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与冠冕-The Cross and the Crown

十字架与冠冕-The Cross and the Crown

April 18th, 1976 @ 12:29 PM

以赛亚书53:10-12

    十字架与冠冕 W. A. Criswell 博士 以赛亚书53:10-12 1976年4月18日 10:50 a.m.   我们欢欣地欢迎通过收音机或电视和我们一起敬拜的各位。有很多人给我们写信,能够和你祷告、为你祷告,也是对我们的祝福。 地址很简单,你可以在屏幕上看到。给我们写信,能够与你祷告、为你祷告是我们最大的喜乐之一。因为主在那里和在这里是一样公义,永生的基督无处不在。你在这里因他的名祷告,我在那里敬拜他的名,我们之间的纽带、团契就让我们在基督里永远在一起。 我是牧师,带来的信息题为十字架与冠冕。我们以赛亚书的讲道系列进行到了五十三章。在这章中可以看到主所受的羞辱与主被高举的不可分离。以赛亚讲主的到来,和其他先知讲的一样: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 ;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 —下面是胜利— 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 [以赛亚书53:7, 12] 使徒们也是同样地将我们的救主描述为既是谦卑,又是被高举的。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刚才读的经文,“他本有 神的形象”—神的morphe,不管神的morphe是什么— 他本有 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下面是高举— 所以, 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 神。 [腓利比书2:6-11] 同样的被羞辱、被高举,十字架和冠冕也在启示录反复地出现。启示录的第一章,约翰说: 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启示录1:17-18] 同样是启示录中典型的情景,“我又看见且听见,宝座与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他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希腊语是千千乘以万万,数不清的—“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十字架与冠冕: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 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启示录5:12-13] 我们最丰富的想象也无法触及他是如何地被高举的,在他来到我们这里之前;我们也无法想象主曾怎样降低自己、降低到我们这里;我们主在天上的荣耀和他在地上的耻辱之间是不可测量的距离。降低、再降低,终于成为了被造的人形,人本是地上的尘土造成的;他变成了奴仆,穷苦胜于别人;最终以惩罚穷凶极恶的囚徒的方式被处死;他被举起在天地之间,好像天和地都离弃了他,被人厌弃,被神拒绝。似乎这样的折磨还不够,他们朝他吐吐沫 [马太福音27:28-31];似乎吐吐沫还不够表达蔑视,他们拔他的胡子 [以赛亚书50:6];似乎拔他胡子还不够残忍,他们把钉子钉入他的手脚 [约翰福音20:25];好像钉子扎得还不够深,他还被戴上荆棘冠冕 [马太福音27:29];似乎荆棘还不够让他痛苦,他还被一个罗马兵丁的枪刺透 [约翰福音19:34]。这是地上最悲惨的时刻,是人性最黑暗的一天。 下午三点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马太福音27:45-50]。生命的主低下了他的头 [约翰福音19:30],世界之光熄灭了。 人们在十字架的旁边脚步轻柔,因为耶稣死了;到处是重复的轻声细语:生命之主死了。那曾让拉撒路从死中复活 [约翰福音11:43-44] 的嘴唇现在在死亡的寂静中不动了;被伯大尼的玛利亚油膏的头颅 [马可福音14:3] 现在低垂了,还戴着荆棘的冠冕;曾为耶路撒冷哭泣的眼睛 [路加福音19:41] 被死亡遮盖了;为小孩子祝福的手被钉到了木头上 [马可福音10:16],曾在加利利的湖上行走的脚也被钉在木头上 [约翰福音6:9];那同情穷人、爱护迷失者的心现在不跳动了 [马太福音11:4-5, 马可福音6:34];他死了。 那些喊着要把他钉十字架的暴徒四散而去,他死了;行路人停下脚步看看他,又继续前行,他死了;法利赛人搓摩着手弹冠相庆,回到了城里,他死了;撒都该人长呼一口气,回到他们的金库去,他死了;负责行刑的百夫长,向罗马巡抚报告,“他死了。” 被命令去加快行刑的四个士兵,看到在中间的十字架上钉的人显然已经死了,没有打断他的骨头,却用枪刺透他 [约翰福音19:33-34]。他死了,亚利马太人约瑟和犹太公会的尼哥德慕亲自到本丢彼拉多面前,求罗马巡抚将他的身体还给他们 [约翰福音19:38-39],因为他死了。 他的母亲玛利亚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哭泣、流泪;他死了。十一个使徒,像被吓坏了的羊羔,各自藏到暗处,躲避耶路撒冷人的指指点点,他们哭喊,“他死了!” 不管何时他的门徒们见面,在楼上的房间,在小路上,在房门紧闭的屋子里,在藏身之处,总是有这样悲伤的声音重复,“他死了,他在坟墓中,他们封上了他的坟墓,还有兵丁把守,他死了。” 我们几乎无法想象他们是被怎样的绝望控制。西门彼得,曾被称为磐石,已经不再稳固;雅各和约翰,半尼其之子,也不再是雷子了;奋锐党的西门不再狂热。他死了,世界的希望与他一起干枯了。 然后,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一条消息就像油上的火一样蔓延开来,口口相传,心心相传—一位天使说,“他复活了!” 抹大拉的马利亚说,“我已经看见了主!” [约翰福音20:11-18] 以马忤斯的革流巴说,“我们看到他了,他和我们一起擘饼。” [路加福音24:30-35] 磐石西门彼得,在耶路撒冷上下勇敢、坚强地宣布:“他复活了!他复活了!他复活了!” 在犹大地的大路和小路上,在加利利的岸边,在地中海的岸边,最终在去雅典和罗马的路上,每个穷人的棚屋中,每个富人的宫殿中,都有这荣耀的福音:他复活了!他复活了!他不能死,他又回来统治人的心。他受的羞辱与被高举是多么紧密,他的十字架和他的冠冕是多么密不可分。 扬起头, 伤心的人们, 要满心欢喜; 世上最悲伤的一天, 与最开心的一天—...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十字架与冠冕

