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Our Sympathetic High Priest

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Our Sympathetic High Priest

July 19th, 1981 @ 10:51 AM

希伯来书2:17-18, 4:14-16

    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W. A. Criswell 博士 希伯来书2:17-18, 4:14-16 1981年7月19日 10:50 a.m. 我们圣经的真道长篇系列讲道现在进行到基督论的最后一个信息,是关于基督教义的终结篇。打开圣经翻到希伯来书二章的最后两节。今天信息的题目是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 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 他自己既然被试探—peirazo—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periazo—的人。 [希伯来书2:17-18] 在希伯来书四章的最后两节,你会再次遇到这个词: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又是这个词,periazo— 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4:15-16] 我们生活在这个星球上,这个世界中充满了罪与死亡、审判、愁苦、挫败、隔阂、悲惨和失望。我认为这是对我们居住的星球的最好描述:这是个广大无垠的墓地,我们在其中埋葬死者。 我们的需要是无止境的。它与天比高,又深入灵魂。我们需要一个牧人去带领我们走上真道,告诉我们如何进入天上的大门。我们需要人陪伴我们走这朝圣之路,因为我们不过是这地上的流浪者、寄居者。我们需要鼓励、安慰我们的人。就好像一位女士来到教会说,“这里有心被打碎过的人可以跟我聊聊吗?” 我们在医院病房时需要人来安慰,站在坟墓旁边时需要有人支持。我们需要的人不仅会被烈士、英雄的生活感动,更会为弱者、穷人、不知姓名的人、脆弱的人呼求的喊声所感动。 我们需要人来让我们看到神,向我们解释主的道。所有人的心里都有那无法压抑的对神的渴望。因为对天父的盼望渴求,人们在各地建立神庙,在四处树立祭坛,在每个种族、部落中都有分别为圣的祭司。不管是在现代社会的城市之林中,是在原始森林里,是在游牧部落的原野上,是在远古的河流边,对神的盼望渴求都留下了印记。 有人会说,“我们可以通过研究自然、探索科学的奥秘来发现伟大造物主的手”,或者他们会说,“我们可以从自然上升到自然的神。” 但是我们虚弱的双腿无法爬到那么高。神必须要下降来到我们这里。我们需要从天上来的代表、使者;我们需要神与人之间的中保;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让我们与造我们的神和好的人,一个能够原谅我们罪的人。罪是人类生命中最黑暗、最严酷、最丑陋的事实。它折磨我们的心,我们的家庭;它将我们隔开;它让我们与神隔离;它谴责我们。 我们需要神和救主救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审判。人的生命和内心的需求,我们在天上的救主和大祭司都可以满足。他会教导我们主的道路;他让我们看到神,因为他自己就是神。他说过:“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如果我想知道神的样子,我就看耶稣。他来到地上为让我们看到那造我们的伟大、全能的神。我也许无法透彻理解耶稣怎样即是神又是人,我也许无法理解道成肉身的奥秘,但是我确切地知道:我会从他被钉穿的手中接过那杯,杯里满溢着我不配得的慈爱、怜悯和恩典。我通过我主耶稣了解神。 不仅如此,我们在耶稣里领受了对罪的宽恕。这是奇怪的事。地上走过的人中没有谁可以宽恕我们的罪,能让我们与神和好,能替我们死。那些英雄、贵族、名人和我们一样,同样地需要赎罪、救恩、宽恕。 你能想到地上很多伟人: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查理大帝,腓特烈大帝,拿破仑大帝。但没人能想象这些地上最伟大、最著名、最勇敢的人能够救我们脱离对罪的审判。但是有一个人可以,他已经做成了,并且仍在替我们做这事。人们在新约中问道:“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 为了让我们知道他有能力赦免罪,他说,“(这是你们看到的:)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 这是非凡的事,被高举的耶稣有这样的能力,他能承担所有人类的罪的重量。我们一切因罪亏欠于神的债,他都偿付了。 你不会认为这样被高举的、有能力的人会是远离我们的吧?完全没有。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他属于我们;他是我们的兄弟:耶稣,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我们的救主。耶稣是我们的约瑟。即便他是世界的统治者—他统治着大地、天空和所有造物—一切历史时代他都是掌权者,但是他还爱我们,他是我们的兄弟。 在他华丽的法衣之下,是那体恤我们的心;我们的名字刻在大祭司的胸牌上;他手中握着的是他用血买来的被赎的子民的纪念。他是我们中的一员。 有多少次我们陷入这样的错误,认为也许主只在历史上的那段时间有人的形体,但当他死去复活后,那人已经不在了,他现在完全是天上的只有灵的神?其实他的面貌身体仍是人,圣经用很多文字向我们说明、确证这一点。 他说,“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然后他问:“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他们给他了一片烧鱼,他就在他们面前吃了。“他们正喜得不敢信”,“(耶稣)就把手和肋旁指给他们看。” 我无法想象比这更美好的福音了:宇宙的神成为了人。那个被彼拉多审判、尸体被停放在约瑟的墓穴中的人就是坐在神宝座上的全地的主。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仅如此,在天上的、体恤我们的大祭司所成的事是非凡的、有效的,他能让我们得救,不止是现在,且直到永远。当他还在地上,他不是祭司。希伯来书八章4节说,“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 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他不是利未支派人;他是犹大支派的。他不是亚伦的后裔,而是大卫的后裔。当他在地上时,他不是祭司。当他去圣殿,他不是去主持献祭或者焚香。他去圣殿是去教导有关神的道路。 但是在天上的圣殿中,我们荣耀的大祭司,不是按着亚伦的等次,而是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地做大祭司。所以,他是天上圣殿中体恤我们的中保、代表、代求者。 我认为如果主治医生抱着和善、同情的态度行医,病人的病也就治好了一半。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小时候生病时母亲温暖柔软的手。主就是那样:为我们的软弱牵动。他不会驱赶羊群中瘸腿跛足的,他将那羊抱在怀里。他是我们温柔宝贵的大祭司,他在我们中间,关照我们的各种需要。 不仅如此,我们还因他在天上的生命而得救。有时我会思考罗马书五章10节包含的深奥的含义:“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 神儿子的死,得与 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 因他的生得救,也就是说,因为他在天上的生命,他在荣耀里的生命。他保证我们的救恩。他现在在天上的生命保证我们的救恩,清洁我们,看顾我们,带领我们,指引我们。他是永生的主。...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W. A. Criswell 博士

