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爱的经文-My Favorite Text

我最喜爱的经文-My Favorite Text

December 28th, 1975 @ 12:27 PM

以赛亚书40:8

    我最喜爱的经文 W. A. Criswell博士 以赛亚书40:8 1975年12月28日 10:50 a.m.   感谢诗班和交响乐团,演唱了勃拉姆斯的宏伟作品,今早的信息是关于同样的经文的。我希望你们在我们的会众没有度假的时候,还能再演唱一次。我们今天的听众几乎填满了会场,但很多是来访的客人。我们自己的会众很多都不在,我觉得诗班也只有一半在,一半的人在这里。大家都在的时候我想请你们再次演唱勃拉姆斯的美妙作品。 我也希望你们可以在11点的时候演唱,这样我们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因为我的讲道会很长。请你安稳、舒适地坐好,不要看表,不要想着时间,我们今天要一起度过美好的一小时,牧师会讲解他最喜欢的经文,以赛亚书四十章8节。经文说:“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欢迎通过收音机、电视收听、收看的各位,我们也祈求神今天的信息能够鼓励你、祝福你。我们以赛亚书的讲道系列到了无可比拟的四十章。异象、预言中的人民已经被掳掠,成了奴役;他们的国家被毁灭,圣城被火吞没,圣殿成了一片灰烬,人民在巴比伦的河流边绝望地呆坐。 神差遣先知,告诉他说,“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以赛亚书40:1] 接下来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非凡的预言,神要到来,旷野中要修建出道路来,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为平坦,崎崎岖岖的必成为平原。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以赛亚书40:2-5] 这是无法想象的预言:神要化成肉身来到地上,凡有血气的都要看见他的荣耀,“因为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经文。 这样的事怎么可能?我们在地上看到的事情都是暂时的,很快就流逝了。我们生活其中的文化是会消散的,社会会消散,甚至我们的家庭也会消散。 那声音说,“你喊叫吧!” 另一个声音说:我怎样喊叫这样的预言呢:“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 [以赛亚书40:6-7] 接着是神从天上的非凡的话:“草必枯干”,没有错;“花必凋残”,没有错;但是 “惟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以赛亚书40:8] 这是我最喜爱的经文,因为它包含着神的全部的启示。离开圣经,你无法认识神;离开圣经,你无法认识耶稣基督—你甚至连他名字都无法得知;离开圣经,你无法获得救恩的确据。我们的生命、盼望都在乎记载于圣经上的神的应许、允诺和启示。圣经中有我喜爱的这句话:“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我们来解读这经文,通过三个方面研读它。 第一:神的话语在天上是永远立定、不变的。在创世以前他就在神的面前,神也看到了他,神现在也能看到他。神到永远都看着他,我们的圣经是在天上立定的、不变的神的话语的副本。 在诗篇119篇89节:“耶和华啊,你的话 nitsav,nitsav 在天,直到永远。” nitsav 怎样翻译?这里翻译成 “安定”。“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 我会翻译成 “稳固”,他是立定的,永远都在天上。 例如诗人在152节写道,“我因学你的法度,久已知道是你永远立定的。” 160节,“你话的总纲是真实;你一切公义的典章是永远长存。” “耶和华啊,你的话nitsav,安定、稳固、立定在天。” 我们在地上拥有的、我手中的圣经是天上神面前的永在的话语的副本。 美国华盛顿有个计量标准局,在华盛顿有标准的1磅、1盎司、1英寸、1英尺、1码、1升、1夸脱、1加仑。美国其他的度量单位都要合乎这个标准。他们都不过是华盛顿的标准单位的衍生品。如果卖肉人的称不合乎华盛顿的重量标准,他就会被罚款或者被关进监狱。美国所有的计量标准都遵循华盛顿计量标准局的样品。 华盛顿的海军气象天文台有个表,每天正午都要根据天空的星星的位置校正表的时间。美国所有其他的表都是根据华盛顿的标准时间设定的。耶和华对摩西说,“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出埃及记25:40] 在天上有神的圣殿,神的会幕。神将它的样式告诉摩西,对摩西说,“摩西,照着我从天上所指示你的样式,谨慎做这些物件。” 神的话语也是这样。“耶和华啊,你的话 nitsav,是安定的、稳固的。” 他就在神的面前,他的样式是在荣耀中。我手中的书是主在天上的话语的副本。他在创世之前就已经写成了这书,就看到了这书。 几千年前,旧约中就有39部书;今天旧约中也有39部书。在教会的最初几个世纪,新约中有27部书;现在新约也有27部书。它们不会改变。它们永远 nitsav,它们永远立定、永远稳固,它们在天上永远安定。 我手中的旧约圣经和主耶稣手中的旧约圣经是一样的。地上所有的希伯来圣经的一点一画都是一样的,所有的字母都是一样的,一样的yod,samech,teth,shin,daleth。