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如何处置耶稣?-What Shall I Do With Jesus?

我当如何处置耶稣?-What Shall I Do With Jesus?

October 31st, 1982 @ 4:48 PM

马太福音27:15-26

    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W. A. Criswell博士 马太福音27:15-26 1982年10月31日 7:30 p.m. 有众多通过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或西南的KRLD电台和我们一起分享这个时刻的听众,愿主赐给你天上的祝福。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我们正在进行连续九个夜晚的复兴系列。我们的主题是:“生命和永恒的问题”。今晚的问题是:我当如何处置称为基督的耶稣?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各位,我们邀请你和在圣殿里的各位一起翻到马太福音二十七章。马太福音,第一卷福音,二十七章,我们要一起读15到26节。这是耶稣在罗马巡抚彼拉多面前受审的时候。我们一起来读: 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 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 众人聚集的时候,彼拉多就对他们说:「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是巴拉巴呢?是称为基督的耶稣呢?」 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 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 祭司长和长老挑唆众人,求释放巴拉巴,除灭耶稣。 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呢?」他们说:「巴拉巴。」 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 巡抚说:「为什么呢?他做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你在这个悲伤的故事中看到罗马巡抚彼拉多的永恒重要的问题:“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我认为这个问题在现在还是很重要的。“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什么耶稣比朱庇特对我更重要?为什么我重视基督过于看尤利乌斯•凯撒?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死去大约两千年了。我为什么要面对这个问题,“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我为什么不把他请出去?为什么不从我的思想、生命和心里清除他?我为什么要面对耶稣基督?只有这个简单的原因:神在人类历史上至关重要的行为就是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我们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神和基督。这是不可避免,无可逃避的。 怀疑论者、无神论者、唯物论者、世俗论者、人文主义者、犬儒主义者、无信仰者,他们都说,“我们已经清除了他,我们和基督没有关系,我们的生命中没有他的存在。” 就像本丢彼拉多,他们已经洗清了自己的手,认为自己和主耶稣没有任何干系。他们说,“现在都好了。” 但是就像彼拉多一样,他们能洗净自己的手吗?他们能清除掉这个加利利人吗? 如果明天有人到办公室,写了封信,写的日期是,“1982年11月1日”。你不是以为已经清除了主耶稣吗?这就离不开他,“1982年”,这是什么意思?耶稣诞生后的一千九百八十二年;你没有除掉他。一个人开了银行,他在美国之父华盛顿的生日、解放者林肯的生日都会关闭银行,但是他在圣诞节会开门吗?他不是清除掉耶稣了吗,但那是他的生日!如果有人去英国女王的加冕礼,我们也从电视上看到,它从始至终都是敬拜。英国君王的加冕礼是在神殿里进行,是教会的聚会。如果有人去参加美国总统的就职典礼,总统要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那圣经里讲的是耶稣基督的故事。我以为他们要清除主耶稣。如果有人学习世界的文学作品,比如弥尔顿的《失乐园》、《复乐园》;它是关于主耶稣的故事;我以为他已经洗清手了。如果有人去欣赏世界音乐,肯定会听到复活节、圣诞节的音乐,这是基督的音乐。若一个人竭尽心力地思考历史和文明的问题,这些是基督文明的故事,基督在人性上留下的不灭印记。若一个人有个儿子在后院玩耍;一个欺负人的孩子把他推到了,那人会对他们说,“这样不好,记得黄金法则吗?” 这是耶稣的教导。如果有人去葬礼、婚礼或墓地,或者就在街上漫步,会看到神的尖顶向上指向耶稣所在的地方。