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恩的约-The Covenants of Salvation

救恩的约-The Covenants of Salvation

May 23rd, 1982 @ 11:52 AM

加拉太书4:21-31

    救恩的约 W. A. Criswell 博士 加拉太书4:21-31 1982年5月23日 10:50 a.m. 在今天的信息中,我们要讲解加拉太书四章,从21节开始。使徒保罗这里提到创世纪十六章的事。神对亚伯拉罕和撒拉说,“你必有一个儿子出生”。很多年过去,亚伯拉罕已经老迈,撒拉也年老,但他们还没有孩子。然后撒拉做了件违背神的计划、旨意和恩典的事。她将自己的埃及使女送到丈夫怀里,想要通过使女得个孩子。那个埃及女仆夏甲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以实玛利 [创世纪16:1-16]。 神按着他丰富的怜悯和恩典,成就了对亚伯拉罕和撒拉的应许。在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九十岁的时候,应许和恩典之子出生,他们给他起名叫以撒 [创世纪21:1-5]。 过了几年以实玛利十三岁的时候,他藐视、戏笑应许之子以撒。撒拉看到这些说,“这使女和她儿子要被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 于是埃及女仆夏甲和她儿子以实玛利被打发离开了 [创世纪21:9-15]。 保罗说这个故事是个寓言,它是个比喻,也就是说,还有另一个意思。保罗说它的含义是,两个女人、两个儿子的比喻分别代表着两个约:一个是旧约,旧的律法。哥林多后书三章保罗称之为he palaia diatheke,旧约,旧的契约,旧的合同,旧的圣约,律法的约 [哥林多后书3:14]。保罗接着说撒拉和她的应许及恩典之子代表着新约,he kainê diatheke,新的契约,新的合同,新的应许,新的圣约 [哥林多后书3:6,加拉太书4:24]。希腊新约圣经的标题印的是he kainê diatheke,新约。我们下面来看保罗怎样对比这两个约。女仆夏甲代表的是关于血气、律法的旧约;撒拉和她的孩子以撒代表的是恩典、应许的约。 第一,保罗说律法的旧约就像奴仆,它有要完成的职任、工作。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24节写道: 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paidagógos,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 但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paidagógos的手下了。   paidagógos是在富裕罗马家庭里服侍的奴隶,他的任务是送孩子去学校,放学后再接孩子回来:paidagógos,带孩子的人。保罗说律法的旧约的工作是领我们到耶稣那。律法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罪,领我们到耶稣那里。保罗在罗马书七章7节写道:“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 这律法写在圣经里,写在石版上,写在法规中,写在我们的良心上,写在我们的肉体中。我们因律法知道何为罪。这是我们面前的一面镜子,我们透过它看到自己如何地亏缺了神的期望和荣耀。律法是奴隶,就像夏甲一样,要带我们到耶稣那里。 他还说旧约带着可畏的审判:“行这些事的,就必因此活着。” [加拉太书3:10;路加福音10:28] 那是律法的约。你守住了约,就活着;但如果你失败了,破坏了律法,责罚便是死。这是个可怕的审判。我们从伊甸园就看到这样的例子,神对我们的先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创世纪2:16-17] 只要有一点过犯,我们就要死。雅各在雅各书二章10节写道:“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 有了一条裂纹的瓷器花瓶就不再是完美的。铁索的一个环断了,整个铁索就断了。这是神和人之间立的可怕的约,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守约。 希伯来书十二章讲到神赐下律法时的可怕情景。摩西在西奈山从神的手中得到律法,那时电闪雷鸣,大地颤栗震动,摩西说,“我甚是恐惧战兢。” [希伯来书12:21] 律法被赐下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是在全能神的可怕的审判中。神在以西结书十八章里说,“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 [以西结书18:20] 神又在罗马书六章写道:“罪的工价乃是死。” [罗马书6:23] 如果你违犯了神的律法,哪怕只有一条,你也面临着不可逃避的永死的审判。 我们在大审判时,自己微不足道的义行和善行都无法掩盖无尽的失败与缺点—哪怕是做得再好的人也是如此。我们都会被定罪。我们不能对主说,“教育救我脱离了灵魂里的罪。”我们也不能在大审判时说,“那些仪式、典礼,那圣洁之水,那些圣洁的日子,救我脱离灵魂里的罪。” 我们也不能对神说,“社会的改造救助了我,社会从我的罪孽里救了我。” 不管是什么样的社会,我们在神的面前都是罪人。我们如果希望靠着善行能够挣得去天堂的门票、能够搭救自己脱离死亡的审判,结局只有绝望。神在加拉太书二章16节的话就好像雷霆一样:“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 没有一个人。我们能做的只是站在神的面前—认罪。我们的行为导致了这无可逃避的罪罚,死亡的审判:它是身体的死亡和灵里的死亡。我们的身体会死去,我们灵也死去,与神分离。 圣经将灵魂与神的分离称为“第二次的死” 或 “地狱” [启示录20:14-15]。地狱这个词反映了我们与神永远隔离、永远地在黑暗里受折磨的无尽的痛苦。律法的约,旧约,是个可畏的约,因为它领向死亡。依照它我们都应得罪罚和地狱。这不是神的最终目的和计划。女仆夏甲不是神的最终目的;以实玛利也不是神计划的成就。 神还有另一个契约,另一个应许,另一个约:那是我主的恩典、慈爱、怜悯的应许。神不想让我们走向毁灭和永罚。神的计划和目的总是让我们能够得救。使徒保罗说,神慈爱的救赎通过撒拉和以撒的寓言而显明 [加拉太书4:24]。 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岁,撒拉也九十岁了。如果他们有个儿子,那一定是神的恩赐,因主的恩典和应许才出生的。有血气的做不到。他们都已经太老了,但神说,“你要得个儿子” [创世纪15:4,17:16-19]。这孩子不是从血气生的,而是从神的慈爱、怜悯、恩典的灵而生的。按着神的慈爱应许,恩典、应许之子诞生了,这只有神能做到。 使徒保罗说我们和他一样,我们也是应许之子。以弗所书的第二章告诉我们,我们曾经被堕落捆绑,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但神叫我们活过来 [以弗所书2:1]。“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 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以弗所书2:8-9] 我们的得救是从神的慈爱的手来的;这是他为我们做的事,我们自己永远也做不成,是神做的。 圣经中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智慧教导。伊甸园里,我们的父母因过犯而得死亡的审判[创世纪3:1-6]。神于是杀了一只无罪的动物—在伊甸园里的某处,动物的血流到地上;神然后用动物的皮做成衣服,遮盖亚当和夏娃赤裸的身体。无花果树叶或其他血气的工作不能遮住我们赤裸的身体。神必须要用一只无罪的动物的皮来作为我们先祖的衣服 [创世纪3:7, 21]。这是血的约,恩典、救赎的约。 我们还可以从神对亚当、夏娃说话时提到的女人的后裔中看到这样的教导。女人没有后裔,男人才有后裔,但神说,“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 [创世纪3:15]...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救恩的约

