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事实- The Reality of the Resurrection

复活的事实- The Reality of the Resurrection

April 10th, 1977 @ 8:50 AM

使徒行传 26:6-8

复活的事实 W. A. Criswell 博士 使徒行传 26:6-8 1977年4月10日 8:50 a.m. 达拉斯电台和我们圣经学院电台的听众们,你们目前收听的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复活的事实的信息。基督的复活,是基督教会和基督信仰的根本、首要、以及活力的基础,大家都熟知这点,不需要我重复了。使徒保罗在希律·亚基帕王二世面前的护教辩论就深刻地体现了这一点。亚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姐妹–来到凯撒利亚,问非斯都安。非斯都告诉亚基帕王,他有一个犯人要上告罗马凯撒,但他不知道在呈给皇帝的起诉状上该写什么。他告诉亚基帕,这里有一个名叫耶稣的人,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他是活着的。听到了对这囚犯保罗的描述,亚基帕对犹大的巡抚非斯都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 巡抚回答说,“大人,明天你就可以听到。” 下一章是使徒保罗对基督信仰的辩护。在这辩护里他说到:   6 现在我站在这里受审,是因为指望 神向我们祖宗所应许的; 7 这应许,我们十二个支派,昼夜切切地事奉 神,都指望得着。王啊,我被犹太人控告,就是因这指望。 8  神叫死人复活,你们为什么看作不可信的呢? [使徒行传26:6-8] 16 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17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哥林多前书15:16-17]   你刚刚读到了,信的根基是基督耶稣的复活。今早的信息是由7个表明我们永生主复活的不容置疑的事实构成。一个是哲学的事实,一个是现实的事实,一个是心理学的事实,一个是教会的事实,一个是耶稣救世论的事实,一个是文学的事实,最后是经验的事实。 第一,哲学的事实:圣经里最感人和有力的经节,应当是罗马书1章4节。耶稣基督在这里被显明出来,在詹姆斯国王钦定版圣经中,“显明” 希腊语原文是”horizo,” 英语中的 ”horizon(地平线)”一词, 就是由它而来。在天地相交的地方 “显明“ ,horizo。“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 显明是 神的儿子。” 保罗加上了 “以大能” 来形容神的儿子。这是多么非凡的哲学事实。“他因死里复活,被圣善的灵显明,他是神的大能的儿子。” 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在这宇宙中有全能的力量。之所以太阳发光,是因为神令它发光;之所以那些行星围绕中央的太阳运转,是因神的大能牵引它们;之所以海洋是液体,之所以我们的宇宙是我们看到的样子,都是因为神,这些证实了–显明了–神的大能。同样全能的力量,也深入了人类的道德、生命和对错的概念。在宇宙和人类生命中,没有什么比道德–对正确与错误的敏感–更确实的了。 “他因死里复活被圣善的灵显明他是神的儿子。” 我们主的生活是完美的,是美好的,是无罪的,是道德的,是圣洁的,是属灵的,是敬虔的。然而,那生命却被处决而结束。他是作为一个恶人和罪犯而死的。他在羞耻、屈辱和欺侮中死去。这是宇宙中神的力量吗?真理屈服于谬误,而罪、死亡和坟墓却得了永远的胜利,这违反了宇宙中神的原则和力量。一定还有除此之外的结论,谬误并非永远得胜,罪和死也不会是永远的王。圣经说,神让他从死里复活,因为在人原是不能,神不能让他被死拘禁。真理最终永远战胜错误。死亡、罪、坟墓都只能暂时得胜。我们主的复活是有哲学的事实支持的。 现在我们来看另一面:我们主复活的具有现实意义的事实,就是那空的坟墓。你怎么解释它?