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洗净手了;我以为他们已经清除掉他了。圣经的重大问题一直是,“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我们生命的每条道路都会遇到这个卑微的拿撒勒人、孤独的加利利人。他还是马槽婴儿的时候就看着我们;他在哈丁角讲解神国的原则,发表登山宝训时看着我们;他在橄榄山为被罪诅咒、充斥战争的世界哭泣时,在看着我们;他在十字架上为人的罪死时看着我们;他在天上看着我们,他要从那里来审判活人死人 [提摩太后书4:1]。我们无法在耶稣的事上洗净自己的手。“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科学家、学者、不相信的教师、教授和文人都说,“我对预言、幻想没有兴趣,更别提宗教迷信。我和耶稣没有关系。我只在乎事实,科学事实,可证伪的事,事实的事;而不是宗教迷信。我只在乎事实。” 多么美好、荣耀!如果一个人来到这世界,改变了所有的日历,时间被分隔成他出生前和他出生后,你不会认为这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吗?或者,有个人出生在牲畜棚里,一生过着劳动的生活,三十岁以前一直辛苦地劳动,然后他又几个月在四处教导人,三十三岁去世,但那个人却改变了文明的进程。你不会说这是个事实吗?再看:他没有召集人和军队,没有带领任何政党,没有任何的管理组织,从没有写过书,从没有写过歌,却因为叛国被憎恨、鄙视和审判,他自己的子民拖着他出了城,把他钉在十字架上,钉在两个盗贼之间;但是多年以来有数百万的人为他献上生命,在今天仍有数不清的人愿意这样做。你说,这不算是无法逃避的事实吗?科学家说,“我们只跟事实打交道”。人类历史的最重要的事实是耶稣我主! 这些人认为石头是事实,并从中衍生出地理学来;他们认为星星是事实,从中衍生出天文学;他们看着化石从中衍生出古生物学,并且写了人类之前的历史。但是同样这些人看到神子基督,人类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实,却认为一无所得!他们研究天体得到各样的定理、推理,但是从道成肉身的神子的身上却得不到什么!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实、人类生命的最重要事实、文明进程中最重要的事实就是耶稣我们的主。“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还有人说,“我们要这样待耶稣:我们要把他放在世界的宗教万神殿中。” 我读过无数这样的关于世界宗教的书,封面上有孔子、释迦摩尼、克利须那神,有穆罕默德,在那万神殿中还有一位耶稣。我每次看到这些,我认为这是个冲突,这对于常理来说是侮辱而不是真实。你不能把他放在宗教的万神殿中。他在那里不合适。当你介绍主耶稣的时候,就如同非利士的神大衮在约柜前倒下摔碎;世界上这些宗教人物在主耶稣的面前无法站立。他们与救主的区别如同黑夜和白日的区别。 孔子是个政治哲学家,他搜集中国古时的谚语、政治智慧;孔子不相信神。 释迦摩尼是富家子弟,他在富足生活中还是很悲惨,于是放弃了这种生活,使徒寻找幸福;他说他最终找到了,靠着抑制自己的欲望。磐涅对他来说是人类生命的最终目的:虚无!如果我们要去个虚无的地方,那就是磐涅。这是佛陀,释迦摩尼,诚然世尊。他不相信神,他不相信祷告。 克利须那神,印度教的神,是个转世,是毗瑟挐最新的转世。毗瑟挐是三个主神之一:梵天、湿婆、毗瑟挐。这是性和生殖的神,他们敬拜动物。你能否想象在印度教的国家中,每头猪都是恶魔,每头牛都是神?他们对偶像的敬拜是无比地堕落,超乎人的想象。我去过印度:那里敬拜偶像克利须那神是强制性的,世界上最没见过这样的事,同样也没有什么像印度教这样黑暗。 先知穆罕默德是个土匪,是个谋杀犯,是个热衷暴力的歹徒。他以沙漠商队为目标,他的生命中充满了流血、谋杀和暴力。穆罕默德只允许追随他的人娶四个老婆;但是他因自己的欲望、放纵,从天上得到异象,告诉他可以娶的老婆的数目没有限制。他的一生是骄奢淫逸的。我前不久和一个美国的穆斯林聊天,我对他讲了建立伊斯兰教的先知默罕默德的淫荡、亵渎和暴力,他对我说,“这和伊斯兰教没有关系。” 你能想象有人对你说基督和基督教没有关系吗?我的弟兄姐妹们,基督教信仰就是基督,包含在基督里,起初和终结都在他里面,他是阿拉法和俄梅戛。基督对我们来说是一切。把无可比拟的主摆在宗教的万神殿中是与全能神的启示和真理是相悖的,是他曾创造了我们和我们所在的世界。他和它们都是不一样的,是独立的。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有些人说,“让我们接受耶稣是个得到感动的先知,就像荷马、维吉尔、但丁、莎士比亚或弥尔顿一样。让我们接受耶稣就是历史上一位有非凡才华的人。” 你是否知道,如果你要站在荷马、维吉尔、但丁、莎士比亚或弥尔顿的面前,并且他们面前还有主耶稣,他们这些人将是最吃惊的?就拿他们之中最有才华、最多面手的莎士比亚为例,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学天才。莎士比亚一生的目标和梦想就是写剧挣足够的钱让自己能够被认可,被葬在埃文河边的斯特拉特福德教堂。那是他的目标,他也完成了这个目标。