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的世界里的圣徒 – Saints in a Sinful World

罪的世界里的圣徒 – Saints in a Sinful World

January 9th, 1983 @ 11:45 AM

以弗所书 1:1

1 奉神旨意做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在罪的世界里的圣徒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以弗所书1:1

1983年1月9日    上午10:50

 

 

在我们关于圣经的伟大教义的讲道中,我们现在进行到了实践神学的部分-关于我们基督徒在这地上的每日生活。我们的背景经文是以弗所书第一章的第1节:

 

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

愿恩惠、平安从 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

[以弗所书1:1-2]

基督徒生活在一个不理想的世界里,保罗写道:“在以弗所的圣徒”[以弗所书1:1],保罗也会说:“在哥林多的圣徒”[哥林多前书1:2],就像主耶稣给别迦摩圣徒的信中说道:“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启示录2:13]。圣徒们生活在一个不理想的、有罪的世界里[哥林多后书4:4;以弗所书6:12;启示录1:12-17]。圣徒们不是生活在天上,不是在受到保护的独立的象牙塔里,没有寒风吹,没有敌对,没有试探和没有诱惑;他们是在以弗所,在哥林多,在别迦摩,在这个有罪的世界里。我们可能还记得,这些古希腊的城市充斥着邪恶与腐败,比流传下的文学作品中记录的还要严重,在这些腐朽的城市中,以弗所是为首的。

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已经参观过了以弗所的遗址。你在两旁有柱廊的主大街上,可以看到雕刻在石头上的鸨母像;你在人行道的地面上可以看到雕刻的脚印,引向行淫乱的庙。那是在以弗所的全部庙堂中最昌盛和美丽的神庙。当时那些圣徒们生活在以弗所。不仅如此,若你回到使徒保罗的时代,你在石砌大街上行走,你每见到五个人,就有三个人是奴隶,是别人的财产。我们没时间去讲罗马帝国的堕落。这些圣徒们是在以弗所,不是在天上[以弗所书1:1];我们基督徒生活在一个不理想的世界里。

第二:基督徒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教会里。你是否注意到那称呼是复数的?“在以弗所的圣徒”[以弗所书1:1],这个词总是以复数形式出现,唯一的例外也是在引用复数的词;“圣徒”(hágios)这个词,总是复数的。基督徒生活的聚会与团契都是在主的教会中。在新约中,教会蓬勃地发展,它是ekklēsia“集会”,神“选召”的子民;它是koinōnía,是团契、交通,他们聚集在一起祷告、赞美、擘饼、敬拜、传讲福音;它是个非凡的群体,由教会的圣徒组成,但是教会是不完美的,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圣徒也是人,教会是由软弱、会犯错和有罪的人组成的。使徒行传的第六章讲了神的集会-ekklēsia(主的教会)的开始,当我们读这一章时,我们看到有说希腊语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因为他们的寡妇没有得到教会供给。于是就有了按立执事,它起源于教会里的争执、问题与抱怨[使徒行传6:1-7]

在使徒行传的第十五章,在使徒行传十五章的结尾,路加医生描述说发生了“争论”,是巴拿巴和使徒保罗因为约翰·马可而起的争论。[使徒行传15:36-39]。巴拿巴是个好人,路加在使徒行传十一章说:“这巴拿巴原是个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使徒行传11:24] 我不想妄自评述保罗这位伟大的使徒的委身程度以及他对外邦人服事。但是在这两个好人之间,发生了争论-希腊语是paroxysm-发生了激烈的对抗,以至于路加记录说:“甚至彼此分开。巴拿巴带着马可,坐船往塞浦路斯去;保罗拣选了西拉,也出去。”[使徒行传15:36-41]

我们的团契是不完美的,基督徒生活在不完美的教会中。卫斯理信仰复兴运动的领袖是乔治·怀特腓德(一个非凡的讲道家)和约翰·卫斯理(一个管理天才)。但是乔治·怀特腓德是个加尔文主义者,约翰·卫斯理则是个阿民念主义者,并且有时候他们之间的争论很严重。我在此读给你们一封由乔治·怀特腓德写给约翰·卫斯理的一封信:

 

我亲爱的朋友和弟兄,请你倾听一下这个愿为你洗脚的孩子所说的话。凭着神在我主基督耶稣里的恩慈,我请求你不要再写更多关于我们有分歧的误解的事情。这岂不会最终摧毁我们的弟兄之爱,并不知不觉地夺走我们之间的真诚与友谊吗?我祷告求神让我们一直保持这份真诚与友谊。主的敌人会多么希望看到我们分裂啊!敬爱的朋友,让我们靠着耶稣的宝血去自由地跟所有人分享救恩,无论神托付我们怎样的亮光,让我们自由地把它传给其他人。

