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Lot: Living With Homosexuals

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Lot: Living With Homosexuals

September 21st, 1980 @ 5:00 PM

创世记19:1-11

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的人 W. A. Criswell博士 创世记19:1-11 1980年9月21日 7:30 p.m.   我们正在开始两个非凡的讲道系列;一个系列是在早上,会持续超过三年,晚上的时候,是关于人生的问题的系列,这会从秋季一直持续到圣诞节。早上的系列是关于圣经的真道。 今天早上讲的是书中之书,下个周日的早上,将是信心的基础。下个周日晚七点这里的人生的问题的讲道将是:亚干:我们不敢承认的罪。今晚的讲道的题目是: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的人。 和我一起翻到彼得后书第二章,彼得后书第二章,我们一起大声读4到8节,彼得后书第二章4到8节。和你的邻座一起看圣经,我们一起来读。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如果你有圣经,也去翻到那里一起读,彼得后书,4到8节。 我们一起来读: 就是天使犯了罪, 神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 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   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讲道的第一个部分是来仔细地看这段经文中所用的词,和新约、旧约中的词语。原因很简单,我长大之前从没听过它。我来到城市之前完全没听说过,我从几个月前仔细准备这个信息的时候之前,也完全不知道它的细节和详情。我们要先来看圣经中关于这个话题所用的词。 这里的经文说主搭救了罗得。“忧伤” 这个词,kataponeo,意思是 “受压迫或压力”。这里是被动语态,“他自己受到压力。” 他因为那肮脏的aselgeia 而感到压迫和忧伤;这是指无休止的欲望、肉体上、无羞耻的淫乱。 “淫行” ,是盎格鲁萨克森的词语,来指生活的习惯,希腊语是anastrophe;它是指我们的行为,我们生活的样式。然后经文说义人罗得生活在所多玛人中,看到听到他们—这里又出现了 “伤痛” 这个词;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词,basanizó。Basanizó 指靠折磨来检验,这在最近很多世纪都是非法的,但是很久之前,如果一个人被指控,他们会折磨他让他陈罪。这就是那个词。这里翻译成 “伤痛”,它是指 “折磨”。他是被折磨,他被那些他周围的人不义的事所折磨。 我们再来看创世记十九章罗得的故事,那两个天使离开了幔利和亚伯拉罕,来到了所多玛城市的大门,他们见到了市长。这不是非凡的吗?他的名字是罗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选择世俗和肉体情欲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结局总是无尽的失败和绝望。罗得选择了所多玛;在平原的城市建起帐篷。他先来的时候是个流浪者,然后成为市民,然后成为市长。这两个天使来宣告神对城市的审判的时候,他那时当然已经没有见证了。他请求他的女婿和他一起逃离神的审判时,他们嘲笑他们的岳父。 罗得在那城里的生活是失败的、绝望的。他接待这两位从天上来的使者时,城里的人围住他的房子,他们要求罗得带他的客人出来,他们好把客人当作娼妓羞辱。罗得被这样变态的要求所震惊,他说,“这些是我的女儿,她们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但是不要羞辱这两位天上的使者。” [创世记19:8] 所多玛的人说,“退去吧!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 如果不是神让他们看不见,并且天使将罗得拖进了房子,他们就会做出无法想象地堕落、黑暗的事。他们眼昏花四处摸索时,天使们搭救了罗得,他和他的女儿和妻子一起逃脱了,但他的妻子回头,变成了盐柱,罗得只和他的两个女儿逃脱了 [创世记19:9-26]。 关于鸡奸:主有很多的地方谈到它。在摩西律法中,利未记18章22节: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不可与兽淫合,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兽前,与它淫合;这本是逆性的事。在这一切的事上,你们都不可玷污自己;因为我在你们面前所逐出的列邦,在这一切的事上玷污了自己;无论什么人,行了其中可憎的一件事,必从民中剪除。所以,你们要守我所吩咐的,免得你们随从那些可憎的恶俗,就是在你们以先的人所常行的,以致玷污了自己。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 [利未记18:22-24,29-30] 再翻到利未记20章13节:   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人若与兽淫合,总要治死他,也要杀那兽。女人若与兽亲近,与它淫合,你要杀那女人和那兽,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利未记20:13, 15-16] 在翻到圣经申命记23章17节:“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娈童。娼妓所得的钱,或娈童所得的价,你不可带入耶和华—你 神的殿还愿,因为这两样都是耶和华—你 神所憎恶的。” 再翻到列王纪上14章。这是所罗门王的儿子罗波安的治下,列王纪上14章24节:“国中也有娈童。犹大人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恶的事。” 15章,好王亚撒治下,11节,列王纪上15章11节:“亚撒效法他祖大卫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从国中除去娈童,又除掉他列祖所造的一切偶像。” 再翻到最后一章,列王纪上22章,描述了好王约沙法的统治。列王纪上最后一章的43节:“约沙法行他父亲亚撒所行的道,不偏离左右,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约沙法将他父亲亚撒在世所剩下的娈童都从国中除去了。”...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人类生命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的人