如果你去过埃文河边的斯特拉特福德,你去过那里的圣公会,在教会前的高坛上刻着他在自己墓碑上的话:“看在耶稣的份上,好朋友,切莫挖掘这黄土下的灵柩。” 他是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天才,他死去的时候,他的遗嘱上写着:“我将我的灵魂交给神我的造物主,因着谦卑的信心,借着耶稣救主的工作,进入永生。” 莎士比亚在神和我主耶稣面前,就像你我一样,“主啊,怜悯我,让我能够得救。” 没有哪个人上学却不知道上世纪这个文学史的轶事的。查尔斯·兰姆身边有一群文学才子,他们聊天的时候说,如果历史上的文学天才来他们的俱乐部时会是什么样子。查尔斯·兰姆说,“如果莎士比亚来到这个房间,我们所有人都会站起来,表示对这位伊丽莎白时期的诗人的尊敬。但如果耶稣基督来到这屋里,我们都会跪下,表示崇敬、赞美。” 没有人像他。他是无法比拟的,没有什么可以与主耶稣相比。所有人都是有限的。但他却不知道这事,他也没有提过。在风浪之中,他一说话风浪就平静了 [马太福音8:23-27]。在大麻风病人前、不洁净的人前,瞎子前,聋子前,瘸子面前,他给他们光明和生命。在死人的面前,他带来复活 [约翰福音11:38-44]。他是无可比拟的。在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死亡面前―所有人,即使是最伟大的,最有智慧的,最博学的,最富有的,最著名的,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的怀抱,所有人―我们的主面临死亡的时候说,“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 [约翰福音10:17-18] 他死去之后,第三天他把裹他头的布与缠他身体的布条分开,将它折好放在一边,走出坟墓。全能、复活、道成肉身、荣耀、永生的神,战胜了死亡、罪和坟墓 [约翰福音20:1-8]。这是耶稣我们的主。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如果我接受他说的关于他自己的话,相信他的应许,相信他在等待那些在信心里仰望他的人,会怎样?我接受主耶稣会怎样?如果我打开圣经接受主耶稣所说的话,承认他是神子和救主会怎样?如果我接受他会怎样?旧约中关于耶稣的预言有多余三百个,他每一个都实现了。这些预言全在他里面实现了。耶稣是全部圣经的主题和内容。这是他的历史,圣经是。我向着主耶稣打开圣经,他实现了每一个预言、应许。 如果我向主耶稣敞开自己的家庭,邀请主耶稣来到我家,他就祝福、洁净家里的每个人,让每个孩子的生命丰盛。那是耶稣。如果我向主耶稣敞开自己的心,邀请他进入我的生命,这是么多美好的事!如果我在他面前俯伏、仰望他的脸,我的灵里会发生奇妙的事。就像旧时的英雄在国王面前跪下说,“王,我的主,我单膝跪在你面前,我只在神面前双膝跪下。” 如果我在主耶稣面前俯伏、仰望,会发生怎样的事! 我去过哥本哈根,这是现代最伟大的雕刻家的家乡。我想去看托瓦尔森在西欧的著名雕像,我们经常地看到它的图片,题目是复活的耶稣。他的手臂敞开着,下面刻着:“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 [马太福音11:28] 我在哥本哈根找到了存放托瓦尔森的雕像的教会。它就摆在圣坛前面:在那里拜访了我们的主张开双臂的美丽雕塑。我在教会看到主耶稣的著名雕塑,我想到一个故事,一个艺术批评者从远处来看这雕塑。他站在这里,站在那里,从各个角度看它,他的眉毛一直皱着。那时正好有个少年在教会,看到这个批评家皱着的眉头。少年跟陌生人呢说,“先生,你必须得过去,你必须得跪下,仰望他的脸。” 我不是拜偶像的,我不向偶像跪拜,但是我会那样做。我到那个教会的圣坛,跪下仰望他的脸。这是我的位置:跪在主的面前仰望他的脸。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我要向他敞开我的心接受他。我要在他的面前俯伏。另外:不仅圣经中都是他的故事,我要敞开我的家庭、我的心,在他的面前仰望他;当我打开未来的大门,世代的末了,我只会看到荣耀、威严的主耶稣和天使一起在荣耀和全能中降临 [撒迦利亚书14:5;犹大书1:4] 主啊,我们这些蒙你保守的人看到你已经应许的胜利。想想吧:打开未来的大门,掀开时间的大幕,看到世代的终了、历史的结局,他就在那里,永生的主,天地和神一切造物的王。 1742年的4月,亨德尔在爱尔兰的都柏林演出《弥赛亚》;下一年,1743年的三月,亨德尔在伦敦演出《弥赛亚》,乔治二世王在那里。当清唱剧进行到高潮 “哈利路亚”,他们唱到,“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上帝,全能者作王了。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英国国王不自觉地站起来,所有的观众都和国王一起站立。从那天到现在,他们唱亨德尔的 “哈利路亚” 时,所有的观众都会起立。这是耶稣,神的儿子,世界的救主,一切未来的王。...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生命与永恒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W. A. Criswell博士

