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与理性思维- God and the Reasoning Mind

神与理性思维- God and the Reasoning Mind

January 18th, 1981 @ 10:27 AM

使徒行传17-18

23 我游行的时候,观看你们所敬拜的,遇见一座坛,上面写着‘未识之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告诉你们。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神与理性思维

顾思伟博士(Dr. W.A. Criswell)

使徒行传17-18

1981118  上午8:15

 

今天,我们开始一个有关神的本质的系列,也就是神学本身。这个系列包括七篇有关神的信息,今天我们讲的是神与理性思维

在使徒保罗的事工中,你经常会看到他与人“辩论”。在会堂里,在希拉波利斯的罗马检察官面前,保罗都要“辩论”(使徒行传17:1-2,18:4)。比如,使徒行传第17章一开始就说,保罗来到马其顿省的省会帖撒罗尼迦,“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使徒行传17:2-3);第17章中间部分说,保罗在古代学术中心雅典与那里的人辩论(使徒行传17:19-34),稍后我们会讲到他们辩论的内容。

使徒行传18:1说,保罗离开雅典,来到哥林多;18:4说:“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腊人”;18:19说:“到了以弗所,和犹太人辩论。”

还有使徒行传24:25,邪恶放荡的腓力斯作犹大省的检察官,他的夫人是犹太人,名叫土西拉(使徒行传24:24),是希律阿古利巴二世的妹妹。腓力斯和土西拉派人把保罗带到他们的宫殿,要听他讲论信基督耶稣的道(使徒行传24:24)。

我不知道腓力斯期望从保罗那里听到什么信息,但我猜想,保罗讲的一些不可思议的故事一定会引来腓力斯和土西拉的讥笑。但是,第25节说:“保罗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腓力斯甚觉恐惧,说:‘你暂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来。’”看看保罗做了什么,他站在殿前,“讲论公义、节制和将来的审判”。这些背景故事有助于我们明白一个道理,即基督教信仰直接对人的理性说话,神与理性思维并不矛盾。

我们的心和头脑总是忍不住寻求答案,我们生来如此,我们就是有这样的需要,我们要寻找合理的答案。关于希腊人的理性,柏拉图这样写道:“人总想解释事情,因为他是人,不仅仅因为他是希腊人。”柏拉图认为,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有探究精神、喜欢寻求答案的不仅仅是希腊人。柏拉图发现,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所有人都喜欢寻求答案。

不仅是我们的心和头脑喜欢寻求合理的答案,别人问我们问题时我们也应该努力回答。我们不应该讥笑唯物主义者、人文主义者、无神论者或没有信仰的人,他们应该得到一个答案。我们不应该忽视人们心里产生的问题和疑问。

神把我们造成这个样子,我们是他的作品。我们有自由的思想,神给了我们选择的自由,我们可以选择思考,选择接受,选择相信,选择顺服。神给了我们自由,我们的思想是自由的,我们的灵魂是自由的。神在伊甸园里把自由赐给我们的祖先,通过他们把选择的自由赐给我们。我们生而自由。(创世纪1:26-27,2:16-17)人可能被监禁,别人能监禁我的身体,但无法监禁我的思想,因为神造的我是自由的。

所以,使用神赐给我们的工具、武器——理性——去推理、辩论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如果你赢得了一个人的心和思想,你就赢得了这个人。神把他的真理传达给我们的思想、灵魂和心灵。神是真理的神,是事实和真相的神,他对我们的思想说话时说的都是真理。

神向思想和灵魂说话。基督教是一个理性的信仰,是可以被理解的。今天我讲的是神的事情,因为神会对我们的思想说话,所以神的事情是我们可以理解的。

在使徒行传中,保罗向敬拜诸神和女神的多神论者宣告,独一的真神通过基督耶稣显现出来(约翰福音1:18)。如果保罗只是告诉他们再增加一位神,他们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们已经有朱庇特、朱诺、维纳斯、黛安娜、阿尔忒弥斯、巴克斯、萨图尔努斯,再多一位耶稣也没关系。

但那里还有另一群人——异教哲学家。“还有以彼古罗和斯多亚两门的学士与他争论。”(使徒行传17:18)这些人是无神论唯物主义者,或者说是唯物主义无神论者,他们属于另一个阵营。他们有知识、有学问,他们是顶级的哲学家,他们有一套完全不同的研究神的方法,他们嘲笑希腊神话里的那些神。奥林匹斯山上住着神,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合理的,对我们来说也是无法想象的。他们是有学问的无神论者,同时也是愚钝的物质主义者。

那里的一个派别是以彼古罗派,其哲学背景来自德谟克利特(死于公元前370年)。德谟克利特倡导“宇宙原子结构”思想,对应的希腊词是timno,意思是“切割”;其形容词形式是omas,意思是“可切割的,可分割的”;加上否定前缀就形成atomas表示不可切割,不可分割,即物质世界的最小单位”。

德谟克利特认为,宇宙只是一个由众多无法切割的微小物质组成的巨大集合而已,宇宙对应的希腊词就是“atoms”(原子)。精细的原子组成人的灵魂,粗糙的原子组成周围的世界,二者在原子结构的本质上并无差别,只是外形、大小、特征不同而已。无序旋转的原子结合在一起就产生生命,分开就出现死亡。原子不断地结合、分解、再结合,整个世界都是由原子组成的。这就是德谟克利特的哲学思想。

不过,保罗不接受这种思想,他不认为原子是世界的物质基础,是所有存在的根源,是唯一的“神”,相反,他以一种令人惊叹的方式宣讲了永活的神的性情(使徒行传17:22-23)。由于时间有限,今天我们只看保罗就这位不同于我们生活的物质世界且高于这个物质世界的、有位格的神提出的两个论点。

首先,保罗指出,人心本身就是永活的、有位格的神的见证。他这样说:

我游行的时候,观看你们所敬拜的,遇见一座坛,上面写着‘未识之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告诉你们: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侍,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使徒行传17:23-28)

这段经文指出,我们的心就是永活的、有位格的神的见证,或者说,世界上所有的物质主义哲学都不能湮没人心对一位有位格的神的内在渴望。

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共产主义国家还是民主主义国家,关于宇宙、生命、历史的最常见的问题都是:世界上存在一位认识我、关心我的神吗?永活的、有位格的神存在吗?

