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罪了,我该怎么办?-I Have Sinned, What Shall I Do?

我有罪了,我该怎么办?-I Have Sinned, What Shall I Do?

May 30th, 1982 @ 11:53 AM

约伯书7:20

20 鉴察人的主啊,我若有罪,于你何妨?为何以我当你的箭靶子,使我厌弃自己的性命?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有罪了,我该怎么办?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约伯记7:20

1982年5月30日     上午8:15

 

今早的信息的主题源自于约伯的生命历程,它是这位族长在约伯记第七章20节的痛苦呼喊:“我若有罪,于你何妨?”

在我们通过阅读来了解呼喊出这样痛苦和心碎的话语的人的特点时,背景信息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约伯记第一章1节说:“乌斯地有一个人名叫约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约伯记1:1] 圣经就是这样描述他的。在第8节,我们读到了神所说的关于他的话:“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约伯记1:8] 关于他,神就是这样说的。然后翻到约伯记第七章20节,我们听到他痛彻心扉的呼喊:“我若有罪,于你何妨?(我该怎么办?)”[约伯记7:20]

不仅仅只是逼迫神的子民的法老高呼:“我犯了罪了”[出埃及记9:27,10:16];不仅仅只是违背神的扫罗王[撒母耳记上15:2-11],在耶和华的灵离开他后,喊道:“我有罪了”[撒母耳记上15:24];不仅仅只是背叛主的加略人犹大,哭着说:“我卖了无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马太福音27:4];而且这也是威严的宫廷先知和传道人-以赛亚的呼喊:“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以赛亚书6:5]。使徒保罗也说过:“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提摩太前书 1:15];使徒约翰也写道:“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约翰一书1:10]。不只是新约讲到我们的罪的普遍性,在旧约中(比如列王记和历代志)也几次申明说:“世上没有不犯罪的人”[列王纪上8:46;历代志下6:36]。在论述救恩的伟大教义专著-罗马书的第三章中,就对之后的整个结构作了申明:“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3:10]“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不仅是圣经这样说,我们在古典作品中也读到同样的这种对人性的深刻判定。

希腊才华横溢的著名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谈到过罪的普遍性;斯多葛派哲学家和伦理学家塞內卡,在作品中写到过人生命中的罪的可怕后果。现代的文学、小说、戏剧、诗歌、我们观看的电视节目以及收听的广播,常被指责充斥着色情、暴力、血腥和不道德的内容,但这些作者的回答却很简单:他们只是现实主义者-他们描绘的是真实的生活。不仅是在基督世界中由于传讲福音而使我们清楚地看到罪在人类生命中的普遍性,即使在全外邦人的世界中人们也同样地认识到了它。

很多很多年来,我在每个夏天都要花上一段时间去做传教工作,在其它大陆上的国外禾场传讲福音。当我回到达拉斯的教会时,有人会问我:“牧师,你是怎么向亚马逊丛林的石器时代的印第安人或者中非中心地区的愚昧部落讲道的?你会说些什么?你怎样向他们讲道?”而我的回答总是很简单:我回答说:“我总是从我们心里的罪开始讲起,当我以我们生命中的罪作为开始的时候,我就跟他们有了共同点。”不管我们是基督徒还是陷在深渊中的异教徒,我们都是相似的,我们都感受到罪的存在。”

我们有罪,该如何面对神?神明确地启示说:“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以西结书18:20]“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神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我们无法挣脱。罪就意味着死亡。我因为犯罪而是一个将死的人,我们都因为犯罪而是将死的人。我的身体会死去,如果我不是罪人,我会是永生的。我的身体死亡是因为我犯罪。我的灵魂也因为犯罪而死去,被与神隔离。圣经将人的灵魂与神的隔离称为“第二次的死亡”[启示录20:14-15,21:8]或者 “地狱”,但是(在西方)地狱是咒骂的话,已经失去了它的属灵意义。“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那无法避免的审判。这就是为什么行义的族长约伯才如此痛苦和心碎地呼喊:“我若有罪,于你何妨?(我该怎么做?)”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中观察到很多事情。第一点是:我们责怪别人。从一开始的时候起就一直如此。亚当在犯罪后对神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世记3:12] 女人对神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创世记3:13]。从那以后,这成为了我们对神的最普遍的回答:“是他的错”,“是她的错”,“是他们的错,不是我的错,是其他人的错。是法官的错,是警察的错,是由于同辈人的压力。是由于我加入的帮派,是由于我生活的社会,是由于我所在的文化,是我父母的错,是别人的错。”

