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灵里的争战 – Our Spiritual Struggle

我们灵里的争战 – Our Spiritual Struggle

December 5th, 1982 @ 11:41 AM

以弗所书6:13

13 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们灵里的争战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以弗所书6:13

1982年12月5日    上午10:50

 

 

我是达拉斯的第一浸信会的牧师,这篇讲道信息的题目是我们灵里的争战。在我们进行的关于圣经的伟大教义的讲道中,我们已经进行到了实践神学的部分—这是我们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的实际经历,是我们因着主的名和靠着主的帮助与恩典的生活。今早的信息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我们灵里的争战。在以弗所书最后一章(第六章)的中间部分,以弗所书六章10节,有这样的经文:

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所以,要拿起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盾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 神的道;

[以弗所书6:10-17]

 

当我读这段经文时,我发现很明显这位使徒用这些直率的、军事的语言在描述基督徒的生命。他讲到了搏斗。在使徒保罗写下的经文中,经常有体育竞技中的竞争和拼搏的意象。这里我们在搏斗。他在哥林多前书中说:“所以,我奔跑不像无定向的;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哥林多前书9:26]。在提摩太后书的最后一章,他说了一句优美的话:“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提摩太后书4:7]。他在腓立比书第三章说道:“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立比书3:14]。为了奖赏而竭尽全力,奋力拼搏。他也常常使用战争冲突中的意象和词汇。在今天的经文里,他说的是神的盔甲。如在提摩太前后书中一样,他常把基督徒称作耶稣基督的精兵[提摩太后书2:3、4]

我看了一本赞美诗歌本,我对这本诗歌本中所写的关于战斗、关于顽强、关于军事的这些歌曲感到惊奇:“十架精兵”、“信徒精兵歌”。有无数的赞美诗歌在描绘基督信仰以及基督徒生命的战斗图画,这就是我们灵里的争战。毕竟基督信仰就是在十字架上、在殉道者的鲜血中、在痛苦和死亡中诞生的。我们的救主被钉死在罗马的十字架上,祂的使徒和门徒们被喂狮子,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被鞭打和囚禁。并且灵里的这种对抗与争战一直持续到如今。我曾见过被鞭打、被囚禁、以及被放逐的俄国人。

所以,主特意选择在楼上的房间里结束这些非凡的话语(约翰福音的第十四、十五和十六章):“在世上,你们有苦难”[约翰福音16:33]-这是我们灵里的争战。这个宇宙的中心是战争。启示录的第十二章说:“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启示录12:7]。这场天上的争战充满了神创造的受造物和宇宙,它存在于我们的地球上,也存在于我们的生命中:我们灵里的对抗、争战和拼搏。约伯是他的时代的义人-神这样说,圣经也这样说[约伯记1:1, 8]-约伯遭到了他的敌人撒旦的攻击,撒旦降下灾难折磨他,迫害他[约伯记1:8-12]。这是约伯和约伯的义。在撒迦利亚书的第三章,先知看到了神的大祭司约书亚,穿着污秽的衣服站在主的面前。他的敌人撒旦就在他的右边,控告他[撒迦利亚书3:1-5]。在先知但以理的书卷的第十章,即使但以理的祷告已被应允,天使长米迦勒还是被魔鬼阻挡了几周的时日之后才能前来。是谁阻挡了他?撒旦。[但以理书10:12-13]。在犹大书中提到了米迦勒和撒旦为摩西尸首的争论。撒旦想要以摩西的尸首为陷阱,让神的子民把摩西作为偶像来拜。神说:“我们要把他埋在一个无名的墓穴。”犹大书提到这争辩时说:“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吧!’”[犹大书1:9]。在这个宇宙的中心的邪恶力量是战争、冲突和对抗。

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问题:如果神是仁慈的,并且祂在运行这个世界,为什么祂要允许暴雨、飓风、龙卷风与干旱?为什么祂会允许小孩子被饿死?为什么祂只是旁观着战争和流血?”对于这种问题的答案是-提问者还没有明白,他还没有明白神的道。例如,根据神的话语,在哥林多后书第四章4节,圣经说这个世界的神是撒旦[哥林多后书4:4];并且在我刚才引用过的美妙经文中(约翰福音的第十四、十五、十六以及十七章),主耶稣一次次地提到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即撒旦)在祂身上毫无作用[约翰福音14:30,16:11,17:15]。并且以弗所书二章2节把撒旦称为这个世界的神和“首领”。他播种罪恶,他播种死亡,并且他是在全地播种。你所看到的悲惨、伤痛、悲伤、痛苦与死亡,就是出自于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撒旦的残酷之手。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意志:神的意志和撒旦的意志。当你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6:10] 你就是在为此祷告:在世界终结的千年,神将统治全地。祂现在还没有,祂现在还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意志,你每天在心里和生活里都有体会。保罗呼喊说:“我真是苦啊!”[罗马书7:24]“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马书7:15]“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7:24]。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心里体会到那可畏的内在争战。我们里面的一部分想要让我们离弃神;我们里面的一部分想要把自己高举到万物之上。

