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成为一名前千禧年论者 – Why I Became a Premillennialist

我为什么成为一名前千禧年论者 – Why I Became a Premillennialist

April 8th, 1984 @ 8:15 AM

路加福音 24:25-27

25 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 26 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 27 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我为什么成为一名前千禧年论者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路加福音 24:25-27

1984年4月8日 上午8:15

 

 

欢迎通过电台与我们分享这个小时的无数听众朋友们。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教会的牧师,给大家带来的这篇信息的题目是:我为什么成为一名前千禧年论者。背景经文是路加福音24:25-27:

 

我们的主对祂的门徒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

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

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

-都给他们讲解了,都给他们解释了-

 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路加福音24:25-27]

 

后千禧年派者相信我们将会进化得更好、更好、更好、更好,直到最后我们成为天使,也许是大天使;我们将要传道,我们将为耶稣赢得这个世界,通过我们人类的努力,我们将带来千禧年。然后在千禧年结束时,基督将来到--后千禧年。无千禧年派的教义是没有千禧年,我们在圣经中读到的所有这些事情都只是比喻,它们不是真实的,是未实现的,不会有千禧年。

前千禧年派的教义是:将为这个世界带来正义的是基督的到来。如果我能总结前千禧年派的信仰,它就像我的五根手指;前千禧年信仰的时间顺序是这样的:首先,没有任何提前的公告或通知,首先是:秘密地、悄悄地、偷偷地,就像夜里的小偷一样[帖撒罗尼迦前书5:4],基督将为祂自己的子民而来。这叫作被提。神要将祂的教会、祂的圣徒们带到天堂,并且死人先将复活,而我们还活着的人将被改变[哥林多前书15:51-52;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这是第一:我们的主为祂的子民而秘密地到来,无论是死了的还是活着的子民。

第二:随后的七年大灾难[启示录4:2-18:24]。第三:它以哈米吉多顿之战结束[启示录19:11-21]。第四:在那场战争之中,基督公开地与祂的子民同来,并且以色列民族悔改[罗马书11:26]。第五:然后我们进入千禧年[启示录20:1-6]。这是前千禧年的信仰。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在我生命的黄金时期的最初很多年里我也像我听过的其他人一样讲道。他们按主题讲道,他们宣讲与主题有关的讲道:“对于安慰的迫切需求”或者“我们生活中存在的问题”,或者“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也曾像那样讲道,我传讲主题讲道信息;我按主题讲道。我听别人就是那样讲道的,因此我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我所知道的没有什么不同。

不知什么原因,我不能回忆起我在来到达拉斯这里之前的生活,当时我在俄克拉荷马州的马斯科吉(Muskogee)做牧师,那时我开始宣讲圣经。我礼拜天早上没讲完的,礼拜天晚上接着讲;我礼拜天晚上没讲完的,礼拜天早上接着开始。我开始那样做,只是宣讲圣经;一页接着一页,一段接着一段,一章接着一章,一卷书接着一卷书,在礼拜天上午尽可能地讲到我所能讲到的地方,然后礼拜天晚上再开始继续讲,然后下一个礼拜天早上,再从上一个礼拜天晚上没讲完的地方重新开始。 

所发生的事情是,人们离开马斯科吉教堂说:“那个男人是个前千禧年主义者;那个男人是个前千禧年主义者。”我几乎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我所听过的所有传教士和我所听过的所有老师要么是后千禧年派的,要么是无千禧年派的,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然而当他们听到我讲道,只是传讲圣经时,他们就走了,并且说:“那个人是前千禧年派的。”我真的告诉你,我当时不太明白他们的意思。

好吧,我就开始研究。我倾注了我的生命,而研究的结果就是你今天早上要听到的信息:为什么我成为一名前千禧年派的信徒。我开始了研究圣经,下面就是我在圣经中学到的九件事。 

第一: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第24章中关于大灾难的话语是前千禧年的。来看一句话,马太福音24:29-30:“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祂的到来是在大灾难之后[启示录19:1-14],并恰好在千禧年之前[启示录20:1-6]

第二:启示录,末世,绝对并且确定是属于前千禧年的。在启示录4:1中,约翰被提到天堂,这是一幅教会被提的画面,教会从地上消失,并且直到启示录第19章才与基督一同重新出现。然后在第20章是千禧年[启示录20:1-6]:启示录绝对和确定是前千禧年的。基督到来[启示录19:11-21],然后是千禧年[启示录20:1-6]

