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按立的圣职 – The Ordained Officers of the Church

教会按立的圣职 – The Ordained Officers of the Church

April 18th, 1982 @ 11:03 AM

提摩太前书3:1-13

3 “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这话是可信的。 2 做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做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 3 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温和,不争竞,不贪财; 4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a]。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教会按立圣职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提摩太前书3:1-13

1982年4月18日    上午8:15

 

 

刚才你们所听到的是不是很优美?年轻人们,我们的管弦乐队及唱诗队,谢谢你们。愿神祝福通过电波来参加敬拜服侍的你们这一大群人。你正在收听的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服侍,我是牧师,给大家带来题为教会按立的圣职的信息;内容是关于事工的结构,教会的事工的管理团队。它是圣经中的伟大教义系列中的一项。这个系列被分成了十五个部分,我们现在所宣讲的是教会学,教会的教义。今天的信息是关于教会按立的圣职

在腓利比书第一章第1节,保罗写道:“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除了得救的众圣徒,他还提到了两个职位名称:监督和执事。因此,今天早上,我们要通过两种方式,来看圣经怎样呈现教会按立的这些圣职:1.看他们两者的共同点;2.看他们各自独特的职责。

首先,他们的共同点:圣经提到他们的五个共同点。第一:他们都是教会与会众的领袖。这是新约的事实:教会必须有领袖,而且圣灵为会众提供领袖。当你阅读福音合参、基督生平的合参,你会发现是当主的公开事奉遇到困难、敌对时,主呼召了使徒并按立他们,派遣他们、赐他们权柄 [马太福音18:18]。我们的主凭着祂的智慧按立使徒时面临的情况,和如今的情况是一样的,所以教会也必须要有类似的领导体系 [使徒行传14:23, 提多书1:5]。我们生活在世俗世界里,这不是基督世界。所以主为教会准备了被按立、被召选、被分别为圣的领导体系:牧师与执事。[腓立比书1:1]

他们的第二个共同点:他们灵里的资格很相像。提摩太前书三章1到13节有神按立的牧师和执事的资格。在保罗讲完了牧师的资格后[提摩太前书3:1-7],他在提摩太前书三章8节写道:“也是如此(Hos autos)”,同样地,“做执事的,也是如此。”接着他讲了执事的资格 [提摩太前书3:8-13]:牧师和执事都要有同样的资格。我可以把它们分成三类:第一,他们必须是公认为诚实和有能力的。他们两者的公众形象都必须是正直的,如保罗所说,他们“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提摩太前书3] 第二,他们必须致力于(按照保罗所写的)“真道的奥秘。”[提摩太前书 3:9] 他们必须要圣洁,委身于基督在我们的心里、生命里和事奉里启示给我们的真道。[提多书1:5-9] 第三,他们家庭的资格:他们不能有多个妻子或者再婚,他们必须是一夫一妻。他们必须遵守一夫一妻制,不管是执事还是牧师都必须只作一个女人的丈夫 [提摩太前书3:2, 12]

他们所共有的第三个资格是:他们都不能被轻率地按立。他们都必须经受试验才能被按立 [提摩太前书3:6, 10]。在使徒写给提摩太的教牧书信―提摩太前书五章22节,他写道:“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tacheos);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分,要保守自己清洁。”[提摩太前书 5:22] 这里的“tacheos”被译成急促,仓促。他必须要经受试验,才可以被按立事奉。[提摩太前书3:6, 10]

我在十来岁时开始做牧养工作,有很多需要学习。在我做牧师的那个小乡村教会里,从没有任何执事。然后我在圣经中读到新约的教会应该有执事,于是我聚集了我们18个人的会众,要按立执事。我们选了三位执事。在按立他们的时候,有一个没来,因为他喝醉了;第二个因为自认不配胜任,也没有来;第三个来了,我们就按立了他,但没过多久他也渐渐离去了。神在说,不可这样做。

 

我们来看看牧师。当我刚开始在这里服事的时候,我们会按立人加入福音事工,然后就再也没他们的消息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他们想到这里来被按立,是为了可以夸耀说:“我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被按立了。”神说不要那样做,“不要那样做,不可仓促。”然后他接下来的话也值得我们思考:“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分。”[提摩太前书5:22]仓促地按立人跟这有什么关系呢?神在告诉我们,当我们这样行时,我们就是在那个人所行的事上有分了。如果他错误地用异端教导人,我们也有责任,因为是我们按立了他;如果他不忠诚,我们也就是不忠诚的,因为我们按立了他;如果他不坚守福音、让人迷惑走错了路,我们也就没有信守福音。“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分。”