我想短暂地离题讨论一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神给了我们自由,让我们自由选择。如果我不能选择,我就不是自由的。神让我们能自由选择。就像你的孩子一样,当你看着宝贵、天真的孩子,你会想说“我希望这孩子永远像这样,可爱、天真和美丽”吗?但一想到这孩子永远不会长大,你就会充满恐惧。这就是成熟,成熟是选择的权利。当你的孩子做了好的选择时,你会很自豪:“这才是我儿子,这才是我女儿,他们做的真好。”但是当孩子做了不好的选择时,你会说,“我很心痛,我很沮丧。”这就是自由-能够选择。

天使也可以自由选择,启示录十二章说,曾经有三分之一的天使选择了跟随撒旦[启示录12:3]。他们成为了堕落天使,他们的状态就这样永远地确定了。我们的世代也像那样,我们有权选择,在某一天做出选择之后,我们的状态也就确定了。在天堂的人和在地狱的人之间有一道鸿沟[路加福音16:19-30],神就是这样造我们的。我们可以自由选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为这选择而挣扎。

现在继续之前的主题。这宇宙的中心是战争、流血。人类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历史都充斥着战争、对抗、流血。我们基督徒的经历也是一样-世界上有肉体的软弱,有魔鬼和世俗的诱惑。在基督徒,基督的精兵和耶稣的门徒中,没有人能够逃离这种对抗和争战,很多时候还会遭受在属灵争战中失败的悲痛。

但圣经中有美好的安慰。我看到,在以弗所书第六章的结尾,当讨论完了神的军装以及对血肉的争战和对撒旦权势的争战之后,在最后的两节经文中有这些词语:平安、仁爱、信心、恩惠。它就是以这些词作为结尾的:平安、仁爱、信心、恩惠[以弗所书6:23-24]。它总是这样结束。从来没有其它形式的结尾。耶稣是得胜的。他施恩的手带给我们生命、光明和永生。圣经中记载的这个事情永远不会落空,它总是如此。圣经是一部不寻常的书。它栩栩如生地真实描述了合神心意的人-大卫、西门彼得;它只是用生动朴实的启示进行记述;这就是圣经,它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人类历史和人类生命的真实故事;它是极其真实准确的书。但是你是否注意到,在圣经记载的故事中,从没有绝望,从没有终极的失败?圣经中总是回荡着启示,并且充满了歌唱终极救恩与胜利的得胜之歌,从无例外。

对此,我在圣经中找不出比撒母耳记上第十六章更好的例子了。撒母耳已经膏扫罗为以色列的王,撒母耳爱扫罗-这个谦卑、宝贵的少年。他比其他以色列人高过一头[撒母耳记上9:2]。神差派撒母耳膏立扫罗作神的子民的王[撒母耳记上9:15-10:1]。但是扫罗没有服事主,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违背主的命令。于是神就厌弃他[撒母耳记上13:5-14]。撒母耳陷入了绝望中,他为了扫罗而流泪、悲伤和痛苦[撒母耳记上13:5-14,15:10-35]

撒母耳记上的第十六章是这样开始的:“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撒母耳记上16:1]’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因为我在他众子之内,预定一个作王的。”[撒母耳记上16:1] 你是否还记得这个称呼:“合我心意的人”[使徒行传13:22]。于是撒母耳受主的差遣来到了伯利恒,在伯利恒找到了耶西的家,在耶西家找到了一位留着胡子,容貌俊美,对着自己的羊群弹琴和唱歌的小伙子,并膏立他为以色列的王[撒母耳记上16:1-13]。神就是这样的。神说你要为扫罗悲痛、悲伤、哭泣到几时呢?你起身,我已经选了一个合我心意的人。总是这样的乐观积极,从不是失败。

