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The Church

教会-The Church

April 4th, 1973 @ 9:25 AM

哥林多前书10:32

    教会 W. A. Criswell 博士 哥林多前书10:32 1973年4月4日 7:30 p.m. 上个周三晚上这个时间,我们学习了圣经将人分成的三大类。哥林多前书10:32中,使徒将人分成了三类: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上个周三晚上,我们首先看了圣经是如何讲犹太人的,然后我们简要地看了外邦人。现在,我们要讨论教会。 第一:教会不是什么。教会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这是解读神的话语的一条最基本、最主要的要点。如果不接受这一点―教会不是以色列,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圣经就没有任何实在的、预言的意义。我认为你如果把以色列和教会看成一体,教会就是今天的以色列,那么圣经预言的启示就变成了一个无法解答的字谜或拼图。我认为如果你这样做,圣经就没有清楚、明白的预言和启示。这是我如此强调它的原因。如果我们要明白圣经,以色列的意思就是以色列,教会的意思就是教会,国的意思就是国。如果你让圣经按照它本来的语言说话,虽然有的时候它的深度让我们困惑,有时候它的应许让我们震惊,但是如果我们让圣经以本来清楚的语言说话,这一切对我们都是有意义的。这部分会是那部分的基础,然后加上这个部分,解释那个部分,如果你让圣经以自己的语言说话,这些都会结合在一起。但如果你让这个词代表这个意思,让那个名称代表那个意思,结果就是没有限制的狂想,被人以自己的想象随意塑造。 我想指出,有一些事情可以表明一个人的立场是自由神学。第一个:自由神学不相信童贞女生子。他们中没有一个会相信。一个小测试就是问他们童贞女生子。还有一个:如果一个人认为以色列就是教会的另一个名字,你可以认定,他对神的话语的解读是自由主义的,一个词可以意味着任何东西,只是以一个人的想象力为界。 我强调的是,教会不是什么:它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例如,马太福音11:13,主耶稣说,“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 约翰福音1:17,受感动的使徒约翰说,摩西和律法是一个时代,基督和恩典是另一个时代。这个转折是很重要的:律法和摩西同属于一个时代,基督和主的恩典是另一个时代。 我以前做过这件事,我再做一次好吗?你们很多人不是我们教会的,我想给你们展示人们在发行版的圣经中所作的事。我喜欢从这部圣经讲道,这是牛津圣经,很贵,是别人送给我的,不是我自己买的。我喜欢它的形式,它的大字号印刷。直到最近,我才需要在讲道的时候带上眼镜。我喜欢这圣经,非常喜欢。我注意到理查辟考你也有一本,你的也是这样吧?都是牛津圣经。翻到1285页,四十一章。我要读的是最上面,你知道他们会在圣经的最上面印上标题,编者按和名称。我来读:“神对教会的应许。” 于是我要看神对教会的应许,我读到的是,“惟你以色列—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我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 神。” [以赛亚书41:8, 10] 编辑、发行这本书的人说,“这是神对教会的应许。” 但我看经文,这是神的应许,对 “以色列,雅各,我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 好,现在我翻到下一处,我们翻到1288页。这是以赛亚四十三章。好,我们看到这里写着,“教会得到神的应许。” 经文说,“雅各啊,创造你的耶和华,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现在如此说: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属我的。” [以赛亚书43:1] 他在这里写道:“教会得到神的应许”,但是经文是,“雅各啊,创造你的耶和华,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 我再翻到以赛亚书的四十四章,“教会得到神的应许”,他又重复自己,想不到其他的词语了。“教会得到神的应许。” 我来读经文,我以为自己会找到教会,因为他是这么说的。经文说:“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以色列啊,现在你当听。造作你,又从你出胎造就你,并要帮助你的耶和华如此说: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耶书仑哪”,耶书仑是神对以色列的昵称,就像你爱你的妻子和儿女,你会叫他们甜心、蜜糖或者其他的昵称,这也是个昵称:“我所拣选的耶书仑哪,不要害怕!” [以赛亚书44:1-2]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你这样做,圣经会变成无法合一的碎片。它对你没有意义。你学习得越多,反而越迷惑;因为这里不和谐,那里又不合适,最后你只能在绝望中投降,走到自由神学的路上去。我能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他们认为这就是古老的文学,他就从莎士比亚、弥尔顿、易卜生那里借用文字。我不会责备他,我也会这样做。因为这是如此地使人困惑,就是一个谜,不需要研究它,还是研究一些其他的比较好。