 

我们生活在不完美的群体中,即使是最好的人,不管是巴拿巴,或者大数的扫罗,保罗,或者非凡的讲道人乔治·怀特腓德,或者卫斯理复兴运动的伟大领袖约翰·卫斯理,我们都只是人,我们都有软弱。

圣徒生活在不理想的世界中,圣徒们组成的教会是不完美的,不仅如此,圣徒们也和全人类住在一起,面临着这个不可避免和不可逃脱的共同的敌人:死亡。因为我们是圣徒,只要耶稣还没有再来,我们就无法避免面对这最终的可怕敌人。跟所有其他人的生命一样,我们的生命最终一样会被毁灭。我们的身体将像尼禄的金殿一样荒废和破败;我们的生命将像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一样被毁灭;我们将在某个拥挤的墓地中被人遗忘;我们的生命就像在冰冷的冬季清晨呼吸的空气,或者像秋季飘洒的落叶,或者像被镰刀割下的青草。因为我们是圣徒,我们无法逃避死亡降临到我们家的时刻。不管我们怎样地被分别为圣、怎样地委身、怎样地圣洁,我们都要同样地面对那个无可避免的敌人。

在以赛亚书的第三十八章,先知以赛亚被差派到贤王希西家那里,带去了这样的话语:“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以赛亚书38:1]。一个人的生命再虔诚、再圣洁,也不能因此而逃离这个最终敌人的手:死亡[哥林多前书15:26]。我有很多年参与了贝勒大学的董事会,董事会在达拉斯主管医学中心的主席是哈维·彭兰德,乔治·特鲁特的侄子。哈维·彭兰德曾问我,为什么乔治·特鲁特这么伟大的讲道家会经历痛苦的折磨,直到死亡。对他来说这是不可想象、难以言表和难以想象的。神的伟大仆人、讲坛上的大师乔治·特鲁特竟会患上骨癌并在痛苦中死去。因为我们是圣徒,我们并不能免于经历人生中的所有悲伤和痛苦,我们生活在以弗所,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

不管我们与神怎样亲密,我们也无法知道死亡什么时候来到。神赐我们记忆来纪念过去,但祂没有赐给我们看见未来的眼睛。我们只是在神面前等待着这最后的敌人的到来-死亡[哥林多前书15:26]

我们是在有罪的世界里的圣徒,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理想的社会中。我们生活在不理想和不完美的教会群体中,我们都面对着那不可避免和无法逃脱的最终敌人:死亡。但是还有另一个篇章、另一首诗歌、另一个消息。

基督徒是生活在基督耶稣里的胜利与得胜之中的:“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以弗所书1:1] 后面还接着说:“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 不同之处就是对基督的忠心。保罗喜欢使用这个词语,en Christou“在基督里”[以弗所书1:1]“在基督里”这个词语,他一共用了一百六十四次。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保罗会这样写“我凡事都能做”,在和合本中的翻译是“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4:13]。保罗实际所写的就是:“我在加给我力量的基督里凡事都能做。”又或者在加拉太书[3:28]:“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3:28] 保罗喜爱这个短语:“在基督里”。他用这个短语是表达什么意思?

如果我跟一个人说:“你是做什么生意的?”他会明白我的意思:“你是做生意的,对吗?”然后回答。如果我说:“你是从事一个行业的,你是从事法律行业的吗?你是从事医药行业的吗?”他会马上明白我的意思。如果我对这个教会里的一位单身青年说:“你在谈恋爱吗?”他会满面红光地告诉我他心上人的一切优点,他也知道我的意思。但是如果我今天对一个人说:“你在基督里吗?”他会感到困惑!他会感到困惑,甚至有时感到尴尬。但是新约里的这些基督徒不会这样!他们的生活中有“在基督里”这个词语。他们生活在那样的一个世界中,生活“在基督里”。他们正是“在基督里”找到了自己最大的得胜与平安。在基督里我们有对罪的宽恕;在祂里面,我们有属天的希望;在祂里面,我们有旅途所需的力量和一路上伴随的赐福;在祂里面(在基督里),而不是在我们里面;在我们里面只有软弱、错误、罪和缺点。

只有在主的恩典里我们才能找到最终的胜利。即使保罗都会在以弗所书三章写道:“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以弗所书3:8]。在哥林多前书的第十五章中他写道:“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哥林多前书15:9]。但是你看他接下来所说的:“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然而他还赐我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邦人。”[以弗所书3:8]。或者可以看哥林多前书15章:“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神的教会。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他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哥林多前书15:9-10]。我们的力量和我们的胜利不在我们里面。甚至保罗也声明:“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然后他接着说道:“然而他还赐我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邦人。”不是靠我,而是靠基督[以弗所书3:8]。他在加拉太书的第二章20节写下何等美妙的话语:“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不是我,而是基督[加拉太书2:20]