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他的身体被用细麻布和香料裹在一起,那香料是约有100斤的没药和沉香;他的身体被人们认真地、精心地、细致地用细麻布裹好,他的头被另一块布裹好,最后停放在一个新的坟墓里。那坟墓用一块大石头挡住,那石头被罗马的封条封好,坟墓也被罗马士兵把守;即使这样,那坟墓还是空了。衣物都完好地摆放着–裹头巾和细麻布–但是身体不在了。有两种可能:或者是被人偷走了,或者是有超自然的力量将躯体取走了。如果是被人偷走的,没有超自然的力量,那么又有两种可能:或者是他的朋友,使徒们;或者是他的敌人,那些恨他、处决他的人。如果是他的朋友,使徒们做的,他们怎么能做到呢? 那坟墓是被大石头挡住的。那坟墓被世上至高帝国的封条封上,还有罗马卫兵把守。他们怎么能做到?如果躯体是被他的对手敌人偷走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会去做自己一直防范的事情–让他的躯体被偷走?他们就是为了防备这件事情才守在那里。他们会监守自盗吗? 还有更好的,主从死里复活几天后,基督的复活被到处传讲。西门彼得让耶路撒冷充满了主复活的好消息。还有什么比西门彼得传讲耶稣从死里复活更平常和确定的事?来看吧!这就是他的尸体,和一百斤香料一起裹在细麻布里,看看他的已死的脸和身体。他们为什么不像这样找出尸体来辩驳、反击、阻止西门彼得的传讲呢?因为他已经从死复活了!没有人盗墓,衣服摆放的十分整齐。这是一个无法辩驳的事实:他从死里复活了。 第三,心理学的事实:你能解释这些使徒的改变吗?他们一开始不相信主从死里复活;他们是需要被说服的人。在周五,周六,直到周日,见证了主被处决之后,他们陷入了无法摆脱的绝望和悲戚。他们所有的希望,都随着十字架上耶稣低下头,交出灵魂,而粉碎在地上。然而,三天后的周日,第三天,他们又燃起热情,他们又活过来,他们喜悦,他们欢欣鼓舞,他们在庆祝,他们把神的儿子复活的好消息和他的荣耀传遍全地。你怎么解释这些呢? 好,让我们来看三种可能的解释。是否可能他们在传讲谎言?他们偷了他的身体–虽然我们刚说了这是多么不可能,让我们假设一下–他们是在传讲谎言吗?你是否考虑过:让一群人为了明知的谎言去受罪甚至献身,在心理学上是不可能的。然而这些使徒们受尽了苦难,他们都被处决了,除了约翰被放逐,死于饥饿和寒冷。他们是为了信仰而献出生命的,谎言?在心理学上不可能。 第二个可能性是,这只是个传说,只是传说,完全没有事实基础,就是传说。哈,你是在告诉我,一个传奇在三天内就能形成吗?就三天?你是在说,一个传奇仅需三天就能形成吗?这些人是被传奇哄骗了,那需要相当长时间孕育才能形成的传说,却三天就完成了?在心理学上也不可能。 第三个可能性:他们都产生了疯狂的幻觉。法国的大批评家勒南说到抹大拉的马利亚,就是第一个宣告他从死里复活的女人,他说,“一个看到幻象的女人的梦想成了教会的希望。” 什么?这些人都是因看到幻象而受骗了?你怎么能让这么多人产发生幻觉?有一次五百个人都在加利利的一座指定的山上见到了复活的主。又为什么这幻觉只产生在那一时刻,却从没在之前或之后发生过?这些人都是心智健全的,有逻辑的;西门,雅各,约翰,多马,马太和巴多罗买。这在心理学上是不可能的。因而主从死里复活,是心理学上的事实。 第四,教会的事实:你怎样解释初期的教会?初期教会–第一个教会的诞生,是人类历史上最有活力的事件、最切实的恩赐。它是从哪里来?你怎样解释?第一,教会由成千上万的犹太人组成;第一个教会全都是犹太人。使徒们全都是犹太人,那些信主的也都是犹太人。他们见证了神的儿子在世上的服事,他们中的一些人把他交给罗马人,要处决他,要把他钉十字架。但是,这群人就包含在初期教会服事的人群里。一天有三千人归主,翻到下一页,有五千人;翻过那页,又有很多的祭司归主。这奇迹般的事情怎能发生?就是因为神的儿子从死复活了。 第二,初期的教会面对着整个勇猛的希腊罗马世界。他们挑战皇帝崇拜的系统;他们挑战外邦拜神的体系;他们挑战整个强大的帝国,就是这小小的初期教会。他们欢欣鼓舞地做着这一切事情。当时的口号是,“把基督徒喂狮子,把基督徒送火刑柱。” 即使他们被火刑处死或者被喂了狮子,他们仍然在罗马的每一个城市传讲复活的救主的福音。这是教会的事实。...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复活的事实

