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对圣经的见证- The Witness of Christ to the Word

基督对圣经的见证- The Witness of Christ to the Word

November 16th, 1980 @ 10:17 AM

路加福音 24:25

25 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基督对道的见证

顾思伟博士(Dr. W.A. Criswell

《路加福音》24:25

1980年11月16日,上午8:15

 

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今天的信息主题是:基督对道的见证。让我们来读《路加福音》最后一章,也就是第24章,从25节开始。这是我们今天的背景经文,也是我们主的典型做法。这段话是主耶稣对两个正在去以马忤斯之路上的门徒说的:

 

“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5-27)

 

现在我们来读《路加福音》24章的44节: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24:44)

 

摩西的律法,这是旧约圣经的第一部分,“成文的摩西律法”;“先知的书”,Nevi’im ,这是犹太旧约圣经的第二部分;“诗篇”,这是犹太希伯来文圣经的第三部分,KetuvimHagiographa诗歌智慧书。在诗歌智慧书中,也就在Ketuvim中,最为突出的书卷是《诗篇》。所以,对于希伯来文圣经的第三部分,他们常用“诗篇”这个词来指代。“摩西的律法、Nevi’imKetuvim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24:45);所以,今天信息的主题是:基督对道的见证。

正统犹太人对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的尊崇态度,几乎把它尊为圣物。犹太人于1948年宣布成立现代以色列国后,随即发生了战争,战后不久,我在耶路撒冷。那时,他们刚刚占领了锡安山和传统的大卫王之墓,他们把坟墓改成了犹太会堂。我进入会堂的时候,里面站满了正统的犹太拉比和敬拜者。我站在那里,他们的聚会接近了尾声,他们读摩西的律法,也就是摩西的书卷。他们读摩西的律法时,拉比们亲吻书卷上的每一个字。读完后,他们把书卷合起来,从上到下亲吻书卷。然后,他们亲吻书卷的流苏,然后从上到下吻遍一切,最后温柔地、亲切地、恭敬地把书卷放进柜子里。犹太人对待神之道的神圣尊重,可从我们主的灵和态度中准确地反映出来。我们跟他们所拥有的圣经是一样的。犹太集会所尊崇的圣经,跟我们主所读的圣经是一样的,跟我们今天所读的旧约圣经是一样的。

当你将我们主的灵和态度与当今学术界、神学界的做法和态度相比较时,你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主对待圣经的灵和态度。让我们来看耶稣是怎么论述亚当和夏娃的。在整个自由世界看来,亚当和夏娃只是神话人物;从来就没有那样的夫妻,也从来没有什么伊甸园。他们大多数都是进化论者,相信人类是从原始软泥中产生的,我们的祖先是黑猩猩,是类人猿,是猴子。这就是学术界。但我们的主对人类起源的故事是什么态度呢?在《马太福音》第19章中,我们的主讲到婚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讲到神设立婚姻的目的;他因此宣告了他的伟大教义声明:神起初造人,是造男造女;基于人类起源故事的历史事实,他得出了关于婚姻的伟大教义基础: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了(太19:3-9)。这就是主耶稣。

整个自由主义学术界都相信《申命记》是伪造的文稿。我们主的态度是什么?我们主对《申命记》的态度是:他对《申命记》的引用,多于对旧约其他任何书卷的引用;他常引用《申命记》,视它出自于自摩西之手。

我们再来看《但以理书》:在整个自由主义学术界中,也认为《但以理书》是一个伪造的文稿——是一个伪造文书,一个欺骗——不是像它所声称的那样,是在公元前600年写成的,而实际上写于公元前165年。根据自由主义社群的说法,《但以理书》中所有那些预言启示,都是对历史的记录,仿佛它是预言一样。整个自由主义世界都是那样认为的。我们的主对《但以理书》是什么态度呢?在《马太福音》24章中,主点名提到它:“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太24:15),他说那些事是借着神的启示;那不是伪造的,不是骗人的文稿,而是先知的声明,他靠着主耶和华的灵说话。这就是耶稣,这就是主!

