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主的复活 – Our Lord’s Entrance into Resurrection Life

我们主的复活 – Our Lord’s Entrance into Resurrection Life

June 7th, 1981 @ 10:47 AM

马太福音28章

5 天使对妇女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是寻找那钉十字架的耶稣。 6 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你们来看安放主的地方!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们的主的复活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马太福音第28章

1981年6月7日 上午  8:15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我和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所有信徒欢迎无数正在收听节目的听众,这对我们来说真的是非常喜乐的事情。今天分享的信息主题是“我们主的复活”。这是圣经真道系列中关于基督论的信息之一。

在第一部福音书–马太福音的第28章,“天使对妇女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是寻找那钉十字架的耶稣。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你们来看安放主的地方。’ ”【太28:5-6】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为什么我要让自己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我怎样让自己相信这样的宣传是建立在历史事实基础上的?通常我不会在意这到底是真是假,也不会去费力验证。历史学家关于许多历史事件都会有争论;这些事件是真的发生了,或是没有发生,都没有什么差别。

他们会讨论亚历山大大帝是否曾因为再没有其他的世界可以征服,就在印度河畔哭泣。这是真是假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会无止境地争论恺撒是否跨过了卢比肯河,但他跨过了或没跨过也没什么差别。在我们自己国家的历史中,他们无休止地争论华盛顿是否曾将一美元掷过德拉瓦河,或者他是否曾砍下一颗樱桃树。他做过或没做过也没有什么差别。

但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断定。对于这个问题,有太多东西是人类的思想无法想象或人类的语言无法描述的:耶稣到底是否从死里复活了?

想要确定历史事件的真实性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必须要有从神来的确证,才能让一件事鲜活地留在我们心里。当有人站起来讲述我们主的复活时【28:1-7】,当然也是一样。我所能做的只是呈现不容置疑、无懈可击、不可否认、不容辩驳的事实,然后由你自己来做决定。你也必须做这个决定。有七个关于主复活的不容置疑的事实,我现在将它们一一呈现出来。

第一,哲学事实: 从来没有哪个人过着比我们主耶稣更温柔、更美丽、更谦卑、更低调的生活。那些听过他教导的人说:“从来没有像他这样说话的” 【约7:46】 。你可以自己去读这些话。历史上从没有人像耶稣这样,说过如此奇妙的事情

那些在祂的事奉中见过祂的人说:“在以色列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 【太9:33】 从没有人做过像祂做的奇事,祂是人类非凡的仆人 【太11:3-4;腓2:7】。向贫穷的人传讲福音,治愈病人,洁净麻风病人,开盲人的眼祂一生的时间都在事奉【太11:5】。

他的生命是怎样结束的?是以一个残酷、羞辱的悲剧告终【太27:32-50】。这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无法解决的奥秘,那就是邪恶胜过了善良,错误胜过了公义。这就是全部吗?故事结束了吗?这个故事和人类的历史永远都是这样:公义和真理都是无关紧要的,而邪恶、错误、暴力、恐怖要永远作王。是这样吗?这必须要面对。我们必须自己做决定。

毫无疑问,除了我们眼见的充斥人类历史的暴力与死亡,生命中肯定还有更多别的。这是一个哲学事实;没有更好的了吗?没有别的吗?就这样结束了吗?没有别的话要说吗?

第二,一个经验的、实际和理性的事实。你怎么解释空着的坟墓?【约20:1-9】在周五,祂的身体被裹好放在坟墓里【约19:38-42】。周日祂的身体不见了,裹身体的细麻布好好地放在一处【约20:4-7】。这你怎么解释?没过几天,西门彼得就向整个世界传讲:“他从死里复活了!”【徒2:14-40】】。

对于罗马政府、犹太人、犹太公会或圣殿的首领们来说,他们只需要公开基督的身体,就能证明彼得的话都是假的,多么简单的事。“他的身体在这里,都已经腐烂了。” 那肯定会让彼得无话可说,让基督的福音永远不再被传人提起。

他们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因为祂的身体不见了【太28:5-6;可16:5-6;路24:3-6】。现在,如果祂的身体消失了,那么就有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是有人偷走了祂的身体;另一种解释是超自然的力量使祂的身体消失了。

