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愿意- The Whosoever Wills

只要你愿意- The Whosoever Wills

May 7th, 1978 @ 10:50 AM

启示录 22:17

只要你愿意 W. A. Criswell 博士 启示录 22章17节 1978年5月7日10:50am 非常欢迎在电视和收音机前的众多观众和听众,来和我们第一浸信会的众弟兄姐妹们一起崇拜。 现在由牧师带来今天的信息,主题是,只要你愿意。 有人说,“被拣选的人就是那些愿意相信的,未被选的就是那些不愿意相信的。” 今天的讲道是面向你们当中愿对神说“我愿意”的人。跨出这一步,神必将在你生命中行奇事大能。 今天的经文是圣经中最后的呼召,启示录22章17节:   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神的灵恳请人来,“来倚靠耶稣。” 教会–基督的新妇–恳请人来,“来倚靠耶稣。” 在教会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一个人悔改,并接受耶稣作为救主。基督的新妇–教会,说:“来吧,来倚靠耶稣。” “让所有听到的人都说,’来吧!’” “让旅居的和外来经过的人都加入这无止的歌声中:“来吧,来倚靠耶稣!” ”让那渴求的人都来吧。“ 我们的主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 彭斯在诗里这样写到:   但是欢乐犹如那盛开的罂粟花, 枝头刚摘下,艳色即已差; 它又像雪片落河上, 顷刻的晶莹,永恒的消亡; 它又像那北极光, 一纵即逝,不知去何方; 它又像那美丽的霓虹, 在风暴里消失无踪。 [“汤姆·奥桑特”, 罗伯特·彭斯,王佐良译]   ”让那渴求的人都来吧。“ 来倚靠耶稣。”凡愿意的人,“ ho Thelon,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只要悔改–”凡愿意的,都可以自由汲取取生命之水。“ 这是神向亚当的子孙最后的、敞开而广阔的的呼召,即便他们无药可救,不听管束,充满罪孽和邪恶。你看,神已经极尽他所能去拯救人类的后嗣。 神在伊甸园对我们的始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 但我们的始祖说:“不,我们不遵守这禁令。我们要那不属于我们的。“ 神又在天上垂看着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 神用自己的手在石版上写下了他的律法和诫命,并把石版交给亚当的子孙,说:“你们这样行,就必得永生。” 亚当的子孙却说:“不,我们不遵守这律法。”...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只要你愿意

W. A. Criswell 博士

启示录 22章17节

1978年5月7日10:50am

非常欢迎在电视和收音机前的众多观众和听众,来和我们第一浸信会的众弟兄姐妹们一起崇拜。 现在由牧师带来今天的信息,主题是,只要你愿意

有人说,“被拣选的人就是那些愿意相信的,未被选的就是那些不愿意相信的。” 今天的讲道是面向你们当中愿对神说“我愿意”的人。跨出这一步,神必将在你生命中行奇事大能。

今天的经文是圣经中最后的呼召,启示录22章17节:

 

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神的灵恳请人来,“来倚靠耶稣。” 教会–基督的新妇–恳请人来,“来倚靠耶稣。” 在教会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一个人悔改,并接受耶稣作为救主。基督的新妇–教会,说:“来吧,来倚靠耶稣。”

“让所有听到的人都说,’来吧!’”

“让旅居的和外来经过的人都加入这无止的歌声中:“来吧,来倚靠耶稣!”

”让那渴求的人都来吧。“

我们的主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

彭斯在诗里这样写到:

 

但是欢乐犹如那盛开的罂粟花,

枝头刚摘下,艳色即已差;

它又像雪片落河上,

顷刻的晶莹,永恒的消亡;

它又像那北极光,

一纵即逝,不知去何方;

它又像那美丽的霓虹,

在风暴里消失无踪。

[“汤姆·奥桑特”, 罗伯特·彭斯,王佐良译]

 

”让那渴求的人都来吧。“ 来倚靠耶稣。”凡愿意的人,“ ho Thelon,任何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只要悔改–”凡愿意的,都可以自由汲取取生命之水。“ 这是神向亚当的子孙最后的、敞开而广阔的的呼召,即便他们无药可救,不听管束,充满罪孽和邪恶。你看,神已经极尽他所能去拯救人类的后嗣。

