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种方式得救? Is There Only One Way to be Saved?

只有一种方式得救? Is There Only One Way to be Saved?

November 28th, 1982 @ 4:52 PM

使徒行传4:12

    只有一种方式得救?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4:12 1982年11月28日 7:30 p.m. 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欢迎你通过收音机收听。请翻到使徒行传。我们要一起读第四章8到12节。我们所有人一起读8到12节。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得救吗?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天上吗?我们一起来读使徒行传四章8到12节: 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治民的官府和长老啊,倘若今日因为在残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问我们他是怎么得了痊愈,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 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 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8-12] 我们今天的信息是,只有一种方式得救吗?使徒行传四章12节,“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这章的后面是这些使徒因为宣讲耶稣被恐吓、惩罚的故事。接下来,雅各―主的兄弟,西庇太的儿子―雅各被砍头。西门彼得第二天被投入监狱,等待处决,你也知道,主派来的天使接下来搭救了他们。四章的29节,使徒们都一起祷告,他们说,“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 [使徒行传4:29] 你是否看到一些神奇的事―很非凡的事?“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 他们没有求神停止逼迫,也没有求神不再使他们成为殉道士。他们祷告的内容是,他们宣讲基督的福音的时候,神要给他们胆量,让他们能够无畏地宣讲天上的福音。耶稣我们的主。 我们无法不被这些最初的基督徒震惊,他们面对着罗马政府和文化的刀枪仍是无畏地挺身而上。攻击包括放逐,寻索性命,偶像,压迫,奴役,以及罗马帝国一切的咒诅。他们确实没有思考个人的得失就奉献自己。他们无畏、勇敢,向神祷告求神帮助他们宣讲神的道。 他们得到了大使命。我们的主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马太福音28:19],并且 “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使徒行传1:8] 他们有大使命。他们要在耶路撒冷传福音;在撒玛利亚,他们在那里得着了埃塞俄比亚的大臣,这是科普特教会的开始;在撒玛利亚,布道家腓利带领了非凡的复兴;在凯撒里亚福音传到了外邦人;在安提阿,这是第一次宣教运动的核心和发起地。他们认识到,“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12] 使徒保罗在希腊的论坛讲道时说,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 [使徒行传17:30]。不是靠希腊哲学得救,不是靠罗马的偶像得救,不是靠守塔木德的律法,而是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哥林多前书1:23-24] 一世纪的基督徒如此面对充满偶像的世界。 我们再看现代世界。我们现在宣讲福音面对的文化是怎样的?这是崇尚无差别的自由主义;人在任何条件下都不能相信什么。教理被抛弃了,罪被遗忘了,信仰被嘲讽。一个人应该要思想开放,无差别的接受,要自由化,他不会对任何事情下结论,更不会相信由一位主来的救恩。这些事情导致了普救论,它摧毁了基督信仰的根基,摧毁了宣教运动。我来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社论: 现在宣教士面临着日渐增加的压力;西方文化在亚洲和非洲的启蒙已经持续很久了;他们帮助许多国家成为独立国家,但是他们现在被驱逐,许多基督徒的信仰和外邦的习惯融合。在国内也一样,宣教士受到教会的攻击,“他们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我再来读一位当代的神学家的话,“外国宣教运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因为这运动的目标已经不再成立。之前人们一直认为教会必须要让所有的人类归信基督。这个目标不成立,因为没有圣经的支持。” 这是个谎言,但是那个神学家却说,“我建议教会自发地解散我们现在的宣教机构和系统。” 一位现代的怀疑论的教授写道,“大部分神学是幻想。所有的宗教不过是一群人的传统,他们一起经历生命的危机、庆祝自然的各个季节。人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仅此而已。纸上的神学是线性的,写定的,所有这一切都不再成立。