W. A. Criswell 博士

使徒行传 26:6-8

1977年4月10日 8:50 a.m.

达拉斯电台和我们圣经学院电台的听众们,你们目前收听的是第一浸信会的敬拜,现在由牧师带来题为复活的事实的信息。基督的复活,是基督教会和基督信仰的根本、首要、以及活力的基础,大家都熟知这点,不需要我重复了。使徒保罗在希律·亚基帕王二世面前的护教辩论就深刻地体现了这一点。亚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姐妹–来到凯撒利亚,问非斯都安。非斯都告诉亚基帕王,他有一个犯人要上告罗马凯撒,但他不知道在呈给皇帝的起诉状上该写什么。他告诉亚基帕,这里有一个名叫耶稣的人,是已经死了,保罗却说他是活着的。听到了对这囚犯保罗的描述,亚基帕对犹大的巡抚非斯都说,“我自己也愿听这人辩论。” 巡抚回答说,“大人,明天你就可以听到。”

下一章是使徒保罗对基督信仰的辩护。在这辩护里他说到:

 

6 现在我站在这里受审,是因为指望 神向我们祖宗所应许的; 7 这应许,我们十二个支派,昼夜切切地事奉 神,都指望得着。王啊,我被犹太人控告,就是因这指望。 8  神叫死人复活,你们为什么看作不可信的呢?

[使徒行传26:6-8]

16 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17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哥林多前书15:16-17]

 

你刚刚读到了,信的根基是基督耶稣的复活。今早的信息是由7个表明我们永生主复活的不容置疑的事实构成。一个是哲学的事实,一个是现实的事实,一个是心理学的事实,一个是教会的事实,一个是耶稣救世论的事实,一个是文学的事实,最后是经验的事实。

第一,哲学的事实:圣经里最感人和有力的经节,应当是罗马书1章4节。耶稣基督在这里被显明出来,在詹姆斯国王钦定版圣经中,“显明” 希腊语原文是”horizo,” 英语中的 ”horizon(地平线)”一词, 就是由它而来。在天地相交的地方 “显明“ ,horizo。“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 显明是 神的儿子。” 保罗加上了 “以大能” 来形容神的儿子。这是多么非凡的哲学事实。“他因死里复活,被圣善的灵显明,他是神的大能的儿子。” 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在这宇宙中有全能的力量。之所以太阳发光,是因为神令它发光;之所以那些行星围绕中央的太阳运转,是因神的大能牵引它们;之所以海洋是液体,之所以我们的宇宙是我们看到的样子,都是因为神,这些证实了–显明了–神的大能。同样全能的力量,也深入了人类的道德、生命和对错的概念。在宇宙和人类生命中,没有什么比道德–对正确与错误的敏感–更确实的了。

“他因死里复活被圣善的灵显明他是神的儿子。” 我们主的生活是完美的,是美好的,是无罪的,是道德的,是圣洁的,是属灵的,是敬虔的。然而,那生命却被处决而结束。他是作为一个恶人和罪犯而死的。他在羞耻、屈辱和欺侮中死去。这是宇宙中神的力量吗?真理屈服于谬误,而罪、死亡和坟墓却得了永远的胜利,这违反了宇宙中神的原则和力量。一定还有除此之外的结论,谬误并非永远得胜,罪和死也不会是永远的王。圣经说,神让他从死里复活,因为在人原是不能,神不能让他被死拘禁。真理最终永远战胜错误。死亡、罪、坟墓都只能暂时得胜。我们主的复活是有哲学的事实支持的。