在我阅读奥古斯汀的生平时,我读到了他最不寻常的一个祷告,这个祷告是:“主啊,赦免我其余人的罪。”当读到这祷告时,你会禁不住想他为什么这样说:“主啊,赦免我其余人的罪。”但如果你读圣经并且思考,你会发现这是很明显的:我不仅要为自己的罪负责,我也对我孩子的罪有责任,我对邻居的罪、以及朋友的罪也有责任。我们在神的面前是紧密相连的,也要一起被神审判。我对另一个人的行为也要负一部分责任。

他们的第四个共同点:他们二者都是主和教会的仆人。我们的主教导我们说:“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diakonos)。[马太福音23:11] 所有的使徒在哥林多后书中都被称为“diakonos”(仆人)。[哥林多后书11:23] 保罗在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也几次称自己为:“我—保罗,也做了福音的执事(diakonos)。”[以弗所书3:7;歌罗西书1:25] 执事就是仆人;他的名字“diakonos”(执事)的意思是仆人。牧师和使徒们都是执事,他们被称为“主与教会的仆人。”

他们的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共同点:神要赐给他们特别的赏赐。对于执事,这段经文说:“因为善作执事的,自己就得到美好的地步,并且在基督耶稣里的真道上大有胆量。”[提摩太前书3:13] 而且在天上还有不同的层级。这并不是讲到这一点的唯一一段经文,不是每个人在天上都是一样的。在天上有不同的等级,信实的执事所得的赏赐是:在这个生命里,在教会里,他们得到荣耀、认可、以及尊敬的地位和等级,但它同时也是指未来在天堂的生命。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三章写道,人在救恩的根基上建造,有时是个精美的建筑,用金、银、宝石建造;另一些人却用“草木、禾秸”建造。在审判日的时候,每个人的工程都要受到火的试验,如果他的工程存的住,他就得到赏赐;如果被烧毁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也就是,他就好像赤裸着,什么都没有,连衣服都没穿地逃出燃烧的房子。[哥林多前书3:12-15] 不要告诉自己天上是平淡无等级和无差别的;其实对不同的人会有很大的差别。执事也是一样:善做执事的会在天堂得到赏赐,得到美好的地步。

牧师也是一样。彼得在彼得前书五章1节写道:“我这作长老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 然后他谈到了他牧养的事奉,接着谈到了按神的旨意照管,然后说:“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得前书5:1-4] 按照彼得在第五章所写而行,做得好的牧师,将会得到荣耀的冠冕。圣经中说到了五种冠冕:胜利的冠冕[哥林多前书9:24-25]、得人的冠冕[帖撒罗尼迦前书2:19],生命(殉道)的冠冕[启示录2:10]、基督降世的冠冕(给那些因祂降临而欢喜的人)[提摩太后书4:8],以及牧师的冠冕[彼得前书5:4]。一个信实的牧师将会在天上得到荣耀的冠冕。这些是教会按立的两种圣职的共同点。

我们现在来看他们独特的职份。首先是牧师,然后是执事。新约中有三个词指称我们称为牧师的职位。一个是presbuteros,第二个是episkopos,第三个是poimen。这三者在新约中被交替使用,这三个不同的词指的是同一职位。例如,在提多书的第一章5-6节说:“我从前留你在克里特,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这说的是设立长老。再看第7节:“监督既是 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提多书1:7] 然后他接着解释了监督的资格 [提多书1:7-9]。他刚刚称他为“长老”,然后在这节经文里他又称他为“监督”。然后在彼得前书第五章,他又被称为“牧人”[彼得前书5:2],并且在以弗所书也提到了“牧师”[以弗所书4:11]。这三个词指的是同一个职位:presbuterosepiskopospoimen

这三个词有深远的含义。第一,presbuteros,牧师是presbuteros。英语的presbyterian(长老会)这个词就来自于presbuteros。牧师是教会的presbuterosPresbuteros的意思是“长者”、“年长的”,它源自于犹太历史中的“族长”(Patriarch)。它用来指教会对其presbuteros(牧者)的尊敬、尊重、忠诚。这是一个伟大教会的一个标志。我已经做了半个多世纪的presbuteros了,我所观察到的情况是:无论在哪里,如果会众尊敬、爱戴牧师,这就是个伟大的教会;也许很小,但会是伟大的一群人。反之也是一样:如果会众把牧师当作雇员、佣工,这就是个软弱、无力、不被祝福的教会。我会告诉世界任何地方的教会:“如果你不喜欢你的牧师,认为他一无是处,那么就为他祷告,就为他祷告,求神赐福给他,神会回答你的祷告,让他成为一个好牧师和有力的讲道者,其他的教会都会想请他过去。”

