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牧师的问题II-Questions for the Pastor II

给牧师的问题II-Questions for the Pastor II

March 16th, 1974 @ 9:48 AM

使徒行传2:2

    给牧师的问题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2:2 1974年3月16日 第二部分 好的。[你能告诉我们你选择员工的原则吗?还有你能不能讲一下(听不清)的教义?] 我首先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这个教会有个非常的不同—我指的是我们的员工—关于宗派的事。我的一些非常忠心的、有才华的员工,他们认为如果一个事不是美南浸信会的就不是好的;他们在员工会议中也是这样说;他们对待任何不是美南浸信会的事都是蔑视、嘲笑,并且借着一切机会要把这态度带到教会生活和我们的子民当中。我和他们很不同! 我完全不同意这一点。我不认为神只认美南浸信会为他自己的子民。我不认为只有美南浸信会有智慧;其他的人也有判断力。其他人也有天才和办法,如果我能敞开心去聆听,我就能学习到一些什么,就像我能从浸信会的领袖学习一样。 比尔•戈特哈德是其中之一。比尔•戈特哈德有神在他里面。你无法用任何其他方式来解释比尔•戈特哈德。他是完全没有演说才能的。我无法想象他和罗伯特•李一起演讲。这是无法想象的。但是他会在达拉斯的这个讲台上—他几年前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他会在达拉斯的这个平台上对两万人讲课。这是非凡的! 他会讲什么?他除了将圣经应用在当前的形势、生命的问题之外,不会讲任何其他的东西。我怎么会轻视、诋毁这样的人呢?他要讲圣经,将神的话语应用到生命中,问题中。 我也许不会相信比尔•戈特哈德说的所有话。他是个单身汉。他没有结婚,他讲过很多关于如何养育孩子、如何过家庭生活,但是我认为如果他结了婚、有了孩子就会改变他的意见。但这只是我对他的话的一些自己的判断。但是他赞美神和他的话语,看他对我们的子民的影响。我们教会中一些最好的成员是因为比尔•戈特哈德的影响悔改信主的。我们很多人也通过比尔•戈特哈德的带领从神的书中找到答案。我为他感谢神。任何地方有人站起来赞美主和主的话语,我都为他感谢神。世界如此的大,如此地和我们作对,我们需要彼此的帮助。 关于员工,我们怎么留住他们?[不清晰的评论] 好,我喜欢我们员工的几个特点。一个是—因为我刚说的话,你可能很吃惊我会这么说—一个是,我喜爱我们美南浸信会的学术世界训练出来的员工。他们是从我们的大学毕业的。他们是从我们的神学院毕业的。我喜爱这一点。我们的子民对于宗派很清楚。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很清楚地是美南浸信会的教会,很明显。人们大多数也是这样。所以教会中有美南浸信会训练的领袖是很有帮助的。但也有例外。梅尔•卡特是教会中有名望的领袖,梅尔•卡特是波士顿人,在特莱蒙殿教会长大,在克拉伦登大街教会长大,拉格尔斯是牧师,是从噶顿大学和噶顿神学院毕业的。但是这些对他在这里没有帮助。他在这里需要克服这些,也必须要。如果他是从新奥尔良神学院、或者西南神学院或南方神学院毕业,就不会有这些问题。所以如果有美南浸信会训练的领袖是有帮助的。 另一件事,来到这里的人必须注重神学。他们不需要有某个特别的神学观点,但是他们要能够接受我所支持的解读。例如,如果我的一个员工相信无千禧年,我认为教会的气氛,尤其是我在建立的气氛,会让他们觉得不舒服。我认为他们会这样,他们会觉得不舒服,或者不会再来,或者会离开。所以不管谁要加入员工,就要真的相信神的话语,不会属灵化它。 例如,我站在这里的讲台上说,我们要让这书说它所说的话,传递它本来的意思,以色列—我提到它是因为我们曾谈到它—以色列是以色列,犹太人;教会是教会,是我们。 如果我的一个员工在这样的聚会上走到前面说,“你知道牧师这说的不对。他是疯子。