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家庭的问题-Eli: Trouble in the Home

以利:家庭的问题-Eli: Trouble in the Home

October 12th, 1980 @ 5:02 PM

撒母耳记上2:12-17

以利:家庭的问题 W. A. Criswell博士 撒母耳记上2:12-17 1980年10月12日 7:30 p.m.   我们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圣殿欢迎通过西南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KCBI收听的各位听众。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带来的信息题目是:以利:家庭的问题。 在早上我们将进行一个三年的系列,是关于圣经的真道的信息。它被分成十五个部分。我们现在在进行第一个部分:圣经论。下个主日的讲道的题目是:神的自我启示。 晚上的信息是关于人类生命的问题。下个主日晚上七点的信息题目是:大卫:性欲望。今晚的信息是以利:家庭的问题。请翻到圣经撒母耳记上,我们一起来读第二章的经文。 今晚信息的背景是在撒母耳记上的前四章中。我们在第一章3节认识了以利的儿子。“在那里有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当耶和华的祭司。” 第二章。我们从12节读到17节。撒母耳记上第二章12到17节。我们一起来读: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 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 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 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 [撒母耳记上2:12-17] 我们继续看这一章中这两个少年的事。22节说,“以利年甚老迈”,他已经九十岁了,“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这些少年所作的事是难以言说的。你知道,主使用以色列人的刀剑去惩罚、审判迦南人。因为他们从事淫乱的敬拜。他们以娼妓和与兽交合拜神。这是不可言说的。21节,“又听见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苟合,” 这些妇人是在会幕门前伺候的。 很明显,这些年轻的祭司何弗尼、非尼哈带领以色列人以娼妓敬拜耶和华。这是无法想象、无法言说的事。以利对他们说, 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 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 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 [撒母耳记上2:23-25] 故事继续。主两次向以利说话,一次通过一个先知,一次通过撒母耳,就是关于这两个儿子,他们所作的事让以色列犯下可畏的罪行。神最终说,“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 [撒母耳记上3:12, 13] 下面的事就是以利家的衰亡,神拒绝了他,亚伦的另一个后嗣撒督成为主面前的大祭司,以利的儿子何弗尼、非尼哈在一天内被杀死。这是今晚信息的背景。家里的问题。 我准备这信息很长时间,我被人们家里有的各种各样问题所淹没。今晚的信息只能限制在家庭问题中的一小部分,也许在未来几个月,我可以讲我们家庭生活中面临的其他问题。 今晚,我们只看关于以利的故事,我们只看家里的一个部分,一小块问题,就是抚养孩子的问题。神说以利应该为两个儿子负责。神审判他,因为他没有禁止他们。这是圣经所说的,但神也审判了何弗尼、非尼哈。以利被耶和华所审判,他的家庭永不能做祭司,撒督和他的后裔要做祭司。但神也审判了何弗尼、非尼哈:他们死了。 我们在神的面前不能总是将问题归咎于他人。青少年罪犯会指警察,“他做的。” 法官会指着父母说,“他们应该负责。” 父母会指向邻居,“是匪帮做的。” 每个人都有归咎他人的倾向。事实上,神让我们每个人都负责任。他让以利负责,他让何弗尼、非尼哈负责,他让他们遭受审判。 我们来看圣经说怎样抚养孩子,家里的责任。我观察到的第一点是—记得这些都是和以利、何弗尼、非尼哈相关的—我观察到的第一点是,孩子们被塑造的时候是在小的时候,而不是长大后。他们小的时候,心智也是如此。我这周读到,一个人日常所用的百分之八十的词汇,在六岁前就已经学会了,百分之八十。 我们的孩子是好奇的。他们的思想是开放的,可塑的,那是教导他们的时候,他们小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对她父亲说,“爸爸,为什么星星不会掉下来?” 那是个好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星星不会掉下来?” 爸爸借着这机会说,“甜心,神将星星安置在它们的位置上。神让它们安全地在那里,神也一样保守、看顾我们。” 教导孩子,就像雕塑家一样,拿着一大块大理石,在这里雕琢一下,在那里刻掉一块,最终,从雕塑家的手中会出现一个美丽的形象。孩子就是这样。他的思维是开放的,好奇的,可塑的,我们在那些时候所作的事会影响孩子的心智。 孩子对生命的回应也是一样。我通过读心理学的书,学习到一件事,是关于充斥我们一生的各种恐惧。心理学家说,我们出生的时候,只有两个天生的恐惧。一个是对坠落的恐惧。孩子天生就有;另一个是对吵闹声音的恐惧,只有这两个,没有其他的。所有我们经历的恐惧都是习得的,是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习到的。这对我来说是惊人的事。 孩子们在塑造人格时期的第三件事。对情感的控制几乎完全取决于他小的时候是怎样被管教的。我们经历的所有情感都是如此。比如说愤怒。孩子马上会表达愤怒,脸变红,哭声震天,就是这样。这必须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被指引、被塑造。...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人类生命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以利:家庭的问题

