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的奥秘- The Mystery of the Church

教会的奥秘- The Mystery of the Church

March 19th, 1978 @ 4:39 PM

以弗所书 5:30-32

教会的奥秘 W. A. Criswell 博士 以弗所书 5:30-32 1978年3月19日 7:30 p.m. 通过收音机收听的朋友们,请和我们一起翻到圣经以弗所书的第5章,我们一起来读从30到32的三节。 这次讲道的题目是教会的奥秘,教会的双重奥秘。以弗所书5章的30到32节,我们一起来朗读:   30 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31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32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对我们来说,奥秘是个谜,是个谜语;是超越我们理解与掌握的。那就是 “奥秘” 给我们的印象。但是在我们主与他的使徒的时代的语言中,“奥秘” mustērion,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例如,假如你被召入神秘宗教,“奥秘” 是外人无从知道、直到你加入他们才能开始了解的神秘的东西。 如果你加入共济会将遇到同样的事。会中的秘密只会显露给那些已经入会的人。那就是希腊世界中mustērion 的意思。它是指除非加入才能得知的秘密。在圣经里,它是指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圣洁的使徒的秘密。 使徒保罗在经文里写道教会是个mustērion–奥秘。“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这是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圣洁的使徒们的秘密。 它包含如此多的方面,我们没有时间谈及。例如,它涉及那恩典的安排,圣灵的时代。那时只有使徒明白。 所有的先知都没能看到这些。旧约中没有提到教会。使徒们从没看到过;先知们从没看到过。它是个奥秘,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的圣洁使徒们的秘密。它是但以理书中第六十九个七和第七十个七之间的大间隙。它是个秘密,一个神一直保守的mustērion–奥秘,直到启示给他的使徒们。 现在我们来看教会的奥秘。它是双重的。首先,它的起源是双重的。教会是从哪来的?在这以弗所书的第五章,保罗说,首先,教会是在基督的泪水,高喊,伤痛,苦难,血和死亡里诞生的。它是从他肋旁的刀伤里出生的。 在我们一起读的经文里,保罗引用了创世记的2章21到24节。在这创世记第二章的故事里,神使亚当沉睡。神从亚当的肋旁取出–这里翻译成 ”肋骨。“ 但是在圣经的其他地方,那个词再没有被翻译成 ”肋骨。“ 大概是某个人想到肋骨就用了肋骨这个词。 我有三四十年的时间试着找到这样翻译的缘由,却从来没有发现原因。在圣经的其他地方,这个词都是侧面的意思,就像会幕侧面,柜旁,坛的一边。总是侧面的意思。神取下亚当的肋骨,造成了夏娃,把她带给亚当。当亚当看到她,他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ishah,因为她是从男人–ish–身上取出来的。“ 保罗就用这个图像描述教会的诞生。就像神从亚当的肋旁造出夏娃,主也从我们钉十字架的主的肋旁造出了教会。我们诞生在主的哭泣,泪水,苦痛,十字架上的受难中。我们是在他肋旁的伤疤中诞生的。 于是,保罗说,“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以弗所书5:30] 当我们成为基督徒,我们就受洗被增添到主的身体里。 第二,保罗讲到了教会起源的奥秘的另一方面。我们不只是从主的肋旁取出的,不只是在主的十字架和苦难中诞生的,我们也是在神的道中出生的。他在这里用了非凡的,在翻译的版本里看不出的精妙的一个字。他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这里翻译成,“洗净” –成为圣洁。“ [以弗所书 5:25-26] 希伯来语是kiyyôr[1]。希腊语是loutron。如果我们真正的翻译,它应是洗濯盆。在坛和会幕门间的洗濯盆,是祭司们在主面前供职前用水洗濯的地方。使徒保罗说教会的诞生是要用水借着道来洗净,”kiyyôr”,“loutron”。我们是出生在基督的道里。 没有人被接受进入救主的国里,却不是借着这道,在这道里生的。没有人。那就是主在约翰福音3:5里说的,“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就是说,如果人不是从这道里生,不是从福音里生,不是从神的圣灵的重生的力量里生,就不能得救。离开宣讲神的道,没有人能得救。我们是借着这道,在这道里,守着这道而生。“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罗马书 10:17] 例如,当迫害信徒的大数扫罗押着那些求告主耶稣名的信徒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主在路上显现在他面前,当扫罗仆倒在他脚下说,“主,你要我做什么?”...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教会的奥秘

W. A. Criswell 博士

以弗所书 5:30-32

1978年3月19日 7:30 p.m.

