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自己将来的复活- Our Own Coming Resurrection

我们自己将来的复活- Our Own Coming Resurrection

June 21st, 1981 @ 10:48 AM

使徒行传 26:8

8 神叫死人复活,你们为什么看做不可信的呢?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们自己将来的复活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使徒行传26:8
1981年6月21日上午 8:15

这篇讲道的主题是我们自己将来的复活,背景经文是使徒行传26章8节。在这段经文中,当保罗在国王希律亚基帕二世的面前为自己所传的道申辩时,他在第8节提出了一个反问:“上帝使死人复活,你们为什么判断为不可信呢?”[使徒行传26:8]。死人复活;人死之后还有生命存在吗?
约伯是旧约中的德高望重的长者,他在第14章14节问了一个回荡于多个世纪的问题:“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约伯记14:14]。谁没问过这个问题呢?有时候是恐惧、有时候是害怕、有时候是充满希望、有时候是充满痛苦、有时候是充满心碎;我想,自从有了第一个坟墓的时候,人就开始问这个问题了[创世记4:8-10]。从那时起的多个世纪以来,世界上的伟大的纪念碑已经强调了它在人的心中所产生的影响。埃及的金字塔、摩索拉斯国王摩索拉斯的陵墓、印度阿格拉的泰姬陵、法国巴黎的拿破仑坟墓、英国的威斯敏斯特修道院、日本奈良和京都的皇帝陵墓、无尽的陵墓、墓地、碑文和石棺,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希望生命能以某种方式永生和不朽的基础上的。
“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约伯记14:14]。死亡的破坏性是普遍的,没有结束;无论是哥特、瓦尔达尔、匈奴、都铎王朝、蒙古人还是撒拉逊人都没有这般毫不留情地进行杀戮,死亡对待年轻人毫无怜悯,对老人毫不留情,对良善、真理与美貌也毫不在乎。死亡的终结总是莫名地使我们的灵魂感到惧怕。我们所有人都感到它好像站在一个新挖好的坟墓前,或者第一次被介绍给我们破碎的家庭圈子,或者我们自己内心对那个敲门的苍白骑士的出现感到恐惧。亲爱的神啊!约伯的问题有没有答案呢?如果我死了,我还能复活吗?
我们的研究发现,对于那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发自内心的呼喊,有两个肯定的答案。一个答案存在于延续不断的人类历史和人内心不灭的希望,灵魂的不死。这是一种不灭的信仰,它从一开始就是人类历史的重要特征。
西塞罗做了最详尽的研究,并且这些研究的结果从古代一直传了下来。西塞罗总结说道:“永生是所有民族都确立的希望。”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已确认了这一点。
当那些象形文字,即古希腊人用图画书写的文字被破解之后,发现它竟然被称为死亡之书,讲的是未来将发生的事。当古代的阿卡德人、苏美尔人、巴比伦人的楔形文字碑文被最终破译,发现它讲述的是死后的生命。那种希望是荷马写作于他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的诗歌。它所蕴含的灵感一点不逊色于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这位希腊战士跟他的盔甲同葬在一起。绘画上的美洲印第安人与自己的弓和弓箭同葬在一起。摆放这些东西,是为了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生命中使用的。在非洲不论一个部落是多么地渺小,甚至是在南美洲被降级的巴塔哥尼亚之中,都有那个不灭的希望:超越生命之外还有别的生命。当我们阅读人类历史的时候,惊人的一个发现就是:理性主义者的一切推理都没能除灭人类心中的这个深深的信仰,这个信仰就是当我死以后,我会复活。
伯特兰•罗素是一位有口才而且著名的英国哲学家、数学家和作家,我在他的作品中读到过这样一段话:

激情、英雄气概、深邃的思想与强烈的感受都不能留住生命使之逃离死亡;世世代代的劳苦,所有的热情,所有的灵感,所有辉煌的才华注定要在太阳系茫茫的死亡中消逝,人类成就的殿堂终归要埋在宇宙废墟的瓦砾中。所有这一切,即便不是无可非议,也是真实确凿,任何哲学都无法否认。今后人类灵魂的归宿只能建立在这些真理及不屈服的绝望之基础上。
[摘自《自由人的信仰》,伯特兰•罗素, 1903年]