神在伊甸园对我们的始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 但我们的始祖说:“不,我们不遵守这禁令。我们要那不属于我们的。“

神又在天上垂看着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 神用自己的手在石版上写下了他的律法和诫命,并把石版交给亚当的子孙,说:“你们这样行,就必得永生。” 亚当的子孙却说:“不,我们不遵守这律法。” 他们就违背了所有的诫命。

神又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我要遣派先知给他们。“ 神的先知从天上降下教训众人说,”你们悔改,悔改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 亚当的子孙说,”不,我们不悔改。” 他们却把一些神的先知喂了狮子,把另一些锯死,还有一些被他们扔进熔炉烧死。

神仍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我要派遣我的先锋到他们之中,宣告天国的存在。” 于是传道人施洗约翰降临,说:“ 预备主的道。” 亚当的子孙说,“不,我们不为主预备道路。” 他们抓住神的先锋,砍掉了他的头,让他死在血泊中。

神仍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他们总会敬畏我的子。” 化成肉身、生自童贞女的荣耀之子降临,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约翰福音 5:24] 然而他们说,“不,我们不相信神派遣了你。” 他们将神的独生子拿住带到城外,在城墙外的一个小山坡上,在众人和天使的眼前,把他钉在木头上,他经受折磨,最终死在罗马的十字架上。

神仍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即便他们充满了罪孽和邪恶。神说:“我要这么办,让他们能够得救。我要兴起使徒。” 使徒按照差遣降临教训众人,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罗马书 10:9] 亚当的子孙说,“不,我们口中也不认,心里也不信。” 他们拿住神的使徒,有一些被斩首,有一些被石刑处死,有一些被流放到荒无一物的小岛上无助等死。

神从天上垂看亚当的子孙,说:“如果他们不遵守我的诫命,不听从我的先知,不服从我的使徒,我只有这一条道路让他们得救:如果一个人愿意–只要愿意就行–如果一个人愿意我在生命册中写上他的名,愿意我赦免他的罪,愿意得心和灵的重生–只要他愿意,”ho thelon,”我就让他得救。“

你知道,你们的牧师相信圣经的权威、无误,相信圣经是受圣灵感动写成的。其中的一点一画,每个字,每句话、每个段落,每一页、每一卷,都是如此。这句话也是千真万确的,ho thelon,”凡愿意的,都可以自由汲取生命之水。“

当神的使徒约翰写下这圣经中最后的呼召时,神的灵感动了使徒约翰,说,”不要写‘ho ginoskon,“只要明白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lambanon’,“只要领受到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paschon’,“ 只要感觉到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pisteuon’,“ 只要相信的就来吧;

“不要写’ho philon’,” 只要爱的就来吧;

“约翰,在这最后的信里,你要写‘ho thelon’, 只要愿意的就来吧。”

就是这样。当我开始讲道的时候,我还不到20岁,在一个乡间教会做牧师。那时每个教会都有个户外的会幕。有的没有会幕,就搭个凉棚。在夏天的时候,人们就在里面举行培灵会。人们从各种偏远的地方来参加每年举行的培灵会。

在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在培灵会里讲了一天的道,我倾尽所有的心力,发出最诚恳的呼召,但是没有一个人走上前来,没有人回应。我又再次呼召,并且祷告,仍然没有人回应,没人走上前来。

我对唱诗班说,“稍等,”然后向众人提议说,“今晚在这里,如果有任何人愿意走上前来,愿意得救,愿意求告神的名–而神却没有搭救他,我就放下圣经,再也不打开。我就退出服事,再也不传讲神的道。如果神没有搭救你,我就做这一切的事。”

然后我转向歌手,说,“接着演奏,让我们再次歌唱。”

