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上的宝血- The Blood of the Cross

十字架上的宝血- The Blood of the Cross

March 12th, 1978 @ 7:30 PM

希伯来书 9:22-28

十字架上的宝血 W. A. Criswell 希伯来书 9:22-28 1978年3月12日 7:30 p.m.   请大家打开圣经,翻到希伯来书第9章。我们一起来朗读从第22节到本章结束。希伯来书第9章,22到28节。正如你从讲道计划及今天的主题所见到的,今晚的敬拜本来是由牧师宣讲题目为传统的教义的信息。但是我们的圣餐从每月第一个主日改到了这本月第二个主日。 你们都知道,布罗德曼出版社请我再次宣讲过去50年间,我讲过的最喜欢的16篇讲道。下个主日晚上的讲道主题是,十字架上的宝血。 在过去的一两天之中,我感到,在我们开始这神圣庄重的圣餐纪念之前,我应该坚持我努力保持的习惯,以基督的宝血、我主的受难为主题讲道。所以我把今晚的讲道改为十字架上的宝血。现在我们一起读今天的经文,也是今天讲道的大纲与背景,希伯来书第九章,从22节开始:   22 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23 照着天上样式做的物件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当用更美的祭物去洁净。 24 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相),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 神面前; 25 也不是多次将自己献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圣所, 26 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 27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28 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 [希伯来书 9:22-28] 若没有主的救赎,为人的罪舍己,并流出宝血,就没有人的罪得赦免。这世界,世俗、物欲,公然放肆地拒绝这宝血的福音。他们否认和拒绝这赎罪的信息;他们直接、无礼、粗野、残酷地表明他们敌对的立场。 他们说,“如果我们有可以移动大山的拖拉机,我们不需要信;如果我们有抗生素,我们不需要祷告;如果我们有正面思考,我们不需要救恩;如果我们有国家,我们就不需要教会;如果我们有科学手册,我们就不需要圣经;如果我们有爱迪生或爱因斯坦,我们就不需要耶稣。” 他们用世俗物欲的术语去定义生命。但是神的儿子的福音能够满足人类更深的需要,这需要是抗生素,政府或科学手册都无法满足的。基督教的信仰满足人类重生的需要–为使人类罪得赦免;为了他们有新的生活,新的心,新的道路,新的一天。 对基督耶稣的信使我们得蒙救赎,免受罪的审判。你可以从信的定义和描述中看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首先不是一个道德理论,虽然它符合道德规范;它和神学相关,但是神学却不是首位的;它对现实的改革也不是首要的,尽管它有社会、文化和政治意义。对基督耶稣的信是最重要的,并且总是有着救赎的意义。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 在基督教信仰的倡议和标志、符号中你可以看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的标志不是荆棘火焰;不是两块写着十诫的石版;不是七个灯台;也不是谦卑的头上的光环;甚至不是一个金皇冠。 基督信仰的的标志和倡议总是一个十字架。这十字架,罗马人认为充满了赤裸的羞辱;这十字架,希腊人认为充满了哲学上的非理性;但这十字架,保罗认为充满了救恩的力量和功效。“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这就是基督救赎的缩影和总结。   可曾信主倚宝血洗净, 可曾倚耶稣血洗得净? 可曾倚靠救主得着新生命, 可曾倚耶稣血洗得净? [Elisha Albright Hoffman, “宝血洗净”]   我们几乎不能思想这人类历史上最重要、最富戏剧性、最有意义的事件,就是我主从最高的荣耀降下到最低卑的羞辱。他在天上的宝座和地上的羞辱的十字架间有不可计量的距离;他降下这无限的距离,成为了地上尘土造成的人;他做奴仆,比穷人还要缺乏,最终被当成一个罪犯被处决。 他被挂在天和地之间,天和地都不接受他。被人拒绝;被神摒弃;被辱骂虐待;好像虐待还不足以羞辱他,他们向他吐唾沫;好像吐唾沫还不够鄙薄,他们拔掉他的胡子;好像拔胡子还不够残忍,他们用荆棘编做冠冕给他戴上;好像荆棘还不够尖利,他们用巨大的钉子钻穿他的手和脚;好像钉子钻得还不够深,他们用罗马短枪扎透他的身体,他生命的宝血涌流而出。甚至天上的太阳也不忍看到这样的苦难和耻辱。   当创造主,耶稣基督, 为众罪人殉亡, 太阳隐藏不忍观看, 天地昏暗无光。 [Isaac Watts,...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手持圣经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十字架上的宝血

W. A. Criswell

希伯来书 9:22-28

1978年3月12日 7:30 p.m.