W. A. Criswell 博士

加拉太书4:21-31

1982年5月23日 10:50 a.m.

在今天的信息中,我们要讲解加拉太书四章,从21节开始。使徒保罗这里提到创世纪十六章的事。神对亚伯拉罕和撒拉说,“你必有一个儿子出生”。很多年过去,亚伯拉罕已经老迈,撒拉也年老,但他们还没有孩子。然后撒拉做了件违背神的计划、旨意和恩典的事。她将自己的埃及使女送到丈夫怀里,想要通过使女得个孩子。那个埃及女仆夏甲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以实玛利 [创世纪16:1-16]。

神按着他丰富的怜悯和恩典,成就了对亚伯拉罕和撒拉的应许。在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九十岁的时候,应许和恩典之子出生,他们给他起名叫以撒 [创世纪21:1-5]。

过了几年以实玛利十三岁的时候,他藐视、戏笑应许之子以撒。撒拉看到这些说,“这使女和她儿子要被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 于是埃及女仆夏甲和她儿子以实玛利被打发离开了 [创世纪21:9-15]。

保罗说这个故事是个寓言,它是个比喻,也就是说,还有另一个意思。保罗说它的含义是,两个女人、两个儿子的比喻分别代表着两个约:一个是旧约,旧的律法。哥林多后书三章保罗称之为he palaia diatheke,旧约,旧的契约,旧的合同,旧的圣约,律法的约 [哥林多后书3:14]。保罗接着说撒拉和她的应许及恩典之子代表着新约,he kainê diatheke,新的契约,新的合同,新的应许,新的圣约 [哥林多后书3:6,加拉太书4:24]。希腊新约圣经的标题印的是he kainê diatheke,新约。我们下面来看保罗怎样对比这两个约。女仆夏甲代表的是关于血气、律法的旧约;撒拉和她的孩子以撒代表的是恩典、应许的约。

第一,保罗说律法的旧约就像奴仆,它有要完成的职任、工作。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24节写道:

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paidagógos,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