现在我们来看另一面:我们主复活的具有现实意义的事实,就是那空的坟墓。你怎么解释它?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他的身体被用细麻布和香料裹在一起,那香料是约有100斤的没药和沉香;他的身体被人们认真地、精心地、细致地用细麻布裹好,他的头被另一块布裹好,最后停放在一个新的坟墓里。那坟墓用一块大石头挡住,那石头被罗马的封条封好,坟墓也被罗马士兵把守;即使这样,那坟墓还是空了。衣物都完好地摆放着–裹头巾和细麻布–但是身体不在了。有两种可能:或者是被人偷走了,或者是有超自然的力量将躯体取走了。如果是被人偷走的,没有超自然的力量,那么又有两种可能:或者是他的朋友,使徒们;或者是他的敌人,那些恨他、处决他的人。如果是他的朋友,使徒们做的,他们怎么能做到呢?

那坟墓是被大石头挡住的。那坟墓被世上至高帝国的封条封上,还有罗马卫兵把守。他们怎么能做到?如果躯体是被他的对手敌人偷走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会去做自己一直防范的事情–让他的躯体被偷走?他们就是为了防备这件事情才守在那里。他们会监守自盗吗?

还有更好的,主从死里复活几天后,基督的复活被到处传讲。西门彼得让耶路撒冷充满了主复活的好消息。还有什么比西门彼得传讲耶稣从死里复活更平常和确定的事?来看吧!这就是他的尸体,和一百斤香料一起裹在细麻布里,看看他的已死的脸和身体。他们为什么不像这样找出尸体来辩驳、反击、阻止西门彼得的传讲呢?因为他已经从死复活了!没有人盗墓,衣服摆放的十分整齐。这是一个无法辩驳的事实:他从死里复活了。

第三,心理学的事实:你能解释这些使徒的改变吗?他们一开始不相信主从死里复活;他们是需要被说服的人。在周五,周六,直到周日,见证了主被处决之后,他们陷入了无法摆脱的绝望和悲戚。他们所有的希望,都随着十字架上耶稣低下头,交出灵魂,而粉碎在地上。然而,三天后的周日,第三天,他们又燃起热情,他们又活过来,他们喜悦,他们欢欣鼓舞,他们在庆祝,他们把神的儿子复活的好消息和他的荣耀传遍全地。你怎么解释这些呢?

好,让我们来看三种可能的解释。是否可能他们在传讲谎言?他们偷了他的身体–虽然我们刚说了这是多么不可能,让我们假设一下–他们是在传讲谎言吗?你是否考虑过:让一群人为了明知的谎言去受罪甚至献身,在心理学上是不可能的。然而这些使徒们受尽了苦难,他们都被处决了,除了约翰被放逐,死于饥饿和寒冷。他们是为了信仰而献出生命的,谎言?在心理学上不可能。

第二个可能性是,这只是个传说,只是传说,完全没有事实基础,就是传说。哈,你是在告诉我,一个传奇在三天内就能形成吗?就三天?你是在说,一个传奇仅需三天就能形成吗?这些人是被传奇哄骗了,那需要相当长时间孕育才能形成的传说,却三天就完成了?在心理学上也不可能。

第三个可能性:他们都产生了疯狂的幻觉。法国的大批评家勒南说到抹大拉的马利亚,就是第一个宣告他从死里复活的女人,他说,“一个看到幻象的女人的梦想成了教会的希望。” 什么?这些人都是因看到幻象而受骗了?你怎么能让这么多人产发生幻觉?有一次五百个人都在加利利的一座指定的山上见到了复活的主。又为什么这幻觉只产生在那一时刻,却从没在之前或之后发生过?这些人都是心智健全的,有逻辑的;西门,雅各,约翰,多马,马太和巴多罗买。这在心理学上是不可能的。因而主从死里复活,是心理学上的事实。