 

请大家打开圣经,翻到希伯来书第9章。我们一起来朗读从第22节到本章结束。希伯来书第9章,22到28节。正如你从讲道计划及今天的主题所见到的,今晚的敬拜本来是由牧师宣讲题目为传统的教义的信息。但是我们的圣餐从每月第一个主日改到了这本月第二个主日。

你们都知道,布罗德曼出版社请我再次宣讲过去50年间,我讲过的最喜欢的16篇讲道。下个主日晚上的讲道主题是,十字架上的宝血。

在过去的一两天之中,我感到,在我们开始这神圣庄重的圣餐纪念之前,我应该坚持我努力保持的习惯,以基督的宝血、我主的受难为主题讲道。所以我把今晚的讲道改为十字架上的宝血。现在我们一起读今天的经文,也是今天讲道的大纲与背景,希伯来书第九章,从22节开始:

 

22 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23 照着天上样式做的物件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当用更美的祭物去洁净。 24 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相),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 神面前; 25 也不是多次将自己献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圣所, 26 如果这样,他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 27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28 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

[希伯来书 9:22-28]

若没有主的救赎,为人的罪舍己,并流出宝血,就没有人的罪得赦免。这世界,世俗、物欲,公然放肆地拒绝这宝血的福音。他们否认和拒绝这赎罪的信息;他们直接、无礼、粗野、残酷地表明他们敌对的立场。

他们说,“如果我们有可以移动大山的拖拉机,我们不需要信;如果我们有抗生素,我们不需要祷告;如果我们有正面思考,我们不需要救恩;如果我们有国家,我们就不需要教会;如果我们有科学手册,我们就不需要圣经;如果我们有爱迪生或爱因斯坦,我们就不需要耶稣。” 他们用世俗物欲的术语去定义生命。但是神的儿子的福音能够满足人类更深的需要,这需要是抗生素,政府或科学手册都无法满足的。基督教的信仰满足人类重生的需要–为使人类罪得赦免;为了他们有新的生活,新的心,新的道路,新的一天。

对基督耶稣的信使我们得蒙救赎,免受罪的审判。你可以从信的定义和描述中看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首先不是一个道德理论,虽然它符合道德规范;它和神学相关,但是神学却不是首位的;它对现实的改革也不是首要的,尽管它有社会、文化和政治意义。对基督耶稣的信是最重要的,并且总是有着救赎的意义。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 在基督教信仰的倡议和标志、符号中你可以看到这一点。基督教信仰的标志不是荆棘火焰;不是两块写着十诫的石版;不是七个灯台;也不是谦卑的头上的光环;甚至不是一个金皇冠。

基督信仰的的标志和倡议总是一个十字架。这十字架,罗马人认为充满了赤裸的羞辱;这十字架,希腊人认为充满了哲学上的非理性;但这十字架,保罗认为充满了救恩的力量和功效。“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这就是基督救赎的缩影和总结。

 

可曾信主倚宝血洗净,

可曾倚耶稣血洗得净?

可曾倚靠救主得着新生命,

可曾倚耶稣血洗得净?

[Elisha Albright Hoffman, “宝血洗净”]

 

我们几乎不能思想这人类历史上最重要、最富戏剧性、最有意义的事件,就是我主从最高的荣耀降下到最低卑的羞辱。他在天上的宝座和地上的羞辱的十字架间有不可计量的距离;他降下这无限的距离,成为了地上尘土造成的人;他做奴仆,比穷人还要缺乏,最终被当成一个罪犯被处决。

他被挂在天和地之间,天和地都不接受他。被人拒绝;被神摒弃;被辱骂虐待;好像虐待还不足以羞辱他,他们向他吐唾沫;好像吐唾沫还不够鄙薄,他们拔掉他的胡子;好像拔胡子还不够残忍,他们用荆棘编做冠冕给他戴上;好像荆棘还不够尖利,他们用巨大的钉子钻穿他的手和脚;好像钉子钻得还不够深,他们用罗马短枪扎透他的身体,他生命的宝血涌流而出。甚至天上的太阳也不忍看到这样的苦难和耻辱。