在演奏中,一个老牛仔从门外进来,走向我,高举着他的手。他走到我面前,说:”我接受你的提议。“

我说,”好!“ 我让众人坐下,对他说,”现在跪在我的旁边。“ 他就跪下。我又说,”你是否想要神搭救你,想要做个基督徒,并想让基督住在你心里?“

他说,”是的。“

我就低头祷告,把这事告诉主。我知道神就在这里,那是神的应许。这个伙计,他走向前来说,”我想要得救,我现在就想要得救。“

我说,”主啊,进入他的心,让他得救吧。“

我们跪在一起。我把手伸向他,对他说,”威廉,如果神搭救了你,就请你握住我的手,好吗?“ 他用土话回答我说,“ 牧师,我没哄你。啥事儿也没发生,我还是那样。”

“好吧,”我说,”那我们再祷告一次。比尔,你是真心愿意,真心求告神住在你心里吗?“

他说,”是的,牧师。“

我就说,”让我们再祷告吧。“

我低下头,为这老伙计祷告,”主啊,主,求你搭救他,现在就搭救他…!“

我祷告完,向他伸出手,说,”伙计,如果神搭救了你,请握住我的手好吗?“

他看着我,说,”牧师,啥事儿都没发生,我还是那样。“

好吧,我说,”那我们就再试一次。比尔,你确定自己真心愿意求告神,让他住在你心里,真心想得救。你想做一个基督徒,你想要神原谅你的罪孽。你想要得救上天堂。”

“我愿意,牧师,我想做个基督徒。”

我说,“好,让我们再低头祷告。” 我再次祷告,“我的主,我的神,你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如果有任何人走上前来,说,‘我想要得救,’  神却没有搭救他,我就再也不传讲神道。主啊,搭救这个伙计,现在就搭救他吧。为了耶稣的缘故,主啊,求你搭救他。阿门。”

我向他伸出手,说,“威廉,如果神搭救了你,请你握住我的手好吗?”

他说,“牧师,啥事儿也没发生,我还是那样。”

不能再这样僵持下去了,我于是主持了祝福礼。众人领受祝福后,我开着我的小车回到我暂住的一个牧场主的房子。当我上车的时候,我知道,他们都认为刚才目睹了世间最大的笑话。

他们将会开始拿我逗笑,“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你说如果任何人走上前来接受呼召,如果他们没有得救,你就放下圣经,再也不打开。再也不打开圣经,再也不讲道,再也不服事。你知道你都说了什么吗?那老伙计走出来,他说,‘我想要得救。’ 他却没得救。”

他们会以为这是件大事–这是最大的笑话,有史以来最搞笑的事情。但是,唉,我难堪得要死了。他们看到我心如死灰,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默着。

开车到农场的路上,我只能听到牧场上青草生长的声音。到了牧场主的房子,我径直走进他们给我安排的房间。我放下圣经,俯面扑倒在床上,说;“神我的主,我完了,这就是我的道路的终结。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你在经里说,‘只要你愿意就来吧。’ 你在经里说,‘只要有人愿意相信,愿意接受,他就得救。’ 主啊,我不明白。这就是我的道路的终结,因为我说,如果有人走出来却没有得救,我就再也不传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一晚我辗转反侧,在早上爬起来,准备和牧场主一家去会幕的主日崇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前夜已经说过,如果有人走出来却没有得救,我就退出服事,放下圣经,再也不讲道。我不知道向谁求助,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挣扎无助。

当我们的小车到了会幕,我打开门,刚伸出一只脚,准备下车,就在这时,沿着乡道传来了倾尽全力的呼喊,”嗨,牧师!嗨,牧师!我转向声音的方向,看到那牛仔沿路跑过来,顾不得喘息。终于跑到我面前,他紧紧抓住我,给了我一个拥抱,说,“我说,牧师,你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吗?”

我说,“猜不到,威廉,发生了什么?”

他说,“我得救了!我得救了!”

我说,“比尔,你是什么时候得救的?”