W. A. Criswell 博士

以赛亚书53:10-12

1976年4月18日 10:50 a.m.

 

我们欢欣地欢迎通过收音机或电视和我们一起敬拜的各位。有很多人给我们写信,能够和你祷告、为你祷告,也是对我们的祝福。

地址很简单,你可以在屏幕上看到。给我们写信,能够与你祷告、为你祷告是我们最大的喜乐之一。因为主在那里和在这里是一样公义,永生的基督无处不在。你在这里因他的名祷告,我在那里敬拜他的名,我们之间的纽带、团契就让我们在基督里永远在一起。

我是牧师,带来的信息题为十字架与冠冕。我们以赛亚书的讲道系列进行到了五十三章。在这章中可以看到主所受的羞辱与主被高举的不可分离。以赛亚讲主的到来,和其他先知讲的一样: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 ;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

—下面是胜利—

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

[以赛亚书53:7, 12]

使徒们也是同样地将我们的救主描述为既是谦卑,又是被高举的。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刚才读的经文,“他本有 神的形象”—神的morphe,不管神的morphe是什么—

他本有 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下面是高举—

所以, 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 神。

[腓利比书2:6-11]

同样的被羞辱、被高举,十字架和冠冕也在启示录反复地出现。启示录的第一章,约翰说:

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启示录1:17-18]

同样是启示录中典型的情景,“我又看见且听见,宝座与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他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希腊语是千千乘以万万,数不清的—“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十字架与冠冕: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

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启示录5:12-13]

我们最丰富的想象也无法触及他是如何地被高举的,在他来到我们这里之前;我们也无法想象主曾怎样降低自己、降低到我们这里;我们主在天上的荣耀和他在地上的耻辱之间是不可测量的距离。降低、再降低,终于成为了被造的人形,人本是地上的尘土造成的;他变成了奴仆,穷苦胜于别人;最终以惩罚穷凶极恶的囚徒的方式被处死;他被举起在天地之间,好像天和地都离弃了他,被人厌弃,被神拒绝。似乎这样的折磨还不够,他们朝他吐吐沫 [马太福音27:28-31];似乎吐吐沫还不够表达蔑视,他们拔他的胡子 [以赛亚书50:6];似乎拔他胡子还不够残忍,他们把钉子钉入他的手脚 [约翰福音20:25];好像钉子扎得还不够深,他还被戴上荆棘冠冕 [马太福音27:29];似乎荆棘还不够让他痛苦,他还被一个罗马兵丁的枪刺透 [约翰福音19:34]。这是地上最悲惨的时刻,是人性最黑暗的一天。

下午三点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马太福音27:45-50]。生命的主低下了他的头 [约翰福音19:30],世界之光熄灭了。

