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界的争战- War in the Spirit World

灵界的争战- War in the Spirit World

October 9th, 1983 @ 11:34 AM

以弗所书6:12

12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灵界中的争战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以弗所书6:12

1983年10月9日 上午10:50

 

这篇信息的题目是灵界中的争战。在我们关于圣经的伟大教义的讲道系列中,我们现在进行到了关于天使学的部分,这是关于天使的研究。

在以弗所书第六章12节,保罗写道:“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詹姆斯国王钦定版本将这个词译成动词“我们不是与……争战。”保罗在这里用的是名词主格形式,hē palē“我们的争战”,我们的对抗,“不是针对属血气的,乃是pros”面对面,短兵相接,生与死的争斗。在这里翻译的这些词是保罗在他的希腊语中用来指黑暗天使的层级的。

真有这样的事吗?是否存在一个看不见的世界,我们是它的一部分,它也是我们的一部分?确定并且肯定是有的。我们生活在看不见的灵界力量的控制之中。如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今早在这里,柏拉图会说真实的世界是无形的和看不见的世界,而且柏拉图会说我们肉眼看到的世界是短暂和暂时的。

柏拉图会用他的哲学理论说明这观点。柏拉图会说:现实是概念,它的物理表象是短暂的、暂时的、临时的。例如,柏拉图会说永恒持续的现实是一把椅子的概念,而并不是实际的椅子。实际的椅子是临时的、暂时的,它会终结。但是椅子的概念,椅子在心灵世界的概念是永久和永恒的。它是不可见的,它是无实体的。但柏拉图会说它是现实。柏拉图会说真实的世界就是灵界。

在物理学中也有类似的理论。博学的物理学老师会说,控制生命、命运和宇宙的伟大力量是不可见的,是无形的。我之前读到一篇文章,作者在讲解使我们的地球保持在围绕太阳旋转的轨道上的力。他说这个把地球保持在绕日轨道上的力量-称为引力-具有一根直径3000英里的钢梁的强度。

你能想象吗?一根钢梁-直径3000英里,使地球保持在绕日轨道上,一圈又一圈地使地球保持在轨道上。但是一只小鸟都可以从它里面飞过去。你无法看到它,它是不可见的。

我可以想象,假如我可以和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以及学问渊博的人交谈,假如我告诉亚里士多德,或欧几里得,或哥白尼,或牛顿,假如我对这些杰出的科学家说:“你知道空气里充满了音乐、图画、讲话、声音、戏剧吗?”这些博学的人,亚里士多德、欧几里德、哥白尼、牛顿会看着我说:“你疯了,你精神错乱了。”

但是今天我可以把一个很小的收音机或电视机摆在任何人面前,空气中充满了声音、图像、以及填满我们日常生活的所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但这些电波是我们看不见的,它们环绕在我们的周围,它们在所有的地方。但它们是无形的、瞬息变化的,但也是同样真实的。

我们的构成与结构也是如此。我们不只是物质的、物理的、能看见的肉体。我们也有无实体的部分,我们也有灵,我们也是灵。不管我们是否能够理解,是否能够解释,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不仅仅是物理的、物质的,我们也是有灵的。

我们置身其中且无法逃避的这个属灵世界,有时是残酷的,充满了痛苦的冲突和斗争。在我们的教会里,在这个教会里,有一个家庭。他们的儿子在这里长大。我和他谈过话,也去他家探访过他很多次。他的父亲是个敬虔的人,很爱这个儿子,他的母亲也同样地虔诚。但有时候我觉得,有一个来自于这世界之外的奇怪的灵控制了那孩子。他长得又高又壮,在悲痛的一天,他冷酷和残暴地谋杀了他敬虔的父亲。这是为什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占据了他?

当我打开圣经,我就看到一个超自然的世界,这个世界远远超出了我的眼睛所能看到和思想所能理解的范围。这是灵的世界。有一个自然界,还有一个灵界,中间隔着的幕帘就是我的肉体。

在以弗所书第六章12节,使徒保罗提到了这些充满天地的力量,他们无处不在。当我打开圣经,我就看到一个属灵的世界,一个有冲突和战争的属灵世界。在神的创造之中,冲突、对抗与战争处于这个宇宙的中心。

当我打开圣经,我读到的第一句话是:“起初,神创造天地。”[创世记1:1]。按我对神的理解,神不可能创造难看、不完美、丑陋、黑暗的事物。“起初,神创造天地。”我想,如果神的创造跟圣经的第一句话所说的一致,那么这被造物一定在每个细节上都是美丽和完美的,这是神所做的。