W. A. Criswell博士

撒母耳记上2:12-17

1980年10月12日 7:30 p.m.

 

我们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圣殿欢迎通过西南电台KRLD和我们圣经学院的KCBI收听的各位听众。我是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的牧师,带来的信息题目是:以利:家庭的问题。

在早上我们将进行一个三年的系列,是关于圣经的真道的信息。它被分成十五个部分。我们现在在进行第一个部分:圣经论。下个主日的讲道的题目是:神的自我启示。

晚上的信息是关于人类生命的问题。下个主日晚上七点的信息题目是:大卫:性欲望。今晚的信息是以利:家庭的问题。请翻到圣经撒母耳记上,我们一起来读第二章的经文。

今晚信息的背景是在撒母耳记上的前四章中。我们在第一章3节认识了以利的儿子。“在那里有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当耶和华的祭司。”

第二章。我们从12节读到17节。撒母耳记上第二章12到17节。我们一起来读:

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恶人,不认识耶和华。

这二祭司待百姓是这样的规矩:凡有人献祭,正煮肉的时候,祭司的仆人就来,手拿三齿的叉子,

将叉子往罐里,或鼎里,或釜里,或锅里一插,插上来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罗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这样看待。

又在未烧脂油以前,祭司的仆人就来对献祭的人说:「将肉给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过的,要生的。」

献祭的人若说:「必须先烧脂油,然后你可以随意取肉。」仆人就说:「你立时给我,不然我便抢去。」

如此,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华面前甚重了,因为他们藐视耶和华的祭物。

[撒母耳记上2:12-17]

我们继续看这一章中这两个少年的事。22节说,“以利年甚老迈”,他已经九十岁了,“听见他两个儿子待以色列众人的事”,这些少年所作的事是难以言说的。你知道,主使用以色列人的刀剑去惩罚、审判迦南人。因为他们从事淫乱的敬拜。他们以娼妓和与兽交合拜神。这是不可言说的。21节,“又听见他们与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苟合,” 这些妇人是在会幕门前伺候的。

很明显,这些年轻的祭司何弗尼、非尼哈带领以色列人以娼妓敬拜耶和华。这是无法想象、无法言说的事。以利对他们说,

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

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

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

[撒母耳记上2:23-25]

故事继续。主两次向以利说话,一次通过一个先知,一次通过撒母耳,就是关于这两个儿子,他们所作的事让以色列犯下可畏的罪行。神最终说,“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 [撒母耳记上3:12, 13]

下面的事就是以利家的衰亡,神拒绝了他,亚伦的另一个后嗣撒督成为主面前的大祭司,以利的儿子何弗尼、非尼哈在一天内被杀死。这是今晚信息的背景。家里的问题。

我准备这信息很长时间,我被人们家里有的各种各样问题所淹没。今晚的信息只能限制在家庭问题中的一小部分,也许在未来几个月,我可以讲我们家庭生活中面临的其他问题。

今晚,我们只看关于以利的故事,我们只看家里的一个部分,一小块问题,就是抚养孩子的问题。神说以利应该为两个儿子负责。神审判他,因为他没有禁止他们。这是圣经所说的,但神也审判了何弗尼、非尼哈。以利被耶和华所审判,他的家庭永不能做祭司,撒督和他的后裔要做祭司。但神也审判了何弗尼、非尼哈:他们死了。