今天的以色列就是教会,犹太人在神的计划中已经出局了。犹太人没有未来了。” 如果他要否认我在讲台所讲的、所教导的,我不会说什么。但是有一半坐在这里的人会到台上,在这里发生神学的争论。所以,他会离开,他无法这样做。 我在告诉你这样的事。员工要和牧师的神学立场一样。我是个完全相信圣经的人和牧师。比如对以色列的应许,我在这里曾经讲过道,我在这捶桌子强调。我说:“如果神不保守对犹太人的应许,我就不知道他会保守对我的应许。如果他对他们撒谎了,我怎么知道神不会对我撒谎?如果神在旧约中对以色列的子孙的应许,他没有保守,他对我的一些应许可能也会失效。”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一样,完全一样。那里、这里或那里,不管是读创世记或读诗篇,或读使徒行传,或启示录,对我来说都一样。如果一个部分站立不住,在我看来,整个都会倒塌。那是我在这里讲的、教导的,如果我有员工不是这样,就会产生一个巨大的裂缝。那个员工就不会在这里,有很多人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都会不舒服,很多人。我们就会说,“没有问题。” 好。[听不清楚] 哦!上个周日他们做了些事,我见了那个女孩,请她改变。据我所知,我们教会是唯一一个有全职照顾婴儿的员工。所有其他的地方,照顾婴儿的和照顾幼儿的是一起,或者他们有个兼职的志愿者。我们这里有个全职工作的照顾婴儿的员工。 她上周日那样做了。她让十个人来向主献上他们的家,就因为小婴儿的诞生。于是我这周给她打电话,我说,“我不喜欢这样,你让那十个人过来。我想要你做的是,每周两个或三个;我好能充分地使用它。” 我告诉她如果太多的话,我就好像是推销的,我就不是真正地在意你和你的婴儿,我面对着一群人。我不喜欢这样。 我不喜欢给人留下公事公办的印象,我喜欢让你觉得你是一个人,我们是在神的面前做这事。她说她会这么做。所以这周日她让两个上来。一个是要加入教会。这是我喜欢的,一个一个来。 这只是一个员工。有很多的事情我完全不留意,但是如果我注意到什么事,我就会十分的固执,是在是太糟糕了!我希望它能完全照我想的去完成。如果我有什么意见,我就希望你完全那样去做。我会向你解释,我会解释原因,但是我想要它那样完成。我觉得那事应该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如果我有理由的话。 甚至美国也没有两个总统。你有一个领袖。一个国家不可能有两个国王,也不可能有两个人来运行教会。我带领教会,他们想要我这么做;他们希望我这样做;我也希望这样。但实际操作中,像我说的,我会分割,让他们有余量。但如果我因为某个理由决定了一件事,这是典型的例子—我知道我这样是对的,我知道神会祝福这决定—我们就会按照我的方式来做。我喜爱这样做;我也推荐你们。让人们到前面来和孩子一起跪下祷告是个真正的祝福。 好。[听众:你有多少执事?选择的程序是怎样?] 我们有大概三百个。执事会每年会增加十二到十五个。当然会有一天,这个教会的执事会多于五百个。这是教会一个巨大的弱点,巨大的弱点,我对这些人说, 你们在外面是银行的总裁,保险公司的头目,运营公司,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按照运营公司的方式来运营教会。你们没有一个人会选人做领袖后却从不评估他。你们没有一个人会这样,美国也没有这样的事。世界也不是这样。你会评估领袖,再次选举或者轮换。他们每隔一段时间会选举。大多数公司每年会新设领袖。   你知道吗?我曾有一次和执事们意见相左?就是关于这事的。那是很痛苦的,所以我说,“好,我们不做了。” 他们拒绝轮换。我的执事有二十年没有参加过执事会的;我的执事有通奸的;我最近埋葬的一个执事曾喝醉了来到我家;我的执事有的五年、十年才参加一次执事会。 我告诉人们,“这是巨大的弱点。要轮换执事会。让人们来工作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是信实的。”我的判断没有错,但是我宁愿放弃也不想因此争吵。于是我就忘记它。