人们在十字架的旁边脚步轻柔,因为耶稣死了;到处是重复的轻声细语:生命之主死了。那曾让拉撒路从死中复活 [约翰福音11:43-44] 的嘴唇现在在死亡的寂静中不动了;被伯大尼的玛利亚油膏的头颅 [马可福音14:3] 现在低垂了,还戴着荆棘的冠冕;曾为耶路撒冷哭泣的眼睛 [路加福音19:41] 被死亡遮盖了;为小孩子祝福的手被钉到了木头上 [马可福音10:16],曾在加利利的湖上行走的脚也被钉在木头上 [约翰福音6:9];那同情穷人、爱护迷失者的心现在不跳动了 [马太福音11:4-5, 马可福音6:34];他死了。

那些喊着要把他钉十字架的暴徒四散而去,他死了;行路人停下脚步看看他,又继续前行,他死了;法利赛人搓摩着手弹冠相庆,回到了城里,他死了;撒都该人长呼一口气,回到他们的金库去,他死了;负责行刑的百夫长,向罗马巡抚报告,“他死了。” 被命令去加快行刑的四个士兵,看到在中间的十字架上钉的人显然已经死了,没有打断他的骨头,却用枪刺透他 [约翰福音19:33-34]。他死了,亚利马太人约瑟和犹太公会的尼哥德慕亲自到本丢彼拉多面前,求罗马巡抚将他的身体还给他们 [约翰福音19:38-39],因为他死了。

他的母亲玛利亚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哭泣、流泪;他死了。十一个使徒,像被吓坏了的羊羔,各自藏到暗处,躲避耶路撒冷人的指指点点,他们哭喊,“他死了!” 不管何时他的门徒们见面,在楼上的房间,在小路上,在房门紧闭的屋子里,在藏身之处,总是有这样悲伤的声音重复,“他死了,他在坟墓中,他们封上了他的坟墓,还有兵丁把守,他死了。”

我们几乎无法想象他们是被怎样的绝望控制。西门彼得,曾被称为磐石,已经不再稳固;雅各和约翰,半尼其之子,也不再是雷子了;奋锐党的西门不再狂热。他死了,世界的希望与他一起干枯了。

然后,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一条消息就像油上的火一样蔓延开来,口口相传,心心相传—一位天使说,“他复活了!” 抹大拉的马利亚说,“我已经看见了主!” [约翰福音20:11-18] 以马忤斯的革流巴说,“我们看到他了,他和我们一起擘饼。” [路加福音24:30-35] 磐石西门彼得,在耶路撒冷上下勇敢、坚强地宣布:“他复活了!他复活了!他复活了!”

在犹大地的大路和小路上,在加利利的岸边,在地中海的岸边,最终在去雅典和罗马的路上,每个穷人的棚屋中,每个富人的宫殿中,都有这荣耀的福音:他复活了!他复活了!他不能死,他又回来统治人的心。他受的羞辱与被高举是多么紧密,他的十字架和他的冠冕是多么密不可分。

扬起头,

伤心的人们,

要满心欢喜;

世上最悲伤的一天,

与最开心的一天—

受难日与复活节,

只相差一天。

[“复活节之歌”,Susan Coolidge]

痛苦的种子长成了美丽、宝贵的花朵。十字架赞美、荣耀我们被高举的、复活的主。荆棘冠冕的每个刺现在都成为了他王冠的钻石;他生命的宝血浸染了他紫色的王袍;十字架上的钉子和长枪是他现在统领世界的权杖;十字架的木板是他与所有人的合一。地上最神圣的地方是他被行刑的地方,髑髅地。“在佛兰德斯战场,罂粟花随风飘荡一行又一行,绽放在殇者的十字架之间” [《在佛兰德斯战场》,约翰·麦克雷]。

他复活了,不是吗?若他复活了,他在哪里呢?我们已有他生命的两千年记录。有证据吗?有根据吗?

即使罗马帝国的每个人都看到他走出坟墓,即使恺撒和他所有的军官、文官都看到了基督在一周第一天的复活,即使约瑟夫、塔西佗、苏维托尼乌斯在它们的编年史中记录了主复活的见证,这一切都没有我们现在生命中的证据更有说服力。

有什么确据呢?有什么证据?第一:我们怎样知道他活着?通过他医治的恩典和拯救的力量,我们知道他与我们同在。

我虽然对那些宣称有神力治病、却实际上占病人便宜的人嗤之以鼻,但若有治愈的力量,那是神的治愈。外科医师可以将手术刀磨快、切割,但只有神才能医治,耶稣是医治者。在多少因绝望阴暗的屋子里,在多少被泪水浸染的生命中,我们看到了生命、看到了健康,除了我们永生主有恩典的、医治的手,谁还能做到?