然后他的讲道就会讲其他的事情,他就讲种族关系,经济问题,现代事件,然后就开始讲书评。我不责备他。我如果像他那样看神的话语我也会这样做。让圣经说它本来的话语。如果我们不理解,我们就来学习;如果我们还是不懂,我们就说,“神啊,我们先放下这个问题,直到我到天上见你,你会在那里跟我解释。” 但是不要否认,不要属灵化解释,就让圣经说它本来的话。 圣经中有一些最使人困惑的预言,我们花了几千年才终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我们在画圣经的时候我曾指出一处,就是原始福音,福音之前的福音,创世记3:15,“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 你记得关于这经文我是怎么说的吗?以前的拉比研究这经文研究了几千年,因为女人没有后裔,男人才有后裔。他们称为 “后裔”,希腊语的 “后裔” 是精子,spermatozoa,spermatozoon 是单数,spermatozoa。他们称之为“后裔”,男人有spermatozoa,后裔。但是那经文说,“女人的后裔”。过了几千年后,谁能想到会有这个生物学上的奇迹:一个童贞女生了一个孩子 [马太福音1:23-25]?你能想象吗?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或者属灵化它,我们要做的是,神这样说,我接受、相信,如果我需要另外一万年去明白神的意思,我们就等一万年,之后神就会解释清楚。但是我们不会改变它,或将之属灵化;我们就让它说它本来的意思。所以,若圣经说,“以色列”,我们就说,“以色列”;圣经说 “雅各的后裔”,我们就说,“雅各的后裔”;圣经说 “教会”,我们就说,“教会”。我们不会让一个词有另一个意思。 教会不仅不是以色列,也不是天国。天国曾被人拒绝,施洗约翰和耶稣都曾宣布天国的到来,“他在犹太的旷野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马太福音3:1-2] 你记得这经文:天国近了。路加福音19:11-27,我们知道国被拒绝,国王离开了,被流放了。在圣经中教会从来都不是天国。教会被称为家:提摩太前书3:15―顺便说,你们很多人和我联系,打电话或写信,这些都会打印出来给你们,所以你们可以按顺序看这些经文―它在提摩太前书3:15被称为家,神的家;哥林多前书3:16-17它被称为殿;哥林多前书12:27-31被称为身体;“基督是教会之首”,以弗所书1:22,以弗所书4:15,歌罗西书1:18,但是他从没有被称为教会的王。没有这样的说法,也从没有这样的暗示。他是教会的元首;他从未被称为教会的王。王是一国之首;教会的元首是丈夫,是新郎,他是新郎,他被称为新郎,教会是他的新娘,以弗所书5:23-32和启示录21:2, 9, 10。教会和天国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我在不久之前在这里讲了一篇道,是关于要来的王的。他是应许的王 [撒母耳记下7:12-13],他来了[马太福音1:23-2:1];他是被拒绝的王,他们把他钉了十字架 [马太福音27:32-50]。他是被放逐的王,他去了天上 [使徒行传1:9-10]。然后我讲到了他被放逐 [路加福音19:11-27] 和他回来作王 [启示录19:11-16] 之间的间奏、中场。我们就生活在那间奏中,保罗说这是musterion,我们马上就会看到,恩典的时代,教会的时代 [以弗所书3:1-11]。他是王吗?“你说我是王”,经文这么说,这是希腊文中最强烈的肯定,“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 [约翰福音18:37] 他是要来的王。“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启示录19:16] 但是还有其他的,教会是不同的存在!国是他的,永远都是,神在建造它,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以及和和他们在一起的人中建立起来的 [马太福音8:11] 但教会是不同的;这是神设立的奥秘,在神向门徒启示之前没有人知道 [以弗所书3:5]。 那么教会是什么?教会是个musterion,是个奥秘。如果你记得,奥秘的希腊文是musterion,这个词不是指无法理解或神秘的东西;这个希腊词语是指奥秘的宗教,人们只有加入之后才会明白其中的秘密。你们有些人是共济会的,你加入共济会之后才会了解它的秘密,这是个musterion,圣经这个词也是这样用的。 但是,天国不是musterion,天国不是奥秘的。旧约先知一直用各种鲜活的词语来描述它。它不是奥秘。教会的奥秘在以弗所书5五章和3:1-11被启示给了使徒保罗。另外,外邦人的得救也不是奥秘。罗马书9:24-26,保罗引用了何西阿书2:23和1:10,何西阿就曾说外邦人要得救。 但是奥秘是流放的王 [路加福音19:11-27] 和他再次到来 [启示录19:11-16] 之间的间隙,这是恩典的时代,神要做一件新事,他要建造一个世界从未见过、从未听过、也从未想过的存在,在旧约没有提到过。他从犹太人和希腊人之间建造了教会 [以弗所书3:1-11]。 教会不仅是个musterion,神的奥秘,它也是个被呼召的身体,是个ekklesia:“我要把我的ekklesia建造在这磐石上。” [马太福音16:18] 我讲过一次道―我总是想起这些事―我们去看望提摩太。如果我们去以弗所提摩太的家里,我们说,“提摩太,我们想要谈谈你教会的事。” 他说,“我的什么?” “我们想谈谈你教会的事。” 提摩太说,“教会,那是什么?” 我们说,“提摩太,你不知道教会是什么吗?” 提摩太说,“我没听说过,什么是教会?” “提摩太,你就是以弗所的教会的牧师啊。” 