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跟从耶稣- Following Jesus unto Death

至死跟从耶稣- Following Jesus unto Death

February 26th, 1978 @ 4:36 PM

约翰福音 12:1-22

至死跟从耶稣 W. 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 12:1-22 1978年2月26日 7:30 p.m.   这真是无法言说的喜悦,能够在这里欢迎数以万计的,通过西南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一起分享聚会的听众们。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至死跟从耶稣的信息。在每个周日的晚上,我都要宣讲神的话语。在布罗德曼出版社的鼓励和推动下,我从做牧师50年来的讲道中选出了16篇,出版成为一本书,名为《手持圣经》。他们要出版我在长期蒙神赐福的服事中最喜爱的16篇讲道。你现在听到的就是这16篇的讲道系列。今晚讲的是约翰福音的21章。请你翻到约翰福音的第21章,我们一起朗读从18节到22节的经文。   18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19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 20  彼得转过来,看见耶稣所爱的那门徒跟着,(就是在晚饭的时候,靠着耶稣胸膛说:「主啊,卖你的是谁?」的那门徒。) 21 彼得看见他,就问耶稣说:「主啊,这人将来如何?」 22 耶稣对他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吧!」   你可以看到,西门彼得最后的画面是他跟从耶稣走向十字架和死亡。 约翰福音的21章是个补遗,是个附录,是附加到福音书中的。福音在第20章达到了无比荣耀的高潮。它就在那里停住,以满心疑惑的多马非凡的悔改为结束,他高喊着:”我的主!我的 神!“ 然后约翰写了祝福的话:   30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 31 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 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约翰福音 20:31-32] 这是约翰福音的结尾。 事情显然是这样的。你知道,约翰在西门彼得殉难后又活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西门无疑是在公元66到67年间被杀害的。在公元100年,写成启示录的使徒约翰还在以弗所生活。圣经中的对观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让彼得看起来很不堪。他甚至否认认识主,在一个使女前畏缩,因她说,”你是他的门徒,你说话和他一样。“ 不认主的彼得跑出去痛哭。这就是对观福音书中对西门彼得的描述。 约翰在西门彼得死后30多年后,向他的老友致以敬意。致敬的内容就是圣经中约翰福音的第21章。故事是这样的:主从死里复活后,他在耶路撒冷向门徒显现,让他们去加利利的一座山上见他。 那时西门彼得和门徒们还没有领受大使命;他们完全不知道未来、恩典与教会的时代。所以,他们就在加利利等待安排好的与主的会面。当他们在加利利等待的时候,西门彼得对其他六个和他在一起的门徒说,”我要做我的老本行。我要回到船上,回到海上,回去打鱼,回到旧的世界里。我以前靠打渔养家糊口,我要干我的老本行。” 西门彼得是个天然的领袖,他做的事,他们全都跟着做。所以,另外六个在那里的门徒说,“西门彼得,我们和你一起去。” 所以他们就回到了湖上,乘着旧时的船,带着旧时的渔网,在旧时的湖上做旧时的营生,过旧时的生活。他们就和以前一样。 然后辛苦了一夜,他们什么也没捕到。在清晨的薄雾中,约翰和门徒们在岸边看到个模糊的人影。那不知是谁的人向这些船上的人说道,“你们抓到什么了吗?你们有肉吗?” 他们回答说,“没有。” 那在岸边的人对他们说,“把你们的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 他们在船的另一侧把网撒下,抓到了满网的鱼。当他们打渔的时候,耶稣所爱的门徒,约翰,对西门彼得说,“西门,你认出那在岸边的人吗?那是主啊!那是主啊!” 西门彼得听说那是主,跳到海里,游向岸边–其他门徒还在应付那一大网的鱼。 首先,主对西门彼得说,“把鱼拉上来。” 这就是我认为他是一个强壮渔夫的原因。那六个门徒在勉强拖着捕到的鱼,西门彼得走到水中,一个人就把那网鱼拉了上来。当他们上来的时候,主站在早餐旁边,一切都准备好了–鱼和面包。他们吃完了,主转向西门彼得:   “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 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 第三次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至死跟从耶稣

W. A. Criswell博士

约翰福音 12:1-22

1978年2月26日 7:30 p.m.