这些就是理性主义思想家的作品和结论,今天我们把它称为世俗的人文主义。摆在我们前面的只有坟墓,摆在宇宙面前的也只是恒星的死亡与灭绝。
虽然所有这些理性主义者在多个世纪以来不断发表他们的著作,但今天对永生的盼望还是和起初的时候一样耀眼、一样明显、一样鲜活,一样的坚定不移,这难道不是件奇怪的事吗?我们会觉得生命像个拱桥,现在的部分是拱桥的一侧,另一侧伸展到现在的生命之外。不知为什么,我们觉得生命就像一个巨大的拱形,我们现在所处的就相当于是拱形在这一边的支柱,但是超越这个生命,在这个拱形的另一头还有一根支柱。我们不由自主地认为生命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桥,横跨一个巨大的鸿沟,而我们站在桥的这一头,但桥并非到中间就结束了,这桥跨越深渊到达了另一边。那将是另一个故事,那将是新的篇章,那将是另一个生命。“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约伯记14:14]。
但让我们毫无争议、毫不怀疑地相信有天堂、有一个更好的世界、有一个更好的生命的坚定信念在哪里呢?在哪里呢?我认为古代文学中最可悲的话语就是柏拉图在面临死亡时说的话:“若这世上有某种神的道该多好啊!这样我们就能乘着更坚固的船在神的道的海洋上更安全地行驶。”当柏拉图举目远望那些已经去到冥河另一头获得永生的人时,他的灵魂所呼求的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启示,希望当我们进入到那浩大、无边无际的深渊时,能有个可以让我们依靠的道,使我们的灵魂靠着这道得到更平安的安息。”
那就是第二个答案,它回答了约伯的问题“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约伯记14:14]。第二个回答,人类内心的不变的信念和对永生的追寻:心灵不会死,人是永生的。第一个答案,是贯穿全部人类历史的,相信人心不灭的信念:灵魂以某种形式并不灭亡。人永远活着。第二个答案则是基督信仰的答案,基督带来了生命和永生,永远地废除了死亡。[提摩太后书1:10]。
有许许多多的圣经学者宣称:在圣经的启示中,哥林多前书15章是最高的 [哥林多前书15:1-58],这个启示不断地升高,神的启示不断地展开,直到达到在哥林多前书15章中最高的辉煌与胜利,而这就是讲死人复活的一章。

请把圣经翻到哥林多前书15章,我们一起来看看基督徒的这种希望。我们从12节开始,哥林多前书15章,12节。如果你身边的人没有带圣经,请跟他一起看你的圣经。哥林多前书15:12。

12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么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
13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14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15并且明显我们是为 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 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 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
16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17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18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
19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20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21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
22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哥林多前书15:12-22]