四十七年来,这个教会热爱并且尊敬特鲁特博士(Dr. Truett)。当我到这里来的时候,我比特鲁特博士(Dr. Truett)小四十三岁,但我继承了他们给予特鲁特博士(Dr. Truett)的这同样的爱、尊敬与尊重。这是一个伟大的教会,它配享有世界范围的美名。你极少会听到这个教会的人在祷告时不为牧师祷告的。这让神喜悦,而神会回答祷告。他是一个presbuteros;他是主的会众的受尊重的带领人。

他也是episkopos,他是教会的监督。episkopos是个简单的希腊词语:epi的意思是“在上面”或“在上方”;skopos指“看”。所以episkopos是指监督人,他监督整个会众。

在圣经中,他被称为教会的“管理者”,这不是我自己发明的。例如,在提摩太前书三章4节,你的episkopos必须“好好管理自己的家。”因为“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epimeleomai(这里翻译成照管)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如果他不知道如何管理,怎么能照管教会,为之负责呢?[提摩太前书3:4-5] 再看提摩太前书五章:“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提摩太前书5:17] 再转到希伯来书十三章,也是最后一章,在这一章中牧师、监督、presbuteros(长老)三次被称为“教会的引导者”。希伯来书十三章7节说:“从前引导你们、传 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希伯来书13:7],即讲道的人。我们再看看第17节:“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帐的人。”[希伯来书13:17] 最后我们再看看第24节:“请你们问引导你们的诸位和众圣徒安。”[希伯来书13:24] 教会中有领袖,是确实由主和圣灵分派的。教会的监督、episkopos,是主的会众的管理者和引导者。

关于监督、长老和牧师,圣经还讲到了更多的事:在提摩太前书五章17-18节,保罗写道: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

 [提摩太前书5:17-18]

 

现在我们来看这段经文,这经文翻译得很优美,但我们来看保罗是怎样写的:“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这里的翻译是“加倍的敬奉”[提摩太前书 5:17] diplēs的意思是“双份、两倍”,翻译成“加倍”是很正确的;timē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薪俸”,工资,为……付的钱;第二个意思是“荣耀与尊敬。”那么,他在这里是想表达哪个意思呢?下一节解释了:“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薪俸,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misthos)是应当的。’”[提摩太前书5:17-18] 因此,根据神的话,如果讲道人讲得好,你要给他双倍的工资。哇!这话我爱听!你听到了吗?[是的,我听到了。]你看到了吗?这是圣经里写的!我告诉你,明天晚上就得召开执事会议,这是不是太棒了?

然后他又说:“控告长老的呈子,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提摩太前书5:19] 你不应该批评牧师,哇,这不是很棒吗?有多少人习惯于回家后在饭桌上对牧师品头论足?神说不要那么做。如果你有任何要控告牧师的事,要在两三个见证人的面前,让他们检验,并且检查。教会对牧师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教会本身。我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他也被称为“牧师”,我们是用这个词,而不是episkopos(监督)。虽然我做过牧师的一些教会曾经把我称作“长老”(而不是presbyteros),在我们教会我是poimēn – 牧人、牧师。

我认为特鲁特博士(Dr. Truett)说过的一句话是我一生中听到过的最美的话之一。当贝勒大学来到这里请他(我们教会的牧师)做贝勒大学的校长时,特鲁特博士(Dr. Truett)回答的这一句话是我认为我所听过的最美的话之一,他向代表学校的委员会拒绝邀请时说道:“我寻遍自身,找到一颗牧者的心。”这是多么美的话啊!太精彩了,“我寻遍自身,找到一颗牧者的心。”

我对当大学校长不感兴趣;我已经几次受到邀请去当大学校长。我曾几次被邀请去当这个教派的行政人员,但我从不感兴趣。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时,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想要成为一个牧师。我想起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前书3:1所说的话:“「人若想要得监督的职分,就是羡慕善工。」这话是可信的。”

我总是听到有人见证说,他们逃离了神让他们作牧师的呼召,只是在他们经历过创伤、痛苦、悲伤与伤心之后,最后他们才投降了(他们的说法),然后做了牧师。对我来说则恰恰相反,当我看着这些小孩子时,我几乎不能相信这样的事竟然成了。当我在读语法学校时,当我在读小学时,我读书是为了要成为一个讲道人,成为一个牧师。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我就一直想当一个牧师。

