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经-The Apocrypha

次经-The Apocrypha

March 21st, 1973 @ 9:18 AM

    次经 W. A. Criswell博士 周三特别课程 1973年3月21日 7:30 p.m. 首先简单回顾上周三晚上的内容:我们讲了圣经的正典,其中包含的书卷。为什么这些书被算在其中,其他的成千上万的却没有算入?为什么?所以我们称之为 “圣经的正典”(canon),Canon的意思是规矩,规则,原来的意思是芦秆,木杖,直的东西,可以用来测量的东西。旧约的正典是:希伯来圣经中的所有书卷,这是旧约的正典;然后我们学习了新约的正典。新约的规则、标准是:书卷由使徒所写或者是使徒的文书所写。圣经中所有的书卷都达到这个标准,都是由使徒或者文士—使徒的文书所写;比如马可是彼得的文书;路加是保罗的文书。上周三晚最后我们讲了希伯来书。我不认为保罗写了希伯来书,但因为这卷书的内容是明显地被神感动写成的,他们为了满足正典的标准把这卷书归在保罗名下。因为正典的标准是:书卷是被使徒或者使徒的文书所写。如果满足就是正典,就是圣经的一部分。我们上周三进行到了这里。 我提到了有很多的书卷没有算在圣经正典之中。这些书都有哪些?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看到过那种巨大、厚重的圣经,在它的新约和旧约之间,有几卷书称为次经。你看到过吧?次经,就是那些在旧约和新约之间的书卷。我手里拿的就是次经,不用去找那种巨大的圣经,我手里的就是次经,这是这些书。apokryphos 是希腊语,意思是 “隐藏、掩盖的”;英语的apocrypha,就是来自希腊语的 “隐藏、掩盖”。这些书卷是在 “隐藏的” 时刻使用,也就是说不会在教会公开使用,它的价值没有正典高。Apocrypha,隐藏、掩盖;它不在教会之中,被隐藏,不公开使用。 在次经中,有1,2,3,4,5,6,7,8,9,10,11,12,13,14,有14卷书,包括:以斯拉续篇上下,公元146和100年写成;多比传,约公元前405年写成;犹滴传,约公元前160年写成;以斯帖补编;所罗门智训,约公元前198年写成;便西拉智训,公元前250到170年;巴录书和耶利米书信,公元前510年;三童歌、苏散拿传、比勒与大龙、玛拿西祷言,都是但以理书的一部分;然后是马加比一、二书,在公元前一世纪写成。 这些次经是用希腊语写成的。记得正典的标准:如果书卷用希伯来语写成,属于旧约;是希伯来圣经,也属于我们的圣经。但这些圣经使用希腊语写成;它们不是希伯来圣经,是希腊圣经。七十士译本―这是公元前270年左右在埃及翻译成希腊语的希伯来圣经―七十士译本中包含这些书卷。所以耶柔米将七十士译本翻译为拉丁武加大译本时也包含了这些希腊语的文字;因为—我再重复,七十士译本是翻译成希腊语的希伯来圣经。所以他翻译希伯来圣经的时候,也翻译了希腊文的文字,这些书卷和其他翻译的希腊文圣经是在一起的。它们都是在一部书里,七十士译本。他翻译七十士译本为拉丁文的时候,也翻译了这些书,因为它们也是希腊文写成的。他们不是正典,不是希伯来圣经的一部分;它们是希腊语写成的。 那么它们为什么会进入圣经呢?是因为罗马天主教。1546年的特利腾大公会议投票绝对多数通过了决议,耶柔米翻译的拉丁武加大译本所有书卷都为正典;甚至违背翻译者耶柔米本人的意愿―他在译本中说这些次经不及其他正典重要;也违背了天主教的传统。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对抗宗教改革;例如在马加比二书中有为死人祷告的例子。在圣经正典里没有这回事;在希伯来圣经中没有,在新约中没有;没有任何和为死人祷告接近的文字。但是天主教为了护卫他们的为死者祷告的教义,他们就把这次经立为正典,因为马加比二书中讲到了为死者祷告。我再重复,是天主教把次经算入圣经中的,他们在1546年才正式这样做,违背了翻译拉丁武加大译本的耶柔米的初衷,也违背了他们自己的传统。