第四,教会的事实:你怎样解释初期的教会?初期教会–第一个教会的诞生,是人类历史上最有活力的事件、最切实的恩赐。它是从哪里来?你怎样解释?第一,教会由成千上万的犹太人组成;第一个教会全都是犹太人。使徒们全都是犹太人,那些信主的也都是犹太人。他们见证了神的儿子在世上的服事,他们中的一些人把他交给罗马人,要处决他,要把他钉十字架。但是,这群人就包含在初期教会服事的人群里。一天有三千人归主,翻到下一页,有五千人;翻过那页,又有很多的祭司归主。这奇迹般的事情怎能发生?就是因为神的儿子从死复活了。

第二,初期的教会面对着整个勇猛的希腊罗马世界。他们挑战皇帝崇拜的系统;他们挑战外邦拜神的体系;他们挑战整个强大的帝国,就是这小小的初期教会。他们欢欣鼓舞地做着这一切事情。当时的口号是,“把基督徒喂狮子,把基督徒送火刑柱。” 即使他们被火刑处死或者被喂了狮子,他们仍然在罗马的每一个城市传讲复活的救主的福音。这是教会的事实。

这也是基督救世的事实:大数的扫罗的信主与得救,你怎么解释?就是这人恐吓杀害教会门徒;就是这人迫害他们至死;就是这人在公会里反对他们。但也就是这人在传讲他曾经否认的信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文学史上从没有像他的作品这样带有偶然性以及概要性的著作,更不要说像弥尔顿说的,“要写出一篇伟大的作品,在世界永世长存。”而他的作品只是概要性的。这个人写出了圣经中的13篇书信。他是医生路加写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原因。还有很多人认为是他写了希伯来书。新约的绝大部分都是由他写的。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我会引用一些他写下的人类文学史上最荣耀的语句。他的得救是如此美妙,复活的主在大马士革向他显现,使他悔改。他写成帖撒罗尼迦书的时候,是主耶稣被钉十字架后数年。耶稣是在公元33年受难,帖撒罗尼迦书是在公元50年左右写成的。是在17年后。耶稣复活后17年,我们有了这荣耀的希望,叫做帖撒罗尼迦前书。我们一起读的这段经文,哥林多前书15章,是在主复活后不久写成的。请你想想:他可以,也有机会去证实每一个事实,他也这样做了,是和路加医生一起做的。再想想,保罗所说的一切,他所列举的见到复活主的门徒:他向西门彼得显现,他向去往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他向雅各显现,他向所有的使徒显现,他还向五百个弟兄一起显现,最后,他说,“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 保罗所说的有关复活的话,在他周围都有活的见证,他们可以站起来反驳,”这是谎言。这没发生过,我就在那里。“ 然而,正好相反:”那是真的,我就在那里,我看到了。“ 他和我们一起行走有四十天。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使徒保罗的信主。

第六,文学的事实:在人类的语言或话语中,从没有像四福音书一样的。你为什么这么说,牧师?因为在人类写作的一开始,他们就努力地把关于神的事和关于人的事和谐地放在一起,很显然,这总是需要艰难的想象。例如,上学的时候都会学习初步的希腊神话,这些故事都是神与人的对话。即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者,像荷马,欧里庇得斯,修西得底斯,埃斯库罗斯,他们的作品也是明显的假想。他们在想象里努力地使神与人能够在美丽和谐和自然的环境里交谈。甚至莎士比亚–全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天才–莎士比亚也做不到。当你读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时,哈姆雷特的鬼魂,很明显是个费力的尝试;它并不自然。莎士比亚也做不到。然而你读福音书的时候:它是这么简单,这么自然,这么和谐,就像人脑中能想到的任何东西一样;复活的神,以肉身和人一起行走。

