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亚:毒品、醉酒与裸露 Noah: Drugs, Drunkenness and Nakedness

挪亚:毒品、醉酒与裸露 Noah: Drugs, Drunkenness and Nakedness

September 7th, 1980 @ 4:59 PM

创世记9:20-26

挪亚:毒品、醉酒与裸露 W. A. Criswell博士 创世记9:20-26 1980年9月7日 7:30 p.m.   今晚我们会讲我们文化和文明所知的最灾难性的事。它的题目是,挪亚:毒品、醉酒与裸露。 我们要一起读经文,因为讲道是解经,是对经文的解读。圣经的第一卷书,创世记第九章,我们从20节读到26节,创世记9:20-26。我们一起大声来读: 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 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 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 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 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做的事, 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又说:耶和华—闪的 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创世记9:20-26] 你读这经文的时候,看起来好象是不经意的错误—只是圣经记载的族长的一生中一个小插曲。当你详细地查看,尤其是希伯来语,则会得到一幅和读国王钦定版本完全不同的图画。“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 [创世记9:20] 我们不知道是谁首先种了玉米或麦子或棉花。这是个使人类得了无穷益处的人,我们却不知道是谁。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首先地圈养了牛、羊和其他对人类生命不可或缺的动物。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们知道谁先栽了葡萄,谁踩碎了葡萄的果实,让它发酵,喝葡萄汁。那个人就是挪亚。圣经说,他喝了这由果实发酵的酒就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 [创世记9:21] 不!希伯来语说他自己脱光了衣服。他是自愿的、自发的。他自己做的。他因为喝酒醉了,就脱光衣服。他就像个裸露癖者那样脱光自己,挪亚是这样。“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 [创世记9:22] 不!不是这样!迦南的父亲含看到父亲赤身后是高兴的、满足的,他告诉弟兄的时候也是高兴的、兴奋的。“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做的事”—这是很有意思的事。希伯来语是,“他的儿子,小的那个。” 总是这样的,“他的儿子,小的那个” 是用来指家庭中最小的孩子。没有例外。便雅悯也被称为 “他的儿子,小的那个”,他是家里面最小的。大卫被称为 “儿子,小的那个”,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挪亚最小的儿子不是含,最小的孩子是雅弗。“更小的儿子,小的那个”,指的是家里的另一个孩子:迦南。因为下一节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创世记9:25] 迦南怎么参与了这事?他犯了什么罪以至于要被咒诅,因为按我们的感觉这不是和含有关吗? 你将这一切综合来看,发生的事很明显。希伯来语中的 “儿子” 也会被用作孙子。它有两个意思:儿子或孙子。迦南是挪亚的孙子,迦南是含的最小的儿子,“儿子,小的那个”。也就是说,迦南是家里最小的成员,是挪亚的孙子,含最小的儿子,家里最小的孩子。迦南做了什么招致这样可怕的咒诅?他做的事也很明显。挪亚在喝醉之后,在帐篷里脱光衣服,迦南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并且因此而兴奋、沉溺于此。 圣经中对此的沉默实际上强调了这情况的可怕,因为这个小儿子,家里最小的成员迦南进入帐篷,因为酒精的影响和他的祖父的鼓舞和邀请,进行了同性性行为,赤着身子,自己那样做。这个小孩子开始玩弄生殖器。含看到也很高兴,就像是看一部三级片。含想,“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色情片了。” 圣经说含看到的时候是有兴趣的、兴奋的、开心的,他讲的时候也是满意的、开心的。 “迦南当受咒诅!” 许多年间这个性乱、荒淫的咒诅一直都在迦南的整个国家之中和所有的迦南人中。迦南人的宗教是性的宗教,不仅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也是女人和女人间,男人和男人间,不仅仅是人类之间,还是男人、女人和动物之间。很久之前,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参观的时候,到了一个卖考古发掘的器物的商店。只有我和店主在那里,他从桌子底下摸出来一块发掘出的瓦罐,应该有三千、四千或五千年的历史了。他将它放在我手上说,“看看这个。” 我惊奇地看着它。这是迦南人的器物,描绘的是一个人和动物的交合。那时他们敬拜神的方式。耶和华神对以色列说,“他们的罪和过犯已经达到我面前,我不能再观看。” 神拣选以色列作为审判迦南的工具,使他们从地上被清除。 这些都是从挪亚那里开始的。挪亚脱光衣服,露出他的私处。挪亚鼓动迦南,“小的那个”,家里最小的儿子,参与了不合宜的同性性行为。挪亚怎么做了这样的事?他怎么能成为邪恶的工具,这样毁灭了他自己的家庭,并且咒诅了他的子孙后代,直到永远? 圣经是把挪亚描绘成一个虔敬的人,这是非凡的事。创世记第六章开始,提到神看到地上的罪恶很大。神说,“我后悔造他们了,我要毁灭这里生活的一切生命。” [创世记6:5-7] 你看第8节,“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人类生命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挪亚:毒品、醉酒与裸露

W. A. Criswell博士

创世记9:20-26

1980年9月7日 7:30 p.m.