提摩太说,“啊,你是说ekklesia,被呼召的弟兄姐妹,被呼召的被赎者,被召的神的子民,ekkaleō,主被召出的子民。你想要谈ekklesia,教会,好。” 提摩太当然不知道,因为最初的三百年中它都是称为ekklesia,主被召出的子民。三百年后,君士坦丁悔改归主,成为基督徒之后,他对当时的基督徒团契的影响比其他所有人的影响加起来还要多千倍。他不仅为希腊的神殿施洗,并将之变为教会的教堂,他还从希腊的祭司中生成了基督教的祭祀、神职人员,还将拜偶像的仪式、敬拜变成基督教的仪式,使之前所拜的画像经过洗礼,说,“你们敬拜这称为尼普顿的神像,实际上,那是西门彼得。” 于是他们继续拜同样的画像,只是将名字改成西门彼得。君士坦丁不仅这样做了,他还将ekklesia改成了kuriakos,主的家,kuriakos,kurkas,kurk。翻译过来就是 “教会”。但是有三百年的时间没有 “教会” 这个名称,而是ekklesia,是指人;但是君士坦丁之后就变成了kuriakos,kurkas,kurk,“教会”,指建筑,“主的家”。教会从此就一直走下坡路,从来没有回复到原来的形式。因为以前教会是在外面的,不管人们在哪里做见证,或者在市场、或者在家里,主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就这样充满了整个文明世界,并且改变了整个世界。在君士坦丁之后,他们搬进了美丽的神庙,忘记了向世界传福音;到现在世界福音还是没有传遍。这不是让人惊奇的事吗? 教会不是kuriakos,它不是指一座建筑;教会是被召出的圣徒的聚会。我亲眼看过,即使是在丛林里,在帐篷里或帐幕里,圣灵都会浇灌聚会,成为非凡的教会。我曾去艾伦―你知道艾伦在哪里吗?我去艾伦,你们有些做房地产的人花五十万美元买一平米的地,我不明白你们在做什么。但是在艾伦,就在艾伦的中心有两条大街交接的地方,一条路这个方向,一条路那个方向。每个晚上他们都拿锯木架把路挡起来,我就站在那里,带着教会里的一个执事一起带领唱诗。我们将神的圣徒聚在一起,就在艾伦那两条街相交的地方聚会。神祝福了我们,每次聚会都有人得救,我们因此赞美神。这是非凡的事,我们不需要彩色玻璃窗来敬拜神;我们不需要地毯来敬拜神;我们不需要超软的座位帮助你入睡;我们不需要其他的东西。我们只是以为我们需要,教会是神的子民,那就是我们。 下一点:它是被召出的子民,是基督的身体 [歌罗西书1:18]。有很多经文都这么说。这是个有机体,不是个组织。圣经还说建造神的教会,基督的身体。这是基督的新娘,哥林多后书11:2。圣经中最非凡的一段经文是以弗所书 [以弗所书5:29-30],保罗谈到亚当的事,神从亚当的身旁造了夏娃,领她到亚当面前 [创世记2:21-23];教会也是以同样的方式从救主的身旁诞生,他被扎伤的肋旁。教会从基督的血、苦难和死亡中诞生 [彼得前书1:18-19]。亚当和夏娃;第二个亚当和他的新娘,教会―我认为这是圣经中最美丽的图像,就是保罗在以弗所书五章讲道的。如同夏娃从亚当的肋旁而出,教会也是从主被刺透的肋旁产生的 [以弗所书5:28-32]。 好,教会的起源:马太福音16:13-20,主的话里有双关,“我还告诉你,你是Petros,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Petra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 [马太福音16:13-20] 这是双关,petros 是单数阳性词,指的是西门彼得,他是石头;petra是复数阴性,指的是根基。他们在腓利比,座落在黑门山脚,整个城市都建造在岩石之上。基督说,“我的教会建造在. . .” 我认为是施洗约翰准备了材料;我想耶稣是建造者,奠基了工程,并计划好它的结构、尺寸;在五旬节的时候,带着生命的气被吹入这殿。 教会的使命―我们得加快速度,因为我想请埃米尔・加文拉上来分享―教会的使命,我真想反复强调这一点。教会的使命:它不是个社会沙龙,不是游乐场,不是交易场,不是改革机构,也不是社会服务所。教会被托付了救恩的信息,要向全世界传福音。教会不是伦理的系统、或者道德的系统,但是包含这两者。教会是面向那些接受福音者的,是救恩的福音。保罗在罗马书1:16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 教会的使命不是去变革世界。举个例子来说:教会的使命、职任不是去清理猪圈,而是让浪子离开那里回到他父的家里。这是教会要做的事。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是被召要去清理猪圈。这是你作为公民、市民要做的事情;但是教会的信息是要让浪子的心改变,让他出来回到他的家里。 教会的命运:教会的命运是要被提走;基督里死去的人先要复活,活着的圣徒要在空中见主。哥林多前书你可以找到这些事 [哥林多前书15:51-52],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你可以找到这些事 [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就如同以诺被提走 [创世记5:24],如同以利亚被旋风接走 [列王纪下2:11],教会的命运也同样是被提走。大灾难不是为教会准备的;神的旨意是救教会脱离它。我知道对这一点有很多的讨论和分歧;但是我看过一切的讨论之后,不能不决定说大灾难不是为教会准备的。首先是被提,我们会被提不经历大灾难 [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启示录3:10他明白地说,“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神学训练,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教会

