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天使的击打 – Smitings of God’s Angel

神的天使的击打 – Smitings of God’s Angel

November 13th, 1983 @ 11:39 AM

使徒行传12:7-23

21 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对他们讲论一番。 22 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 23 希律不归荣耀给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的天使的击打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使徒行传12:7-23

1983年11月13日 上午10:50

 

我是牧师,现在带来的这篇信息的题目是:神的天使的击打。这是关于天使论的教义部分的第六篇信息,剩下的最后一篇信息的题目是天使在教会的学习,它讲的是圣经中的惊人启示。我们现在翻到使徒行传第十二章,在四本福音书之后的使徒行传,第十二章,我们从第一节开始看:

那时,希律王下手苦害教会中几个人,用刀杀了约翰的哥哥雅各。他见犹太人喜欢这事,又去捉拿彼得……要在逾越节后把他提出来,当着百姓办他。

 第6节:

希律将要把彼得提出来审判的前一夜,

—也就是他将要被处死的前夜—

彼得被两条铁链锁着,睡在两个兵丁当中;看守的人也在门外看守。

忽然,有主的一个使者站在旁边,屋里有光照耀,天使拍彼得的肋旁,拍醒了他,说:「快快起来!」那铁链(立刻)就从他手上脱落下来(因为那铁链受到了主的天使的击打)。

21节:

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对他们讲论一番。

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希律不归荣耀给 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

—这是路加医生对恶疾的描述—

气就绝了。

[使徒行传12:1-3,6-7,21-23]

 

你是否注意到在经文中有主的天使从天上降下,而且这位天使在两个例证中都在做同一件事。他从天上降下拍打彼得;他从天上降下击打希律,但这两次的击打是多么地不同啊!而这就引出了我们今天上午的信息:主的天使的击打

不论是在圣经中,还是在世俗历史中,只要你读到希律这个名字,它的意思都是麻烦、问题、麻烦。大希律王:在他掌权的日子里,他屠杀了伯利恒所有的婴儿 [马太福音2:16];他几乎屠杀了自己的全家。奥古斯都·恺撒曾说过:“宁做希律家的huos,也不做希律的huiosHuos是希腊词,意思是“猪”;huios是希腊词,意思是“儿子”。希律几乎屠杀了自己的全家:他杀了自己美丽的妻子—马加比家族的后裔—米利暗;他杀了亚利多布—这个希律·亚基帕一世的父亲。无论你在哪里看到希律这个名字,它都意味着麻烦。

希律·安提帕,大希律王的儿子,继承了巴勒斯坦北部作为他的王国,他被称为希律·安提帕,分封的王希律,他就是娶了希罗底的希律,希罗底是他从兄弟腓利那里偷来的妻子,希罗底是莎乐美的母亲,而莎乐美就是圣经中所说的,为希律及其宾客跳舞并要求把施洗约翰的头放在盘子里的那个女孩;希律·安提帕听从了她的请求,砍下了施洗约翰的头,杀害了他[马太福音14:10]。这就是希律。

另一个希律就是希律亚基帕一世,他是大希律王的孙子,希律·安提帕的侄子。希律亚基帕杀害了雅各-西庇太的儿子约翰的兄弟[使徒行传12:1-2],因为他看到这事让犹太人高兴,就又把彼得关进了监狱[使徒行传12:3]。那时正是逾越节,在逾越节后的次日,希律将要按计划处死彼得;这是希律。

希律·亚基帕二世出现在使徒行传第二十四章和二十五章。他有个妹妹名叫百尼基,曾经嫁给了一个小国的君主,他引诱自己的妹妹离开丈夫来和他一起住。这曾是整个罗马帝国的丑闻。百尼基和希律·亚基帕有个妹妹,名叫土西拉,她嫁给了犹大的罗马巡抚腓力斯。他们都一起出现在使徒行传第24章和25章中:使徒保罗曾在他们面前说话。在历史上只要你看到希律这个名字,它就意味着麻烦、谋杀、流血、暴力。