 

今晚我们会讲我们文化和文明所知的最灾难性的事。它的题目是,挪亚:毒品、醉酒与裸露。

我们要一起读经文,因为讲道是解经,是对经文的解读。圣经的第一卷书,创世记第九章,我们从20节读到26节,创世记9:20-26。我们一起大声来读:

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

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

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

于是闪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着进去,给他父亲盖上;他们背着脸就看不见父亲的赤身。

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做的事,

就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又说:耶和华—闪的 神是应当称颂的!愿迦南作闪的奴仆。

[创世记9:20-26]

你读这经文的时候,看起来好象是不经意的错误—只是圣经记载的族长的一生中一个小插曲。当你详细地查看,尤其是希伯来语,则会得到一幅和读国王钦定版本完全不同的图画。“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 [创世记9:20]

我们不知道是谁首先种了玉米或麦子或棉花。这是个使人类得了无穷益处的人,我们却不知道是谁。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首先地圈养了牛、羊和其他对人类生命不可或缺的动物。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们知道谁先栽了葡萄,谁踩碎了葡萄的果实,让它发酵,喝葡萄汁。那个人就是挪亚。圣经说,他喝了这由果实发酵的酒就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 [创世记9:21]

不!希伯来语说他自己脱光了衣服。他是自愿的、自发的。他自己做的。他因为喝酒醉了,就脱光衣服。他就像个裸露癖者那样脱光自己,挪亚是这样。“迦南的父亲含看见他父亲赤身,就到外边告诉他两个弟兄。” [创世记9:22] 不!不是这样!迦南的父亲含看到父亲赤身后是高兴的、满足的,他告诉弟兄的时候也是高兴的、兴奋的。“挪亚醒了酒,知道小儿子向他所做的事”—这是很有意思的事。希伯来语是,“他的儿子,小的那个。” 总是这样的,“他的儿子,小的那个” 是用来指家庭中最小的孩子。没有例外。便雅悯也被称为 “他的儿子,小的那个”,他是家里面最小的。大卫被称为 “儿子,小的那个”,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挪亚最小的儿子不是含,最小的孩子是雅弗。“更小的儿子,小的那个”,指的是家里的另一个孩子:迦南。因为下一节说,“迦南当受咒诅,必给他弟兄作奴仆的奴仆;” [创世记9:25] 迦南怎么参与了这事?他犯了什么罪以至于要被咒诅,因为按我们的感觉这不是和含有关吗?

你将这一切综合来看,发生的事很明显。希伯来语中的 “儿子” 也会被用作孙子。它有两个意思:儿子或孙子。迦南是挪亚的孙子,迦南是含的最小的儿子,“儿子,小的那个”。也就是说,迦南是家里最小的成员,是挪亚的孙子,含最小的儿子,家里最小的孩子。迦南做了什么招致这样可怕的咒诅?他做的事也很明显。挪亚在喝醉之后,在帐篷里脱光衣服,迦南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并且因此而兴奋、沉溺于此。

圣经中对此的沉默实际上强调了这情况的可怕,因为这个小儿子,家里最小的成员迦南进入帐篷,因为酒精的影响和他的祖父的鼓舞和邀请,进行了同性性行为,赤着身子,自己那样做。这个小孩子开始玩弄生殖器。含看到也很高兴,就像是看一部三级片。含想,“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色情片了。” 圣经说含看到的时候是有兴趣的、兴奋的、开心的,他讲的时候也是满意的、开心的。