希伯来书2:17-18, 4:14-16

1981年7月19日 10:50 a.m.

我们圣经的真道长篇系列讲道现在进行到基督论的最后一个信息,是关于基督教义的终结篇。打开圣经翻到希伯来书二章的最后两节。今天信息的题目是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 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

他自己既然被试探—peirazo—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periazo—的人。

[希伯来书2:17-18]

在希伯来书四章的最后两节,你会再次遇到这个词: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又是这个词,periazo

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4:15-16]

我们生活在这个星球上,这个世界中充满了罪与死亡、审判、愁苦、挫败、隔阂、悲惨和失望。我认为这是对我们居住的星球的最好描述:这是个广大无垠的墓地,我们在其中埋葬死者。

我们的需要是无止境的。它与天比高,又深入灵魂。我们需要一个牧人去带领我们走上真道,告诉我们如何进入天上的大门。我们需要人陪伴我们走这朝圣之路,因为我们不过是这地上的流浪者、寄居者。我们需要鼓励、安慰我们的人。就好像一位女士来到教会说,“这里有心被打碎过的人可以跟我聊聊吗?”

我们在医院病房时需要人来安慰,站在坟墓旁边时需要有人支持。我们需要的人不仅会被烈士、英雄的生活感动,更会为弱者、穷人、不知姓名的人、脆弱的人呼求的喊声所感动。

我们需要人来让我们看到神,向我们解释主的道。所有人的心里都有那无法压抑的对神的渴望。因为对天父的盼望渴求,人们在各地建立神庙,在四处树立祭坛,在每个种族、部落中都有分别为圣的祭司。不管是在现代社会的城市之林中,是在原始森林里,是在游牧部落的原野上,是在远古的河流边,对神的盼望渴求都留下了印记。

有人会说,“我们可以通过研究自然、探索科学的奥秘来发现伟大造物主的手”,或者他们会说,“我们可以从自然上升到自然的神。” 但是我们虚弱的双腿无法爬到那么高。神必须要下降来到我们这里。我们需要从天上来的代表、使者;我们需要神与人之间的中保;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让我们与造我们的神和好的人,一个能够原谅我们罪的人。罪是人类生命中最黑暗、最严酷、最丑陋的事实。它折磨我们的心,我们的家庭;它将我们隔开;它让我们与神隔离;它谴责我们。

我们需要神和救主救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审判。人的生命和内心的需求,我们在天上的救主和大祭司都可以满足。他会教导我们主的道路;他让我们看到神,因为他自己就是神。他说过:“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如果我想知道神的样子,我就看耶稣。他来到地上为让我们看到那造我们的伟大、全能的神。我也许无法透彻理解耶稣怎样即是神又是人,我也许无法理解道成肉身的奥秘,但是我确切地知道:我会从他被钉穿的手中接过那杯,杯里满溢着我不配得的慈爱、怜悯和恩典。我通过我主耶稣了解神。

不仅如此,我们在耶稣里领受了对罪的宽恕。这是奇怪的事。地上走过的人中没有谁可以宽恕我们的罪,能让我们与神和好,能替我们死。那些英雄、贵族、名人和我们一样,同样地需要赎罪、救恩、宽恕。

你能想到地上很多伟人: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查理大帝,腓特烈大帝,拿破仑大帝。但没人能想象这些地上最伟大、最著名、最勇敢的人能够救我们脱离对罪的审判。但是有一个人可以,他已经做成了,并且仍在替我们做这事。人们在新约中问道:“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 为了让我们知道他有能力赦免罪,他说,“(这是你们看到的:)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