在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中有这样一句箴言:“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耶利米书31:29]。我们承担着别人的罪,承担着别人的错耶和华神说:“你们在以色列地怎么用这俗语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呢?”[以西结书18:2]。“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犯罪的,他必死亡。”[以西结书18:3-4]。在神的思想和全能工作中没有转移罪这回事。我们也许会承受我们的祖先所犯的罪的后果,影响到子孙后代,但是却没有转移罪这回事。我们的父辈们在神面前为他们的罪负责,而我在神面前为我自己的罪负责。我在神的面前不会为我父亲的罪受审判,“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以西结书18:20]。我不能将自己的罪归咎于别人,我自己要负责。海洋中所有的水只要不进入船里面就不会毁坏船。地狱中的所有魔鬼也不能毁坏人的灵魂,除非人选择并邀请了它们进来。我不能将自己的罪归咎于别人,我自己要负责[以西结书18:4,20]

我们要怎样回答神?“我有罪了,我应当如何行?”我们经常相信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的罪会淡去,并且最终会被我们忘记。如果神的眼里有过去,这也许还行得通,但是神的眼里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现在。神的目光贯穿起初与末后,所有的历史,我们的一生都始终展现在神的面前。

靠着时间去埋藏我们的罪是没有用的,在创世记第四十九章就有个深刻的例子。雅各-以色列把他的十二个孩子叫到身边,他们每个人都要接受祝福。他从最大的儿子-吕便开始。吕便按出生次序是长子,本应得到最多的祝福。但是当雅各临终卧床,在给他的长子吕便祝福时说道:“吕便哪,你上了你父亲的床,污秽了我的榻。”[创世记49:3-4]。我的弟兄姊妹们,吕便的那个罪是在四十年前犯下的。但是在审判和宣判的那天,吕便四十年前犯的这个罪现在依然清晰无比[创世记35:22]。时间并不能改变我们的罪。

我们有些人以为保守秘密就能埋藏我们的罪。“我要把罪隐藏起来,没有人会知道,保守秘密就会让它不被看见。”当我们在神的面前时,就好像在教会的前面这里放了一个大屏幕,把你童年、青年一直到成年的全部思想和行为的画面都播放在那个大屏幕上。我们没有人不会因为感到羞耻而抬不起头。圣经告诉我们(例如诗篇第十一篇),神能看透我们的心,我们所思想的全都在祂眼前[诗篇11:4-7]。秘密并不能在神面前隐藏我们的罪。

“我有罪了,我应当怎样行?”全世界有信仰的人会去寻求用一些仪式或典礼来洗净人的罪。我在非洲到处都看到过在石头上、棍子上、大石块上和大树上有血迹,万物有灵论者试图用仪式来消除人的罪。当我去阿格拉的时候,我注意到贾木纳河在泰姬陵对面流淌并且在那里拐了很大的一个弯。我在那里参观世界上最美丽的这个建筑时,我看到成千上万的印度人在贾木纳河里洗浴,想要洗净他们的罪。我在世界各地都看到大批的人群,在教堂里、在庙宇里举行各种各样的仪式和典礼,想要洗掉人的罪。我想到了弥迦书第六章6到7节的呼喊:

 

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神面前跪拜,当献上什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

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

 

“我有罪了,我应当怎样行?”有的人想要赎买他们的罪,通过某种自我牺牲或某种个人赎罪的方式来洗净他们的罪过。 

在我青年时期,在第一次去纽约时(尚未发明电视),我去了无线电城的美国无线电公司,观看了他们制作一期广播节目的过程。我那时看到的演员演出的场景现在还历历在目。剧情是这样的:一个人走进医生的办公室对他说:“医生,你看到我手上的血迹了吗?砍掉它,把我的手砍掉,我没有办法再忍受这痛苦了。”医生看了看他的手,说:“但是你的手没有问题啊。”

“医生,砍掉它!砍掉它!”

