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Do People Wake Up in Hell?

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Do People Wake Up in Hell?

October 17th, 1982 @ 4:47 PM

路加福音16:23

    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 W. A. Criswell博士 路加福音16:23 1982年10月17日 7:30 p.m. 我们一起打开圣经到路加福音的十六章。我们今晚要读一段很长的经文,路加福音十六章。这是我们复兴之夜系列的第四个信息。今晚的讲道的题目是让我战兢的,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 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广大听众,欢迎你们,我们也祷告今晚的信息会在你的心里和生命里有回应。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路加福音十六章,我们从19节读到这章的结尾。路加福音十六章―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第三部福音书―路加福音十六章19节开始,我们一起来读: 「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财主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 [路加福音16:19-31] 我无法忘记,这是耶稣自己给我们讲的故事。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在现代讲台上你几乎听不到任何关于地狱的讲道。它已经过时,不为人接受,和现代的审美观格格不入。但是这是很奇怪的,以前在讲台上讲地狱的时候,我们的家里、街道上没有它;现在我们讲台上不讲地狱了,我们的家里和街道上却有它。事情总是这样的,或者这个,或者那个。 我的心里挂念着那些生活在地狱中的数目广大的人们;父亲的地狱,母亲的地狱,家长的地狱,儿童的地狱。他们在地狱中醒来;他们在地狱中睡觉。我在人类生命中看到的悲痛、失望、沮丧足以让我永远伏身在泪水中。 另外,你认为一个人因为害怕,害怕永罚,害怕审判,害怕地狱而成为基督徒,是正确的动机吗?害怕是一个人决定向神的正确动机吗?我想不到更好的动机了!当人进入火炉或者苦难的死亡的地界时,为什么要以勇敢为荣呢?箴言的一章7节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它让我们每个人都在神的面前颤抖。希伯来书说,“落在永生 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希伯来书10:31] “因为我们的 神乃是烈火。” [希伯来书12:29] 想象一下,一个芝加哥人说,“你知道,我身边有七个人因为吃被污染的止痛药泰勒诺死了。因为沾染了致命的氰化物,七个吃这药的人都死了。但是我不害怕!” 于是他就拿起泰勒诺药片,为了展示勇气都吞了下去。你会怎么看这个傻瓜? 或者另外一个傻瓜来到加利福尼亚的商店说,“为什么有人说维氏眼药水被污染,会造成剧痛甚至失明?我一点都不害怕!” 然后他就把维氏眼药水滴到眼睛里,展示他的勇气。这家伙是疯了! 我曾听说纽约市有个人从六十层的大楼顶上跳伞,并且成功地下降。一个人在四十层看到那个人降下来,又看到地上的人们的鼓掌、欢呼,他也跳了出去,展示他的勇气。他超过带着降落伞的人时说,“娘娘腔,你还需要伞吗?” 我们会说,“干的太棒了” 吗?不!我们会说,“疯了把!” 对神的畏惧是好的理由―也是属灵的、符合圣经的原因―来转向主。你还记得希伯来书十一章信心英雄榜中关于挪亚的话吗?希伯来书十一章7节,“挪亚因着信,既蒙  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 那是晴朗、美丽的夏季,但是神说,“我要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 只有一个相信,就是挪亚。圣经说,“挪亚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 在神的话语中,一个人能够在神的面前恐惧,在全能神面前颤抖,本身就是美德。有时那种恐惧带领人到神的面前。在医院里,一个人将要逝去,护士来把一个屏幕放在他旁边―在他的垂死挣扎中,他被和病房里其他的病人隔起来了。这个一事无成的人就这样病重在医院里。护士来把帘子挂在他周围。他看到护士这样做后,他喊着说,“神啊!我要死了。神啊怜悯我!我是个罪人!我的生命是可悲、没有信心、没有价值的!主啊,怜悯我。耶稣啊,快来搭救我。我要死了,怜悯我!” 主从来没有不听人的呼喊,听人的祷告和祈求。那人于是经历到耶稣的美好救恩,他得救了!他悔改了!他被改变了! 一会儿,护士回来把帘子拆下来,向那个人道歉说,“先生,我犯了严重的错误,不可原谅的错误。这个帘子不应该放在你身边的,是那边那个人的。我请求你原谅我,我犯了严重的错误。” 这人对护士说,“护士,赞美神!赞美神!因为你做的事,我找到了主。我已经得救了,我已经悔改了。耶稣已经进入了我的心和我的生命。” “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 我要告诉你,对神的敬畏是个祝福。