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的恩赐-The Gift of Preaching

讲道的恩赐-The Gift of Preaching

March 12th, 1974 @ 9:40 AM

以弗所书4:7-12

    讲道的恩赐 W. A. Criswell博士 以弗所书4:7-12 1974年3月12日 请你翻到以弗所书第四章,我们来看一段经文,以弗所书第四章7节开始: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 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吗?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以弗所书4:7-12] 以弗所书是传阅的书信,是写给所有教会的信。希腊标准文本的一开头是,“奉 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 但是一些古老文本这里是空的。保罗写的信是普遍的。这是传阅的信,写给所有教会的。那里本来有个空白,当信被送到某个教会,教会的名字就被填上去。我们的文本就是在以弗所这个城里面的,所以 “以弗所” 被填进去了。这信是传阅的,是给所有地方、所有时间的教会。你可以把你自己教会的名字放在上面,这信就是写给你的。 他对所有的教会、主的整个身体写信,他说神给我们每个人恩赐。然后他描述了这恩赐是怎么来的。我们的主升上高天的时候,他从死中复活到天上去的时候,他像是为国家赢了一场大战的将军,开始分战利品。这是古时分战利品的方法。比如罗马军队攻占了哥林多,带回了无数车的希腊宝藏,在得胜的罗马人之中分战利品。基督战胜了罪、死亡、撒旦之后就是这样,然后他回到天上,赐下恩赐给人。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这是非凡的事,因为圣经的其他地方,基督给的恩赐被称为pneumatika,ta pneumatika,属灵的,哥林多前书12:1是这样用的。有的时候它们被称为charismata,哥林多前书12:4是这样用的。在这些地方恩赐都是才能、能力。 我们每个人都有,哥林多前书花了很大篇幅讨论它们,第十二章。十四章还进一步探讨一两个恩赐。这里却有不同的地方。恩赐在这里被称为 dora,是用来指 “才能” 的很普通的词。不像哥林多前书中那样是给圣灵赐予的,ta pneumatika,属灵的恩赐,ta charismata,恩典的恩赐,不是圣灵给我们每个人的才能,这是基督给的,他们都是人,不是才能。这些是神给的人,做得胜的人;我们主给了教会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我读到这经文,就明白基督给他教会的恩赐是你。这些提到的是我们。我们一些人是使徒,一些人是先知,一些人是传福音的,一些人是牧师和教师,被神所召,被主分别,来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对我来说,它的意义就是,神召的牧师是从神的手中得到的呼召。是从上面来的。对世俗的世界来说,牧师的呼召是个无意义的呼召,是应该反对的。例如,这个世纪初,纽约的文学批评家收到了一本关于他的时代的牧师的书,其中包含波士顿三一教会的传奇菲利普斯•布鲁克斯,他的评论极力贬低这书,说,“这么多的时间和才能被用在这些人身上,是在太可惜了;因为他们的工作和人类主流的兴趣毫无关系。” 我还清楚记得高中的时候为撒赫施泰因杂货店送货。我把一个女人买的杂货放在她餐厅的桌子上,她开始跟我聊起天来。谈话内容转到我学习的目的,我以后要做什么。我那时十五六岁,我告诉她我要做牧师,浸信会牧师。我还记得她说我这样把生命抛弃实在太可惜时脸上的厌恶。这是不信的人中很普遍的态度。对他们来说我们是在倒退。我们不知道现在在发生什么,我们和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神对世界最大的恩赐就是耶稣升天之后的恩赐,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在神看来,这个世界中的伟人不是美国总统、英国总、科威特的谢赫或其他的政治、文化、社会领袖。在神看来,伟人总是他的牧师、先知、传福音的、和教导他话语的。 一个宗派的财富不是我们在宗派建筑、神学院、学校、教会中的投资—我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投资的财产超过一千一百万美元—国家、教会、宗派的财富,不是这些外在的投资,而是在神的子民中,就是神召的传道人,就是你! 下面我们来看神说赐给了他教会什么。“他所赐的,有使徒,” apostlos,是从apostello来的,“差遣”,被差遣的人。这个词在圣经中有两种用法。按照严格意义来说,这个词是指一种职任。这样用的话,只有十二个使徒。 比如,马太福音19:28,将来会有十二个宝座,每个使徒坐在一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启示录21:14,圣城耶路撒冷有十二个根基,每个根基都代表一个使徒。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只有十二个使徒;狭义地说,“使徒” 是一种职任。 但是新约中也有广义的用法,这是指向不知道神道的人传福音的宣教士。