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设立的洗礼- The Divine Institution of Baptism

神设立的洗礼- The Divine Institution of Baptism

March 7th, 1982 @ 10:58 AM

马太福音28:18-20

18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19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a], 20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设立的洗礼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马太福音28:18-20

1982年3月7日    上午10:50

 

 

今天的信息的题目是神设立的洗礼。我们主的大使命中就包含着对这非凡、重要而又奇特的仪式的命令。马太福音二十八章18节到20节,这是第一部福音书的最后三节: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马太福音28:18-20]

在这段经文的原文中,“mathetusate”是一个迫切的命令:“使万民作我的门徒”。然后提到仪式:“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奇妙的信实:“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对我们的救主来说,未来的事件都如画卷般展开在祂面前,纤毫毕现。祂看到在未来的每一个世代中,成千上万的人或在水池里,或在池塘里,或在溪流里,或在河里,或在海里,或在浸礼池里受洗,祂还看到其他成千上万的人在观看这不寻常的圣礼。在这些世代和年月中,首先有神的圣灵的极大的浇灌,接着有无数的洗礼仪式将他们连于我们主的身体。

  • 例如在使徒行传二章,经文告诉我们有三千人在五旬节受洗。[使徒行传2:41]
  • 使徒行传十九章告诉我们亚细亚全地都转向了主耶稣[使徒行传19:10];他们奉主耶稣的名,在信徒群体中受了洗。
  • 公元404年,在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约翰 •克里索斯托,又名“金口约翰”,在复活节时为三千士兵施了洗。
  • 公元430年,帕特里克在爱尔兰为国王、王子以及一万两千人施洗。
  • 公元496年,法国国王克洛维和他军队的三千士兵一起受洗。
  • 公元597年,被差往英格兰向盎格鲁-萨克森人传教的奥古斯汀,在坎特伯雷为一万人施洗,每个人又为其他人施洗,史书记载说:“有数不清的女人和孩子。”
  • 殉道的波尼法爵,出生于公元680年,逝于公元775年,是面向德国日耳曼族群的传道士,他一生为十万多人施洗,并且常常一次就为几千人施洗。
  • 基辅的弗拉基米尔是俄国的第一位沙皇,从公元980年执政到公元1015年,他后来归信了基督,还带领千万臣民受洗。
  • 1528年3月10日在维也纳被火刑处死的再浸礼派之父-胡伯迈尔,每年为六千到一万两千归信的人施洗。
  • 1878年的一天,六位传教士在印度为两千两百二十二人施洗。

     

当我上次在韩国时,他们邀请我留下来参加主日,他们将要给1400个韩国士兵施洗,想请我对他们作演讲。但是周日我必须在香港开始一项活动,所以我不能留在韩国。我希望我当时能留下来观看。在我主持浸礼宗世界联盟的一场会议时,我听到了来自缅甸这个由共产党控制的国家的两位牧师的发言,他们说如今有成千上万人受洗。

我们的主,通览岁月的画卷,看到了每个世代中有无数的人通过洗礼进入信心之家。洗礼不仅对参与的人很有意义,对观礼的人也同样有意义。所以当我看到洗礼—这神圣和象征新的开始的圣礼时,我就想到三个方面:第一,它是历史的真理,向我们显明了过去;第二,它是经验的真理,对现在有意义;第三,它是预言的真理,启示未来。

第一,它是历史的真理。400年里天上再没有声音传下;神的子民中再没有先知出现。这时施洗约翰突然出现在约旦河边,主持那奇特的仪式 [马太福音3:1-12];我们的主耶稣从加利利的拿撒勒行走了60英里,到达约旦河为要受约翰的洗 [马太福音3:13-17]。这是我们的主公开地展开祂的弥赛亚事工的第一步:由先知施洗约翰为他施洗。在有记录的历史中,通过基督的洗礼我们第一次看到神的三个位格被清晰地呈现出来:父的声音从天上传下:“这是我的爱子”[马太福音3:17];圣灵仿佛鸽子降下[马太福音3:16];神的儿子,接受洗礼的仪式[马太福音3:13-15]。我们的救主就这样把自己摆上,为要救赎在罪里的我们。[哥林多前书15:3;希伯来书10:5-14;罗马书4:25]

正如但以理书九章的预言所应许的那样,我们的救主要献上自己以终结罪,带来永恒的公义 [但以理书9:24-27]。在马太福音三章15节,祂对约翰说:“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在这圣礼中,我们的主摆上自己,要为我们而死,为要让我们的罪被洗净,又借着祂的复活让我们称义[罗马书4:25]。这是个非凡的开始,我们从此开始进入恩典的时代。我这样说是因为在使徒行传一章,选择使徒的条件之一是他必须是受施洗约翰的洗[使徒行传1:22]。这是新的oikonomia的开始[马太福音3:13-17],新的时代,恩典的时代,宣讲神子拯救世人之福音的时代。因此它的历史事实包含着启示,对我们有深厚的意义。

