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督徒扫罗- Saul, the New Christian

新基督徒扫罗- Saul, the New Christian

September 25th, 1977 @ 7:30 PM

使徒行传 9:10-31

新基督徒扫罗 W. A. Criswell 博士 使徒行传 9:10-31 1977年9月25日 7:30 p.m. 这里是西南部KRLD电台,听众朋友们中间,有一些人在科罗拉多收听,还有一些在佛罗里达与南卡罗来纳收听,还有很多人是在两州之间收听。所有收听KRLD电台,以及我们圣经学院KCBI电台的听众朋友们,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聚会。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新基督徒扫罗的信息。 在我们所要讲的使徒行传系列中,今早我们要宣讲使徒行传第9章的第一部分,经文描述了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见到耶稣的异象。好,从第10节到第22节,我们清楚地看到神对这位迫害基督之人的生命的意图。让我们一起朗读这段经文,如果你是通过收音机收听,请拿出你的圣经,翻开到经文和我们一起朗读;使徒行传9章,从第10节开始到22节;我们大家一起–   10 当下,在大马士革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我在这里。」 11 主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 12 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 13 亚拿尼亚回答说:「主啊,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圣徒, 14 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捆绑一切求告你名的人。」 15 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 16 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 17 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 18 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 19 吃过饭就健壮了。 扫罗和大马士革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 20 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他是 神的儿子。 21 凡听见的人都惊奇,说:「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不是这人吗?并且他到这里来,特要捆绑他们,带到祭司长那里。」 22 但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士革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使徒行传9:10-22] 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奇迹!基督教史上最大的胜利就是大数的扫罗的信主。两根柱石上坐落着基督信仰的正统和权威。就像所罗门在耶路撒冷美丽的神庙前建造的两根柱子,他把一个称作雅斤,一个称作波阿斯。他把一个称作 “力量”,一个称作 “荣耀” 和 “美丽。” 基督信仰也坐落在两个柱子上。一个是耶稣基督的复活,另一个是使徒保罗的皈依。如果其中之一被推倒,那整个基督信仰的建筑就瓦解了。除了我们主走向髑髅地的路程,再也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旅程了。再也没有比大数的扫罗从耶路撒冷到大马士革的旅程更有意义的了。 我能想到的所有人中,这个卓越的、才华横溢的、专注的、热衷的年轻拉比,是最不可能归信的了。他有古老高贵纯粹的犹太血统。他师从迦玛列–精通犹太法典的七大拉比之一。他的杰出的学术作为和对神与天上的启示的把握,在同辈中无人能及。他比加略人犹大还要精明;他比西门彼得还要有热情;他就像人群中的一座火山。他能归主就像一支军队打着横幅皈依了一样;就好象一个国家,一个世界皈依了。这来自大数的扫罗生命中的惊人的转变啊。他曾是个精通恐怖逼迫的学徒。 例如,在使徒行传7章58节,他被这样介绍出场:“作见证的人把衣裳放在一个少年人名叫扫罗的脚前。“ 他们就用石头把司提反打死了。这就是对他出场的介绍。紧接着,本章末尾写道,”扫罗也喜悦他被害。“ [使徒行传7:60]。 然后8章3节说,” 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使徒行传 8:3] 。然后再有第九章一节:”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 求文书给大马士革的各会堂,”–在另一地区,在另一国家,在另一种族,在另一信仰里–“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 [使徒行传 9:1-2] 。他的狂暴在增长:先只是目睹了司提反的死,接着发现自己因处决那些敬虔于耶稣的执事仆人而充满了喜悦和快感。 接着,他全身心地投入威吓迫害的事中–男人,女人,孩子他都无所谓–抽打他们,逼迫他们亵渎,看着鲜血从他们背后留下,最终,把他们投入监狱或者处死。你知道,人性有时候很奇怪。血的滋味并不自然,但是它使人产生满足感。当一个人处于恐吓、谋杀和血腥之中时,他会越来越多地参与这些事。大数的扫罗就是这样,从耶路撒冷开始,到其他陌生的城市,这聪颖的学者所参与的,都是恐怖行动、迫害和流血。 他在路上遇到耶稣绝对是神的介入。在他踏上去大马士革的路途之时,耶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人,一个死人–一个该死的人。他被本丢·彼拉多处死,死在两个罪犯、小偷、叛徒、暴乱者、和谋杀者之间,他就应该与这两个家伙一起死。这个拿撒勒人是个渎神的人。大数的扫罗说,“我们知道神曾对摩西说话,但是这个异端耶稣,他是个骗子,他带人走入歧途,他应该死。他上了十字架,现在已经死了。” 那就是大数的扫罗。 接着,他带着他的狂热和愤怒,走向大马士革的路上,在那里,站在路中的,正是那已死的人–披着荣耀,不朽,比阳光还要灿烂。祂站在那,问道,“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使徒行传 9:4]。 扫罗回答说,“主,我从没逼迫你。我从没把你投入监狱。我从没抽打你或用石头砸你。我从没高声对你说话或是加害于你。主啊!你是谁?” 主回答说,“我是耶稣–那死了的人;在两个小偷间被处死的罪犯–我是拿撒勒的耶稣,你所逼迫的耶稣。” [使徒行传9:5]。...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新基督徒扫罗