第三:大灾难,它在启示录第6章到第19章中[启示录6:1-19:21],大灾难是前千禧年的,它是在千禧年之前的[启示录20:1-6]。是基督的降临使那些黑暗的日子结束,然后带来平安和荣耀的美妙时期[马太福音13:41]

第四:最终的敌基督者的出现,世界的独裁者,是前千禧年的。他被基督降临的光辉所毁灭。那是帖撒罗尼迦后书2:8里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千禧年,你要记下来,在敌基督统治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没有千禧年。根据但以理书第7章的说法,它是要“折磨至高者的圣民”[但以理书7:25];他是我们的敌人。

第五:在千禧年之前,那七头十角兽托着猩红的女人,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将迫害神的子民直到基督降临[启示录17:6-18]

第六:在千禧年能够存在之前[启示录20:1-6],撒但必须受捆绑,并且在启示录第20章1-3节撒但被捆绑,然后是千禧年[启示录20:1-6]

第七:全地的情况是悲惨的,而不是愉快的。在基督降临之前,全地的状况是悲惨的[马太福音24:4-30]

第八:在基督降临时,稗子要被从祂的国里挑出来[马太福音13:40-43]。然后是千禧年的到来[启示录20:1-6]

第九:以色列全家的复兴和悔改将在基督复临和千禧年之前发生[罗马书11:25-29]

现在我学到了另一件事。我不仅知道了圣经教导的,我们主的前千禧年回归[启示录19:11-20:6],而且我了解到,前千禧年信仰是教会的古老信仰。所有古代的教会之父们,全都是前千禧年派的。坡旅甲、帕皮亚、伊格那修、罗马的革利免、爱任纽、居普良、特土良、拉克坦提乌斯,所有这些古代的父辈们都是前千禧年派的。

对此,让我来举个例子。有史以来被写下的最伟大的历史就是爱德华·吉本所著的:《罗马帝国衰亡史》。让我给你读一段在这部奇妙的历史中对古代教会教义的总结。引用爱德华·吉本的话:

 

千禧年的古代的和流行的教义被继任的教会之父们反复地教导着,从殉道者游斯丁和爱任纽,这些人是与使徒的直系门徒们交谈过的人,一直到拉克坦提乌斯,他是君士坦丁儿子的导师。

它似乎是所有东正教信徒的主导教义。它对基督徒的信仰和实践产生了最有益的影响。

 

当他们受到迫害、被喂给狮子、被焚烧时,正如保罗所说的那样,它是“所盼望的福”[提多书2:13]。是主的到来这个前千禧年的希望使得教会有力量度过了那些悲惨的日子。真正的千禧年信仰从未消亡,它被历史上称为“宗教改革之晨星”的人所宣讲,如:佛罗伦萨的萨拂纳罗拉、英国的约翰·威克里夫、波希米亚的约翰·胡斯。它从未消逝。毫无例外地,它也是宗教改革传教士们的教义:马丁·路德、约翰·诺克斯、约翰·加尔文、慈运理。它是再洗礼派的教义,他们成千上万人献上了生命,并且它也是浸信会的教义。 

当清教徒传教士来到美国时,他们所宣讲的是前千禧年的信仰。听听英克里斯·马瑟的话,1639年出生的,英克里斯·马瑟说:“那让我这么认为的(因为我无法否定这种千禧年的观点)就是:那末世的千年并非过去,而是未来。地上被拣选的子民将迎来荣耀的一天。”然后再听听他的儿子,科顿·马瑟,这位波士顿马萨诸塞州伟大的清教徒传教士的话(他出生于1663年)。听听他的话:

 

众所周知,在最初的原始时代,忠心的信徒确实地相信主耶稣基督的第二次降临,并且在死人复活之前,圣徒将起来与祂一起作王掌权一千年。千禧年的这个教义是真理。

 

这是引述的科顿·马瑟的话。

当时我就知道了,那最初的信仰是前千禧年的。我知道了,前千禧年派的信仰不是后来发展出的教义,而是从一开始就是教会的信仰。并且我了解到了,无千禧年主义和后千禧年主义是最近发展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我从研究圣经中学到的内容,这就是我从研究历史中学到的知识。