他说,“昨晚,在骑马回家的路上。” 他说,“耶稣进入了我的心里,我感到身上充满了神的荣耀和喜乐。我就得救了,我得救了。”

我一生中再没听过比这更让我难以自持的话了。当教会的人差不多到齐的时候,我们就马上让他见证他的信仰和接受洗礼,就在会幕旁的一条小溪里,我为他施洗,擦干之后,直接进行11点的崇拜聚会。

我这辈子从没更开心过了,从未因神的作为更加喜乐。现在已经过去50年了,我常回想起这事,但我不再做那样的事情。我用了50年的时间,来思考为什么我不再那样做。我的结论是,我不再像十几岁时那样的倚靠主,我不再像年少时那样地与主密契。这世界让我变得心硬顽固,我不再像青年时那样明白神。

但是我要告诉你,在过去的岁月中,我在神学院里努力地学习,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经过这些年的学习和研究,我发现,不管现在我有没有足够的信心去做那样的呼召,我当时所传讲的福音,都是尽一个人所能传讲的最真实的福音。

我要告诉你其中的原因,这也是今早的讲道主题。你知道,在这间屋子里站着的“我” 是由3个部分组成的。“我”是个由三个部分组成的受造之物,我生活在这间房子中。你看不到“我”,你看到的是组成这房子的泥灰、地基,它会败落,而它只是我居住的地方。

我通过称作“眼睛”的窗户才看到你们。但“我”是住在里面的。我可以举个例子。有个老人的名字叫做匹斯,他去世了。墓碑上的墓志铭写的是:

 

这里葬着匹斯的身体,

在雏菊和绿茵下安息。

这不是匹斯,只是皮囊,

神召唤他,他人在天堂。

 

这就是我所想的。“我”是住在这房子中。也许我说这话不适宜,但是我要再举个例子。有一个年轻的传道人,他刚刚从神学院毕业。在他的教会中,有一个人刚去世,他去安慰悲痛的寡妇。

他陪着妇人站在尸体旁,说,“你知道,其实是这样的,他并有没在这里。那只是果壳,果仁已经到荣耀里去了。”

这么做是没有素质,没有教养的。但一些传教人就是这么做的。在这屋子中居住着“我”:我的思想,情绪和意念–我的理解力,感觉和自主意志力。

我是由这三样组成的。那么,救恩是归在那个部分呢?我是在哪个部分中得救的呢?是因为思想得救的吗?是在头脑中得救的吗?我是因理解力得救的吗?因为聪明才得救的吗?因为受良好的教育而得救的吗?这的确是有影响的。罗马书10:17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我的理解力,知识与洞察力和得救是有关联的。但我不是因头脑而得救的,我也不是因理解力得救的。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将变得多么简单:我们只要教育他们,训练他们,就可以教给他们得救入天国的道路。

然而在我看来,事实恰恰是相反的。教育本身并不靠近神,也不会使人的心更靠近神,反而更容易阻挡人,成为一个障碍,使人远离神。

最好的例子就是纳粹德国了。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二战前的德国那样,有那样高的国民素养和学术成就。在我还小的时候,如果有人想去好大学深造,通常都是去德国。那时德国是世界学术研究的中心,整个国民都博学而有教养。

但是,也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德国那样残忍无情。他们以荣耀和管理为名,抨击人性尊严和正常的行为准则,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惨剧。战争刚结束时,我曾去过德国的一些集中营,比如达豪集中营。我目睹了在一些地方,德国科学家用人类做小白鼠,研制武器或药剂来满足国家的政治和军事需要。

正好相反。人并非因为聪明或者有洞察力,或是因为学位、教养,或学识而得救。你不是因头脑而得救,绝不是。

“好吧,牧师,如果我不是因头脑、学识而得救,那我就知道救恩在哪个部分了。是在情绪和知觉。我得救是因为我感觉到自己得救了。我的情绪见证我得救。这就是救恩所在的部分。”

现在,让我们来检视一下这种说法。我上学的时候,曾学过詹姆斯-兰格的情绪理论。我至今仍然相信这个理论。如果你无法证明它,你同样也无法证伪。

詹姆斯-兰格理论是这样解释情绪的:情绪–感觉–只是伴随人体解剖结构的变化而产生的体验。将人的生理活动综合起来,就是感觉或情绪。这些感觉高低起伏。心理学家声称,他们可以为每个人的人生画出图谱。总是有些天我们情绪高涨,有些天我们情绪低落。

