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Our Sympathetic High Priest

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Our Sympathetic High Priest

July 19th, 1981 @ 10:51 AM

希伯来书2:17-18, 4:14-16

17 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 18 他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克里斯威尔博士(Dr. W. A. Criswell)

希伯来书2:17-18, 4:14-16

1981年7月19日 上午10:50

 

 

这是圣经真道系列中关于基督论的高潮和最后的信息。在你的圣经中,请翻到希伯来书第二章-第四章,请不要合上圣经。先看希伯来书第二章的最后两节,然后请翻到希伯来书第四章的最后两节。今天的信息的题目是:体恤我们的大祭司。 

 

所以,他凡事该与他的弟兄相同,为要在 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 

他自己既然被试探(peirazō)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试探(peirazō)的人。

【希伯来书2:17-18】

 

你现在会再次遇见这个词。在希伯来书第四章的最后两节经文中说:

 

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又是这个词:peirazō),

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4:15-16】

 

我们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我们居住在一个充满了罪、死亡、审判、不幸、挫败、隔阂、痛苦和失望的世界里。我认为这是对我们居住的星球的最好描述:这是个广大无垠的墓地,我们在其中埋葬死者。

我们的需要是无止境的。它升至高天,又深入我们的灵魂。我们需要一个牧人去带领我们,告诉我们如何进入天堂之门。我们需要人陪伴我们走这条朝圣之路,因为我们不过是这地上的寄居者和客旅。在悲伤时,我们需要一个能鼓励、帮助我们的人。我们需要的人不仅会被英雄烈士的生命感动,更会被弱者、穷人、不知姓名的人、脆弱之人呼求的喊声所感动。

我们需要有人来让我们看到神,向我们解释主的道。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有那无法压抑的对神的渴望。因为对天父的渴望,人们在各地建造庙宇,在四处建立祭坛,在每个种族、部落中都有分别为圣的祭司。不管是在进步的现代文明中,或是在早期的原始森林里,或是在游牧部落的原野上,或是在远古的河流边,对神的向往和渴望都始终存在并留下了印记。 

有人会说:“我们可以通过研究自然,探索科学的奥秘,来发现伟大造物主的手”,或者他们会说:“我们可以从自然上升到自然的神。” 但是我们虚弱的双腿无法攀登到那么高。因此,神必须要下降来到我们这里。我们需要一位从天上来的代表、使者;我们需要神与人之间的中保;我们需要一个能够让我们与造我们的神和好的人,一个能够赦免我们的罪的人。 

在人类的生活和经历中,罪是最严酷、最黑暗、最丑陋的事实。它折磨我们的心,破坏我们的家庭;它将我们分开,也让我们与神隔离;它伤害我们;它谴责我们。在威严可怕的审判面前,我们无法逃脱。谁能将我们救出?谁能拯救我们脱离自我和脱离下地狱的审判?谁能阻止我们落入地狱之火?谁能赦免我们的罪?谁能让我们无可指摘和毫无瑕疵地站在神的面前?谁能为我们开启天堂之门?

我们需要一位伟大的神和伟大的救主拯救我们脱离罪和死的审判。所有人类内心和生命的需求,我们在天上的伟大救主和大祭司都可以满足。祂可以教导我们主的道路;祂可以让我们看到神,因为祂自己就是神。祂说过:“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 【约翰福音14:9】。如果我想知道神的样子,我就看耶稣。如果我想知道主的道,我就跟随祂;如果我接受祂,我就接受了神;如果我认识祂,我就认识神;如果我坐在祂的脚前,我就坐在神的脚前;如果我爱祂,我就是爱神;如果我服事祂,我就是服事神。祂来到地上为要让我们看到那造我们的伟大、全能的神。

也许我无法透彻理解耶稣既是神又是人之谜,也许我无法明白道成肉身的奥秘【马太福音1:23-25】,但是我确切地知道:我要从祂被钉穿的手中接过那杯,杯里满溢着我不配得的慈爱、怜悯和恩典。我通过我们的主耶稣认识神。

不仅如此,我们在耶稣里领受了对罪的宽恕【马可福音2:5,10;约翰福音1:9】。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世上没有人可以赦免我们的罪,能让我们与神和好,能替我们死。而且,那些英雄、贵族、名人和我们一样,同样地需要代替、赎罪、救恩和宽恕【罗马书3:23;6:23】。 