例如,使徒行传14:4,保罗和巴拿巴被称为使徒。罗马书16:7,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被称为使徒。腓利比书2:25,以巴弗提被称为使徒。他们不是十二使徒之一;巴拿巴,安多尼古,犹尼亚安或以巴弗提。那么他们怎么是使徒呢?他们也是基督的使者,向不认识主的人宣讲主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今天仍有使徒。他们有先锋的灵。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不喜欢呆在已经有根基的地区,已经有教会、有牧师牧养的地方。他们有感动去没有教会、没有基督徒、没有听过福音的地方。这人就被称为使徒。它广义的意思是神派到没有听过他真道的人中的使者。 他不仅赐给我们使徒,还赐给我们先知,prophete,propheme,“大声说”,propheteuo,“宣讲信息”。“预言” 表示预测的意思是后来才出现的。但是这个意思现在成了主要的,我们想不到这个词还有其他意思。我们说有人说了预言,我们想到的是预测。他做了预测。圣经个不是这样用这个词的。这是个额外的意思。 狭义地说,这个词是描述一种职任,就像使徒行传21:10,亚迦布是先知,他有来自于神的信息。不一定是预测,但他在那里是预测,他是做主的传话筒。狭义上,“先知” 是指一种职任,就像亚迦步是先知。 它也有广义的用法,广义上这个词是指那些因非凡的感动而说话的人。比如使徒行传21:9,腓利的女儿被称为先知。我认为这是没错的。如果你听被感动而讲道、谈话的人,他带来的信息是受膏的。你可以说他是神的先知,按照神的话语这是没有错误的。 除了apoatoloi和prophetes,还有euaggelistes,还有传福音的,来自于euaggelizo,意思是 “传好消息的”。传福音的就是讲好消息的人。新约中 “传福音的” 指那些不生活在固定的牧区,而是四处巡回讲基督福音的人。 牧师和传福音者的区别是一个是固定的。牧师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传福音的是巡回传教,哪里有敞开的门,他就去那里传道。圣经中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提摩太后书4:5,使徒对以弗所的牧师提摩太说,要做传道的功夫,他用的就是这个词,“传福音的”。牧师不仅是牧师—我们一会儿会看他的工作,他也要做传福音的工作。好的牧师会求神帮助他成为一个好的传福音的人。若牧师投身在得人的工作,并且鼓励他的会众去得人,他就完成了圣经中说的要做传道的功夫。 我有时候对被神使用的人感到失望。我想举个例子。我不会说他的名字,因为这会损害他的形象。我们从英国邀请了一个人来这里分享一周,从周日到周日,他是世界著名的牧师。 他就坐在吉米•德雷珀坐的地方,我们来到礼堂之前,在牧师办公室我对他说,“等你讲完的时候,呼召人们将心献给基督,把生命交给教会。” 他说,“我从来没这么做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对他说,“很简单,等你讲完了,就说,‘愿神借着圣灵把这信息放在你们心里。如果神借着信心的话语对你说话,把生命交给耶稣,就请你到前面来,公开宣布这决定。或者是你愿意把生命交给教会。我们要请你到前面来。’ ” 我说,“等你讲完,邀请他们接受救主,邀请那些来到达拉斯,已经得救受洗的其他教会的成员,邀请他们过来。” 他说,“好的。” 他站在讲台上,讲了很精彩的道。等他讲完了,就回到这里坐下了。我站起来呼召,神还是祝福我们,赐给我们丰收。结束之后我跟他交谈,我说,“你为什么没有呼召?” 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说,“我告诉你怎么做。听我说. . .” 我再次跟他说了那些话。他说,“我会做的。” 他在第二个聚会上来,讲了精彩的道,结束之后他就下去坐下了。我又呼召,神又祝福我们。我那天和他一起吃午餐,我又跟他过了一遍呼召的话。我再次让他这么做。他说,“我会的。” 那天晚上七点半,他站在这里,讲了精彩的道,讲完之后,又回来坐下。我一周都在和他说这事。下个周日他过来的时候,三次站在这神圣的讲台上,讲了精彩的道,三次结束之后他都回去坐下了。 终于我跟他说,“你为什么没有做?” 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对我来说这是违反圣经的教导的。这人是个非凡的讲道家,讲神的话语讲得好。我无法理解,我完全无法明白他的行为,就算一千年我也做不到。 这就和卖保险一样。如果我们有个大保险公司,让销售人员出去卖保险。他会对人描述他的保险的好处;“看看这纸的质量,公司有多好,有多少资源、财产,能做多少事。” 然后他说完之后,就走了,不邀请他在保险单上签名。 我可以指给你看达拉斯的很好的教会。他们是福音派教会,不是礼仪教会。这些是福音派教会,达拉斯的大教会,我跟他们的会众聊天,问他们,“牧师讲道的时候会呼召吗?” “不,他不会呼召。” 那你们还聚会干什么?他们的回答是,他们跟我说,“我们聚会是为了学习预言,在主里面成长。牧师喂养我们的心,他向我们讲解神在圣经中启示的高深的事。” 我无法明白这事。...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先知学校,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讲道的恩赐