W. A. Criswell博士

创世记19:1-11

1980年9月21日 7:30 p.m.

 

我们正在开始两个非凡的讲道系列;一个系列是在早上,会持续超过三年,晚上的时候,是关于人生的问题的系列,这会从秋季一直持续到圣诞节。早上的系列是关于圣经的真道。

今天早上讲的是书中之书,下个周日的早上,将是信心的基础。下个周日晚七点这里的人生的问题的讲道将是:亚干:我们不敢承认的罪。今晚的讲道的题目是: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的人。

和我一起翻到彼得后书第二章,彼得后书第二章,我们一起大声读4到8节,彼得后书第二章4到8节。和你的邻座一起看圣经,我们一起来读。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如果你有圣经,也去翻到那里一起读,彼得后书,4到8节。

我们一起来读:

就是天使犯了罪, 神也没有宽容,曾把他们丢在地狱,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审判。 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因为那义人住在他们中间,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

 

罗得:和同性恋一起生活。讲道的第一个部分是来仔细地看这段经文中所用的词,和新约、旧约中的词语。原因很简单,我长大之前从没听过它。我来到城市之前完全没听说过,我从几个月前仔细准备这个信息的时候之前,也完全不知道它的细节和详情。我们要先来看圣经中关于这个话题所用的词。

这里的经文说主搭救了罗得。“忧伤” 这个词,kataponeo,意思是 “受压迫或压力”。这里是被动语态,“他自己受到压力。” 他因为那肮脏的aselgeia 而感到压迫和忧伤;这是指无休止的欲望、肉体上、无羞耻的淫乱。

“淫行” ,是盎格鲁萨克森的词语,来指生活的习惯,希腊语是anastrophe;它是指我们的行为,我们生活的样式。然后经文说义人罗得生活在所多玛人中,看到听到他们—这里又出现了 “伤痛” 这个词;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词,basanizóBasanizó 指靠折磨来检验,这在最近很多世纪都是非法的,但是很久之前,如果一个人被指控,他们会折磨他让他陈罪。这就是那个词。这里翻译成 “伤痛”,它是指 “折磨”。他是被折磨,他被那些他周围的人不义的事所折磨。

我们再来看创世记十九章罗得的故事,那两个天使离开了幔利和亚伯拉罕,来到了所多玛城市的大门,他们见到了市长。这不是非凡的吗?他的名字是罗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选择世俗和肉体情欲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结局总是无尽的失败和绝望。罗得选择了所多玛;在平原的城市建起帐篷。他先来的时候是个流浪者,然后成为市民,然后成为市长。这两个天使来宣告神对城市的审判的时候,他那时当然已经没有见证了。他请求他的女婿和他一起逃离神的审判时,他们嘲笑他们的岳父。