马太福音27:15-26

1982年10月31日 7:30 p.m.

有众多通过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或西南的KRLD电台和我们一起分享这个时刻的听众,愿主赐给你天上的祝福。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我们正在进行连续九个夜晚的复兴系列。我们的主题是:“生命和永恒的问题”。今晚的问题是:我当如何处置称为基督的耶稣?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各位,我们邀请你和在圣殿里的各位一起翻到马太福音二十七章。马太福音,第一卷福音,二十七章,我们要一起读15到26节。这是耶稣在罗马巡抚彼拉多面前受审的时候。我们一起来读:

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

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

众人聚集的时候,彼拉多就对他们说:「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是巴拉巴呢?是称为基督的耶稣呢?」

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

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

祭司长和长老挑唆众人,求释放巴拉巴,除灭耶稣。

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呢?」他们说:「巴拉巴。」

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

巡抚说:「为什么呢?他做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你在这个悲伤的故事中看到罗马巡抚彼拉多的永恒重要的问题:“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我认为这个问题在现在还是很重要的。“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为什么这么说呢?为什么耶稣比朱庇特对我更重要?为什么我重视基督过于看尤利乌斯•凯撒?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死去大约两千年了。我为什么要面对这个问题,“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我为什么不把他请出去?为什么不从我的思想、生命和心里清除他?我为什么要面对耶稣基督?只有这个简单的原因:神在人类历史上至关重要的行为就是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我们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神和基督。这是不可避免,无可逃避的。

怀疑论者、无神论者、唯物论者、世俗论者、人文主义者、犬儒主义者、无信仰者,他们都说,“我们已经清除了他,我们和基督没有关系,我们的生命中没有他的存在。” 就像本丢彼拉多,他们已经洗清了自己的手,认为自己和主耶稣没有任何干系。他们说,“现在都好了。” 但是就像彼拉多一样,他们能洗净自己的手吗?他们能清除掉这个加利利人吗?