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个遗憾,很大的遗憾。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我无法解释。他们想要个职位,他们的妻子为此自豪,“我丈夫是执事,” 他们不想放弃或轮换。在神的家里,在这个教会有这事。 [听不清的评论] 是的,选择执事的方法;每年都有委员会委派执事,整年他们从教会里选择人。他们告诉执事要选择谁,他们要推荐的,已经被按立的,和即将被按立的。执事们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回复。一个人也许知道关于那个人委员会不知道的事。委员会会用各种方式来调查这个人;他给教会的奉献,他们会看他奉献的记录;他们会查零售信贷协会的资料,在商业世界调查,以任何可能的方式。他们将之带给我,我做最后的决定。然后他们将决定告诉执事,执事有一个月时间回复。一个月之后,他们会向教会建议选他们做执事,投票让我去选一个长老按立他们。 [听不清的评论] 是的,我们教会里有两个委员会:一个是执事会委员会提出的,一个是教会委员会提出的。我很确定新的执事会委员会是由教会委员会选出的。执事们听了我的话,我说他们不应该选择自己的人。应该教会来做。这是个教会委员会。 好。[听不清的评论] 奎斯维尔博士,你讲关于教会被提的观点,你说犹太人布道家会遍满全地,四处传福音。当被提的时候,我认为地上就没有相信的人了。 不。 [听众问题] 我认为你说过没有人离开人的见证会得救。 是的,是的。 [听众问题] 那么得救的人都走了,犹太人的布道家怎么出现的? 神的介入。主为他们加印,主呼召他们。他们在这里什么都有,只是没有我们。他们有圣经,有神在地上的同在,我认为这是神的工作。主对天使说,就是执掌四方的风能伤害天地的,“你们要等我印了众仆人。” 于是他为犹大一万两千人加印,西缅的一万两千人加印,吕便的一万两千人加印,诸如此类,一共十四万四千人。最后可怕的毁灭到来之前,这些被拣选被加印的,被分别成圣,做那工作。然后他们继续。我们离开后,对这个世界有巨大的影响。 [但是你上周说,外邦人走到杖下,好像是有好行为。他们是靠什么得救?是靠相信主,还是对犹太人好?] 不。 [听众问题] 是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方式—我不相信有两种得救的方式,信心和行为。我不相信这一点。我认为从一开始就只有一种得救的方式。我们依靠神的怜悯。 大卫犯罪的时候,“主,如果你要祭物,我会将整个王国给你;但是神要的祭是痛悔的心。” 只有一种方式得救。他们都会以一种方式得救。他们接待这些弟兄的方式是他们是否接受信息的外在表现。如果他们拒绝了弟兄,那就意味这他们拒绝了他的信息。如果他们接受他,他们就接受了他的信息。 [基督被钉十字架后受死的时候,在此之后,他去了哪里?他向谁讲道?] 我谈过这事。这是在彼得前书。我讲彼得前书的时候—我讲完了彼得前书,两周前刚刚结束,上周我刚开始了彼得后书—我尽我所能地研究了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做更多,我认真研究了。我研究了希腊文,和所有我相信的解经书、讨论后,我得到了结论。我认为主受死的时候,交出他的灵,我认为主去了天堂,带着新的跟随他的人,就是以信心仰望他的那个罪犯,即使是在十字架上相信。我认为然后主去了阴间的另一个部分。主去了哪些拒绝他的人的灵那里,其中包含那些在挪亚的日子中悖逆的人。圣经说,“他 kerruso‘d,宣告、宣扬” [彼得前书3:19]。他宣讲了什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去我也不知道。...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先知学校,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给牧师的问题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2:2