我们生活的时代神已经死了。” 不久前,哈佛大学正式宣布宗教与今天的生命、文化和文明没有关系。它是个遗迹,过去的古迹。这些只是成千上万关于宗教信仰的现代观点中的一小部分,这本是对家庭、对人的恳请,让他们找到基督耶稣里希望、生命、光明和救恩。 政府现在做的事情是要保存、培养民族文化和地上所有异教的宗教传统。他们这样做其实是封锁了福音的宣讲、阻止这些相信基督。这些事可能是很好的,是非凡的―如果神没有这样说,天下除了耶稣基督没有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他不是一条道路,他是唯一的道路;他不是一个真理,而是唯一的真理;他不是一种生命,他是唯一的生命 [约翰福音14:6]。人若没有基督是迷失的;我们无法以任何其他方式得救,无法因任何其他的名得救 [使徒行传4:12]。 我们面对全世界中神启示的生命的真理时,有三个不同的视角,有的是宽阔的,有的是狭窄的。他的两个视角应该是宽阔的,一个视角应该是狭窄的。人的同情应该是宽阔、广泛的,不管是哪里的人,不管是什么文化、种族,都应该有同情心,应该和善、慷慨、理解。他的同情心应该是宽阔的。第二:他的眼界应该是宽阔的,人不应该有偏见、成见;他在地球的任何一侧应该都从神的手中找到真理。 但是有一个方面,人的思想和回应应该是狭窄的,那就是他对真理的接受和护卫,特别是全能神启示的真理。真理总是狭窄的,总是这样。它总是狭窄、直接的。没有例外,真理总是狭窄的,全部都是;不只一部分真理如此,所有的都是。在文化、科学的各个门类中,真理都是狭窄的。 数学的真理是狭窄的;二加上二等于四。它不等于任何其他的千百万的数字,二加二就是等于四。有些人说,“我不是狭隘的数学偏执狂。我对真理的方法也是自由主义的,是宽泛的。我的数学也是宽泛的。” 但是你只要去银行就知道这宽泛自由主义能走多远。你去银行和柜员说,“我在这里存钱了,我想要取出五百美元。” 柜员查看你的账户后说,“你户头只有两百美元。” 他说,“什么,这是偏见。我先存了一百美元,之后又存了一百美元。按我的数学计算,那就是五百美元。” 柜员透过玻璃看着他说,“你真是疯了!” 数学的真理是狭窄的。 科学真理是狭窄的。在科学里没有替代的真理。我们想象一位体育健将,他相信自我改进,相信那些使你强壮、长肌肉的方法。在寒冷的一天,大地都被冰雪覆盖,他却站在桥上,准备跳入几十米之下的河中。他刚要跳的时候,有人对他说,“先生,你不知道水在零摄氏度会结冰吗?你要跳的地方都是坚固的冰!” 他回答说,“你是狭隘的偏执狂,我不相信水在零度结冰。我对这些科学事实的接受是宽泛的。对我来说,水在零下10度结冰。” 那人说,“零下10度?水在零度结冰,如果你跳下那座桥,你会摔死的。” 他说,“我思路不狭隘。” 然后跳下那座桥,他没有跳到水里,而是跳入死亡。科学事实是狭窄的,它是不可改变的。 历史真理是狭窄的。你不能说,“我是个思维宽泛的历史学家。我不把这个人物限制在这个时代。因为我思维不狭隘,我认为他们可以生活在任何的时代。比如,我不相信凯撒生活在公元前44年。恺撒生活在1982年,他现在就在不远的阿灵顿。我们现在就去拜访尤利乌斯•凯撒。我研究历史时思维宽泛。” 如果你这么做,他们会拿个网跟着你,把你带到精神病院,检查你是否对他人有危害。你是个疯子、神经病。所有的真理都是狭窄的。 地理学的真理是狭窄的。一个事物总是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地区。宽泛的思维和对地理学的自由主义的态度并不会改变某个事物的位置。地理学是狭窄的。 我想在美国历史中没有比这更悲伤的事了。很多年之前,一个人从东海岸往西行进,来到堪萨斯西部寻找财富,为了家庭,开始新的生命。他的妻子和婴儿都留在家里。神祝福他,他在西堪萨斯的一个铁路边的小镇上,建立了一个大农场,变得富有,那个小镇叫做普雷里维。在一个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火车行经西堪萨斯的时候遇到了可怕的暴雪,几乎看不到前方。那个母亲怀里抱着婴儿,透过火车的窗户往外看,开始担心能不能在普雷里维找到她的丈夫。火车上的另一个乘客,看到年轻母亲的担忧,对她说,“不要担忧,不要害怕。我坐这趟火车很多次了,我知道普雷里维在哪里,我们到了的时候我会告诉你,那时候你下火车就能见到你丈夫。” 于是火车在大平原上沿着无尽的轨道前行,终于在暴雪中减速、最后停下,年轻人对那个母亲说,“这就是普雷里维。” 还帮助她下了火车。她下车后,火车马上启动继续往西行进。大概十分钟后售票员回来了四处张望,他最后说,“那个带着婴儿的母亲呢?” 那个年轻人回答说,“她已经在上一站,普雷里维下车了。” 售票员高喊说,“神啊,神啊,我们刚才是临时停车,普雷里维是下一站!那个可怜的女人刚才带着婴儿下了车,是到了死地!” 真理是狭窄的!是狭窄的! 神学的真理也是完全一样。思维的宽泛、自由主义无法改变全能神的永恒真理。“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12] 以赛亚书四十五章22节,“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 神,再没有别神。”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约翰福音14:6] 主啊,若我能得救,就是在你的里面得救;若我有去天堂的希望,我的希望在你的里面;若有生命、死亡以及永生的祝福,都是在你里面。只有一个方式得救,只有一种,那就是在基督里,在我们亲爱的主里。我们一起站立好吗?...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生命与永恒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只有一种方式得救?

