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的极大奥秘- The Great Mystery of the Church

教会的极大奥秘- The Great Mystery of the Church

September 4th, 1983 @ 10:54 AM

以弗所书5:25-32

    教会的极大奥秘 W. A. Criswell 博士 以弗所书5:25-32 1983年9月4日 8:15 a.m. 我们继续关于教会的真道的讲道系列,今天信息的题目是教会的极大奥秘。请大家打开圣经到今天的经文:以弗所书第五章―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加拉太书,然后就是以弗所书。这是封普通书信,只有希腊标准本新约(Textus Receptus)中的版本标注了这是写给以弗所的教会的,这实际上是写给所有的教会的,是写给我们的。以弗所书五章,从25节到32节: 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 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 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奥秘”对我们来说是谜团,是难题;是我们无法理解、无法思考的事,高深莫测、无比玄妙―奥秘。但是希腊文的musterion完全没有这种意思。对希腊人来说这个词指秘密的宗教,就像厄琉息斯秘仪。除了已经入教的,没有人知道这些奥秘。只有成员知道这奥秘―宗教的秘密仪式。新约的作者在这里用musterion来描述那起初只有神知道的秘密,后来是神又把它启示给他的圣徒们。这些起初只有神知道、后来又启示给人的奥秘计划和拣选的意图,被称为musterion,奥秘。 在圣经中有很多处提到了神的奥秘。道成肉身就是一处。保罗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 神在肉身显现。”[提摩太前书3:16] 谁能想到神会进入人的形体?这是musterion。他还讲到了教会被提的极大奥秘。他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 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 我如今把一件musterion―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哥林多前书15:50-51]  保罗说,“那世代不会看到死亡,他们在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要被提起,带到神的面前。” 这是多么非凡的事,但是没有人会知道。这是神心中的musterion,他又把这启示给他的圣徒们。 这个词也被用来描述教会。教会是musterion,它是个新造物,它的形式、实质与重要性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先知们从未看到它;旧约中没有提到教会。以赛亚、以西结与但以理从没有看到它。如果你将教会等同于以色列,你会发现神的话语是如此令人困惑、费解,可能最后你就把它当作古代文学或部族遗书闲置一旁,它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没看到神的安排,就难以理解它。保罗在以弗所书三章写道:“神用启示使我知道福音的musterion―奥秘,正如我以前略略写过的… 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借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 [以弗所书3:3,5] 保罗在这里描述的musterion是什么?是新造物的musterion:外邦人在教会里得以同为一体,同蒙应许。神拣选了以色列民族为他独有的,但神心中还有个musterion ―秘密,他后来启示给了我们―要有一个新的身体,新的造物,新的选民:这个新造物就称为教会。 保罗写道,“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 神里的musterion―奥秘是如何安排的。”[以弗所书3:9] 这是神作的新鲜美好的事。在这个新造物―教会里,有犹太人,有外邦人;有男人,有女人;有奴仆,有自由人;有富人,有穷人;有年长的,有年轻的;有读过书的,有没读过书的;所有这些人一起组成了主内的荣耀的会众,称为“基督的身体”,是我们主的教会。 在我们今早的经文里保罗用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来谈论它。他讲到了教会的起源:“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保罗在这里谈论的musterion,谈论的新造物,是在追溯创世记的二章21到24节:“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tsela”―这就是希伯来语中常用词,“侧面”,比如山的侧面,约柜的侧面,帐幕的侧面,金香坛的侧面,在圣经中屡次被使用,tsela―但只有在这里被译成“肋骨”,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找不出理由。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这里称它为“肋骨”。 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ishshah―「女人」,因为她是从ish―「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使徒保罗在这里说就像夏娃是从亚当肋旁取出的,教会也是从我们主的肋旁取出的。我们是在他的哭泣、泪水、伤痛、血流、苦难和他的十字架中降生的。从我们主流出血水的肋旁,从救主的苦难中出生,这就是musterion。谁能想到从罗马政府处死人的残酷刑罚中会诞生耶稣基督的教会?这是musterion。这是个神心中的奥秘,他后来又启示给他的门徒、启示给世界、启示给我们。这是多么非凡、美好的事! 它的美好表现在最初的征兆、预表中:夏娃从亚当的肋旁造出;它的美好更表现在我们看到的原型中:神从我们主在十字架上的苦难和泪水中创造了教会。我们是从他肋旁贴近心脏的地方取出的,这是教会的musterion。 他说,“基督爱教会。” 如果你是个母亲,我想你会比任何男人都更深入地体会这话。由于分娩时的痛苦,母亲对孩子的爱的高与深也许是男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由于自己为孩子受的苦难,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更深厚、独特的。