1974年3月16日 第二部分

好的。[你能告诉我们你选择员工的原则吗?还有你能不能讲一下(听不清)的教义?]

我首先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这个教会有个非常的不同—我指的是我们的员工—关于宗派的事。我的一些非常忠心的、有才华的员工,他们认为如果一个事不是美南浸信会的就不是好的;他们在员工会议中也是这样说;他们对待任何不是美南浸信会的事都是蔑视、嘲笑,并且借着一切机会要把这态度带到教会生活和我们的子民当中。我和他们很不同!

我完全不同意这一点。我不认为神只认美南浸信会为他自己的子民。我不认为只有美南浸信会有智慧;其他的人也有判断力。其他人也有天才和办法,如果我能敞开心去聆听,我就能学习到一些什么,就像我能从浸信会的领袖学习一样。

比尔•戈特哈德是其中之一。比尔•戈特哈德有神在他里面。你无法用任何其他方式来解释比尔•戈特哈德。他是完全没有演说才能的。我无法想象他和罗伯特•李一起演讲。这是无法想象的。但是他会在达拉斯的这个讲台上—他几年前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他会在达拉斯的这个平台上对两万人讲课。这是非凡的!

他会讲什么?他除了将圣经应用在当前的形势、生命的问题之外,不会讲任何其他的东西。我怎么会轻视、诋毁这样的人呢?他要讲圣经,将神的话语应用到生命中,问题中。

我也许不会相信比尔•戈特哈德说的所有话。他是个单身汉。他没有结婚,他讲过很多关于如何养育孩子、如何过家庭生活,但是我认为如果他结了婚、有了孩子就会改变他的意见。但这只是我对他的话的一些自己的判断。但是他赞美神和他的话语,看他对我们的子民的影响。我们教会中一些最好的成员是因为比尔•戈特哈德的影响悔改信主的。我们很多人也通过比尔•戈特哈德的带领从神的书中找到答案。我为他感谢神。任何地方有人站起来赞美主和主的话语,我都为他感谢神。世界如此的大,如此地和我们作对,我们需要彼此的帮助。

关于员工,我们怎么留住他们?[不清晰的评论] 好,我喜欢我们员工的几个特点。一个是—因为我刚说的话,你可能很吃惊我会这么说—一个是,我喜爱我们美南浸信会的学术世界训练出来的员工。他们是从我们的大学毕业的。他们是从我们的神学院毕业的。我喜爱这一点。我们的子民对于宗派很清楚。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很清楚地是美南浸信会的教会,很明显。人们大多数也是这样。所以教会中有美南浸信会训练的领袖是很有帮助的。但也有例外。梅尔•卡特是教会中有名望的领袖,梅尔•卡特是波士顿人,在特莱蒙殿教会长大,在克拉伦登大街教会长大,拉格尔斯是牧师,是从噶顿大学和噶顿神学院毕业的。但是这些对他在这里没有帮助。他在这里需要克服这些,也必须要。如果他是从新奥尔良神学院、或者西南神学院或南方神学院毕业,就不会有这些问题。所以如果有美南浸信会训练的领袖是有帮助的。

另一件事,来到这里的人必须注重神学。他们不需要有某个特别的神学观点,但是他们要能够接受我所支持的解读。例如,如果我的一个员工相信无千禧年,我认为教会的气氛,尤其是我在建立的气氛,会让他们觉得不舒服。我认为他们会这样,他们会觉得不舒服,或者不会再来,或者会离开。所以不管谁要加入员工,就要真的相信神的话语,不会属灵化它。

例如,我站在这里的讲台上说,我们要让这书说它所说的话,传递它本来的意思,以色列—我提到它是因为我们曾谈到它—以色列是以色列,犹太人;教会是教会,是我们。

如果我的一个员工在这样的聚会上走到前面说,“你知道牧师这说的不对。他是疯子。今天的以色列就是教会,犹太人在神的计划中已经出局了。犹太人没有未来了。” 如果他要否认我在讲台所讲的、所教导的,我不会说什么。但是有一半坐在这里的人会到台上,在这里发生神学的争论。所以,他会离开,他无法这样做。

我在告诉你这样的事。员工要和牧师的神学立场一样。我是个完全相信圣经的人和牧师。比如对以色列的应许,我在这里曾经讲过道,我在这捶桌子强调。我说:“如果神不保守对犹太人的应许,我就不知道他会保守对我的应许。如果他对他们撒谎了,我怎么知道神不会对我撒谎?如果神在旧约中对以色列的子孙的应许,他没有保守,他对我的一些应许可能也会失效。”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一样,完全一样。那里、这里或那里,不管是读创世记或读诗篇,或读使徒行传,或启示录,对我来说都一样。如果一个部分站立不住,在我看来,整个都会倒塌。那是我在这里讲的、教导的,如果我有员工不是这样,就会产生一个巨大的裂缝。那个员工就不会在这里,有很多人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都会不舒服,很多人。我们就会说,“没有问题。”

好。[听不清楚] 哦!上个周日他们做了些事,我见了那个女孩,请她改变。据我所知,我们教会是唯一一个有全职照顾婴儿的员工。所有其他的地方,照顾婴儿的和照顾幼儿的是一起,或者他们有个兼职的志愿者。我们这里有个全职工作的照顾婴儿的员工。

她上周日那样做了。她让十个人来向主献上他们的家,就因为小婴儿的诞生。于是我这周给她打电话,我说,“我不喜欢这样,你让那十个人过来。我想要你做的是,每周两个或三个;我好能充分地使用它。” 我告诉她如果太多的话,我就好像是推销的,我就不是真正地在意你和你的婴儿,我面对着一群人。我不喜欢这样。