几千年来世界各地的圣经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一样的。它不会改变,不会改变。 新年夜的聚会中,我们在七点有聚餐,然后节目之后,十一点在这里有洗礼,之后有提问时间,他们要问我的一个问题是,“死海古卷有什么重要性?” 我现在就要回答这个问题,帕特森弟兄。死海古卷非常地重要,使我们确信神的话语的传递是准确的。我们之前保有的旧约最古老的手卷是马索拉抄本,大约是公元900到1000年所抄写。这些是最古老的。但是死海古卷是基督之前就写下的。如果你去过以色列,会知道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校园中有个圣书之龛。在这屋子里就陈列着死海古卷,其中有一卷就是我们在研读的以赛亚书。 以色列的圣书之龛中陈列的以赛亚书在基督到来150年前就已经写好了。这公元前150年的文字和公元900到1000年的马索拉抄本的文字是完全一致的。死海古卷的重要意义是:神在天上的命令、法度是经过小心保存的,神的话语的传递是可信的、可靠的。“耶和华啊,你的话 nitsav,安定在天。” 你不能加添,也不能删去,这是全能神立定的。 曾经有些人因着教条主义,呼吁我们要在旧约正典中,三十九卷书之外再加几卷书。在特利腾大公会议上,耶路撒冷大会上,希珀会议上,他们说要在三十九卷书外加上次经。于是他们就加上了。但是神说,“不能这样,要把它们删掉。” 这地上没有哪个头脑清醒的犹太人或基督徒,会将这些荒谬的次经加到这神圣的启示之中。神说,“不行。” 我手中的圣经,永远不会有次经。 还有人曾说我们必须要在新约的二十七卷书上加入其他的福音,加入其他的书信,加入其他的启示。他们也写了大量的福音、书信、启示。但是神说,“不行”。我手中的圣经的新约有27卷,就和教会最初的几个世纪一样,没有一本可以加添或被删去。加入次经、启示、书信和福音就如同把果子绑在树上。它会枯萎、腐烂、消失。神的话语也是这样。神的话语是永远立定在天上的,我在地上拥有的这个副本是按照全能神的命令和权能而来的。“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神的话语不仅在过去的年代是永远立定的,在我们现在的世代也是一样,它是不朽坏、不衰老的。西门彼得的第一封书信的一章最后三节,就是在谈论今天的经文,以赛亚书四十章8节。他加了一个非凡的词。这是西门彼得受感动写下的话:我们重生不是因为phthartos—对我来说,Φ和Θ在一起的词总是很难的—不是因为phthartos。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phthartos的种子,而是aphthartos的种子,“是借着神活泼常存的道。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 [彼得前书1:23-25] 西门彼得引用我最喜爱的经文,以赛亚书四十章8节的时候,加入了这个词,phthartos和aphthartos。Phthartos,这个不寻常的希腊词语是什么意思?是 “枯萎、朽坏”。加了个α的前缀,是否定、翻转的意思:aphthartos,“不枯萎、不朽坏的”。神的话语是aphtharos—它是不会朽坏的。这不是惊人的事情吗?这是神在我们现在以及持续到未来的世代中的神迹。神的话语,不可朽坏,aphthartos。 神保守了化成肉身的道,耶稣基督,他在伯利恒出生的时候神保护他不受希律所害 [马太福音2:13];是神做的。神保守了耶稣,化成肉身的道,在他死后被摆在约瑟的墓中时,身体没有一点朽坏 [使徒行传13:34-35];同样的神保守他的信徒,他们才能够称义、被赎,到达天上;同样的神让他的话语aphthartos,不朽坏,活泼长存从当今直到永远。圣灵写下它,圣灵也让它不朽坏,aphthartos。 神怎样做到的?神怎样能让他的话语的传递不出现谬误、改变呢?神怎样做的?通过大量的副本。 主后一千五百年印刷术才被发明出来,之前所有的圣经都是手抄本,是人写的。神怎样让这些抄本没有错误、改变?他让人写成大量的抄本。新约有四千一百零五篇古老抄本;拉丁版本大约有三万个抄本;还有一千多种其他的版本,比如叙利亚语抄本、科普特语抄本,还不算纸莎草纸版本以及早期教父引用的经文。 我希望你能看到这是怎样的奇迹。希罗多德身后一千五百年,世上只存有一本他的历史书的抄本,整个世界只有一本;柏拉图身后一千两百年,他的著作在世界上只剩下了一部抄本,只有一部;塔西佗的编年史,整个世界也只有一本抄本;同样地,世上只有一部希腊神话的抄本,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修西得底斯、维吉尔、西塞罗的著作也都是类似。 但圣经有成千上万的古老抄本。神这样做,所以若一个人在抄写时犯了错,若文字出现了谬误、有改变、有修改的地方,人们可以通过对比其他抄本清楚地看到这个错误。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圣经抄本出现的错误。神就是这样做的,如果一个人的抄本在这里出现了错误,神会让其他几千个抄本不出现这样的错误。神从古至今一直都在这样做。 现在如果有现代主义的圣经版本,主会兴起几百种忠于神的无误的话语的翻译版本。在属灵生命的所有方面神都是这样做的。如果这里的讲台上有变节的讲道者,神会在其他的讲台上兴起忠于神的话语的传道人。 教会也是一样。如果有一个教会离开了信仰,神会兴起其他的忠于信仰的教会;宗派也是一样,如果一个宗派变节离开正道,神会兴起其他的因着主的信心、能力和膏立,忠心传讲福音的宗派。...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最喜爱的经文