W. A. Criswell 博士

哥林多前书10:32

1973年4月4日 7:30 p.m.

上个周三晚上这个时间,我们学习了圣经将人分成的三大类。哥林多前书10:32中,使徒将人分成了三类: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上个周三晚上,我们首先看了圣经是如何讲犹太人的,然后我们简要地看了外邦人。现在,我们要讨论教会。

第一:教会不是什么。教会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这是解读神的话语的一条最基本、最主要的要点。如果不接受这一点―教会不是以色列,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圣经就没有任何实在的、预言的意义。我认为你如果把以色列和教会看成一体,教会就是今天的以色列,那么圣经预言的启示就变成了一个无法解答的字谜或拼图。我认为如果你这样做,圣经就没有清楚、明白的预言和启示。这是我如此强调它的原因。如果我们要明白圣经,以色列的意思就是以色列,教会的意思就是教会,国的意思就是国。如果你让圣经按照它本来的语言说话,虽然有的时候它的深度让我们困惑,有时候它的应许让我们震惊,但是如果我们让圣经以本来清楚的语言说话,这一切对我们都是有意义的。这部分会是那部分的基础,然后加上这个部分,解释那个部分,如果你让圣经以自己的语言说话,这些都会结合在一起。但如果你让这个词代表这个意思,让那个名称代表那个意思,结果就是没有限制的狂想,被人以自己的想象随意塑造。

我想指出,有一些事情可以表明一个人的立场是自由神学。第一个:自由神学不相信童贞女生子。他们中没有一个会相信。一个小测试就是问他们童贞女生子。还有一个:如果一个人认为以色列就是教会的另一个名字,你可以认定,他对神的话语的解读是自由主义的,一个词可以意味着任何东西,只是以一个人的想象力为界。

