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时间 – The Time on God’s Clock

神的时间 – The Time on God’s Clock

May 20th, 1984 @ 8:15 AM

启示录 22:6-20

6 天使又对我说:“这些话是真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他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仆人。”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的时间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启示录 22:6-20

1984年5月20日    上午8:15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教会的牧师,现在带来的这篇信息的标题是:神的时间。这也是关于末世论的系列中的一篇信息,也就是关于基督的第二次降临。这篇信息是关于“何时”的-即关于基督降临的时间。

在启示录第22章,即圣经的最后一本书和最后一章,第6节说:“天使又对我说:「这些话是真实可信的。主就是众先知被感之灵的神,差遣他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原文中的词是en tachei)指示他仆人。」[启示录22:6]。在第一章的第一节中说:“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原文的词是en tachei)事指示他的众仆人。[启示录1:1]。然后第22章第7节说:“看哪,我必快来!”这里翻译为“快来”的词在原文中是“tachu”。[启示录22:7]。第12节:“看哪,我必快来(tachu)[启示录22:12]。然后是第二十节:“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tachu)!」[启示录22:20]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好吧,tachos是它的名词形式,意思是“速度快,速度迅速”。Tacheios是它的形容词形式,意思是“快速的,迅速的”。然后tacha是一个副词,意思是“快速地,迅速地”。tachias是一个副词,意思是“快速地,迅速地”。这段经文中的单词tachu是一个副词,意思是“快速地,迅速地”。

所以耶稣说(不止一次而是四次):“看哪,我必快来(tachu)!”(在启示录的第三章[启示录3:1],并且在启示录的最后一章和在最后的祝福中有三次-)[启示录22:7,12,20]。那是什么意思?副词修饰动词,所以它指的是两件事之一。如果它是一个时间副词,它指的就是祂将“何时”到来。如果它是一个方式副词,它指的就是祂将“怎样”到来。因此,让我们看看这两种情况,因为经文并未告诉我们该以何种方式来理解它,也许我们要以两种方式来理解它。Tachu首先是“时间”副词;主“何时”到来。毫无疑问,但在我们看来,主迟到了;祂延迟了。现在时间已倍增到了近两千年,而祂却还没有来。

这就像你去瑞士卢塞恩湖的旅行一样。当你在船上旅行时,似乎湖的这一点的位置合在一起,然后当你到拐弯处时,它会再次展开,然后它似乎又合拢到一起,然后你到达水的尽头,然后它一次又一次地展开。这就跟主的方式一样,有时候看起来祂肯定会来。然后,这些日子延续到多年,并且最后延续到多个世纪,并且如今延续到两千年。

如果它是“时间”副词,主“什么时候”到来?“我必快来!”那是什么时候呢?在新郎的比喻中,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中关于新郎的婚姻中,它说:“新郎迟延的时候”[马太福音25:5],主延迟了祂的到来。

写第一封帖撒罗尼迦书信的原因有:他们的人民已经死了,主还没有来,这使帖撒罗尼迦的基督徒心中大为惊恐[帖撒罗尼迦前书4:13-18]。这就是写这封信的原因。在启示录的第六章中,在打开第五印时,那些为神殉道的人会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启示录6:10]。并且,在西门彼得的第二封书信的第三章中,他说:“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彼得后书3:3-4]。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怀疑论者们、今天的现代怀疑者们,今天的现代批评者们都说:“连主耶稣也弄错了,祂不知道祂什么时候来,当祂说祂快要来的时候,祂弄错了。”或者他们说:“使徒和门徒们误解了,他们理解错了,他们弄错了。无论哪种情况,他们都弄错了,无论是主弄错了还是使徒们弄错了。”

祂什么时候来?我们必须记住,时间对我们与对神来说是完全不同的。在彼得后书的第三章中,使徒说,一千年在祂面前只是一日而已[彼得后书3:8]。时间对于我们和神来说是不同的。我们被禁锢在时间里面,我们被它束缚了,我们受到它的约束和拖累,我们都是受时间控制的生物,整个动物世界都是,我们是它的一部分。

在某些时候,按着时间,动物冬眠,它们交配,它们脱毛,或者它们长出更厚的皮毛。他们按照时钟生活。整个植物世界,整个有生命的世界都是一样的。到了时候,他们的叶子会脱落;到了时候,它们会发芽;到了时候,它们会结果实。而且我们也受到这样的束缚。我们按照时钟作息,原子时钟。如果你迅速地从一个时区走到另一个时区,你就会经历到时差,你的生活与时钟紧密相连。我们的岁月变成了生命,并且最终变成了死亡,我们是时间的生物。

但即使对我们来说,时间也是相对的。如果在我们面前有一英里,对一只蜗牛来说,那一英里将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对于雄鹿或猎犬来说,它会短得多;而对于赛车来说,它则更短;对于喷气式飞机来说,它就更加短了;对于速度在一秒钟达到十八万六千英里的光波来说,这将是非常、非常短暂的长度;而对于以太波来说,这段长度微小得不存在。时间是相对的,时间取决于我们的立场。如果你晚上出去看看漫天繁星中和仙女座(天空中那个巨大的星座)中的一颗星星,你所看到的那颗星星在十亿光年之外,而你所看到的是仙女座的星星在十亿光年前的样子。

