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前被提、灾中被提和灾后被提(上) The Pre- Mid- and Post-Tribulationist Part 1

灾前被提、灾中被提和灾后被提(上) The Pre- Mid- and Post-Tribulationist Part 1

February 26th, 1984 @ 12:17 PM

马太福音24:15-21

15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 16 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 17 在房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 18 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 19 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20 “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 21 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灾前被提、灾中被提和灾后被提(上)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马太福音 24:15-21

1984年2月26日  上午10:50

 

 

今天讲道的题目是:灾前被提、灾中被提和灾后被提。这是关于圣经中启示的主为了祂的子民再来、教会被提的学习。教会要被提去见主,去见基督。这发生在大灾难之前,大灾难之中,还是大灾难之后?还是根本就没有被提?还是我们一些人要经历灾难和试炼,另一些人要被提?我们要详细研究这些问题。这次的学习分为两部分,今天我们来看第一部分。    

我必须要自己去寻求神的真道,我如果不学习就不会知道,而这次的学习尤其困难。毕竟,所有教义都是在教会的对峙、争论、冲突中产生的,所有的教义都是。神的启示、神的真道、教导、教义从来都不是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写出来的。它总是从对峙、冲突和争论中产生的。

例如,在圣经新约中我读到靠恩典而非行律法得救的非凡教义[以弗所书2:8-9; 加拉太书 2:16]。我得救不是靠行割礼与守摩西的律法,而是通过相信、接受和信靠主耶稣的爱和赎罪的恩典而得救。现在这是新约的教义,但它也是在经历了极大的争论之后产生的。保罗一生中的每次宣教之行总是被所谓的 “犹太主义者” 烦扰—他们教导:人不能靠相信耶稣、靠着主的恩典得救;必须要靠着行律法并且相信主才能得救。因为这样的争论,新约中才有了我们看到的经文。

随着时间飞逝,在最初几个世纪新约教会中又出现了对基督论的争论。那时出现了多种异端,阿里乌领导了阿里乌派,聂斯脱利建立了聂斯脱利派,欧迪奇带领欧迪奇派,以及很多其他派系,这也引发了多次争论。从这些争论中产生了正统教义中神子既是神又是人的教义。

接着又有伯拉纠争论,争议的一侧是伯拉纠,另一侧是奥古斯汀。从这争论中产生了关于原罪和超乎自然的恩典的教义。

之后,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约翰·诺克斯、慈运理领导的宗教改革带来了巨大的冲突和对峙,但也因此带来了今天我们仍然坚持的信仰中伟大的教义,及非凡的口号:Sola scriputra—唯独圣经。

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了关于预定论、拣选、和差传事工的争论。争论的一方是约翰·里兰,另一方是威廉·克理、安德鲁·福勒及美国先驱传道士亚道尼岚·耶德逊和路德·莱斯,从中催生了现代的差传运动。

在我们的这一代,在我们的时代,围绕基督的再来产生了许多的讨论与神学争论。各地的神学家研究、著书,论述他们对神的话语的理解和领悟。由于这些研究,才会有我们的关于末世论、关于基督再来的讲道系列。今早我们要讲论主的教会的被提是在大灾难前、大灾难中、还是大灾难后,还是根本就没有教会的被提。

我总结了五种不同的关于教会被提的神学观点:第一种,教会在大灾难前被提;灾前被提的观点认为主可能在任何时刻来临。现在与主再来的时候之间,没有任何阻碍或者任何未尽之事。祂的再来就在眼前-迫在眉睫。主为教会而来时,我们要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 [帖撒罗尼迦前书 4:16-17],然后我们要站在基督的bema之前,基督的审判台之前,那些爱他、为祂做工的人要得到奖赏 [哥林多后书 5:10];然后我们要赴羔羊的婚宴 [启示录 19:6-10];接着我们要跟祂一同再次降到这地上 [启示录 19:11-14]。主回来后又要有哈米吉多顿战争 [启示录 19:15-21],在这战争中我们与主降到地上,然后就是千禧年 [启示录 20:4-6];随着撒旦的短暂反抗被击败 [启示录 20:7-10],我们就进入新天新地,这是神赐给那些投靠祂的人的永恒的天地 [启示录 20:1-22:21]。这是第一种观点,教会灾前被提。