我不喜欢给人留下公事公办的印象,我喜欢让你觉得你是一个人,我们是在神的面前做这事。她说她会这么做。所以这周日她让两个上来。一个是要加入教会。这是我喜欢的,一个一个来。

这只是一个员工。有很多的事情我完全不留意,但是如果我注意到什么事,我就会十分的固执,是在是太糟糕了!我希望它能完全照我想的去完成。如果我有什么意见,我就希望你完全那样去做。我会向你解释,我会解释原因,但是我想要它那样完成。我觉得那事应该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如果我有理由的话。

甚至美国也没有两个总统。你有一个领袖。一个国家不可能有两个国王,也不可能有两个人来运行教会。我带领教会,他们想要我这么做;他们希望我这样做;我也希望这样。但实际操作中,像我说的,我会分割,让他们有余量。但如果我因为某个理由决定了一件事,这是典型的例子—我知道我这样是对的,我知道神会祝福这决定—我们就会按照我的方式来做。我喜爱这样做;我也推荐你们。让人们到前面来和孩子一起跪下祷告是个真正的祝福。

好。[听众:你有多少执事?选择的程序是怎样?] 我们有大概三百个。执事会每年会增加十二到十五个。当然会有一天,这个教会的执事会多于五百个。这是教会一个巨大的弱点,巨大的弱点,我对这些人说,

你们在外面是银行的总裁,保险公司的头目,运营公司,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按照运营公司的方式来运营教会。你们没有一个人会选人做领袖后却从不评估他。你们没有一个人会这样,美国也没有这样的事。世界也不是这样。你会评估领袖,再次选举或者轮换。他们每隔一段时间会选举。大多数公司每年会新设领袖。

 

你知道吗?我曾有一次和执事们意见相左?就是关于这事的。那是很痛苦的,所以我说,“好,我们不做了。” 他们拒绝轮换。我的执事有二十年没有参加过执事会的;我的执事有通奸的;我最近埋葬的一个执事曾喝醉了来到我家;我的执事有的五年、十年才参加一次执事会。

我告诉人们,“这是巨大的弱点。要轮换执事会。让人们来工作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是信实的。”我的判断没有错,但是我宁愿放弃也不想因此争吵。于是我就忘记它。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个遗憾,很大的遗憾。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我无法解释。他们想要个职位,他们的妻子为此自豪,“我丈夫是执事,” 他们不想放弃或轮换。在神的家里,在这个教会有这事。

[听不清的评论] 是的,选择执事的方法;每年都有委员会委派执事,整年他们从教会里选择人。他们告诉执事要选择谁,他们要推荐的,已经被按立的,和即将被按立的。执事们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回复。一个人也许知道关于那个人委员会不知道的事。委员会会用各种方式来调查这个人;他给教会的奉献,他们会看他奉献的记录;他们会查零售信贷协会的资料,在商业世界调查,以任何可能的方式。他们将之带给我,我做最后的决定。然后他们将决定告诉执事,执事有一个月时间回复。一个月之后,他们会向教会建议选他们做执事,投票让我去选一个长老按立他们。

[听不清的评论] 是的,我们教会里有两个委员会:一个是执事会委员会提出的,一个是教会委员会提出的。我很确定新的执事会委员会是由教会委员会选出的。执事们听了我的话,我说他们不应该选择自己的人。应该教会来做。这是个教会委员会。

好。[听不清的评论] 奎斯维尔博士,你讲关于教会被提的观点,你说犹太人布道家会遍满全地,四处传福音。当被提的时候,我认为地上就没有相信的人了。

不。

[听众问题] 我认为你说过没有人离开人的见证会得救。

是的,是的。

[听众问题] 那么得救的人都走了,犹太人的布道家怎么出现的?

神的介入。主为他们加印,主呼召他们。他们在这里什么都有,只是没有我们。他们有圣经,有神在地上的同在,我认为这是神的工作。主对天使说,就是执掌四方的风能伤害天地的,“你们要等我印了众仆人。” 于是他为犹大一万两千人加印,西缅的一万两千人加印,吕便的一万两千人加印,诸如此类,一共十四万四千人。最后可怕的毁灭到来之前,这些被拣选被加印的,被分别成圣,做那工作。然后他们继续。我们离开后,对这个世界有巨大的影响。

[但是你上周说,外邦人走到杖下,好像是有好行为。他们是靠什么得救?是靠相信主,还是对犹太人好?]