“迦南当受咒诅!” 许多年间这个性乱、荒淫的咒诅一直都在迦南的整个国家之中和所有的迦南人中。迦南人的宗教是性的宗教,不仅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也是女人和女人间,男人和男人间,不仅仅是人类之间,还是男人、女人和动物之间。很久之前,我在耶路撒冷的时候参观的时候,到了一个卖考古发掘的器物的商店。只有我和店主在那里,他从桌子底下摸出来一块发掘出的瓦罐,应该有三千、四千或五千年的历史了。他将它放在我手上说,“看看这个。” 我惊奇地看着它。这是迦南人的器物,描绘的是一个人和动物的交合。那时他们敬拜神的方式。耶和华神对以色列说,“他们的罪和过犯已经达到我面前,我不能再观看。” 神拣选以色列作为审判迦南的工具,使他们从地上被清除。

这些都是从挪亚那里开始的。挪亚脱光衣服,露出他的私处。挪亚鼓动迦南,“小的那个”,家里最小的儿子,参与了不合宜的同性性行为。挪亚怎么做了这样的事?他怎么能成为邪恶的工具,这样毁灭了他自己的家庭,并且咒诅了他的子孙后代,直到永远?

圣经是把挪亚描绘成一个虔敬的人,这是非凡的事。创世记第六章开始,提到神看到地上的罪恶很大。神说,“我后悔造他们了,我要毁灭这里生活的一切生命。” [创世记6:5-7] 你看第8节,“惟有挪亚在耶和华眼前蒙恩。” [创世记6:8] 再看下一节,神怎样说挪亚,“挪亚与 神同行。” [创世记5:24] 圣经这么说挪亚,“挪亚与 神同行。” [创世记6:9]

再看下一章,第七章。主对挪亚说,“耶和华对挪亚说: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因为在这世代中,我见你在我面前是义人。” [创世记7:1] 将你的圣经翻到第八章,下一章。看20节。挪亚被从神对全地的可怕审判中就出来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 挪亚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拿各类洁净的牲畜、飞鸟献在坛上为燔祭。” [创世记8:20] 再看下一章,第九章,“神赐福给挪亚和他的儿子” [创世记9:1] 看九章11节。神说,“我与你们立约。” “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 [创世记9:12-13]

下面一个故事就是我们刚读到的故事。虔敬的挪亚,义人挪亚,他比任何之前的人都亏欠更多神的恩典,他却赤身、裸露 [创世记9:21]—他的孙子把玩他的生殖器;神的咒诅跟随着挪亚的后代。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

圣经说这是因为他喝园中的酒醉了。这是因为酒精。这因为药剂和咒诅。圣经—我们花一点时间来看—圣经总是把这两样放在一起:酒精和放荡,醉酒和娼妓,酒精和花柳病。这两者总是一起的—人类的本性因为一种被称为酒精的药剂而显现出来。

翻到创世记第十九章,那里是第一个乱伦的故事,那是悲惨的故事 [创世记19:30-38]。[罗得] 生活在琐珥,没有办法继续呆在那里。所以他在山洞里找到了家,和他两个女儿一起住。其中一个女儿,小的女儿对年长的说,“我们的父亲没有后裔,我们来让他喝酒,你与他同寝。然后,我再与他同寝。” 创世记十九章的故事你都知道,她们让她们的父亲喝醉了,年长的女儿进去,和父亲交合,然后就怀孕了。下一个晚上,她们又让父亲喝醉,小女儿进去和父亲同寝、和他交合,她也怀孕了。长子被称为摩押,小的被称为亚扪;摩押人和亚扪人一直都是神的敌人。圣经既称罗得为义,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彼得后书2:7-8] 为义的罗得被在所多玛和俄摩拉的生活所烦恼。义人罗得,怎么会这样?因为他喝了酒,他的想法、理智、人格改变了;他成了别的人。

整部圣经都是如此。翻到何西阿书第四章,它将这两者放在一起,“奸淫和酒,并新酒,夺去人的心。” [何西阿书4:11] 娼妓、淫乱和酒精是分不开的。先知何西阿在十八节说,“他们所喝的已经发酸,他们时常行淫。” [何西阿书4:18] 再看一节圣经,就是哈巴谷中常见的,第二章:“给人酒喝、又加上毒物、使他喝醉、好看见他下体的有祸了!” 圣经中总是这样,这两者总是在一起,醉酒和裸露;醉酒和娼妓;醉酒和赤身。这是神所说的。

这是圣经一开始的部分,我想用主的话来结束这个部分。箴言二十三章20节和29节,“好饮酒的,好吃肉的,不要与他们来往;” [箴言23:20] 然后29节:

谁有祸患?谁有忧愁?谁有争斗?谁有哀叹?谁无故受伤?谁眼目红赤?

