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和平-Peace Between Jew and Arab

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和平-Peace Between Jew and Arab

September 21st, 1975 @ 12:28 PM

以赛亚书19:23-25

    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和平 W. A. Criswell 博士 以赛亚书19:23-25 1975年9月21日 8:15 a.m.   我们欢迎各位通过收音收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聚会的各位听众。我是牧师,带来的信息是神的话语中最非凡的预言之一。讲道的题目是: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和平。这预言是从以赛亚书十九章18节开始: 当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说迦南的方言,又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有一城 —埃及的城市Awen,希腊语中是黑利奥波勒斯— 必称为「灭亡城」。 当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 这都要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敬拜他,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 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他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 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以赛亚书19:18-25] 首先,我们得知道先知是在说哪些国家,哪国的人民。一个是以色列国。1948年之前这预言都是遥不可及的,因为从公元70年以来的一千多年中,世上没有以色列国。这个预言说的是遥远未来的事,现在在我们眼前开始实现。首先这预言是关于以色列的。 预言还和以色列的敌人,以及其他互相为敌的势力有关。在古时,亚述和埃及是死敌;以色列则是他们的战场。以色列受到两个帝国的无情、野蛮的劫掠,亚述从北方,埃及从南方。 埃及军队以及亚述军队多次地践踏以色列土地:埃及的示撒、谢拉、特哈加、法老尼哥二世—他杀死了好王约西亚—还有托勒密王朝,这些都是以色列南方的无情、残酷的敌人。 不只是南方有敌人,北方的敌人更加残忍、无情:提革拉毗尼色、撒缦以色、撒珥根、以撒哈顿、西拿基立、亚述巴尼拔以及塞琉西王朝,王朝中一位王,安条克·伊皮法尼导致了马加比叛乱。这些仇敌中,撒珥根和撒缦以色永远地摧毁了撒玛利亚和以色列北方的十个支派。亚述的一个闪族小省—那时很小—就是巴比伦,在尼布甲尼撒的统治下成为强大的帝国:尼布甲尼撒摧毁了犹大,并掳走了犹大人。这些是以赛亚的预言涉及的国家。 并不是只有在我提到的古老时代,以色列才被他人残酷地压迫、剥削,在今天也是一样。小小的以色列,犹太人口不到三百万,今天被五千万不怀好意的阿拉伯人包围着。她的历史是伤痛、泪水、流血、折磨的历史。从1948年建国以来,这个国家总是在战争之中。 1948年到1949年中有独立战争,1956年有西奈战役,1967年有六日战争,1970年有埃以消耗战,1973年有赎罪日战争。美国的国防部长现在也在尽力地避免战争。可怜的、饱受苦难的、伤痛中的以色列!不管是很多世纪之前的故事,还是我们今天在报纸中读到的事,都是战争、伤痛、泪水、流血、战争的故事。 这个预言也因此十分惊人。仔细地看,先知说:“当那日,那是黄金时代,千禧年,有一位伟大荣耀的人”,他称为 “救主”。“当那天—要来的一天—埃及要说锡安的语言—敬拜神的语言—要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 也就是说,要起誓忠于全能神。 当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 —这是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记号,纪念他们同样地敬拜唯一真神— 这都要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一个是被杀死的动物,一个是献上的食物—敬拜他,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 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他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 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这神圣联盟的三方是埃及、以色列和亚述;阿拉伯世界— 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以赛亚书19:18-25]   你能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吗?我想告诉你为什么会发生。神不会遗忘。随着日子过去、世纪过去、时代过去,有时神看起来好像不记得了,神好像改变了,神好像忘记了他神圣的旨意和应许。这绝不会发生,绝不会!因为神曾和亚伯拉罕立约,要给他一个儿子,是他亲生的儿子。这孩子的名字—你记得吗?—名字是 “神听到”。 创世记的十六章,埃及人夏甲看到撒拉不能生育,她自己却怀孕了,她发现自己有孕,就轻视她的主母撒拉。撒拉让亚伯拉罕把她赶走。夏甲在南方的旷野内游荡,向神诉求,主的天使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神听到),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 [创世记16:9-11] 夏甲在十六章就回去了。 十七章神与亚伯拉罕立约,并以割礼为血的标记。神对亚伯拉罕说,“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 亚伯拉罕说,“主啊,这个13岁的孩子,以实玛利,但愿他活在你面前。” [创世记17:21] 神对亚伯拉罕说—以实玛利也受了割礼,也属于神的家庭—神指着以实玛利对亚伯拉罕说,“我不会忘记他,我必赐福给他。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和平

W. A. Criswell 博士

以赛亚书19:23-25

1975年9月21日 8:15 a.m.