 

当创造主,耶稣基督,

为众罪人殉亡,

太阳隐藏不忍观看,

天地昏暗无光。

[Isaac Watts, “主在十架”]

 

这是什么?神之子在十字架上的受难?在各各他,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这是一场戏剧吗?就像埃斯库罗斯的《阿伽门农》?或者想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或《李尔王》?它是像尤金·奥尼尔的《奇异的插曲》吗?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是一部历史悲剧,像苏格拉底饮下毒堇汁,或像尤利乌斯·恺撒被刺死在庞培的塑像下?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是像在福特剧院对林肯总统的刺杀吗?或是像那给达拉斯带来阴云的惨案,对约翰·肯尼迪的刺杀?

在髑髅地发生了什么?首先,这是我们罪的结局和后果。是谁杀害了主耶稣?是谁处决了荣耀之子?是谁把他钉到十字架上,让他受苦至死?这是谁的错?是谁做的这些事?

很多人回答,“是神。是神的错。” 就像约伯的妻子在他陷入不幸的困难中时,对他说的话一样,她说,“你弃掉神,死了吧!这是神的错,是他做的这事。“

一些人说这是主自己的错。他本可以做更好的管家。如果他能聪明些明智些,他就不会落到那地步,被钉到木头上。是他自己的错。

一些人说这是犹大的错。他为了三十块钱出卖了他。是犹大的错,是他做了这事。还有些人直到今天,还认为是犹太人的错。他们把他交出,控告了他。他们促成了他的处决。是他们的错,他们做了这事。

一些人说是罗马兵丁的错。他们杀害了主。是他们做的这事。是谁把钉子钉穿他的手的?是他们做的。是谁用枪刺穿他的肋旁的?是他们。是谁把他挂在天地之间的?是罗马兵丁。他们做了这事,他们杀害了他。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人都否认做了这事。当彼拉多被召回,他最终选择了自杀,尸体被投入卢塞恩湖。这就是为什么在卢塞恩城市外,那座高耸雄伟的山被称为皮拉图斯山,彼拉多山。他们说在每晚的暮色雾霭中,农民们都能看到本丢·彼拉多从大海的深处升起,在卢塞恩湖的天蓝清澈的湖水中洗手。”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我没有做这事。“

那就是犹太人做的这事。他们是杀害基督的凶手。他们把他钉了十字架。照样,犹太人叫喊说,“你要把这人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吗?我们没有做这事”。

那肯定就是罗马兵丁,他们处决了他。但是罗马兵丁会在你面前立正,说,“我们在人的权下。我们只是执行我们罗马政府的指示和命令。我们是遵从命令的士兵。我们是在人手下的。我们没有做这事。”

那是谁做的?谁为神之子在十字架的受难负责?谁会最后站在受审台上受控告?事实一定是,我们都有分。我的罪把那荆棘冠冕按在他的额头上;我的罪把那粗糙的钉子刺入他的手掌;我的罪把那枪刺入他的心;我的罪把主耶稣钉到了木头上。这就是我主的死的第一层含义。它是我们的罪的结局和审判。是我们做了这事。是我们做的。

我主的死的第二层含义是什么?第二,它是神对我们的心和灵的救赎。这是神给我们救恩的方式。这是神对我们的罪的答案。当约伯呼喊:“我有罪了,啊神,我要怎么办?” 这就是主的回应。当麦克白哀嚎:“大洋里所有的水,能够洗净我手上的血迹吗?” 这就是答案。这就是对我们的祖先曾经唱过的古老的赞美诗的回应,

 

心中污渍怎能洗?

惟独耶稣血有功效;

再无方法指示你,

惟独耶稣血有功效;

美泉无价之宝,

污渍必能洗掉;

此泉永世无双,

惟独耶稣血有功效。

[Robert Lowry, “唯独主血有效“]

这十字架有什么含义?这是创世前就在的被杀的羔羊;这是逾越节羔羊的血,”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 这是以赛亚书53章中的受苦难的奴仆,”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这是神贯穿所有时间、所有历史的伟大救赎,是人类故事的转折点,从这以后神对我们的救赎达到了完美终结。

