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怎样做才能得救?-What Must I Do to Be Saved

我要怎样做才能得救?-What Must I Do to Be Saved

June 13th, 1982 @ 12:02 PM

使徒行传16:22-34

30 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禁卒全家信主 31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要怎样做才能得救 ?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使徒行传16:22-34

1982年6月13日    上午10:50

 

 

使徒行传的第十六章22节到34节讲述了福音在欧洲和西方世界的开端:保罗和西拉将福音带到了一个被称为腓立比的小城。从第22节开始:

众人就一同起来攻击他们。官长吩咐剥了他们的衣裳,用棍打;

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

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内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

[使徒行传16:22-25]

 

他们被打得皮开肉绽,又被扔到监牢里,两脚被上了木狗。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人难道不会质疑神为何如此残忍吗?但他们却祷告并唱诗赞美神。怪不得其他的囚犯也侧耳而听;那样被高举的灵是无法被隐藏的。 

 

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

禁卒一醒,看见监门全开,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要自杀。

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

禁卒叫人拿灯来,就跳进去,战战兢兢地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

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在圣经中只有这一处地方直接地问了这个问题:“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

当夜,就在那时候,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洗。

于是禁卒领他们上自己家里去,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神,都很喜乐。

[使徒行传16:26-34]

 

在圣经中没有哪个别的故事比我们刚读的这个故事更为人熟知,对我们以及对全人类来说,没有什么启示比圣灵通过这个故事带给我们的信息更重要和更相关。

首先,非常明显的一点是,人们对同一件事的启示有着非常不同的理解。对保罗和西拉来说,这是从天上来的回应,是神降火的显应:他们祷告,唱诗赞美神,主就摇动整个大地,并把监牢的门打开,解开了他们的锁链,让那些手铐和木狗从犯人的手上和脚上脱落下来,祂释放了保罗和西拉这两个传道人。这是从天上而来的介入,这是神降火的显应。但是那位禁卒对这同一件事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对他来说这是道路的终结。当他看到监门大开,那些锁链、手铐和木狗也都散落在地上时,以为囚犯都逃走了,与其面对罗马法官的羞辱和不可避免的死刑,他拔刀想要自杀,来逃避这种耻辱[使徒行传16:25-27]。对同一件事却有不同的理解,这不是很奇怪吗?但是生命的一切都是这样:你对所发生的事情的理解取决于你和神的关系。

当我们的救主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天使们欢喜和歌唱,天上因神的喜悦而明亮。那些寻求以色列得安慰的人也同样地欢喜和赞美神从荣耀中赐下这美好的圣子: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马太福音1:23];他们称颂主的名,这是第一个圣诞节[路加福音2:1-20],这是最欢喜的时刻。但是这同样的事情被邪恶的希律王得知以后,他心里不安,并且耶路撒冷全城的人也都不安[马太福音2:1-3]。难怪全城的人都感到不安:因为希律的残酷统治已经进行过一次又一次的屠杀。当他听说婴儿基督,神的弥赛亚出生在伯利恒时,他就下令屠杀所有两岁及以下的婴儿。这应了耶利米的预言:“在拉玛听见号咷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马太福音2:16-18]。对同样的这件事却有不同的反应,这不令人惊奇吗?

或者,我们再来看看我们主的再临。启示录记载着基督的启示,在启示录的第一章7节说:“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对此有两种回应:对神的儿女,对我们来说,我们主的再临是神胜过罪恶、撒旦与死亡的胜利,所有的谬误都要归正,耶稣将永远作王;对神的儿女来说,基督的第二次再来是时代的圆满和终结![希伯来书9:28]。但是对于那些在神的子民被提去见主以后剩下的人来说,他们会看见祂,并要因祂而哀哭[启示录1:7]。我们怎样看待神的照管取决于我们和主的关系,在这里也是一样:对保罗和西拉,这是天上的介入;对狱卒来说,是死刑的宣判[使徒行传16:25-27]