如果明天有人到办公室,写了封信,写的日期是,“1982年11月1日”。你不是以为已经清除了主耶稣吗?这就离不开他,“1982年”,这是什么意思?耶稣诞生后的一千九百八十二年;你没有除掉他。一个人开了银行,他在美国之父华盛顿的生日、解放者林肯的生日都会关闭银行,但是他在圣诞节会开门吗?他不是清除掉耶稣了吗,但那是他的生日!如果有人去英国女王的加冕礼,我们也从电视上看到,它从始至终都是敬拜。英国君王的加冕礼是在神殿里进行,是教会的聚会。如果有人去参加美国总统的就职典礼,总统要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那圣经里讲的是耶稣基督的故事。我以为他们要清除主耶稣。如果有人学习世界的文学作品,比如弥尔顿的《失乐园》、《复乐园》;它是关于主耶稣的故事;我以为他已经洗清手了。如果有人去欣赏世界音乐,肯定会听到复活节、圣诞节的音乐,这是基督的音乐。若一个人竭尽心力地思考历史和文明的问题,这些是基督文明的故事,基督在人性上留下的不灭印记。若一个人有个儿子在后院玩耍;一个欺负人的孩子把他推到了,那人会对他们说,“这样不好,记得黄金法则吗?” 这是耶稣的教导。如果有人去葬礼、婚礼或墓地,或者就在街上漫步,会看到神的尖顶向上指向耶稣所在的地方。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洗净手了;我以为他们已经清除掉他了。圣经的重大问题一直是,“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我们生命的每条道路都会遇到这个卑微的拿撒勒人、孤独的加利利人。他还是马槽婴儿的时候就看着我们;他在哈丁角讲解神国的原则,发表登山宝训时看着我们;他在橄榄山为被罪诅咒、充斥战争的世界哭泣时,在看着我们;他在十字架上为人的罪死时看着我们;他在天上看着我们,他要从那里来审判活人死人 [提摩太后书4:1]。我们无法在耶稣的事上洗净自己的手。“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科学家、学者、不相信的教师、教授和文人都说,“我对预言、幻想没有兴趣,更别提宗教迷信。我和耶稣没有关系。我只在乎事实,科学事实,可证伪的事,事实的事;而不是宗教迷信。我只在乎事实。” 多么美好、荣耀!如果一个人来到这世界,改变了所有的日历,时间被分隔成他出生前和他出生后,你不会认为这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吗?或者,有个人出生在牲畜棚里,一生过着劳动的生活,三十岁以前一直辛苦地劳动,然后他又几个月在四处教导人,三十三岁去世,但那个人却改变了文明的进程。你不会说这是个事实吗?再看:他没有召集人和军队,没有带领任何政党,没有任何的管理组织,从没有写过书,从没有写过歌,却因为叛国被憎恨、鄙视和审判,他自己的子民拖着他出了城,把他钉在十字架上,钉在两个盗贼之间;但是多年以来有数百万的人为他献上生命,在今天仍有数不清的人愿意这样做。你说,这不算是无法逃避的事实吗?科学家说,“我们只跟事实打交道”。人类历史的最重要的事实是耶稣我主!

这些人认为石头是事实,并从中衍生出地理学来;他们认为星星是事实,从中衍生出天文学;他们看着化石从中衍生出古生物学,并且写了人类之前的历史。但是同样这些人看到神子基督,人类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实,却认为一无所得!他们研究天体得到各样的定理、推理,但是从道成肉身的神子的身上却得不到什么!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实、人类生命的最重要事实、文明进程中最重要的事实就是耶稣我们的主。“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还有人说,“我们要这样待耶稣:我们要把他放在世界的宗教万神殿中。” 我读过无数这样的关于世界宗教的书,封面上有孔子、释迦摩尼、克利须那神,有穆罕默德,在那万神殿中还有一位耶稣。我每次看到这些,我认为这是个冲突,这对于常理来说是侮辱而不是真实。你不能把他放在宗教的万神殿中。他在那里不合适。当你介绍主耶稣的时候,就如同非利士的神大衮在约柜前倒下摔碎;世界上这些宗教人物在主耶稣的面前无法站立。他们与救主的区别如同黑夜和白日的区别。

孔子是个政治哲学家,他搜集中国古时的谚语、政治智慧;孔子不相信神。

释迦摩尼是富家子弟,他在富足生活中还是很悲惨,于是放弃了这种生活,使徒寻找幸福;他说他最终找到了,靠着抑制自己的欲望。磐涅对他来说是人类生命的最终目的:虚无!如果我们要去个虚无的地方,那就是磐涅。这是佛陀,释迦摩尼,诚然世尊。他不相信神,他不相信祷告。

克利须那神,印度教的神,是个转世,是毗瑟挐最新的转世。毗瑟挐是三个主神之一:梵天、湿婆、毗瑟挐。这是性和生殖的神,他们敬拜动物。你能否想象在印度教的国家中,每头猪都是恶魔,每头牛都是神?他们对偶像的敬拜是无比地堕落,超乎人的想象。我去过印度:那里敬拜偶像克利须那神是强制性的,世界上最没见过这样的事,同样也没有什么像印度教这样黑暗。