所以耶稣在十字架上低下头,说,“成了。“ 成了。从十字架上涌流出来的血流落到地上的尘土中,对青草悄悄说:”成了。“ 青草对香草悄悄说:”成了。“ 香草对树木悄悄说:”成了。“ 树木对鸟儿和枝干悄悄说:”成了。“ 鸟儿盘旋飞到云中,叫喊着:”成了。“ 云彩对星星和天空说,”成了。“ 星星与天空对天上的天使喊道,”成了。“ 荣耀的天使在天上的城中满街奔跑,重复着这好消息,”成了。成了。“ 这是神对世界的罪的救赎。

第三,这不仅是我主的受死。这不仅是我们罪的结果和审判,这也不仅是神对万代的救赎计划,而且,那十字架还是我们对荣耀的希冀的象征。我的弟兄姊妹们,如果,“在佛兰德斯战场,罂粟花随风飘荡,” 那么它们要 “绽放在殇者的十字架之间。“ [John McCrae, “在弗兰德斯战场”]

无论在哪里,若人们信了主,你就会在那里看到十字架被立起来。它是我们希望的象征,是那应许的天堂和将来的世界的象征。十字架的膀臂向外伸展,就好象世界一样宽广。比西方人所到之处还要靠西,比东方人所到之处还要靠东,十字架的膀臂就有这么宽广。在它的怀抱中,我们所有人都能找到庇护,宽恕,救恩和希望。这就是神的作为。

很多年前,我刚开始服事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尤其是我所参加的第一个葬礼。在我的小乡村教会里,有一对穷困的房客夫妇。像你们一样,他们还年轻。他们那时刚结婚不久,刚有了第一个宝宝,是个儿子。他们找到我说,”我们的宝宝病得特别严重。“

于是,我就去了他们简陋的小屋。那时正是大萧条时期。他们非常穷困。在房间的中央躺着一个小宝宝,还在抽搐。看到那宝宝强烈的抽搐,我的心都要碎了。那宝宝就在我眼前死去了。这真是无比的悲伤!无尽的眼泪。

我们举行了追思会。会后,我极尽所能去安慰那在我面前悲伤不已的夫妇。他们把小棺材放在卡车的后厢上。他们负担不起其他的纪念活动。在我的只有单排座位的小车里,一边坐着瘦小的妈妈,另一边坐着年轻的爸爸。

我们顺着乡间小路,跟随着那卡车行驶,那位妈妈看到卡车后厢的小棺材,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她年轻的丈夫用手臂搂住她,充满温柔和爱意地抱着她。他说,”好了,好了,亲爱的,不要哭了。耶稣接受我们的小儿子。他会为我们照顾他的。有一天,他会再次把他带给我们。“ 在一个铁丝栅栏环绕的墓园中,我们把棺材埋在了坟墓里。猜猜我们在坟堆上放了什么?我们做了一个十字架插在地上;一个希望的象征,信心的象征,我们委身于耶稣的象征。

他所说过的每一个字,他所应许的一切,他都要信实地保守。他所应许的一切,他都要信实地履行。我们的主的话不会落空,他有大能搭救我们。

这就是我们的主,我们的救主,我们的救赎主,他为我们的罪而死,又为我们的称义而复活。基督徒们将会充满多少的欢喜,感激,赞美和感恩,我们会因那为我们受死,又有大能搭救我们的主,而扬起头来。有一天,他要洗净我们的玷污和瑕疵,让我们来到他荣耀的宝座前;用羔羊的血,将我们洗得干净洁白。

在这蒙福的夜晚,这就是我们向你的呼召;把你的心交给耶稣;用你的生命加入教会的服事;在大审判的日子,当他再来的时候,他站在我们的身边,使我们得以被算为蒙神救赎的子民。今晚,你愿意做这个决定全心归向主吗?你是否愿意对神说,”我愿意信神,我要来了。我接受耶稣对我的怜悯。我在这里。我愿意蒙神拣选,不只是在羔羊天上的生命书里,我也想要被算为神在地上的子民,我来了。“

在底下这层楼的阳台那里,我会站在圣餐桌的这边,等待你 — 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者只是某个人。当我在这里等待,当我们诚恳的唱回应诗歌的时候,你愿意沿着这楼梯,沿着这过道,走过来吗?”对神说,“我就来了。我已经决心向神,我已经在路上了。“ 当你过来时,愿神祝福你,天使看顾你。让我们起立唱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