基督和他的教会也是一样:他为我们受苦难,为我们而死,为我们舍命,他对我们的爱是无比深厚、独特的。“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他没有说,“我的妻子”;他没有说,“我的孩子”;他说的是,“我的教会”―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你是否注意到经文的含义,“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我们也与基督连合成为一体。我们与他像线团一样缠在一起,分不开、解不散,直到永远。我们与主是一体的。他怎样,我们也怎样;我们怎样,他也是怎样。我们没有被分隔开。我们与他一起钉上了十字架;我们与他一起被埋葬;我们与他一起复活;我们与他一起升天;我们与他一起在天上。他是我们的头,我们与他连合成为一个身体。他也和我们一起在这地上。我们是他的身体。我们是基督的声音,传讲救恩的福音;我们是基督的心,充满同情的爱和记念。在圣经中你不会找到任何地方主说,“赶走这些麻风病人、瘸子、瞎子、跛子或穷人。”总是,“带他们到我这里来。” 他医治他们所有人。我们是他在地上的充满同情的心;我们属于他;我们是他的身体;我们是他的脚,去探访、带去救恩的信息;我们是他的手,去帮助、服事。基督怎样,我们也要怎样。我们属于他。 我想花点时间谈论另一个相关话题。如果你信实、正确地解经,会发现所有的经文优美地契合,它们是一体的;如果你错误地解经,不同的篇章就会参差不齐,难以融合。我举个例子。圣经的一个伟大教义是拣选、预定,圣徒蒙保守和永远的保障。神在天上有卷书,在书上写了得救的人的名字,在末日的时候神要按名册点名,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应答,没有一个会漏下。“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在约翰福音十章28节说,“他们永不灭亡。” 当你讲论这教义真道―拣选、预定的真道,神无所不能的权能与选择,在基督里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当你讲论这真道,圣经的每一部分都会优美、精确、完美地契合。例如,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保罗说我们都是基督的身体的一部分,我们都是基督的肢体。他说我们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基督的身体。“我们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 当我们得救,我们就加入了基督的身体。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又接着讲到身体的不同的肢体,他提到有手,有脚,有眼睛,有耳朵。当你讲论神选民的永远保障的教义,它是与这经文契合的;但如果你说,“神将一只手加在他的身体上,然后他又把他砍掉,然后又接上。你得救了,又迷失了,又得救了,迷失,得救―把手接上、砍下、又接上;或者你的脚,神把一支脚加在身上,又砍掉,又接上,砍掉又接上,得救、迷失、得救、又迷失;又或者你的眼睛:挖出来、放回去、挖出来、又放回去。” 这是多么怪异、与圣经相悖的教义! 当神把一只手或一只脚或一只眼睛加入他的身体,他就永远地被加入了,永远不会被砍下、不会被丢弃。他是永远地被加入了。我们也许会蹒跚、会被绊倒,我们的行为经常不配他的恩典与爱,但我们最终不会被丢弃。当一个人被加入基督的身体,他的心中的一部分就被永远地改变了。圣经说,他是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他永远也无法逃跑、忘记、背弃或满不在乎。他是新造的人。只要属于基督的身体,即使我们是最卑微的肢体,我们也在他里面有保障。当人的头在水面之上时,他的脚不会被淹死;只要基督我们的头在天上,即便我只是他的脚,我也不会被淹死。我在他里面得救,得保全,得平安。这是保罗这样说的原因之一―“这是极大的musterion,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另外,你是否注意到他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 loutron在新约中只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提多书三章5节,“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loutron和圣灵的更新。” 另一次就是这里,“要用loutron借着道把教会洗净。” loutron是祭司进入神殿前清洗洁净的地方,“用loutron借着道…” 这不是非凡的事吗? 神的话语,神的道有功用;当有人讲论它,教会就会出现。我在青年时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曾到美国西部的荒野地带,连续两周在一所学校的课堂里讲论福音。结果那时有数十人悔改信主,我就在养鱼的池塘里为他们施洗。他们马上说,“我们想要建立一个教会。” 我主持建立了教会。讲论圣经,教会就会随之建起;同样的,讲论圣经会洗净教会,使教会圣洁,没有教义谬误,使神的民远离污秽。讲论神道会清洗它,使它在神的眼里正直、纯净。 通过讲论神道,教会按照圣经的教导组织、建立。它的圣礼是符合圣经的;它的圣职是符合圣经的;它所行的是符合圣经的;它的教义是符合圣经的。当神的话语被讲论,神的圣灵会清除教会的错误与教义的偏离。神用水借着道保持教会教义的纯净。 我们要抓紧时间。他在这里说,“你们做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 同样地,做妻子的要爱你们的丈夫。“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musterion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当你结婚,做的承诺就和生命一样深远;当你爱你的妻子,你的妻子也爱你,那承诺就和灵魂一样深远。“这是极大的musterion,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难以想象会有没有承诺的连合。这样的说法是互相矛盾的,这样的想法是怪异的。一旦连合,就有非凡的承诺,你会在爱耶稣、服事主的教会中发现这一点。 我们美好的主,我想不到耶稣的恩典和爱会降临到我身上。在那小镇,在困苦的家里,在白火柴盒一样的教堂里,听到基督的福音,在灵魂的最深处回应,受洗加入我们主的身体,被数算入他的宝贵的教会,主啊,永远感谢你,赞美你,基督敞开的臂膀抱住了我,他的爱与恩典临到了我。神,我们爱你。耶稣,我们敬拜,赞美你。神的圣灵,感谢你呼召、邀请我们。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教会的极大奥秘