但这因信得救的理既然来到,我们从此就不在paidagógos的手下了。

 

paidagógos是在富裕罗马家庭里服侍的奴隶,他的任务是送孩子去学校,放学后再接孩子回来:paidagógos,带孩子的人。保罗说律法的旧约的工作是领我们到耶稣那。律法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罪,领我们到耶稣那里。保罗在罗马书七章7节写道:“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 这律法写在圣经里,写在石版上,写在法规中,写在我们的良心上,写在我们的肉体中。我们因律法知道何为罪。这是我们面前的一面镜子,我们透过它看到自己如何地亏缺了神的期望和荣耀。律法是奴隶,就像夏甲一样,要带我们到耶稣那里。

他还说旧约带着可畏的审判:“行这些事的,就必因此活着。” [加拉太书3:10;路加福音10:28] 那是律法的约。你守住了约,就活着;但如果你失败了,破坏了律法,责罚便是死。这是个可怕的审判。我们从伊甸园就看到这样的例子,神对我们的先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创世纪2:16-17]

只要有一点过犯,我们就要死。雅各在雅各书二章10节写道:“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 有了一条裂纹的瓷器花瓶就不再是完美的。铁索的一个环断了,整个铁索就断了。这是神和人之间立的可怕的约,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守约。

希伯来书十二章讲到神赐下律法时的可怕情景。摩西在西奈山从神的手中得到律法,那时电闪雷鸣,大地颤栗震动,摩西说,“我甚是恐惧战兢。” [希伯来书12:21] 律法被赐下时的情形是这样的,是在全能神的可怕的审判中。神在以西结书十八章里说,“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 [以西结书18:20] 神又在罗马书六章写道:“罪的工价乃是死。” [罗马书6:23] 如果你违犯了神的律法,哪怕只有一条,你也面临着不可逃避的永死的审判。

我们在大审判时,自己微不足道的义行和善行都无法掩盖无尽的失败与缺点—哪怕是做得再好的人也是如此。我们都会被定罪。我们不能对主说,“教育救我脱离了灵魂里的罪。”我们也不能在大审判时说,“那些仪式、典礼,那圣洁之水,那些圣洁的日子,救我脱离灵魂里的罪。”

我们也不能对神说,“社会的改造救助了我,社会从我的罪孽里救了我。” 不管是什么样的社会,我们在神的面前都是罪人。我们如果希望靠着善行能够挣得去天堂的门票、能够搭救自己脱离死亡的审判,结局只有绝望。神在加拉太书二章16节的话就好像雷霆一样:“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 没有一个人。我们能做的只是站在神的面前—认罪。我们的行为导致了这无可逃避的罪罚,死亡的审判:它是身体的死亡和灵里的死亡。我们的身体会死去,我们灵也死去,与神分离。

圣经将灵魂与神的分离称为“第二次的死” 或 “地狱” [启示录20:14-15]。地狱这个词反映了我们与神永远隔离、永远地在黑暗里受折磨的无尽的痛苦。律法的约,旧约,是个可畏的约,因为它领向死亡。依照它我们都应得罪罚和地狱。这不是神的最终目的和计划。女仆夏甲不是神的最终目的;以实玛利也不是神计划的成就。

神还有另一个契约,另一个应许,另一个约:那是我主的恩典、慈爱、怜悯的应许。神不想让我们走向毁灭和永罚。神的计划和目的总是让我们能够得救。使徒保罗说,神慈爱的救赎通过撒拉和以撒的寓言而显明 [加拉太书4:24]。

亚伯拉罕已经一百岁,撒拉也九十岁了。如果他们有个儿子,那一定是神的恩赐,因主的恩典和应许才出生的。有血气的做不到。他们都已经太老了,但神说,“你要得个儿子” [创世纪15:4,17:16-19]。这孩子不是从血气生的,而是从神的慈爱、怜悯、恩典的灵而生的。按着神的慈爱应许,恩典、应许之子诞生了,这只有神能做到。

使徒保罗说我们和他一样,我们也是应许之子。以弗所书的第二章告诉我们,我们曾经被堕落捆绑,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但神叫我们活过来 [以弗所书2:1]。“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 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以弗所书2:8-9] 我们的得救是从神的慈爱的手来的;这是他为我们做的事,我们自己永远也做不成,是神做的。

圣经中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智慧教导。伊甸园里,我们的父母因过犯而得死亡的审判[创世纪3:1-6]。神于是杀了一只无罪的动物—在伊甸园里的某处,动物的血流到地上;神然后用动物的皮做成衣服,遮盖亚当和夏娃赤裸的身体。无花果树叶或其他血气的工作不能遮住我们赤裸的身体。神必须要用一只无罪的动物的皮来作为我们先祖的衣服 [创世纪3:7, 21]。这是血的约,恩典、救赎的约。

