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实玛利:伊斯兰与石油 Ishmael: Islam and the Oil Slick

以实玛利:伊斯兰与石油 Ishmael: Islam and the Oil Slick

September 14th, 1980 @ 1:03 PM

创世记16:10

    以实玛利:伊斯兰与石油 W. A. Criswell 博士 创世记16:10 1980年9月14日 7:30 p.m.       我们无比欢欣地欢迎通过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及转播牛仔队橄榄球赛的KRLD电台收听的所有人。说实话,我们比牛仔队好多了。收听的KRLD的各位,每次你收听我们都肯定得到胜利的消息。我们从不会被击败,绝不会,直到神国到来、我们面对面地见到耶稣。 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就是你们现在听到的人—在进行两个系列的讲道。早上的系列是圣经的真道,将会持续三年。前两个信息是简介,分别在上周日早上和这周日早上发表。下个周日早上,我们要开始圣经真道系列十五阶段讲道的第一阶段。 第一阶段是关于圣经的圣经学讲道。下周的讲道题目是 “书中之书”。“那唯一的书中之书”, 垂死的圣人呼喊,“为我读那古老的故事。” 那不朽的话语带着翅膀,载着他的灵魂飞向荣耀。只有唯一的书中之书。这是下周的讲道。 下周日晚上是周日晚上 “人类生命的问题” 系列讲道—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我们无法逃脱,必须要面对。你不能说,“让世界停车,我要下去。” 我们身处其中,我们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关。周日晚上的讲道是关于我们不得不承担的一切戏剧性的问题。 下个首日晚上,信息的题目是 “生活在同性恋者中的罗得”。他们的数量众多,并还在高速增长。昨天有人跟我说,“你知道旧金山的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还多吗?你听说过吗?” 我无法想象。在达拉斯,也有成千上万的同性恋者。下周日晚的讲道是 “生活在同性恋者中的罗得。” 今晚的讲道是关于我们眼前正在进行的世界范围的戏剧,我们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讲道的题目是:以实玛利:伊斯兰与石油。我们今晚讲读的圣经是创世记的十六和十七章。创世记十六章一开始提到亚伯拉罕的妻子撒莱不生育。按照那时的风俗—这是很奇怪的风俗—她把使女送到丈夫怀里,好从她那里得孩子。 于是撒莱的女仆、埃及人夏甲与她的丈夫同房,就怀孕了。使女怀孕后,就小看撒莱,因为撒莱不能生育,在当时被认为是神的诅咒的表现。撒莱被藐视,被小看、无礼对待,她说,“她不能留在这里。” 夏甲带着身孕,从撒莱面前逃跑到旷野去。 我们现在要读7到14节,我们一起出声来读—创世记十六章7到14节: 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书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见她, 对她说:「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夏甲说:「我从我的主母撒莱面前逃出来。」 耶和华的使者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 又说:「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 并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 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 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 神」。因而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 所以这井名叫庇耳·拉海·莱。这井正在加低斯和巴列中间。   —庇耳·拉海·莱,庇耳,井,别示巴的第一个字也是一样:别示巴是第七口井的意思,别、庇耳是井。庇耳·拉海·莱的意思是 “永活者的井”,“看顾我的神”。怀孕的夏甲在旷野的井旁被天使遇到,耶和华的使者,是化成肉身的基督耶稣之前的神的显现。耶和华的使者—他被称为耶和华神—在井边遇到她,耶和华的使者说: 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 . . . 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就是 “神听见”,以实玛利,“神听见”—   所以她称这井为庇耳·拉海·莱,“神在井旁看顾我,听到我”。 创世记十七章: 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第2节—我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6节—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 神。10节—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 他说撒莱要有个儿子,即使她已经90岁了。18节—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 他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意思不是说,“愿以实玛利死去,不再存在。” 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亚伯拉罕祷告说,“神啊,愿以实玛利得着神的祝福的约”—我们现在称之为弥赛亚的祝福—“愿以实玛利成为神选定的家庭,通过他救赎和救恩的应许得到成就。” —我们知道这是主耶稣基督,大卫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世界的救主。他说,“神啊,愿以实玛利就是那人。” 神对亚伯拉罕说: 不,不是以实玛利。而是由撒莱所生的应许之子,即使撒莱已经90岁。主又接着说,20节,至于以实玛利,我也应允你: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于是亚伯拉罕在同一天为以实玛利行割礼。“亚伯拉罕受割礼的时候年九十九岁。他儿子以实玛利受割礼的时候年十三岁。” 所以,以实玛利也在亚伯拉罕的约里—他的后裔必得巨大的祝福。 救赎的应许是在以撒身上。但是以实玛利也在神赐给亚伯拉罕的约的祝福中有分—他的后裔要有君王和国度,数目繁多到数不清。...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经典系列,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以实玛利:伊斯兰与石油