勒南,我刚才提到的批评家,说,”世界上最美丽的故事,是路加福音的24章。“ 所有的批评家都会说,”最和谐,悦耳,精彩和自然的故事,复活的神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与两人同行,就是他们认识的、为他们擘饼祝谢的那位。为什么?为什么这些福音书如此特别?为什么它们如此自然?因为一件事:它们在谦卑地,简单地,有信心地,充满祷告地,柔和地,令人惊奇地描述着真理。这就是发生的事。使用一种孩子可以明白的语言,它们描绘了神怎样化成肉身,他怎样住在我们中间,让我们看到他的荣耀,就是那天父独生子的荣耀。他的死里复活,就是他美丽圣洁的生活的自然结果。

最后,第七:我们主复活的无容置疑的事实,还是一个经验的事实,无法否定的事实:凯撒死了,你听说过有人争辩他没有死吗?查理大帝死了,狮心理查死了,华盛顿死了,林肯死了。基督死了吗?他今天比之前任何时候都鲜活。在大学校园里,在教授席位上,在人们劳动、艰苦维生的地方,在教会,在家里,在我们心里,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鲜活。

在一个大博物馆中参观,我停驻在见过的最美丽的一幅画作前,它是这样的:在我面前是一个粗陋村居的内部,父亲、母亲和孩子们聚在一起。他们坐在桌子四周;他们的头低垂,父亲在这贫穷困窘的家里为食物祝谢,这明显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家庭。往上,往上,再往上–在他们低垂的头以上–画家画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复活了的主基督的图像,他的手向外伸展着,为这个家庭祝福。下面的说明写着:”基督在卑微的之人中。“他活着。他活着。

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的街道上,可以看到三一教会。菲利普斯·布鲁克斯是三一教会一代人中享誉盛名的传道人。在教会前面的建筑旁边,在正门入口的附近,有一个菲利普斯·布鲁克斯的雕像。他站在讲坛的后面,手中有一本打开的圣经,雕塑者还雕刻了主耶稣,就站在他身后,他的手搭在他的传道人–菲利普斯·布鲁克斯–的肩上。他活着。他活着。

如果你去美丽的城市里约热内卢参观,在一座高山顶上俯察那无比美丽海湾的,就是永生基督的一座雕像,他的手伸展而出,为这城市祝福。在亚马逊丛林的中心,在奥卡族那些石器时代的印第安人中–他们一生以人血洗手–我曾站在他们之间传讲神的儿子的福音,面对着数个信徒,一个小小的教会。他活着,他活着。

对主在这圣殿中的作为我还能说什么呢?对主在你心里和生命里的作为我还能说什么呢?对站在这里的成千上万的人们我还能说什么呢?你们在这神圣的时刻站到这里,说,“牧师,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在心里,灵里和生命里遇到了他,我遇到了他,他跟我说话。我发现了复活,和生命,和胜利,和欢欣,都在那一位永生的主里。”耶稣的复活,这些毋庸置疑的事实,支持和维护着我们对基督真道的希望。我们不是盲信者,我们既没有跟从精心编造的寓言,也不是幻想的人。今天,我们依靠着神的大能,以及人类生命和历史中的重大事实,宣告神的儿子的复活,和我们在他里面的希望和生命。

现在请大家起立,唱回应诗歌,当我们歌唱的时候,在四周楼座,在一楼,是否有一家人,一对夫妇,或某个人,通过走道走向前来,说,“我来了,牧师,今天我做了这个决定:我在信心里把心交托给永生的基督,我就在这里。牧师,我带着我的整个家庭加入教会,我要在信心里,在这些可敬的人之中养育我的孩子。

当圣灵把这呼召放在你心里的时候,请你在灵里做决定,并走上前来。在前面和后面都有楼梯,还有时间,来吧。一楼的人群,请顺着走道来到台前,来吧。现在就来,现在就决定。当你过来时,愿在主复活时侍立在旁的复活节天使看顾你,让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