我们在神的面前不能总是将问题归咎于他人。青少年罪犯会指警察,“他做的。” 法官会指着父母说,“他们应该负责。” 父母会指向邻居,“是匪帮做的。” 每个人都有归咎他人的倾向。事实上,神让我们每个人都负责任。他让以利负责,他让何弗尼、非尼哈负责,他让他们遭受审判。

我们来看圣经说怎样抚养孩子,家里的责任。我观察到的第一点是—记得这些都是和以利、何弗尼、非尼哈相关的—我观察到的第一点是,孩子们被塑造的时候是在小的时候,而不是长大后。他们小的时候,心智也是如此。我这周读到,一个人日常所用的百分之八十的词汇,在六岁前就已经学会了,百分之八十。

我们的孩子是好奇的。他们的思想是开放的,可塑的,那是教导他们的时候,他们小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对她父亲说,“爸爸,为什么星星不会掉下来?” 那是个好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星星不会掉下来?” 爸爸借着这机会说,“甜心,神将星星安置在它们的位置上。神让它们安全地在那里,神也一样保守、看顾我们。”

教导孩子,就像雕塑家一样,拿着一大块大理石,在这里雕琢一下,在那里刻掉一块,最终,从雕塑家的手中会出现一个美丽的形象。孩子就是这样。他的思维是开放的,好奇的,可塑的,我们在那些时候所作的事会影响孩子的心智。

孩子对生命的回应也是一样。我通过读心理学的书,学习到一件事,是关于充斥我们一生的各种恐惧。心理学家说,我们出生的时候,只有两个天生的恐惧。一个是对坠落的恐惧。孩子天生就有;另一个是对吵闹声音的恐惧,只有这两个,没有其他的。所有我们经历的恐惧都是习得的,是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习到的。这对我来说是惊人的事。

孩子们在塑造人格时期的第三件事。对情感的控制几乎完全取决于他小的时候是怎样被管教的。我们经历的所有情感都是如此。比如说愤怒。孩子马上会表达愤怒,脸变红,哭声震天,就是这样。这必须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被指引、被塑造。

比如,我读到的每个心理学家都说,孩子发脾气的时候给他想要的是个错误。他会学习到,靠着发脾气、砸东西,可以得到想要的。心理学家会说,不要这么做,当他平静、有礼地问时,给他想要的东西。于是他学习到的是要有礼、温和、合作,才能得到想要的。

当然我们也是在年轻的时候—在我们成长的时候,是孩子的时候,我们会产生对神的回应。刚才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唱了一首歌,就是威尔肯家的女儿,“耶稣爱我,我知道。” 这是孩子的反应。我记事起就知道这首歌了,我记不起来我不会唱这首歌的时候。

罗马天主教说—他们说的很对—如果我抚养了孩子六年,你就会一直拥有他,你无法改变他,将罗马天主教的教导从他身上去除。这是真的。我们童年时的印象是永存的。他们会改变我们,成就我们。

我们来看神对以利的非凡审判,因为他没有禁止他的两个儿子。箴言中很多关于教训孩子的内容。

箴言3:12,“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

箴言13:24,“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 我们有谚语从此而出,“不打不成器”;或者 “责罚比抚慰更有效”;或者 “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

再看,箴言19:18,“得着智慧的,爱惜生命;保守聪明的,必得好处。”

箴言22:6—这个你很熟悉—“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箴言29:17,“管教你的儿子,他就使你得安息,也必使你心里喜乐。” 如果让孩子能在生命中有价值,管教孩子是很重要的。

这是我们今晚要主要谈论的话题。家里的管教。第一,家里必须要有有权威的人。必须要有。神的旨意如此,权威的人就是父亲和母亲。圣经说我们要尊荣国王,我们要爱国。神的话语更强调,我们要尊敬我们的父亲和母亲。我们要尊荣我们的父母。他们是家里的权威,就是父亲和母亲,他们在家里有管教的权柄。

这并不容易。去制止、惩罚那些你最爱的人是困难的。他们有的时候会生气,有的时候憎恨,有的时候苦怨、误解。孩子们对于家里的管教有一千种不同的反应,但是父母有这个责任,如果你这样做,孩子会有一天感谢你。

我们来看家里的管教,家里的管教第一重要的是一个词,“不行”。不行,说不行并且坚持。不能父亲说 “不行”,母亲却说 “可以”,或者母亲说 “不行”,父亲说 “可以”,他们必须一致。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孩子小的时候就学会利用家长内讧。为什么管教孩子要用 “不行”?