W. A. Criswell 博士

创世记16:10

1980年9月14日 7:30 p.m.

 

 

 

我们无比欢欣地欢迎通过我们圣经学院的电台KCBI,及转播牛仔队橄榄球赛的KRLD电台收听的所有人。说实话,我们比牛仔队好多了。收听的KRLD的各位,每次你收听我们都肯定得到胜利的消息。我们从不会被击败,绝不会,直到神国到来、我们面对面地见到耶稣。

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就是你们现在听到的人—在进行两个系列的讲道。早上的系列是圣经的真道,将会持续三年。前两个信息是简介,分别在上周日早上和这周日早上发表。下个周日早上,我们要开始圣经真道系列十五阶段讲道的第一阶段。

第一阶段是关于圣经的圣经学讲道。下周的讲道题目是 “书中之书”。“那唯一的书中之书”, 垂死的圣人呼喊,“为我读那古老的故事。” 那不朽的话语带着翅膀,载着他的灵魂飞向荣耀。只有唯一的书中之书。这是下周的讲道。

下周日晚上是周日晚上 “人类生命的问题” 系列讲道—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我们无法逃脱,必须要面对。你不能说,“让世界停车,我要下去。” 我们身处其中,我们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关。周日晚上的讲道是关于我们不得不承担的一切戏剧性的问题。

下个首日晚上,信息的题目是 “生活在同性恋者中的罗得”。他们的数量众多,并还在高速增长。昨天有人跟我说,“你知道旧金山的同性恋者比异性恋者还多吗?你听说过吗?” 我无法想象。在达拉斯,也有成千上万的同性恋者。下周日晚的讲道是 “生活在同性恋者中的罗得。”

今晚的讲道是关于我们眼前正在进行的世界范围的戏剧,我们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讲道的题目是:以实玛利:伊斯兰与石油。我们今晚讲读的圣经是创世记的十六和十七章。创世记十六章一开始提到亚伯拉罕的妻子撒莱不生育。按照那时的风俗—这是很奇怪的风俗—她把使女送到丈夫怀里,好从她那里得孩子。

于是撒莱的女仆、埃及人夏甲与她的丈夫同房,就怀孕了。使女怀孕后,就小看撒莱,因为撒莱不能生育,在当时被认为是神的诅咒的表现。撒莱被藐视,被小看、无礼对待,她说,“她不能留在这里。” 夏甲带着身孕,从撒莱面前逃跑到旷野去。

我们现在要读7到14节,我们一起出声来读—创世记十六章7到14节:

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书珥路上的水泉旁遇见她,

对她说:「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夏甲说:「我从我的主母撒莱面前逃出来。」

耶和华的使者对她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服在她手下」;

又说:「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

并说:「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因为耶和华听见了你的苦情。

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

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 神」。因而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

所以这井名叫庇耳·拉海·莱。这井正在加低斯和巴列中间。

 

—庇耳·拉海·莱,庇耳,井,别示巴的第一个字也是一样:别示巴是第七口井的意思,别、庇耳是井。庇耳·拉海·莱的意思是 “永活者的井”,“看顾我的神”。怀孕的夏甲在旷野的井旁被天使遇到,耶和华的使者,是化成肉身的基督耶稣之前的神的显现。耶和华的使者—他被称为耶和华神—在井边遇到她,耶和华的使者说:

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甚至不可胜数. . . . 你如今怀孕要生一个儿子,可以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就是 “神听见”,以实玛利,“神听见”—

 

所以她称这井为庇耳·拉海·莱,“神在井旁看顾我,听到我”。

创世记十七章:

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第2节—我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6节—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 神。10节—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

他说撒莱要有个儿子,即使她已经90岁了。18节—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

他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意思不是说,“愿以实玛利死去,不再存在。” 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亚伯拉罕祷告说,“神啊,愿以实玛利得着神的祝福的约”—我们现在称之为弥赛亚的祝福—“愿以实玛利成为神选定的家庭,通过他救赎和救恩的应许得到成就。” —我们知道这是主耶稣基督,大卫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世界的救主。他说,“神啊,愿以实玛利就是那人。” 神对亚伯拉罕说:

不,不是以实玛利。而是由撒莱所生的应许之子,即使撒莱已经90岁。主又接着说,20节,至于以实玛利,我也应允你: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

 

于是亚伯拉罕在同一天为以实玛利行割礼。“亚伯拉罕受割礼的时候年九十九岁。他儿子以实玛利受割礼的时候年十三岁。” 所以,以实玛利也在亚伯拉罕的约里—他的后裔必得巨大的祝福。

救赎的应许是在以撒身上。但是以实玛利也在神赐给亚伯拉罕的约的祝福中有分—他的后裔要有君王和国度,数目繁多到数不清。

现在我们来看神的应许是多么信实。“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 主纪念他的祝福,“耶和华的使者在旷野的水泉旁遇到她”—在沙特阿拉伯,他在水泉旁找到了她。

他也在油井旁找到了她。发现石油的人明白神将它埋藏在哪,以及为什么在那里。神将这最非凡的能源、财富和财力储存在那里—这是地上前所未有的宝藏—神将它叫在以实玛利后代的手里。他对他们说,“我要赐福,我要给他大福分。”

这应许实现了,以实玛利的后代没有开一枪,没有通过飞机、坦克,没有使用炮弹,就得到了世上最巨大的财富和宝藏,是现在工业世界不可或缺的宝藏,不管是东方的日本,或是西方的欧洲、美国。是神作的,对以实玛利的赐福!

这个宇宙的中心是冲突和战争。在天上有战争。撒旦率他的天使与米迦勒和他的天使争战。没有哪一段经文撒旦没有读过,他比我们了解圣经。在对主的三个试探中,撒旦引用了圣经。

他知道这经文,每一个字,他知道以实玛利要得的祝福。撒旦于是介入、干涉,以一种可怕、悲惨的方式—是我们从未想到过的方式。我们的策略、计划不会预期到撒旦的诡计,将这祝福变成了可怕的世界范围的诅咒。

撒旦这样做了。公元570年,沙特阿拉伯的麦加有一个叫作穆罕默德的孩子出生。他是赶骆驼的,25岁的时候,娶了一个富有的寡妇—赫蒂彻,后者拥有骆驼的商队。他大约40岁时,开始常常陷入昏睡,看到异象、听到声音,他说加百列要带他去见安拉。

他认为自己是天上来的先知,安拉差他下来。他在麦加经受了鄙夷、嘲笑,被逼迫、被赶出城,他在公元622年逃走了。那就是伊斯兰教教元,他们读作 “Hejira”,那是伊斯兰日历的第一天。

公元622年,穆罕默德在逼迫和嘲笑中被驱逐,他出去逃命。他逃到北边250英里的一个小城叫作麦地那。在麦地那他说自己是天上的使者,安拉的先知,他开始招聚跟随者。

他们袭击旅行到麦加的骆驼商队,他能够一直过着暴力的生活,袭击那些商队有两个原因:第一,他向跟随他的人承诺战利品、掠物;第二,他承诺他们在天上会有后宫。他在那里开始了抢夺和暴力。

他还在那里的时候,赫蒂彻去世了,他给自己找了九个妻子,其中一个是他儿子的妻子。他声称这样做是 “神的启示”。随着他继续招聚人,劫掠穿过沙特阿拉伯的商队,他开始宣扬一种武力征服的教义,我从他的话和可兰经中抄下了这些句子:

你当与不信道的人们和伪信的人们奋斗. . .