通过收音机收听的朋友们,请和我们一起翻到圣经以弗所书的第5章,我们一起来读从30到32的三节。

这次讲道的题目是教会的奥秘,教会的双重奥秘。以弗所书5章的30到32节,我们一起来朗读:

 

30 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31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32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对我们来说,奥秘是个谜,是个谜语;是超越我们理解与掌握的。那就是 “奥秘” 给我们的印象。但是在我们主与他的使徒的时代的语言中,“奥秘” mustērion,是完全不同的意思。例如,假如你被召入神秘宗教,“奥秘” 是外人无从知道、直到你加入他们才能开始了解的神秘的东西。

如果你加入共济会将遇到同样的事。会中的秘密只会显露给那些已经入会的人。那就是希腊世界中mustērion 的意思。它是指除非加入才能得知的秘密。在圣经里,它是指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圣洁的使徒的秘密。

使徒保罗在经文里写道教会是个mustērion–奥秘。“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这是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圣洁的使徒们的秘密。

它包含如此多的方面,我们没有时间谈及。例如,它涉及那恩典的安排,圣灵的时代。那时只有使徒明白。

所有的先知都没能看到这些。旧约中没有提到教会。使徒们从没看到过;先知们从没看到过。它是个奥秘,神一直保守直到启示给他的圣洁使徒们的秘密。它是但以理书中第六十九个七和第七十个七之间的大间隙。它是个秘密,一个神一直保守的mustērion–奥秘,直到启示给他的使徒们。

现在我们来看教会的奥秘。它是双重的。首先,它的起源是双重的。教会是从哪来的?在这以弗所书的第五章,保罗说,首先,教会是在基督的泪水,高喊,伤痛,苦难,血和死亡里诞生的。它是从他肋旁的刀伤里出生的。

在我们一起读的经文里,保罗引用了创世记的2章21到24节。在这创世记第二章的故事里,神使亚当沉睡。神从亚当的肋旁取出–这里翻译成 ”肋骨。“ 但是在圣经的其他地方,那个词再没有被翻译成 ”肋骨。“ 大概是某个人想到肋骨就用了肋骨这个词。

我有三四十年的时间试着找到这样翻译的缘由,却从来没有发现原因。在圣经的其他地方,这个词都是侧面的意思,就像会幕侧面,柜旁,坛的一边。总是侧面的意思。神取下亚当的肋骨,造成了夏娃,把她带给亚当。当亚当看到她,他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ishah,因为她是从男人–ish–身上取出来的。“

保罗就用这个图像描述教会的诞生。就像神从亚当的肋旁造出夏娃,主也从我们钉十字架的主的肋旁造出了教会。我们诞生在主的哭泣,泪水,苦痛,十字架上的受难中。我们是在他肋旁的伤疤中诞生的。

于是,保罗说,“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以弗所书5:30] 当我们成为基督徒,我们就受洗被增添到主的身体里。

第二,保罗讲到了教会起源的奥秘的另一方面。我们不只是从主的肋旁取出的,不只是在主的十字架和苦难中诞生的,我们也是在神的道中出生的。他在这里用了非凡的,在翻译的版本里看不出的精妙的一个字。他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这里翻译成,“洗净” –成为圣洁。“ [以弗所书 5:25-26]

希伯来语是kiyyôr[1]。希腊语是loutron。如果我们真正的翻译,它应是洗濯盆。在坛和会幕门间的洗濯盆,是祭司们在主面前供职前用水洗濯的地方。使徒保罗说教会的诞生是要用水借着道来洗净,”kiyyôr”,“loutron”。我们是出生在基督的道里。