我强调的是,教会不是什么:它不是以色列的另一个名字。例如,马太福音11:13,主耶稣说,“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 约翰福音1:17,受感动的使徒约翰说,摩西和律法是一个时代,基督和恩典是另一个时代。这个转折是很重要的:律法和摩西同属于一个时代,基督和主的恩典是另一个时代。

我以前做过这件事,我再做一次好吗?你们很多人不是我们教会的,我想给你们展示人们在发行版的圣经中所作的事。我喜欢从这部圣经讲道,这是牛津圣经,很贵,是别人送给我的,不是我自己买的。我喜欢它的形式,它的大字号印刷。直到最近,我才需要在讲道的时候带上眼镜。我喜欢这圣经,非常喜欢。我注意到理查辟考你也有一本,你的也是这样吧?都是牛津圣经。翻到1285页,四十一章。我要读的是最上面,你知道他们会在圣经的最上面印上标题,编者按和名称。我来读:“神对教会的应许。” 于是我要看神对教会的应许,我读到的是,“惟你以色列—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我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 神。” [以赛亚书41:8, 10] 编辑、发行这本书的人说,“这是神对教会的应许。” 但我看经文,这是神的应许,对 “以色列,雅各,我朋友亚伯拉罕的后裔。” 好,现在我翻到下一处,我们翻到1288页。这是以赛亚四十三章。好,我们看到这里写着,“教会得到神的应许。” 经文说,“雅各啊,创造你的耶和华,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现在如此说: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属我的。” [以赛亚书43:1] 他在这里写道:“教会得到神的应许”,但是经文是,“雅各啊,创造你的耶和华,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

我再翻到以赛亚书的四十四章,“教会得到神的应许”,他又重复自己,想不到其他的词语了。“教会得到神的应许。” 我来读经文,我以为自己会找到教会,因为他是这么说的。经文说:“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以色列啊,现在你当听。造作你,又从你出胎造就你,并要帮助你的耶和华如此说:我的仆人雅各,我所拣选的耶书仑哪”,耶书仑是神对以色列的昵称,就像你爱你的妻子和儿女,你会叫他们甜心、蜜糖或者其他的昵称,这也是个昵称:“我所拣选的耶书仑哪,不要害怕!” [以赛亚书44:1-2]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你这样做,圣经会变成无法合一的碎片。它对你没有意义。你学习得越多,反而越迷惑;因为这里不和谐,那里又不合适,最后你只能在绝望中投降,走到自由神学的路上去。我能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他们认为这就是古老的文学,他就从莎士比亚、弥尔顿、易卜生那里借用文字。我不会责备他,我也会这样做。因为这是如此地使人困惑,就是一个谜,不需要研究它,还是研究一些其他的比较好。然后他的讲道就会讲其他的事情,他就讲种族关系,经济问题,现代事件,然后就开始讲书评。我不责备他。我如果像他那样看神的话语我也会这样做。让圣经说它本来的话语。如果我们不理解,我们就来学习;如果我们还是不懂,我们就说,“神啊,我们先放下这个问题,直到我到天上见你,你会在那里跟我解释。” 但是不要否认,不要属灵化解释,就让圣经说它本来的话。

圣经中有一些最使人困惑的预言,我们花了几千年才终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我们在画圣经的时候我曾指出一处,就是原始福音,福音之前的福音,创世记3:15,“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 你记得关于这经文我是怎么说的吗?以前的拉比研究这经文研究了几千年,因为女人没有后裔,男人才有后裔。他们称为 “后裔”,希腊语的 “后裔” 是精子,spermatozoaspermatozoon 是单数,spermatozoa。他们称之为“后裔”,男人有spermatozoa,后裔。但是那经文说,“女人的后裔”。过了几千年后,谁能想到会有这个生物学上的奇迹:一个童贞女生了一个孩子 [马太福音1:23-25]?你能想象吗?但是我们不能否认或者属灵化它,我们要做的是,神这样说,我接受、相信,如果我需要另外一万年去明白神的意思,我们就等一万年,之后神就会解释清楚。但是我们不会改变它,或将之属灵化;我们就让它说它本来的意思。所以,若圣经说,“以色列”,我们就说,“以色列”;圣经说 “雅各的后裔”,我们就说,“雅各的后裔”;圣经说 “教会”,我们就说,“教会”。我们不会让一个词有另一个意思。