这是非凡的事,被高举的耶稣有这样的能力,他能承担所有人类的罪的重量。我们一切因罪亏欠于神的债,他都偿付了。

你不会认为这样被高举的、有能力的人会是远离我们的吧?完全没有。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他属于我们;他是我们的兄弟:耶稣,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我们的救主。耶稣是我们的约瑟。即便他是世界的统治者—他统治着大地、天空和所有造物—一切历史时代他都是掌权者,但是他还爱我们,他是我们的兄弟。

在他华丽的法衣之下,是那体恤我们的心;我们的名字刻在大祭司的胸牌上;他手中握着的是他用血买来的被赎的子民的纪念。他是我们中的一员。

有多少次我们陷入这样的错误,认为也许主只在历史上的那段时间有人的形体,但当他死去复活后,那人已经不在了,他现在完全是天上的只有灵的神?其实他的面貌身体仍是人,圣经用很多文字向我们说明、确证这一点。

他说,“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然后他问:“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他们给他了一片烧鱼,他就在他们面前吃了。“他们正喜得不敢信”,“(耶稣)就把手和肋旁指给他们看。”

我无法想象比这更美好的福音了:宇宙的神成为了人。那个被彼拉多审判、尸体被停放在约瑟的墓穴中的人就是坐在神宝座上的全地的主。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仅如此,在天上的、体恤我们的大祭司所成的事是非凡的、有效的,他能让我们得救,不止是现在,且直到永远。当他还在地上,他不是祭司。希伯来书八章4节说,“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 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他不是利未支派人;他是犹大支派的。他不是亚伦的后裔,而是大卫的后裔。当他在地上时,他不是祭司。当他去圣殿,他不是去主持献祭或者焚香。他去圣殿是去教导有关神的道路。

但是在天上的圣殿中,我们荣耀的大祭司,不是按着亚伦的等次,而是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地做大祭司。所以,他是天上圣殿中体恤我们的中保、代表、代求者。

我认为如果主治医生抱着和善、同情的态度行医,病人的病也就治好了一半。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小时候生病时母亲温暖柔软的手。主就是那样:为我们的软弱牵动。他不会驱赶羊群中瘸腿跛足的,他将那羊抱在怀里。他是我们温柔宝贵的大祭司,他在我们中间,关照我们的各种需要。

不仅如此,我们还因他在天上的生命而得救。有时我会思考罗马书五章10节包含的深奥的含义:“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 神儿子的死,得与 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 因他的生得救,也就是说,因为他在天上的生命,他在荣耀里的生命。他保证我们的救恩。他现在在天上的生命保证我们的救恩,清洁我们,看顾我们,带领我们,指引我们。他是永生的主。

我们有时好像是观看彩绘玻璃的人。在那玻璃上有耶稣的像,他不会从上面下来。他只呆在那彩绘玻璃上。我们在主日去教会时才看到他,然后我们就把他留在那里。他不是鲜活的,他在工作日不和我们一起行走。他只是在玻璃上,我们也只有在那里看到他。

但不是那样的,我们的主是鲜活的主。他无法被一幅画或是一个十字架或是一个符号替代。我们的主是鲜活的,如此鲜活—正和我们一起生活。他活着就要保证我们永远的救恩。希伯来书七章25节有这非常美丽的话:“凡靠着他进到 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

我们生活在这世界,被死亡的王辖管着。我怎样才能知道自己不会跌入地狱?我怎能知道?我怎样才能知道自己会来到神的面前,能被救赎,被洗净,能得救?我怎能知道?

永生的主是我的确据。我不是撒旦的对手。我们无法和它抗衡。“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吧!’ ”[犹大书9节] 如果天使长米迦勒不敢对抗撒旦,我这地上可怜、无助、悲惨的爬虫又能怎样?我怎样能知道自己能胜过撒旦的罪、诡计和死亡?我的确据就是天上的主的慈爱、垂顾和代求。他派遣他的天使来保护我们,他用火车火马四面环绕我们。我的确据就是他,搭救我们、保守我们、救赎我们的主,未来他要以荣耀为衣。

基督信仰的核心不是个机构,不是个系统。这中心是个人,不是个计划,不是个项目,而是个人:就是他,耶稣基督。基督信仰不是宽恕的教义,而是宽恕的那个人;基督信仰不是个救恩的计划,而是救我们的那个人;基督信仰不是代赎的教义,而是那个爱我为我而死的人;基督信仰不是道德规范,而是带领我们走向正义、圣洁之路的主;基督信仰不是永生的教义与希望,而是你在洗礼中看到的景象。我们和他一起死去,一起埋葬,因着神的恩典、良善,我们被复活,被赐予主里的永生。

这就是我们的信仰,是一个人,是耶稣基督。他救了我们,也保证我们的救恩。“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罗马书10:13] 因为他在聆听。当他的子民哭泣时他会垂听。这是我们伟大、慈爱、永生的大祭司,他能搭救我们,他也愿意搭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