我们再来看《约拿书》:我想,在自由主义学术界中,他们对《约拿书》的嘲笑和挖苦,比对世上任何文学作品都更严重。“《约拿书》?呵呵!”但我们的主对《约拿书》是什么态度呢?正如你将会在《马太福音》第12章中所看到的,在耶稣的灵里,他使用约拿作为他受死、埋葬和复活的象征、例证、预兆和凭据(太12:40)。这就是主。这就是我们主的灵和态度。这是神的一个特权;他的名是个神迹,无论你在什么地方看到他的工作,你都会看到全能真神奇妙、令人惊讶和超自然的能力。这就是主。

主在《马太福音》第5章中说:“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希伯来字母teth上的小圆点也不能废去,“没有一点,没有一画会从律法中废去。”然后他举例说明:“就是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都不会废去,”一点“或一画”,即使字母teth上的小圆点,“都要成全”(太5:18)。这就是主对待圣经的灵和态度。若我们通读我们当称颂之救主的生平,就会看到,圣经总是在他的手中。当他公开传道时,圣经总是在他的手里,在他的心里,在他的见证话语里。每当他讲一个故事,那总是出自圣经,每当他举一个例子,那总是出自神的道。例如,在《马太福音》第12章中,他讲到示巴女王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他会说,“看哪,”然后是应用,“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太12:42)。这就是主耶稣。

在《路加福音》第4章中,他解释了《以赛亚书》61章,他讲述了神对整个世界的大爱。他解释说:“当以利亚的时候,遍地有大饥荒,那时,以色列中有许多寡妇,先知只奉差遣往西顿的撒勒法一个异教寡妇那里去”(路4:25-26)。他还使用了另一个例子来说明神对全人类的爱这个相同教义真理:他说到以利沙。在先知以利沙的时候,谁得到了医治?是一个叫乃缦的人,他来自叙利亚的大马士革,是个异教徒(路4:27)。这就是主。在他的讲道和教导中,他会不断地使用圣经中的例子。

他使用神的道来警告人。在《路加福音》第10章中,他讲到所多玛、蛾摩拉,讲到推罗和西顿(路10:12-14)。在《路加福音》第17章中,他讲到挪亚和神在大洪水时期的审判,讲到挪亚和神对平原城市的审判(路17:26-30)。主不断地使用圣经作为武器来捍卫神的真理。在他受试探的时候,面对每一个试探,我们的主都是使用圣经作为利箭,击败那恶者(太4:3-11)。

让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主在他的生平中是如何常常那样做的。现在,让我们打开《马可福音》第12章,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一章,看我们的主在捍卫信仰上,他如何常常使用圣经。在第12章中,他以凶恶佃户的比喻开始,园户拿住园主派到葡萄园中收果子的仆人,殴打仆人,并杀了一些仆人,最后,园主把他的儿子派去,园户拿住他的儿子,也把他儿子杀了(可12:1-8)。现在我们来看我们的主是如何使用圣经的:他先引用了《诗篇》118章23节的经文,然后说:“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可12:10-11)。我们再来看:从第18节开始,有人提出一个有关复活的问题(可12:18-23)。现在,我们看26节(可12:26),“论到死人复活,你们没有念过摩西的书,荆棘篇上所载的吗?神对摩西说,”然后他引用了《出埃及记》3:6。我们再来看:当一个文士问他诫命中哪是第一要紧的,耶稣回答他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可12:29-31),主引用了《申命记》6:5,接着他说:“其次就是说”(可12:31),然后他引用了《利未记》19:18。我们再来看35节:“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就问他们说:‘文士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可12:35),然后他引用了《诗篇》110:1(可12:36)。这就是主;圣经常常在他的手里。耶和华的话不断地从他的嘴中发出。在他看来,我们所知道和向神所盼望的一切事情,其伟大的教义保证都在圣经中。这就是主耶稣。

现在,我们来看最后一个伟大声明,看我们主的生平和他对圣经的灵和态度:圣经无可争议地证明了他来自于神,是人类救主的弥赛亚使命,也就是说,他的弥赛亚使命见于神的道中,基于神的道。你可在背景经文中看到对这个问题的特别说明:“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7)。然后44-45节说: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24:44-45)

 

对我而言,在我一生中曾经读过、看过或注意过的事情中,这绝对是最令我惊讶和惊奇的一个。站在这些极度受挫和沮丧的门徒前面的,是复活的主;他是复活的主,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他事工的明证是什么?他弥撒亚使命的明证是什么?它们是什么?