我们新教教会的圣经不包含这些次经书卷,只有在希伯来圣经的正典和新约的正典―由使徒或使徒的文书写成的。 现在我们来看为什么这些次经书卷被排除了。首先,我想要说明,这些书卷中有的是值得称赞的。马加比一书是语言十分精美的书卷,是本非凡的书,很好的书。一个人可以说文学历史中有很多非凡的书:比如,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是非凡的丛书,非常伟大;麦考利的一些历史书也是很好的;马加比一书也是非凡的,但是它们不像圣经那样是被感动写成的。还有一卷美妙的书,是便西拉智训。它是由一个虔敬的犹太人写成,内容类似箴言和传道书。这是部美妙、精妙的书―就好象你会说爱默生的散文是很美妙的,它们都是很好的作品。爱默生是个非凡的基督徒哲学家,他的散文分享他在生命中的感悟;但是爱默生的散文不是受感动写成的圣经,便西拉圣训不是圣经,即便它们都十分美妙。 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书中有不少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它们不被接受成为正典是有原因的。我读一下这些内容,你就会觉得是很明显的。这也是次经中非凡的一卷书,称作多比传。我们来看多比传。多比是拿弗他利支派的,他被掳到尼尼微流放。他的儿子多比亚被天使加百列看顾,娶了撒拉;这是多比的儿子多比亚的浪漫故事。我先来读这个故事,看看你们的感想。我从多比传第二章9、10节开始读:“那天晚上,我沐浴后便进到院子去,靠在墙边睡着了。” 这是多比亚的父亲,刚埋葬了一个人―一个虔敬的犹太人会埋葬死者。从前人们就将死者抛弃,任由其腐烂,任由秃鹰、豺狼啃食。我们无法想象过去人是怎样生活的。一个虔敬的犹太人看到人死去,应该将尸体埋葬。于是多比埋葬了这个人。“那天晚上,我沐浴后便进到院子去,靠在墙边睡着了。” 犹太人若接触了死人,就是不洁的,不能进入他的家或者圣殿。 由于天气很热,我便没有拿甚么盖住头。岂料墙上有些麻雀;雀粪刚好掉进我的眼里,并在双眼结成白膜。我四处求诊,可是医生愈为我敷药,眼里的白膜愈厚。 [多比传] 墙上的麻雀的粪掉进他的眼睛里,让他瞎了。这是多比传里的一个重要情节:他因为雀粪失明。这是多比传里的一件大事―你要记得这是罗马天主教的圣经。我们继续看,时间不多了,我们简要地看。这是多比亚,他的儿子: 第一个晚上,当黑夜降临大地时,他们在底格里斯河边扎营歇息。多比亚走到河中洗脚。忽然有一条大鱼跃出水面,要咬他的脚,他就喊叫起来。 [多比传] 在河里有一条鱼,能跳起来吞掉一个年轻人,但是天使拉斐尔,就是看顾他的天使说: 天使对他说:「快捉那条鱼,别让牠溜掉! 」 少年人果然把鱼捉住了,并拖到岸上。天使吩咐他说:「剖开鱼腹,把鱼胆、鱼心和鱼肝取出来收好,带在身上,鱼肠则可以扔掉。因为鱼的胆、心和肝都很有用,可以作药材。」少年人就剖开鱼腹,把鱼胆、鱼心和鱼肝取出来收好,然后将一些鱼肉烧熟,吃了,又将另一些用盐醃了。少年人问天使说:「亚撒利雅弟兄,鱼的心、肝和胆有甚么药用价值,可用来治疗甚么病呢?」他回答:「无论男或女被恶魔或邪灵附体,你只要在这人面前用火燃烧鱼心和鱼肝,出来的烟便能驱走邪灵,被鬼附的人就不再受缠扰了。至于鱼胆,则可用来医治眼睛结了白膜的人:只要将胆液涂在白膜处,然后向眼睛吹气,他的眼疾便能痊愈。」 [多比传] 你应该已经记住了:多比因为雀粪失明;然后一条鱼跃出水面,多比亚剖开鱼腹取出了鱼胆和心、肝;心和肝可以烧掉,出来的烟雾可以驱赶邪灵,鱼胆可以医治眼睛结了白膜的人。我们都进入故事了。他将要娶撒拉,这是个故事。我们在看故事的高点: 你进入新房时,要拿些鱼肝和鱼心,放在香炉的余烬上。这样便会发出香气来;恶魔嗅了香气便会逃跑,再也不敢在她身边出现。 [多比传] 他要娶撒拉,但是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用鱼的心和肝烧出的烟雾赶走邪灵: 筵席完了,他们想回房休息,便送少年进新房。