罗得在那城里的生活是失败的、绝望的。他接待这两位从天上来的使者时,城里的人围住他的房子,他们要求罗得带他的客人出来,他们好把客人当作娼妓羞辱。罗得被这样变态的要求所震惊,他说,“这些是我的女儿,她们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但是不要羞辱这两位天上的使者。” [创世记19:8]

所多玛的人说,“退去吧!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 如果不是神让他们看不见,并且天使将罗得拖进了房子,他们就会做出无法想象地堕落、黑暗的事。他们眼昏花四处摸索时,天使们搭救了罗得,他和他的女儿和妻子一起逃脱了,但他的妻子回头,变成了盐柱,罗得只和他的两个女儿逃脱了 [创世记19:9-26]。

关于鸡奸:主有很多的地方谈到它。在摩西律法中,利未记18章22节: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不可与兽淫合,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兽前,与它淫合;这本是逆性的事。在这一切的事上,你们都不可玷污自己;因为我在你们面前所逐出的列邦,在这一切的事上玷污了自己;无论什么人,行了其中可憎的一件事,必从民中剪除。所以,你们要守我所吩咐的,免得你们随从那些可憎的恶俗,就是在你们以先的人所常行的,以致玷污了自己。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

[利未记18:22-24,29-30]

再翻到利未记20章13节:

 

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人若与兽淫合,总要治死他,也要杀那兽。女人若与兽亲近,与它淫合,你要杀那女人和那兽,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

[利未记20:13, 15-16]

在翻到圣经申命记23章17节:“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有妓女;以色列的男子中不可有娈童。娼妓所得的钱,或娈童所得的价,你不可带入耶和华—你 神的殿还愿,因为这两样都是耶和华—你 神所憎恶的。”

再翻到列王纪上14章。这是所罗门王的儿子罗波安的治下,列王纪上14章24节:“国中也有娈童。犹大人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恶的事。”

15章,好王亚撒治下,11节,列王纪上15章11节:“亚撒效法他祖大卫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从国中除去娈童,又除掉他列祖所造的一切偶像。”

再翻到最后一章,列王纪上22章,描述了好王约沙法的统治。列王纪上最后一章的43节:“约沙法行他父亲亚撒所行的道,不偏离左右,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约沙法将他父亲亚撒在世所剩下的娈童都从国中除去了。”

我们再看罗马书第一章。罗马书第一章24节,“神任凭他们”—这是指希腊罗马帝国,当时主流文化下的人们:

 

神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他们将 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 . . . 因此, 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这是女同性恋;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这是男同性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哥林多前书六章,第9节开始,哥林多前书六章9节: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 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 神的国。

 

这里有一些词我去查了一下。“作娈童的”,对应的是malakos。这是个不好的词,不好到几乎找不到它的意思。字典和解经书中只是称之为不好的词,仅此而已。malakos 的意思是 “松软的”。后来是指男人和男人间或女人和女人间的性关系。

亲男色的(国王钦定版翻成同人猥亵的人),原文是arsenokoitesarsén是希腊语中的 “男人”,arsénarsén,“男人”,koites,这是个不常见的词。它的开头是 “床”,它的意思是 “婚床”。后来它用来指交媾,arsenokoites用来指男人间的交媾。拉丁语中则是catamite。我以前从没听过,catamite,但这是希腊罗马文化的一部分。catamite是个专用做性奴的男人。有很多的catamites是男孩。

若罗马人或希腊人征服一个国家,他们会将男人和男孩也卖作娼妓,作catamite。不管是男人还是女儿可以买这样的奴隶,将男孩或男人作性奴,arsenokoite,拉丁语的catamite

在希腊罗马帝国的架构中,这是他们的圣安德烈亚斯断层,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事,让他们的国家衰落。我们现在的美国生活让我无法理解,我无法相信那些医生、心理学家和统计学者所说的事。比如,金赛谈论人类的性时,金赛报告中说美国人中10%是同性恋;他说有两千万人。我还读到另一个数据,它说美国13%的男人和7%的女人是同性恋;13%的美国男子是同性恋,7%的美国女子是同性恋。