一个人在主的面前颤抖,神是能够压倒我们、审判我们、给我们定罪、毁灭我们、让我们进入永死,让我们进入地狱的,神应该被敬畏。所以我读这经文时,我也颤抖。主啊,主啊,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 因为这个话题如此可畏,我不是因着自己的推理或哲学讲论。我们要让神亲自对我们解说他的话语,我们要聆听耶稣的灵的声音,他的教导。我们要看这些经文。在28节,在痛苦中的人对亚伯拉罕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topos。” 我首先注意到有个痛苦的topos。我之前看到过这个词,在约翰福音十四章2节。在那里同样的主耶稣说,“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 [约翰福音14:2, 3] 是同样的词。“我有五个弟兄,让人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topos。” 这个词被翻译成 “地方”。天堂是个地方,那里有黄金的街道,有美丽的房子。天堂是个地方,描述天堂的同样的词也描述了痛苦的地方。它就在这个造物的某个地方。我称之为神的垃圾堆,神的填埋厂。 主从来不允许罪、拒绝、亵渎、犯罪、暴力、过犯存在于这个宇宙。某一天神要清理它。他要清理一切的垃圾、杂物、污秽,他要把这一切倒到一个topos,一个地方。那个topos,地方被称为 “痛苦、地狱、欣嫩子谷”。那些喜爱邪恶、喜爱黑暗、喜爱撒旦、喜爱过犯、拒绝和亵渎的,他们选择成为垃圾、污秽、拒绝,被弃到那个可怕的topos。我无法忘记,这个topos,痛苦的地方,是耶稣同样用来描述天堂的topos,他所在的地方。 再请看,22和23节,“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 经文没有说拉撒路被埋葬。财主被埋葬了,他也许有个无比光鲜的葬礼。“财主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 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财主死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望见亚伯拉罕。” 翻译成阴间的词是 “hades”;希腊语中的地狱是 “Gehenna”。就像我上周说,它在新约中被使用了十三次;十二次都是被主使用的。我们是从主那里学习到关于这个罪罚、审判的可怕地方的一切,它被称为Gehenna,地狱。 这里的词不是Gehenna:这个词是Hades,这个词和旧约中的sheol 是对应的。所有死去的人都去sheol―旧约里的词,或者Hades―新约的词。我们所有人死后都会去Hades。 Hades里面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称为亚伯拉罕的怀里或天堂;另一个部分称为tartaros―西门彼得在彼得后书二章4节―tartarus或者地狱。人死去后,马上去这两个地方中的一个。他举目望见―当人在这个世界闭上眼睛―他或者在天堂睁开眼睛,在亚伯拉罕的怀里;或者在tartarus,在折磨中。或者是这个,或者是那个。 如果一个人死去后马上就进入折磨或天堂,为什么有死亡经历的人说看到了光亮、荣耀呢?你在图书、杂志里读到他们,一直不断地有这样的人。这是愚蠢的!完全不靠谱!他们没有死。若人死了,他就是死了,他的灵魂就永远地离开了身体。 圣经中有时会出现复苏的例子。拉撒路是复苏了;触碰到以利沙骸骨的人的身体也复活了,但是除了这两个地方,人类历史上再没有这样的事。那些说自己死了又复活的人是在误导我们,他们没有死。身体死去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绝不会看到复活,不会有人回来告诉我们什么天堂经历。人死去之后,他睁开眼睛,或者在地狱,或者在天堂―只有这两种可能。 为什么我们死后,或者在痛苦折磨中醒来,或者在天堂中醒来?为什么在世代的终了要有审判?基督徒在bema,基督台面前;失丧中死去的人在白色大宝座前。我们为什么要面临审判?我们死后或者在折磨中,或者在天堂,有什么原因?圣经说的很清楚。末日的审判不是关于我们得救与否,那个审判是在现在。你现在就被审判,你现在或者因为耶稣的血得救,或者面对着地狱里的永罚。现在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审判就在现在。我或者在基督里得救,或者在基督以外失丧。 末日的审判―首先基督徒在基督台前的审判,然后是失丧的人在白色大宝座前的受审―这审判是关于我们行为,关于我们获得的奖赏的。因为人死后并没有完全消失,他的影响还在,他生命的良善或邪恶在他死后还会继续存在。在世界的末了神会清算我们生命的一切影响,按照我们所行的给我们奖赏。 这是很清楚的。神的话语总是清楚、明白、真实的。看看你自己,人死去的时候被没有完全消失,那是在末世的时候有审判的原因。 以司布真为例。感谢神世上曾有司布真这样的伟人。我一直在读他的作品。司布真在1892年死去。他辞世马上就快一百年了,但是我还是读司布真的作品,而且不止有我。全地的人都因为司布真的讲道、解经的文字而得到祝福。他在我的里面活着,他在千百人里面活着。司布真的影响还在持续着,一直持续到世界的末了。...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生命与永恒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