W. A. Criswell博士

以赛亚书40:8

1975年12月28日 10:50 a.m.

 

感谢诗班和交响乐团,演唱了勃拉姆斯的宏伟作品,今早的信息是关于同样的经文的。我希望你们在我们的会众没有度假的时候,还能再演唱一次。我们今天的听众几乎填满了会场,但很多是来访的客人。我们自己的会众很多都不在,我觉得诗班也只有一半在,一半的人在这里。大家都在的时候我想请你们再次演唱勃拉姆斯的美妙作品。

我也希望你们可以在11点的时候演唱,这样我们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因为我的讲道会很长。请你安稳、舒适地坐好,不要看表,不要想着时间,我们今天要一起度过美好的一小时,牧师会讲解他最喜欢的经文,以赛亚书四十章8节。经文说:“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欢迎通过收音机、电视收听、收看的各位,我们也祈求神今天的信息能够鼓励你、祝福你。我们以赛亚书的讲道系列到了无可比拟的四十章。异象、预言中的人民已经被掳掠,成了奴役;他们的国家被毁灭,圣城被火吞没,圣殿成了一片灰烬,人民在巴比伦的河流边绝望地呆坐。

神差遣先知,告诉他说,“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以赛亚书40:1] 接下来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非凡的预言,神要到来,旷野中要修建出道路来,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为平坦,崎崎岖岖的必成为平原。耶和华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以赛亚书40:2-5] 这是无法想象的预言:神要化成肉身来到地上,凡有血气的都要看见他的荣耀,“因为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经文。

这样的事怎么可能?我们在地上看到的事情都是暂时的,很快就流逝了。我们生活其中的文化是会消散的,社会会消散,甚至我们的家庭也会消散。

那声音说,“你喊叫吧!” 另一个声音说:我怎样喊叫这样的预言呢:“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 [以赛亚书40:6-7] 接着是神从天上的非凡的话:“草必枯干”,没有错;“花必凋残”,没有错;但是 “惟有我们 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以赛亚书40:8]

这是我最喜爱的经文,因为它包含着神的全部的启示。离开圣经,你无法认识神;离开圣经,你无法认识耶稣基督—你甚至连他名字都无法得知;离开圣经,你无法获得救恩的确据。我们的生命、盼望都在乎记载于圣经上的神的应许、允诺和启示。圣经中有我喜爱的这句话:“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我们来解读这经文,通过三个方面研读它。

第一:神的话语在天上是永远立定、不变的。在创世以前他就在神的面前,神也看到了他,神现在也能看到他。神到永远都看着他,我们的圣经是在天上立定的、不变的神的话语的副本。

在诗篇119篇89节:“耶和华啊,你的话 nitsavnitsav 在天,直到永远。” nitsav 怎样翻译?这里翻译成 “安定”。“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 我会翻译成 “稳固”,他是立定的,永远都在天上。