W. A. Criswell 博士

使徒行传 9:10-31

1977年9月25日 7:30 p.m.

这里是西南部KRLD电台,听众朋友们中间,有一些人在科罗拉多收听,还有一些在佛罗里达与南卡罗来纳收听,还有很多人是在两州之间收听。所有收听KRLD电台,以及我们圣经学院KCBI电台的听众朋友们,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聚会。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新基督徒扫罗的信息。

在我们所要讲的使徒行传系列中,今早我们要宣讲使徒行传第9章的第一部分,经文描述了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见到耶稣的异象。好,从第10节到第22节,我们清楚地看到神对这位迫害基督之人的生命的意图。让我们一起朗读这段经文,如果你是通过收音机收听,请拿出你的圣经,翻开到经文和我们一起朗读;使徒行传9章,从第10节开始到22节;我们大家一起–

 

10 当下,在大马士革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我在这里。」 11 主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 12 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 13 亚拿尼亚回答说:「主啊,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圣徒, 14 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捆绑一切求告你名的人。」 15 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 16 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 17 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 18 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 19 吃过饭就健壮了。

扫罗和大马士革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

20 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他是 神的儿子。 21 凡听见的人都惊奇,说:「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不是这人吗?并且他到这里来,特要捆绑他们,带到祭司长那里。」 22 但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士革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使徒行传9:10-22]

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奇迹!基督教史上最大的胜利就是大数的扫罗的信主。两根柱石上坐落着基督信仰的正统和权威。就像所罗门在耶路撒冷美丽的神庙前建造的两根柱子,他把一个称作雅斤,一个称作波阿斯。他把一个称作 “力量”,一个称作 “荣耀” 和 “美丽。” 基督信仰也坐落在两个柱子上。一个是耶稣基督的复活,另一个是使徒保罗的皈依。如果其中之一被推倒,那整个基督信仰的建筑就瓦解了。除了我们主走向髑髅地的路程,再也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旅程了。再也没有比大数的扫罗从耶路撒冷到大马士革的旅程更有意义的了。

我能想到的所有人中,这个卓越的、才华横溢的、专注的、热衷的年轻拉比,是最不可能归信的了。他有古老高贵纯粹的犹太血统。他师从迦玛列–精通犹太法典的七大拉比之一。他的杰出的学术作为和对神与天上的启示的把握,在同辈中无人能及。他比加略人犹大还要精明;他比西门彼得还要有热情;他就像人群中的一座火山。他能归主就像一支军队打着横幅皈依了一样;就好象一个国家,一个世界皈依了。这来自大数的扫罗生命中的惊人的转变啊。他曾是个精通恐怖逼迫的学徒。