教会不仅不是以色列,也不是天国。天国曾被人拒绝,施洗约翰和耶稣都曾宣布天国的到来,“他在犹太的旷野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马太福音3:1-2] 你记得这经文:天国近了。路加福音19:11-27,我们知道国被拒绝,国王离开了,被流放了。在圣经中教会从来都不是天国。教会被称为家:提摩太前书3:15―顺便说,你们很多人和我联系,打电话或写信,这些都会打印出来给你们,所以你们可以按顺序看这些经文―它在提摩太前书3:15被称为家,神的家;哥林多前书3:16-17它被称为殿;哥林多前书12:27-31被称为身体;“基督是教会之首”,以弗所书1:22,以弗所书4:15,歌罗西书1:18,但是他从没有被称为教会的王。没有这样的说法,也从没有这样的暗示。他是教会的元首;他从未被称为教会的王。王是一国之首;教会的元首是丈夫,是新郎,他是新郎,他被称为新郎,教会是他的新娘,以弗所书5:23-32和启示录21:2, 9, 10。教会和天国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我在不久之前在这里讲了一篇道,是关于要来的王的。他是应许的王 [撒母耳记下7:12-13],他来了[马太福音1:23-2:1];他是被拒绝的王,他们把他钉了十字架 [马太福音27:32-50]。他是被放逐的王,他去了天上 [使徒行传1:9-10]。然后我讲到了他被放逐 [路加福音19:11-27] 和他回来作王 [启示录19:11-16] 之间的间奏、中场。我们就生活在那间奏中,保罗说这是musterion,我们马上就会看到,恩典的时代,教会的时代 [以弗所书3:1-11]。他是王吗?“你说我是王”,经文这么说,这是希腊文中最强烈的肯定,“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 [约翰福音18:37] 他是要来的王。“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启示录19:16] 但是还有其他的,教会是不同的存在!国是他的,永远都是,神在建造它,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以及和和他们在一起的人中建立起来的 [马太福音8:11] 但教会是不同的;这是神设立的奥秘,在神向门徒启示之前没有人知道 [以弗所书3:5]。

那么教会是什么?教会是个musterion,是个奥秘。如果你记得,奥秘的希腊文是musterion,这个词不是指无法理解或神秘的东西;这个希腊词语是指奥秘的宗教,人们只有加入之后才会明白其中的秘密。你们有些人是共济会的,你加入共济会之后才会了解它的秘密,这是个musterion,圣经这个词也是这样用的。

但是,天国不是musterion,天国不是奥秘的。旧约先知一直用各种鲜活的词语来描述它。它不是奥秘。教会的奥秘在以弗所书5五章和3:1-11被启示给了使徒保罗。另外,外邦人的得救也不是奥秘。罗马书9:24-26,保罗引用了何西阿书2:23和1:10,何西阿就曾说外邦人要得救。

但是奥秘是流放的王 [路加福音19:11-27] 和他再次到来 [启示录19:11-16] 之间的间隙,这是恩典的时代,神要做一件新事,他要建造一个世界从未见过、从未听过、也从未想过的存在,在旧约没有提到过。他从犹太人和希腊人之间建造了教会 [以弗所书3:1-11]。

教会不仅是个musterion,神的奥秘,它也是个被呼召的身体,是个ekklesia:“我要把我的ekklesia建造在这磐石上。” [马太福音16:18] 我讲过一次道―我总是想起这些事―我们去看望提摩太。如果我们去以弗所提摩太的家里,我们说,“提摩太,我们想要谈谈你教会的事。”

他说,“我的什么?”

“我们想谈谈你教会的事。” 提摩太说,“教会,那是什么?” 我们说,“提摩太,你不知道教会是什么吗?” 提摩太说,“我没听说过,什么是教会?”

