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神宝库的圣灵 – The Spirit Opens the Treasures of God

开启神宝库的圣灵 – The Spirit Opens the Treasures of God

November 8th, 1981 @ 11:10 AM

哥林多前书2:9

9 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10 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开启神宝库的圣灵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哥林多前书2:9-10

1981年11月8日     上午10:50

 

今天的讲道信息是对哥林多前书第二章的阐述。哥林多前书二章第5节开始:“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然而,在完全-teleios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 teleios-成熟,不是咿呀学语的婴儿—因为这信息、启示对婴儿完全没有意义—而是对你们teleios的人,teleios在这里翻译成“完全的人”,你们是成熟的人。

 

“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的、神musterion的智慧”

-这是秘密的智慧,我们只因着神的启示才能得知—,

“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

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

—我们今早也在讲说这些事—

“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

                                        【哥林多前书2:5-14】     

 

“然而,psunchikos的人”,这里翻译成“属血气的人”。属血气的人:希腊语中指有知觉的人的词是psychē,英语的心智就是由此而来。它的形容词形是psuchikos。对于有知觉的人、自然人、物质的人、有五感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哥林多前书2:14】。但是pneumatikos的人,在这里翻译成“属灵的人”。pneuma是灵的意思,它的形容词形是pneumatikos。“属灵的人anakrinō能看透万事”【哥林多前书2:15】,有神的奥秘- mustērion启示给他。

我们今天的主要经文:“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虽然和很多人一样,我曾很多次地引用这节经文,但我的用法都是不准确的。我总是引用这节经文来指要来的世界。我在追思会上常引用它:“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这样说其实没有问题—这是灵里的真理。但使徒的实际意思和这相差甚远。他不是在谈论未来的世界或是别的产业。他是在谈论这个世界,此时此地我们所见的世界:“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神已经“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哥林多前书2:9-10】就是现在,就在这里,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时刻。

使徒在这段经文中描绘了人的智慧、世界的智慧与神的智慧之间的区别【哥林多前书2:11】,即由人的五种感官获得的真理与神的圣灵向我们显现的真理-mustērion之间的区别。他在这段经文中对比一个我们通过看、听、尝、闻、触摸能被捕捉到的世界与通过神的灵向我们显示的世界【哥林多前书2:11】。

  使徒是在比较属血气psuchikos的人和属灵-pneumatikos的人。属血气-psuchikos的人是物质的人,有身体、有五感的人,使徒说psuchikos的人,也就是有五感的人无法理解神的启示。他无法靠着自己的感知去发现神。耳朵听不到神,眼睛看不到神,心里无法想象神。只有靠圣灵的启示才能看得到、听得到、想象得到神的真理【哥林多前书2:9-10】。使徒说,但是pneumatikos的人,属灵的人,得神教导的人,能够明白神启示的奥秘的真理【哥林多前书2:11-13】。

  这是使徒写这段话的意思。让我们来仔细看看:他在这里说,“眼睛未曾看见”【哥林多前书 2:9】,也就是说,人无法靠眼睛去观察和发现永恒的、灵里的真理;它是看不到的。眼睛看到的是短暂和转瞬即逝的,即使是眼睛看到的优美匀称的事物有时会给我们带来一丝感伤,因为它只是昙花一现,只是此刻存在,不是永恒的。

  保罗写这封信给那些住在哥林多的人。哥林多是古代世界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它是个装饰繁华、文化发达的城市。科林斯式柱子是建筑史上最漂亮、最华美的柱式。罗马将军穆米乌斯于公元前146年攻占洗劫了哥林多城,之后尤利乌斯•凯撒又重建了这座城市。在穆米乌斯洗劫哥林多后胜利地回到罗马,战利品装满了无数的货车,都是油画、雕塑等各样希腊外邦人的大师杰作。但是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有限,它们能够以英尺或英寸等测量单位进行测量,即便是大理石制成的物品也会慢慢衰亡。就像我刚才说的,看到它时就会感伤,有一种忧愁伴随着它。夕阳、彩虹甚至星辰都会消逝,人类与自然美景更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常常听说有好莱坞的女星又自杀了—她无法忍受看到自己美丽的外表随着时间而消逝。只有永恒的美好才是持久的:唯有我们主的美好才是永恒的。那是我们从远处寻找的城—只有神的美丽、奇妙的城才是不朽的【希伯来书11:10】。