例如,在使徒行传7章58节,他被这样介绍出场:“作见证的人把衣裳放在一个少年人名叫扫罗的脚前。“ 他们就用石头把司提反打死了。这就是对他出场的介绍。紧接着,本章末尾写道,”扫罗也喜悦他被害。“ [使徒行传7:60]。 然后8章3节说,” 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使徒行传 8:3] 。然后再有第九章一节:”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 求文书给大马士革的各会堂,”–在另一地区,在另一国家,在另一种族,在另一信仰里–“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 [使徒行传 9:1-2] 。他的狂暴在增长:先只是目睹了司提反的死,接着发现自己因处决那些敬虔于耶稣的执事仆人而充满了喜悦和快感。

接着,他全身心地投入威吓迫害的事中–男人,女人,孩子他都无所谓–抽打他们,逼迫他们亵渎,看着鲜血从他们背后留下,最终,把他们投入监狱或者处死。你知道,人性有时候很奇怪。血的滋味并不自然,但是它使人产生满足感。当一个人处于恐吓、谋杀和血腥之中时,他会越来越多地参与这些事。大数的扫罗就是这样,从耶路撒冷开始,到其他陌生的城市,这聪颖的学者所参与的,都是恐怖行动、迫害和流血。

他在路上遇到耶稣绝对是神的介入。在他踏上去大马士革的路途之时,耶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人,一个死人–一个该死的人。他被本丢·彼拉多处死,死在两个罪犯、小偷、叛徒、暴乱者、和谋杀者之间,他就应该与这两个家伙一起死。这个拿撒勒人是个渎神的人。大数的扫罗说,“我们知道神曾对摩西说话,但是这个异端耶稣,他是个骗子,他带人走入歧途,他应该死。他上了十字架,现在已经死了。” 那就是大数的扫罗。

接着,他带着他的狂热和愤怒,走向大马士革的路上,在那里,站在路中的,正是那已死的人–披着荣耀,不朽,比阳光还要灿烂。祂站在那,问道,“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使徒行传 9:4]。 扫罗回答说,“主,我从没逼迫你。我从没把你投入监狱。我从没抽打你或用石头砸你。我从没高声对你说话或是加害于你。主啊!你是谁?” 主回答说,“我是耶稣–那死了的人;在两个小偷间被处死的罪犯–我是拿撒勒的耶稣,你所逼迫的耶稣。” [使徒行传9:5]。 多么惊人的身份认同!主与祂的民同在。当他们向司提反投石头时,主说,“这些石头砸到了我的身上。当你们把主最谦卑的门徒囚禁时,你就囚禁了我;当你抽打他们直到血从背后流下的时候,是我的血流到了地上;当你处死他们时,你是在杀死我;当他们受苦流泪时,我也在受苦流泪。他们的眼泪就是我的眼泪;他们的悲痛就是我的悲痛。” 基督看自己和祂的民一样。祂现在仍是如此。祂与我们同在。我们也和祂同在。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旗帜般的人物,大数的扫罗。

你看到过有人像他那样改变的吗?经上说–他失明了–“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士革。” [使徒行传9:8] 。你能相信吗?我本想象他进入大马士革时,会像个征服者,像暴风,像得胜的将军一样。然而,他像个失明的乞丐一样被领进了城。我本以为,他将带着耶路撒冷大祭司的推荐信,带着胜利进城。然而,他却像个穷困不堪的跛子进了城。他们牵着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士革。你会想到这样的事吗?

从耶路撒冷到大马士革有一百三十六英里,需要走六天。我可以想象,大数的扫罗如何驱赶与他同行的罪犯们。他的鼻孔因愤怒大张,他的眼睛燃烧着怒火,要把这些耶稣的信徒赶入监狱,去承受监禁、鞭打、甚至死亡。而现在,他被人牵进入大马士革城。为了这个谦卑悔改的人,主派遣亚拿尼亚,“访问一个大数人…他正祷告。” 狮子卧在羊群之中,这是不可能的奇迹啊。一个老水手曾对一个年轻水手说,“孩子,在军舰或战舰上,只有两个选择:服从或者叛变。只有这两个。” 当人遇到基督的时候也是这样。或者是,“主,你要让我做什么?” 或者拒绝神对你生命的意志。这大数的扫罗,在路上遇到主,扑倒在他面前,说,“主,你要让我做什么?” [使徒行传 9:6]。