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如果要孩子长大后有安全感,内在的安全感,就必须知道生命是有限制的,限制之外的地方你不能去。如果他没有学会,不知道生命有界限,他长大离开家后,他会是迷失的,永远也没有安全感。他必须小的时候就学会界限外的东西不能做、不能去。

就像有的母亲哭诉女儿的事,女儿犯下了多么可怕、污秽的罪过。她哭着说,“我们给她了一切,她想要的一切,我们都给她了。不管她想去哪,我们都允许了。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一定是学校或者其他人的错。” 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

如果孩子得到了想要的一切,能去想去的一切地方,孩子永远也学不到生命是有界限的,越过那条线,就会带来灾难、悲伤和痛苦。如果孩子不能从父母那里学到,生命有界限的,他的不安全感不会消除。

第二点:教导孩子说 “不行” 很重要,因为这是控制冲动。我们每个人生来都有一种获取的欲望—“我的”!—同时侵犯别人的权利。只要看一个孩子就行了:如果没有受管教,没有限制,他的贪婪和欲望是没有休止的。他会把世界当成自己的王国,父母只是他城堡的奴隶。如果一个孩子没有学会怎么去控制这些方面的冲动,他的余生都会是道德残缺的。他从没有学习到,你不能一直地索取、抢夺、得到,善变的情绪是没有满足的。孩子需要被教育,被训练,才能够控制这些冲动。

我总结出来在家里管教孩子说 “不行” 的 “三要” 和 “三不要”。第一个 “不要”。你说 “不行” 时,不能这样:不要有很多严格的标准。不要这样做,不要这样做。只要有一些,要一直坚持。有些事你不能做。不要有太多。有一些事情你不能做,要解释给孩子听,他明白了,理解了,你就要坚持。有一些事你不能做。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不要。不要总是说不行。如果你一直说,“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最终,“不” 已经没有意义了。一直都是 “不不不不”。不要这样做,不要这样做。如果你对所有的事都说 “不不不”,当有大功用时,你的否决却没有力量了。要将力量留在大事上。

我记得有一次执事会议,执事们在讨论教会里的一件事。有一些执事说,“牧师有强制执行这件事的权利,让牧师来做。” 我记得查理•罗伯茨说—他现在已经在天上了—他说,“强制的权柄就好象钱,越少用,能用的就越多。” 这是主的真理。如果要说 “不行”,不要用在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上。要留到大事上来用。这是第二个 “不要”。

第三个 “不要”:不要一直批评。不要批评。批评最终没有做成什么事,只是让人感觉不好。一直批评、一直找碴。不要这样做,不要这样。我记得读到一个故事,一个人来找牧师说,“我只有一个才能,我只会一件事,我的才能就是找错,我的才能是批评,我的才能是告诉另一个人他做错了。我的才能是批评。我只有一个才能。”

牧师对那个人说,“如果我是你,我的这个才能我会这么处理,就和圣经里的那个人一样,将它埋起来。” 不要在家里批评,一直地批评。不要这么做。这是我的第三个 “不要”。

好,三个 “要”。第一个 “要” 是:你管教孩子的时候,要和他谈话,和他交谈。让他告诉你他的感觉。经文这么多年观察孩子和年轻人,我学习到,孩子的眼泪和成人的眼泪是一样真实、痛苦的。青少年的心痛和成人的心碎是一样的痛苦。和孩子交谈,听他讲话。花时间听他讲话,让他告诉你他的感觉。

我准备这个讲道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最疯狂的事。因为我晚上还有讲道,所以我早上讲完道后会回家,准备晚上的讲道。我回家马上去书房准备晚上的讲道。今天早上我讲完道后就回家了,我的太太准备晚餐的时候,我还在书房准备晚上的讲道。我在书房里的时候,我们的孙子保罗•但以理进来了。