先知穆罕默德是个土匪,是个谋杀犯,是个热衷暴力的歹徒。他以沙漠商队为目标,他的生命中充满了流血、谋杀和暴力。穆罕默德只允许追随他的人娶四个老婆;但是他因自己的欲望、放纵,从天上得到异象,告诉他可以娶的老婆的数目没有限制。他的一生是骄奢淫逸的。我前不久和一个美国的穆斯林聊天,我对他讲了建立伊斯兰教的先知默罕默德的淫荡、亵渎和暴力,他对我说,“这和伊斯兰教没有关系。” 你能想象有人对你说基督和基督教没有关系吗?我的弟兄姐妹们,基督教信仰就是基督,包含在基督里,起初和终结都在他里面,他是阿拉法和俄梅戛。基督对我们来说是一切。把无可比拟的主摆在宗教的万神殿中是与全能神的启示和真理是相悖的,是他曾创造了我们和我们所在的世界。他和它们都是不一样的,是独立的。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有些人说,“让我们接受耶稣是个得到感动的先知,就像荷马、维吉尔、但丁、莎士比亚或弥尔顿一样。让我们接受耶稣就是历史上一位有非凡才华的人。” 你是否知道,如果你要站在荷马、维吉尔、但丁、莎士比亚或弥尔顿的面前,并且他们面前还有主耶稣,他们这些人将是最吃惊的?就拿他们之中最有才华、最多面手的莎士比亚为例,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文学天才。莎士比亚一生的目标和梦想就是写剧挣足够的钱让自己能够被认可,被葬在埃文河边的斯特拉特福德教堂。那是他的目标,他也完成了这个目标。如果你去过埃文河边的斯特拉特福德,你去过那里的圣公会,在教会前的高坛上刻着他在自己墓碑上的话:“看在耶稣的份上,好朋友,切莫挖掘这黄土下的灵柩。” 他是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天才,他死去的时候,他的遗嘱上写着:“我将我的灵魂交给神我的造物主,因着谦卑的信心,借着耶稣救主的工作,进入永生。” 莎士比亚在神和我主耶稣面前,就像你我一样,“主啊,怜悯我,让我能够得救。”

没有哪个人上学却不知道上世纪这个文学史的轶事的。查尔斯·兰姆身边有一群文学才子,他们聊天的时候说,如果历史上的文学天才来他们的俱乐部时会是什么样子。查尔斯·兰姆说,“如果莎士比亚来到这个房间,我们所有人都会站起来,表示对这位伊丽莎白时期的诗人的尊敬。但如果耶稣基督来到这屋里,我们都会跪下,表示崇敬、赞美。”

没有人像他。他是无法比拟的,没有什么可以与主耶稣相比。所有人都是有限的。但他却不知道这事,他也没有提过。在风浪之中,他一说话风浪就平静了 [马太福音8:23-27]。在大麻风病人前、不洁净的人前,瞎子前,聋子前,瘸子面前,他给他们光明和生命。在死人的面前,他带来复活 [约翰福音11:38-44]。他是无可比拟的。在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死亡面前―所有人,即使是最伟大的,最有智慧的,最博学的,最富有的,最著名的,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的怀抱,所有人―我们的主面临死亡的时候说,“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 [约翰福音10:17-18] 他死去之后,第三天他把裹他头的布与缠他身体的布条分开,将它折好放在一边,走出坟墓。全能、复活、道成肉身、荣耀、永生的神,战胜了死亡、罪和坟墓 [约翰福音20:1-8]。这是耶稣我们的主。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如果我接受他说的关于他自己的话,相信他的应许,相信他在等待那些在信心里仰望他的人,会怎样?我接受主耶稣会怎样?如果我打开圣经接受主耶稣所说的话,承认他是神子和救主会怎样?如果我接受他会怎样?旧约中关于耶稣的预言有多余三百个,他每一个都实现了。这些预言全在他里面实现了。耶稣是全部圣经的主题和内容。这是他的历史,圣经是。我向着主耶稣打开圣经,他实现了每一个预言、应许。

如果我向主耶稣敞开自己的家庭,邀请主耶稣来到我家,他就祝福、洁净家里的每个人,让每个孩子的生命丰盛。那是耶稣。如果我向主耶稣敞开自己的心,邀请他进入我的生命,这是么多美好的事!如果我在他面前俯伏、仰望他的脸,我的灵里会发生奇妙的事。就像旧时的英雄在国王面前跪下说,“王,我的主,我单膝跪在你面前,我只在神面前双膝跪下。” 如果我在主耶稣面前俯伏、仰望,会发生怎样的事!