但是,假如有一个人住的星球或行星离这段长度的距离是二分之一、三分之二,或者就在那个终点,时间将会是完全不同的。在那里已经所发生了的事情,在这里是五亿光年,在这里是十亿光年的三分之二,在这里是十亿光年,没有任何意义,时间没有意义。并且在我们对时间的反应中,在我们的处境中,时间当然也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我生病或者心情沉重或者心碎,时间似乎永无止境。早上我们说:“神那里也是早晨吧。”晚上我们说:“神那里也是晚上吧。”或者,如果我们感到高兴和快乐,时间似乎过得如此地快。如果我死了,它又不存在了。

跟你们中的一些人一样,我看过埃及开罗的那些木乃伊,我想:“假如这个木乃伊现在能够醒来,他会想什么?”他在公元前三千年的一个瞬间死去了,然后时间又过了五千年。时间是相对的。对全能的神来说,不也是如此吗?对祂来说,时间是永恒的。祂创造了时间,而且祂超越时间,祂是自有永有的[出埃及记3:14]。祂在昨天存在,祂在今天存在,祂在明天也存在。时间无限地摆在祂的面前,祂从一开始就看到了结局。

在约书亚记的第十章,约书亚祷告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约书亚记10:12],无论哪种方式,对神都是一样的,祂可以说:“太阳,你要永远地停止”,因为对祂来说没有日落,它是一样的,永远都是一样的。在以赛亚书的第三十八章中,祂向希西家传话说:“我先给你一个兆头,就是叫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十度。”[以赛亚书38:8-9;列王纪下20:9]。叫亚哈斯的日晷前进或后退对神没有任何区别;在神面前没有日落。祂从不急于完成祂的旨意。历史也是如此;历史永远地摆在神的面前,祂从一开始就看到了结局,所有的时间和所有的历史都呈现在祂的面前。

在但以理书的第二章中,有金头,就是巴比伦[但以理书2:32,38];有梅多波斯人的肩膀和手臂[但以理书2:32,39];有希腊人的黄铜大腿[但以理书2:32,39];有巨大的双腿的罗马帝国[但以理书2:33,40];还有被砸碎的铁和泥的脚[但以理书2:34,42];最后,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把这像打碎[但以理书2:34,44-45]。基督是全地的王[但以理书2:31-45]。这就是神眼中的全部历史。

在但以理书的第七章中,他再次地经历了这同样的整个历史进程。在汹涌的大海中,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狮子,那就是巴比伦王国[但以理书7:4]。然后从海上出了一只熊,这就是梅多波斯王国[但以理书7:5]。然后从海上出了一只豹子,这就是亚历山大王国[但以理书7:6]。然后出现了一个凶狠、可怕、无法形容的动物,那就是罗马王国[但以理书7:7]。然后有十角[但以理书7:7],并且在那一天,主基督,在岁月终结的时候,挺身而出,建立一个覆盖整个地球的王国;那就是我们主的降临[但以理书7:9-14]。耶稣的降临,始终都是历史上的高潮。并且主从头到尾地看到了这一点,祂不受时间的制约。

对于人类历史的进程,我们永远不要绝望,我们永远不要悲观,我们永远不要感到沮丧,因为一切都在神的手中。谁的眼目能在时间的束缚中看到那不受时间束缚的,他就是有福的;能在临时和暂时中看到永恒的人也是有福的。谁的眼目能在等待中看到即将到来的,他就有福了;能在冬天看到春天的人是有福的;能在在死亡中看到生命的人是有福的;谁的眼目能在坟墓中看到复活,他就有福了!如果它意味着“何时”,那么在神的时间,对于祂来说就是在那里;在人类的历史中,它就在那里-从这里,祂从这里就看到了那里。这是tachu,很快。

第二:如果副词tachu指的是“方式”,祂是怎样来的?然后在圣经中,我们清楚地被告知主将会“如何”到来:tachu,快速地,迅速地。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中,有一个关于我们的主的国度以及将要到来的新郎的比喻,这新郎就是我们的救主,祂延迟了。但在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马太福音25:6]tachu,快速地,迅速地。当这些完满、高潮的日子为了我们的主的降临而到来时,事件将迅速地发生,它们将很快地发生。在这个比喻中,在半夜的呐喊与新郎的出现之间并没有间隔。当然,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中的比喻说明的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准备[马太福音25:6-13]。当祂来的时候,祂会快速而迅速地到来!当启示录中描述的事件发生时,它们都会极其快速地发生![启示录3:1,22:7,12,20]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一件非凡的事。如果你仔细研究神的话语,你会发现在整本圣经中已经给了我们这个提醒,已经给了我们这个启示,当末日到来时,它会迅速地到来;它会快速地到来。圣经中给我们的所有印象都是这样的。在这个比喻中-半夜传出喊叫声,然后新郎立刻就来到了[马太福音25:6-10]。或者有时候,正如在路加福音第十七章所述,主的降临被描述为一只巨大的鹰从天而降[路加福音17:37]或者正如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所述,祂的到来被生动地描述为闪电,突然地出现在地上[马太福音24:27]。或者它被描述为挪亚时代洪水的爆发,或者它被描述为突然降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毁灭性的火和硫磺[[路加福音17:26-30]。这是突然之间的;是没有时间准备的。或者被描述为主在结束登山宝训时所说的(我认为这在圣经中是普遍的),一个人把房子建在磐石上,而另一个人则把房子建在沙子上。他们同时遭遇到狂风暴雨、洪水泛滥,但都没有时间做准备[马太福音7:24-27]

