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的圣礼- The Ordinances of the Church

教会的圣礼- The Ordinances of the Church

February 14th, 1982 @ 10:56 AM

马太福音28:18-20

18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19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a], 20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教会的圣礼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马太福音28:18-20

1982年2月14日    上午10:50

 

 

对于我们教会里的事工,我们都要提前好几个月就开始准备。当我为我的讲道作研究时,不是一次只作一篇讲道的研究,而是用很长的一段时间做研究。这个“我该做什么?”的系列经过了一个又一个周日的准备,提前好多个月作的准备。我怕死(这是第一个),我该做什么我犯了罪我该做什么?每一个“我该做什么?”的问题都是针对一个负面的问题。今晚的负面问题是:我的婚姻出了问题。其实这篇信息的主题是关于怎样拥有一个美好而幸福的婚姻。

有三步:这是家庭的三部曲。今晚7:00钟,然后下周日晚的7:00钟,然后再下周日的晚上,讲解我该做什么我跟孩子的关系有问题。但所有这三场都是关于家的,它们都是关于家庭的,如果你能来参加,这将对你的心灵是一个祝福。

请大家打开圣经,翻到马太福音的最后一章的最后三节。在今天上午,牧师继续带来圣经真道的长篇系列讲道,这整个系列分为15个部分;我们现在正在专注学习的这个部分是教会论的部分,关于教会的真道。今早的信息是:教会圣礼的教义

现在,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当我讲这篇信息时,所讲的是根据我的理解。当我学习和细心研究神的话语时,所预备的信息是根据我自己最佳的认识与理解。将会有很多人(我说的这个“很多”指的是数以百万计的人)强烈地反对这个牧师所讲的。我并不责怪他们,也并不指责他们。

但是他们必须根据自己的理解和见解把真理呈现出来。我受神的权柄的掌管,这讲道的信息并非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它不是我编造的,我只是一个声音,传递神的声音,所以今天上午关于教会的圣礼的信息是根据我对真理以及神在圣经中的启示的最佳理解。

我们来看看主的大使命: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Matheteuō,是祈使语气,是这大使命中唯一的祈使语气,matheteusate是一个祈使语气:

所以,根据神所赋予我的权柄,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

                                                [马太福音28:18-20]

圣礼,“ordinance”,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意思是“被吩咐的、被命令的”。因为主拥有无尽的、全能的权柄,祂赐给了我们这些命令和吩咐。这些是给予教会的,是给予信徒的,是给予神的家庭的。它们不属于国会,不属于立法机构,不属于执法机构,不属于兄弟会组织,不属于政府议会。它们特别地被置于教会的中心,从来都不是在教会的外面,而总是在教会的里面。自从基督教时代的开启,它们就是充满了辩论、讥讽的战场。

他们会争论圣礼的数目,“是两个?三个?五个?还是七个?” 他们还争论圣礼的形式、目的和意义。在历史上圣礼有被错用、滥用,被与深奥宗教和迷信扯上关系。

例如洗礼:它最初的目的和意义已经被改变,随着其意义的改变,它的形式也改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产生了一种在我看来既奇怪又不正常的教义—认为水(例如从水龙头流出的水、从小溪流出的水,从池塘中流出的水,从水库中流出的水),认为普通的水能洗净人灵里的污垢,认为水能洗净罪;这是“受洗重生”论,也就是通过使用水,我们就能从罪里得拯救。曾有人相信并宣扬这教义,若是如此,你应该怎样对待生病的人呢?你看,如果水能洗净他们的罪,那么生病的人也肯定能用水治愈。最后,对于宝宝,对于新生的婴儿,如果水能洗净罪,那么婴儿也要被放在水中。而这又使洗礼的形式发生了改变。最后,他们为了方便,就将一些水滴洒在婴儿的头上或者生病的人的头上,这样他们的罪就被洗净了。”

这是在神学界和在基督教世界中持续存在的一个对抗。我这里准备了一个剪辑,这个片段是我从《时代》杂志剪出来的。请大家听一下:

给婴儿洗礼正受到抨击。对这一传统的基督教行为所作的最近的一次抨击来自于西德,在那里有350名福音派路德教会的成员已请求莱茵兰参议院放弃要求婴儿洗礼的指示。为了使这一请求更有分量,德国的五十名牧师已经公开地表明他们将不会给他们自己的孩子施洗。