没有人被接受进入救主的国里,却不是借着这道,在这道里生的。没有人。那就是主在约翰福音3:5里说的,“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就是说,如果人不是从这道里生,不是从福音里生,不是从神的圣灵的重生的力量里生,就不能得救。离开宣讲神的道,没有人能得救。我们是借着这道,在这道里,守着这道而生。“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罗马书 10:17]

例如,当迫害信徒的大数扫罗押着那些求告主耶稣名的信徒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主在路上显现在他面前,当扫罗仆倒在他脚下说,“主,你要我做什么?” 主耶稣说,“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 [使徒行传 9:5-6] 为什么耶稣没有告诉他要做什么?他就面对面地站在他面前。因为没有人能够不通过另一人传递信息而进入神的旨意。

我们再看另一个例子。在使徒行传第十章,一个天使出现在哥尼流的面前。他对哥尼流说,“你的祷告和你的周济达到 神面前,已蒙记念了。你打发人往约帕去,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他有话告诉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 [使徒行传 10: 4,11:13] 为什么天使没有告诉他那让他和他全家都得救的道呢?天使就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话,和他交谈。但是他说,“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他有话告诉你,可以叫你和你的全家得救。” 因为没有人能够离开宣讲神的儿子的福音得救,这就是为什么说整个世界的血都把握在我们手上,离开我们,他们就不能得救。“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但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罗马书 10:13-14]整个世界的救恩和新生都依赖于我们对福音的传讲。

人是从听神的道而重生的。这是教会诞生的奥秘–mustērion。它是从我们主伤痛的肋旁诞生的,它是从被传讲的永生神的话里诞生的–教会诞生的双重奥秘–mustērion

第二,教会的礼仪也是双重的。不是三个,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第一个礼仪是洗礼。我们从圣灵受洗加入基督的身体。在我们用水的洗礼中就可以看到这个画面。当我们宣明我们对主耶稣的信心时,我们就在三位一体的神名里受洗。

“看,” 埃塞俄比亚太监对传道人腓利说,“看哪,这里有水,我受洗有什么妨碍呢?” [使徒行传 8:36] 神的子女–一个重生的人,基督徒–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我要受洗,就像在圣经里说的,就像我们的主一样受洗,就像一切的使徒那样受洗。我想要受洗。” 与主一同埋葬,也像他永存荣耀的复活那样一同被举起。这是第一个也是最初的礼仪。

第二个礼仪是经常发生的:擘饼与领杯。“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 [哥林多前书11:24-26]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当主说,”这是我的身体,“ 与”这是我的血“时, 他是站在使徒前说的。所以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说,”这是我真的身体,这是我真的血。” 这不是弥撒。它是个象征,它让我们思想,它是个纪念。“为的是记念我,” 使我们不至忘记他为我们的罪作出的牺牲。

达拉斯一个富有的人是我们教会的,他现在已经在天堂了。我曾拜访他家,是个宫殿般的别墅,他带我去了藏书房。在藏书房的墙上有幅椭圆形的老派女孩的画像。她打理头发的方式与衣装的样式,都表明是个很久之前一个普通、老式的女孩。她看起来不到18岁。

当我站在这个卓越的达拉斯人旁边,他指向那画像,说,“牧师,那是我母亲。” 他一边看着画像,一边说,“我从没看到过她,从没看到过,在我出生时她就去世了。” 他说,“当我在天堂见到耶稣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去看我圣洁的母亲。那是我母亲。”

他十分动情地站在那里,告诉我他从没见过的母亲。

我可以用愚弄,嘲笑,讽刺的语调说,“你说那是你母亲?算了吧,那就是油墨,画框和画布。那不是你母亲。” 我不会这么做。只是想想这样做就是粗鲁、无礼和残忍的。当他站在我身边,看着那老式的女孩的画像,说,“牧师,这是我的母亲。” 我完全知道他的意思。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对我来说,这代表着我的母亲。它让我想起那为我献出生命的母亲,我有天要在天上看到的母亲。” 我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我的母亲。”