“提摩太,你就是以弗所的教会的牧师啊。”

提摩太说,“啊,你是说ekklesia,被呼召的弟兄姐妹,被呼召的被赎者,被召的神的子民,ekkaleō,主被召出的子民。你想要谈ekklesia,教会,好。” 提摩太当然不知道,因为最初的三百年中它都是称为ekklesia,主被召出的子民。三百年后,君士坦丁悔改归主,成为基督徒之后,他对当时的基督徒团契的影响比其他所有人的影响加起来还要多千倍。他不仅为希腊的神殿施洗,并将之变为教会的教堂,他还从希腊的祭司中生成了基督教的祭祀、神职人员,还将拜偶像的仪式、敬拜变成基督教的仪式,使之前所拜的画像经过洗礼,说,“你们敬拜这称为尼普顿的神像,实际上,那是西门彼得。” 于是他们继续拜同样的画像,只是将名字改成西门彼得。君士坦丁不仅这样做了,他还将ekklesia改成了kuriakos,主的家,kuriakoskurkaskurk。翻译过来就是 “教会”。但是有三百年的时间没有 “教会” 这个名称,而是ekklesia,是指人;但是君士坦丁之后就变成了kuriakoskurkaskurk,“教会”,指建筑,“主的家”。教会从此就一直走下坡路,从来没有回复到原来的形式。因为以前教会是在外面的,不管人们在哪里做见证,或者在市场、或者在家里,主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就这样充满了整个文明世界,并且改变了整个世界。在君士坦丁之后,他们搬进了美丽的神庙,忘记了向世界传福音;到现在世界福音还是没有传遍。这不是让人惊奇的事吗?

教会不是kuriakos,它不是指一座建筑;教会是被召出的圣徒的聚会。我亲眼看过,即使是在丛林里,在帐篷里或帐幕里,圣灵都会浇灌聚会,成为非凡的教会。我曾去艾伦―你知道艾伦在哪里吗?我去艾伦,你们有些做房地产的人花五十万美元买一平米的地,我不明白你们在做什么。但是在艾伦,就在艾伦的中心有两条大街交接的地方,一条路这个方向,一条路那个方向。每个晚上他们都拿锯木架把路挡起来,我就站在那里,带着教会里的一个执事一起带领唱诗。我们将神的圣徒聚在一起,就在艾伦那两条街相交的地方聚会。神祝福了我们,每次聚会都有人得救,我们因此赞美神。这是非凡的事,我们不需要彩色玻璃窗来敬拜神;我们不需要地毯来敬拜神;我们不需要超软的座位帮助你入睡;我们不需要其他的东西。我们只是以为我们需要,教会是神的子民,那就是我们。

下一点:它是被召出的子民,是基督的身体 [歌罗西书1:18]。有很多经文都这么说。这是个有机体,不是个组织。圣经还说建造神的教会,基督的身体。这是基督的新娘,哥林多后书11:2。圣经中最非凡的一段经文是以弗所书 [以弗所书5:29-30],保罗谈到亚当的事,神从亚当的身旁造了夏娃,领她到亚当面前 [创世记2:21-23];教会也是以同样的方式从救主的身旁诞生,他被扎伤的肋旁。教会从基督的血、苦难和死亡中诞生 [彼得前书1:18-19]。亚当和夏娃;第二个亚当和他的新娘,教会―我认为这是圣经中最美丽的图像,就是保罗在以弗所书五章讲道的。如同夏娃从亚当的肋旁而出,教会也是从主被刺透的肋旁产生的 [以弗所书5:28-32]。

好,教会的起源:马太福音16:13-20,主的话里有双关,“我还告诉你,你是Petros,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Petra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 [马太福音16:13-20] 这是双关,petros 是单数阳性词,指的是西门彼得,他是石头;petra是复数阴性,指的是根基。他们在腓利比,座落在黑门山脚,整个城市都建造在岩石之上。基督说,“我的教会建造在. . .” 我认为是施洗约翰准备了材料;我想耶稣是建造者,奠基了工程,并计划好它的结构、尺寸;在五旬节的时候,带着生命的气被吹入这殿。

教会的使命―我们得加快速度,因为我想请埃米尔・加文拉上来分享―教会的使命,我真想反复强调这一点。教会的使命:它不是个社会沙龙,不是游乐场,不是交易场,不是改革机构,也不是社会服务所。教会被托付了救恩的信息,要向全世界传福音。教会不是伦理的系统、或者道德的系统,但是包含这两者。教会是面向那些接受福音者的,是救恩的福音。保罗在罗马书1:16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 教会的使命不是去变革世界。举个例子来说:教会的使命、职任不是去清理猪圈,而是让浪子离开那里回到他父的家里。这是教会要做的事。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是被召要去清理猪圈。这是你作为公民、市民要做的事情;但是教会的信息是要让浪子的心改变,让他出来回到他的家里。