不。

[听众问题] 是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方式—我不相信有两种得救的方式,信心和行为。我不相信这一点。我认为从一开始就只有一种得救的方式。我们依靠神的怜悯。

大卫犯罪的时候,“主,如果你要祭物,我会将整个王国给你;但是神要的祭是痛悔的心。” 只有一种方式得救。他们都会以一种方式得救。他们接待这些弟兄的方式是他们是否接受信息的外在表现。如果他们拒绝了弟兄,那就意味这他们拒绝了他的信息。如果他们接受他,他们就接受了他的信息。

[基督被钉十字架后受死的时候,在此之后,他去了哪里?他向谁讲道?]

我谈过这事。这是在彼得前书。我讲彼得前书的时候—我讲完了彼得前书,两周前刚刚结束,上周我刚开始了彼得后书—我尽我所能地研究了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做更多,我认真研究了。我研究了希腊文,和所有我相信的解经书、讨论后,我得到了结论。我认为主受死的时候,交出他的灵,我认为主去了天堂,带着新的跟随他的人,就是以信心仰望他的那个罪犯,即使是在十字架上相信。我认为然后主去了阴间的另一个部分。主去了哪些拒绝他的人的灵那里,其中包含那些在挪亚的日子中悖逆的人。圣经说,“他 kerruso‘d,宣告、宣扬” [彼得前书3:19]。他宣讲了什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去我也不知道。

我在心里感觉到一件事。我不相信一些人所说的,主去那里加添他们的痛苦,向他们指出,“看,我告诉过你,看看你自己,在这里受咒诅,你本应该悔改的。” 我这样认为,他去加添他们的痛苦。圣经只是说他宣扬,传讲。剩下的都是神的奥秘。我们不能,我在去天堂之前不会知道。每个人都得自己去研究。但经过我自己的长时间的、刻苦的研究,这是我的结论,我在讲道中讲的就是这些。讲道中,我可以大概判断,神祝福了这个讲道。这是个被大能祝福的讲道,就是关于你所说的经文的讲道。讲的就是我刚才告诉你的大纲。

好。[听众的问题] 好的,我很乐意。我用希腊解经书,比如奥尔福德的解经书。有个很好的希腊解经书是很好的。然后我用埃里克特的解经书。我跟一些人解释说我用埃里克特的解经书,因为它的格式。你可以就这样找到要找的,这是本好的解经书。

如果我想知道过去的保守浸信会信徒的观点,我会用耶德逊出版社的美国新约解经书。之外还有很多解经书。有教导的解经书,讲台解经,格雷解经,贾米森,福塞特,布朗,还有很多。但我用的最多的是奥尔福德的新约解经和埃里克特的解经书。我从那里开始,向其他地方寻找,不知道会到哪里。

[听众问题] 不,只是读。我没有在一本书里找到过它。我的意思是,我的阅读中会遇到这些事。读别人的工作会让你这样。我之前不知道,但是随着我的研究,人们开始觉得我是很博学的人。你在潜意识中谈论一些事,举一些例子,但是你只是在传递信息,对他们来说他们会注意。他们对此非常敏感,“他怎么知道的?” 或 “他从哪里找到的?”

好。[听不清的评论] 你在包括秘书。[听不清的评论] 是的。这不是很好笑吗?我从没有认为员工是个秘书。我不知道你没有秘书该怎么办。你不在,有些人需要去回复电话;有些人需要去看邮件。我离开秘书不知道该怎样。我曾经试过,因为我想省钱,但是却没有好结果。我最近也试过,也不行。所以我想如果你真的在努力工作,将生命交给那教会,我认为第一个是秘书,帮助你的人。这会对你帮助很大。如果你要做秘书的工作,坐在那里接电话,我想这会伤害你的事奉。所以我想第一件事就是那个女孩。

我在这里开始的时候,我刚开始的时候在这教会有一段困难时光。我用了六年才改变它。它曾有衰落的趋势。我上周曾跟一个非凡的牧师聊天,他十分失望。他在那里已经两年半,一个是中心的教会。我说,“我花了六年才稍微改变教会。不要失望,继续坚持。”