W. A. Criswell博士

以弗所书4:7-12

1974年3月12日

请你翻到以弗所书第四章,我们来看一段经文,以弗所书第四章7节开始: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 所以经上说:他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既说升上,岂不是先降在地下吗?那降下的,就是远升诸天之上要充满万有的。)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以弗所书4:7-12]

以弗所书是传阅的书信,是写给所有教会的信。希腊标准文本的一开头是,“奉 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 但是一些古老文本这里是空的。保罗写的信是普遍的。这是传阅的信,写给所有教会的。那里本来有个空白,当信被送到某个教会,教会的名字就被填上去。我们的文本就是在以弗所这个城里面的,所以 “以弗所” 被填进去了。这信是传阅的,是给所有地方、所有时间的教会。你可以把你自己教会的名字放在上面,这信就是写给你的。

他对所有的教会、主的整个身体写信,他说神给我们每个人恩赐。然后他描述了这恩赐是怎么来的。我们的主升上高天的时候,他从死中复活到天上去的时候,他像是为国家赢了一场大战的将军,开始分战利品。这是古时分战利品的方法。比如罗马军队攻占了哥林多,带回了无数车的希腊宝藏,在得胜的罗马人之中分战利品。基督战胜了罪、死亡、撒旦之后就是这样,然后他回到天上,赐下恩赐给人。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这是非凡的事,因为圣经的其他地方,基督给的恩赐被称为pneumatikata pneumatika,属灵的,哥林多前书12:1是这样用的。有的时候它们被称为charismata,哥林多前书12:4是这样用的。在这些地方恩赐都是才能、能力。

我们每个人都有,哥林多前书花了很大篇幅讨论它们,第十二章。十四章还进一步探讨一两个恩赐。这里却有不同的地方。恩赐在这里被称为 dora,是用来指 “才能” 的很普通的词。不像哥林多前书中那样是给圣灵赐予的ta pneumatika,属灵的恩赐,ta charismata,恩典的恩赐,不是圣灵给我们每个人的才能,这是基督给的,他们都是人,不是才能。这些是神给的人,做得胜的人;我们主给了教会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我读到这经文,就明白基督给他教会的恩赐是你。这些提到的是我们。我们一些人是使徒,一些人是先知,一些人是传福音的,一些人是牧师和教师,被神所召,被主分别,来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对我来说,它的意义就是,神召的牧师是从神的手中得到的呼召。是从上面来的。对世俗的世界来说,牧师的呼召是个无意义的呼召,是应该反对的。例如,这个世纪初,纽约的文学批评家收到了一本关于他的时代的牧师的书,其中包含波士顿三一教会的传奇菲利普斯•布鲁克斯,他的评论极力贬低这书,说,“这么多的时间和才能被用在这些人身上,是在太可惜了;因为他们的工作和人类主流的兴趣毫无关系。”

我还清楚记得高中的时候为撒赫施泰因杂货店送货。我把一个女人买的杂货放在她餐厅的桌子上,她开始跟我聊起天来。谈话内容转到我学习的目的,我以后要做什么。我那时十五六岁,我告诉她我要做牧师,浸信会牧师。我还记得她说我这样把生命抛弃实在太可惜时脸上的厌恶。这是不信的人中很普遍的态度。对他们来说我们是在倒退。我们不知道现在在发生什么,我们和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神对世界最大的恩赐就是耶稣升天之后的恩赐,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在神看来,这个世界中的伟人不是美国总统、英国总、科威特的谢赫或其他的政治、文化、社会领袖。在神看来,伟人总是他的牧师、先知、传福音的、和教导他话语的。

一个宗派的财富不是我们在宗派建筑、神学院、学校、教会中的投资—我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投资的财产超过一千一百万美元—国家、教会、宗派的财富,不是这些外在的投资,而是在神的子民中,就是神召的传道人,就是你!