现在我想谈谈,当我们从前千禧年信仰转离时会发生什么。首先,我们陷入一种诠释的困惑之中。诠释学是对解释原理的研究。而当我们偏离前千禧年的信仰时,它就会产生诠释性的混乱,圣经就成了一本讲述不可能的、混乱的谜团的书。

例如:根据哥林多前书10:32,人类分为三种人:犹太人、外邦人和教会。无千禧年派可悲地忽视了这三种区别,它会使圣经越来越没有意义,使圣经变得神秘;使它失去了所有的恰当含义。神的话语教导我们说,教会是mustērion,在神把它启示给祂的使徒们之前,它是神放在祂心里的一个奥秘。这是罗马书11:25、罗马书16:25记载的内容;这是以弗所书3:3-4,9的内容;这是歌罗西书1:26的内容。先知们从未见过教会;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关于教会的预言,他们从未提到过它,这是神放在祂心里的一个秘密。教会时代,恩典的时代,圣灵的这个时代,在神向祂的使徒们启示之前,是神放在祂心中的一个秘密[以弗所书3:3-11]。这是在但以理书第六十九和七十周之间的伟大插曲[但以理书9:26-27]。旧约的应许和预言是针对以色列人的,是针对犹太人的,而不是针对教会的。

整本圣经,整本圣经,都无一例外地,在整本圣经中,外邦人是外邦人,犹太人是犹太人,教会是教会[哥林多前书10:32]。如果你让圣经来说出它所说的话并教导你它想要教导的,那么圣经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书。但是当你偏离其简单的教导时,它就变成了乱七八糟的混乱。

无千禧年派的人可以被教导和去教导他的学说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圣经的简单教导灵意化,使它们具有某种含义,而不是解释它们的本意。例如,奥古斯丁的无千禧年派教导成了罗马教会的教义。 

奥古斯丁教导说,首先:对撒旦的捆绑发生于基督在地上开展事工的期间 – 他把撒但的覆灭变得灵性化了[路加福音10:18]

第二:在那些相信基督的人的心里,魔鬼已经被捆绑并被驱逐出去了:他把“所盼望的福”也灵意化了[提多书2:11]

第三:第一次的复活就是信徒的新生。他把死人复活也灵意化了[启示录20:5] 

第四:圣徒的掌权统治是他们个人对罪恶和魔鬼的胜利-他将整个国度的概念灵意化了[启示录20:6]

第五:兽,敌基督者,就是这个邪恶的世界,并且他的形象是虚伪的:他把即将到来的敌基督者也灵意化了[帖撒罗尼迦后书2:3;约翰一书4:3]

第六:千禧年就是教会时代的当今时期-他将整个千禧年的概念灵意化了,并且说我们现在已经在其中了[启示录20:1-6]。你相信它吗?你相信我们现在正处于千禧年之中吗?你相信基督现在正在统治着这个世界吗?你相信罪恶和死亡现在已经被赶出这个世界了吗?你相信这些吗?但这就是灵意化人士的教导。他必须对神的文字做些什么,所以他就要将它灵意化。

这就是奥古斯丁所教导的;说千禧年就是现在这个时代,是现在的教会时代,我们现在就在其中。而所有的无千禧年派都相信这一点;他们所有人都是-这就意味着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神学老师都在教导它-我所说的也包括我们自己的人。它使你震惊,让你感到茫然;这就是我所了解到的东西。

好吧,第二个声明:当我们偏离前千禧年的信仰时,我们就失去了对于神会遵守祂对我们的承诺的确信。千禧年主义者教导说,神与以色列无关了,他们不会有未来,他们不再被记念,神所拣选的子民以色列已经没有盼望了。这就是无千禧年派的教导,即神的应许已经失效了。但民数记23:19说:“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神在耶利米书第31章中说:只要有太阳在白天照耀,只要有月亮在夜里发光,以色列民也要在我面前存活。[耶利米书31:35-36]。诗篇第105篇说:“他记念他的约,直到永远;他所吩咐的话,直到千代—就是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向以撒所起的誓。他又将这约向雅各定为律例,向以色列定为永远的约,说:我必将迦南地赐给你,作你产业的分。”[诗篇105:8-11]

我们对于神会遵守祂在教会中给我们的应许的确信,是建立在祂有一天会履行祂对以色列所立的约的确信的基础之上的:在即将到来的千禧年国度里,神将使以色列人归回他们的土地,接受祂为他们膏立的弥赛亚和王的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