我们已经认识了扫罗,保罗,传道人,辩论者。他“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祂是 神的儿子。…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士革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 [使徒行传 9:20-22] 。看着这人生命的转变,发生了多么惊人、奇妙的事啊!看看这转变,不是漫不经心的;他曾是逼迫者,而现在他是基督徒。看看他性情的转变:他曾是只可怕的狼,捕食羊群。现在,他做了什么呢?是转而去囚禁犹太人了吗?是去毁灭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吗?在恐惧时,他去摧毁他本国的民了吗?没有。在他转变后,他没有说,“我现在是他们一边的了,我怎样对他们,我现在就要怎样对你们。” 没有,他转变之后,手里拿着圣经,讲道理,辩论,呼召人们悔改,宣告我们对可称颂的救主耶稣的信心。

这不就是不信者做事的方法吗?你能怎么办?世俗中的人会这样说,在主外的人也会这样说。你能对那些异端和敌人说什么?你只能这么办,刺穿他们,石刑处死他们,囚禁他们,用火烧死他们,用水淹死他们,杀死他们。基督徒是怎么做的?现在,他的剑就是圣灵的剑。他的铁链就是把他与神救赎的应许相连的链子。他的石块与铁栏是他建造的,用耶稣的爱接合的,用来环抱那些在主里找到力量和庇护的人。多么奇妙的改变!扫罗也曾被用石头打。他在路司得被人用石头打,当他起来之后,是向那些要处死他的外邦希腊人扔石头复仇吗?不是,他没有向他们扔石头。他曾在腓利比被囚。被释放后,他要试着去抓那些囚禁他的人吗?没有。“凌辱你们的,要为他祷告。” 在哥林多后书中11章中,他列举了他所受到的苦难,那是一个长长的单子。他认为他受的苦难使他更依靠神,归荣耀给神。“所以,” 他说,“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哥林多后书 12:10]。 这是不同的一天,不同的方法,不同的信息,一个新的福音。

现在,我要谈及基督信仰。当这信仰持续发展,教会的故事还在继续的时候–翻开历史的书页,你会发现它们沾满了教会宗教法庭与迫害造成的血污。他们把关心换成了刀剑;用火焰,柴捆来传播信仰,用地牢的阴霾来强化教义。这是基督徒的做法吗?这是耶稣的精神吗?绝不是,绝不是。基督徒的精神是求告神的,祷告的,讲理的,说服的。 传道人永远都像Parakletes–圣灵–恳请人去交托心和生命给耶稣。“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我们对世界的回应永远要依靠神的恩典,爱和救助。就像使徒保罗,从他怨恨和迫害的生活转回;献身于对同胞、对他的人民的爱。“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 [罗马书 9:3] “我心里所愿的,向 神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 [罗马书 10:1]。 这是基督徒对世界的回应。这也是我们今晚对你的心灵的呼召。

这个教会的前任牧师,曾在会众面前说,即使我可以抬起我的小手指就迫使你做基督徒,我也不会抬起我小指的重量。因为灵魂是自由的,心也是。神让它自己做决定。是它自己自主的决定。我在神面前肯定是自由的。我可以选择支持他,也可以选择反对他。我可以为耶稣戴王冠,也可以把他钉十字架。但这要完完全全地让我的心来决定。

那就是一个传道人,恳求者,邀请者,鼓励者,讲道理者的任务。来吧,为了耶稣的缘故,来吧。我们可以获得并拥有永生。来吧,现在就来,现在就决定,”牧师,我决心归向耶稣,我来了。我要把生命交托给耶稣,我们的主,我来了。我要带着我的一家加入这美好的教会。” 来吧。“我要受洗,就像这里圣经中说的,当大数的扫罗归主后–他马上就受洗了。我也想要受洗。我想要被算为神国的子民,加入这教会。我来了,牧师,我在路上。” 当圣灵把这呼召放在你心中时,现在就决定,上前来。在第一首歌的音符响起时,如果你在楼厅,你的前后都有楼梯,还有地方和空间,来吧。一楼的人们,沿着过道走向前来,“我来了,牧师,我决心归向神。我来了。” 当你用你的生命回答时,愿天使看顾你,愿圣灵鼓励你。让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