他来到我的椅子前,开始前言不搭后语地讲他在第一浸信会学院听到的东西,从这里的天国,一直不断地说,说个不停。我还在继续准备,我晚上要讲道呢!我必须得准备。

最后,他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摇晃我说,“爷爷,听我说。听我说。” 我没有办法,只能放下讲道,听保罗•但以理讲他的老师和他的同学。

这事让我感到了责备。我应该在他抓着我摇晃我之前就听他讲了。我应该说,“孩子,你现在做的太棒了。那真是太好了。” 听他们说话,听他们说话。他们关心的事也许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琐碎的事,但是对他们来说是重要的。如果你和他们谈话,也让他们和你谈话,当有重要的事时他们会信赖你。那会是事关生死的事,他们未来要做的决定。神所造的生命不是很奇怪吗?你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都是小的时候做的,不是吗?鼓励那个小男孩或者小女孩信赖你,告诉你他们的感觉。听他们说话,让他们跟你说话。

第二。奖励多于惩罚。尽量少地惩罚,如果可以的话,不要惩罚,经常地奖励。称赞他们,奖励他们。今天中午,我们的孙子保罗•但以理给我看了学院的一个通知单。他得了六个 “A”。他的奶奶跟他说过,“你每得一个A,我会给你一美元。” 所以她拿了六美元给孩子。这是因为他在学院得了六个 “A”。

然后她转向我说,“爷爷也要给你6美元。” 我很吃惊,我说,“我给他6美元?”

她说,“是的,你也要给他6美元。” 你一生听过这样的事吗?

但是我想起了今天的讲道。于是我就负责地去拿了6美元给了孩子,因为他得了六个A。我从中午到现在一直都在回味,我认为这是神让我们所作的事。不要打孩子,惩罚孩子,无休止地制止孩子,换个方式,说 “做的太棒了,我们为你骄傲。” 按着孩子的年纪来奖励他们,他的回应会是美好的事,美好的事。

第三个 “要”。如果你爱那个孩子,世界上没有什么管教是严厉或者残酷的。如果不爱那个孩子,不管是什么管教都是严厉、残酷的。如果你爱那个孩子,如果他知道你爱他,你会陪伴他,你是他的朋友,你可以很容易带领孩子进入一个美丽的回应。

我在准备中看到了一篇文章,题目是 “难接近的男孩”。在一个大城市里有个强横的小男孩,很强横。有个人一直和他接触,想要让他认识神,他坐在他旁边,就是这个难接近的男孩,他们都这么称呼他。他想要让这个孩子去参加主日学。

于是男人对这个小刺头说,“我们那里有糖果和饼干,你不来主日学吗?” 孩子说,“不。” 父亲说,“孩子,我们也有游戏、游乐园和其他的东西,你不来主日学吗?” 孩子说,“不。” 父亲说,“我们还有书,书里面有各种图画和其他的东西,你不来主日学吗?” 孩子说,“不。” 父亲说,“孩子,我们有诗班,我们有音乐,这里有世界最好的时光,你不来吗?” 孩子说,“不。” 那个人失望了,站起来要离开,他刚转身,孩子说,“等下,先生。” 他说,“先生,你会去那里吗?” 那人回答说,“是的,我会在那里。” 孩子回答说,“那我也会去。”

你可以带孩子去主日学,也可以带他去发廊,只要你爱他,他会跟随你。就是这么简单。如果那个孩子觉得你爱他,那个孩子的心门就向你敞开了,会接受你的一切。我必须要结束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够了。

最后一件事是,我们自己作为榜样,我们自己在孩子面前的生命很重要。他们靠着看你而学习。不久之前在纽约的机场,飞机延误了。我们要跨越大洋去欧洲,飞机延误了。我和马里兰州的州长在同一架飞机上,因为他要送女儿去欧洲度假。

他是个英俊、有才华的人,是马里兰州的州长,我就和他一直聊天。我和聊得很开心。他发现我是个牧师时,就敞开心谈到很多很多事情。他告诉我的一件事是:他是卫理公会的信徒,他跟我说上个周日在教会是圣餐主日。