教会的命运:教会的命运是要被提走;基督里死去的人先要复活,活着的圣徒要在空中见主。哥林多前书你可以找到这些事 [哥林多前书15:51-52],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你可以找到这些事 [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就如同以诺被提走 [创世记5:24],如同以利亚被旋风接走 [列王纪下2:11],教会的命运也同样是被提走。大灾难不是为教会准备的;神的旨意是救教会脱离它。我知道对这一点有很多的讨论和分歧;但是我看过一切的讨论之后,不能不决定说大灾难不是为教会准备的。首先是被提,我们会被提不经历大灾难 [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启示录3:10他明白地说,“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

我曾告诉你,我们只能完全地跟随圣经的纪年法,跟随圣经的启示;如果我们偏离了,就会陷入各样的困难。我们来看关于它的纪年法。启示录的第一章,他写道―这是神给的大纲―所看见的事 [启示录1:12-18, 20] 然后第二章和第三章,他写了现在的事,已经存在的教会 [启示录2:1-3:22]。然后第四章他被提到天上,天上有门打开,约翰被提到天上 [启示录4:1],这预表着教会的被提,教会在第三章的结尾就消失了,直到启示录的十九章之前也没有出现过 [启示录19:11-16]。我们必须要跟随圣经的纪年,如果我偏离了,就没有希望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我跟随圣经的纪年,它就会很清楚,圣经的各个部分就会合在一起。我们就按照神的话语来看。第四章,教会被提走 [启示录4:1],直到她和救主一起再来之后才再次出现 [启示录19:14]。我们在谈论教会,教会要被提到天上,我们每个人都要站在基督的bema前,哥林多后书5:10,我们被提之后,在那里会得到奖赏。

第七,也是最后:我们在羔羊的婚宴之后要和主一起回来,马太福音22:14和启示录19:7-9。教会被提到天上之后 [启示录4:1],那时在地上有大灾难,神会审判全地;启示录四到十九章描述了大灾难中地上要发生的事,与此同时神的教会被提到荣耀中,我们站在基督的bema前,接受神为那些爱他的人准备的奖赏 [哥林多后书5:10]。然后我们坐在羔羊的婚宴中 [启示录19:7-9]。如果我有时间,我想要谈谈这些客人都是谁,新娘又是谁。在这结束之后,我们要和主公开地、引人注目地一起回来 [启示录19:14]。启示录十九章说这会发生在哈米吉多大战 [启示录19:17-21]。神在哈米吉多大战会介入人类历史,主会和他的圣徒一起到来,解救在地上的他的子民,建立他的千禧年 [启示录20:1-7]。

神爱你,我们下周三会继续,我们为牧师的身体的祷告。你知道那些孩子们是什么吗?他们是天生的病菌、疾病的携带者。我们有个小孙子,名字是保罗・但以理。保姆在照顾他,他沾染了某种病毒发病了;保姆也被传染了,卧病在床;孩子的爸爸也被传染卧床;孩子的妈妈也被传染卧床;然后孩子的叔叔,克里斯,也被传染卧床,现在还没好;孩子的爷爷,教会的牧师也被传染,还在和病毒抗争;当然他的太太本来身体有恙,这下去了医院。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小孩。但是你还是爱他们。

希望你们都强壮、健康。如果你相信神的医治,现在是为我按手祷告的好时机。你知道在这里曾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我在你们看到的那里呼召人信主,一个人听到我的胃有点问题―我的胃没有事,像是铁铸的一样,我什么都吃―但是他感到我的胃有问题,于是就旁若无人地来到这里,用手按着我的胃,跪在那里祷告求全能神行神迹医治我的胃。我当时十分吃惊,到现在还记得。我因为他的挂念而爱他,愿神祝福他。

好,米尔・卡特在哪里?你知道,我们在这周有美好的事情,米尔会跟你们报告。米尔,你带我们祷告、唱诗,然后跟我们分享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