多比雅想起拉斐尔的话,从袋子里取出鱼肝和鱼心,放在香炉的余烬上。恶魔嗅到鱼的腥味,就逃到埃及最远的地方去。但是拉斐尔穷追不舍,最后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 [多比传] 不是很有趣吗?他靠着烧鱼的心和肝赶走了邪灵。接着,他要带着妻子去看望他的父亲多比,天使告诉他,“记得带上鱼胆。” 他记住了,然后天使说,“把鱼胆敷在他双眼上,这药可使他眼中的白膜退去,他就回复视力,重见光明。” 于是他来到父亲面前,“多比也赶出来,步履瞒瞒地走到院子门外。”因为他失明了。 多比雅走上前来,一手紧扶着他,一于拿出鱼胆,向他眼里吹气,说:「 父亲,放心吧。」然后将药敷在他的双眼上,他的眼睛就明亮了。多比雅用双手轻轻从父亲的眼角处剥去他眼中的白膜。多比看见儿子,立时伸开双臂搂住他,含着泪说:我看见你了,我的儿子。 你是我眼中的明灯! 」 他接着祈祷说:上帝是应当称颂的,祂的美名当受颂赞,直到永远。 [多比传] 你会想要在圣经里看到这故事吗?你会吗?这是完全的迷信。我只是举了个例子为什么次经不能被算入神的话语当中:它们不是圣经。翻译了拉丁武加大译本的耶柔米说,它们不是圣经;罗马天主教的传统说它们不是圣经。但是特利腾大公会议把它们算入了天主教圣经,为了支持他们 “为死人祷告” 的教义。 但是我们的圣经是符合正典标准的,我们的旧约是希伯来圣经的书卷,我们的圣经(旧约)和希伯来圣经是一样的。第二,新约正典,是由使徒或者使徒的文书写成的,这是我们的新约。 还有很多被称为伪经的文学作品。在旧约的末尾,有四百年的 “静默期”。我们有的时候会感觉,在旧约和新约之间的这段时期―大概四百年的时间里―什么都没发生。这是很严重的错误。在旧约和新约之间,犹太人的生活仍是激烈、紧张的―就如同之前一样,也和以后一样―就像施洗约翰,过着激烈的生活。这些次经是在那个时期写出来的。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成为伪经(Pseudepigrapha)的作品。我想先解释下这个词。希腊语的虚假、伪装是pseudos,英语仍然用这个词,表示假的。epi是介词,在. . . 之上的意思,graphō 是写的意思;Pseudepigrapha是虚假的写作的意思。伪经就是那些借用别人的名字写下的作品。伪经一般都是借用旧约的先知和族长的名字写下的,有的时候也用王的名,比如所罗门,几乎所有的伪经都是启示文学。 我要举几个例子:所罗门诗篇,以诺书,摩西遗训,以斯拉四、五、六书,巴录启示录,摩西启示录,撒迦利亚启示录,亚当启示录,十二族长遗训,禧年书,以赛亚殉道升天记;这些只是伪经的一部分。这些书是写在旧约和新约之间,但是他们是假托别名所写,让人以为是亚当、撒迦利亚、摩西、巴录、所罗门、以赛亚所写的,他们写的内容就好像是这些先知会写的内容一样。 新约也有很多的次经和伪经。例如,有数不清的福音书;有马利亚福音,雅各福音,多马福音,尼哥德慕福音,很多的福音;使徒行传也是,举不胜举:十二使徒行传,巴拿巴行传,腓利行传,安德烈行传;书信有:基督致亚布加尔书,彼得致雅各书。甚至有的时候有人会给我看耶稣给人的信,或者有某个亲眼看见耶稣钉十字架的人写的书,诸如此类的,全都是伪经;然后是启示录:彼得启示录,保罗启示录,玛利亚启示录,巴多罗买启示录,多马启示录,司提反启示录;有很多的类似的作品,太多了! 我们的圣经怎样产生的?依照正典的标准:一卷书满足了正典标准才能进入圣经。旧约的标准是希伯来圣经。希伯来圣经就是我们的圣经,这就是旧约的标准。新约的正典标准是什么?必须由使徒或者使徒的文书所写。如果能证实这一点,就被算入圣经;如果不能证实,就不能算入圣经。...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神学训练,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次经