我从这里的婴儿开始。耶稣说,“喂养我的羊”,然后,“牧养我的羊。” 我从这里的婴儿开始。那是我最开始的工作。它的意义显现了。如果你关注婴儿,小孩子,看顾他们,你会得到其他人。他们从不是自己来。从那里开始,我认为你会有机会找到人来帮助你。

好。[听众的评论] 如果你让它说本来的意思,“弃绝神的人。” 他是最容易相信地上其他的人的错误的。我们这么说,如果我们不为真理站立,我们会因为任何事而堕落。拒绝神的真理的人会有各样的错误判断,错误的道路,错误的信仰,错误的行为,一切都是错的。

在大灾难的日子,这会很明显。那些拒绝的人,“那些不相信真理的人”,那些拒绝的人,神会让他们转向,转向各种悲惨的幻觉。其中之一就是接受敌基督的。如果你不接受主,你会接受其他的。他们会接受敌基督的。

[听众问题] 没有特别的,没有比今天更多。[听众问题] 是的,就像今天,就像昨天。他们会有机会,但如果他们不相信,他们会得到神的可畏的审判,因为他们会转向敌基督的,和那一天一切的虚假道理。今天差不多是这样了。只要站起来. . .

[我想问你如何面对离婚的人再婚请你去主持的事。你如何面对执事们有这样的困难,或者是员工,或其他的人,你的态度和方法是什么?]

我们有几位员工离婚了。他们没有再婚,但是曾经离婚。我们员工中几位女士离过婚。你怎么处理离过婚的人的婚礼?我服事的前四十三年,我不为离过婚的人举行婚礼。有四十三年,我不为他们举行婚礼。我通过自己家里的一个痛苦的经历发生了转变。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一架飞机上,我平常不读杂志,但是在飞机上如果要飞很久,我会读上面的一切。你可以想象我读到的一些东西。

我在这架飞机上,浏览其中的内容,在一个国家级杂志上有篇文章,题为 “这也是不忠”。文章的论点是这样的;主说奸淫会毁掉家庭,不忠会毁掉婚约,但是文章的论点是:如果人是动物,仅是如此,他是动物,对动物来说的不忠就是身体上的、交配的关系,如果他只是动物,那就是这样。但是如果人不仅仅是动物,如果他也有灵,你有可能在灵里不忠与于你的婚约。你可能会在灵里背叛。就和身体上一样,你有可能在灵里侵犯,这一样也是不忠。你可能在灵里和心里对婚姻不忠,就如同你可能在性上不忠。如果人只是动物,不忠就只是性的事;但如果人也有灵,他可能在灵里违反婚约。我被说服了。我认为有的人违反婚约的每个字、每个誓约,并且是以千万中可怕、污秽的方式,即使他从没有找过妓女。但是他们已经使之死去,他们破坏了它。有的时候,我认为女人也会这样做。在过去的三年之中,我改变了。

我可能要为此受责难,我也不会因为受责难而指责别人。我不会这样做。这是从无比的伤害中出现的。这是从一件让我很受伤的事儿来。如果有人说,“牧师,这是你的错误。” 我不会反对,我不会,但这是我得到的结论。

我生命中发生的事,有一个再婚,是非常美好的,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一个先知学校的人问我:“我离过婚,没有人会接受我。” 我认为这是个遗憾,我认为这是很不好的事。但我对他说,“是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和你一起哭泣,一起流泪。” 我认为这是很遗憾的事。

有一个执事离过婚;关于这样的事我也一直收到邮件,现在还会。他们向我指出,执事也是这样,“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执事要做一个妇人的丈夫。他们说这意味着他不能离婚。我不认为这是它的意思。我通过自己的学习研究不认为它是这个意思。他是在多妻制的时代。希腊罗马世界中多妻制是很普遍的。执事不能有多余一个的妻子。我想他都没有想过离婚的事。我想保罗也离过婚,他的妻子怎么样了?如果他是犹太公会成员,当公会讨论怎么应对这些基督徒时,他投票除灭他们,如果你不是公会的成员怎么能够投票呢?