所以,这段经文的开头说:“那时,希律王……”[使徒行传12:1]-你是否注意到这个故事中的这句话:“后来希律离开犹太,下凯撒利亚去,住在那里。” [使徒行传12:19]。这是非常自然和非常容易解释的:耶路撒冷是神的殿的所在之处,是敬拜神的城市,利未人在这里唱诗和演奏,以色列的支派在这里聚集庆祝耶和华的节日。但对于希律亚基帕来说,这是个单调、沉闷、黑暗、忧郁的地方。所以他下到海边的凯撒利亚去住,这是罗马建设的一座城市,并且是罗马行省犹大的首府。他从耶路撒冷下到凯撒利亚去,凯撒利亚的灯更明亮,生活更欢乐,歌舞更令人眼花缭乱,食物更好吃,葡萄酒更红,节奏更快,这才是品性堕落、放荡和荒淫的希律所喜欢的。

当他在凯撒利亚时,那城里正要庆祝一个节日。在次日节日的时候,希律在剧场中出现了。这剧院如今还在那里,已经被完全修复了。它是一个用石头建成的露天剧场,我曾在那里面演讲,它真的是个非凡的地方,你的声音可以被清晰地传到聚集在那里的数千人的耳中。

在路加写下这段历史后没过多少年,著名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也详细地记载了这件事。路加医生说,在那个大型庆典上,希律亚基帕“穿上朝服”[使徒行传12:21];约瑟夫的描述更加详细,他说在那庆典的第二天,希律出现在剧场时,身上穿着银线织成的王袍;约瑟夫还说,当阳光照到他的银袍时,这衣服上璀璨夺目的光芒引得民众喊叫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

约瑟夫说:“神马上击打他。”路加医生是这样说的,路加医生说:“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路加医生所描述的“被虫所咬”这种疾病[使徒行传12:23],是在历史上偶尔会出现的疾病:罗马独裁者苏拉,就是得同样这种恶病死的;大希律王也死于这种病;有些历史学家说安条克大帝死于这种病,而且罗马的恺撒马克西米努斯也是死于这种病。这种病无论何时袭来,古时候的人都认为这是神的审判。路加医生在这里也写道:

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

希律不归荣耀给 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 

[使徒行传12:22-23]

 

当路加医生说“他被虫所咬”时,就让我想起了马可福音第九章所说的:抛到那不灭的火里去,“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马可福音9:44-48]。它让我想到了那最后的大审判,全能神审判的日子。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那一天,就如同希律、如同失丧的人一样,我们在从天上降下的大灾难中面对那一天,这大灾难是神的天使的击打。

但是天使另外有一次从天上下来,在荣耀中降下,而这一次,圣经上说天使“拍彼得的肋旁”[使徒行传12:7]。因为圣经说,在监狱的铁门背后,西门正在熟睡,被两条铁链锁着,睡在两个兵丁当中。虽然第二天就要被处死了,但西门彼得却在熟睡着[使徒行传12:6],宁静、平安地安息在神的良善、恩典、顾念、慈爱和应许里面;尽管第二天就要被处死,却仍在熟睡。如果他活着,他是为了主而活;如果他死了,他是为了主而死。不管他是活、是死,他都是属于主的 [罗马书14:8]。神的圣徒所得到的这安息的应许,是一幅多么美丽动人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图画啊!

我曾看到过一幅画,标题是“平安”。在画的下面写着“平安”这两个字,但那幅画却是你所能想象到的最喧嚣、最激烈的图画。这幅画的艺术家画了一个陡峭的悬崖,这个岩石构成的悬崖下面是波涛汹涌的大海,狂风卷起巨浪击打着崖壁,乌云笼罩,电闪雷鸣,这画面中充满了对抗、毁坏、撞击的海浪、雷鸣。我看着那个标题:“平安”,然后我再仔细看看画,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在靠近悬崖顶部的岩石缝隙中,这幅画的艺术家画了一只鸟,这只鸟把头藏在翅膀里,熟睡着。

平安:就是神与祂的仆人同在。西门彼得,被两条锁炼锁住,睡在两个士兵中间,虽然第二天早晨就要被处决,但却在熟睡中—没有忧虑、没有担心、没有烦恼—只是在主里熟睡着。难道你不认为那幅图画描绘的正是圣经所说的,当神的子民在耶稣里“睡了”时的情景吗[帖撒罗尼迦前书4:14]?没有顾虑、没有包袱、没有担心、没有烦恼、没有忧虑;就只是在耶稣里熟睡。圣经描述神的圣徒们“死亡(世俗的说法)”所用的这个说法难道不是很美妙的吗?他们只是在耶稣的怀抱里平安地熟睡了。如果神的旨意是让我活,我要活出主的荣耀;如果神的旨意是让我死,我要死在主的慈爱和恩典之中。不管是活,是死,都在主里。西门彼得平安地熟睡着。