眼睛能看到的,psuchikos的人能够观察的都是外在的。看到的不可能是内在的,只是外表的,不可能是核心的或是动态的。眼睛、五感不能带来启示,永远都不能。人靠着寻找总也找不到神。眼睛能看到、人能观察到的只是外在的、暂时的现实与存在。例如,人可以通过使用望远镜或显微镜或试管,或使用化合物,靠观察体会来查看我们周围的整个世界中的被造物,但是它存在的意义和目的是隐藏的,你永远不能只靠观察来了解;又例如,解剖学者可以查看身体的解剖结构。他可以探入大脑,甚至可以测量神经脉冲,但是他无法找到或发现想法;或者再来看看,解剖学者可以检查大脑、小脑、神经末梢以及我们感官系统的神经纤维,但他无法发现意识。它在哪里?它是什么?再看一下,解剖学者可以取出、测量、探查、观察身体的器官—像肺、肠道—但他怎么也不会发现良心;再看一下,解剖学者可以检查、测量骨骼、肌肉、肌腱及纤维,但他无法发现灵与魂;他们是眼睛观察不到的。即使一直学习、研究解剖学,我们也永远无法发现责任、奉献、爱、希望、信心、永生或复活。这也是为什么有的解剖学者会离弃真道,为什么有的医生会不肯相信。结论是:眼睛无法看透这mustērion-神的奥秘。它只能被启示给pneumatikos的人,“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哥林多前书2:9】。永恒的和灵里的伟大真理是无法被看到的,也不是能通过聆听被发现的。例如,通过哲学、讲座、形而上学、各种猜测、讨论等,永远无法获得真理。我们无法通过耳朵听到深奥的事情-神的奥秘mustērion【哥林多前书2:9】。

人的耳朵听到的只是像钹的响声一样,除非你头脑里已经有这个想法,否则听到的声音毫无意义。就好像,一元的钞票和它能买到的一片面包之间没有联系;一个词语的读音和它传达的意思之间也没有关系。如果一个人没有这个概念,如果他不是已经得到这样的启示,那么这个词就是没有意义的。比如,在炎热的非洲刚果热带雨林中心,你和一个当地黑人谈论冰和雪-他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或者,你和一个盲人谈论颜色:蓝色、金色与橙色-他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像你和一个一辈子都住在牢笼中的人谈论外面广阔的世界,他对你所说的没有任何概念,根本就无法理解。人必须要先对一个词有概念,听到这个词时那声音才有意义。神的mustērion的启示也是这样:除非人接受这样的教导,他的心被神的圣灵打开,否则这些话都是没有意义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都听到了耶稣的教导,但他们都恨祂!【马太福音12:14;路加福音22:2】。他们促成了祂的死亡,他们把祂钉上了十字架【使徒行传7:52】。

在亚略巴古–即希腊的最高法院,雅典的斯多亚门和伊壁鸠鲁门的哲学家都听到了使徒保罗的讲道【使徒行传17:18】。但是当伊壁鸠鲁门的人听到他的信息后大声嘲笑,他们笑这道理的愚拙。斯多亚门的人则更加温和、有礼,他们微笑着鞠躬,说:“我们再听你讲这个吧”,然后就离开了【使徒行传17:31-32】。只有当圣灵教导人、开启他的心让他明白含义时,这信息才会影响他的生命【哥林多前书2:10-11】。人有听觉,他听了又听,直到有一天他真的听懂了就得救了。否则,这信息只是愚拙的,就像伊壁鸠鲁门的看法和斯多亚门的看法【使徒行传17:31-32】,或者这信息也会被强烈地反对,就像被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反对一样【使徒行传23:1-5】。我们不是靠耳朵所听到的去发现神的奇妙、无限的恩典和爱【哥林多前书2:9-10】。你是否注意到保罗后面的话?它不是靠着眼睛看见的,也不是靠人的观察获得的。它不是靠着耳朵听到的,也不是靠着心灵和理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获得的【哥林多前书2:9】。我认为世上最出众、最美好的现实就是神赐给人的创造、想象与思考的能力。当高尚的思想迸发出火焰;当人的才能被激发时,以动人的音乐、诗词、戏剧或文学作品将其表达出来,这是神的无与伦比的恩赐。但就其本身而言,它无法发现主的奥秘- mustērion。伟大的音乐家、极具天赋的戏剧家或作家可能认识神,也可能不认识;他们在喜剧或小说里写下的可能是荣耀神的,也可能是亵渎神的。靠着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人无法发现神,人心也无法构想神【哥林多前书2:9】。            