W. A. Criswell博士

周三特别课程

1973年3月21日 7:30 p.m.

首先简单回顾上周三晚上的内容:我们讲了圣经的正典,其中包含的书卷。为什么这些书被算在其中,其他的成千上万的却没有算入?为什么?所以我们称之为 “圣经的正典”(canon),Canon的意思是规矩,规则,原来的意思是芦秆,木杖,直的东西,可以用来测量的东西。旧约的正典是:希伯来圣经中的所有书卷,这是旧约的正典;然后我们学习了新约的正典。新约的规则、标准是:书卷由使徒所写或者是使徒的文书所写。圣经中所有的书卷都达到这个标准,都是由使徒或者文士—使徒的文书所写;比如马可是彼得的文书;路加是保罗的文书。上周三晚最后我们讲了希伯来书。我不认为保罗写了希伯来书,但因为这卷书的内容是明显地被神感动写成的,他们为了满足正典的标准把这卷书归在保罗名下。因为正典的标准是:书卷是被使徒或者使徒的文书所写。如果满足就是正典,就是圣经的一部分。我们上周三进行到了这里。

我提到了有很多的书卷没有算在圣经正典之中。这些书都有哪些?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看到过那种巨大、厚重的圣经,在它的新约和旧约之间,有几卷书称为次经。你看到过吧?次经,就是那些在旧约和新约之间的书卷。我手里拿的就是次经,不用去找那种巨大的圣经,我手里的就是次经,这是这些书。apokryphos 是希腊语,意思是 “隐藏、掩盖的”;英语的apocrypha,就是来自希腊语的 “隐藏、掩盖”。这些书卷是在 “隐藏的” 时刻使用,也就是说不会在教会公开使用,它的价值没有正典高。Apocrypha,隐藏、掩盖;它不在教会之中,被隐藏,不公开使用。

在次经中,有1,2,3,4,5,6,7,8,9,10,11,12,13,14,有14卷书,包括:以斯拉续篇上下,公元146和100年写成;多比传,约公元前405年写成;犹滴传,约公元前160年写成;以斯帖补编;所罗门智训,约公元前198年写成;便西拉智训,公元前250到170年;巴录书和耶利米书信,公元前510年;三童歌、苏散拿传、比勒与大龙、玛拿西祷言,都是但以理书的一部分;然后是马加比一、二书,在公元前一世纪写成。