 

这真是无法言说的喜悦,能够在这里欢迎数以万计的,通过西南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一起分享聚会的听众们。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至死跟从耶稣的信息。在每个周日的晚上,我都要宣讲神的话语。在布罗德曼出版社的鼓励和推动下,我从做牧师50年来的讲道中选出了16篇,出版成为一本书,名为《手持圣经》。他们要出版我在长期蒙神赐福的服事中最喜爱的16篇讲道。你现在听到的就是这16篇的讲道系列。今晚讲的是约翰福音的21章。请你翻到约翰福音的第21章,我们一起朗读从18节到22节的经文。

 

18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19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

20  彼得转过来,看见耶稣所爱的那门徒跟着,(就是在晚饭的时候,靠着耶稣胸膛说:「主啊,卖你的是谁?」的那门徒。) 21 彼得看见他,就问耶稣说:「主啊,这人将来如何?」 22 耶稣对他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吧!」

 

你可以看到,西门彼得最后的画面是他跟从耶稣走向十字架和死亡。

约翰福音的21章是个补遗,是个附录,是附加到福音书中的。福音在第20章达到了无比荣耀的高潮。它就在那里停住,以满心疑惑的多马非凡的悔改为结束,他高喊着:”我的主!我的 神!“ 然后约翰写了祝福的话:

 

30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 31 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 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约翰福音 20:31-32]

这是约翰福音的结尾。

事情显然是这样的。你知道,约翰在西门彼得殉难后又活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西门无疑是在公元66到67年间被杀害的。在公元100年,写成启示录的使徒约翰还在以弗所生活。圣经中的对观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让彼得看起来很不堪。他甚至否认认识主,在一个使女前畏缩,因她说,”你是他的门徒,你说话和他一样。“ 不认主的彼得跑出去痛哭。这就是对观福音书中对西门彼得的描述。

约翰在西门彼得死后30多年后,向他的老友致以敬意。致敬的内容就是圣经中约翰福音的第21章。故事是这样的:主从死里复活后,他在耶路撒冷向门徒显现,让他们去加利利的一座山上见他。

那时西门彼得和门徒们还没有领受大使命;他们完全不知道未来、恩典与教会的时代。所以,他们就在加利利等待安排好的与主的会面。当他们在加利利等待的时候,西门彼得对其他六个和他在一起的门徒说,”我要做我的老本行。我要回到船上,回到海上,回去打鱼,回到旧的世界里。我以前靠打渔养家糊口,我要干我的老本行。” 西门彼得是个天然的领袖,他做的事,他们全都跟着做。所以,另外六个在那里的门徒说,“西门彼得,我们和你一起去。” 所以他们就回到了湖上,乘着旧时的船,带着旧时的渔网,在旧时的湖上做旧时的营生,过旧时的生活。他们就和以前一样。

然后辛苦了一夜,他们什么也没捕到。在清晨的薄雾中,约翰和门徒们在岸边看到个模糊的人影。那不知是谁的人向这些船上的人说道,“你们抓到什么了吗?你们有肉吗?” 他们回答说,“没有。” 那在岸边的人对他们说,“把你们的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 他们在船的另一侧把网撒下,抓到了满网的鱼。当他们打渔的时候,耶稣所爱的门徒,约翰,对西门彼得说,“西门,你认出那在岸边的人吗?那是主啊!那是主啊!” 西门彼得听说那是主,跳到海里,游向岸边–其他门徒还在应付那一大网的鱼。

首先,主对西门彼得说,“把鱼拉上来。” 这就是我认为他是一个强壮渔夫的原因。那六个门徒在勉强拖着捕到的鱼,西门彼得走到水中,一个人就把那网鱼拉了上来。当他们上来的时候,主站在早餐旁边,一切都准备好了–鱼和面包。他们吃完了,主转向西门彼得:

 

“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 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彼得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 第三次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彼得因为耶稣第三次对他说 “你爱我吗”,就忧愁,对耶稣说:“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说:“你喂养我的羊。

 

然后是对彼得的预言: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

[约翰福音 21:15-19]

希腊原文带着很深的同情:“你跟从我吧!” 彼得要跟从主走向十字架和死亡,他转身看到了约翰,他说,“主,你让我跟从你走向十字架和死亡,那约翰呢?他怎么样?” 主对他说,“西门,如果我要让他永远不死,永不受苦难,也不会上十字架,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吧!” 于是,约翰用西门彼得忠诚地跟从主、走向十字架和死亡的画面,结束了这附录。这是朋友间多么好的致敬。

今天的信息是,至死跟从耶稣。怎样才能做到爱主胜过爱世间的万物?首先,这是一种放弃。当他们吃过早饭,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杂志或注释书中基本上都会说,“主是在问,‘西门,你爱我比其他这些门徒更深吗?’” 西门怎能回答那样的问题呢?主怎么会问那样的问题呢?这在希腊语中并不模糊,至少对我不是。主问西门彼得,“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随着他的手的挥动,我可以看到,主是在指向整个的受造之物。

西门彼得曾回到了旧时的生活–旧时的渔网,旧时的渔船,旧时的湖,旧时的营生,旧时的鱼。他回到了主呼召他之前的旧时的生活。现在主第二次呼召他,“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这整个世界万物?西门,如果你爱这一切更深,我要你放弃。放弃一切,跟从我。“

要无比地爱主,首先、并且常常要做到的,就是放弃。没有一个基督徒跟从主、却不知道这话里的真理。作基督徒,跟从耶稣,无比地爱主永远都要学习放弃。有时是放弃我们看来微不足道的东西。一些小习惯,一些无大碍的行为,一些稍微的让步,却会毁坏我们对主的见证。

我记得,我过去牧养过的一个教会里,有个人开了间美丽的珠宝店。有一次,我去那里拜访。他手里握着一个硕大的钻石。我称赞着那宝石的的巨大和美丽。他却把它扔在柜台上,说,”这一文不值,一文不值。“ 我说,”什么?那么美的钻石一文不值?“ ”是的,“ 他说,”拿起来,仔细看看。“ 我拿起来一看,有很多碳点裹在里面–一文不值,确实是一文不值。

这就是很多基督徒生活的方式。他们的里面有污点,碳点和黑斑。对主的美好见证,却常因一点世俗行为而毁坏。无比地爱耶稣就是要放弃。放弃它。”但是你不理解,牧师,这对我没有坏处,我并没有受到伤害。“ 也许没有,但是你的影响力、和你对基督的见证,却受了伤害。如果你无比地爱主,你会放弃它。这是至死跟随主的第一点。是放弃–有时是很小、无关紧要、世俗的举动,有时却是人生中最重大、深刻、受创伤的代价和经历。放弃它,为耶稣的缘故放弃它。

第二,怎样才是跟随主,无比地爱他?是对责任的接受。”西门,你爱我吗?喂养我的小羊。西门,你爱我吗?牧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 爱耶稣与跟随主是对责任的接受。

“但是,牧师,你又不明白了。你是说,像我一样的大男人,要去帮助那些小孩子,那些羔羊吗?” 大男人爱护小孩子有什么问题?耶稣就这样做了。他把他们抱在怀里,为他们祝福。母亲们都愿意把孩子带给他。男人去主管育儿部门有什么问题?一个男人照顾我们的孩子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无比地爱耶稣,接受责任。

耶稣首先说的就是这点,在建立教会时,这也是首先要做的。要建立主日学或其他的教育服事,我们都须从服事小孩子们开始。我一辈子从没看到过有小宝宝自己来到教会的。小宝宝得和妈妈,爸爸,爷爷,奶奶,舅舅,姑姑,不知道多少人在一起。你只有关心小孩子,才能关心在神的话语、道路和旨意中的整个家庭。