 

我们欢迎各位通过收音收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聚会的各位听众。我是牧师,带来的信息是神的话语中最非凡的预言之一。讲道的题目是: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和平。这预言是从以赛亚书十九章18节开始:

当那日,埃及地必有五城的人说迦南的方言,又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有一城

—埃及的城市Awen,希腊语中是黑利奥波勒斯—

必称为「灭亡城」。

当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

这都要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敬拜他,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

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他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

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以赛亚书19:18-25]

首先,我们得知道先知是在说哪些国家,哪国的人民。一个是以色列国。1948年之前这预言都是遥不可及的,因为从公元70年以来的一千多年中,世上没有以色列国。这个预言说的是遥远未来的事,现在在我们眼前开始实现。首先这预言是关于以色列的。

预言还和以色列的敌人,以及其他互相为敌的势力有关。在古时,亚述和埃及是死敌;以色列则是他们的战场。以色列受到两个帝国的无情、野蛮的劫掠,亚述从北方,埃及从南方。

埃及军队以及亚述军队多次地践踏以色列土地:埃及的示撒、谢拉、特哈加、法老尼哥二世—他杀死了好王约西亚—还有托勒密王朝,这些都是以色列南方的无情、残酷的敌人。

不只是南方有敌人,北方的敌人更加残忍、无情:提革拉毗尼色、撒缦以色、撒珥根、以撒哈顿、西拿基立、亚述巴尼拔以及塞琉西王朝,王朝中一位王,安条克·伊皮法尼导致了马加比叛乱。这些仇敌中,撒珥根和撒缦以色永远地摧毁了撒玛利亚和以色列北方的十个支派。亚述的一个闪族小省—那时很小—就是巴比伦,在尼布甲尼撒的统治下成为强大的帝国:尼布甲尼撒摧毁了犹大,并掳走了犹大人。这些是以赛亚的预言涉及的国家。

并不是只有在我提到的古老时代,以色列才被他人残酷地压迫、剥削,在今天也是一样。小小的以色列,犹太人口不到三百万,今天被五千万不怀好意的阿拉伯人包围着。她的历史是伤痛、泪水、流血、折磨的历史。从1948年建国以来,这个国家总是在战争之中。

1948年到1949年中有独立战争,1956年有西奈战役,1967年有六日战争,1970年有埃以消耗战,1973年有赎罪日战争。美国的国防部长现在也在尽力地避免战争。可怜的、饱受苦难的、伤痛中的以色列!不管是很多世纪之前的故事,还是我们今天在报纸中读到的事,都是战争、伤痛、泪水、流血、战争的故事。

这个预言也因此十分惊人。仔细地看,先知说:“当那日,那是黄金时代,千禧年,有一位伟大荣耀的人”,他称为 “救主”。“当那天—要来的一天—埃及要说锡安的语言—敬拜神的语言—要指着万军之耶和华起誓。” 也就是说,要起誓忠于全能神。

当那日,在埃及地中必有为耶和华筑的一座坛;在埃及的边界上必有为耶和华立的一根柱。

—这是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记号,纪念他们同样地敬拜唯一真神—

这都要在埃及地为万军之耶和华作记号和证据。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耶和华必被埃及人所认识。在那日,埃及人必认识耶和华,也要献祭物和供物—一个是被杀死的动物,一个是献上的食物—敬拜他,并向耶和华许愿还愿。

耶和华必击打埃及—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击打又医治,埃及人就归向耶和华。他必应允他们的祷告,医治他们。