但当我读到第二句话:“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这些是希伯来语的翻译―tohû“地是tohû wa”和“bohû”,大地变得荒废、黑暗、混乱与空虚[创世记1:2]。

在以赛亚书第四十五章18节,先知说:“创造诸天的耶和华,制造成全大地的 神,他创造坚定大地,并非使地tohû wabohû”祂并未将地创造为tohû―荒凉、混乱、无形、空虚,祂创造大地是要让它成为可以居住的美丽而完美的家园。

那么,发生了什么?在第一节,神创造了天地,美丽、完美,是为了可以让人居住,让它作完美之人的家园。第二节:“地是tohû wabohû”发生了什么事让它变得荒凉、混乱、无形、空虚,无法居住?发生的事很明显。在这两节经文之间,明亮之星(撒旦)堕落了。这将是下周的信息。罪进入了神所造的物中,只要罪一进入,毁灭、荒废、混乱和黑暗也就进入了。

当我翻到创世记的第三章,在这里我看到完美的男人和女人在伊甸园里的生活,第三章的第一句话就讲到在园子大门口的狡猾、阴险的蛇[创世记3:1]!它是从哪儿来的?它站在神的伊甸园的入口处。在这个宇宙的中心有冲突、战争与对抗,当我读圣经时,我看到圣经就是关于这一点的记载和启示。

当摩西去世时,你难道没想过他应该有个美丽的陵墓,让我们如今仍然可以去拜访吗?摩西被埋葬在这样一个地方吗?犹大书第九节却告诉我们,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曾与路西法争辩。路西法为什么想要摩西的尸体呢?列王纪下告诉我们,希西家打碎了摩西在旷野举起的铜蛇,因为以色列人向铜蛇烧香,把它作为偶像崇拜,于是希西家就打碎了它 [列王纪下18:4]

如果人们被铜蛇引诱拜偶像,想想如果他们获得了摩西本人的尸体他们会怎样地进行偶像崇拜,他们肯定要给摩西做防腐处理,就像在埃及开罗的拉美西斯二世的尸体那样,你如今还能看到他的尸体,他已经死了几千年了-在属灵的世界的中心有冲突,米迦勒和路西法争夺摩西的身体。

约伯记里讲到了,在全世界最好的一个人在神的宝座前被撒旦指责[约伯记1:8-12,2:4-5]。在但以理书中也能看到这种对抗:但以理的祷告如此之久才被应允,是因为神差遣去告诉他祷告已蒙应允的天使被阻挠了―被扰乱和咒诅整个宇宙的邪恶天使阻拦了[但以理书10:13]。你在撒迦利亚书的第三章中也能看到。先知撒迦利亚看到大祭司约书亚站在神的面前,撒旦站在他的右边与他做对[撒迦利亚书3:1]

在我们的主开始公开事奉时,撒旦攻击了祂[马太福音4:1-10]。这三次可畏的对抗被称为试探。在哥林多后书第十二章中,保罗也提到这样的事,他说:“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哥林多后书12:7]。撒旦就做这种事。在圣经中的最后一部书中,当我们到世界的末日时,整个故事都是关于属灵世界里的争战。

在启示录第九章,一个天使从天上降下,打开无底的坑,邪灵像黑云般的蝗虫群涌到地上:这是大灾难[启示录9:1-3];在我们刚才读过的第十二章中说:“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带着他的天使们在与撒旦和他的天使们交战[启示录12:7];在启示录第十六章,鬼魔的污灵从那龙的口、兽的口和假先知的口出来,并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召集他们在主的大日子来临时聚集争战,这称为哈米吉多顿之战[启示录16:13-16]

在启示录第二十章中,当那一千年完了以后,撒旦和他的魔鬼被释放,最后一次起来与神和主的圣徒们争战[启示录20:7-10],它又继续作恶,不到末日它是不会停止的。在这场对抗中,我们所有人都被困住了。所以保罗说:“因hē palē,我们的争战不是pros,血肉之体的短兵相接,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2]―这些邪灵折磨我们、攻击我们,在它们面前我们像水一样软弱。没有人是撒旦的对手,没有人。

犹大书第九节说:“天使长米迦勒为了摩西的尸体与魔鬼争论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定他的罪,只说:‘主责备你!’”如果神的天使长米迦勒都无法战胜路西法的势力,我们该如何抵挡保罗所说的“魔鬼的诡计”和撒旦的攻击?[以弗所书6:11]。

“哎,牧师,关于灵界里的战争,你的话既冷酷又让人沮丧。我们人类本就可怜,如水一般软弱,善变,无能,容易被各种罪和试探引诱,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呢?”