那常有的礼仪也是一样。“这是我为你舍的身体,这是我为你流的血。” 我知道他的意思。这代表着我在十字架上的苦难;这代表着我生命的血倾洒在地。“为的是纪念我。” 每次你守这圣餐,都要让你的心纪念主为你死,和有天要再见到荣耀中的主的应许。achris hou elthē,“直等到他来。”

教会中的圣职有两种,只有两种–不是四种,不是七种–有两种。第一种教会的圣职是presbuteros,或episkopos,或poimēn。在圣经中,这三个词是彼此换用,代表的是同一个职位。presbuteros翻译成长老,指的是会众应有属灵的领袖;episkopos是监督的意思,指的是牧师在教会的功能,任务和圣洁的工作;第三个词poimēn是牧人的希腊语,牧师要做羊群的牧人,他要爱护众人,寻求、关心他们灵里的长进。这三个词在圣经里彼此换用,指的是同一个职位。

Presbuteros,长老,指的是这个职位的尊严。世上任何时候,如果你看到一个教会的会众把牧师当作廉价的雇工,你就会发现这教会生长着分裂的种子。没有哪间美好的教会能不带着最深的尊重和敬爱对待他们的牧师的。这也是我认为这间教会是世上最好的教会的原因。

47年的时间,这教会一直以爱戴和深深的尊重对待声名远扬的牧师–乔治·W·特鲁特博士–他在这讲坛服事了47年。当特鲁特博士去世,他们找到我,我比特鲁特博士年轻43岁。但是我得到了与那声名远扬的传道人同样的敬重,同样的爱戴,同样的尊敬。

Presbuteros,长老,指的是教会对牧师的敬重、服从和感情。他们称他,“牧师,” 当我初来的时候如此稚嫩,他们也称我 “牧师。” 我从那以来一直被称为“牧师。“

Episkopos,指的是教会的领袖。使徒保罗有几次把牧师称作教会的领袖。无论何时如果还有其他人在领导教会,会众就不会得到好的带领。不管他是谁,或者他们有多少人,是由一个小团体运作的还是大机构组织的,还是被任何人指导的!神让教会的领导者是牧师。他在神之下,为这教会向主负责。那些在他身旁的是帮忙的同伴。

执事是diakonos,仆人,助手。他要站在牧师的身旁,扶着他的手,就像亚伦与户珥一样。如果教会的平信徒与执事坚守在牧师的身边,帮助他建立神的殿,这教会必会兴盛。他们会成为战无不胜的团队:分别为圣的执事和委身的牧师。这两个部分缺一不可。

教会另一个圣职就是diakonos,仆人,执事,平信徒。啊,执事以他的信实与奉献将会对神有多大的贡献,神为之选召他,人们为之按手在他头上。

 

把一切交给牧师,教会不会繁荣。

把一切交给妇人,年轻人不会听从。

粗俗的人群,教会将我们扶直。

昌盛的教会,必有平信徒服事。

平信徒有他的职业,有他的乐趣,

但他也要养育他的儿女。

如果没有教会,没人会期待

在没有神的地方养育后代。

空荡的教会,门口大敞,

不是教会死去,而是平信徒失丧。

教会的事工不是凭讲道与唱诗,

是靠神国里平信徒为神的服事。

[Edgar A. Guest, “平信徒“]

 

 

在华盛顿的一次毕业典礼上,我听了詹姆斯·L·卡夫–卡夫食品公司的创始人–我听他说,”我宁可在芝加哥的北海岸浸信会做平信徒,也不愿做这美国最大公司之一的领袖。“ 他停顿了下,又补充说,”我首要的工作是服事耶稣。“ 那是个无法击败的组合:一位委身,分别为圣的牧师,深爱他的会众,在神面前为他们的灵魂负责,以及一群委身的男女平信徒领袖与牧师肩并肩,在谦卑、信实和最深的圣洁中共同服事主。