W. A. Criswell博士

使徒行传4:12

1982年11月28日 7:30 p.m.

这里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欢迎你通过收音机收听。请翻到使徒行传。我们要一起读第四章8到12节。我们所有人一起读8到12节。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得救吗?只有一条道路通向天上吗?我们一起来读使徒行传四章8到12节:

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治民的官府和长老啊,倘若今日因为在残疾人身上所行的善事查问我们他是怎么得了痊愈,你们众人和以色列百姓都当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人得痊愈是因你们所钉十字架、 神叫他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他是

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

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8-12]

我们今天的信息是,只有一种方式得救吗?使徒行传四章12节,“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这章的后面是这些使徒因为宣讲耶稣被恐吓、惩罚的故事。接下来,雅各―主的兄弟,西庇太的儿子―雅各被砍头。西门彼得第二天被投入监狱,等待处决,你也知道,主派来的天使接下来搭救了他们。四章的29节,使徒们都一起祷告,他们说,“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 [使徒行传4:29]

你是否看到一些神奇的事―很非凡的事?“他们恐吓我们,现在求主鉴察,叫你仆人大放胆量讲你的道。” 他们没有求神停止逼迫,也没有求神不再使他们成为殉道士。他们祷告的内容是,他们宣讲基督的福音的时候,神要给他们胆量,让他们能够无畏地宣讲天上的福音。耶稣我们的主。

我们无法不被这些最初的基督徒震惊,他们面对着罗马政府和文化的刀枪仍是无畏地挺身而上。攻击包括放逐,寻索性命,偶像,压迫,奴役,以及罗马帝国一切的咒诅。他们确实没有思考个人的得失就奉献自己。他们无畏、勇敢,向神祷告求神帮助他们宣讲神的道。

他们得到了大使命。我们的主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马太福音28:19],并且 “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使徒行传1:8] 他们有大使命。他们要在耶路撒冷传福音;在撒玛利亚,他们在那里得着了埃塞俄比亚的大臣,这是科普特教会的开始;在撒玛利亚,布道家腓利带领了非凡的复兴;在凯撒里亚福音传到了外邦人;在安提阿,这是第一次宣教运动的核心和发起地。他们认识到,“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12]

使徒保罗在希腊的论坛讲道时说,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监察,“如今却吩咐各处的人都要悔改” [使徒行传17:30]。不是靠希腊哲学得救,不是靠罗马的偶像得救,不是靠守塔木德的律法,而是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 [哥林多前书1:23-24] 一世纪的基督徒如此面对充满偶像的世界。

我们再看现代世界。我们现在宣讲福音面对的文化是怎样的?这是崇尚无差别的自由主义;人在任何条件下都不能相信什么。教理被抛弃了,罪被遗忘了,信仰被嘲讽。一个人应该要思想开放,无差别的接受,要自由化,他不会对任何事情下结论,更不会相信由一位主来的救恩。这些事情导致了普救论,它摧毁了基督信仰的根基,摧毁了宣教运动。我来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社论:

现在宣教士面临着日渐增加的压力;西方文化在亚洲和非洲的启蒙已经持续很久了;他们帮助许多国家成为独立国家,但是他们现在被驱逐,许多基督徒的信仰和外邦的习惯融合。在国内也一样,宣教士受到教会的攻击,“他们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我再来读一位当代的神学家的话,“外国宣教运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因为这运动的目标已经不再成立。之前人们一直认为教会必须要让所有的人类归信基督。这个目标不成立,因为没有圣经的支持。” 这是个谎言,但是那个神学家却说,“我建议教会自发地解散我们现在的宣教机构和系统。” 一位现代的怀疑论的教授写道,“大部分神学是幻想。所有的宗教不过是一群人的传统,他们一起经历生命的危机、庆祝自然的各个季节。人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仅此而已。纸上的神学是线性的,写定的,所有这一切都不再成立。我们生活的时代神已经死了。”

不久前,哈佛大学正式宣布宗教与今天的生命、文化和文明没有关系。它是个遗迹,过去的古迹。这些只是成千上万关于宗教信仰的现代观点中的一小部分,这本是对家庭、对人的恳请,让他们找到基督耶稣里希望、生命、光明和救恩。

政府现在做的事情是要保存、培养民族文化和地上所有异教的宗教传统。他们这样做其实是封锁了福音的宣讲、阻止这些相信基督。这些事可能是很好的,是非凡的―如果神没有这样说,天下除了耶稣基督没有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他不是一条道路,他是唯一的道路;他不是一个真理,而是唯一的真理;他不是一种生命,他是唯一的生命 [约翰福音14:6]。人若没有基督是迷失的;我们无法以任何其他方式得救,无法因任何其他的名得救 [使徒行传4:12]。

我们面对全世界中神启示的生命的真理时,有三个不同的视角,有的是宽阔的,有的是狭窄的。他的两个视角应该是宽阔的,一个视角应该是狭窄的。人的同情应该是宽阔、广泛的,不管是哪里的人,不管是什么文化、种族,都应该有同情心,应该和善、慷慨、理解。他的同情心应该是宽阔的。第二:他的眼界应该是宽阔的,人不应该有偏见、成见;他在地球的任何一侧应该都从神的手中找到真理。

但是有一个方面,人的思想和回应应该是狭窄的,那就是他对真理的接受和护卫,特别是全能神启示的真理。真理总是狭窄的,总是这样。它总是狭窄、直接的。没有例外,真理总是狭窄的,全部都是;不只一部分真理如此,所有的都是。在文化、科学的各个门类中,真理都是狭窄的。

数学的真理是狭窄的;二加上二等于四。它不等于任何其他的千百万的数字,二加二就是等于四。有些人说,“我不是狭隘的数学偏执狂。我对真理的方法也是自由主义的,是宽泛的。我的数学也是宽泛的。” 但是你只要去银行就知道这宽泛自由主义能走多远。你去银行和柜员说,“我在这里存钱了,我想要取出五百美元。” 柜员查看你的账户后说,“你户头只有两百美元。” 他说,“什么,这是偏见。我先存了一百美元,之后又存了一百美元。按我的数学计算,那就是五百美元。” 柜员透过玻璃看着他说,“你真是疯了!” 数学的真理是狭窄的。

科学真理是狭窄的。在科学里没有替代的真理。我们想象一位体育健将,他相信自我改进,相信那些使你强壮、长肌肉的方法。在寒冷的一天,大地都被冰雪覆盖,他却站在桥上,准备跳入几十米之下的河中。他刚要跳的时候,有人对他说,“先生,你不知道水在零摄氏度会结冰吗?你要跳的地方都是坚固的冰!” 他回答说,“你是狭隘的偏执狂,我不相信水在零度结冰。我对这些科学事实的接受是宽泛的。对我来说,水在零下10度结冰。” 那人说,“零下10度?水在零度结冰,如果你跳下那座桥,你会摔死的。”