在这里,他复活并站在他们的面前。难道你不认为他可以行个神迹,好叫他们相信吗?这是世人所追求的,他们追求神迹。难道你不认为他可以行个神迹吗?他有这个能力。当他们观看我们主的事工,观看他令人惊异的工作时,他们说:“在以色列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太9:33)。难道他不能在他们面前行个神迹来证明他的身份吗?难道他不能提到他的伟大讲论吗?当他们听他讲论的时候,他们说:“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说话”(约7:46)。那是事实。在整个文学历史中,没有任何一个文学作品能像我们主的话语那样,没有任何一个。难道他不能提到他的伟大讲论吗?他没有!那么他提到了什么?他提到了神的道,以此作为他弥赛亚事工明证的巨大基础!经文如是说:“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7)。于是他“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路24:45)。这是伟大的明证,耶稣就是他所宣称的那样,他是主,是世人的救主,明证见于圣经的证言和见证中。

这让我们看到神的道是一个神迹。是这样的:除了犹太教-基督教的这本书外,世上没有其他宗教经典、书籍包含有预言,圣经是独特的,是我们的宗教所特有的。你无法在默罕默德、释迦牟尼、克利须那(印度的神明)或孔夫子的作品中看到预言。为什么?因为他们若写预言,会立即显明他们的荒谬,他们没有能力预知将来的事情。启示,揭开将来,是全能真神的特权,唯独是属于他的。唯独在圣经中,唯独在这本书里,唯独在这里,你能找到揭示将来的预言。

当我们查考圣经,读这些令人惊异的预言时,我们看到它们都指向主耶稣。先知们以非常精确的话语描述他,比站在他的面前描述更精确,虽然他们是在1500年、1000年、750年或500年前谈论一个即将来临的人,然而,当他们用预言描述他时,好像他们正看着他一样。那些文稿,即旧约圣经,是在以斯拉的时代之后完成的,那离主耶稣降生还有几百年。世上最伟大的人,与我们主耶稣的尊荣地位和非凡相比,他们不过是尘埃中的小颗粒,在主出现的多个世纪之前,先知就预言了他。字面上,他的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赛9:6);没有人能跟他相比。

这就是为什么对我们来说,拒绝神和神的道关于我们主的神性、救主身份和弥赛亚事工的见证,是一种罪,如果我们顽梗不化,就是不可赦免的罪(太12:31-32;可3:28-30;路12:10)。约翰在《约翰福音》3:18中说:“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然后他在该章的结尾,也就是3:36中说:“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神如此完全和全面地验证了他儿子的救主身份,如果我弃绝关于耶稣的见证,拒绝关于他的见证,我就别无选择,必须面对被弃绝和审判。

主啊,请赐给我一个接受的灵,一个虔诚敬拜的灵,一个相信的灵。没有谁可与他相比:摩西如此说,众先知如此说,使徒如此说,圣灵如此说,历世历代的圣徒和殉道士也如此说。他是神的羔羊,是世人的救主,是我们的救主(约1:29)。我们奇妙的主,你在圣经中所写的话语,为信仰奠定了何等稳固的根基!主的圣徒啊,神的话语是立下了何等稳固的根基。我们可以把它拿在手里,我们可以展开读它;它对我们的灵魂说话,在它神圣的篇章里,我们如此完全和全面地看见耶稣的脸,甚至比他以肉身站在我们面前看得更加完全和全面。主啊,在这种保证中,愿我们以顺服和敬虔的敬拜向你献上自己。在他为拯救我们而受死的良善和恩典中(罗5:8-10;林前15:3;林后5:21),愿我们罪得赦免(约一1:7;启1:5),有永生的保证(约3:16, 10:2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