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希望和保证啊!这不只是一个信念、不只是一个渴望、不只是一个希望,而是通过从死里复活的基督里已经得到证实的。基督活着,而正因为他活着,我们也会活着。约伯现在可以从炉灰中站起来[约伯记2:8],他可以胜利地欢呼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我的心肠在我里面消灭了!”[约伯记19:25-27]。耶稣已经战胜了死亡[使徒行传2:24; 提摩太后书1:10],并且已经应许了让我们将来得复活[哥林多前书15:54-57;撒罗尼迦前书4:16-17;约翰一书5:2-5, 11:25-26]。
还没有结束,我们来继续看哥林多前书15章35节。哥林多前书15章35节说:“或有人问:「死人怎样复活,带着什么身体来呢?」”[哥林多前书15:35] 让我来换一种说法,如果从死里复活,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吗?我在复活后仍然是自己,还是会变成不同的样子?在我复活后,我还保持有我自己的性格、身份和个性吗?那活着的还是我吗?“死人带着什么身体来呢?”
在下面这些经文中,保罗讨论并向我们启示和证明了当基督从死里复活以后,仍然还是他自己、是我们的主―他的手上和脚上甚至都还有钉痕,肋旁有疤痕[路加福音24:39-40;约翰福音20:25-28],他就是主。我们也将是一样的,当我们从死里复活时,我们仍将是以前的自己。然后他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对这一点作了说明,他说神给每个人一个身体。
“凡肉体各有不同。”(第39节)“人是一样,兽又是一样,鸟又是一样,鱼又是一样。有天上的形体,也有地上的形体;但天上形体的荣光是一样,地上形体的荣光又是一样。”[哥林多前书15:39-40]。我们也是这样,我们在复活时不会全都一样。你还会是你,我还会是我。
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有一个属血气的身体;对于另一个世界,神为我们预备了一个灵性的身体[哥林多前书15:43-44]。但那个身体是属于我的,那个身体现在就是你的,在将来的世界里将是你的―当死而复活以后。
这是基督信仰的独特启示和教义。永生是普通人都普遍持有的信念,即便很脆弱,却仍留在人性中。但我们的身体将从死里复活,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的启示[罗马书8:11],这是基督信仰所独有的,只能在基督信仰里找到。
当保罗在雅典山上的亚略•巴古―雅典的最高法院―讲道时[使徒行传17:22],如果他讲灵魂不朽,没有人会讥诮他,没有人会嘲笑他,没有人会赶他出去。但保罗讲到了身体的复活,而伊壁鸠鲁和斯多亚的学士们则嘲笑人死后还能复活、身体腐烂后还能重新结合的这种想法[使徒行传17:18, 30-32]。但这却是基督信仰和信息的核心[哥林多前书15:12-19]。
以赛亚复活后不会是保罗,也不会是耶利米;约翰•克里索斯托复活后不会是乔治•怀特菲尔德,他们也不会变成司布真。复活后,基督还是我们的主基督,他还是他自己[马太福音28:5-7;使徒行传1:11]。复活后,约翰还是约翰;西门彼得还是使徒之首;提摩太和提多还是他们自己;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这就是基督信仰,基督的福音的核心[哥林多前书15:12-19]。
是神的灵将要把每一个分子和每一个原子,把这个生命中已经化为尘土的物质聚集起来[创世记3:19;但以理书12:2;罗马书8:11]。神将会做工,把一切都重新结合起来。现在的我跟将来从死里复活的我将是一样,现在的你跟将来复活的你也将是一样的。
这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写的神将会做的事[第57节]。“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他的讲述用了两点: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那些在主来时活着的“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我们也要改变。”[哥林多前书15:51-52] 这是神所做的。死人能使自己复活吗?不能,这是神所做的。使我们主的身体复活的是圣灵。罗马书一章4节说基督是因着圣灵的大能从死里复活的[罗马书1:4]。使我们从死里复活的也将是神的圣灵[罗马书8:11]。
你怎能埋葬圣灵呢?圣灵生活在这圣殿里,这是神的圣灵的殿[哥林多前书6:19]。当我接受基督时,我就受了圣灵的洗进入了主的身体[哥林多前书12:13;罗马书6:3-5]。死亡无法废除主的身体,死亡也无法埋葬基督的圣灵。
当我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时,我就无法被埋葬。住在我里面的圣灵,将使我从死里复活[罗马书8:11],就像圣灵当初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一样[罗马书1:4]。这是神所做的,我们要被改变[哥林多前书15:51-52],“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哥林多前书15:53-54] 这是神所做的,我们要被改变。
就像艾冯河旁的斯特拉福,弓河旁也有个斯特拉福。在血腥玛丽女王的时代,有两个烈士被绑在火刑柱上,其中一个是跛脚的人,另一个是盲人。当火被点着时,跛脚的人把拐杖扔掉,对他的朋友说:“兄弟,要有勇气。这火会治愈我们俩。”
多美好的福音啊!多荣耀的胜利啊!多么欢欣的凯旋啊!神要使我们从死里复活,我们将被改变。[哥林多前书15:52]。
主啊!愿我们在基督里有信心。当黑暗的日子和苍白骑士到来时,那将是胜利的日子、自由的日子、得胜的日子,神为我们预备了更好的[希伯来书11:40]。永远赞美他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