这些次经是用希腊语写成的。记得正典的标准:如果书卷用希伯来语写成,属于旧约;是希伯来圣经,也属于我们的圣经。但这些圣经使用希腊语写成;它们不是希伯来圣经,是希腊圣经。七十士译本―这是公元前270年左右在埃及翻译成希腊语的希伯来圣经―七十士译本中包含这些书卷。所以耶柔米将七十士译本翻译为拉丁武加大译本时也包含了这些希腊语的文字;因为—我再重复,七十士译本是翻译成希腊语的希伯来圣经。所以他翻译希伯来圣经的时候,也翻译了希腊文的文字,这些书卷和其他翻译的希腊文圣经是在一起的。它们都是在一部书里,七十士译本。他翻译七十士译本为拉丁文的时候,也翻译了这些书,因为它们也是希腊文写成的。他们不是正典,不是希伯来圣经的一部分;它们是希腊语写成的。

那么它们为什么会进入圣经呢?是因为罗马天主教。1546年的特利腾大公会议投票绝对多数通过了决议,耶柔米翻译的拉丁武加大译本所有书卷都为正典;甚至违背翻译者耶柔米本人的意愿―他在译本中说这些次经不及其他正典重要;也违背了天主教的传统。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对抗宗教改革;例如在马加比二书中有为死人祷告的例子。在圣经正典里没有这回事;在希伯来圣经中没有,在新约中没有;没有任何和为死人祷告接近的文字。但是天主教为了护卫他们的为死者祷告的教义,他们就把这次经立为正典,因为马加比二书中讲到了为死者祷告。我再重复,是天主教把次经算入圣经中的,他们在1546年才正式这样做,违背了翻译拉丁武加大译本的耶柔米的初衷,也违背了他们自己的传统。我们新教教会的圣经不包含这些次经书卷,只有在希伯来圣经的正典和新约的正典―由使徒或使徒的文书写成的。

现在我们来看为什么这些次经书卷被排除了。首先,我想要说明,这些书卷中有的是值得称赞的。马加比一书是语言十分精美的书卷,是本非凡的书,很好的书。一个人可以说文学历史中有很多非凡的书:比如,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是非凡的丛书,非常伟大;麦考利的一些历史书也是很好的;马加比一书也是非凡的,但是它们不像圣经那样是被感动写成的。还有一卷美妙的书,是便西拉智训。它是由一个虔敬的犹太人写成,内容类似箴言和传道书。这是部美妙、精妙的书―就好象你会说爱默生的散文是很美妙的,它们都是很好的作品。爱默生是个非凡的基督徒哲学家,他的散文分享他在生命中的感悟;但是爱默生的散文不是受感动写成的圣经,便西拉圣训不是圣经,即便它们都十分美妙。

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书中有不少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它们不被接受成为正典是有原因的。我读一下这些内容,你就会觉得是很明显的。这也是次经中非凡的一卷书,称作多比传。我们来看多比传。多比是拿弗他利支派的,他被掳到尼尼微流放。他的儿子多比亚被天使加百列看顾,娶了撒拉;这是多比的儿子多比亚的浪漫故事。我先来读这个故事,看看你们的感想。我从多比传第二章9、10节开始读:“那天晚上,我沐浴后便进到院子去,靠在墙边睡着了。” 这是多比亚的父亲,刚埋葬了一个人―一个虔敬的犹太人会埋葬死者。从前人们就将死者抛弃,任由其腐烂,任由秃鹰、豺狼啃食。我们无法想象过去人是怎样生活的。一个虔敬的犹太人看到人死去,应该将尸体埋葬。于是多比埋葬了这个人。“那天晚上,我沐浴后便进到院子去,靠在墙边睡着了。” 犹太人若接触了死人,就是不洁的,不能进入他的家或者圣殿。

由于天气很热,我便没有拿甚么盖住头。岂料墙上有些麻雀;雀粪刚好掉进我的眼里,并在双眼结成白膜。我四处求诊,可是医生愈为我敷药,眼里的白膜愈厚。

[多比传]

墙上的麻雀的粪掉进他的眼睛里,让他瞎了。这是多比传里的一个重要情节:他因为雀粪失明。这是多比传里的一件大事―你要记得这是罗马天主教的圣经。我们继续看,时间不多了,我们简要地看。这是多比亚,他的儿子:

第一个晚上,当黑夜降临大地时,他们在底格里斯河边扎营歇息。多比亚走到河中洗脚。忽然有一条大鱼跃出水面,要咬他的脚,他就喊叫起来。

[多比传]

在河里有一条鱼,能跳起来吞掉一个年轻人,但是天使拉斐尔,就是看顾他的天使说:

天使对他说:「快捉那条鱼,别让牠溜掉! 」 少年人果然把鱼捉住了,并拖到岸上。天使吩咐他说:「剖开鱼腹,把鱼胆、鱼心和鱼肝取出来收好,带在身上,鱼肠则可以扔掉。因为鱼的胆、心和肝都很有用,可以作药材。」少年人就剖开鱼腹,把鱼胆、鱼心和鱼肝取出来收好,然后将一些鱼肉烧熟,吃了,又将另一些用盐醃了。少年人问天使说:「亚撒利雅弟兄,鱼的心、肝和胆有甚么药用价值,可用来治疗甚么病呢?」他回答:「无论男或女被恶魔或邪灵附体,你只要在这人面前用火燃烧鱼心和鱼肝,出来的烟便能驱走邪灵,被鬼附的人就不再受缠扰了。至于鱼胆,则可用来医治眼睛结了白膜的人:只要将胆液涂在白膜处,然后向眼睛吹气,他的眼疾便能痊愈。」

[多比传]

你应该已经记住了:多比因为雀粪失明;然后一条鱼跃出水面,多比亚剖开鱼腹取出了鱼胆和心、肝;心和肝可以烧掉,出来的烟雾可以驱赶邪灵,鱼胆可以医治眼睛结了白膜的人。我们都进入故事了。他将要娶撒拉,这是个故事。我们在看故事的高点:

你进入新房时,要拿些鱼肝和鱼心,放在香炉的余烬上。这样便会发出香气来;恶魔嗅了香气便会逃跑,再也不敢在她身边出现。

[多比传]

他要娶撒拉,但是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用鱼的心和肝烧出的烟雾赶走邪灵:

筵席完了,他们想回房休息,便送少年进新房。多比雅想起拉斐尔的话,从袋子里取出鱼肝和鱼心,放在香炉的余烬上。恶魔嗅到鱼的腥味,就逃到埃及最远的地方去。但是拉斐尔穷追不舍,最后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

[多比传]

不是很有趣吗?他靠着烧鱼的心和肝赶走了邪灵。接着,他要带着妻子去看望他的父亲多比,天使告诉他,“记得带上鱼胆。” 他记住了,然后天使说,“把鱼胆敷在他双眼上,这药可使他眼中的白膜退去,他就回复视力,重见光明。” 于是他来到父亲面前,“多比也赶出来,步履瞒瞒地走到院子门外。”因为他失明了。

多比雅走上前来,一手紧扶着他,一于拿出鱼胆,向他眼里吹气,说:「 父亲,放心吧。」然后将药敷在他的双眼上,他的眼睛就明亮了。多比雅用双手轻轻从父亲的眼角处剥去他眼中的白膜。多比看见儿子,立时伸开双臂搂住他,含着泪说:我看见你了,我的儿子。 你是我眼中的明灯! 」 他接着祈祷说:上帝是应当称颂的,祂的美名当受颂赞,直到永远。

[多比传]

你会想要在圣经里看到这故事吗?你会吗?这是完全的迷信。我只是举了个例子为什么次经不能被算入神的话语当中:它们不是圣经。翻译了拉丁武加大译本的耶柔米说,它们不是圣经;罗马天主教的传统说它们不是圣经。但是特利腾大公会议把它们算入了天主教圣经,为了支持他们 “为死人祷告” 的教义。

但是我们的圣经是符合正典标准的,我们的旧约是希伯来圣经的书卷,我们的圣经(旧约)和希伯来圣经是一样的。第二,新约正典,是由使徒或者使徒的文书写成的,这是我们的新约。