就是那流连饮酒、常去寻找调和酒的人。

酒发红,在杯中闪烁,你不可观看,虽然下咽舒畅,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

[箴言23:29-32]

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充满全人类。答案很明显。酒精是一种致瘾药剂 (drug),致瘾药剂 (drug) 就是任何会改变人的理智、身体、行为方式、感觉、想法的物质。任何改变人的东西都被称为药剂。致瘾药剂被分成四类:第一类是麻醉剂,包括海洛因、可待因和吗啡;第二类是催眠药或镇静剂,巴比妥类药物、镇定剂或酒精都是这类;第三类是兴奋剂,这些包括苯丙胺,右旋苯丙胺和安非他命;第四类是迷幻剂,比如LSD,迷幻药,鸦片,哌替啶,致幻药。这些是改变人的思维和人格的四种药物。

其中一组就是安眠药、镇定剂、巴比妥酸盐和酒精。它会使人的判断力下降。它会减慢人的思维。它会对人造成各种各样的伤害。我引用别人的话,“酒精饮料是人类最大的咒诅。它攻击人的大脑。” 这周有个专家告诉我了一件最惊人的事,我几乎无法相信。一盎司的酒精会杀死大脑中一万个神经细胞,每次都是。首先它攻击大脑,然后干扰神经系统的功能;推理的能力,反应速度,记忆能力,肌肉反应。就好象把沙子扔到引擎当中。

我们现代美国的一个著名文学家是厄普顿·辛克莱。他写了一本书,是称为《愤怒之杯》的小说,他在那本书里讲了喝酒是怎样使他熟知的作家的写作生涯缩短。例如,他引用了诗人乔治·斯特林的话:“如果你喝酒之后写作,你认为自己写出了最时尚最美的东西,但第二天早上再看,会发现完全没条理。” 在厄普顿·辛克莱的同一本书《愤怒之杯》中,他检视了许多著名作家的生命之后,做出结论说:“人的目的越高远,他的才能越丰富,只要一喝酒,他的故事就必会是悲惨的。” 他用杰克·伦敦的故事来证明,杰克·伦敦是非凡的作家。这里没有哪个上学的人没有读过《约翰•巴利恐》,这有些杰克·伦敦自传的味道,描述了他喝酒的经历。他描述了因为喝酒而产生的悲观、怀疑,杰克·伦敦得到结论说,他会继续喝酒,但是会更有技巧,更小心。每个喝酒的人都会这么想。在四十岁的时候,杰克·伦敦在自杀前写了关于酒精的最后的话。这是为酒精付下多么沉痛的代价!

我们每个人都要付致瘾药剂带来的悲惨损失。第一:钱的损失。我知道我如同是旷野中的一个孤独的声音。美国城市中有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人喝酒,这个比例还在每天增加。他们开始喝酒的年龄也在持续下降。我们的孩子现在都酗酒了。花在酒精上的钱比美国所有的花在教会、慈善和学校的钱加起来还要多。销售酒精带来的一美元的收入,对应着四美元在社会问题的花销,还不包括旷工、和其他数不清的损失,美国每年至少损失四百三十亿美元。

再看死亡的数目,生命的代价:美国每年有超过85, 000人因为酒精死亡;有28, 000是在高速路上出事。我们因为越南战争的代价而悲伤,45, 000人在越战中死去,但美国每年都有超过85, 000人因为酒精死去。它会跨越任何经济、文化、性别和地理的界限。它和64%的谋杀有关,和50%因火灾造成的死亡有关,和50%的车祸有关,和45%的溺亡有关,30%的自杀有关。

酒精带来的最大的伤害是在家庭中的伤害。这是最悲惨的。盖洛普民意测验发现酒精是家庭生活中最有害的因素。我这周读到了一位法官的话—我不敢相信—他说,“百分之九十的离婚都和酒精有关。” 美国有五百万的孩子生活在有酗酒问题的家里。他们的父母酗酒,有越来越多的孩子也有酗酒问题。将近六千万的美国人都被酒精影响,美国的家庭中有六千万人。美国有一千两百万个酗酒者。还有最后的数据:一个人若开始喝酒,不管是什么样的环境,九个人中会有一个成为酗酒者。这让你的心厌恶。

为什么?为什么?死亡,家庭的分裂,这咒诅!为什么?这是我的讲道,我告诉你原因!因为到处都有营销酒精的人,他们推广酒精。我来举例:一个是,航空业。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在飞机上,是唯一一个不喝酒的。有百分之四十五的空难和酒精有关。在前面的机长,副机长和领航员。在过去的这些年中,几乎每天我会坐在一个布莱尼夫航空公司的机长旁边。他的妻子是我们教会忠心的成员,所以他很熟悉我;但是他却喜欢喝酒。他喝酒后,我就说,“这是个咒诅。” 他就每次见到我都和我争论—每周至少一两次—就是关于喝酒。最后我对他说,“如果我坐你的飞机,知道你没有喝酒我会很安心。”

他说,“太愚蠢了!我工作中不会喝酒。”

我说,“我知道,但是我怎么知道你刚上班之前没有喝过?”