例如诗人在152节写道,“我因学你的法度,久已知道是你永远立定的。” 160节,“你话的总纲是真实;你一切公义的典章是永远长存。” “耶和华啊,你的话nitsav,安定、稳固、立定在天。” 我们在地上拥有的、我手中的圣经是天上神面前的永在的话语的副本。

美国华盛顿有个计量标准局,在华盛顿有标准的1磅、1盎司、1英寸、1英尺、1码、1升、1夸脱、1加仑。美国其他的度量单位都要合乎这个标准。他们都不过是华盛顿的标准单位的衍生品。如果卖肉人的称不合乎华盛顿的重量标准,他就会被罚款或者被关进监狱。美国所有的计量标准都遵循华盛顿计量标准局的样品。

华盛顿的海军气象天文台有个表,每天正午都要根据天空的星星的位置校正表的时间。美国所有其他的表都是根据华盛顿的标准时间设定的。耶和华对摩西说,“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出埃及记25:40] 在天上有神的圣殿,神的会幕。神将它的样式告诉摩西,对摩西说,“摩西,照着我从天上所指示你的样式,谨慎做这些物件。” 神的话语也是这样。“耶和华啊,你的话 nitsav,是安定的、稳固的。” 他就在神的面前,他的样式是在荣耀中。我手中的书是主在天上的话语的副本。他在创世之前就已经写成了这书,就看到了这书。

几千年前,旧约中就有39部书;今天旧约中也有39部书。在教会的最初几个世纪,新约中有27部书;现在新约也有27部书。它们不会改变。它们永远 nitsav,它们永远立定、永远稳固,它们在天上永远安定。

我手中的旧约圣经和主耶稣手中的旧约圣经是一样的。地上所有的希伯来圣经的一点一画都是一样的,所有的字母都是一样的,一样的yodsamechtethshindaleth。几千年来世界各地的圣经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一样的。它不会改变,不会改变。

新年夜的聚会中,我们在七点有聚餐,然后节目之后,十一点在这里有洗礼,之后有提问时间,他们要问我的一个问题是,“死海古卷有什么重要性?”

我现在就要回答这个问题,帕特森弟兄。死海古卷非常地重要,使我们确信神的话语的传递是准确的。我们之前保有的旧约最古老的手卷是马索拉抄本,大约是公元900到1000年所抄写。这些是最古老的。但是死海古卷是基督之前就写下的。如果你去过以色列,会知道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校园中有个圣书之龛。在这屋子里就陈列着死海古卷,其中有一卷就是我们在研读的以赛亚书。

以色列的圣书之龛中陈列的以赛亚书在基督到来150年前就已经写好了。这公元前150年的文字和公元900到1000年的马索拉抄本的文字是完全一致的。死海古卷的重要意义是:神在天上的命令、法度是经过小心保存的,神的话语的传递是可信的、可靠的。“耶和华啊,你的话 nitsav,安定在天。” 你不能加添,也不能删去,这是全能神立定的。

曾经有些人因着教条主义,呼吁我们要在旧约正典中,三十九卷书之外再加几卷书。在特利腾大公会议上,耶路撒冷大会上,希珀会议上,他们说要在三十九卷书外加上次经。于是他们就加上了。但是神说,“不能这样,要把它们删掉。” 这地上没有哪个头脑清醒的犹太人或基督徒,会将这些荒谬的次经加到这神圣的启示之中。神说,“不行。” 我手中的圣经,永远不会有次经。

还有人曾说我们必须要在新约的二十七卷书上加入其他的福音,加入其他的书信,加入其他的启示。他们也写了大量的福音、书信、启示。但是神说,“不行”。我手中的圣经的新约有27卷,就和教会最初的几个世纪一样,没有一本可以加添或被删去。加入次经、启示、书信和福音就如同把果子绑在树上。它会枯萎、腐烂、消失。神的话语也是这样。神的话语是永远立定在天上的,我在地上拥有的这个副本是按照全能神的命令和权能而来的。“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神的话语不仅在过去的年代是永远立定的,在我们现在的世代也是一样,它是不朽坏、不衰老的。西门彼得的第一封书信的一章最后三节,就是在谈论今天的经文,以赛亚书四十章8节。他加了一个非凡的词。这是西门彼得受感动写下的话:我们重生不是因为phthartos—对我来说,ΦΘ在一起的词总是很难的—不是因为phthartos。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phthartos的种子,而是aphthartos的种子,“是借着神活泼常存的道。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 [彼得前书1:23-25]