W. A. Criswell 博士

以弗所书5:25-32

1983年9月4日 8:15 a.m.

我们继续关于教会的真道的讲道系列,今天信息的题目是教会的极大奥秘。请大家打开圣经到今天的经文:以弗所书第五章―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加拉太书,然后就是以弗所书。这是封普通书信,只有希腊标准本新约(Textus Receptus)中的版本标注了这是写给以弗所的教会的,这实际上是写给所有的教会的,是写给我们的。以弗所书五章,从25节到32节:

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

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

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奥秘”对我们来说是谜团,是难题;是我们无法理解、无法思考的事,高深莫测、无比玄妙―奥秘。但是希腊文的musterion完全没有这种意思。对希腊人来说这个词指秘密的宗教,就像厄琉息斯秘仪。除了已经入教的,没有人知道这些奥秘。只有成员知道这奥秘―宗教的秘密仪式。新约的作者在这里用musterion来描述那起初只有神知道的秘密,后来是神又把它启示给他的圣徒们。这些起初只有神知道、后来又启示给人的奥秘计划和拣选的意图,被称为musterion,奥秘。

在圣经中有很多处提到了神的奥秘。道成肉身就是一处。保罗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 神在肉身显现。”[提摩太前书3:16] 谁能想到神会进入人的形体?这是musterion。他还讲到了教会被提的极大奥秘。他说,“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 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 我如今把一件musterion―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哥林多前书15:50-51]  保罗说,“那世代不会看到死亡,他们在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要被提起,带到神的面前。” 这是多么非凡的事,但是没有人会知道。这是神心中的musterion,他又把这启示给他的圣徒们。