现在我要讲的是我们所处的现在—洗礼对我们自己生命的重大意义。当我们听到耶稣基督的福音时,我们都会想起洗礼。这是我们的回应,这是我们在信心中对主的第一个回应。我们的经历就像在使徒行传八章中,衣索匹亚管国库的太监听到传道人腓力的讲解后一样 [使徒行传8:27-39];以赛亚书五十三章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以赛亚书53:6] 当衣索匹亚管国库的太监读到以赛亚书五十三章时,他对腓力说:

「请问,先知说这话是指着谁?是指着自己呢?是指着别人呢?」

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

二人正往前走,到了有水的地方,太监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于是吩咐车站住,腓利和太监二人同下水里去,腓利就给他施洗。

从水里上来,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太监也不再见他了,就欢欢喜喜地走路。

[使徒行传8:34-39]

 

这是我们对福音的回应。当我接受耶稣作为我的救主,我的第一个回应是:“我想要受洗。看,这里有水,有什么妨碍我受洗跟随主呢?”[使徒行传8:36] 我们在洗礼中被加入主的身体;我们与祂合一。在我们的主对施洗约翰的话中,你是否注意到祂使用的代词?祂说:“因为我们理当这样尽诸般的义。”[马太福音3:15]我们”,他使我们成为他里面的一员。他遵从的这圣礼,是我们都要同样遵守的。“因为我们理当…” 我们通过这圣礼和我们的主联合在一起。

使徒保罗在谈到这圣礼时,写下了一段非凡的话,在哥林多前书十章他说: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晓得,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

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摩西。

[哥林多前书10:1-2]

 

 

他们受洗归了摩西,与他们的这位伟大的律法给予者、领袖和拯救者相联合。他们通过在云里的洗礼和海里的洗礼而与摩西合一。摩西和他带领的以色列民,在神的舍吉拿(shekinah)荣耀中、在红海被分开的海水中合一[哥林多前书10:1-2]。我们的圣礼-洗礼也是这样。我们被加入基督,我们与祂联合,我们在祂的死、埋葬和复活中与祂合一[罗马书6:3-5]。与祂同死,一同被埋葬,一同被复活;这是我们在生命里、灵里和心里的经历。我们感受到它,我们回应它,神说:“这是我所喜悦的。”[马太福音3:17]

在我上学的那些日子里,我在贝勒读大学,学校在第四街和布拉索斯河之间,第四街在学校的左手边。在布拉索斯河那里有一个大贫民窟,里面住满了穷人和衣衫褴褛的人。当我在学校时,每天下午我都会去到韦科市的那个地区,我会挨家挨户地敲门。我向给我开门的人自我介绍说:“我是学校里的年轻牧师,我想知道,您是基督徒吗?”如果他们回答“是”,我会说:“那请问我能进来跟您一起读圣经并且祷告吗?”如果他们回答说:“不,我们不是基督徒,”我会问:“请问我可以进来告诉您如何得救吗?”那些年我都在那样做,我在学校的每一个下午都是如此。

在其中的一天下午,当我回到校园时,我步行走过了著名的橡树林公墓。在公墓那里我遇到了一个刚做完当天工作的人,他在公墓上班,当时准备回家。我开始和他讲话,他不是基督徒,他不信主。我向他表示了我的惊讶,在我们周围有这么一大圈象征着死亡的墓碑。生命何其短暂,而他却不信。当我征得同意后,就与他交谈,我们分别跪在坟墓的两旁祷告,我为他倾心向上帝祈祷。当我为他祷告时,我将手伸过坟墓,问他是否愿意在那一刻、在那一天,接受基督作为他个人的救主。他温暖地握住我的手,回答说:“我愿意。”然后我为他感谢了神。接着,我们站起来,然后他向教堂走去,他要去教堂认罪并且受洗跟随主。