他就笑话我,嘲笑我。第二天他去布莱尼夫机场,开他的飞机。我到芝加哥,他降落到跑道的时候,撞到了一个路标,就将自己和乘客全都害死了;只是对于几乎可忽略的一个距离的错误判断。

第一个推销酒的是航空业。那些空乘人员都这样做,他们四处走动,推销这东西。如果你坐头等舱,我想你坐头等舱的原因也就是你想喝酒,因为如果前面有得到,后面也会得到。我想你坐头等舱就是为了喝醉。航空业是第一个推销酒的。

第二个是推销酒的是贩酒店。它们到处都是。在一个城市中的贩酒店上写着:“如果你还能读懂,你就还需要再来一杯!” 贩酒店:对他们来说高速上有车祸、家庭被毁坏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了挣钱;他们是推销酒的。

第三个推销酒的是家里的主人。他们把酒杯盛满,为了让派对有气氛。这展现了美国人什么样的状态:他们如果不让大脑充满酒精,就没办法交谈或者显得有趣。为了有一个好的派对,你就必须得喝醉。为了享受那段时间,就必须得喝酒。美国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好像如果我手里不拿就没办法谈话。

第四个推销酒的是电视。他们研究了电视节目,平均每小时孩子们会看到两个半有关喝酒的场景。这也就是每天十个,每年三千个。你能想象吗?这个国家为什么越来越呆滞?每年我们的孩子会看到三千个喝酒的场景。

第五个推销酒的是,教士、牧师。他是第五个。在达拉斯这里的医院,我去探访病人的时候,整个医院的人都试图将一个醉酒的教士弄出医院。他从一个房间晃到另一个房间,他的鲁莽行为已经让病人受打扰,医生、护士和整个医院都在试图把他请出去。他们想尽了办法要这样做。我拿起达拉斯的报纸读到,某个人被选为主教,他社交时会喝酒。我曾参加过一个价值500美元的晚餐会,我没有花那500美元!他们只是让我在那里带领祷告。所以我坐在这头,那个教士坐在另一头。那是个政治会面,500美元一顿饭。他们会喝酒,服务的人就拿个瓶子装着酒,看到你的酒杯少了就补满;他喝了一杯,他们补满,他又喝一杯;倒满,他又喝了;最后,他们因为嫌一直要往桌子那边走,就把酒瓶放在那里,他就喝完了一整瓶。他们又放过去一瓶,又一瓶,有一瓶,他一直喝到神志不清。

谁是推销酒的?牧师、教士,他们也喝酒!成千上万的这些人都喝酒,美国有一个戒酒计划就是为教士准备的,为酗酒的牧师。你如果跟他们说这事,他们就会说,“哈哈,你啊!耶稣将水变成了酒。他也曾喝酒。” 那是第一个神迹。如果我有一个小时我会详细讲这事。希腊词语oinos是指葡萄果实;就只是葡萄的果实。这个意义深远的神迹中,耶稣由水所变出来的酒,oinos,葡萄汁。他们把它带到婚礼主管那里,他说,“我从没尝过这样的酒!” [约翰福音2:9-10] 它是不同的。有什么不同?你认为耶稣变出来的是让人的思想迟钝,让妻子孤寡,让孩子成为孤儿,让他成为奴隶吗?你这样认为吗?他说,“这是不同的。” 我要告诉你这到底是什么样的oinos。他在主持最后的晚餐时,耶稣说,“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马太福音26:29] 启示录十九章中,我们会和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在一起,和那些被邀请到羔羊盛宴的人在一起 [启示录19:6-9]。耶稣所变出来的葡萄汁,oinos是我们在荣耀上、在天上羔羊的婚宴中会喝到的,这不会让你喝醉!