医生说:“为什么?你的手疼吗?但是你的手没什么问题啊。” 

那人回答说:“我美丽而宝贝的妻子外出去探访人,她快回来的时候,我给她买了件漂亮的礼物,然后我就到她的卧室,拉开抽屉想要把礼物藏到抽屉里,这样她肯定会感到惊喜和亲切。但是当我拉开抽屉,想要找个好地方放礼物时,我看到一叠用蓝绸子捆好的信。当我看到信时,我认出了那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字迹。我拿起这些信,上面没有写姓名和地址,也没有签写信人的名字,只写着‘你的爱人’。我读了这些信,认为这是她不忠和背叛的证据。这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我小心地把信再用绸带绑好,然后把它们放回抽屉里。

“然后,当我美丽和宝贵的妻子回到家时,她跟我打招呼说:‘亲爱的,看到你太好了,回到家我太高兴了。’当我没有回答时,她又说:‘你身体不舒服吗?你病了吗?出什么事了吗?’”

那人说:“太卑鄙了,太卑鄙了!她怎能这么温柔和亲切地跟我打招呼,却又如此的不贞洁?那天晚上,该休息的时候,她去了自己的房间,我也去了我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会儿,我来到她的门前,听到她平静的呼吸声。我打开门,走了进去,看到月光流淌在她美丽的脸上。我看着她的脸,一个如此美丽体贴的人怎能如此地不忠呢?这卑鄙的人!”

他说:“医生,我用手掐住她的脖子,她瞬间极其惊讶地看着我。然后我继续用力掐。当她窒息死去的时候,一滴血从她口里滴到我的手上。你没看到吗?砍掉它!砍掉它!”

那人说:“医生,我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好像是盗窃现场。我打了电话给警察。过了些日子,她最好的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在你整理你妻子的物品时,是否有见到用蓝绸带捆着的一叠信?’”

他说:“是的。” 

她说:“你能把那些信归还给我吗?那些是我的信,我不敢把它们放在我家里,我就把它给了你妻子帮我藏起来,还要她绝不能看这些信。”

“医生,那时我就哭了,说:‘你是说,那些信是写给你的,不是写给我妻子的?’ 

那朋友回答说:‘是的,是我的,如果可以的话,请把这些信还给我。’”

“医生,我杀死了我美丽无辜的妻子。你没看到那血迹吗?砍掉它!砍掉它!”

医生说:“稍等一会儿。”然后他就去了另一个房间,接着他听到了一声枪响,当他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人躺在自己的血泊里。那个人在垂死的时候轻轻地说:“医生,我要去请求她的原谅了。”

我们深深地知道我们自己的罪。“我有罪了,我应当如何行?”这是关于神的儿子的恩典之福音的讲道。祂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马太福音26:28]

我们在基督里找到救恩、宽恕及信心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经历:就是当我们下跪起来之后,我们知道神已经赦免了我们的罪,这是神的应许。我们归信主的经历可能有一千种,但是在这一点上我们都是十分相似的。我们向神坦白我们的罪,我们心里了解神因为基督的缘故赦免了我们[以弗所书4:32]

圣经用了让人印象深刻的画面来让我们确信神的宽恕。诗篇第一百零三篇:“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诗篇103:12]。以赛亚书第四十四章:“我涂抹了你的过犯,像厚云消散”[以赛亚书44:22]。在第三十八章中说:“你因爱我的灵魂便救我脱离败坏的坑,因为你将我一切的罪扔在你的背后。”[以赛亚书38:17]。弥迦书第七章说:“(神)将我们的一切罪投于深海”[弥迦书7:19]。

你是否想过为什么在其它的宗教里不唱歌?佛教里不唱歌;伊斯兰教里不唱歌;印度教里不唱歌。佛教徒不唱诗,穆斯林不唱诗,印度教徒不唱诗,但基督徒一直都唱诗。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灵魂没有其他方式,来抒发我们对神的宽恕的无尽感激,只有通过赞美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