这些事让我惊奇!我被这些数据所震惊。这些数据学家说在旧金山又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同性恋。这意味着那一个城市中就有二十万的同性恋。我读到那些支持同性恋的人在美国城市的游行,一般并不特别注意。

最近,在华盛顿有超过两万五千人游行;在芝加哥有超过五千人游行,在旧金山有超过十万人游行。他们为什么游行?他们自己这样说,“我们为同性恋权益游行。” 第一,废除各州鸡奸的法律,36个州已经废除了有关鸡奸的法律;第二,他们说,“我们为要在社区中尤其是工作场合无区别的对待,我们能在学校教书,能领养孩子,就和异性恋一样能在社区中被接受。”

不仅如此,一个本身是同性恋的人在一本同性恋杂志中写道,我引用他的话,“同性恋解放运动的最终目标是年轻人和孩子有自由的性表达。我们同性恋如果只支持两愿的成人间的性行为是没有什么益处的。说喜欢男孩子的同性恋者是变态,这是荒谬的。我们这些追求同性恋权益的人如果只求对两愿的成人的保护,这是虚伪的。” 他们的游行是要支持同性恋,arsenokoites,和孩子和年轻人的性行为,如果他们有这种需求的话。自由表达—这是同性恋权益运动。

他们在美国的光景怎样?美国的态度的改变让我非常震惊!一两天前,我从达拉斯晨报中复印了这个文章,是在 “写给梅格的信” 栏目中。“亲爱的梅格,我知道你不会发表这封信,但我觉得必须要感谢你对希拉的回答,她说她无法理解她兄弟的同性恋行为。你说,‘不要试着去理解,而是试着去接受。’梅格,如果每个人都这样,这个国家中就没有要隐瞒的同性恋了。我是个同性恋,我知道有成千上万的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感觉。我们要的就是接受。 ” 梅格回信说,“我祈祷你会被接受,但这会花一段时间。感谢你的分享。二十年前你的信和希拉的信都不可能发表。”

这是新的态度。现在是新的一天。我在《商业周刊》中—它是美国被最广泛阅读的经济和金融杂志—我在《商业周刊》中读到了商业世界中的同性恋带来的影响。五年前,美国只有五个公司接受同性恋;今天,有一百二十个公司会同等地对待同性恋和异性恋。《商业周刊》还提到另一个发现:他们发现大多数人更喜欢同性恋在学校教书,他们更喜欢同性恋领养孩子,更喜欢同性恋带领童子军,他们更喜欢支持同性恋权利,想要法律支持他们。对我来说这是非常惊人、非凡的转变。但是商业世界中的转变和宗教世界中的改变相比是不足一提。

比如,纽约新教圣公会的首领保罗·摩亚最近按立了艾伦·玛丽·巴莱特,她是个活跃的同性恋。不久之前,长老会总会差遣一个委员会去研究教会中的同性恋,研究他们怎么应对他们,是否能按立他们。他们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委员会呈交报告时,有十四个人同意,五个人反对。在总会回忆中,有很多人穿着有粉色三角形的衣服。在希特勒的纳粹德国中,希特勒让鸡奸的人穿有粉色三角形的衣服。他们在长老会总会会议中也穿粉色三角形。

世界七个大洲上有超过一百个同性恋的教会,他们的数目超过两千人。让我惊奇的人基督教会认同同性恋者。但真正让我害怕的,是在公立学校中的所谓的性教育。在过去的一周,达拉斯的公立学校系统投票我们也要为达拉斯的孩子们引进性教育。这是什么?