对于婴儿洗礼来说,最大的挑战可能是来自于瑞士最近去世的卡尔·巴特(Karl Barth)的质疑。巴特曾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他在他的伟大著作《Church Dogmatics》的第四卷中论证说,给婴儿洗礼是没有圣经根据的,而且这个仪式并不显出神的恩典,而是人对此仪式的回应。这就意味着,一个人必须等到足够成熟,能明白洗礼的含义时才做此决定。他说,传统上对此圣礼的理解就是教会所犯的一个旧错误。《时代》杂志继续说,圣奥古斯丁阐明了那将在教会中持续一千年的关于洗礼的阴暗神学;也就是说,直到宗教改革之前,清洗曾一直被认为是洗净一个人身上的原罪之污点所必需的,而未受洗的人是注定要下地狱的。

 

圣托马斯·阿奎那在他的思想中更为仁慈一些,他在后来提出说,未受洗的人不会下地狱,而是陷入地狱的外缘。原罪仍然会阻止他们进入天堂。越来越多的罗马天主教思想家认为原罪是人类的普遍弱点,而不是一个咒诅性的个人错误,这彻底废除了婴儿需要受洗的根基。还有一些人反对洗礼仪式的神奇含义:即通过在婴儿的头上滴几滴水的行为来获得属灵上的洁净。

[《时代》,1968年5月31日,第58页]

 

这篇文章如此地继续写了下去。毫无疑问,在过去的无数年里,在过去的数个世纪乃至如今,圣礼都是神学争论的战场。

圣餐也是一样,充斥着激烈的争论。大家都知道,当宗教改革的领袖们努力来到一起,在改革教会的过程中追求保持教会合一,但他们却由于对圣餐意义意见不同而不顾一切地分裂。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马丁·路德和慈运理的争论,他们最终分道扬镳,再也没有和好。

在我读神学院时,我的一位博学的教授教导我们,一个人只应该在自己所属的教会领圣餐。当我听到这位博学、经历丰富的教授的话时,我想:“这也太奇怪了。保罗在特罗亚和那里的基督徒一起领圣餐,他并不是那个教会的。他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用大量的篇幅来教导他们如何领圣餐,他也不是哥林多教会的。”这争论是无止境的,你到任何神学图书馆,都可以找到一卷又一卷关于教会圣礼的争论与分歧的书籍。

现在我再重复一遍:今天我所讲的是我自己在认真读圣经时得到的理解,这些都是我自己的观点、理解和讲道,肯定会有很多不同意见,这一点你们需要明白。我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永远正确和无所不知;我只是在传讲我所明白的福音,此外我别无选择。

所以首先对我来说,第一,主耶稣只是想把圣礼作为一种戏剧化的人类经历,将福音的基本真理融合在其中。在马太福音的二十四章14节,我们的主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这也就是说,如果基督的福音传遍世界各地,那它就要被译成不同的语言,而且要被传到不同的文化和族群中去。不仅如此,福音经常是由那些没有受过教育、训练和没有装备的人来翻译和传播到陌生的部落、家族和民族中去的。

因为圣经是以这种方式被译成不同的语言,传到不同的文化和族群,甚至往往是由没有专业教育、训练和装备的人,要如何才能保证信仰的真道是纯净的?依靠着基督的无尽智慧,主使用各地的人都有的经历,并将福音的根本与重大的真理融合在这些人类的普遍经历中。任何地方的人都要吃饭喝水,各个地方的人都知道死亡与埋葬。而主就使用人类的这些普遍经历,并将福音的伟大真理注入其中。

我们吃的饼是祂的身体,我们喝的葡萄汁是祂生命的宝血。这就是祂赎罪的苦难[马太福音26:26-28;哥林多前书11:23-26]。葬于水中象征着我们和基督一同受死。保罗在罗马书六章雄辩地指出:“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马书6:3-5]。保罗又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说,这就是福音:

 

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 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 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哥林多前书15:2- 4]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

                                                [罗马书4:25]

 

这些生命与死亡的普遍经历现在承载着福音的真理:吃与喝—象征着祂受难为我们赎罪的恩典[马太福音26:26-28;哥林多前书11:23-26];埋葬与复活—这是神对那些在祂里面找到救恩的人的非凡应许。[罗马书6:3-5]

第二点:主设立的圣礼是要让人看到的,对福音直观且戏剧化的呈现,就如同讲道是以让人听到的方式,对福音的呈现。我们的讲道在见证主恩典的真理。在哥林多前书一章21节,使徒说:“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但是我们不仅用话语作见证,还用水、面包与葡萄汁作能看到的见证。这以激动人心的方式呈现了神在基督耶稣里的伟大恩典的宝贵信息。例如,主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24节到26节说:

“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

“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

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

最后祂说:

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就是在显明(kataggello)、传扬、演示—主的死,直等到他来。

[哥林多前书11:24-26]

 