当那日,必有从埃及通亚述去的大道。亚述人要进入埃及,埃及人也进入亚述;埃及人要与亚述人一同敬拜耶和华。

当那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

—这神圣联盟的三方是埃及、以色列和亚述;阿拉伯世界—

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赐福给他们,说:「埃及—我的百姓,亚述—我手的工作,以色列—我的产业,都有福了!」

[以赛亚书19:18-25]

 

你能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吗?我想告诉你为什么会发生。神不会遗忘。随着日子过去、世纪过去、时代过去,有时神看起来好像不记得了,神好像改变了,神好像忘记了他神圣的旨意和应许。这绝不会发生,绝不会!因为神曾和亚伯拉罕立约,要给他一个儿子,是他亲生的儿子。这孩子的名字—你记得吗?—名字是 “神听到”。

创世记的十六章,埃及人夏甲看到撒拉不能生育,她自己却怀孕了,她发现自己有孕,就轻视她的主母撒拉。撒拉让亚伯拉罕把她赶走。夏甲在南方的旷野内游荡,向神诉求,主的天使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神听到),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 [创世记16:9-11] 夏甲在十六章就回去了。

十七章神与亚伯拉罕立约,并以割礼为血的标记。神对亚伯拉罕说,“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 亚伯拉罕说,“主啊,这个13岁的孩子,以实玛利,但愿他活在你面前。” [创世记17:21] 神对亚伯拉罕说—以实玛利也受了割礼,也属于神的家庭—神指着以实玛利对亚伯拉罕说,“我不会忘记他,我必赐福给他。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创世记17:20] 在同一章(21章),以撒出生的时候,以实玛利戏笑以撒。撒拉看见他的戏笑,对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

亚伯拉罕因此忧愁,神对他说,“你该听从她。” 亚伯拉罕第二次逐出夏甲和她的13岁的孩子。他们在旷野流浪时,夏甲把孩子撇在小树底下,不想看见孩子死。夏甲向主哭诉时,神对她说,“往前看。” 就看到了一口井。神又重复了立约的应许,“我必使他的后裔成为大国。我要赐福给他。” 创世记二十五章介绍了以实玛利。他是十二个族长的父,是十二个国的父;阿拉伯世界。圣经都把以实玛利的后代成为阿拉伯人。他是以扫的一个妻子的父亲。以实玛利成为了大国,神纪念他与以实玛利的约。

有一次我坐飞机跨越波斯湾。我从右边看到了一片荒地—焦黑、毫无生机、无法描述—看起来一点价值没有,完全是贫瘠、荒弃的地土。

我问空服员说,“先生,这是哪里?”

他说,“这是沙特阿拉伯。”

几年之后,我有有机会跨越红海。我左边又是一片荒地,无法想象地贫瘠、荒凉,我问空服员说,“先生,这是哪里?”

他说,“这是沙特阿拉伯。”

它是世界第二富有、强大的国家!谁在荒芜的沙漠之下储存了石油?是全能神做的。神把石油埋在那里。神说,“我与这些以实玛利的子孙立了约。”

我又一次在贝鲁特买小地毯,还正在侃价的时候,卖家突然不理我了,拿起一个卷好的毯子,出门了。我想,“这是太奇怪了,我正要买这个毯子呢,他就出门了。” 我就跟着他出门,看他要干什么。他展开毯子—小小的一米见方的毯子—朝着麦加跪拜、祷告。你看见过基督徒这样做吗?我从没这样过。因为神说,“他是我孩子以实玛利的后代,我不会忘记,不会忘记。”

他们也和主立了约,他们也是神的子民。当这些表兄弟—以实玛利的后代,阿拉伯世界—和以撒得应许的后代以色列,他们在主里合一的时候,当他们在边界立起耶和华的柱子,一齐求告神的名,你能想象这荣耀吗?你能想象有比这更荣耀的事吗—他们说同样的语言,锡安的语言,敬拜的语言?他们唱同样的歌,向同一位神俯伏敬拜?伟大的救主,先知称为 “护卫者”,当他同时做阿拉伯和犹太人的王的时候,这是怎样的荣耀?