还有很多被称为伪经的文学作品。在旧约的末尾,有四百年的 “静默期”。我们有的时候会感觉,在旧约和新约之间的这段时期―大概四百年的时间里―什么都没发生。这是很严重的错误。在旧约和新约之间,犹太人的生活仍是激烈、紧张的―就如同之前一样,也和以后一样―就像施洗约翰,过着激烈的生活。这些次经是在那个时期写出来的。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成为伪经(Pseudepigrapha)的作品。我想先解释下这个词。希腊语的虚假、伪装是pseudos,英语仍然用这个词,表示假的。epi是介词,在. . . 之上的意思,graphō 是写的意思;Pseudepigrapha是虚假的写作的意思。伪经就是那些借用别人的名字写下的作品。伪经一般都是借用旧约的先知和族长的名字写下的,有的时候也用王的名,比如所罗门,几乎所有的伪经都是启示文学。

我要举几个例子:所罗门诗篇,以诺书,摩西遗训,以斯拉四、五、六书,巴录启示录,摩西启示录,撒迦利亚启示录,亚当启示录,十二族长遗训,禧年书,以赛亚殉道升天记;这些只是伪经的一部分。这些书是写在旧约和新约之间,但是他们是假托别名所写,让人以为是亚当、撒迦利亚、摩西、巴录、所罗门、以赛亚所写的,他们写的内容就好像是这些先知会写的内容一样。

新约也有很多的次经和伪经。例如,有数不清的福音书;有马利亚福音,雅各福音,多马福音,尼哥德慕福音,很多的福音;使徒行传也是,举不胜举:十二使徒行传,巴拿巴行传,腓利行传,安德烈行传;书信有:基督致亚布加尔书,彼得致雅各书。甚至有的时候有人会给我看耶稣给人的信,或者有某个亲眼看见耶稣钉十字架的人写的书,诸如此类的,全都是伪经;然后是启示录:彼得启示录,保罗启示录,玛利亚启示录,巴多罗买启示录,多马启示录,司提反启示录;有很多的类似的作品,太多了!

我们的圣经怎样产生的?依照正典的标准:一卷书满足了正典标准才能进入圣经。旧约的标准是希伯来圣经。希伯来圣经就是我们的圣经,这就是旧约的标准。新约的正典标准是什么?必须由使徒或者使徒的文书所写。如果能证实这一点,就被算入圣经;如果不能证实,就不能算入圣经。

“牧师,你能不能举个例子,比如那些福音书里都记了些什么?在那些旁经中都记了什么?”

我想举一个例子。那里面有你能想象的最古怪的故事;作者唯一的界限就是他的想象。这是其中一个:耶稣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在院子里和他同龄的孩子一起玩,他的朋友都围着他。小耶稣拿起泥巴,捏成了鸟的样子;他用泥捏成了小鸟。之后小耶稣拍着手说,“飞!” 然后这些小鸟就活了,扇着翅膀飞起来了。你会希望在圣经里看到这些吗?这些事是荒谬的!这也是它不在圣经里的原因。它们中包含着很明显不符合神的感动的内容。

我们再来看正典:这部圣经中都明显是神启示的话语。没有哪个大公会议选择了他们。一个例子是―这也是我讲了许多细节的原因―就像我们上周讲的希伯来书:没有那个大公会议说希伯来书是被感动写成的。但是经过很多年的时间,圣灵一直说,“这是神的话语。” 那些大公会议的决议只是承认神的子民所接受的书卷―这里的子民,那里的子民,所有的子民―他们读这些经文,爱这些经文。这会议说,“这些是教会所爱戴、接受、阅读的经文。” 他们就确定了包含这些经文的正典。

现在有人想要问问题吗?你有突然想起什么吗?我不想不给你们交流的机会,我知道你们会害羞。现在请站起来大声地说。

[听众有人问关于多马福音的问题]

是的,你在多马福音中会看到我刚才告诉你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它不是正典,它是伪经。不管是谁写的,他假装自己是多马而写;但是多马并没有写过,很明显这也不是多马写的。它们里面都有这样的东西,像多比书一样;它们很明显不是神的话语;哪些是神的话语,哪些属于圣经,随着时间过去会变得很清楚。