所以我说那个狱卒宁愿拔刀自杀也不愿意面对罗马法庭里的羞辱。就在那个时候,保罗大声地呼喊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所有的犯人都在这里,我们都在这里[使徒行传16:28]。那个狱卒因为震惊而战战兢兢地俯伏在保罗和西拉面前,问他们自己怎样才能得救[使徒行传16:29-30]。这个人俯伏的形象是对全人类的生动与深刻的写照。也许不是今天,也许不是明天,但总有一天,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我们每一个人都将不得不屈膝跪下,可怜的哭泣祈求一条出路。这就和我们的呼吸和生命一样无法阻挡和无法避免。那个脸和膝盖都俯伏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写照,这个面临着死刑的人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写照,我们这些罪人都已被判死刑。

在希伯来书第九章,有这样一段非凡的经文:“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包括我们-“死后且有审判。”这也包括我们[希伯来书9:27]。启示录的第二十章描述了白色大宝座上的审判[启示录20:11-14],最后以启示录第二十章15节来结尾:“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被永远地与神隔绝。我们在本质上都是迷失的罪人,生下来就是如此。大卫在诗篇的第五十一篇5节写道:“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我不用人教就已经是罪人,我本来就是罪人,我的生命中总是充满了错误和过犯。我生来就是罪人,就好像是一只幼崽(狮子的幼崽、老虎的幼崽、或者熊的幼崽),这只幼崽虽然很好玩,很可爱,毛茸茸的,让人想拥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内部的暴力与凶猛的本性就会显现出来。我们就是那样:我们所有人都生在过犯之中,我们的生活奔向罪孽,我们所有人都如此。

我们不仅生来就是罪人,并且我们还选择和愿意做罪人。教育、环境、以及文化都不能改变我们。如果有了钱,贫穷的罪人可以成为有钱的罪人;如果上了学,没文化的罪人可以成为有知识的罪人;一个无礼、鲁莽、粗俗的罪人可以成为一个有教养的罪人,如果他受了生活礼节方面的教育。如果教育、文化、以及环境的改变可以消除这个世界所受的罪的审判与死亡,那不是非常美好的事吗?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给人进行教育,然后他就可以成为义人;如果我们改变环境,他就变得圣洁了。在我一生中看过的最独特的一个动画片中:艺术家作者画了一个法官,他坐在审判席后面,在他面前站着两个少年,在他们身后是逮捕他们并带他们来见法官的警察。那个法官往下看着这两个少年的脸,屏幕下方的字幕说:“你们出生在最好和最富有的家庭里,居住在最大和最好的房子里,你们参加最奢华的社交聚会,你们是最好的私立学校的毕业生,你们开着最好的汽车,去世界各地度假,难怪你们会犯罪!”生活条件、生活环境、教育背景或者文化习俗,都不能改变我们。全人类都像那个可怜的、迷失的狱卒一样,都俯伏在地上:面临着死亡的审判,面临着全能神的永恒的判决[使徒行传16:29]

人要怎样脱离这种结局?我们怎样才能得救?如果我们面临着无法逃脱的罪的后果,面对着死亡和审判的后果,我们要怎样才能得救?有两种方法,并且只有这两种方法。只有两种选择,只有两种;这两种方法清楚明了但截然不同。人要怎样才能得救?我们的灵魂怎样才能得到解救?只有两种方法,两种选择:一种是人的方法,我们的办法;另一种是神的方法,只有这两种方法。第一,人的方法:人的方法就是通过自杀和死亡。那个可怜的、迷失的狱卒拔出了自己的刀想要自杀。这是人的方法[使徒行传16:27]

你还记得约伯的故事吗?那些报信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来到,对他说:“你失去了一切,被火烧尽,被风摧残,你的孩子也被杀了。”[约伯记1:13-19]。然后他不仅失去了他所拥有的一切,他自己的身体也受到击打,从头顶到脚掌都长了毒疮,他饱受疼痛的折磨[约伯记2:7]。他坐在炉灰中[约伯记2:8],他的妻子对他说:“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记2:9]。这是人的方法。