西门彼得引用我最喜爱的经文,以赛亚书四十章8节的时候,加入了这个词,phthartosaphthartosPhthartos,这个不寻常的希腊词语是什么意思?是 “枯萎、朽坏”。加了个α的前缀,是否定、翻转的意思:aphthartos,“不枯萎、不朽坏的”。神的话语是aphtharos—它是不会朽坏的。这不是惊人的事情吗?这是神在我们现在以及持续到未来的世代中的神迹。神的话语,不可朽坏,aphthartos

神保守了化成肉身的道,耶稣基督,他在伯利恒出生的时候神保护他不受希律所害 [马太福音2:13];是神做的。神保守了耶稣,化成肉身的道,在他死后被摆在约瑟的墓中时,身体没有一点朽坏 [使徒行传13:34-35];同样的神保守他的信徒,他们才能够称义、被赎,到达天上;同样的神让他的话语aphthartos,不朽坏,活泼长存从当今直到永远。圣灵写下它,圣灵也让它不朽坏,aphthartos

神怎样做到的?神怎样能让他的话语的传递不出现谬误、改变呢?神怎样做的?通过大量的副本。

主后一千五百年印刷术才被发明出来,之前所有的圣经都是手抄本,是人写的。神怎样让这些抄本没有错误、改变?他让人写成大量的抄本。新约有四千一百零五篇古老抄本;拉丁版本大约有三万个抄本;还有一千多种其他的版本,比如叙利亚语抄本、科普特语抄本,还不算纸莎草纸版本以及早期教父引用的经文。

我希望你能看到这是怎样的奇迹。希罗多德身后一千五百年,世上只存有一本他的历史书的抄本,整个世界只有一本;柏拉图身后一千两百年,他的著作在世界上只剩下了一部抄本,只有一部;塔西佗的编年史,整个世界也只有一本抄本;同样地,世上只有一部希腊神话的抄本,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修西得底斯、维吉尔、西塞罗的著作也都是类似。

但圣经有成千上万的古老抄本。神这样做,所以若一个人在抄写时犯了错,若文字出现了谬误、有改变、有修改的地方,人们可以通过对比其他抄本清楚地看到这个错误。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圣经抄本出现的错误。神就是这样做的,如果一个人的抄本在这里出现了错误,神会让其他几千个抄本不出现这样的错误。神从古至今一直都在这样做。

现在如果有现代主义的圣经版本,主会兴起几百种忠于神的无误的话语的翻译版本。在属灵生命的所有方面神都是这样做的。如果这里的讲台上有变节的讲道者,神会在其他的讲台上兴起忠于神的话语的传道人。

教会也是一样。如果有一个教会离开了信仰,神会兴起其他的忠于信仰的教会;宗派也是一样,如果一个宗派变节离开正道,神会兴起其他的因着主的信心、能力和膏立,忠心传讲福音的宗派。

这是神的方式,神如此地让他的话语不朽坏,aphthartos。他不可能朽坏,不可能;他不可能有错误,不可能;因为这种方式神的话语也不会被改变。神会让一切的改变和错误被发现,被改正。这是神的话语。“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神的话永远立定。”

最后一点,第三:神的话语不仅是安定在天,我手里的圣经是天上他面前的神的话语的副本;神的话语也不仅是不可朽坏的,aphthartos,人的手不会改变他;神的话语还是永远立定的,经过许多的世纪、时代,直到永恒都是坚立的。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唯有我们神的话语—” yaqum,是从希伯来文的永远qum而来的。Qum是什么意思?Qum的本义是 “起来”。后来它用来指永远长存的,但是它原来的词义是起来,站立。这经文描述的是个荒芜、凋零的画面。草已枯干,花也凋残,所有的人都像草,地上的一切都是昙花一现。它们无法立定。天和地都要废去。但是神的话语却yaqumqum,也就是说,要从逼迫、毁灭、腐朽、凋零中升起来,坚立直到永远。

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我们来看这一点。神的话语一直面临着无情的、要置之死地的攻击。我在这里会提到三种:第一,异教徒的;第二,教会之中的;第三,理性的,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可畏的敌人。