[听众有人问监督的问题]

他们在那时被称为什么?他们在教会的早期被称为 “监督”:这也是你判断一封教牧书信是否真实的方式,看他们是怎样用这个词 “监督” 的。教会的监督们一起聚会,(共享)教会一开始就承认的书卷―你记得我说过,安提阿很明显是首先拥有马太福音的;罗马拥有马可福音;凯撒里亚和腓利比拥有路加福音,以弗所拥有约翰福音;随着时间过去,过了很多年,他们互相交换了福音书。同样教会也重视那些书信,他们抄写也彼此交换这写书信。如果一个教会,比如说以弗所的教会,有保罗的以弗所书,哥林多的教会有保罗的哥林多书;以弗所的教会会给哥林多的教会他们的信的复本,哥林多的教会给以弗所的教会他们的复本。于是书信开始四处流通,福音书开始流通,随着时间过去,人们越来越接受这些经文,发现它们是明显被神感动写成的。时间确认了神的感动。这不是某个时间确定的事;这是很多年中圣灵对圣经做的见证。随着时间过去,一些大公会议,比如在迦太基、比如在老底嘉、比如在希波的会议,它们的成员都是监督,我们会称他们为牧师,都是教会的监督―他们说,“这些是我们承认的正典经文。” 历史上这些牧师只是确认了人们一直在读、一直在爱的经文。这是由神的圣灵完成的。

[听众关于炼狱的问题]

这是他们为什么喜欢次经的原因,因为讲到了为死者祷告,但是炼狱完全是人类的想象。没有任何地方、任何经文支持这个教义,支持炼狱的存在,完全没有。它并不存在;这是人的想象。就如同宗教中很多都是人类的丰富想象―炼狱就是其中之一―神的启示却不是这样。

[听众关于失落的经文的问题]

有很多。[补充的问题] 没有,它们都完全遗失的。比如,圣经中说约书亚止住太阳、停住月亮的事实在其他书中有记载,没有人听过这书,所有这些书都已经不在了。没有一本还留存。

[听众关于马可福音的问题]

因为国王钦定版本是在1611年译成的,1611年―这是很久以前了―这是三百多年前,三百五十多年前了。国王钦定版大部分是译自Textus Receptus―这是被接受的文本,Textus Receptus,伊拉斯谟所整理的希腊新约。从1611年到现在,我们找到了很多、很多的古卷,可不是几个,而是很多很多古卷。我们去看这些古卷,马可福音的末尾有一些是缺失的,有一些是其他的结尾。如果看这些古卷,很明显马可福音从第八节开始就遗失了。我不是从文本考据来这样判断的,这会让我陷入麻烦中。“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 [马可福音16:17-18] 这就是那些拿蛇的人的由来,我目前还没看到过有人聚在一起,轮流喝马钱子碱。我不相信这些事;这是完全的迷信。有人告诉我,“你站在讲台上的时候不能这么说,因为人们认为那是圣经,神的话语的一部分。” 我只是认为你应该学习这些。我认为你不能一辈子都对这些事无知;我认为你应该要学习。这就是你应该学习的一件事:马可福音的十六章9节开始都是某个人加的迷信结尾。我们没有马可福音的结尾;从一开始就迷失了。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都没有马可福音的结尾。他们的复本中没有马可福音的结尾,从一开始就迷失了。这只是某个人自己的结尾,不是神的话语的一部分,不应该在教会被使用。

亲爱的人们,我们的时间已经快结束了,感觉好像才刚刚开始。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画圣经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够了。有些人对我说,“你为什么要因此哀伤?你的余生不都可以做吗?” 是的,如果你会一直来的话,但是恐怕你不会。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结束了。我很遗憾,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要画的圣经,并且要分析那些经文。但是我们下周三七点半会继续,我们会准时开始,一边每一秒都会好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