如果你是正常的,他们说,你的感觉、情绪就会高低起伏。他们把情绪一直处在低落的人叫做忧郁症;情绪一直高涨的人叫做痴呆。如果你是个正常人,情绪就会高低起伏,时涨时落。

他们说所有的感觉都是这样的。比如,爱情是一种情绪,爱情是一种感觉。有些人很能体会这一点。有人说,今天我爱我妻子爱得恨不得把她含在口里,但明天我就希望前一天把她咽下去了。“

事实就是这样,情绪高低起伏,感觉时涨时落。虔诚的情绪或感觉也是一样的。如果你是个正常人,它就高低起伏,时涨时落。

在一次周间见证分享会上,一位可爱的圣徒站起来说,”有时候我的杯满得直溢;有的时候我的杯却是干涸的。请为我祷告。“

说完她坐下了。她后面坐着另一位圣徒站起来,说,”我的经历完全不同。我已经成为基督徒30多年了。从30多年前,我的杯大概就三分之二满。过了30年,不,是35年之后,它还是三分之二杯。今天我的杯也仍然是三分之二杯。“

他也坐下了。之后,他后面的另一个圣徒,有点咬舌地说,”是的,先生。我敢打赌,你的杯子里应该已经长满孑孓了吧。“

感觉高低起伏,宗教的感觉和其他的感觉没有什么区别,宗教情绪和其他的情绪也没有区别。它也高低起伏,时来时去。我实在的告诉你,每当你只靠感觉而虔信时,你就被它拖向死地。

这天你觉得,”啊,我得救了!哈里路亚!我可以听到天使的歌唱。“ 下一天,却完全听不到他人的祷告,沮丧而忧郁,专门呆在有松柏树的地方。你知道,我们的感觉有涨有落。它和我们是否真正得救没有关系。就像那首古老的赞美诗唱的:

 

我有时欢乐也有时悲伤

把我带回我的家乡

我的灵魂仍向往着天堂

把我带回我的家乡

[”马车从天上下来“]

 

我们就像温度计里的水银,它高低起伏不定,但是一直在温度计内。我们并不是在感觉里得救的,我们也不是在情绪里得救的。

”好吧,牧师,如果我不是靠头脑得救,不是靠着我的聪明学识得救;而且我也不是在感觉和情绪里得救,那我是在哪里得救呢?救恩归在那个部分呢?

弟兄姐妹们,它就在神所指明的地方。神说,救恩归在我们的意志之中,在我们的决定和委身之中;ho thelon,只要愿意的人,就让他来吧。救恩就在我们为神所做的决定之中。那就是我所得救之处。

我找不到比主耶稣的词句更美的话语来解释这件事。世上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通过故事来讲解崇高的属灵真理。他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ho thelon, 只要愿意的就来吧,都可以自由地汲取生命之水。

耶稣是以这样的方式讲的故事:在德州西部的平原上有一个老板,经营着一个大牧场。他有两个儿子。有一天,他的小儿子对他说:“爸爸,我在这个地方呆烦了,没有一点乐趣。每次我喝点小酒,你就在那给我布道;每次周末我回家晚了点,妈妈就要给我上课。每个周日,你都带我去那个讨厌的教会。这里没有什么是我喜欢的,我要离开这。我要向西走。我现在就想要属于我的家产,因为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父亲恳请孩子留下,但是孩子心意已决,他也没有办法。于是父亲把属于他的家产分给了他,小儿子就向西走了。

我说,你可真该看看他的样子!你可真该看看。我真希望你能看到他刚到另一个城镇时的样子。他给自己买了硕大艳丽的牛仔帽,带金色马靴刺的靴子,还买了一匹带银制马缰的银鬃马;他给自己装备上最贵最好的马鞍,当他进城的时候,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大驾。离家之后他纵情狂欢,一生也没有这么快活过。