我们来看这到底是什么。为加利福尼亚州芬代尔市设立的课程大纲表明,高中的学生按一男一女分成一组,他们一起学习各种性生理名词,他们会彼此问答前戏、勃起、射精等词汇。课上会讨论学生们是否对他们的性器官尺寸满意。这些讨论是为了让七年级的学生能够选择自己的性生活样式,选择适合自己的性行为。他们只教导如果有性表达,完全不顾信仰或道德的约束。自我满足是他们的标准。

同性恋—我们在谈论学校中的性教育—同性恋被接受,就如同手淫一样,被广泛地支持。计划生育组织的材料 “未成年人的性:意义以及未来” 被高中老师发给学生们。它强调我们必须要完成当代的性解放。我们的社会必须要支持各种各样的同性性行为—鸡奸或女同性恋性行为。

性教育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性教育支持同性恋、亲密行为、手淫和性行为。他们说,“这是健康的行为,老师应该教这些。” 在学校的教学计划中,会让学生扮演女性化的男人和男性化的女人。他们去收集杂志、文章和图片,最后他们会熟知这些词—我不会读那些。“这些是你的孩子经过性教育必须要知道的东西。”

你会为美国文化正在发生的事而震惊、不知所措。我必须要结束信息了。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这些信息是和人类生命的问题有关的。这是有答案的。我首先指出,同性恋并不是那么欢乐的。这并不像那些同性恋者所想的。

神在我们刚读的罗马书第一章说,那些转向其他女人的女人,和那些转向男人行可羞耻的事的人—你看神说了什么,“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罗马书1:27] 这是真的。神说有同性性行为的人伴随着一个无法逃脱的审判。这是他们当中奇高的自杀率的缘由。

在这里曾有一个传道人,是第一个副牧师。他去了墓地,饮枪自杀了。他被发现猥亵男孩,他不敢面对审判,就毁了自己的生命。他们会担负着沉重的负担。同性恋并不是这么开心。神有答案;神有搭救的方法和得胜的方法。

我以前听人说过,如果画了一个森林却没有画出去的路,这是不对的。我认为,如果讲一个话题却没有指出通向光明、自由和胜利的道路,这也是不对的。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关于同性恋的深入研究中,宣称同性恋如果有很深的欲望改变的话,是可能改变的。

你来看神的话语:我们在哥林多前书六章读的经文,神说:“你们中间有人曾是这样”,对哥林多的教会说,“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malakos—翻译成作娈童的—亲男色的,arsenokoites,鸡奸的。” 你看他说:“你们中有人曾是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 [哥林多前书6:9-10]

再看使徒怎么说:“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 你们有人曾是malakos,有人曾是arsenokoites,有人曾是拜偶像的,有人曾是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你们中有人曾是这样,他说,但是,“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 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 [哥林多前书6:11] 人不是必须得在罪、错误和堕落中。

我在自己的学习中反复看到的事是,一些心理学家说同性恋是基因造成的,是我们继承的。不是这样的!我来读一个医生的报告,他是内布拉斯加州内布拉斯加大学的医学中心的医生罗恩布朗。你听他怎么说:“我来清除关于同性恋的一个迷雾,就是它不是人主动选择,自己无法为之负责。同性恋之所以成为同性恋是经过一系列的选择的。这些选择一开始是无法感知的,因为它们起初看起来并不是选择同性性行为。通常,它们是出于社交吸引,被同性吸引。当友情变得亲密,一些性刺激出现了;如果之前不认为同性性行为是错误的,这就变成外在的行为。这个过程如果不被打断,并且另一方已经是常有同性性行为的人,那么这个过程会加速。当友情深入,朋友的价值和生活方式也会被接受,有一天他就会发现他也是同性恋。这完全是因为他周围的环境,和基因、生理或者解剖结构安全无关。”

我这里还有来自罗本医生的报告,他说心理学已经证明同性恋不是遗传的。这是习得的行为。这是学会的罪,是变态的行为。你不是必须成为一个同性恋,你不是必须要鸡奸。这是习得的罪。保罗对哥林多的教会说,“你们中间有人曾是malakos,有人曾是arsenokoites。有人曾是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 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 [哥林多前书6:11]