下面我们来看神说赐给了他教会什么。“他所赐的,有使徒,” apostlos,是从apostello来的,“差遣”,被差遣的人。这个词在圣经中有两种用法。按照严格意义来说,这个词是指一种职任。这样用的话,只有十二个使徒。

比如,马太福音19:28,将来会有十二个宝座,每个使徒坐在一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启示录21:14,圣城耶路撒冷有十二个根基,每个根基都代表一个使徒。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只有十二个使徒;狭义地说,“使徒” 是一种职任。

但是新约中也有广义的用法,这是指向不知道神道的人传福音的宣教士。例如,使徒行传14:4,保罗和巴拿巴被称为使徒。罗马书16:7,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被称为使徒。腓利比书2:25,以巴弗提被称为使徒。他们不是十二使徒之一;巴拿巴,安多尼古,犹尼亚安或以巴弗提。那么他们怎么是使徒呢?他们也是基督的使者,向不认识主的人宣讲主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今天仍有使徒。他们有先锋的灵。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不喜欢呆在已经有根基的地区,已经有教会、有牧师牧养的地方。他们有感动去没有教会、没有基督徒、没有听过福音的地方。这人就被称为使徒。它广义的意思是神派到没有听过他真道的人中的使者。

他不仅赐给我们使徒,还赐给我们先知,prophetepropheme,“大声说”,propheteuo,“宣讲信息”。“预言” 表示预测的意思是后来才出现的。但是这个意思现在成了主要的,我们想不到这个词还有其他意思。我们说有人说了预言,我们想到的是预测。他做了预测。圣经个不是这样用这个词的。这是个额外的意思。

狭义地说,这个词是描述一种职任,就像使徒行传21:10,亚迦布是先知,他有来自于神的信息。不一定是预测,但他在那里是预测,他是做主的传话筒。狭义上,“先知” 是指一种职任,就像亚迦步是先知。

它也有广义的用法,广义上这个词是指那些因非凡的感动而说话的人。比如使徒行传21:9,腓利的女儿被称为先知。我认为这是没错的。如果你听被感动而讲道、谈话的人,他带来的信息是受膏的。你可以说他是神的先知,按照神的话语这是没有错误的。

除了apoatoloiprophetes,还有euaggelistes,还有传福音的,来自于euaggelizo,意思是 “传好消息的”。传福音的就是讲好消息的人。新约中 “传福音的” 指那些不生活在固定的牧区,而是四处巡回讲基督福音的人。

牧师和传福音者的区别是一个是固定的。牧师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传福音的是巡回传教,哪里有敞开的门,他就去那里传道。圣经中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提摩太后书4:5,使徒对以弗所的牧师提摩太说,要做传道的功夫,他用的就是这个词,“传福音的”。牧师不仅是牧师—我们一会儿会看他的工作,他也要做传福音的工作。好的牧师会求神帮助他成为一个好的传福音的人。若牧师投身在得人的工作,并且鼓励他的会众去得人,他就完成了圣经中说的要做传道的功夫。

我有时候对被神使用的人感到失望。我想举个例子。我不会说他的名字,因为这会损害他的形象。我们从英国邀请了一个人来这里分享一周,从周日到周日,他是世界著名的牧师。

他就坐在吉米•德雷珀坐的地方,我们来到礼堂之前,在牧师办公室我对他说,“等你讲完的时候,呼召人们将心献给基督,把生命交给教会。” 他说,“我从来没这么做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对他说,“很简单,等你讲完了,就说,‘愿神借着圣灵把这信息放在你们心里。如果神借着信心的话语对你说话,把生命交给耶稣,就请你到前面来,公开宣布这决定。或者是你愿意把生命交给教会。我们要请你到前面来。’ ”

我说,“等你讲完,邀请他们接受救主,邀请那些来到达拉斯,已经得救受洗的其他教会的成员,邀请他们过来。”

他说,“好的。” 他站在讲台上,讲了很精彩的道。等他讲完了,就回到这里坐下了。我站起来呼召,神还是祝福我们,赐给我们丰收。结束之后我跟他交谈,我说,“你为什么没有呼召?” 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说,“我告诉你怎么做。听我说. . .” 我再次跟他说了那些话。他说,“我会做的。” 他在第二个聚会上来,讲了精彩的道,结束之后他就下去坐下了。我又呼召,神又祝福我们。我那天和他一起吃午餐,我又跟他过了一遍呼召的话。我再次让他这么做。他说,“我会的。”