第二种观点是灾中被提,也就是说教会要经历七年大灾难的前一半,在大灾难之中,即在灾难开始三年半之后,他们会被提见主。教会要在大灾难之中被提。

第三种观点是灾后被提:教会要在地上经历那段充满可怕的试炼和灾难的时期,在大灾难后教会将会被提。这种观点很大程度上基于圣经的一节经文,即马太福音24:29。主在这段启示未来的讲道中说:“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马太福音 24:29-31]。支持灾后被提的学者说,这里很明显,主说在大灾难之后神要差遣天使,将祂的选民从四方集聚。

在我看来对他们的回应很简单明白:主所说的选民是受难的圣徒;他们是神的子民-以色列中及外邦信徒中被盖了印记得救的人 [启示录 7:3-4, 9:4]。他们不是教会,因为教会已经被提,在可怕的大灾难之前就已经被接到天上。大灾难对应但以理的第七十周 [但以理书 9:20-27],在耶利米书30:7中称之为 “雅各遭难的时候”,但他必从中被救出来。教会被提之后,这些受难的圣徒不会被遗忘。按照启示录20:4-5所说,他们要从死里复活。他们没有一个人会被遗忘在坟墓中,死亡的疆域内不会有一根骨头。不会留下遗物让撒旦或敌基督者幸灾乐祸。受难的圣徒将要从死里复活,这在启示录20:4-5中说的很明白。但是灾后被提的观点是:教会要经历大灾难,结束后教会才会被提。

第四个现代学者的观点是部分被提,也就是说,只有非常属灵的基督徒才会被提,属肉体的基督徒则被撇下忍受灾难中的悲惨境遇。哥林多前书15:51说:“我们不是都要睡觉”,我们不是都要死亡,“乃是都要改变”。不是我们一些人被改变,一些人被提,一些人改变形象,另一些人则被撇下经历大灾难,而是我们所有人要被改变:“乃是都要改变”。实际上,从教义上说,我们没有一个人配得我们主的慈爱恩典和温柔看顾。只有靠着神的恩典才能使我们每一个人得到拯救,从不会有这种事,即一些人会被撇下经历那些审判的日子,另一些自认为更属灵的人会被提到天上见主。

我要在此说一下神的教导。如果我们经历大灾难是为了得救,那么救恩就不是出于恩典,而是出于我们的行为和经历的苦难,是我们的做到的。我们得救是因着主的恩典 [以弗所书 2:8-9]。我们没有人配得,但是基督替我们而死 [哥林多后书 5:21],是因着祂的爱和良善,我们被托付给神,被接入与祂同在的荣耀之中 [罗马书 5:8]

第五种观点是根本没有被提。没有大灾难,没有哈米吉多顿战争,没有千禧年,尤其是没有复活。我称之为 “半异教徒”,他们在学校、教会里这样教导人。我们能理解的事情他们却完全不相信。也许 ,他们有的人认同十诫;也许,他们有的人认同黄金法则。但是他们的思想、学术研究以及信念中,却抛弃了圣经的主要部分。现在我基本不关注他们,他们当然也不会关注我。我们就互相忽视对方。如果你不相信神的话语,我就无话可说。但如果你确实相信神的话语,就会看到我们靠着祂的灵会获得多少的启示!

这是我的立场:我列出了十四个理由,说明我为什么要相信教会的灾前被提,即我们在审判降临全地之前就要被提到主的面前;以下是我为什么相信教会灾前被提的十四个理由。

第一:由于圣经最后一卷书启示录的大纲。通过圣灵的感动,神赐给我们的启示录的大纲。在启示录的第一章19节中,天使对使徒约翰说: “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 [启示录 1:19]。所看见的事,这是第一;现在的事,这是第二;这些事之后,将来必成的事meta tauta。这就是启示录的大纲。于是约翰坐下,先写下了他看见的事,即荣耀的基督的异象,这是启示录的第一章 [启示录 1:9-18, 20]。然后天使要他写“现在的事” [启示录 1:19],约翰接着写下了第二、三章,这是现在的事,教会的情况 [启示录 2:1-3:22]。他把这些信息送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是“现在的事” [启示录 1:19]。第三,他要写这些事之后,将来必成的事meta tauta。我于是寻找meta tauta,教会之后的事,教会消失后的事情,教会时代结束之后的事情。当我在寻找meta tauta时,我在启示录第四章第一节看到了:“此后”—这些事情之后,meta tauta—“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 [启示录 4:1],之后教会就消失了。 我们就再也没看到或听到她,直到启示录的第十九章教会同基督一起从天降下 [启示录19:11-14]。在第四章和教会重新出现的第十九章之间的经文 [启示录 19:14-21],就是关于大灾难,审判和痛苦的日子。这是我相信教会灾前被提的第一个原因:由于启示录的大纲,神所说的关于未来之事将会如何的话。