当我看到人类生命中的这些事,当我读到历史中的这类事情的时候,我自己的心在呼喊着说:“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没有其他的真理了吗?在某个地方,不是有一个声音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光明、应许和救恩吗?难道没有吗?”那是使徒保罗的声音,他呼喊着说:“不要伤害自己![使徒行传16:28]我有充满希望和救恩的话语。”那个面临死亡的可怜而迷失的人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人要怎样才能得救?我面临着死亡,我知道并且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我要怎样做才能得救?”[使徒行传16:30]。

你会发现,使徒的回答是令人惊讶的。拯救,救赎是在我们之外的,并不是在我们里面的。不是靠着我能做什么,也不是靠着我们能做什么,这是只有神才能做成的事。我不能因为美德、价值、善行、典礼、仪式或任何凭我自己能做的事情得救。我的救恩在我之外:它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它不是在我里面的;它在神里面,它在我之外。它是在耶和华神的恩典、怜悯和宽恕之中的。必须要靠神;靠我是做不到的。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二章8-9节写道:“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保罗还在提多书第三章5和7节写道:“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我们因他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提多书3:5,7]。它是客观的;它是在我们之外的。

整部圣经都在讲这一点,所有的预表都呈现了这一点。当我们那最初的父母被逐出伊甸园时,园子的东面安设了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把守生命树[创世记3:22-24]:这是客观的救恩,在圣经中出现的基路伯总是象征着神的恩典和怜悯,他们指出了人得救的道路,这道路在人之外,始终都是客观的。根据挪亚建方舟的记载:在一百二十年的时间里,挪亚站在那里宣讲希望与救恩的福音[创世记6:3;彼得后书2:5],他指着方舟说:“这就是福音了,这福音是客观的,是在我们之外的。进入这方舟,你就可以得救。”[创世记7]。这方舟一直都是客观的,它是在我们自己之外的。或者也可以看看关于逾越节晚上的救赎的故事,神说:“我的灭命天使要巡行击杀埃及人。当天使看见血在门楣上和左右的门框上,就必越过那门,那里不会有死亡,却要有生命。”[出埃及记12:7,13,22-23];这是客观的救恩。一家人所要做的只是走到这血的下面,等候神的怜悯和救恩。这血就在这里;它是客观的救恩,是在我们之外的。

或者,我们再看看耶稣在约翰福音第三章用到的预表:“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那些被蛇咬了在等死的以色列人,只要是被蛇咬了在等死的人,他所需要做的只是看这蛇就可以得活;这是客观的救恩[民数记21:6-9;约翰福音3:14-15]。我的弟兄姊妹们,看啊,这是在我们之外的救恩,不是依靠我们的价值、优点、善行、行为,而是靠神!看啊,弟兄姐妹们,一看就必得活!那就是福音,它从不改变。或者,再看看在帐幕和圣殿里的献祭规则:罪人要将手按在祭物的头上,承认他的罪,然后在祭坛上(你看,这是客观的救恩,在人之外的),在祭坛上献祭的动物被杀死,被献给神,靠着主的怜悯[利未记4:26-30]。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使徒行传16:30]。我必须要靠自己的工作?不。我要有善行?不。我要遵守那些仪式和典礼?不。那我要怎样行?我必须要仰望耶稣,我必须要依靠祂,我必须依靠着祂良善的臂膀,我必须相信祂的良善和恩典,我必须把我的生命交给祂。这就是保罗所说的:“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31]。这是在我们之外的客观的救恩,不是依靠我自己,而是依靠祂。

约翰福音第一章11节说:“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下一节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1:12]。这是在我们之外的客观的救恩。或者,再看看提摩太后书第一章12节:“为这缘故,我也受这些苦难。然而我不以为耻;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这是一个客观的救恩,是给人的应许。

就如同是在死亡的时刻:“主,我多么无助,不能拯救自己。我把我的灵魂交付给你。主,如果我得救了,只能是靠着你的拯救。”这是神的方法,这就是福音。我的弟兄姊妹,仰望耶稣,你就会有生命、光明、救恩、救赎、复活和天堂[希伯来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