我们还可以从神对亚当、夏娃说话时提到的女人的后裔中看到这样的教导。女人没有后裔,男人才有后裔,但神说,“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 [创世纪3:15]

这是救赎的应许。我们还可以从亚伯的供物中看到,神接受了他的羔羊和脂油的供物 [创世纪4:4];这是救赎的约。我们还可以从亚伯拉罕的故事中看到。当他拿起刀要杀他的独子时,神拦住他的手,并指向角扣在小树中的羊 [创世纪22:10-13]:神会预备燔祭。

在大卫和亚劳拿故事中我们再次看到通过献祭而救赎的约。大卫看到锋芒毕露的死亡天使站在耶路撒冷之上,他从亚劳拿那时买来禾场,在那里向神献祭,要救助百姓。他说,“这群羊做了什么呢” [撒母耳记下24:17-25]:这里我们又看到献祭的血的约。

我们在以赛亚书五十三章中的预言可以再次看到: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以赛亚书53:5]

 

我们从主的生命中能看到这救赎的约,神的恩典。“这是我立约的血”—也就是新约—“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 启示录中也可以看到。启示录六章讲到第五印时,使徒约翰看到神圣徒的灵魂在祭坛底下 [启示录6:9]。为什么在祭坛底下?因为他们在血之下,在祭物之下,他们的罪已经被耶稣的血和怜悯抵消:这是神的恩赐。这是个无条件的约。

第一个约是有条件的。神对人说,“你行这些事,就必因此活着;但若你违反,你就要死。” 这是有条件的。

恩典的约是无条件的。它是圣父和圣子之间定的,它已经永远立定。在第二个约里,神对耶稣说,“你为人的罪死,为他们的过犯付代价,承担起对他们罪的审判,我会为你拣选、指定国民。你的死不是徒然的。你的牺牲,你在十字架上救赎的爱,赎罪的血会给你带来国民。” 神向主耶稣有这样的应许—这样的约。这约是永恒的,无条件的:“你为人的罪死,我要给你爱你、赞美你、服事你、跟随你的国民。” 神给了耶稣这样的应许。“如果你受苦难死去,那不会是徒然。我要给你国民。”

朋友们,圣经称它为拣选。这是神和他的儿子基督耶稣在天上立的约—“你为世界的罪死,我就会给你国民”—是天上的语言。天上有这样的事,神应许耶稣,若他为世界的罪死,就给他国民。这是天上的语言。

我们在地上,用地上的语言描述发生的事是这样的:有些人要听进福音;有的时候我却好像和石像、铜猴、电线杆、大树、石头说话。我常有这样的经历。我祷告,恳求,和一个人交谈,但那人心里完全没有回应,不被感动;但我传讲耶稣的福音和真理时,当我跟人坐着一起祷告,告诉他耶稣和他自己灵魂的事,有些人,会倾听,感动。有些人会流泪、哭泣有些人会跪下:“主,怜悯我,救救我。” 怎样解释这样的事?这是用地上的语言描述我所看见的。

用天上的语言,这是 “拣选”。有些人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得救。但神已经与耶稣立约,给他这样的应许,若他为世界的罪死,神会给他一些国民。会有一些人听进去,会有一些人回转,会有一些人回应。

我在五十四年里一直见到这样的事,自从我自己被感动信靠主的日子开始。从天上讲,主我感谢你,赞美你,在我出生前你就在生命册里写了我的名字 [启示录17:8];在创世以先你就把我的名字写在生命册中,它就在天上的荣耀里。从天上讲,我靠着耶稣的宝血得救。在地上,我感谢神,因为那位住在我家主持周中十点聚会的传道人,也因为我圣洁的母亲—她对我说,“儿子,今天你愿意接受基督作为你的救主吗?” 我满是泪水地从心底说,“妈妈,我今天接受主作为救主。”

拣选:这是神在天上对耶稣的应许,“你为世界而死,我会给你国民。” 这是天上的;在地上,当我看到有人回应,有人感动,那是神在地上的恩典和怜悯。

传讲福音时你的心里充满了赞美、感恩和喜悦,这是怎样的福气!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的,因他用自己的血救赎我们到他那里 [启示录5:9]。我们要为临到我们的美善赞美神!这是恩典的约,应许的约:因被钉十字架的主的血得救,恩典的约。

美善的天父,因着你的儿子主耶稣为我们做的,我们怎能想到你却心里没有感恩,喜乐?我们是可怜、迷失的罪人,面临着死亡的审判,被律法的约定罪,你因着怜悯扶起我们,搭救我们,把我们洗得干净、洁白,在未来你荣耀的面前可以毫无玷污、皱纹 [以弗所书5:27],我们因着被钉十字架的主的血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