我相信教会灾前被提的第二个原因:但以理的第七十个七 [但以理书 9:27],这最后一周是神的选民—以色列的历史的终结。但以理的第七十周就是启示录四章到十九章,大灾难的时期。这大灾难时期涉及以色列,而不是教会。但以理书9:24说:“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然后预言接着讲到耶路撒冷,弥赛亚的剪除,敌基督者的到来,及最后一周的荒凉和悲惨 [但以理书 9:25-27]。我在但以理书中读到的预言,正是我在启示录中所读到的。

但以理书中的一七又分为两个部分:但以理书9:27,三年半会是这样,三年半会是那样;但以理书7:25,称之为 “一载、二载、半载”;在但以理书12:7,称之为 “一载、二载、半载”。我在但以理书中读到的关于以色列和神对以色列的审判,在启示录也能读到同样的事。在启示录11:2中有:“四十二个月”,三年半;在启示录的11:3和12:6中有:“一千二百六十天”,三年半;在启示录12:14中有:“一载二载半载。”但以理书读到的关于最后一周,最后七年的灾难和审判 [但以理书 9:27],完全和启示录读到的是一样的。

我相信教会灾前被提的第三个原因:在启示录4:1中描述了被提。在启示录的第一章第一节,天使将启示指示给使徒约翰 [启示录 1:1],这启示是以全景的“标志”或图画展示给他的。例如,约翰看到被杀的羔羊 [启示录 5:6];这是个标志,是主耶稣基督的死和救赎的血的图画;这是一幅图画。整个启示录都是一系列的图画。这是一幅“预示的”,末日之时的全景画卷。

我们来看启示录4:1中的图画。“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就在约翰进入天上的大门的时刻,教会也就消失,然后就不再被看到,被提起,直到她在启示录第十九章与耶稣一同回来 [启示录19:11-14]。启示录第十九章没有讲到被提,是因为教会已经在主那里,她将要与她的救主一同降临到地上。

这样的图画出现在启示录4:1中,当约翰说:“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听声音说:你上到这里来。”神的圣徒就被提到天上,被提到主那里。在启示录4:1教会的被提和19:14教会与主返回之间的间隔就是bēma在这段时间我们来到基督面前,按我们为祂所做的工得奖赏 [哥林多后书  5:10];羔羊的婚宴也在这段时间内 [启示录 19:6-10];当我们同基督一起回到地上时结束。启示录十九章告诉我们,当我们同基督回来时,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 [启示录 19:8, 14]。天上神的子民经历这些事时,地上是七年可怕的大灾难  [启示录 5:1-18:24]。

我相信教会灾前被提的第四个原因:在启示录4:4和4:10中说—这是在大灾难前—约翰看到了二十四位长老,身穿白衣、头戴冠冕,坐在宝座周围。这些是已经复活的、被提的神的圣徒。他们已经在天上了,这在启示录第四章的开头就告诉我们了[启示录 4:4, 10-11];随后一直到十九章,就是大灾难 [启示录 4:1-18:24],而这些神的圣徒,及祂的教会、子民已经在天上了。他们身穿白衣、头戴冠冕,根据他们所做的工得到了奖赏,在大灾难前他们就在那里与主同在了 [启示录 4:4, 10-11]

这是我们在主耶稣里蒙福的盼望和信心。当下次继续学习时,我们会讲到我相信教会灾前被提的另外十个原因。感谢神!我们在观望、等待、凝视和相信祂神圣而宝贵的话语。主,我要努力地做好我的职责;我们所有人在努力完成自己的职责,为要在审判时得到祂的肯定和奖励,准备好穿戴白衣和冠冕;在祂来接我们回家时,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