那天晚上七点半,他站在这里,讲了精彩的道,讲完之后,又回来坐下。我一周都在和他说这事。下个周日他过来的时候,三次站在这神圣的讲台上,讲了精彩的道,三次结束之后他都回去坐下了。

终于我跟他说,“你为什么没有做?” 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对我来说这是违反圣经的教导的。这人是个非凡的讲道家,讲神的话语讲得好。我无法理解,我完全无法明白他的行为,就算一千年我也做不到。

这就和卖保险一样。如果我们有个大保险公司,让销售人员出去卖保险。他会对人描述他的保险的好处;“看看这纸的质量,公司有多好,有多少资源、财产,能做多少事。” 然后他说完之后,就走了,不邀请他在保险单上签名。

我可以指给你看达拉斯的很好的教会。他们是福音派教会,不是礼仪教会。这些是福音派教会,达拉斯的大教会,我跟他们的会众聊天,问他们,“牧师讲道的时候会呼召吗?” “不,他不会呼召。” 那你们还聚会干什么?他们的回答是,他们跟我说,“我们聚会是为了学习预言,在主里面成长。牧师喂养我们的心,他向我们讲解神在圣经中启示的高深的事。” 我无法明白这事。

牧师不仅仅要喂养他的羊群,我们一会儿会谈论他的职任,他还要做传道的工作。他讲道的时候要让人做决定!每次讲道他都应该有个目标。你的讲道要让人奉献,或者让他们不刻薄,或者让他们远离家庭暴力,或者不要让孩子饿着,或者要爱神,总之是有一些事,总是要那些人第一次接受耶稣作为救主,总是要帮助人寻找,总是要伸出双手。这是我们有的职任,我们从天上的命令。

现在我们来看牧师。“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 “牧师” 是poimenpoimen。他的意思是 “牧者”。新约中有三个词被交替地使用表示牧师。一个是 “episkopos”,被翻译成“监督”,它的意思是 “监管者”,episkopos。另一个词是presbuteros,意思是 “长老”。第三个词是poimen,意思是 “牧者”。

新约中这三个词被交替使用来指同一个人,同一个职位。我们是episkopos,是监管工作的。关于教会有一件事在到处都是真的。不是牧师带领的教会会是软弱的教会。神让牧师作教会的监管者和领袖。

曾经有个委员会来找我,领袖是个有名的医生,来自于德州另一个城市。你知道他们想让我干什么吗?他们想让我和他们的牧师会面,他们说原因是,“我们的牧师来参加执事会议,就坐在那里。如果我们问他什么事,他说,‘你们怎么说都行。’ 如果我们问他我们在教会里应该做什么,他说,‘你们做什么都行。’ 他坐在那里,是你这辈子认识的最顺从、有礼的。但他没有带领我们,他没有说任何话。他没有什么计划。我们想要你和他谈谈,请你告诉他,他来到执事会议的时候,希望他能告诉我们干什么,因为我们想要做些事。 ”

如果你的周围有这样的执事,不是很好的事吗?“我们想要做些事。” 我拒绝了他们的邀请。我无权去一个牧师那里告诉他应该怎么带他的教会。我拒绝了。但这事让我知道人是怎样的,他们想要被带领。

他们在那里耕地种玉米,或他们在银行工作,或他们建立一个机构,或他们很忙碌。他们来到教会,想要你给他们一个计划,让他们能参与,给他们能下手的地方。如果一个牧师这样做,他的教会就会运转良好。这是他第一个职责。他是episkopos,他是监督。他是教会的监管者和领袖。

第二个词,presbuteros指的是他要得到的荣耀。在古代社会,族长是年长的人,一家之首,年长的父亲,就如同亚伯拉罕是他家之首,是族长。以色列的子民按照宗族都在各自的族长之下。这是指牧师所得的荣耀。关于这一点,我有话想说,你在哪里都会看到这一点。

任何时候教会不尊重、敬重它的牧师,他们在神的面前的服事就是有缺陷的。就像大卫在扫罗面前,扫罗是主的受膏者,大卫说,“我不愿伸手害主的受膏者。” 他敬重、尊重、爱戴扫罗,一直都是这样,即使他几乎除灭他,即使他成了以色列的王。我认为教会和牧师也是一样。任何时候教会嘲笑、轻视牧师,会导致教会的朽坏。不管是什么样的牧师。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在一个小教会长大,我在聚会时看到他们在牧师在讲台上的时候,公开地解雇牧师,就在早上十一点的聚会。所以我做传道人时我们父母非常担心、害怕。他们不想让我做牧师。我能明白为什么。