他说,“我思路不狭隘。” 然后跳下那座桥,他没有跳到水里,而是跳入死亡。科学事实是狭窄的,它是不可改变的。

历史真理是狭窄的。你不能说,“我是个思维宽泛的历史学家。我不把这个人物限制在这个时代。因为我思维不狭隘,我认为他们可以生活在任何的时代。比如,我不相信凯撒生活在公元前44年。恺撒生活在1982年,他现在就在不远的阿灵顿。我们现在就去拜访尤利乌斯•凯撒。我研究历史时思维宽泛。” 如果你这么做,他们会拿个网跟着你,把你带到精神病院,检查你是否对他人有危害。你是个疯子、神经病。所有的真理都是狭窄的。

地理学的真理是狭窄的。一个事物总是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地区。宽泛的思维和对地理学的自由主义的态度并不会改变某个事物的位置。地理学是狭窄的。

我想在美国历史中没有比这更悲伤的事了。很多年之前,一个人从东海岸往西行进,来到堪萨斯西部寻找财富,为了家庭,开始新的生命。他的妻子和婴儿都留在家里。神祝福他,他在西堪萨斯的一个铁路边的小镇上,建立了一个大农场,变得富有,那个小镇叫做普雷里维。在一个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火车行经西堪萨斯的时候遇到了可怕的暴雪,几乎看不到前方。那个母亲怀里抱着婴儿,透过火车的窗户往外看,开始担心能不能在普雷里维找到她的丈夫。火车上的另一个乘客,看到年轻母亲的担忧,对她说,“不要担忧,不要害怕。我坐这趟火车很多次了,我知道普雷里维在哪里,我们到了的时候我会告诉你,那时候你下火车就能见到你丈夫。” 于是火车在大平原上沿着无尽的轨道前行,终于在暴雪中减速、最后停下,年轻人对那个母亲说,“这就是普雷里维。” 还帮助她下了火车。她下车后,火车马上启动继续往西行进。大概十分钟后售票员回来了四处张望,他最后说,“那个带着婴儿的母亲呢?” 那个年轻人回答说,“她已经在上一站,普雷里维下车了。” 售票员高喊说,“神啊,神啊,我们刚才是临时停车,普雷里维是下一站!那个可怜的女人刚才带着婴儿下了车,是到了死地!” 真理是狭窄的!是狭窄的!

神学的真理也是完全一样。思维的宽泛、自由主义无法改变全能神的永恒真理。“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12] 以赛亚书四十五章22节,“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 神,再没有别神。”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约翰福音14:6] 主啊,若我能得救,就是在你的里面得救;若我有去天堂的希望,我的希望在你的里面;若有生命、死亡以及永生的祝福,都是在你里面。只有一个方式得救,只有一种,那就是在基督里,在我们亲爱的主里。我们一起站立好吗?

我们的救主,祝福我们的心,让他们向你敞开;祝福我们的思想,让我们能够理解你启示的简单、重要的真理;祝福我们的心,让我们能够在信心里回应。我不能救我自己,我自己的工作不能搭救我。我不能靠文化、教育或者训练得救。我无法靠着其他人的方法、靠着其他宗教得救。我只能靠着耶稣得救,他来到这世界上为我的罪而死,复活使我得以称义,在全能神面前作我的中保、朋友、祭司、代求人。主啊,使这个时间变成救恩的时间。

我们的会众会一起祷告,之后我们一起唱回应、邀请的诗歌,那些心里争战的人们,“我是否要就接受主?我是否要把生命交给基督?” 现在就决定。“这是神为我准备的时间。我来了。” 一个家庭,把你的生命献给这宝贵的教会,“牧师,我们都来了,我们来了。” 一对夫妇,或你和你的朋友,沿着那过道,沿着楼梯,“牧师,我们决心向主,我们来了。” 圣灵会呼召你,你也用生命回答。“牧师,这是神为我预备的时间,我来了。”

我们的主,赐给那些羞涩的人力量,赐给那些迟疑的人祝福,赐给那些在心里有争战的人以胜利;主啊,愿今晚成为胜利的夜晚,奉献的夜晚,认罪的夜晚,得救的夜晚。愿天使看顾你们,因耶稣救恩的名,阿门。

我们要开始唱歌,欢迎你们,请你们过来。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