你能说出地上的很多伟人: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查理大帝、腓特烈大帝、拿破仑大帝。但是永远也没有人会认为这些地上最伟大、最著名、最勇敢的人能够将我们从对罪的审判中拯救出来。然而,有一个人可以,祂已经做成了,并且仍在替我们做这事。人们在新约中问道:“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 【马可福音2:7】。为了让我们知道他有能力赦免罪,祂说话,并在祂的话音之下,死人复活【约翰福音11:43-44】,瞎子可以看见【马太福音9:27-30】,麻疯病人得以洁净【马可福音1:40-43】,瘸腿的人可以行走并颂赞神【路加福音5:20-25】。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耶稣如此崇高和如此伟大,以至于祂能承担全人类的罪的重担。我们一切因罪亏欠于神的债,祂都偿付了【彼得前书1:18-19】。

你不会认为如此崇高、如此有能力的人会是远离我们的吧?完全不是。祂成为我们中的一员;祂属于我们;祂是我们的兄弟:耶稣,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我们的救主【以赛亚书9:6】。耶稣是我们的约瑟。尽管祂是世界的统治者—祂统治着大地、天空和所有被造物—祂主宰了所有的历史时代,但祂还爱我们,祂是我们的兄弟。

在祂君王的法衣之下,是那体恤我们的心。我们的名字刻在伟大的大祭司的胸牌上;祂手中握着的是祂用血赎回来的被赎的子民的纪念。祂是我们中的一员。

有多少次我们陷入这样的错误,认为也许主只在历史上的那段时间有人的形体,但当祂死了和复活后,那人已经不在了,祂现在完全是天上的只有灵的神?其实他的面貌身体仍然是人,圣经用很多文字向我们说明和确证这一点。

祂说:“摸我看看!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 然后祂问:“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他们便给祂一片烧鱼和一块蜜房,祂就在他们面前吃了。“他们正喜得不敢信,(耶稣)就把手,脚和肋旁给他们看”【路加福音24:39-43】。

我无法想象比这更美好的福音宣告了:宇宙的神成为了人。那个站在彼拉多的审判厅的人【马太福音27:11-26】以及那个尸体被停放在约瑟的新墓穴中的人【马太福音27:57-60】与坐在神宝座上的人是同一个人,祂是全地的主【腓立比书2:10-11】。这真是太好了,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仅如此,在天上体恤我们的伟大的大祭司所成就的事是极其有效的,祂拯救了我们,不止是现在,而且直到永远。当祂还在地上的时候,祂不是祭司。在希伯来书8:4中说道:“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我们都知道这一点。祂不是利未支派的人,祂不属于利未支派。祂是犹大支派的。祂不是亚伦的后裔,而是大卫的后裔【马太福音1:1,9:27;路加福音18:38-39】。当祂在地上时,祂不是祭司。当祂去圣殿时,祂不是去主持献祭或者焚香,祂去圣殿是去教导有关神的道路。 

但是在天上的圣殿中,在荣耀里,祂永远是我们的大祭司,不是按着亚伦的等次,而是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地做大祭司【诗篇110:4;希伯来书5:6,10;希伯来书6:20】。因此,祂是天上圣殿中体恤我们的中保、代表和代求者【罗马书8:34;希伯来书7:25】。 

祂不是扔给我们,就像把骨头扔给狗一样,而是一种善意、同情或者温柔的姿态。  祂被我们的软弱而牵动【希伯来书4:14-15】。我们可怜的呼声牵动祂的心,就像牵动一个爱我们,关心我们,记挂我们和服事我们的人。祂并没有驱赶祂的羊群中瘸腿跛足的,而是将那羊抱在祂的怀中【以赛亚书40:11】。祂是我们温柔且宝贵的大祭司,祂就像我们中的一员,体恤我们的各种需要。

不仅如此,我们还因他在天上的生命而得救。有时我会思考罗马书5:10中包含的深奥的含义:“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罗马书5:10】。 因祂的生得救,也就是说,因祂在天上的生命,因祂在荣耀里长远的生命。祂保证我们的救恩【罗马书8:34;希伯来书7:25】。