任何充满胜利的基督徒生命的奥秘都不能在我们自己里面找到,而只能在基督里找到。我们被拣选、我们被呼召、以及我们的使命都超越我们的力量与品格;这所倚靠的就是基督;每个圣徒,每个基督徒都是神恩典的纪念碑。他在我们面前的行走、谈吐、生活,都是出于主的恩慈。是神,而不是我们。我想指出一点:我们谈到的“圣徒”这个词,我们在如今是无法使用这个词的,即使是以旧约和新约中使用的方法也不行。但我们要按照神的话语定义它,不论我们是否能够那样使用它,不论我们是否能够那样理解它。这是圣徒的含义,在旧约中使用的词是qadôš;新约中用的词是hagios它是指被分别出来单独献给神的人或者物;它是指神所做的事。

例如,在旧约中,利未记的结尾用了这个词,十一奉献是qadôš (归给)耶和华的,qadôš ,分别“为圣”。[利未记27:30-33]。神把它分别给祂自己。十一奉献是qadôš,归给耶和华为圣的。我可能会从神那里把它盗取,但是这并不会改变神已做成的事。神说:“十分之一是耶和华的,是qadôš归给耶和华为圣的。[利未记27:30]。再例如神庙:神说:我的名要在那里[历代志下6:6,7:16;耶利米书7:11]。神的殿也被分别,是qodašîm,是我的圣所[出埃及记25:8]。他把圣殿称为qodeš qodašîmhagia hagionsanctum sanctorum(至圣所)[出埃及记26:33]。这是分别给神的,这是神所做的,神将那圣所分别给祂自己。祂说,我住在qodeš qodašîm [利未记16:2]。是神做的。这个词hagios,圣徒,是指神分别出来给祂自己的。这些hagios,神已经分别并归给他自己,他们是圣徒,他们被分别并归给神[以弗所书1:1],神将他们归给自己。

对我们来说,“圣徒”这个词是人类加的标签。它是指人类的成就,神是次要的。在我们现代对圣徒的定义中,神只需要接受这些人类的努力奋斗。我们认为圣徒就是要努力做好人,努力服务,努力为圣,或努力靠近主的人,这样才是圣徒。但是在圣经中,圣徒是由神的恩典分别、拣选、并归给祂自己的人[哥林多前书1:2],这是截然不同的。你看,我的救恩,我的任何委身,我可能了解的任何呼召,都是从神而来的,而不是从我而来的。是神的恩典眷顾了我,触摸了我[以弗所书2:8]。是神的良善充满了我的心和灵,是神那美好的顾念触动了我的心和我的生命。因此,我的赞美和敬拜并不是像这样的:“看我,我多么好啊!”或者“看我,我多么圣洁啊!”或者 “看我,我何等地委身啊!”或者,“看我,我已经升到在神面前的天使的高度了。”从来都不是这样的。我的赞美和敬拜却应该是这样的:“主,主,我这样的罪人,这样的脆弱,这样的堕落,但赞美神,因为神的恩典垂顾了我,抬举了我,让我成为一个圣徒,一个‘被呼召的人’,一个被分别出来的人,进入祂的国。主啊,感谢你记念我。神啊,感谢你拯救我。主啊,感谢你对我如此地怜悯。”

我也会说:“感谢主,当我还是孩子时,你就降下恩典,把我分别出来做福音的事工。”从我能记事的时侯起,我就准备要做一个牧师。“主啊,感谢你的恩典把我分别出来做福音的事工;主啊,感谢你的慈爱和属天的记念,赐给我这样美好的地方来服事;主啊,感谢你赐给我为我祷告和扶持我的执事;主啊,感谢你让我有这些一起负轭、一起朝圣的同工;主啊,感谢你赐给我们这些在这里跟我们一起荣耀你的名的人;主啊,感谢你赐给我们聚集祷告的家庭,他们靠着主的爱和呵护抚养自己的孩子;神啊,你为我做成了这么多美好的事,我要如何才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恩啊?”

那是个圣徒,那就是成为hagios的状态。我们都是极其堕落、软弱、有罪的人,但祂却呼召我们,分别我们,差派我们出去做黑暗世界里的光,作有罪的世界中的圣徒。荣耀归给神!主啊,如果我有一万条命,都会奉献给你,它们也比不上主赐给我的恩典。我想当我们到天上时,我们将共享永生,永远地赞美神,为了我们的主的慈爱、怜悯和恩典而歌唱。正如我常常引用的:“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 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启示录1:5-6]羔羊是配得的![启示录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