那是我永远无法解释的那些奇怪的巧合之一,那座坟墓是贝勒圣经部门的领导人B.H.卡罗尔(B. H. Carroll)博士的坟墓,他也是我们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创始人。他曾经也是一个不信主的人、是一个公然抵触的人、是一个好争辩的人。他在南北战争中参加了联邦军队,受了伤,瘸了腿。离开军队后,他痛苦不堪并且成了一个骂神的异教徒。后来,他非常奇妙地回转归信了耶稣。B.H.卡罗尔(B. H. Carroll)的一篇讲道的题目是《我的不信及其结局》, 我从来没有读过比这更有意义或更感人的讲道。他在这篇讲道中描述了他如何从不信主到信主,从这个世界转向神,从黑暗转向光明。然后他描述了他的洗礼: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受洗的那一天。哦,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知道这种感受的话,愿上帝永远不会让你们亲自去体验;在我的不信主的日子里,我经历了地狱的恐怖。但是当神改变了我的灵魂时,我看见了我亲爱的救赎主;当我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献给主时,我说:“主耶稣啊,把你的名字写在我的头上,让它为了你而思考;写在我手上,让它们为你工作;写在我脚上,让它们为你走路。主啊,把你的名字写遍我的全身,因为我完全是你的。”然后,我温柔地对主说:“主啊,你要我做什么?我就要去做。我要做我主人命令我做的事情。”当我拿起主的书,读到洗礼时,我来到教堂,然后说:“我希望你们听到我必须做出的一个声明,我已经归信了耶稣”。那是寒冷的一天,我站了起来,讲述了我的故事。虽然当时吹着刺骨的北风,但我的心却很温暖,我给他们讲述了完整的故事。“弟兄们啊,我确实坚信耶稣并且甘心乐意地接受主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我想要受洗。”然后我去到了溪水边,伯勒森博士(Dr. Burleson)的那位亲爱的学生-贝勒大学的校长;伯勒森博士(Dr. Burleson)的那位亲爱的学生-被誉为得克萨斯州的司布真:W. W. Harris,也是这个教会的第一任牧师,而且那座楼房的名字就是司布真哈里斯大厦;博利森博士的亲爱的学生,那位被称为德克萨斯州的司布真,并且是这个教会的第一位牧师的W.W.哈里斯,带领我下到了伯利森县的老大卫小溪(Old David’s)的水中。

今天在我的脑海里仍然能看到那条小溪。当我的脚步入水中时,我想到了我的埋葬;我总有一天会死去;那时我的身体会变冷,身体将被置于坟墓中之中,而我正是在坟墓之外带领这个人归主,并且在死亡之前,我要竖起一座纪念碑来告诉死亡它不能永远束缚我,我的心很高兴。然后我跟随基督一同埋葬,并与基督一同复活;当我从水中出来时,弟兄们聚集在我身边,哦,跟随耶稣,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喜乐啊!

 

[选自Christ’s Marching Orders》,作者:B. H. Carroll,第112页]

 

 

这是一个体验到的真理,我整个人都受洗了,不仅仅只是一个部分,而是我的全部。正如保罗写道:“所以,弟兄们,我以 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 神所喜悦的。”[罗马书12:1]。“我整个的人都全部奉献给主,我的全部!”你注意到他说了什么吗?“我把我的头脑给你,让它为你思考;我把我的双手给你,让它们为你工作;我把我的双脚给你,让它们为你行走;我的整个人都受洗,与基督相连接,与祂联合。”

我想起在那个洗礼堂里发生的一件有趣的事情。有一个男人过来让我为他施洗,当他快走到水中时,他突然停下来说:“哦,牧师,等一分钟,我忘了把钱包拿出来。”我说:“弟兄啊,下来吧,我可是一生都在等待机会要给一个男人的钱包施洗呢!”

“整个的我,我的全部都连于亲爱的主了!”对此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27节写下这样精彩的话:“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如同一个军队的士兵,他穿戴国家的制服,在国旗下,以国家的名义行进,这个国家是神所赐的,既是他的家庭的所在之地,又是他忠诚爱国而奉献的核心;我们也是一样:我们许多人受洗归入耶稣基督的人都是披戴基督,我们都以宝贵的救主为衣。这是经验的真理;它存在于我们的灵里、心里、生命里、敬拜里、交托里。

最后,这是个预言的真理。它是对于未来的伟大神迹的委身与信心。这神迹就是我们身体的复活。这是非凡的事:当你阅读那些博学之人的著述,他们很多人都说圣经启示的顶峰是在哥林多前书的十五章。这是圣经中关于复活的篇章。保罗先说:“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就必因这福音得救。”[哥林多前书15:1-2] 然后他解释了这福音,当人们传讲福音时,这就是他们所要讲的,如果一个传教士到中国去传讲福音,这就是他要讲的:“我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哥林多前书15:1-4]。这就是传讲福音所应当传讲的: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祂被埋葬[哥林多前书15:3-4],然后祂又复活,这一切都为我们能够称义[罗马书4:25]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这长长的一章里的其余大篇文字都是描述和启示我们将来身体的复活,你是否注意到这一点了?这是一个惊人的启示!我不能隐瞒,其实我自己曾多次对此有疑惑。我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这是有死亡、埋葬、哭泣、心痛、分离、悲伤的世界。如果有人死去,我通常是第一个被通知的,我参加了太多的追思聚会。我看到他们被降入地下,放置到地下的坑中,如此地安静与沉默;我不禁想问,主啊,这些死去的人还能复活吗?他们会从地下的灰尘中复活,这可能吗?