我可以再指出一件惊人的事吗?你是否注意到同性恋在这里没有被分出来作为一个特别的罪?它只是一个列表中的一个。在摩西律法中也是一样。同性恋只是数不清的过犯中的一个。在新约中也是这样,它是很多罪中的一个。

换句话,神通过保罗对我所说的话是:我们生命中的这些问题只是我们堕落的本性的表现和结果。我们中有人有这样的罪,有人有那样的罪,还有一些其他的罪,但我们所有人都是罪人。这是不对的,我们一些人指着另一些人说,“看看这可恶的罪人”,我们自己就是可恶的罪人。我们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侵犯了神的律法,没有满足神要召我们进入他荣耀的美好计划。

我们该怎么办?如果不是因神怜悯地从天上垂顾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做,让他们得救”,我们就会在罪里死去。他成为道成肉身的人子,为我们的罪死,为所有的罪,在木头上付了死的代价,并从死里复活,为让我们称义,他现在在天上父宝座的右边,他是我们的中保、为我们代求。被接受、被宽恕、委身跟随他的道路向我们每个人敞开。不管我们的倾向怎样、观点怎样、喜好怎样,我们都在神的眼里被接受,通过耶稣的血,靠着我们主的怜悯和恩典。

接受了基督的恩典、慈爱和宽恕,让他作主之后,耶稣能够搭救我们。异性恋可能和同性恋一样满是淫欲。贞洁和虔敬从来都不容易。这个邪恶的世界不会将我们带到神的恩典:我们当中一些人在这些事被试炼,一些人在另一些事上被引诱,每个人都在某些事上跌倒。但若我们跌倒,我们要伸手去拉耶稣的手,求神拉起我们,让我们的脚站在磐石上,给我们力量,求他与我们同在,让我们行在他的道路上,被主喜悦,事奉被他使用。这是对我们所有人的邀请。

我们需要主,我们需要神的宽恕。我们需要耶稣的怜悯,它就像泉水一样洗净我们、搭救我们。我们所有在主里找到避难所的人,就有世上无可比的喜乐—这是灵里的喜乐,生命丰盛、充足的喜乐,在主的光里行走的喜乐。这是神的救恩的信息和邀请。“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以赛亚书30:21] 这是我们要在感恩中爱戴、尊崇、敬拜的人子;这是教会,神的家庭的团契。来和我们一起走在主的爱里。我们回应耶稣对我们生命的召唤,神会祝福我们。

我们一起站立好吗?我们天上的主,圣经说,“你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你没有犯罪。” [希伯来书4:15] 你真的向我一样受过试探、受过试炼吗?圣经说你是的。圣经接着说因为你这样经受了,你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你知道我们的一切。然后是美好的邀请:“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4:16] 配受称颂的主耶稣,你是多么美好的朋友,宽恕我们,帮助我们,让我们强壮,祝福我们,和我们一起行走,接受我们,为我们而死。我们的感恩和赞美永远也说不尽。

我们的主,在今晚的呼召中,在神的家里这人群中,愿圣灵对一个家庭说话,对一对夫妇说话,对某个失丧的人说话,让他们能认识你作救主,作朋友,就在今晚。

一会儿,我们要唱邀请的诗歌。在看台的人,在下面的人,“牧师,神的圣灵进入了我的心里,我要用生命回应。我要带着我的家庭,我们今晚过来了。” “这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来了。” “这是我的妻子,我们一起来了。” “这是我的孩子,将这个孩子放在救主的脚前。” 或 “牧师,我自己来了。我要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我来了。”

圣灵会将这呼召放在你心上,用你的生命回应。我们的主,我们为那些在这一刻被圣灵感动的家庭祷告,同样为那些人、那些夫妇,那某个人祷告。靠着他救恩的恩典,阿们。

沿着楼梯,沿着过道,来到我们面前,来到我们同工和执事这里,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你一个人,“牧师,今晚我决心向神,我来了。” 我们祷告、等待、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