现在我要结束了。我们基督徒在这个酗酒的、推销药剂的世界中有什么原则来过活?基督徒的原则就在哥林多前书的第八章。哥林多前书第八章是关于吃献给偶像的肉,这是我们现在几乎完全不会遇到的事。你要知道过去他们拜偶像的方式就是带祭物,然后一起吃饭。有一些被烧掉,这是属于偶像的;还有一些,大部分都被吃了;这是属于拜偶像的人。

所以在肉铺中会卖那种肉,就是曾献给偶像的。如果有基督徒弟兄买了那肉,在吃的时候,另一个弟兄会说,“那肉被献给偶像过。” 基督徒会说,“偶像对我来说只是铁皮或木头或石头。” 但是对另一个人那代表着拜那个偶像。所以保罗说,“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远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

这是关于喝酒的基督徒的原则。如果我做的事让别人跌倒,进入悲惨的状态,我绝不会去做。就是这样。从一个遥远的城市回到达拉斯的时候,我坐在一个这个城市一位著名的公司总裁旁边。我们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如你所想的,他一直在喝酒。所以他对我说,“你不喝酒啊。”

我说,“不,我不喝。”

他说,“那我想你应该反对我喝酒。”

我说,“是的,这是悲惨的事。”

他说,“但我又没有喝醉。我很小心自己喝了多少。”

我说,“你知道,你公司当中有很多年轻人,你是公司的头目,我认识的很多人都为你工作。”

我说,“统计上说,每九个应酬喝酒的人会变成酗酒者。他们喝酒就无法控制。这就包括你公司的年轻人和雇员以及其他的父母的孩子们。如果一个孩子看到贫民窟的躺在自己呕吐物中的人,他不会想要去那样做。他会觉得恶心、觉得厌恶。看到贫民窟的酗酒者不会让他想要那样做。但是这样却会,就是他来到你的公司会议,那个公司的成功和形象都在你身上,而你喝酒。那个孩子也会杯子装满酒,每九个里就有一个成为酗酒者。” 我说,“我的朋友,这不值得,我不管你有多么喜欢它。我不知道这对你有多大意义,那第九个男孩或那女孩所经历的悲惨遭遇和灾难会超过你因为喝酒而来的快感。不要这样做,不要这样做。” 他低下他的头想了一会儿说,“我从没这样想过。”

我们无法隐藏我们的影响。我所作的事,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怎样走路,我怎么说话—这会影响其他人的生命,我们必须要祷告我们的生命,我们的行为是美丽的、正直的、虔敬的。如果人们看到跟随我们,我们的脚踪引向教会、虔敬、圣洁、委身、和荣耀主。神会祝福你的委身。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你会得到很多。

来吧,我的朋友们!让我们在主里欢喜!让我们来赞美神我们的救主!让我们一起开心、高兴!那些毒品、兴奋剂、裸露、色情以及一切和裸露、淫荡的有关的兴奋,我们不需要。我们找到了在耶稣里的希望、丰富,和在彼此相爱之中的美好团契。神赐给我们这些,祝福我们的生命。我们一起站立好吗?

我们天上的主,我们怎么能不被神对以赛亚的邀请感动,他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以赛亚书30:21] 神为我们预备了美丽的路径。他的手臂在邀请和鼓励中张开,来吧。“和我一起行走,和我一起生活。” 和我们的主一起行走,在信心中生活是被祝福的。这是非常宝贵的。我们的心无法理解。神的良善让我们富足,我们的灵是如此开心。我们不需要世界或者其中的任何东西,我们不需要喝酒,或是必须喝醉才能过丰富、美好的生活。耶稣对我来说是一切。除了他我不需要别的。神祝福这些宝贵的人和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孩子。

我们继续低着头,一会儿祷告之后,我们要唱回应诗歌,我会站在这里,圣餐桌的旁边。一个家庭,将你的生命和我们连在一起;一对夫妇,接受耶稣基督作救主;或者一个人,用你的生命回应神的呼召;今晚就决定。“今晚我接受耶稣作救主、作朋友和向导和同行的朝圣者。” 或者,“神对我讲话了,我今晚要回应。” 在看台上的人群,沿着楼梯下来,在下面一层的人们,沿着过道到前面来,“我来了,牧师,我来了。” 当你迈出第一步时神就已经祝福你了;这是你生命中最大的一步。我们的主,我们为这你赐给我们的丰收而爱你、赞美你,因我们的希望和救主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我们继续祷告,我们继续等待,我们站起来的时候会等待你,从看台上,从下面这层,沿着楼梯,沿着过道过来,“我来了,牧师。” 在你过来时神祝福你,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