我小的时候,在周日早上十一点的聚会中,看到人们一个接一个站起来,指责牧师各种各样的事,当牧师还站在讲台前的时候,污蔑、中伤他。这样的教会是什么教会?牧师要被看成是值得尊重、赞赏的人。当教会这样做,它本质就是个好的教会。

这个教会的荣耀之一就是,在四十七年的时间之中,他们都一直深深地尊重特鲁特博士,四十七年。我来到的时候,只有三十四岁,我来的时候得到了用样的爱戴和尊重,即使我跟那位他们一直爱戴、了解的牧师相比什么都不是。这让这教会坚固。这让神喜悦。会众应该尊重他们的长老,他是族长,他是教会的长老。

第三个词是poimen,这个词很简单。poimen是羊群的牧者。他照顾他们,他在他们生病的时候守在床边,在他们离开世界时埋葬死者,在他们年轻、结婚时和他们欢喜,和他们一起分享生命。

昨天晚上我讲到了,我在乡村里做了十年牧师。那里面大多数时候,几乎全部的时候,我都是单身,和人们一起生活。我对作大教会的牧师只有一个反对意见,那就是我无法了解所有的家庭,和他们建立亲密的关系,就像我作乡村教会牧师那时一样。我想念那样。我让要认识我们教会的每个家庭,我想要去他们的家里,在那里暂住;我想要和他们一起祷告,和他们一起读圣经;我想要认识他们的孩子,我想要知道他们在挣扎的生活的问题。我希望我可以,这是牧师的职任。

我在教会里所做的是,因为我自己无法这样做,我找到人帮助我一起服事。在我们教会被按立的牧师中,有十五到十七个人一起做这样的施工,不包括其他的人。教会若纪念它的子民的需要,神就喜悦。人们喜欢你去爱他们,关心他们,这是牧者的职任。

最后是didakalos,是教师。有人有神赐下的能力去解释主的话语。这是非凡的恩赐。无论现在,还是未来,神都一定会赐下这些非凡的恩赐。经过这许多世代,直到耶稣再来,他的教会里会有这些恩赐:到不认识主的地方宣讲福音的使徒;被感动、宣讲受膏抹的信息的先知—有时预言的灵会降临到你身上—还有传福音的。每当因为人们的言行使传福音者的名声受损时,我的心里都在抽搐。教会需要传福音的。比如,如果我被召去带领奋兴会,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我的心还在达拉斯的教会这里。

我也许在其他的城市的某个地方带领奋兴会,但是每天、每个夜晚,我想的都是这里的教会和问题。我在计划、追寻异象,求问神。我的心在这里。我去带领奋兴会的时候,我最多只缺席一个主日。

传福音的却不是这样。他没有看顾会众的责任。对他来说主日和其他任何一天都一样。我们需要传福音的。这是很好的,使教会强壮,传福音的是教会的祝福。他可以来帮助你呼召,这是受神祝福的。

我们马上要到来的奋兴会,只有两周了,由克里夫•巴洛和贝弗莉•谢伊带领。这些人是传福音的。克里夫•巴洛是按立的牧师,虽然他大部分时间为葛培理带领敬拜,葛培理也是传福音的。能看到这样虔敬的人是非常好的事。他们是神给教会的礼物。在我们的宗派中有他们的位置是很好的。在我们的子民当中应该高举这个职任。每当我看到一位有能力的传福音者被我们的牧师和教会接受,我就赞美神。这是美好的,这是令主欢心的。这是他的话语告诉我们的。

这许多世纪以来,没有什么时候神不使用这些他赐给教会的人,未来也不会有。在使徒时代,司提反和腓利,辩论家亚波罗,提摩太,提多;尼西亚时代前后,士每拿的波利卡普,欧谱立斯的帕提亚斯,安提阿的伊格内修斯,撒玛利亚的殉道者游斯丁,依勒内,特土良,奥利金,奥古斯汀,金口约翰;宗教改革之前的彼得·瓦勒度,约翰·威克里夫,萨沃纳罗拉,胡司约翰,托马斯·克兰麦,休·拉蒂默,门诺西门—有个宗派就是因他命名的,门诺会—乔治·福克斯;宗教改革时,马丁路德,腓利·梅兰希通,胡尔德莱斯·慈运理,约翰·加尔文,约翰·诺克斯,巴尔萨泽·胡伯迈尔,菲利克斯·曼斯,浸信会两位伟大的殉道士。十七世纪,约翰·班扬,理查德·巴科斯特,撒母耳·卢瑟福,威廉·歌士瑞,罗杰·威廉斯,威廉·特尔;十八世纪,约翰·卫斯理,乔治·怀特腓,乔纳森·爱德华兹,大卫·布莱纳;十九世纪,伊文思,司布真。