“喂养我的小羊。牧养我的羊。喂养我的羊。”

我们所有人都有一种恩赐。每个人都有恩赐。我的恩赐可能很低下,可能很微小,看起来无足轻重,可有可无。但是我们都有恩赐。我们都可以做些事。也许我最多就开一下窗。也许我最多就是拖拖地。也许最多我只能站在街上,帮助车辆在停车场中找车位。也许只是站在那帮忙开门,帮助老妈妈下车。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做些事。而且只要我们能做,就应当去做。这将荣耀神的殿。

没人能看到这地基中巨大的石块;没人能看到那房顶上面的小钉子。但是地基中的石头与房顶的钉子都不可或缺。要建立起我们称为神的圣殿的这建筑,每一个部分都不可或缺。在主的神殿,基督的神庙也是一样。我们所有人都有所贡献。当我们无比爱耶稣,我们会乐于去奉献。“你爱我吗?喂养我的小羊,牧羊我的羊。” 这是对职责的接受。

第三,是至死的信实。无比地爱主,跟从主: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

[约翰福音 21:18]

耶稣说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荣耀 神。

我们在十字架上荣耀神。我们在苦难中荣耀神。对基督徒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在苦难中挣扎、心碎,更能够显著地、属灵地、胜利地荣耀神了。亲爱的弟兄姐妹,当万事遂意时谁都能歌唱。即使怀疑论者,在整个世界向有利他的方向运行时,他也知道开心。当自己与身边的一切都顺意时,每个人都会开心–万事皆好。但是在邪恶的世代时,你要怎么做?在悲伤与麻烦来临时你要怎么做?你还会歌唱吗?你还会荣耀神吗?你会吗?圣经说,我们要在麻烦中、苦难中、并在十字架上的受难中荣耀神。“这话是指着彼得要怎样死,来荣耀 神。” 这是为要告诉你在邪恶的世代该怎样做,这决定了你的基督信仰的本质和强弱,也决定了你对世界的力量和影响。

让我来举个例子:一次撒旦和主耶和华争论地上世间的一个人。主说,“看见那个叫约伯的人了吗?看见我的仆人约伯了吗?他是世间最正直的人。用心查看他。” 撒旦说,“是啊。他是世上最正直的人?难怪呢!看你为他和他家建造的篱笆。你让他拥有了各样的丰富。看看他的羊群,看看他的牛群,看看他的土地,看看他的家,看看他的房子。有你赏赐给他财富,难怪他荣耀神。”

主说,“你是说你以为约伯是为了这些奖赏才服事我的,是有目的的?”

“是的!” 撒旦说。”他为了能得到这些才服事你。把这些收取了,他必当面弃掉你。“ 神说,”撒旦,你是这么想的吗?“

”是的。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所以,主说,“好吧,就去把他所有的收走。我知道他肯定还会荣耀我名。

然后,撒旦就到地上,把约伯所有的东西都收走。用火烧毁,用风吹倒,用天上的雷击–甚至把他的孩子都杀掉了!老约伯目所能及的都是毁坏。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神对撒旦说,“看,不像我说的吗?他不是为了得到好处才服事我。看看约伯,他在极大的不幸中也荣耀我名。撒旦说,”是啊是啊,但人以皮代皮–他还健康,还强壮。你让我伤他的身体,他必当面弃掉你!“

”哦,“ 神对撒旦说,”你认为约伯是因为我让他健康强壮才服事我?“

”是的,“ 撒旦说,”你让我伤他的身体,他必当面弃掉你。“ 神对撒旦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撒旦到地上,使约伯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就算能有狗来舔舔他的伤口,约伯也会觉得好多了。你知道他怎么做了吗?他坐在灰堆里悲苦,说,”就算他杀了我,我也要信靠他。“