圣礼是以肉眼能看见的方式将福音的伟大真理戏剧化地呈现出来,它并不能给予我们救恩,它只是传扬这救恩;它不具有神奇的力量,而只是为那神奇的真理作见证;它不能赎我们的罪,而只是将主赎罪的恩典和慈爱显现出来。它传扬福音信息,它起纪念作用,它的目的是纪念。它是伟大的纪念碑,让我们永永远远地不会忘记基督为我们所做成的。它是可见的、有效的,有荣耀的。

如果你去波士顿,你可以去看邦克山纪念碑,那是为了纪念美国独立战争的战士们而建造的,那是我们的独立战争;如果你去美国的首都,在市中心你会看到伟大的华盛顿纪念碑,这是为了纪念华盛顿将军,他是美国的国父。

如果你去肯塔基州的霍金维尔,会看到世界上最有效的纪念碑之一:这美丽的大理石建筑遮盖着一座微小卑微的木屋。在阳台朝南的地方,在前面镌刻着这样的话:“对任何人不怀恶意,对任何人心存宽厚。”这就是亚伯拉罕•林肯的出生地。如果你去休斯顿附近,你将会在当年圣哈辛托之战的地方看到一个高大的纪念碑,这就是圣哈辛托纪念碑,它让我们回忆起山姆·休斯敦和他的战友们,这一小群零散的战士赢得了德克萨斯州的独立。

同样地,这些圣礼也是纪念,它是纪念碑,要永远矗立,让我们心里铭记基督为我们所做成的和应许的。其他的纪念碑随着时间流逝会朽坏;但是这些圣礼及其所纪念的将被每一代人不断地传承下去。圣礼看起来是美妙的,但我们如果知道其背后的意义和它所传扬的信息,它的美好程度就还要再加十倍。

最后一点:我们的主从未说过,圣经也从未说过这些圣礼能够带给我们救恩,没有说过圣礼是恩典的道路,是使我们得救的方式。我的弟兄姊妹们,如果仪式、典礼、规条能够拯救我们,就不需要我们的救主来到这个世界上受难,为我们的罪而死。

如果你翻开圣经,你会发现,不只是一些经节、一些片段、一些章节是关于仪式、典礼的,你会发现整卷旧约到处都在讲述祭司怎样主持和执行这些圣礼。如果那些仪式、典礼、规条能够搭救我们,耶稣就完全不需要来到这个世界了。

整卷希伯来书都是关于那伟大真理的,尤其是希伯来书的核心,第9章和第10章。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我们,牛犊和山羊的血,以及祭祀主持的仪式和典礼,永远无法让我们在神面前完美无瑕,永远不能为我们的罪付赎价 [希伯来书10:4-14]。我们亲爱的朋友们,如果我们能够洗净我们自己的罪,我们怎会不去做呢?为什么我们还要等待一位救主为我们而死?[哥林多前书15:3] 如果其他人能够洗净我的罪过,为什么他不想这么做?为什么他不这么做?

如果任何其他人能够帮助我得救,如果我能做任何事情使我自己得救,我们就不需要救主来为我们而死。这些仪式、典礼、规条为要将我们指向主,正是祂让我们在祂的恩典和慈爱中,藉着祂的受苦、代替我们赎罪而承受的死亡,我们的罪才能被宽恕 [以弗所书1:7]

大家一直都在唱下面这首歌:

什么能洗净我罪?

只能靠耶稣宝血;

什么能使我完全?

只能靠耶稣宝血。

 

噢!这宝血何等宝贵

使我洁白如雪;

再无其它办法,

只能靠耶稣宝血。

[《只能靠耶稣宝血》,作词:罗伯特·洛瑞,1876年]

 

这就是福音,它从来不是关于仪式、典礼、规条,或者做中保的祭司,它总是关于我们主的赎罪的恩典和爱。我就是靠着神的话语才能得救。我不是靠着自己的行为得救,只是靠着神的恩典。以弗所书二章8-9节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 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当你去到天堂时,不会举手欢呼说:“荣耀归给我,是我自己做成的,看我做成的!”当你去到天堂时,你要与荣耀的天使们一起高呼:“羔羊是配得的,你曾被杀 [启示录5:12],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归于神。”[启示录5:9] 荣耀是属祂的;我们不是因自己的功劳进天堂,而是因为祂的功劳。

正如保罗在提多书3:4-5所写的:“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lutronkiyyor)。”主啊!神将进入天堂的门与路准备得多么美丽而简单啊!甚至孩子都能明白,我10岁的时候就明白了,并且接受了。今早有人跟我说:“我六岁时就奇妙地得救了。”我们主的道路总是简单明了的 [哥林多后书11:3],神教导我们该怎样得救时尤其是这样。

