门的晚年是很悲惨的。四处都是反叛,他因为反叛神而没有日子加增。他的国陷入了分裂和混乱,所罗门死去时也是最可怜的失败。

他死去时, 罗波安作王。因为他残暴的态度―他是在所罗门的宫殿前被养大的。你听到罗波安的话,就知道了所罗门治下长大的孩子的样子。他们不是交托、依靠神的年轻人,他们唯一关心的是享乐、开心,追求世上的虚华、愚蠢、空洞的东西。

这是罗波安,他的国于是分裂,耶罗波安在北边作王,治理以色列的十个支派,大卫的狮子在便雅闵之上治理南部。两个国家里,南部共有19个王,北部也有19个王,但是南方的犹大国比北方王国多持续了135年。

北方王国经历了九代王朝;在南方王国却没有改变。大卫的后裔一直作王。列王纪上的结尾记载了亚哈王和耶洗别拜偶像,及神的先知以利亚的故事。

在以赛亚书十章5节,以赛亚说,“ 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 在哈巴谷书,我本来要读却没有时间读,神讲了同样的关于迦勒底、巴比伦的话。这些先知开始说预言。

以色列的毁灭要到来,他们预言说,“以色列的毁灭就要到来。” 他们描述那残暴、无情的国家,尼尼微和亚述,他们就要来了。“怒气的棍和恼恨的杖”,神这样说。提革拉毗尼色、尼布波拉撒、撒缦以色、撒珥根,亚述、撒玛利亚,亚述巴尼帕、以撒哈顿。他们都是从主而来,他们将以色列掳走,永远地摧毁了这个国家,将撒玛利亚烧毁。

“怒气的棍,恼恨的杖。” 这不是说亚述比撒玛利亚好,这不是说苏联比美国好。这只是说神兴起这些敌人来管教神的子民。这是我们现在因苏联而战兢的原因,不是神偏重他们或爱他们,神的爱和祝福总是在他的子民的身上,如果他的子民走偏,如果他们不亲近神,不服事神,主会兴起这些无情、残暴的国家来管教他的子民。

所以先知才这样说:“如果你们不亲近神,如果你们不走正路,” 于是公元前722年亚述的军队下来掳走了北方的十个支派,只剩下了犹大。在犹大有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王。

亚述人的进攻在希西家的日子来到。撒珥根最终攻下了撒玛利亚。然后他的儿子西拿基立下来攻打犹大。你要怎样打仗?要用军队,是这样打仗。

西拿基立围困耶路撒冷,夺取了犹大全地。希西家王是个虔敬的人,向神祷告。他跪下向神求告时,神的话临到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说,“你去希西家那里,告诉他我要为他建堡垒,用钩子钩上西拿基立的鼻子。他要怎样来,也要怎样回去。这是我的争战。” 耶和华这样说。

第二天早上,神的天使经过西拿基立的军营后有185, 000的尸体,这是对希西家祷告的回应。美国的军队、空军和士兵也许能拯救我们的国家,但是国家的存亡归根结底是靠神决定。我们的存亡在全能神的手中。

希西家王之后,我们就来到最后一个复兴,约西亚。约西亚是主膏立的王,是好王。他却做了世上最愚蠢的一件事,也是最无法理解的事。在约西亚的日子发生了一次大复兴,是史上最大的一次复兴。约西亚修复了主的神殿,在神殿里面他找到了圣经。不管在哪里,人们读圣经,就会有复兴。人们读圣经的时候,他们对神奉献的心就会被感动。

人们开始行在正路上,做公义的事,爱神,服事神,那是非凡的事。先知们发预言,一切都被天上的祝福浇灌。在这之中,埃及的王法老尼哥与尼尼微的亚述大军剩余的力量联盟。

如果有时间,我们会发现那鸿预言的尼尼微的毁灭真的发生了。亚述的剩余力量―法老尼哥和亚述联合要去阻止巴比伦王尼布波拉撒和他儿子尼布甲尼撒的兴起。

法老尼哥带领军队到米吉多―世界的战争也会发生在这里,哈米吉多顿。法老尼哥带领军队到耶斯列和米吉多平原上,从那里与亚述的大军会合准备攻打尼布波拉撒和他儿子尼布甲尼撒。好王约西亚―他发誓效忠巴比伦―约西亚带着他的部队也到了米吉多,想要阻止尼哥法老继续攻向北方。尼哥法老当然毫不留情,碾压了犹大的小部队,杀死好王约西亚。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犹大和神的先知为好王约西亚所作的哀歌了。

接下来,尼哥法老在米索不达米亚河谷的顶端迦基米施会师亚述人,在迦基米施发生了世上最大规模的战争。尼布甲尼撒―世上最有能力的将军、最伟大的君王―尼布甲尼撒率领他父亲尼布波拉撒的大军。公元前605年,尼布甲尼撒的大军完胜亚述和埃及的大军。他们从此再也没有恢复从前的势力。

巨人尼布甲尼撒接着横扫一切文明世界。在那时,耶利米高声向犹大宣道说,“悔改,悔改,与神和好。” 犹大没有悔改,尼布甲尼撒在公元前605年迦基米施大战后攻占了耶路撒冷,将但以理和国中最聪慧的都掳走了。

耶利米高声说,“悔改,悔改,与神和好!” 他们从未悔改,从未与神和好,公元前598年尼布甲尼撒再次来到,将以西结和一万最聪慧的人都掳到了巴比伦。耶利米又高声说,“悔改吧,悔改!与神和好,回转,回转!”

他们没有悔改,没有与神和好。公元前587年尼布甲尼撒第三次到来,并且不需要再来了,因为他毁掉了所罗门的神殿,摧毁了城墙。他将击溃神的圣城,将城拆毁,撒上了盐。

他将犹大人掳到巴比伦去,神的大地上被恐惧笼罩,被泪水与悲伤浸透。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

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

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

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

[诗篇137:5, 6, 1, 3, 4]

以色列流泪了,他们哭泣,向神悔改。从巴比伦囚虏之中产生了三个神对我们的祝福。第一,他们从比以后不再拜偶像,从那时开始没有犹太人再拜偶像。

第二,会堂诞生了,我们现在就是在会堂里,我们现在的聚会就和犹太人的聚会一样。会堂诞生了。第三,从巴比伦囚掳中诞生了圣经。旧时的拉比开始潜心研究圣经,读先知的话,教导人神的话语。

后来,耶稣到来,手中握着先知的书卷,今天也是一样。今天这你听到的预言已经实现了。这是神奇妙的祝福,带领人类的历史走向最终的、圆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