这个词也被用来描述教会。教会是musterion,它是个新造物,它的形式、实质与重要性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先知们从未看到它;旧约中没有提到教会。以赛亚、以西结与但以理从没有看到它。如果你将教会等同于以色列,你会发现神的话语是如此令人困惑、费解,可能最后你就把它当作古代文学或部族遗书闲置一旁,它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没看到神的安排,就难以理解它。保罗在以弗所书三章写道:“神用启示使我知道福音的musterion―奥秘,正如我以前略略写过的… 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像如今借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 [以弗所书3:3,5] 保罗在这里描述的musterion是什么?是新造物的musterion:外邦人在教会里得以同为一体,同蒙应许。神拣选了以色列民族为他独有的,但神心中还有个musterion ―秘密,他后来启示给了我们―要有一个新的身体,新的造物,新的选民:这个新造物就称为教会。

保罗写道,“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 神里的musterion―奥秘是如何安排的。”[以弗所书3:9] 这是神作的新鲜美好的事。在这个新造物―教会里,有犹太人,有外邦人;有男人,有女人;有奴仆,有自由人;有富人,有穷人;有年长的,有年轻的;有读过书的,有没读过书的;所有这些人一起组成了主内的荣耀的会众,称为“基督的身体”,是我们主的教会。

在我们今早的经文里保罗用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来谈论它。他讲到了教会的起源:“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保罗在这里谈论的musterion,谈论的新造物,是在追溯创世记的二章21到24节:“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tsela”―这就是希伯来语中常用词,“侧面”,比如山的侧面,约柜的侧面,帐幕的侧面,金香坛的侧面,在圣经中屡次被使用,tsela―但只有在这里被译成“肋骨”,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找不出理由。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这里称它为“肋骨”。

耶和华 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 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ishshah―「女人」,因为她是从ish―「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使徒保罗在这里说就像夏娃是从亚当肋旁取出的,教会也是从我们主的肋旁取出的。我们是在他的哭泣、泪水、伤痛、血流、苦难和他的十字架中降生的。从我们主流出血水的肋旁,从救主的苦难中出生,这就是musterion。谁能想到从罗马政府处死人的残酷刑罚中会诞生耶稣基督的教会?这是musterion。这是个神心中的奥秘,他后来又启示给他的门徒、启示给世界、启示给我们。这是多么非凡、美好的事!

它的美好表现在最初的征兆、预表中:夏娃从亚当的肋旁造出;它的美好更表现在我们看到的原型中:神从我们主在十字架上的苦难和泪水中创造了教会。我们是从他肋旁贴近心脏的地方取出的,这是教会的musterion

他说,“基督爱教会。” 如果你是个母亲,我想你会比任何男人都更深入地体会这话。由于分娩时的痛苦,母亲对孩子的爱的高与深也许是男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由于自己为孩子受的苦难,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更深厚、独特的。基督和他的教会也是一样:他为我们受苦难,为我们而死,为我们舍命,他对我们的爱是无比深厚、独特的。“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他没有说,“我的妻子”;他没有说,“我的孩子”;他说的是,“我的教会”―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你是否注意到经文的含义,“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我们也与基督连合成为一体。我们与他像线团一样缠在一起,分不开、解不散,直到永远。我们与主是一体的。他怎样,我们也怎样;我们怎样,他也是怎样。我们没有被分隔开。我们与他一起钉上了十字架;我们与他一起被埋葬;我们与他一起复活;我们与他一起升天;我们与他一起在天上。他是我们的头,我们与他连合成为一个身体。他也和我们一起在这地上。我们是他的身体。我们是基督的声音,传讲救恩的福音;我们是基督的心,充满同情的爱和记念。在圣经中你不会找到任何地方主说,“赶走这些麻风病人、瘸子、瞎子、跛子或穷人。”总是,“带他们到我这里来。” 他医治他们所有人。我们是他在地上的充满同情的心;我们属于他;我们是他的身体;我们是他的脚,去探访、带去救恩的信息;我们是他的手,去帮助、服事。基督怎样,我们也要怎样。我们属于他。