如果他是公会的成员,他就结婚了。他妻子怎么了?我不知道。我想我们有时候会矫枉过正,我认为一个人的生命中有需要减轻处罚的时候。在这教会中,我们是非常保守的,我们从没有考虑过离婚的人作为执事候选。我自己认为这是个错误。

[听众问题] 是的,你做的对。毫无疑问,我对离婚的人再婚的态度让我在过去的日子里少遇到很多的尴尬的情况。我就是不同意。[听不听的评论]

我想指出关于一点,关于面对教会中的非常私人、秘密的问题。如果你能够对任何教会的任何决定都分享给别人,如果只是你,这不同的一件事,但如果这对教会有影响,如果你能将这决定和教会里的其他人分享,会使你有强大的支持。例如,有一个未婚妈妈,如果你的执事会有人有属灵的决断力和理智,让他们过来,和他们讨论,让他们知道你所面对的。祷告之后,问他们的判断。这会减轻那些想伤害你的人的攻击。

我在教会的工作中这样做过很多次。如果我看到教会的一些事,我会找这些人。他们喜欢你问他们,你对他们的信心。这会是你在会众中的很大支持。在此之后,这些人会为你舍命,因为他们在这事上全心支持你,这是你的力量。但是,这些事会在教会中出现,他们会。

[听众:牧师,很显然你不能去主持所有的婚礼和葬礼,你们怎么决定谁来主持那些你无法主持的婚礼和葬礼?第二,你如果选择所主持的,不会让人们觉得你是在偏爱一些人,更重视他们的典礼?]

不,我从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如果有人请我,我就会去主持他们的葬礼或婚礼。我唯一拒绝的原因是我没有办法,比如这个下午。我们今天下午有两个葬礼,我主持一个。我请他们重新定时间,他们很慷慨地这样做了,所以我能够去。今天中午的,我让他们改变时间我才能去。所以我没有问题,从没有。我会去做。如果我不能去做,他们会选择。他们会选择其他的人,因为他们或者更喜欢一个人,或者跟一个人更熟。所以我们从没有有任何问题。从没有发生过问题。

[这些请求会首先到你那里吗?婚礼和葬礼的请求是否首先都集中到你那里?]

不是所有的,不是。教会有的成员会想要其他人去主持葬礼或婚礼。大多数人会先问我,大多数会,但不是全都会。对我来说这没有问题。我爱和我一起服事的员工。如果人们要请他们去做,我很开心,我非常开心。

好。[奎斯维尔博士,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在福音大会上说了什么,总统给你打电话,你说了关于埃及和以色列战争的一些事?另一件事,你会讲全卷创世记吗?我们一些人很期待。]

第二个问题,关于创世记,我很想这样做。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也许会,但我说不准。我还不确定讲创世记,但是我希望会这样。

另一个问题;和我们一起讨论了两个小时的是亨利•基辛格。他是个犹太人。因为他是犹太人,我更加对他要说的话感兴趣。于是我问他怎么看核力量的对抗,他说了我告诉你们的话。

他说,“在俄国和美国不会有核战争,或其他这样的国家,” 像中国、法国这样的国家。不会在越南或东南亚有对抗,他说,“但是,这些核力量会在中东有较量。”

他身上肩负着使美国脱离战争的重任,他这样说。我认为他是对的。我认为在那里有可能会发生核战争。

[听众问题] 我不这样认为,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俄国想要冷却局势,减轻压力。这完全取决于俄国。俄国的话手中有筹码。埃及已经将自己卖给俄国,这是永远的。我不知道埃及用在军备上的债务什么时候能靠棉花还清。已经发生的事是可怕的,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这完全取决于克里姆林宫。只有主知道。丘吉尔说过,“俄国的外交政策是秘密携裹着迷题。” 就是没有办法知道。

好。[听众问题] 是的,我这样认为。我也许不知道。这就好像是引擎和车灯。他也许看不到下面五英里是什么,但如果引擎打开,路就照得明亮。我认为每个基督徒都是这样。我在神面前的职责是很清楚的,这在这里。我这样做了,我的下一步就很清楚,很明亮。

[听不请的评论] 像什么?[听不清的评论] 在哥林多前书第三章?“因为那日子要将它表明出来,” 我认为神要将他的光照到我们的工作上,检查它们。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由神检查。没有什么会逃过他的眼睛。他要检查。有的时候我听到牧师们说—我自己也会这样—我们要公开自己的生活、行为,放在大屏幕上。我不这样认为。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神在怜悯中会让这事远离我们,埋在主的血中,藏在海的深处。我认为神会检查,我认为这就是那句话的意思。神会检查我们的工作。他的光会来探测、审判。我们根据结果接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