我们来看看。如果有人把他的身体偷走了,这人要么是他的朋友要么他的敌人。如果是被他的朋友偷走的,他们怎么能做到呢?在封洞口的大石头上有罗马的封条,还有看守的士兵 【太27:65-66】。他们怎么能偷走身体还将裹身体的细麻布叠好摆正?【约20:3-7】。如果是被他的敌人取走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偷走了祂的身体,反而成全了他们试图避免的事情【太27:63-66】。我们主身体的消失是一个与实际经验相符的事实【太28:5-6】

第三,心理事实―使徒们奇迹般的转变。周五的时候他们在绝望中耶稣,他们的主死了【太27:46-50】。他们亲眼见到他死了。百夫长向罗马巡抚本丢彼拉多报告说:“他已经死了。”彼拉多惊讶他这么快就死了【可15:44】,有一个罗马士兵为了保险将长矛刺入他的心,有血和水流出来【约翰福音19:34】。

撒都该人看祂说:“他已经死了。” 法利赛人互相祝贺,说:“他已经死了。” 过路的人看到他说:“他已经死了。” 坐在周围看着的人说:“他已经死了。” 女人们来到坟墓要膏祂的尸体【可16:1-2】。

当他复活向门徒显现时,他们都不敢相信,以为自己看见了魂【路24:37】。十二使徒之一的多马说:“我非看见他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总不信。” 【约翰福音20:25】。连门徒们自己也在怀疑。

接下来,由同样的这些不肯相信的门徒,将复活的主的福音如同燎原之火传讲开来。主向他们显现了四十天之久【徒1:3】,后来有五百人同时看到祂。他们传讲的福音释放出真理和定罪的力量【徒2:14-41】。你怎样解释使徒们这种心理上的转变?

让我们假设这些使徒们聚在一起彼此说:“太糟糕了。我们就假装他还活着,我们就说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在这个筹划阴谋和欺骗的会议后,他们就甘愿为一个谎言去死,用自己的血做见证。他们中有些人被投入油锅,有些人被处以火刑烧死,有些人被喂了狮子。这在心理上是不可能的。第三个事实是心理的事实:使徒们的转变和归信。

第四,教会的事实:教会的存在。教会是从哪里来的?你们现在就在教会中。她已经遍布全球。那么教会是从哪儿来?首先,她来自犹太人自己。曾有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归信受洗成为基督徒。成千上万的信徒最初都是犹太人。 

圣经确切地记载:“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 【徒2:41】,两章后,“男丁数目约到五千。”【徒4:4】。接着在下一章,“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 【徒6:7】。据估计,有五万至十万的犹太人归信成为教会成员。

为什么会这样?是他们想到了被钉十字架的人?申命记21章23节说:“因为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申21:23】。那些犹太人怎样能得救、受洗,成为基督徒?【徒2:38】。怎么会这样呢?

在耶路撒冷和犹大之外,这群基督徒直面整个希腊罗马世界【徒17:6】。他们对抗整个帝国的崇拜系统,及其他人所拜的每一个神。当恺撒规定不跪拜他的像就是叛国时,他们宁死也不肯拜。

这些普通人敢对抗罗马政府的力量权能,你怎么解释?你又怎么解释今天所发生的?教会从哪里来?今天,在中国人们为之献出生命;在俄罗斯人们为之被抛在西伯利亚冻死,在千万其的地方,人们为之被追捕、被憎恨、被压迫,你怎么解释?这是教会的事实,教会在某个地方诞生了,并且是在永生主、在耶稣基督的复活中诞生的【林前15:12-19】。 

第五,救赎的事实大数扫罗的奇妙、非凡的归信【徒9:1-22】。大数的扫罗是多么有能力和有智慧的人,后来成为了使徒保罗【徒13:9】。在圣经中有十三封书信是他写的。除了这十三封书信,希伯来书也是保罗的神学思想,除此之外,在新约中还有两部书也是和使徒保罗的事奉息息相关。

受爱戴的医生路加写了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圣经新约中的二十七部书中有十六部都和保罗相关。你们可以自己阅读。很难想象一个人怎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来。这样的能力从哪里来的?保罗是从哪里来的?