我去过哥本哈根,这是现代最伟大的雕刻家的家乡。我想去看托瓦尔森在西欧的著名雕像,我们经常地看到它的图片,题目是复活的耶稣。他的手臂敞开着,下面刻着:“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 [马太福音11:28] 我在哥本哈根找到了存放托瓦尔森的雕像的教会。它就摆在圣坛前面:在那里拜访了我们的主张开双臂的美丽雕塑。我在教会看到主耶稣的著名雕塑,我想到一个故事,一个艺术批评者从远处来看这雕塑。他站在这里,站在那里,从各个角度看它,他的眉毛一直皱着。那时正好有个少年在教会,看到这个批评家皱着的眉头。少年跟陌生人呢说,“先生,你必须得过去,你必须得跪下,仰望他的脸。” 我不是拜偶像的,我不向偶像跪拜,但是我会那样做。我到那个教会的圣坛,跪下仰望他的脸。这是我的位置:跪在主的面前仰望他的脸。

“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 我要向他敞开我的心接受他。我要在他的面前俯伏。另外:不仅圣经中都是他的故事,我要敞开我的家庭、我的心,在他的面前仰望他;当我打开未来的大门,世代的末了,我只会看到荣耀、威严的主耶稣和天使一起在荣耀和全能中降临 [撒迦利亚书14:5;犹大书1:4] 主啊,我们这些蒙你保守的人看到你已经应许的胜利。想想吧:打开未来的大门,掀开时间的大幕,看到世代的终了、历史的结局,他就在那里,永生的主,天地和神一切造物的王。

1742年的4月,亨德尔在爱尔兰的都柏林演出《弥赛亚》;下一年,1743年的三月,亨德尔在伦敦演出《弥赛亚》,乔治二世王在那里。当清唱剧进行到高潮 “哈利路亚”,他们唱到,“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上帝,全能者作王了。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英国国王不自觉地站起来,所有的观众都和国王一起站立。从那天到现在,他们唱亨德尔的 “哈利路亚” 时,所有的观众都会起立。这是耶稣,神的儿子,世界的救主,一切未来的王。

齐赞耶稣大能圣名,天使俯伏敬拜,

在主足前冠冕献呈,尊崇万有主宰,

在主足前冠冕献呈,尊崇万有主宰。

[“颂赞耶稣圣名”,Edward Perronet]

“我当如何处置耶稣?” 我应该这样:敞开我的心,敞开我的生命,敞开我的灵魂、祷告、希望、异象、计划,敞开我的生命、对未来的希望,向主耶稣完全敞开自己:“主,欢迎你进入我的家,我的心,我的生命。欢迎,主,王,救主,值得永远称颂的神。”

你还能想象更荣耀的福音吗?你能想到更宝贵的希望啊?主啊,怪不得西门彼得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约翰福音6:68] 只有黑暗、绝望;在基督却有生命、光明和天上的荣耀。

我们一起站立好吗?

我们的主,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有多么非凡、无比的消息。他是无比的、特殊的、唯一的,他是王、耶稣我们的王。他是救主,他对每个问题都有答案。主啊,这是多么宝贵的事,我们能够在你的面前俯伏,呼求你的名,爱你、服事你、跟随你、和你一起行走。神啊,当我们一起歌唱赞美的时候,我们一起祷告的时候,把生命和力量的事交给你的时候,求你祝福我们。主啊,我们有了你大能的手,一定不会迷失,一个也不会。

在我们的会众祷告、等待的时候,一个家庭,把你的生命和我们一起献给教会,我们欢迎你。一对夫妇,或者一个人,“牧师,今晚我们已经决心向主,我们来了。” 表明自己的信心,说,“我已经接受耶稣,我已经向他敞开心。” 受洗加入我们的教会:“我要受洗。” 神会将这信息放在你灵里,用你的生命回应。现在就决定。在这个时刻,我们歌唱的时候,在周围看台的各位,沿着楼梯下来;在下面的座位上的,沿着过道:“牧师,我们今晚来了。这是神为我们预备的时间。” 欢迎你。这是最荣耀的方式,最美好的团契,最明亮的希望,他能够宽恕我们的罪。他在生命册里写下我们的名字,他可以从死亡、地狱和坟墓中拯救我们。我们的主耶稣。主啊,今晚请你祝福那些过来的人,因着你美好救恩的名,阿门。我们一起歌唱,欢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