按照卫理公会的传统,他们来到前面跪下,从牧师的手中领受面包和酒杯。他说周日他去那里跪下,他的儿子也跪在他旁边,他注意到他的儿子摘掉了他的饰品,他的戒指、手表和领带夹。他取下一切的饰品放在口袋里,跪在那里领受圣餐。

州长对我说,“你知道吗,我的母亲一直都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她来到卫理公会教会的前面领受圣餐,她总是取下所有的首饰,跪在主的面前。” 州长对我说,“我从没有跟儿子提过这事。我从来也没有觉得特别,但是我看到我的儿子这样做的时候,我被深深打动了,因为他从小到大一直看到我的母亲这样做。” 这就是童年和少年时代。下意识里,他们是最好的模仿者,他们和你一样。

我不能不谈到让我们不知所措的孩子。你怎么办?我们谦卑地将他们还给神。诗篇127:3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 他们属于神。如果你有个难管的孩子,不听话的孩子,让你心痛的孩子,我谦卑地劝你,将孩子交给神,这是神和孩子之间的事。这不是浪子的故事中父亲所做的事吗?他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事,孩子仍然是不服管教,父亲将他交给神,让孩子离开了。为他祷告。

我从我的邻居身上看到这一点。J•霍华德•威廉姆斯是在这个教会长大的。他是德克萨斯州的执行秘书,也是我们在福特沃斯的神学院院长。他就住在离我家一个街区的地方。我有一天和他聊天,他告诉我他儿子丹的事。丹那时十六岁。威廉姆斯博士跟我说,那个孩子对家里的任何事都有意见。没有什么让他开心。他找他母亲的毛病,他找他兄弟姐妹的毛病,他找我的毛病,他就是不开心。

最后,威廉姆斯博士说,我对儿子说,“孩子,你不喜欢我们了,没有什么让你开心,你让妈妈的心都碎了。你就是不开心。但是儿子,你可以拿上你的东西,去能让你开心的地方。” 那孩子很吃惊,但他还是收起自己的东西,只有十六岁就离开家。他发现外面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必须自己面对。威廉姆斯说过了几天,儿子就回家了,他说,“爸爸,我想回家了。我错了,我的态度不对,但是爸爸,我已经学习了,我现在不同了,我想回家。”

威廉姆斯对我说那孩子如同有了新生、新心和新生命。有的时候你得这样做。主,我们已经尽力地教育这孩子,却还是没有成功。我们将孩子交给你。你来得着他,你来保守他,你来改变他,主啊,只靠你。也许浪子回头之后就是和出走前完全不同的人。神有很奇妙的改变人的方式。

我来教会之前见了一个人,他来到我家。那个人曾经是你见过最邪恶、卑鄙的人。我为他施洗。他现在是个模范型的人了:模范的父亲,模范的丈夫,模范基督徒。他是基督的使者。你不会认识之前的他。神能这样做。神是有能力的,如果我们信任他,等待他,顺服他的指引,他就会带来这些美丽、美好的事。对相信的人万事都是可能的。只要和主在一起。我们一起起立。

我们天上的主,我们欢欣地在神的书里看到这些应许,“我会陪伴你。我会陪你度过。” 有很多的父母都曾经在心痛中和泪水中向神俯伏。我们很多人每天都为他们的孩子祷告,他们现在可能看起来非常地无动于衷,迷失,被世界捆绑,但是美好的救主,在你的里面有希望和应许,我们依靠、相信那应许。神会为我们成就更好的事。他成就祷告。

我们的会众在主的面前静默为你祷告的时候,这是多么荣耀的一天,荣耀的一夜,将你自己交给耶稣,“我想要归于神,我来了。” 一个家庭,来加入教会;一对夫妇,沿着过道,或者一个人,“牧师,今天我决心归主。” 在周围的看台,沿着楼梯,在下面这层的人们,“牧师,我们来了,我们来了。” 我们的执事在这里,我们的牧师在这里,我们的会众为你祷告,现在就决定。我们的主,我们感谢你,赞美,因你宝贵的名,阿们。我们马上要唱诗,如果你决定,就过来,过来。愿天使在你来的路上看顾你,神祝福你,我们一起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