他在你们读过的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写道: “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 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ektroma”【林前15:4-6,8】,在全以色列人归信基督之前【罗11:26】,“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 神的教会。我比众使徒格外劳苦;这原不是我,乃是 神的恩与我同在” 【林前15:4-10】。大数扫罗的非凡的归信和改变【徒9:1-22】,你怎么解释这一点?他说:“我看到了永生的基督”【林前15:8】。

第六,文学事实:当我拿起圣经读四部福音书时,我感到没有哪种语言的文学像它们一样。从希腊语翻译成世界上的任何语言,它们都是很美的。它们本身就携带着证明其真实性的内在的、固有的证据。这是个奇迹,写成这四福音书的是文学天才。 

我们来看,让神与人交谈并且使他们的谈话自然,这任务会让最伟大的文学天才绝望。让神与人一起行走、生活,又显得自然、真实【约1:14】, 你要怎么做

荷马尝试过,你可以去读荷马的神很显然是虚构的;或者你可以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及才气纵横的莎士比亚的著作哈姆雷特。哈姆雷特的鬼魂是费力想象的产物。我再说一遍,最伟大的文学天才也做不到。它们很明显都是虚构的,是个故事。但当你读马太福音28章,路加福音24章,马可福音16章,约翰福音20章和21章时,这美丽简单的故事自身就带着固有的真实性,复活的神和他的民一起行走;这是个文学的事实 

最后,第七,经验的事实活了。他仍活着【太28:5-7;路24:4-7】。亚历山大大帝死了;尤利乌斯•凯撒和奥古斯都死了;查理大帝死了; 威廉一世死了;华盛顿死了;丘吉尔死了。我无法想象自己跪在丘吉尔、或华盛顿、或查理大帝、或威廉一世、或恺撒、或亚历山大的面前,向他们祷告,但我很容易就想到你我在我们永活的主面前俯伏祷告。

有次在飞机上一个男人坐在我旁边,问:“你不是克里斯威尔吗?” 我说:“是的。” 他说:“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我说:“欢迎,请坐。”

我们交谈之中他告诉我他的事。他在美国一所著名的自由主义神学院中受训练,获得了博士学位。由于出身自主派神学院,他接触到了底本学说并相信了此学说,认为圣经是一些欺诈伪造品的集合。所以你我相信的伟大真理在他看来都不过是神话。

因此,当他从神学院毕业后,他就作为自由派的非信徒成为那个教派中最大教会的助理牧师,服事人数众多又富有的会众。然后他对我说:

 

我无法解释,但有一天,我领到主桌上的圣餐时,我突然深深地相信这个耶稣为了我的罪死了,就像圣经所说的一样【林前15:3】。我还有种无法抗拒的感觉,感到他就像圣经所记载的已经复活,并且永远活着【林前15:4】。就在那一刻,永活的基督进入到了我的心里

 

他说: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去在那个自由派教会的职位。” 然后他补充道: “你肯定猜不到我去了哪里。”然后他告诉我那地方的名字。“我在一间学校的屋子里和一些归信的人聚会,每天我都挨家挨户地敲门,为我们永活主的救恩做见证。”然后他转向我说:“谁会想到我会去挨家挨户地敲门呢?”

当他述说着他的生命和归信时,我想到了牛津大学的约翰•卫斯理。当他读路德写的罗马书注释的前言,他在日记里写道:“我感觉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温暖。”因为卫斯理、怀特菲尔德以及那些传讲永活主之福音的人的见证,整个世界都被点燃了

这是一个事实,而且是被我们的经验证实了的,我能感受到。当我们祷告时,他垂身聆听;当我们有苦难时,他是一位伟大的、永活的、同情我们的大祭司【来4:14-16】;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太28:5-7;路24:4-7】。我们一起站起来,好吗?

我们的主,尽管我们的见证可能是犹豫和不连贯的,愿圣灵为福音信息的真理做见证和记录。只要我们不相信,世上所有的论据、证据都无法说服我们。但是如果我们的心向福音敞开,它本身的、内在的、固有的真理就活在我们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