这就是福音,这就是希望的信息,这就是我们的主耶稣,这就是对我们的主的怜悯、恩典、救恩和慈爱的启示。我们自己本已没有任何希望,本已走投无路,本已无法解脱,本已没有拯救,但是伟大的主耶和华露出祂的圣臂搭救了我们,赐给我们救恩,将我们从泥泞中拉了出来,救我们脱离了地狱中的诅咒。这是神所做的事,并且只有神能做到,我们自己没有办法做到,必须依靠神。

我们只能把自己交给神的怜悯。“神啊,求你拯救,神啊,求你怜悯;神啊,求你帮助,神啊,求你搭救;神啊,求你救赎我。”祂能够并且只有祂能够拯救我们。

我想到了马太福音第十七章中那些在山脚下的门徒,当时耶稣带着三个门徒上了高山,在那座山上耶稣改变了形象。当他们从那座山上下来时,其他九个门徒正无助地试图医治一个被癫痫折磨的孩子。主治好了那孩子,门徒们问:“为什么我们不能治好他呢?”主回答说:“这一类的鬼,若不靠祷告”―有文士加上了“禁食”,“他就不出来。”[马太福音17:14,21]。

我们没有其他希望,我们没有其他得救的方法。我们靠着神的权能得救,我们投身到祂怜悯的手臂中。“神啊,怜悯我,帮助我,救我,拯救我”,神就会这样做。

马可福音第五章记载了这样一件奇妙的事:格拉森被鬼附的人被治好了,被拯救了。那个人以前被一群邪灵折磨,现在他坐在耶稣的脚边,穿着衣服,神志也清醒了―他完全被改变了,完全地得救了[马可福音5:15]。你也许会说:“那只是在马可福音第五章。”弟兄姊妹们,看看你的周围。和你坐在一起的,是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神的慈爱和恩典的同样的大能,被改变、被拯救、被重生、被anōthen―“从上天而生”的。

“我以前是这个样子;但我现在却是这样。”看起来很像:同样的身体,同样的屋子;但却是新的人、新的灵,获得了重生,并且被神的大能改变。所以是神在保护我们。祂不仅在我们无助时搭救我们,主还保守我们,救助我们,直到我们在荣耀里见到祂。

当我在这地上,开始从这个生命到将来的生命的朝圣之路时,我怎么知道自己会成功到达那美丽的圣城,到那珍珠大门,到那黄金街道,加入到神的圣徒和家庭?我自己没有力量去坚持;我只能靠着神的恩典和保守才能成功地到达那里。神会这样做,这是祂为我做的。我喜欢那首老歌:“神不变的手保守我们。”

在马太福音第十二章,我们的主讲了一个关于一个污灵离开一个人故事。这污灵走遍干旱之地,没有找到栖身的地方,就又回到了那个人的心里。他查看那人的内心,看见那人心里空着并且已经打扫干净,粉饰好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他就去带了另外七个比自己更恶的污灵来,他叫上这七个污灵一起住进了那个人的心里。那人后来的情况,比以前更坏了。[马太福音12:43-45]。

那么,发生了什么?出了什么问题?很简单。那人的心里是空的、打扫过的、粉饰好的。人的心是为主耶稣的宝座而造的,应当是耶稣的圣灵住在人的心里,那是祂的国,是我们的救主的国,这国在我们的灵魂里,在我们的心里。若我们的心里充满了神的恩典、慈爱和同在,当邪灵来到时,它就无法进入。因为耶稣在那里;邪灵找不到空隙―圣灵在那里。

所以我说,虽然邪灵可能会暂时地影响神的圣徒,但是它无法占据他!它无法在他里面生活!那里没有它的地方!他的心里充满了耶稣的同在。这是人得到保守的方法。他被神的权能保守,他被主在他心里和在他生命里的同在保守。

我认为对我们这些以信心仰望主耶稣的人来说,在全圣经的祝福中没有比犹大书结尾的祝福更宝贵和美好的了。你还记得吗?“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他荣耀之前的我们的救主—独一的 神,愿荣耀、威严、能力、权柄,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与他,从万古以前并现今,直到永永远远。阿们!”[犹大书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