当抵抗不信真主的人,你们要与他们战斗. . .

真主的确喜爱那等人;他们为他而列阵作战. . .

刀剑是天堂与地狱的钥匙. . .

为安拉流一滴血. . .

为他作战一个晚上,其功用胜过两个月的禁食祷告。

战斗中倒下的人,他的罪已经免了. . .

真主必定不喜爱过分者,你们在那里发现他们,就在那里杀戮他. . .

你们不要以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为盟友. . .

先知在大地上重惩敌人之前,不该有俘虏。

你们要与他们战斗,直到迫害消除,一切宗教全为真主. . .

 

它是从穆罕默德开始的,在暴力、战争、劫掠、侵吞中开始。穆罕默德在公元632年64岁时去世,哈里发们继续带领这宗教—认可这样的暴力,在穆罕默德死后继续执行。

第一位是艾布·伯克尔。这是历史上的奇事之一—这也是撒旦的工作—穆罕默德死于632年,不到一百年后,跟随他的穆斯林们已经建立了一个比巅峰时期的罗马帝国还要巨大的帝国。从西非的海岸,整个北非、中东、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卡拉奇、孟加拉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乃至南菲律宾,全地都被这疯狂的黑暗统御。他们也从未失去过一个占领的国家,从没有人回到从前的信仰,只有一个例外,就是西班牙。

如果不是查理·马特在图尔战役的胜利—这是巴黎南方一百英里的地方—整个欧洲都会落入撒拉逊人、穆斯林的手中了。穆罕默德的跟随者靠着刀剑控制了大片土地,将基督信仰从这些地方灭绝、除净。曾经世界四分之一的基督徒都在北非。这是教父克莱门特,俄利根,德尔图良,奥古斯汀的家乡;这是亚他那修的家乡。但所有这些教会及基督教信徒都被摧毁、除去了。

就像一些人一样,我去过大马士革的圣约翰教堂。但上面没有十字架,而是一把单刃弯刀—它成了清真寺!我曾去过安提阿,这里曾是宣教运动的起点—现在成为了穆斯林城市;我也曾访问过亚细亚的七个教会,我曾去过几次土耳其。小亚细亚的基督信仰被毁灭了—五百万的亚美尼亚基督徒、一百万希腊基督徒命丧刀下。

我去过圣索菲亚大教堂,这是查士丁尼在公元500年修建的,是拜占庭帝国及东罗马恺撒的教会。这是地上最伟大的建筑,没有钢铁,没有现代的桁架,却直耸云霄,穹顶比棒球内场还要大。圣索菲亚教堂曾是基督教会。

我1950年在伊斯坦布尔的时候,他们正在准备庆祝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堡陷落五百周年,庆祝基督信仰的毁灭和圣索菲亚教堂被改建为清真寺。君士坦丁十一世,最后的恺撒,在圣索菲亚教堂跪下敬拜,然后就去直面死亡,守卫穆斯林突厥人所攻打的城市。他就在那里死去,被埋在一同作战的士兵身下。那时他们在准备庆祝君士坦丁堡陷落、基督信仰被摧毁500周年。我无法描述我在城市中、在那些人之中行走时候的感受。他们兴奋、大手笔地准备500年庆典。这是庆祝、纪念、赞美基督信仰的毁灭。

我们现在目睹着伊斯兰信仰的复兴。他们蠢蠢欲动,靠着石油以及由此而来的巨大的经济权力,穆斯林们经历着自穆罕默德及哈里发以来最大的复兴。到处可以看到这迹象。我周日不读报,不知道今天报道了什么事—这是昨天报纸的报道:“土耳其政变意指穆斯林复兴。” 次版标题:“政变扰乱西方航空”。这两篇文章都和土耳其的穆斯林有关。