最后,教会的使命:教会的命运,教会的任务也是双重的。首先,我们有主对我们的大使命去做双重的工作。我们要去传福音,而且我们要去教导主内肢体神的旨意。

教会的宣教对世界的影响是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最伟大的奇观。那就是我们作为神的会众的任传福音;我们要在地上一切可能的地方传福音。向世界传福音,为基督得人是我们从天上得的命令。

第二,我们要准备好主耶稣的再临。我们要有人去守望、等待着主在荣耀和能力中从天而降。我认为这事关整个拣选的教义。

拣选是这样的:神曾经应许,在耶稣死后,会有人去信靠他的名,有人等待他的再来。他的死不是徒劳的。这不是无效、贫瘠、无果实的。而是有人会等待他,仰望他,信靠他,直到他从天降临。

那就是教会的命运和任务–它本身是个mustērion奥秘–当他来的时候,我们要被提起,我们要被带走,我们要被举起去在天上见我们的主。

这是我们广大无尽的任务:一生爱耶稣,年老爱耶稣,临终爱耶稣,在永恒里赞美耶稣–我们的教会建立在可称颂的耶稣周围,我们的祷告奉靠可称颂的耶稣的名,我们的讲道以宝贵救主的荣耀的福音为核心,我们唱诗和赞美高举他美妙荣耀的名,我们的孩子是在宝贵救主的爱和培育中长大,我们整个生命都在可称颂的耶稣里,因希望、仁善和信心结合在一起。

 

我跨进护理院的门,

看到了贫乏和穷困,

却不少平安和喜乐。

那年长无助的母亲,

何处得力量存信心?

她说,“基督是一切。

 

那火刑柱上的烈士,

他不畏火焰的意志,

连死亡也无法挫败。

问他从何处得力量?

他得胜地仰望天堂,

说,”基督是一切。“

 

我守在垂死者床边,

患头风的孩子期盼,

等待着耶稣的呼唤,

他笑了,甜似五月,

当他的灵慢慢离去,

他低语,”基督是一切。

 

我梦想旧世代已消逝,

大地海洋将死者交释,

火从天降下,烧灭一切。

我看到教会中无数被赎者,

我听到那永不停歇的颂歌,

基督昨日,今日,一切的一切。

【”基督是一切,“ W.A.Williams】

 

这是来自天上的命令和我们荣耀的任务:赞美主耶稣,谈论主耶稣,传讲主耶稣,向主耶稣祷告,奉主耶稣的名聚会,阅读、学习主耶稣,传讲主耶稣的福音,以主耶稣之名呼召,等侯天上的主耶稣。

有一天我们将在神被赎的人群里,仰望他的脸,在他的面前喜乐,以我们的灵,我们的声音,我们的心和我们的生命无止息地高举、赞美、爱戴可称颂的救主。阿门!阿门!

那就是我们今晚的邀请。来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行走,和我们一起朝圣,加入我们的旅程,和我们一起面对天堂,和我们一起祷告,和我们一起唱诗,和我们一起爱神。在这道路的终点是无法言说的喜乐和丰满的荣耀,那里的生活充满神的同在和美善,被赐予只有神能给予的天上的纪念。

为了接受主耶稣做你的救主,你今晚是否愿意在洗礼里跟从主,就像他以身示范的,在圣经里命令的?你是否愿意今晚将你的生命加入我们,加入这宝贵的教会吗?

你们中的家庭,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全部来吧,或者就你们两个人,或者只是某一个人,现在就可以在你心里做决定。一会儿当我们起立唱诗,起来沿着过道走上前来时,可以说 “牧师,我来了,我已经决心向主,我就在这。” 当第一个音节响起,来吧。当我们唱这回应诗歌时,愿天上的天使看顾你,愿圣灵引导你,恳请你,得着你,带领你。

当你站起,那第一步将是你这一生最大的一步。为了神迈出这步。来吧,愿神赐福给各位。让我们起立唱诗。

 

 



[1] 原文是kiyovr,疑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