刚才你们听到了见证,耶稣医治的恩典怎样搭救人脱离坟墓。我们怎样知道他活着?我知道,因为他垂听他的孩子们的祷告。

你和我—我们无数次地把决定、问题、伤害交到主的面前,我们自己无法应对这些问题,我们告诉主。他和我们一样地经受了各样的试炼,同情我们、理解我们,垂听他的孩子们的祷告。他活着,我通过被应允的祷告知道他活着。

他活着,我怎样知道?我看到他搭救、重生、宽恕的力量,看到他造出全新的男女。我通过每天回转、归向神的人,他手所造的恩典丰碑而看到。

西门彼得,粗鄙的渔夫;马太,税吏;小个子的撒该;保罗,逼迫、诋毁早期基督徒的人;伊格那丢,在罗马竞技场中被喂了狮子;圣波利卡普,在士麦那殉道的牧师;约翰·克里索斯托,金口约翰;萨沃纳罗拉,在弗洛伦萨广场被绞死并焚烧;约翰·威克利夫,遗体被挖出、烧毁,骨灰被撒入斯威夫特河,这条河汇流入埃文河,塞汶河,最终流入大海,沐浴着各大陆的海岸,带来神的话语。

还有约翰·卫斯理,乔治·怀特腓,法兰西斯·亚斯理,乔纳森·爱德华兹,阿斯伯利会督,孙培理,乔治·特鲁特,李·斯卡伯勒,还有你、我。基督救恩的力量,昨天和今天一样大能,一样有功效。

我怎样知道他活着?他在教会中行走,播撒恩典、祝福。启示录第一章,“我看见七个金灯台,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 [启示录1:13] 基督在他的子民中行走,基督在他的教会之中。

我们的主在这里,在这神圣的地方,这圣洁、天上的圣殿。我坐在这椅子上的时候,无数次地因为基督的力量在这圣地与我们同在的感觉而泪流满面—我们的主在他的教会之中。

我怎样知道他活着?他带给我们对死亡的胜利。他说,“不要惧怕!. . . 我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启示录1:17-18] 为了让人不误以为这钥匙在别人手里,他说,“我拿着掌管你的生命和死亡的钥匙。”

若他不愿意,我断不会死。若非他愿意,火焰、刀剑、饥荒都无法触及我。阴间和死亡的钥匙在他的手里。当灰色的使者、最终的敌人—死亡到来时我也不会害怕。我们主进入他的巢穴摧毁了我们的敌人—死亡,他给我们带来了对死亡永远的胜利 [哥林多前书15:55-57]。死亡不再有毒钩,坟墓不再得胜,因为基督已经为我们得胜,让我们进入天上。

除非他愿意,他允许,我才会死。他会打开大门,指明通往他所在的,更高的、更美好的世界的道路,进入他为我们准备的美好的城市。死亡对基督徒来说不可怕,而只是与耶稣同在。

我们第一浸信会的主日学中有个小女孩去世了。当她走向短暂生命的尽头时,整个世界都变暗了。她失去了视力。她害怕这不可逃避的黑暗,哭着对妈妈说,“妈妈,天黑了,我害怕!抱紧我,妈妈,再紧一点。”

她妈妈回答说,“孩子啊,耶稣在黑暗里也与我们同在,就像他在光明里与我们同在。不要害怕。”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诗篇23:4]

我们死去时将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光,那是我们最重要的一天;那是我们胜利的时刻,大地褪去,天堂临近。先是十字架,然后是冠冕:

荣耀宝架荣耀冠冕!

荣耀的复活日!

天使前来接我升天,

在彼永享安息。

[“岂能让主独背十字架?”,Thomas Shepard]

这是基督用他的被钉透的手带给我们的胜利;首先是十字架,然后是冠冕。

现在,我们要唱呼召的诗歌,一个家庭,把生命交给这宝贵教会的团契;一对夫妇,一起过来,或者只有一个人,沿着这楼梯、过道过来,“牧师,我在这里,我来了。我心里决定要向神,在这荣耀的一天,我来了。”

收音机前、电视前的人们,如果圣灵感动你的心,用你的生命来回应。不管那里、还是这里,当我们在谦卑、悔改、信心、赞美、爱心中把自己献给永生主,他一定会接受。

现在就来,现在就决定。过来吧,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