但是他的父母的感受却截然不同。晚饭的时候,妈妈什么都没吃,爸爸问她:”妈妈,出什么事了吗?“

她说:”爸爸,没什么事。“

他回到:”妈妈,一定是有事,你没吃饭。“

她说:”好吧,爸爸,如果你非得问,我是想咱们小儿子呢。“

那天晚上,阳台外暮光渐逝,夜色愈浓,壮汉握紧拳头拭去眼角的泪水。

妈妈看到了,问,”爸爸,出什么事了?“

”啊,没什么事。“他回答说。

”爸爸,一定是有事,我看到你擦眼泪了。“

他回答说:”妈妈,如果你非要问,我在想咱们的小儿子呢。“

在遥远的西边,小儿子坐在猪圈的围墙上,看着猪吃食,自己却没有饭吃。他的银鬃马没有了,他的马靴和金马刺也没有了,他的配套的银制马缰和马鞍也没有了。他就这么独自坐着,饥饿又悲惨。他开始想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一想起家,他的眼泪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地上落。

他坐在那哭的时候,一位老牛仔在附近闲逛看到他。他走到他身边看着他,问,”孩子,哭什么呀?“

小儿子说,”没啥事,没啥事,伯伯。我可没哭。啥事都没有。“

老牛仔指着他脸说,”看看,泪珠子和上泥,在你脸上都修出水渠了。有什么事,孩子?出什么事了?“

小儿子回答说,”好吧,伯伯,如果你非得问,我想家了。我想我的爸爸,我想我的妈妈,我想我的基督家庭。“

老牛仔说,”孩子,你是说你有家啊?“

”是的,伯伯。“

”还有基督徒的父母?“

”是的,伯伯。“

老牛仔说,”我曾经有个基督徒的父亲和家庭,但是我离开了那里,伤透了他们的心。他们现在在天堂了,我无法见到他们。孩子,我跟你说,如果你还有个家,有个基督徒父亲,就快去找他,快回家吧。孩子,快去,快去。“

老牛仔就离开走远了。小儿子还坐在猪圈的围栏上,看着猪吃食,他说话了,你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吗?他说:”我愿意。“

对不对?”我愿意站起来,回到我父亲我的家那里。我愿意。“

这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这就是喜悦与哭泣的区别;这就是失败与得胜的区别。因为圣经记载着,当父亲从远处看到小儿子的时候,就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 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路加福音 15:22-24]

区别是什么?区别就是,”我愿意,“ 一个在心底做出的决定:”我愿意。“

就是这样,完全像神所说的。我不是因素养或才华得救;我不是因充沛的情绪或感觉得救;我得救是因为神曾经说过:”来!“ 我用生命去回应了。

”只要愿意的就来吧。我要把他的名记在册中荣耀的那页上;我要让他的心重生;我要让他的信心强壮;我要伴他在这世上行走;在他弥留之际,我会站在他旁边,在终结之时,我会把他带到荣耀里与天使同在;在全能神的审判台前,我要做他的中保,他的律师,他的辩护人;我要为他在天上建造房屋。“

主为爱他的人有着多么丰富的预备!只要说“我愿意”–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主说,“用钱买,” 我们有些人太穷了;如果主说,“凭善行”,我们有些人太恶劣了;如果主说,“凭智慧,” 我们有些人太无知了。

但是主说得很简单:“只要仰望,就必得活。”弟兄姊妹们,要活。仰望耶稣,就必得活。这记载在圣经里。哈里路亚!就这么简单,仰望他,就必得活。“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 [约翰福音 3:14]

仰望就必得活。只要看那为你钉了十字架的主,就能活。那就看吧!罪人,看就必得活:只要愿意的就来吧。

回应 ”我愿意,“就有神的同在。这就是我的呼吁,让神与圣灵今天就与你同在。无论是一家人一起的,是夫妇的,或是任何一个人,你是否感到,”我已经决心归向神,我正在回归的路上。我把心向天堂敞开,向基督敞开。我来了。“ 如果你接受耶稣做你的救主,来吧;神说,”来!“ 如果你想跟随主,像主那样受荣耀的洗,来吧;神吩咐你,来吧;如果你想把生命献给这可爱的教会,来吧。主说,”来!“ 如果圣灵以大能感动了你的心,用你的生命去回应。”我已经决定了。我已经在归向神的路上。“ 走上前来,”我来了,牧师,我已经决定了。我来了。“ 愿天使在你的路途中看顾你,让我们起立歌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