比起当美国总统,我更愿意当这个教会的牧师。如果我从这个教会辞职去当美国总统或者大英帝国的首相,我会觉得我是在走下坡路。对我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呼召就是成为一名牧师。当我读圣经时,我没有读到哪里说会给英国首相或总统颁发荣耀的冠冕,我没有读到哪里说银行总裁或企业老板会有冠冕;但是我确实读到了:神为委身、忠心服侍的好牧师,准备了荣耀冠冕。[彼得前书5:4] 我更愿意做牧师,而不是担任世上任何其他的官职。在过了五十四年之后,我依然还是这样认为。

现在我们得抓紧时间结束了。关于执事,有很多要讲的,但我只讲其中的一点:其历史根源。使徒行传第六章有执事这个职位的起源。使徒行传第六章说:“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使徒行传6:1] “goggusmos”是一个拟声词。拟声词听起来就像它所指的含义,这个词就像“布谷”的声音。布谷,这是一个拟声词,表示布谷鸟的声音。它听起来像是在说“布谷”。

C夫人(Mrs. C.)喜欢古董,她在家中的大厅里摆了一个古董的布谷钟。我们当时在进行一场美得让你叹为观止的婚礼。我站在那对新人面前,然后我对这个男人说:“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做你的合法妻子吗?”那个布谷钟叫了八次“布谷”!我对新娘说:“我们要把它从房子里搬出去!”布谷是一个拟声词。英语的“Whippoorwill(三声夜鹰)”是一个拟声词,“bobwhite(北美鹑)”也是一个拟声词。拟声词就是模仿声音的词汇。“嗡嗡”是一个,“嘶嘶”也是一个。“goggusmos”是一个拟声词:出现了“goggusmos, goggusmos, goggusmosgoggusmos-goggusmos”,教会里有问题了[使徒行传6:1]。这就是执事的起源了:他致力于使教会没有问题和麻烦,让一切都优美地进行。

第二,这里说他们要替使徒们(我们现在称为“牧师们”)分担那些使教会美好和欢喜的详细事务。“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使徒行传6:2-3] chreia”这个词有二十五次被翻译成“需要”,只有在这里它被翻译成“事”。他们要照看教会里的需要,他们应当是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并且这智慧是从神而来的,而不是人的知识。

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能爱戴并且敬重牧师,如果你们还有执事扶持他的手,你们就有了一个战无不胜的团体,神会赐福给这个教会和会众。当我年轻时,我在华盛顿特区,我曾听到做奶酪的詹姆士·L·卡夫(James L. Kraft)说:“我宁可在芝加哥的北岸浸信会教堂做一个平信徒,也不愿意在美国最伟大的企业当领袖。”我曾经在那个教会讲过道,并且去他家做过客。我可以明白为什么,神赐福给那个伟大的执事与平信徒如此美好的灵。埃德加·A·格斯特曾经写道:

 

把它交给牧师,不久教会将死去,

把它交给缝纫俱乐部,年轻人会错过它。

因为教会就是要把我们从自私粗鄙的乌合之众中拔出来,

但一个教会若要兴旺,就需要平信徒来做这工作。

 

平信徒有他的事务,平信徒有他的喜乐,

但他也需要抚养他的儿女;

我想知道若是这里没有教会,他会作何感想?

那样他不得不在一个不信神的环境中抚养他的孩子。

 

当你看到一个空洞的教会,哪怕它的门是敞开的,

并非是这个教会在死去 – 而是它的平信徒已经死了。

教会的工作不是凭着歌声与讲道来完成的;

它是由这个国家中荣耀神的平信徒必须进行下去的。

[《是靠平信徒》作者:埃德加·A·格斯特]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将自己献给主,要行走在我们亲爱救主的祝福之光中,这是让神喜悦的。当你这样做,神就会在教会里做美好的事。现在请我们大家都起立吧?

我们的主啊,在神默示的神圣话语中你告诉我们这么多美好的事。当我们留心听神的声音,留意主的圣灵怎样与我们同工时,这圣灵就通过奇妙涌出的恩典与力量来祝福我们。此时此刻,我们在神的面前,等候着有家庭、夫妇、或者个人,到主这里来,走到这前面来,圣灵在呼召你,请你现在就在心里下定决心信主。当我们唱赞美歌的时候,请你走下台阶,走过这些过道,你可以说“牧师,我们来了,我们已经决定了相信神,我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主啊,感谢你,谢谢你给我们这么甜蜜的收成。奉你救赎与保守的名祷告,阿们!欢迎你们!我们边唱边等你们,我们边唱边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