基督徒的经历在历史上并不是只出现一次的,好像我们在生命中的某一刻曾经触摸到主,当我们被拯救,重生后,我们的救主就是死的,没有脉搏,没有生命的了。不,不是这样的!祂活着就是要保证我们的救恩,洁净我们,看顾我们,带领我们,指引我们。祂是永生的主!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好像是观看彩绘玻璃窗的人。在那玻璃窗上有耶稣的像,祂不会从上面下来。祂只待在那彩绘玻璃窗上。我们在主日去教会时才看到祂,然后我们就把祂留在那里。但祂不是活着的,在工作日祂不和我们一起行走。祂只是在玻璃窗上,我们也只有在那里看到祂

不,不是那样的!我们的主是活着的主。祂无法被一幅画或是一个十字架或是一个符号来刻画。我们的主是活着的,也正因为祂是活着的,我们和祂一起生活。祂活着就要保证我们永远的救恩。在希伯来书7:25有这奇妙美丽的话:“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希伯来书7:25】。

我们生活在这世界,被掌握死权的王管辖着【希伯来书2:14】。而我怎样才能知道自己不会跌入地狱?我怎能知道?我有什么确据能保证我会来到神的面前,被救赎,被洗净,被拯救呢?我怎能知道呢? 

我的确据在于永远活着的主的代求【希伯来书7:25】。我不是撒旦的对手。我们无法和它抗衡。“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吧!’”【犹大书9节】。如果天使长米迦勒不敢与撒旦对抗,那么我这地上出自尘土的可怜、无助、悲惨的爬虫又能怎样?我怎样能知道自己能胜过魔鬼撒旦的罪、诡计、死亡和诅咒呢?

我的确据在于天上的主的慈爱和代求【罗马书5:10,8:34;希伯来书7:25】。祂差派祂的天使来保护我们,祂用火车火马四面环绕我们【列王纪下6:17】。就是祂,拯救我们、保守我们,将来有一天在祂的荣耀使我们得自由【犹大书1:24】。

我能补充说明一下吗?基督教信仰的核心不是一个机构,不是一个系统,而是一个人;不是一个计划,不是一个项目,而是这个人:耶稣基督。基督教信仰不是宽恕的教义,而是宽恕的那个人【约翰一书1:9】;基督教信仰不是一个救恩的计划,而是拯救我们的那个人【约翰福音3:16-17;罗马书10:9-13】;基督教信仰不是代赎的教义,而是那个爱我,为我舍己的人【加拉太书2:20】;基督教信仰不是道德规范,而是带领我们走向正义、圣洁之路的伟大的主【约翰福音14:6,15:4-5】;基督教信仰不是一种说服,一种希望,一种关于不朽和来生的教义,而是你在洗礼中看到的景象。我们和祂一起死去,一起埋葬,因着神的恩典和良善,我们被复活,被赐予主里的永生【罗马书6:3-5】。

这就是我们的信仰,是一个人,就是耶稣基督。是祂拯救了我们,是祂确保我们的救恩【约翰福音10:27-29;罗马书5:10,8:34;希伯来书7:25】。

祂在这里被描述为慈爱和富有同情心的大祭司。能有比这更美好的?一个可怜的患有血漏的妇人在心里想着:“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马太福音9:20-21】–“有人摸我”【路加福音8:45-46】。

在祂还是肉身的日子里,当瞎子巴底买向主呼求时,所有站在旁边的人说:“嘘,这位来自拿撒勒的伟大的先知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而不能为你做什么了。”然而耶稣停下来,说道:“叫他过来。”祂就开了他的眼睛【马可福音10:46-52】。当祂自己快要死时,一个被钉在祂旁边的小偷转过来,对祂说:“耶稣啊,你的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主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sēmeron)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23:42,43】。

在祂还是肉身的日子里祂就是这样,希伯来书的作者说祂仍是这样。祂被我们的软弱牵动着【希伯来书4:15】。当任何人俯伏,祷告或呼求时,祂从天上低下头去垂听和观看【希伯来书7:25】。你能想到一位伟大的、全能的主上帝停下来垂听祂的圣徒中最小的那个的呼喊和祈求吗?“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罗马书10:13】,因为祂在聆听。 当祂的子民在呼求的时候,祂俯身侧耳倾听。

耶稣就是我们伟大、慈爱、永生的大祭司,祂能拯救我们到底【希伯来书7:25】,祂也愿意拯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