第一,异教徒对神的话语的无情攻击。我在这里选择一个作为例子:公元303年的戴克里先。戴克里先是罗马帝国的恺撒。他看到了基督徒们不断增长的影响力,他也看到他们的信息的基础是一本书,圣经。于是戴克里先用他的权柄命令世界上所有的圣经都要被毁掉,那些珍爱圣经、相信圣经的人都被杀掉。

在戴克里先的暴力逼迫下,无数的基督徒死去,地上能找到的圣经也都被烧毁了。戴克里先的命令执行得如此彻底,他以为他已经毁掉了基督信仰,他以为他已经摧毁了世界上所有的圣经。

在圣经的灰烬之上,他立起了一个罗马纪念碑,上面刻着:“Extincto Nomine Christianorum”:基督徒的名字已经消失。学习过历史的人知道,戴克里先之后的君王是谁:君士坦丁。你知道吗?在公元312年,君士坦丁命令罗马士兵的盾牌上不再刻上异教的符号,而要刻上十字架。十字架下面写着:“In Hoc Signo Vinces”,持此标记,以奏凯歌。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戴克里先之后不到十年。你无法毁灭神的话语,你无法毁灭基督信仰。“草必枯干,花必凋残,但我们神的话”,对主的信心,“必永远立定。”

不只有异教徒的无情攻击,还有教会中的攻击—这不是人类历史中最异常的事吗?圣经最刻薄的敌人之一竟然是教会的教条?它试图用教义、教条和信条来代替圣经,当有人想要将圣经翻译成普通人能懂的语言,让普通人就可以阅读圣经的时候,就会有激烈、可怕的逼迫。圣经被从普通人手中夺走有成百上千年的时间。马丁路德成年之后说过,“我从来没看到过圣经。” 马丁路德那时还是神职人员,虽然已经成年,他说,“我从来没看到过圣经。”

约翰·威克里夫—很多人用它做自己的名字,地上没有比这更高贵的名字了,还有威克利夫圣经翻译会—约翰·威克里夫将圣经翻译成人们常用的语言。他说,“我要让锄地的人懂得神的话语,比祭司、国王懂得还多。”

宗教法庭抓到他之前他已经去世被埋葬了。宗教法庭的人掘出他的身体,他们挖开他的坟墓,烧了他的遗体,把骨灰扔到斯威夫特河中。在英格兰有任何人被发现持有威克利夫圣经,持有英语的圣经,就会把圣经挂在他脖子上,并绞刑处死,之后再焚烧。

宗教法庭的人没想到的是,他们即使烧了约翰·威克里夫的遗体,把骨灰扔进了斯威夫特河中,斯威夫特河汇入埃文河,埃文河汇入塞文河,塞文河又汇流入大海。大海连接世界所有的大陆,包括美洲新大陆。海水、潮汐将约翰·威克里夫的骨灰带到哪,神就把永生主的真理带到哪。威克利夫圣经翻译会今天仍在做这工作。

你们(威克利夫圣经翻译会)刚告诉我,由于你们的翻译工作,俄国的部落们有机会第一次地听到福音;你们告诉我在菲律宾50个部落已经有了神的话语,50个部落还没有,现在你们正在做关于他们的工作;你们刚还告诉我在墨西哥有一百个部落已经有他们自己语言的圣经。这都是你们刚刚告诉我的。

这不是美好的吗?这不是美好的吗?将神的话语播撒到大地四处。神是这样的,神是这样工作的。

不只有异教徒的逼迫,不只有教会之内的逼迫,在我们现在这个世代,面临着数千年来以来最残酷、最无情、最具毁灭性的对神的话语的攻击:这是理性主义的攻击。理性主义否认神的话语。威尔浩生、鲍威尔、史特劳斯、杜宾根的学派遍及全地,他们蔓延到整个学术界。他们就像白蚁,目标就是现存的一切制度的根基。

理性主义者否认超自然现象,否认基督的神性,否认复活,否认神迹,否认神在人类历史上的行动;他们否认我们会再次看到神;他们否认回转;他们否认一切我们认为是神在地上的显现,以马内利。他们的工作非常有功效—世界上很多伟大的学者都被说服。伏尔泰,法国伟大的哲学家,他死于1779年。伏尔泰说,“一百年后世界上将没有一本圣经,只有考古学家才会在乎它。” 无信仰的休谟说,“我看到了基督教的暮光。” 怎么看他们的话?我们要屈服于这些愤世嫉俗者、无信仰者、理性主义者的破坏吗?我们要这样做吗?来看伏尔泰,他说,“一百年后,” 他是个聪明的哲学家。一百年后,世界上将没有一本圣经,只有考古学家才会在乎它!你是否知道,伏尔泰说过这话的一百年后,伏尔泰的初版著作在巴黎只卖11分钱?在同一天英国政府花了500英镑从俄国沙皇那里买来了圣经西乃抄本?按今天的货币计算,那是大概两百万美元。如果你去伦敦的不列颠博物馆,一定要看一下西乃抄本,是现存旧约和新约希腊文抄本中最早之一。