比如柏拉图,在他生活的时代,人类的思想和成就要高过历史上的任何国家、种族。我们无法企及希腊时期的诗歌、哲学、艺术、建筑与文学的璀璨程度。但是柏拉图在一篇最感伤和悲痛的文章里说道:“我多么希望世上有些确定的话语,有来自神的启示,让我们的灵魂在跨越无尽之海到达未知彼岸时有个休息之所。”人的天才、创造力和想象力无法发现神。这是个mustērion,藏在全能神的心里,在祂显明给我们之前我们无法得知【歌罗西书1:26】。

我们的眼睛无法看到,我们的耳朵无法听到,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无法达到。使徒接着写下这非凡的话语:“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并且是凭人的创造力与想象力无法获得的,但是“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哥林多前书2:9-10】。靠着神的启示,我们明白了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这伟大的奥秘-mustērion,那曾被隐藏的神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哥林多前书2:7】,我们的救恩,我们的升高【歌罗西书1:26】。

使徒的这番话意义非凡。他说除了五种感官之外,我们还有另一种感官,我们还有另一种感觉功能。使徒告诉我们除了动物有的五感以外,我们还拥有一项所有其它动物都没有的感官,即使是类人猿、猩猩、猴子都没有的。这是神赐给我们的独有的感官,那就是我们能感到神的同在【罗马书1:19】,而且我们有能力领受这奥秘-mustērion、神的智慧 – 不是这个世界的智慧,不是我们可以靠自己学习到的感知智慧,而是神的圣灵向我们显现的智慧。

在提摩太前书3:16节,保罗这样描述这奥秘-mustērion,这隐藏的智慧:“大哉,敬虔的奥秘-mustērion,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人类的哲学、推理、或猜测永远不可能达到这样的启示。这贫穷的犹太童贞女所生的,躺在马槽里的婴儿【路加福音2:7-16】,是全能的神的道成肉身【马太福音1:23】。必须要靠神的灵将这真理启示给人,否则这在人看来是愚拙的【哥林多前书2:14】。在基督里我们得着了神的全部。爱耶稣就是爱神;敬拜主耶稣就是敬拜神;坐在耶稣的脚边就是坐在神的脚边;接受主耶稣就是接受神;服事主耶稣就是服事神。神的灵向我们启示的伟大奥秘-mustērion:“神在肉身显现。”【提摩太前书3:16】

祂被传于世人,被世人信服【提摩太前书3:16】。那是个奥秘-mustērion。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写道:“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哥林多前书1:12】。这是神做成的奇事,是主的奥秘-mustērion:当我们尽力传讲主的美好真理时,神的灵就将这信息放在信徒的心里。

两个人站在繁星密布的夜空之下,其中一个人抬头看到神荣耀的工作,就喊道:“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篇19:1】。“手段”是指手工、编织。祂的手段、手工显现了神的美丽、精细的作品。“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诗篇19:2】。另一个在对街的人,看到晴朗的夜空和明亮的圆月,只是在等待月亮降下,星星出现,以便潜入别人家里窃取各样的宝贝。因为“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哥林多前书2:14】。只有神先在我们的心里做工,我们才能接受神的启示,才能相信,而这信息才对我们有意义。否则我们会认为这就是愚拙的,没有意义的。

“大哉,神的奥秘!”祂不仅在肉身显现,被传于万邦,被世人信服,而且这里说analambanō,“被接回”,在圣经中被翻译成“被接在”荣耀里【提摩太前书3:16】。圣经很明确地说,如果我们和祂在一起,那我们就要和祂一起“被接在荣耀里”(用了同样的这些词)。我们和祂一起被举起;我们和祂一起复活;我们和祂一起被接在荣耀中【帖撒罗尼迦前书4:16-17】。祂是一切受造物的主,我们是祂的弟兄和姊妹,和他一同掌权,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22:3-5】。那是我们能想象到的,神的最奇妙的救赎恩典:神接我们,提升我们,带我们进入荣耀之中和主在一起。

这是神的启示。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这是神为我们做的。主啊,感谢赞美你美妙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