有一次司布真在一次讲道中停下说,“如果我有伊文思的雄辩就好了!” 派克约瑟,多马·钱模士,布莱顿的罗伯逊,亚历山大·马克拉伦,查尔斯·芬尼,端特·慕迪,萨姆·琼斯,约翰·布罗德斯,艾多奈拉姆·耶德逊,大卫·利文斯顿;二十世纪,罗伯特·斯皮尔,约翰·穆德,乔治·特鲁特,李·斯卡伯勒,鲁伯特·雷克,孙培理,葛培理。直到耶稣再来,不会有什么时间神不会把恩赐、职任交给他的教会。这不是蒙福的事吗?我们所跟随的先辈,我们在基督里的产业,和主给我们的非凡的呼召。

我最后想要讲基督的灵在神召的牧师身上的运行。牧师需要天上而来的帮助。能成为聪明人是很好的事!如果有雄辩的才能,做政治家,对国民说话,对参议院和立法院演说,有这样的世上的才能是很好的,但是牧师还需要其他的。他需要天上的帮助,他还需要其他的。也许这是无法清楚描述的,这是气息,天上而来的!比如,以利亚召以利沙的时候,找先知对年轻人说,“神差我从吉甲去伯特利;神差我从伯特利去耶利哥;神差我从耶利哥跨过约旦河。” 他们一起行走的时候,以利亚对年轻人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只管求我。” 以利沙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 [列王纪下2:9]

以利沙说,“所求的难得。这不是我能给的。虽然如此,我被接去离开你的时候,你若看见我,就必得着;不然,必得不着了。” [列王纪下2:10]

所以当年轻人看到以色列的火车和火马,以利亚跟着旋风上天去了,他高喊说,“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 他得到了所求的。以利亚升到荣耀中之后,他拾起以利亚身上掉下来的外衣,以同样神奇的力量跨过河去 [列王纪下2:12-14]。

当耶利哥的先知门徒远远地看到以利沙,他们说,“感动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沙了。” [列王纪下2:15] 他们怎么知道的?他们只是刚刚看到他们两个。以利沙从约旦河回来,先知门徒看到他的时候他有什么改变?有什么不同?以利沙还是原来那个以利沙,任何方面都是一样的。他没有时间换衣服,唯一改变的是他拿着以利沙的衣服。他还是同样的人,但是他们说,“感动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沙了。” 你知道不同,你知道不同的地方。

一个人讲道若没有受膏,没有力量,没有来自天上的能力,没有神的气息,你会知道;一个人若被圣灵充满,在主的能力中讲道,你也会知道。这是那人必须有的,他非常需要。我们尽所能地准备、学习之后,我们心和灵都尽全力地进入圣经,我们做了最好的设计,讲道准备好,还需要其他的。

要把它放在神的面前。在隐秘的地方向神俯伏,说,“主,让它燃烧;主,用圣灵为它洗礼。主,膏抹这信息,在我讲这信息的时候,神的灵在人们的心里做搭救的工作。” 这样做的人是个荣耀的讲道者!能有这样的人是很美好的。

我在自己的学习中—我这样说是因为我最后想谈点别的—我曾经读到过,你一定也读过,我看到过很多经历了神的牧师的生命发生了非凡的改变。钱模士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个好讲道者,但之后有非凡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主的灵降到他身上。

我多次听到端特·慕迪的故事。有三个年轻女子在每个聚会都坐在他前面,明显在那里祷告。于是有一次他问他们为什么祷告。他们回答说,他们为他祷告,愿他得到膏抹、力量,那故事里说—我认为不应该用这个词—圣灵的洗。

穆迪说他觉得被羞辱了。他对他们说,“我有在芝加哥最大的会众。我带领归主的人比芝加哥任何其他的牧师都多。你却在这里祷告让我得到圣灵的充满,” 我喜欢用这个词。“我得的人比任何其他人都多。我的教会在这个城市是最大的。你应该做的,是祷告失丧的人能得救。”