这是神说的。世界上所有的伏尔泰的嘲笑,无信仰者的讽刺,愤世嫉俗者的不信都无法毁坏它。休谟分不清日出和日落,他以为是暮光,结果却是曙光。

因为从来没有那个时代圣经像今天这样遍及四方。每年各地的畅销书都毫无例外的是圣经。谁会读一本一千岁的书?偶尔你会看到有学生读,比如埃斯提博士的学生们,他在阅读恺撒的著作,读他们的拉丁文著作。

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用拉丁文读恺撒的著作吗?因为埃斯提博士说你必须这样做,否则就不能毕业。所以学生们才会读,这才是原因。他是被迫读。除了少数学者,没有人会读恺撒的”“Alles Gallia in tres partes … sunt”。

谁会读一千岁的书?谁会读宗教的书?你看到有人读帕西人的阿维斯陀吗?你看到有人读印度教的薄伽梵歌,或者吠陀诗歌?你看到有人读佛陀的三部经文,三藏经吗?你看到有人读孔子整理的六经?你看不到。但在世界各地,人们都渴求神的神圣话语。我能再讲一件关于卡梅隆·汤森博士(威克利夫圣经翻译会创始人)的事吗?你是否知道没有什么书经过翻译后还能广为流传吗?例如有个西班牙人写了本书,在德国、意大利或美国很难流行起来。有谁知道土耳其有哪些伟大的作家?我没听过。阿富汗有哪些著名的作家?我没听说过;巴西有哪些著名的作家?我没听说过。中国有哪些著名的作家?我没听说过。

书被翻译成其他语言,被带进另一个地区,很难流传起来。但是圣经被翻译成成百上千种语言,还有成百上千种方言,但都是同样有能力的神的话语,我们的英文译本也是一样。

在非洲中部的一个霍屯督人说,“你不能用霍屯督语来读约翰福音三章16节真是太遗憾了。” 这不是最美丽的事吗?他认为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是圣经的霍屯督译本。我永远也不能读霍屯督语,但用英语也是一样美丽,用德语也是一样美丽,用意大利语一样美丽,用阿富汗语一样美丽,用汉语一样美丽,地上每种语言都是美好的。这是神!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唯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戴克里先的逼迫没有折断千弦琴的一根弦;世上所有理性主义者的毒害不会改变圣经的一笔一画;再多的伏尔泰、休谟、博林布鲁克、吉伯特,也无法折下真理之林的一根枝条。再多的应格沙尔、汤姆·佩因也无法缩短他的生命,哪怕是半秒钟。“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唯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有机会,我们的聚会要从7:30开始,我要一直讲到12点。等我们有机会这样做,我要详细地讲解着经文。愿神赐福给我们!所以我们会唱这歌:

耶稣的门徒,有极稳当根基,

是神的言语,在圣经有所记!

救主已应许,赐你永远的福,

投靠你救主,衪必定要保护。

[“稳固根基”,Robert Keene,1787]

这是我们建造生命、建造灵里的基础;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心都是在对神的交托上建造。我们相信:神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 [哥林多后书1:20]。没有一个人会跌到。花会凋残,草会枯干,但我们全能神的话语和应许将要qum,要立定,兴起,直到永远。

我们现在要唱回应诗歌。在我们歌唱的时候,你是否愿意将心献给伟大、永生的神,你愿意来站在我身边吗?从看台那里到这来,让人们和天使都看见你,神愿意让我们这样做。在下面这层的你,也通过过道走向前来,“我来了,我在这里,牧师。我决定归向神,我在这里。” 或许整个家庭都过来,“牧师,这是我妻子和孩子,我们今天一起来。” 或者是一对夫妇,或者就自己一个人,当神的圣灵将感动你的心,现在就决定,现在就过来。决定把,在歌声响起时,过来。当你过来时,愿天使看顾你,让我们起立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