一个天使从天上降下来“拍”他,拍打他,这轻柔的击打是要叫醒他[使徒行传12:6-7]。我把这想象为,天使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对我们如此行的情景:在神的天使降临,神的号吹响,并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时,主要叫醒我们。西门彼得被叫醒了,他是被天使的击打叫醒的,他被引向光明-“牢房里就光芒四射”-他被引向自由,它被引领去对神的恩典作荣耀的见证;同样地,未来当我们在耶稣里睡着时,天使也会拍打我们,带我们走向自由,给我们作神儿女的荣耀和自由。   从坟墓和死亡中复活,罪的枷锁、罪的锁链被击碎和被抛弃,我们生活在我们主完全的荣耀里,这是我们在基督里的最后得胜的画面:神的天使的击打。

现在回到我们的讲道信息:正如我说过的,我们要讲主的天使的两次击打以及它们之间的巨大差别。第一次,神的天使击打的对象是希律—希律由于受到从天上来的可怕审判,就死了[使徒行传12:23];另一次,主的天使打的对象是西门彼得,他醒来看到闪耀的光和我们的救主的荣耀[使徒行传12:7-11]。神的天使的击打:同样的降临,同样的打,但是却有多么大的差别啊!人的灵魂和生命也是一样:都受到从天上来的同样的影响,都在同样的旨意下,都有同样的生命的恩赐,都有同样的日子,都在同样的世代,都在同样的世界里,但差别却是多么地巨大啊!

对此,我在圣经中可以找到例子:云柱带领以色列人从奴役中解脱,进入了应许之地。这云柱对埃及人来说,是黑暗;但是它对以色列人来说,是光明。同样的云—对咒诅神的人是黑暗,但对求告神的名的人是光明 [出埃及记14:19-20];同样的云。约柜也是如此:在非利士人手中时,它使他们的神大衮伤残,并且咒诅和破坏他们,但当它停留在俄别·以东家时,它却给他全家赐福—这是同样的约柜,同样的约柜![撒母耳记下6:10-11]。

在哥林多后书第二章16节,使徒保罗说:我们的福音,对于愿意相信的人,是生命的香气,给人生命,是天堂的香气!他又说,它也是死亡的气味,会让那些不相信的人得到死亡、审判和责罚—这是同样的福音,同样的福音啊!对于心被感动,愿意倾听、相信并接受的人,福音是通往荣耀的大门,是他的生命和灵魂去往天堂的入口;但它对于拒绝的人却是责罚,他在向光、向神的恩典犯罪—这福音是同样的福音。

人生的所有经历都是如此,它们是双重的。死亡,对于失丧的人来说,是通向无尽黑暗的入口,死亡是恐惧、害怕和审判;但对基督徒来说,死亡是我们进入天堂的转换过程。对于失丧的人来说,复活就意味着复活去面对责罚和地狱;但是对于基督徒来说,复活就是对应许的救赎的完全实现。在我们复活时,神重新给我们身体,这是荣耀的、不朽的、改进过的身体。这是怎样的胜利啊!

审判日:对于失丧的人,就意味着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以及坐在上面的那位,天地都从祂的面前逃避。这是可怕的景象,那些名字没有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的人都要被抛在火湖里[启示录20:15]。对于失丧的人,地狱和审判是他们将要面对的。但对于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的基督徒[哥林多后书5:10],神已经写下了他以耶稣的名说过的每一句良善的话、做过的每一件温柔的事、给别人的每一个善意,这将永远是他的奖赏,他的奖赏还包括进入天堂。同样的审判,同样的永生:失丧的人面对着永永远远,但却是属黑暗的。圣经说:“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马可福音9:44-48]。他要在没有神和基督的地方面对永生,他是失丧的!但是对于基督徒,永生就是和神以及神的圣徒和子民永永远远地在一起。这是怎样的差别啊!

神的天使的击打:对于希律,是死亡;但对于西门彼得,却是生命、拯救和光明—同样的天使,同样的降临,同样的打。我认为,生命、死亡、以及神的旨意,所有的一切都是像这样的,都是双重的;要么是在主里享有荣耀,要么是离开祂之后结局悲惨。就像保罗在腓立比书第一章21节所写的:“因为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又如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55节:“死亡啊!你的毒刺在哪里?死亡啊!你的胜利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