三个女人说,“不,我们祷告圣灵充满你。” 你知道这个故事。他已经重复了成千上万遍。芝加哥大火之后他不得不去纽约募款帮助那些无助的人,穆迪说,他沿着华尔街行走,经历了无尽恩典,来自天上的同在和爱,最后他来到一个朋友的房间,请求他借用一下。在那个房间里穆迪对天上呼喊,他请求神的手不要离开他,以免他死去,因为他无法忍受。穆迪回到芝加哥开始讲道,他说,同样的讲道,同样的经文,却有成千上万的人过来。从此他不只是一个教会的牧师,而是向美国人和一切说英语的人的布道者。这是神!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约翰·卫斯理身上。他来到美国,在乔治亚作布道家和向美国印第安人的宣教士。两年之后,他最终在绝望中回到英国,他里面没有力量。之后这个故事也被重复了成千上万遍。一个莫拉维亚宣教士认识了约翰和查尔斯·卫斯理;那个莫拉维亚宣教士带领他们得到了得救的信心,仰望耶稣,而不是行为,即使他从未离开阿民念的神学背景,要仰望耶稣。

他坐在在艾德门节的教堂听一个人读马丁路德注解罗马书的序言,卫斯理写道,他的心感到莫名温暖,他感到自己真正是个神的儿子,基督为它死了。卫斯理也说了同样的话。他说,“我讲的是同样的道,是同样的经文,但之前他们没有来,现在他们来了!” 卫斯理是改变了整个英国历史的有激情的布道家。这是一个人应该祷告的东西之外的东西。他尽可能地学习,尽里地准备了,将一切能力献给主,主将之燃烧。我在这里,点燃我,主!让我燃烧!这是神要为牧师所做的事。

我已经花了太久时间,最后我想谈论的事和我们所有人都有关。没有人在生命中不会感到软弱。就像司布真说的,“神啊,如果我有伊文思的雄辩就好了。” 或者,“神啊,我有葛培理的魅力又好了。” 或者,“神啊,如果我有孙培理的活力和张力就好了。” 或者,“神啊,我有金口约翰的演讲能力就好了。神啊,我有萨沃纳罗拉的勇气和能力就好了。”

这样的请求是没有尽头的。弟兄们,没有哪个属神的人的生命中没有承担着严重、悲惨的缺陷。摩西说,“神啊,我不能言,没有口才。” [出埃及记4:10] 耶利米说,“主啊,我年幼害羞,害怕他们。” [耶利米书1:6-8] 西门彼得跪在耶稣的脚前说,“主啊,我是罪人” [路加福音5:8]。保罗曾经跟神说肉体里的刺,虽然我们不知道是什么 [哥林多后书12:8]。

卫斯理是个小个子。卫理公会的人很骄傲,他们说卫斯理至少有五英尺高。实际上,卫斯理几乎不到四英尺十一英寸。讲台有多高?如果卫斯理站在这个讲台后,他看起来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卫斯理直到年纪很大才结婚。一个朋友去看望卫斯理,没有事先通知他,直接登门了。他到房子里的时候,看见他的妻子正拽他头发。卫斯理不仅个子小,并且怕老婆。

穆迪没有经受过正规教育。穆迪的语法很差,并且很多词都拼得不对。我在贝勒读书的时候认识的最好的牧师是个叫康瑟勒,他的身形怪异。怀特腓一生都有哮喘,呼吸很困难。他们说怀特腓只要说“米索不达米亚” 就能让听的人流泪。他是个惊人的人。我想以他的死来结束。

我去新英格兰向那里的浸信会演讲。他们在缅因州的新不伦维克聚会。我从纽约的机场出发,经过一个康奈迪克的小镇,叫做纽波利波特。我问同坐在一个车里的牧师,“你知道纽波利波特过去发生过什么吗?” “不知道。”

“你知道乔治·怀特腓是在这里去世的吗?”

“不知道。” 我说,“我来告诉你。”

乔治·怀特腓在大觉醒的时候来到纽波利波特,在一个朋友家里过夜。他在楼上的一个卧室里休息。镇里的人聚集在院子里和前厅里。他们问主人,能不能叫醒乔治·怀特腓,让他来给他们讲道。

乔治·怀特腓就起床、下楼,在楼梯上,对客厅、门前和院子里的人讲道。他手里拿着一个蜡烛,点燃的蜡烛。乔治·怀特腓讲道一直讲到蜡烛烧尽,然后回到楼上睡觉,因为哮喘病发去世。他是现代最能感动人追寻神的人,为主耗尽最后一口气。

我们没有人没有缺陷。把它交给神。如果是肉里的一根刺,不管是什么,交给神,让神洁净它,分别它。神有他的理由和目的。一切让我们愁烦、心痛的事,神都有原因。我最后想引用希伯来书1:7,“神使他的仆役为烈火。” (中文标准译本)让他这样做,让他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