以赛亚生活在预言犹大国要毁灭的时代,他已经看到过以色列被掳走。他是怎样开始他的预言的?是从绝望中开始的吗?不是的,他讲到神要选择的、圣洁的、剩下的以色列民。以赛亚是这样[以赛亚书1:8-9],耶利米也是一样。他正好生活在遭受巴比伦掳掠的时代中。他看到了圣城的毁灭,看到了神的圣殿被烧毁。他在第25章和29章说了什么?他说:七十年满了以后,神会眷顾你们,并使你们重回应许之地”[耶利米书25:11-12,29:10]。争战结束后总是胜利和得胜的音调,总是如此。旧约的最后一个先知–玛拉基因为以色列子孙的变节,他有很多的沮丧。但他是怎样结束玛拉基书的?他说,准备好,王就要来了;他如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在神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神要差遣以利亚来。你们在求告的主,弥赛亚,就要来了[玛拉基书4:2-5]。先知的书是这样结束的。

当我读新约时,发现里面也有同样的胜利与得胜的音调。他们看到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他们接着又看到祂从死里复活[哥林多前书5:1-9];他们感受到罗马沉重的迫害,但也看到铁门在西门彼得面前敞开[使徒行传12:1-17];他们看到圣徒约翰被从以弗所放逐到拔摩岛上,但他们也从约翰那里看到来自掌权的主,我们的基督和救主主耶稣的荣耀启示[启示录1-22]。司提反是教会的执事和平信徒,当他被投石处死时,经文的记载说,他的脸好像天使的面孔一样,他还看到天开了,耶稣站在神的右边[使徒行传7:54-56]。这是圣经中唯一一处地方记载耶稣被看到站着。祂总是坐在全能神的右边。祂站在神的右边为要迎接祂的第一位殉道者。我认为这也是同等的神迹:当他们向司提反扔石头,当他死去时,他向神祷告不要归罪于这些伤害他生命人。然后经文说,司提反 “就睡了”,睡在主里了[使徒行传7:60]。你永远不会失败,你不能,因为神在其中。

使徒保罗也是一样。哥林多后书十一章的后半部分记述着使徒一生受过的苦难:有外邦人敌人,有同族内的敌人,有行远路的危险,有江河的危险,有旷野的危险;被石头打了一次,被抛在城外,被鞭打并被投入最深的监牢里[哥林多后书11:23-33]。但是使徒追忆完苦难的一生后说,这些我都不在意,只要 “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腓立比书3:10] “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提摩太后书2:12]

主啊,求你让我认识基督,并晓得祂复活的大能。耶稣有大能,祂掌管风和浪,祂是王,疾病和死亡都受祂管辖;主的死是有大能的,祂的死为我们赎罪,祂受苦难能使我们被洁净;祂的复活是有大能的,祂的复活使我们得以被称为义;祂的升高是有大能的,“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希伯来书7:25];他的终极的和可见的和道成肉身的再来是有大能的,当祂apokalupsis当祂被显明,当祂显现,祂就是全地的王和主,“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1:15] 使徒保罗仰望着我们的主,他看待这对抗和争战时总是带着对最终胜利的盼望,这是何等非凡的信心啊!祂被藐视,被人厌弃,但是保罗说,有一天,万膝必向祂跪拜[腓立比书2:10];祂被诅咒和离弃,但有一天,每一张嘴都必向天上荣耀的神承认祂是主[腓立比书2:11]。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以赛亚书53:7];但有一天,祂的声音要命令天上和地上的万民。在祂在地上的日子里,有十一个人跟随祂,但有一天,“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启示录7:9]“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启示录7:14]。曾经带着荆棘冠冕的[马太福音27:29;约翰福音19:2,5],有一天要带着王冠,接受天上神的天使万军,以及被提的复活的子民的敬拜和赞美。[启示录4:8-11,5:9,21:22-26]。我们不会失败,这是灵里的争战,但是神已经向我们应许了胜利、生命、光明和永生。

在使徒行传第五章中,有一些对于那些被鞭打的使徒的叙述:“他们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你记得这句经文吗?)[使徒行传5:41]。当试炼如此艰难,争战如此激烈,挣扎如此痛苦时,这只是神在预备我们,让我们能够进入祂为我们预备的将来的国。不要灰心丧气,不要害怕,我们灵里的争战是真实和激烈的,但是神在支持我们[罗马书8:31]。神预备我们,让我们强壮,准备好迎接那要来的无比美好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