但这就是福音的核心。我们传讲的福音的生命力、活力、能力和荣耀就在于:“他在第三天复活,升天。”[哥林多前书15:4;使徒行传1:9-10] 我们的主并非是死的,祂活着,并且将来有一天还要再来[使徒行传1:11]。因为祂活着,我们也要活着。我们“既受洗与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他一同复活。”[歌罗西书2:12;罗马书6:3-5]

这是基督信仰独有的教义;在地上的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古人全都相信灵魂不死。古埃及人下葬时的陪葬品,还有死亡之书,讲述着死后的生命;古希腊人都相信冥河的对岸有某种永生;甚至美洲印第安人下葬时也有他们的弓和箭陪葬,以便在死后的猎场上用到。但是当保罗在亚略•巴古(雅典的最高法院)讲到身体在死后复活时,伊壁鸠鲁门的人都大声嘲笑,他们大笑[使徒行传17:18, 31-32]。他们是“原子无神论者”,他们认为世界是由原子构成的。这听起来不是很像现代的思想吗?一切都是由原子构成的,身体是由粗糙的原子构成的,它会回归到尘土里;更加精细的原子会扩散,它组成世界中的灵魂。他们听到死人复活后就狂笑,轻蔑地嘲笑。斯多亚门的人则更有礼貌和更有修养,他们是泛神论者,他们认为一切都是世界之灵的一部分,我们死去后就会回归,我们的本体会消散并回到世界之灵里面。但是斯多亚门的人无法想象身体的复活,他们只是默默地笑,然后礼貌地走开。[使徒行传17:31-32]

今天我在教导这教义,主啊,主啊,这是可能的吗?这些被死亡吞噬的双手会被再造,会成为永恒,来服事你吗?这会腐朽、消亡的眼睛能够被再造,能够复活变成不朽的,并且看到你?这是可能的吗?我想到了约伯的话: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 神。

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

[约伯记19:25-27]

 

主啊,主啊,求你赐我更大的信心,使我作更大的委身,让我更加圣洁。坟墓不是终结,腐朽也不是结局,现在生命之后的黑暗并不是永远的午夜绝望,这是何等的福分和宝贵的恩典啊!坟墓之外是复活,死亡之外是生命,黑暗之外有光明和永生[哥林多前书15:51-57;帖撒罗尼迦前书4:13-17]。这是神藉祂爱子的复活给我们的礼物,我们通过洗礼表达那信心和希望。我受洗了,像祂那样死亡,又在对祂与我的复活这荣耀的盼望中复活 [罗马书6:3-5]。

我们大家都起立,好吗?

我们在天上的主啊,凭着怎样的信心我们能够从你恩典的手中求得从神而来的恩赐啊?我们人类的推理在这奇事面前无法立足。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吗?祂还活着吗?主啊,当我们死去,我们会从死里复活,从这些腐烂的尸体中复活吗?主啊,在这信心和信念中,我们将自己献给你,我们相信神已为我们预备了更好的,相信神不会让我们只做蛆虫的食物,化作尘土。神啊,让我们为你发光,无论在任何境遇、疾病和死亡的威胁中都能因你的名得胜,荣耀你。因为我们知道你能为我们做的要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你甚至可以让我们从死里复活[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我们的主啊,藉着洗礼我们表达这样的信心,也藉着生活我们活出这样的信心,愿我们荣耀的主用丰盛的喜乐充满我们。阿们!

此时此刻我们祷告和等候,你们中不论是家庭、夫妻、还是个人,在楼上的,请走下台阶,请穿过这一层的人群,走过这些过道,你们可以说:“牧师,今天我们已经决定相信神,我们已经来了。”“接受主作我们的救主,我已经站在这里了”“把我的生命委身于这个亲爱的教会,我已经来了。”“以受洗来跟随耶稣,我想要受洗。”神祝福你走过来的脚步。主啊,谢谢你赐给我们这些用生命做出回应的人,让我们有甜美的收成。奉你救恩的名祷告,阿们!当我们唱歌的时候,请到前面来,欢迎你们!“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