这才是荣耀神!当你万事遂意歌颂唱诗时,你不是在荣耀神;当整个世界都属于你的时候,你不是在荣耀神;当你心碎却仍赞美他的名时,你才是在荣耀神。要赞美神的名–当你在苦痛中;每一根骨头都痛;你在苦恼中;你生病了;你心情低落时,要称颂他的名,在苦痛和死亡中荣耀神。

弟兄姐妹们,我认为最明显的,莫过于保罗和西拉下狱的故事中的一句话。圣经里说,他们被用罗马刑棍狠打之后,被投入地牢内。他们的脚被上了木狗。他们被手铐和铁链囚禁着。在半夜,他们被打得后背还在流血,圣经说,”他们唱诗赞美 神。“ 接着,就是那句明显的话:”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怪不得囚犯会侧耳听他们!我也会去听的!你会忍不住去听,在半夜,那被棍打了,带着木狗,铁链,手铐,后背还在流血的人们,唱诗赞美神。在我们有麻烦、遇试炼时,最能荣耀神。这就是如何信实地跟从耶稣,无比地爱他。

最后一点。不只是放弃–第一点;不只是承担责任–第二点;也不只是在悲痛和死亡里的信实–最后,还包括个人的担当:

 

20  彼得转过来,看见耶稣所爱的那门徒跟着,(就是在晚饭的时候,靠着耶稣胸膛说:「主啊,卖你的是谁?」的那门徒。) 21 彼得看见他,就问耶稣说:「主啊,这人将来如何?」 22 耶稣对他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你跟从我吧!」

[约翰福音 21:20-22]

跟从耶稣,无比地爱他,信实地至死跟从他,最后是个人的担当。

有的时候,我做的决定得到整个教会的支持;有的时候,我做的决定得到执事的支持;有时候我做的决定得到整个家庭的支持;有时候我的灵魂在神面前孤独赤裸,是自己一人在神的面前做决定。个人的担当,是神与我之间的事,是个人的交托,与个人的决定。

我不知该不该分享这个故事。在很多年之前,教会里有一个成员,是达拉斯一个国际公司主管级的财政官。他跟我说,”牧师,神呼召我传道。我要辞去我的工作,跟从神的呼召。“

我对他说,”听着,你忘了这事吧。你忘了它。“

我说,”首先,你已经习惯了丰足的生活,牧师生活多半都是很贫穷的。他们是美国最低收入的职业。在很多时候也是最难的职业。你忘了这事吧。你是一个大公司的领袖,有丰厚的薪水。你已经习惯了这所有的一切。“ 还有,”你娶了个习惯丰足的女孩,在富裕家庭长大的女孩。她会无法面对那些开始传道时面临的困难。这样不行。你还是去做你一直做的工作,忘了这事吧。“ 他说,“好吧。”

于是他回到了以前的工作。两三个月后,他又找到我,说,”神呼召我去传道。我不能逃避这呼召。我没法快乐。我很悲惨。神要让我做传道人。“ 我又开始说服他,说,”你忘了这事吧。“ 我又把之前提过的事情强调了一遍。我说,“你现在回家,继续去做你的工作吧。”

接着过了两三个月,他又来了。他说,“我要辞去我的工作,我要投身做传道人。我要去神学院读书,为服事做准备。” 我说,“愿神扶助你。我认为这是你能做的最糟的决定。但是愿神扶助你。“ 于是他辞了工作,准备好一切事情,去神学院读书了。

他到神学院读书几个月以后,有一天夜里很晚的时候,有人敲我住处的门。我去开门,发现是他。他说,”你可以出来在车里陪我坐一会儿吗?“ 于是我出去和他一起坐在车里。他说,”牧师,我有一件最伤心的事要告诉你。“ 他说,”我妻子打电话跟我说,‘我不想做一个传道人的妻子。你去亲亲摇篮里的宝宝吧,跟孩子吻别。也和另外两个孩子吻别。当你明天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我就带着他们回娘家了。我要离开你,我不想做传道人的妻子。“