这就是神的道的重点。当这一天到来时,它会突然来临;它的到来是不会提前通知的;它会迅速地到来;它会很快地到来;它会tachu(快速)到来;“看哪,我必快来!”[启示录3:1,22:7,12,20]。在我们自己的人生中,我可以用一千种方式来描述这一点。当男人站在圈里时,当他们站在拳击场的圈里时,没有时间准备了-就是这样了!或者当一支运动队出场比赛时,没有时间准备了;就是这样了!或者当一个国家处于战争时,没有时间准备了;就是这样了!生活的全部就像那样。这是tachu(快速的)。有时候,一日就像一千年,就像那样,迅速、快速[彼得后书3:8]。祂快来了!

马太福音第25章中的比喻的结尾是:“你们要警醒”,你们要警醒![马太福音25:13]那么,我该怎么警醒?现在已经过了两千年了,祂说“要警醒”。“所以,你们要警醒。”那是什么意思?我是要处于狂热的期待之中吗?我是否要在每日、在每时每刻,都处于强烈期待的状态,仰望着天空,等待即将到来的主?

对此,在使徒行传的第一章中,有一个故事。当主升天时,门徒们站在那里凝望着天堂![使徒行传1:9-10]。来自于神的天使降临到他们面前,说:“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使徒行传1:11]。我们应该处于狂热的期待之中并且在彻夜不眠地盼望着主吗?这是神给我们的旨意吗?我的弟兄啊,这就是那个比喻的重点;这就是耶稣在这里所说的。这个比喻说:“新郎迟延的时候,她们都打盹(enustaksan),睡着了(ekatheudon)。”[马太福音25:5]。这是不是很不可思议?Enustaksanekatheudon。他们都enustaksan(打盹)她们开始低头打盹、低头打盹。而且ekatheudon(睡着了),而这个词是他们用来谈论死亡时使用的词。死亡是“深度睡眠”,而这就是它在这里所说的意思。“她们都打盹,睡着了。”当新郎迟延的时候,她们开始低头打盹,并且最终ekatheudon(睡着了),陷入了深度的沉睡、深度的睡眠之中[马太福音25:5]

她们是否因为开始打盹而受到指责呢?她们是否因为深陷睡眠而受到审判和定罪呢?对此你根本不会在圣经中找到,根本找不到。她们所有人,无论是聪明人还是愚拙的人,都开始低头打盹,聪明人和愚拙人都陷入了沉睡之中[马太福音25:5]。并且她们两者中没有任何人受到谴责,根本没有,根本没有。并且这并没有干扰到有智慧的童女们,没有干扰到伴娘们,她们垂头打盹,她们陷入了沉睡,是因为新郎延迟了。

那么,什么是警醒?警醒是:她们让她们的油灯点燃着,并且有充足的油储备着[马太福音25:7-8]。油是圣灵的形象,灯当然是照亮的,是美好的基督徒生活。她们对耶稣有一种奇妙的委身,并且她们得到了圣灵的培养。她们可以休息,她们准备好了。当半夜的喊声响起,新郎出现时,她们从睡眠中被唤醒,她们从休息中醒来,她们的灯点亮了,并且她们储备好了油,她们就出去迎接主![马太福音25:6-10]。这就是我们等待的方式,拿着美丽的灯,为耶稣照亮,并且受到神的圣灵的喂养,圣灵是无限的、无法估量的资源。要在任何时候、任何一天、任何时刻都做好准备;愿祂到来。因此,真正的警醒就是忙碌起来,光照耀在你的心灵、生命、事工、言语和行为上;你的灯为了耶稣而照耀,随时随地都做好了准备,任何一天,任何时刻都做好了准备。

就像在圣经的启示录结尾处的祷告一样: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约翰回答说:“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示录22:20]。任何一天,任何时刻,任何时候,我都准备好了。我的心随时都准备好了。这是真正的警醒。当祂来的时候,就没有时间去准备了;这会很快;这会非常迅速!事件将一个接一个地发生,从半夜的喊声到新郎的出现之间,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马太福音25:5-13]。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忙碌着,我们在为耶稣做工,我们在为神做好事。不论今天、明天、今晚或者任何时候,奇妙而荣耀的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示录2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