如果神使它复杂深奥并且难以明白,我们可能就不会理解。但祂使它简单明了,圣礼的重要一点还在于转变。圣经称之为metanoeō,人们把它翻译成“悔改”、“回转”。我走在一条路上,神让我回转,注目耶稣;如果我在世界中追随自己自私的目标和幻想,神让我回转,跟随耶稣。这就是圣经中的悔改,就是回转,metanoeō(回转)。通过回转和接受:“主啊,我向天上、向基督、向神敞开自己的心。我主,请进入我的心,进入我的房子,进入我的家,进入我的生命,进入我的工作。主啊,请使用我。”这是接受。神会祝福接受的人。神进入他的心,赐福给他手中所做的事,祂使这人的梦想与灵里的祷告成为圣洁,将他的名字写入生命册中[路加福音10:20;启示录20:15],祂陪伴这人一起走朝圣的路。在去世的时刻,祂派遣天使带我们进入天堂。[路加福音16:22]

神已经做成的,是美好的事。这些美好的、根本的和基本的救恩之真理就显明在这些简单而美妙的圣礼中:擘饼和领杯 [马太福音26:26-28;哥林多前书11:23-26];在洗礼中被埋葬又复活。[罗马书6:3-5]

在我学习和预备今早这篇讲道时,我读到了关于第二世纪(基督教第二世纪)中的一位殉道者的事情。他是一个高贵的人,被召去面见国王。国王愤怒地对他说:“你要抛弃你的基督教信仰,并且你要取消把生命献给基督的决定。否则,我将把你从我的王国流放出去。”

这位贵族回答说:“国王啊,我属于基督的国度,而主说过:“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希伯来书13:5]。国王被激怒了,他愤怒地说:“我不仅要流放你,如果你不放弃你的信仰和抛弃这个基督,我将没收你的一切财产。”而这个贵族回答说:“国王啊,我的财产在天上,我的财宝在天上,没有人可以碰它们。”[马太福音6:19-20] 这是我在天上的永恒的基业。”[彼得前书1:3-4] 这个国王更加愤怒了,他吼道:“我要在我眼前宰了你。如果你不抛弃你的那个信仰和放弃那个基督,我就要在这里把你处死。”那位贵族回答说:“陛下,这十年来我已经跟基督一同死去了,并且与祂一同埋葬了,我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歌罗西书3:3]

我的弟兄姊妹,你要如何废除、流放一具尸体,一个死尸呢?你要如何对一具尸体罚款?你要如何杀害一具尸体?当一个人与基督同死并且与我们的主同埋葬时,你无法再侮辱他;因为他已经死了,你无法伤害他;因为他已经死了,你不能剥夺他的什么;他已经死了。

主啊,只有靠着神,我才能与基督一起进入到完全的死亡之中。我不会再被侮辱,不会再被伤害,不会再悲伤。我与主一同死去了,我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 [歌罗西书3:3],我对主是活着的。主啊,求你让我留心于神的旨意和神的事业,留心于从地上通往天国的朝圣之路。

那就是圣礼的意义。我们记念祂为我们所作的牺牲;掰饼,领杯 [马太福音26:26-28;哥林多前书11:23-26],我们与祂一起埋葬,向着世界死;又与祂一起复活,与神同在,享有新的生命,新的希望。[罗马书6:3-6] 主啊,若我能作一个更好的基督徒,作一个更好的跟随者!可以允许我站立在你身边吗?

我们无比宝贵的主啊,你无限的爱和恩典是何等的伟大,使你来为我们而死 [希伯来书10:5-14;提摩太前书1:15]。你无尽的智慧是何等的伟大,你将那些美妙的福音真理以及基督为我们所作成的永恒的事融入到打动我们内心的圣礼之中。主啊,愿你让我们在继续跟你走这条朝圣之路的时候,在你的恩典中获得成长。求你祝福这聚会的一大群人。主啊,如果真理已经被传扬,愿你使它在我们心中生根发芽并且靠着你结出果实。

此时此刻,我们一起来到主的面前,我们所有人都在等候、祷告和相信,会有家庭、夫妇、和单身的人愿意加入到我们对我们的主基督的敬拜中来。你们可以说“牧师,今天我们已经决定了跟随神,我们来了,我们就站在这里。”要以受洗来跟随主;把你的生命放在教会中;接受耶稣作你自己的救主,现在就在你的心里做出决定,一会儿我们要唱赞美歌,来吧。迈出第一步,这将是你人生中你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在楼上的人,请走下楼梯,下面的一层是一大群聚会的人,请你们走过这一条条过道,说“牧师,我们已经决定了相信神,并且我们已经来到这里了。”

主啊,求你祝福那些用生命对你作出回应的人,奉你那宝贵和救赎的圣名祷告,阿们。我们赞美,我们等候,我们祷告,欢迎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