他说,“我今天下午上完课,她就消失了。宝宝和另外两个女儿也不见了。“ 我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没告诉不要做传道人,别让她过这样的生活吗?我没告诉你回去做你原来的工作,忘了做传道人的事吗?我没告诉你这些吗?“

他说,”是的,我知道。“

我说,”现在到我家里去,拿起电话给她妈妈家打电话。让你妻子接电话,告诉她你放弃做传道人的想法了。你要回去商业圈。你想让她回来,带上孩子们,重新开始生活。“ 他说,”不不。神呼召我传道。是神呼召我传道。“

我说,”你现在怎么做传道人?你怎么做–你怎么做教会的牧师?谁会找与妻子离婚,让孩子单亲的人做传道人?谁会让他做教会的牧师呢?“ 他说,”也许神不想要我做教会的牧师。“ 于是我说,”那你要做什么?“ 他说,”我要在街角传道。我要在监狱传道。我要在乡村学校里传道。我要在大街上传道。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哪里,只要有人听,我就要传道。我说,“你是在告诉我,即使没有人找你,没有希望牧养教会,你还是要做传道人?即使失去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们?” 他说,“是的,神呼召我。我必须要做个传道人。” 我说,“好吧,我们来祷告。”于是我为他祷告,看着他又开车回神学院。那是我一生中最悲伤的一个夜晚,看着那年轻人开车离开。回到神学院,为了能在街上传道,只因为神的选召。

过了几个月,晚上很晚的时候,他又来敲门。他说,“牧师,你愿意出来和我在车里坐一会儿吗?” 我说,“我很乐意。” 于是,我出去和他坐在车里。他说,“牧师,我从住在娘家的妻子那里收到了一通电话。她是这么说的,’老公,我好像生了很严重的病一样,我好像丧失了理智,生活失去了方向。我现在找到自己了。我也找到了主的旨意。我找到了自己的心。我现在可以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吗?你为服事学习,做福音的传道人,我愿意做你的助手和陪伴。我能回来吗?“ 他跟我说,”哦,主啊,我太开心了。亲爱的,欢迎你回来,欢迎。“ 他说,”明天,她就要带着三个孩子回到我们的公寓了,我们要一起做好准备,成为传道人。

于是他完成了在神学院的学习,得到了学位。在一次德州的浸信会会议上,我又见到了他和他美丽的妻子。我说,“你怎么样?生活好吗?你们在哪里住呢?” 他说,“我现在是德州西部一个县城小镇的牧师。神已经大大赐福给我们的服事。

这是个人的担当;有些事情就是你和神之间的,你无法逃避它们。你是自己面对人生,没有人为你面对。你必须自己接受基督,没有人可以为你做这事。有一天你也必须自己死去,没有人可以为你死。有一天你将自己面对审判,没有人可以为你受审判。

我们必须在神面前自己做一个决定:那就是,神对我的生命的旨意是什么?如果我的父母为之开心,那太棒了!感谢主!即使他们不认同这个决定,我也必须跟从神。如果我的妻子为之开心,称颂神的名!然而即使她不认同,我也必须跟从神。假如我认识的每一个朋友都反对,但是如果神选召我了,我也要至死跟从他。这样就是无比地爱耶稣。

”至死跟从我。“

这就是今晚神对你的心和灵的呼召。主说话了吗?”我在这里,主,我在倾听着。“ 主在选召你吗?” 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那么,”主,我来了,扶助我,使我行在正路上,承认你是救主;我要按照你可称颂的话受洗;我要成为教会的一员;我要接受神给我的任何职责,任务。是的主,我愿意。跟从你直到年老,死亡,直到永远。我愿意,主。

 

我已经决定,

要跟随耶稣,

永不回头,

永不回头!

十架在前面,

世界在背后,

永不回头。

[印度加罗传统诗歌,阿萨姆邦,印度]

 

你愿意吗?如果愿意,请你过来和我站在一起。在楼座的你,在一楼的人群里的你,当神在你的心里和灵里呼召的时候,现在就做决定吧,现在就过来。当唱诗响起时,请说,“我来了,牧师,我在路上。” 让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