我和C太太在德黑兰的时候,得到三个伊朗的年轻人特别的关照、帮助,他们出自富裕的家庭。他们带我们去机场,跟我们告别。在我们等飞机的时候,他们请我们吃晚餐。播音提醒我们登机时,我们仍在围桌而坐,其中一个年轻人打开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包裹,里面是一个翻译成英语的古兰经。

若他只是把它作为纪念品给我,纪念与穆罕默德・尤瑟福安的相识―这是他留在扉页的名字―这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让我无法忘记的是,他把古兰经交给我之前,亲吻了它―翻开一页,整页都吻过,然后又吻遍了另一页,再翻开书,亲吻这里、那里、这里―又再次地亲吻―最后轻轻地、神圣地把书放在我的手里。

伊斯兰信仰在行动、复兴,它无处不在!非洲乍得的基督徒政府被穆斯林们摧毁了。靠着利比亚的卡扎菲的财政支持,伊迪·阿明想要让乌干达变成穆斯林的国家,他在乌干达杀死了五十万的基督徒。穆斯林的实力遍及全球。欧洲有二千五百万穆斯林,他们开始在欧洲建立美丽的清真寺。他们刚刚在伦敦的摄政公园建成了七百五十万美元的清真寺―这是伦敦城最负盛名的区域。美国有二百万的穆斯林,其中一百万是黑人穆斯林。他们在行动。

穆斯林的信仰强调完全的服从,承接穆罕默德的传统和古兰经的传统。这是支配整个生命的宗教―政治、社会、经济、内政、文化,生命的每个方面都被伊斯兰宗教控制。我有一次在贝鲁特买地毯,正在交易当中,黎巴嫩港口的那个人突然停下来,走出商店,铺开他的毯子,向着麦加的方向跪倒,祷告。

去年夏天我去了迪拜,我在迪拜机场的时候,沙特阿拉伯及阿拉伯酋长国的呼叫和唱经声传出来―在迪拜,在机场中、车站中都有喇叭―在候机楼中人来人往,这是深夜的时候,有三个穆斯林青年在当中铺开几块报纸作为祷告的毯子,很明显不管我们周围的人怎样的奔波、穿梭,他们只是要朝向麦加祷告,诵读他们的祷告。

“古兰” 的意思是 “背诵”,所有穆斯林都有一个目标,就是尽能力背诵古兰经中将近6千节的经文。他们的敬拜就是朝向麦加跪拜,背诵这些经文。我那时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直到我的飞机要起飞。我看着这三个年轻人,想道,我从没看到世界上有基督徒在信仰中像他这样勇敢―我从没有看到过。我们不知为何羞怯、惭愧、犹豫、顽抗。我们甚至不愿和别人谈论耶稣。我们甚至不会问他们是否认识主。但是这些穆斯林,他们是敞开的,这是他们的信仰和宗教的一部分。他们勇敢地为安拉、穆罕默德而行动。

他们有两个主要的派别,其中一个比另一个大很多。世界上有大概八亿穆斯林,大部分都是逊尼派,少数的是什叶派。

支配伊朗的就是什叶派,大概有九千万的什叶派,伊朗是唯一的什叶派主导的国家。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主要区别是:逊尼派相信当初穆罕默德的追随者是哈里发,他们在接下来的世代一定跟随他们;但是什叶派相信穆罕默德的真正继承者是阿亚图拉,按照他们的信仰,阿亚图拉是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的继承者。他们相信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是真正的先知继承人。他们把继承者们称为 “阿亚图拉”。如果一个人是阿亚图拉,他就是穆罕默德的继承者。

阿亚图拉有很多,他们都声称是穆罕默德的继承者。我们最熟悉的是伊朗的霍梅尼。他们很可怕的原因是:教皇需要向红衣主教负责,阿亚图拉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他直接从神得到信息。他从神得到的信息人们必须接受。就是这么简单,如果阿亚图拉说,“安拉这么说. . . ”,所有的什叶派,9亿人就会跪拜、接受霍梅尼所说的安拉的话。这是可怕的。