我想花点时间谈论另一个相关话题。如果你信实、正确地解经,会发现所有的经文优美地契合,它们是一体的;如果你错误地解经,不同的篇章就会参差不齐,难以融合。我举个例子。圣经的一个伟大教义是拣选、预定,圣徒蒙保守和永远的保障。神在天上有卷书,在书上写了得救的人的名字,在末日的时候神要按名册点名,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应答,没有一个会漏下。“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在约翰福音十章28节说,“他们永不灭亡。” 当你讲论这教义真道―拣选、预定的真道,神无所不能的权能与选择,在基督里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当你讲论这真道,圣经的每一部分都会优美、精确、完美地契合。例如,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保罗说我们都是基督的身体的一部分,我们都是基督的肢体。他说我们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基督的身体。“我们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 当我们得救,我们就加入了基督的身体。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又接着讲到身体的不同的肢体,他提到有手,有脚,有眼睛,有耳朵。当你讲论神选民的永远保障的教义,它是与这经文契合的;但如果你说,“神将一只手加在他的身体上,然后他又把他砍掉,然后又接上。你得救了,又迷失了,又得救了,迷失,得救―把手接上、砍下、又接上;或者你的脚,神把一支脚加在身上,又砍掉,又接上,砍掉又接上,得救、迷失、得救、又迷失;又或者你的眼睛:挖出来、放回去、挖出来、又放回去。” 这是多么怪异、与圣经相悖的教义!

当神把一只手或一只脚或一只眼睛加入他的身体,他就永远地被加入了,永远不会被砍下、不会被丢弃。他是永远地被加入了。我们也许会蹒跚、会被绊倒,我们的行为经常不配他的恩典与爱,但我们最终不会被丢弃。当一个人被加入基督的身体,他的心中的一部分就被永远地改变了。圣经说,他是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他永远也无法逃跑、忘记、背弃或满不在乎。他是新造的人。只要属于基督的身体,即使我们是最卑微的肢体,我们也在他里面有保障。当人的头在水面之上时,他的脚不会被淹死;只要基督我们的头在天上,即便我只是他的脚,我也不会被淹死。我在他里面得救,得保全,得平安。这是保罗这样说的原因之一―“这是极大的musterion,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另外,你是否注意到他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 loutron在新约中只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提多书三章5节,“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loutron和圣灵的更新。” 另一次就是这里,“要用loutron借着道把教会洗净。” loutron是祭司进入神殿前清洗洁净的地方,“用loutron借着道…” 这不是非凡的事吗?

神的话语,神的道有功用;当有人讲论它,教会就会出现。我在青年时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曾到美国西部的荒野地带,连续两周在一所学校的课堂里讲论福音。结果那时有数十人悔改信主,我就在养鱼的池塘里为他们施洗。他们马上说,“我们想要建立一个教会。” 我主持建立了教会。讲论圣经,教会就会随之建起;同样的,讲论圣经会洗净教会,使教会圣洁,没有教义谬误,使神的民远离污秽。讲论神道会清洗它,使它在神的眼里正直、纯净。

通过讲论神道,教会按照圣经的教导组织、建立。它的圣礼是符合圣经的;它的圣职是符合圣经的;它所行的是符合圣经的;它的教义是符合圣经的。当神的话语被讲论,神的圣灵会清除教会的错误与教义的偏离。神用水借着道保持教会教义的纯净。

我们要抓紧时间。他在这里说,“你们做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 同样地,做妻子的要爱你们的丈夫。“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musterion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当你结婚,做的承诺就和生命一样深远;当你爱你的妻子,你的妻子也爱你,那承诺就和灵魂一样深远。“这是极大的musterion,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难以想象会有没有承诺的连合。这样的说法是互相矛盾的,这样的想法是怪异的。一旦连合,就有非凡的承诺,你会在爱耶稣、服事主的教会中发现这一点。

我们美好的主,我想不到耶稣的恩典和爱会降临到我身上。在那小镇,在困苦的家里,在白火柴盒一样的教堂里,听到基督的福音,在灵魂的最深处回应,受洗加入我们主的身体,被数算入他的宝贵的教会,主啊,永远感谢你,赞美你,基督敞开的臂膀抱住了我,他的爱与恩典临到了我。神,我们爱你。耶稣,我们敬拜,赞美你。神的圣灵,感谢你呼召、邀请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