因此诗人才说,“你们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 [诗篇122:6] 除非和平来到神的圣城,世界上不会有和平;除非救主、护卫者首先到来,和平不会来到神的圣城。你能想象神从荣耀中降临、建立起他的黄金般宝贵的、千禧年之国的末日吗?

第一,犹太人要得救。犹太人要得救。据我所知,圣经的年代问题中没有比罗马书十一章的应许成就的时间更难确定的了。罗马书十一章的主题是,“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撒迦利亚书十二、十三、十四章,先知描述了主向子民最终的显现。他们回到家乡,重新被聚集到圣地。

在众敌围困中,在苦难、悲伤、泪水、战争中,主向他的弟兄显现,并把他的手和脚给他们看。他们问他,“你的手、脚为什么有这些伤痕?” 主告诉他们以色列对人子所做的事。然后先知说,“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达临门的悲哀。” [撒迦利亚书12:11] 好王约西亚被法老尼哥杀死时,“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 [撒迦利亚书12:10] 一国要一日而生。

你能想象吗?这可能发生吗?所有的人,在泪水和悔改中迎接基督我王?你能想象吗!想象看!不仅如此,先知说,“埃及人因为受人的欺压哀求耶和华,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护卫者,拯救他们。” [以赛亚书19:20] 埃及、阿拉伯世界、亚述都要完成主的计划和旨意。整个世界都要跟随那千禧年的荣耀—叙利亚的阿拉伯人,以色列的犹太人,尼罗河的埃及人—所有这些人一同跟随、敬拜主。我们在那黄金国度里有分吗?我们怎么办?我们在荣耀神的国中有可以期盼的职分、位置吗?听以赛亚的话:

现在他说:你作我的仆人,

使雅各众支派复兴,

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归回尚为小事,

我还要使你作外邦人—就是我们—的光,

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极。

救赎主—以色列的圣者耶和华

对那被人所藐视、本国所憎恶、

官长所虐待的如此说:

君王要看见就站起,

首领也要下拜;

都因信实的耶和华,

就是拣选你—以色列的圣者。

[以赛亚书49:6-7]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六章1到2节引用说,“我们与  神同工的,也劝你们不可徒受他的恩典。因为他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 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 这是神对我们外邦人说的话。神对他子民的计划、旨意是多么的荣耀、恩慈!我们也可以得救。

我想到那个埃塞俄比亚的太监,“我是枯干、去势、枯萎的枝条,我能得救吗?这里有水,我能受洗吗?” 传道者说,“如果你心里相信,就可以—就算你不在约里,即使你是枯干、枯萎的枝条,是太监。” 他们就到水里,他就受了洗,成为神的孩子,原为外邦人。

罗马百夫长说,“我能得救吗?我在军队里任职。神的国里有我的位置吗?” 西门彼得被神差遣对他说,“众先知也为他作见证说:凡信他的人必因他的名得蒙赦罪。” [使徒行传10:43]

百夫长哥尼流的全家都被加入了神的国。外邦人得救了。腓利比的狱卒,虽然残暴专横,在保罗和西拉面前跪拜说,“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还是同样的福音,“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使徒行传16:31] 又一个外邦人被加入了神国。

在遥远的罗马,腓利门的奴隶阿尼西谋偷了主人财产,逃到罗马帝国另一侧,认识了主—他是按照罗马法律要被钉十字架的奴隶,认识了主。保罗保罗差他回到主人那里,在罗马亚遥远的细亚省的歌罗西,随身携带这一封书信,腓利门书。保罗在信里说,“腓利门,要按亲爱的兄弟接待他。”

这是非凡的预言,在美好的未来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得享和平,一起敬拜神,外邦人也要兴起,一起赞美主的名!多么荣耀的明天!美好的将要到来的国!

我们祈求你也能归属主,能够接受他为你的救主,被数算入神的子民,加入他的国的团契中,成为他的教会的一员。当主感动你的心,当圣灵带领你,马上就做决定。我们马上要站立、歌唱,从过道、楼梯过来,“牧师,我在这里,我已经决定。” 现在就来,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一个人,让我们起立、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