人类能想到的最悲哀的事情之一就是,虽然人生来就有对神的渴望,但这种渴望只是用来被嘲笑和讥讽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对神的渴望只是用来被嘲笑的,那么这种渴望就悖离了我们在整个宇宙中观察到的规律。

使徒保罗说,人心对神的渴望是神放在我们心里的,所以我们应该“寻求他,揣摩他,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如果人心对神的渴望只是为了戏弄我们,这种渴望就悖离了整个宇宙的原则,因为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有目的、有设计、有理由的,无一例外。我们没时间一一描述,所以只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地球围绕太阳转的时候,如果地球转的速度稍微慢一点,地心引力就会牵引地球融入太阳;如果地球转的速度稍微快一点,地球就会远离太阳、滑向太空。但是,地球转的速度不快不慢刚刚好,这才使得我们可以在地球上生活。同样,如果地球稍微靠近太阳一点儿,我们都会化为灰烬;如果地球稍微远离太阳一点,我们则会冻死。所以,地球转的速度和地球与太阳的距离都是经过专门设计的,目的是让我们得以存活。

我从这个世界的各个方面都能看到设计和目的。鱼长鳍是有目的的,鸟长翅膀是有目的的,马长蹄是有目的的,人长手是有目的的。既然如此,我们还能说人心对神的渴望是无意义、无目的的吗?如果是,那它就是宇宙中的例外。

保罗告诉这些理性的人,我们心中对神的渴望是因为我们想认识神,“因为他离我们各人不远,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我们想认识神、想了解神的渴望是神特意设计的,是有目的的(罗马书1:19),是为了让我们去认识神、爱神、服侍神。

保罗提到的第二件事是:神设立了一个人,让他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使徒行传17:31)。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伟大奇妙的、无可争议的宇宙事实认识神,即神藉着耶稣基督显现出来,他是一位可以被人认识的神,一位有位格的、慈爱的、关心我们的神。我再说,耶稣道成肉身(马太福音1:23,约翰福音1:14,提摩太前书3:16),把神显明给我们,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历史事实。

世界无法埋葬基督,坟墓无法困住基督(马太福音27:57-28:7),死亡无法摧毁基督(启示录1:18)。再深的坟墓也无法埋葬他,再厚的云层也无法包裹他,再坚硬的石头也无法困住他(马太福音27:62-66,28:5-7)。他已复活升天(使徒行传1:9-10),但天上的天也不足他居住(历代志下6:18)。

在教会里,在我们心里,他就像燃烧却烧不尽的荆棘(出埃及记3:2),因为我们可以每天与他同行、谈心。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件事就是耶稣来到这个世界,进入人类的历史,像一座高山一样屹立在人类历史中,山这边是世界的起源,山那边是世界的终结。

过去的世代在预言中盼望他,我们在历史中回望他。他屹立在人类历史中,他之前的时代叫做B.C.(“Before Christ”,基督之前),他之后的时代叫做A.D.(“Anno Domini”,主后)。

如果你查考历史,你会发现,所有西方国家写字的顺序都是从左到右,所有东方国家写字的顺序都是从右到左,但他们的文化和生活在基督来临时汇合了。伯利恒和加略山是人类历史的中心。

耶稣是神肉身的显现(提摩太前书3:16),他是我们可以认识的、可以触及的、可以感知的(歌罗西书1:15)。不管是少年人、男人、女人还是老年人、病人、濒死之人都可以靠近他、触摸他。

歌罗西书1:15说:“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2:9说:“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希伯来书1:3说:“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

认识耶稣就是认识神,爱耶稣就是爱神,跟随耶稣就是跟随神,敬拜耶稣就是敬拜神,因为神在耶稣里面向我们显现,满有光辉和荣耀。

哥林多后书4:6说:“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当神想把他知识和荣耀的亮光指给人类时,他会怎么做?他会指向什么?指向他大能的工作吗?不!指向生活中的天意吗?不!指向浩瀚的星空和宇宙吗?不!他指向了耶稣基督。

你想认识神吗?那你就注目看耶稣吧!耶稣的眼泪体现了神的怜悯(路加福音19:41,约翰福音11:35,希伯来书5:7-8),耶稣的温柔体现了神的忍耐(彼得后书3:9),耶稣的亲切体现了神的慈爱,因为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永活的神。难怪多马看到耶稣时跪倒在地喊道:“我的主,我的神”(约翰福音20:28)。

神向我们的灵魂、内心、思想说话。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信心,是我们过得胜的生活的秘诀,是我们荣耀地离世的盼望,也是一个永不落空的应许。现在请大家站起来。

我们的主啊,我们不是盲目的、迷信的、追逐虚无的愚昧人,我们相信旧约中的耶和华和新约中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亲爱的神啊,我们多么爱你都不够,因为你把你自己显现给我们,亲自教导我们(马太福音9:35),住在我们中间(约翰福音1:14),为我们的罪而死(哥林多前书15:3),在天上为我们代求(罗马书8:34),将来还要为我们再来(帖撒罗尼迦前书4:13-17),这是多么亲切、荣美、宝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