我想分享伊斯兰世界厌恶西方基督世界的原因。原因是:他们认为西方基督世界是无神的世界;第二,西方基督世界充斥着酒精和迷醉;第三,西方基督世界色情、限制级的电影和成人图书横行;第四,穆斯林认为西方基督世界代表着道德沦丧。他们可以按着规定有几个老婆,但是如果违犯安拉的道德律,他们面临着死刑的惩罚。

我看到这些、读到这些―我没有时间细说―我总会因为伊斯兰的世界而感到羞愧。我们是世俗的,并且愈加如此;我们迷醉在人文主义无神论中,并且愈加如此;我们的教育系统越来越强调人文主义,实际上就是无神论的别称;我们是醉酒的人,就像我上周提到的,80%的美国人喝酒,每九个人中就有一个是酗酒徒。对伊斯兰世界来说,我们是一群醉酒的人。

我都不知道怎样描述色情业。只要看一会儿电视,就无法避免看到美国人道德崩裂的证据。他们的语言、影射、暗示,甚至直接的通奸、淫乱、恶毒的场面―这是无尽的恐惧。这是伊斯兰世界看到的―也是我们家庭生活的一个截面。

神看到了我们现代世界,他会怎么做呢?我只能指出神的话语,我不是审判者。我们的民众和国家的命运在全能神无法测度的手中。我只能说圣经中的话。

神使用以色列来清除迦南人。神说,“他们的罪孽已经满盈。” 他就将他们从地上除去。以赛亚曾在亚述攻击以色列的时候求问,神在先知书的第十章回答说,“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 [以赛亚书10:5] 哈巴谷因为犹大被凶残、暴虐的巴比伦毁灭而求问神,神对哈巴谷说,“我派定他为要刑罚人,设立他为要惩治人。” [哈巴谷书1:12]

我只知道:如果美国不悔改,不回到正路转向神,按照神的话语,神就会使用伊斯兰世界、无神论共产主义世界来责罚美国。我害怕这一天。神在天上!下场战争不会在那里打响,而会在地上打响。天上将要降下青灰色的死亡和火焰。

神说了这话,“我要为亚伯拉罕的后裔赐福”,这是什么意思?那是指伊斯兰、阿拉伯,以实玛利的后代;那是指犹太人,以撒的后代;那是指我们,靠着信心成为基督里亚伯拉罕的孩子的外邦人。神要为整个世界赐福。

以赛亚书的十九章,最后几节讲了埃及和以色列的友谊开始实现。启示录的十一章有第七号的声音:

第七位天使吹号,天上就有大声音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启示录11:15]

我们的希望在我们的主里,他不会失败。我不知道我们的民众最终要经历怎样的责罚。我只是相信神会成就他立下的所有应许―对以实玛利、对以撒,以及对我们这些靠着主耶稣的恩典和怜悯加入神的家庭的人。我们一起站立好吗?

我们的救主,你从没有失过一场战斗。全地所有国家的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中。是你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靠着神给你的这权柄,我们要向所有人传福音,传讲神道和希望,高举十字架,让人相信,在你里面悔改。

主啊,求你祝福今晚的信息。我们不会以绝望为终结,因为神活着―神也在生命之水的旁边找到我们,神要让我们得到更好的。主啊,你已经成就、正在成就对以实玛利的应许;你也会成就对以撒的后代的应许;我们的主不会失败,你的应许不会落空,只要我们在耶稣里寻求避难所和生命,他就带我们到他身边。原谅我们的罪,把我们的名字写入神的家。在我们有需要时站在我们身边,打开通向天上的大门。主啊,我们谦卑地祷告,今天你会祝福拯救迷失的人的恳求,将人数加给神的教会,在救主里鼓励、强壮我们的信心。

我们在救主前静默一段时间,我们会一起祷告,为这里的人祷告,在阳台,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只是一个人;在楼下的人群。“神对我说话了,我要带着我的家庭,我们一起过来。” 或者,“我和我的妻子,我们一起过来。” 或者,“我和我的朋友一起,” 或者只是你自己,“神呼召了我,我今晚要用自己的生命回应。” 沿着过道,楼梯,“牧师,我来了,我要选择神,我来了。” 我们的主,因着你施恩搭救人的名悦纳这恳求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