W. A. Criswell博士

路加福音16:23

1982年10月17日 7:30 p.m.

我们一起打开圣经到路加福音的十六章。我们今晚要读一段很长的经文,路加福音十六章。这是我们复兴之夜系列的第四个信息。今晚的讲道的题目是让我战兢的,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

通过收音机收听的广大听众,欢迎你们,我们也祷告今晚的信息会在你的心里和生命里有回应。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路加福音十六章,我们从19节读到这章的结尾。路加福音十六章―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第三部福音书―路加福音十六章19节开始,我们一起来读:

「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财主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

[路加福音16:19-31]

我无法忘记,这是耶稣自己给我们讲的故事。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在现代讲台上你几乎听不到任何关于地狱的讲道。它已经过时,不为人接受,和现代的审美观格格不入。但是这是很奇怪的,以前在讲台上讲地狱的时候,我们的家里、街道上没有它;现在我们讲台上不讲地狱了,我们的家里和街道上却有它。事情总是这样的,或者这个,或者那个。

我的心里挂念着那些生活在地狱中的数目广大的人们;父亲的地狱,母亲的地狱,家长的地狱,儿童的地狱。他们在地狱中醒来;他们在地狱中睡觉。我在人类生命中看到的悲痛、失望、沮丧足以让我永远伏身在泪水中。

另外,你认为一个人因为害怕,害怕永罚,害怕审判,害怕地狱而成为基督徒,是正确的动机吗?害怕是一个人决定向神的正确动机吗?我想不到更好的动机了!当人进入火炉或者苦难的死亡的地界时,为什么要以勇敢为荣呢?箴言的一章7节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它让我们每个人都在神的面前颤抖。希伯来书说,“落在永生 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希伯来书10:31] “因为我们的 神乃是烈火。” [希伯来书12:29]

想象一下,一个芝加哥人说,“你知道,我身边有七个人因为吃被污染的止痛药泰勒诺死了。因为沾染了致命的氰化物,七个吃这药的人都死了。但是我不害怕!” 于是他就拿起泰勒诺药片,为了展示勇气都吞了下去。你会怎么看这个傻瓜?

或者另外一个傻瓜来到加利福尼亚的商店说,“为什么有人说维氏眼药水被污染,会造成剧痛甚至失明?我一点都不害怕!” 然后他就把维氏眼药水滴到眼睛里,展示他的勇气。这家伙是疯了!

我曾听说纽约市有个人从六十层的大楼顶上跳伞,并且成功地下降。一个人在四十层看到那个人降下来,又看到地上的人们的鼓掌、欢呼,他也跳了出去,展示他的勇气。他超过带着降落伞的人时说,“娘娘腔,你还需要伞吗?” 我们会说,“干的太棒了” 吗?不!我们会说,“疯了把!”

对神的畏惧是好的理由―也是属灵的、符合圣经的原因―来转向主。你还记得希伯来书十一章信心英雄榜中关于挪亚的话吗?希伯来书十一章7节,“挪亚因着信,既蒙  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 那是晴朗、美丽的夏季,但是神说,“我要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 只有一个相信,就是挪亚。圣经说,“挪亚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

在神的话语中,一个人能够在神的面前恐惧,在全能神面前颤抖,本身就是美德。有时那种恐惧带领人到神的面前。在医院里,一个人将要逝去,护士来把一个屏幕放在他旁边―在他的垂死挣扎中,他被和病房里其他的病人隔起来了。这个一事无成的人就这样病重在医院里。护士来把帘子挂在他周围。他看到护士这样做后,他喊着说,“神啊!我要死了。神啊怜悯我!我是个罪人!我的生命是可悲、没有信心、没有价值的!主啊,怜悯我。耶稣啊,快来搭救我。我要死了,怜悯我!”

主从来没有不听人的呼喊,听人的祷告和祈求。那人于是经历到耶稣的美好救恩,他得救了!他悔改了!他被改变了!

一会儿,护士回来把帘子拆下来,向那个人道歉说,“先生,我犯了严重的错误,不可原谅的错误。这个帘子不应该放在你身边的,是那边那个人的。我请求你原谅我,我犯了严重的错误。”

这人对护士说,“护士,赞美神!赞美神!因为你做的事,我找到了主。我已经得救了,我已经悔改了。耶稣已经进入了我的心和我的生命。”

“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 我要告诉你,对神的敬畏是个祝福。一个人在主的面前颤抖,神是能够压倒我们、审判我们、给我们定罪、毁灭我们、让我们进入永死,让我们进入地狱的,神应该被敬畏。所以我读这经文时,我也颤抖。主啊,主啊,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吗?

因为这个话题如此可畏,我不是因着自己的推理或哲学讲论。我们要让神亲自对我们解说他的话语,我们要聆听耶稣的灵的声音,他的教导。我们要看这些经文。在28节,在痛苦中的人对亚伯拉罕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topos。” 我首先注意到有个痛苦的topos。我之前看到过这个词,在约翰福音十四章2节。在那里同样的主耶稣说,“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 [约翰福音14:2, 3]

是同样的词。“我有五个弟兄,让人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topos。” 这个词被翻译成 “地方”。天堂是个地方,那里有黄金的街道,有美丽的房子。天堂是个地方,描述天堂的同样的词也描述了痛苦的地方。它就在这个造物的某个地方。我称之为神的垃圾堆,神的填埋厂。

主从来不允许罪、拒绝、亵渎、犯罪、暴力、过犯存在于这个宇宙。某一天神要清理它。他要清理一切的垃圾、杂物、污秽,他要把这一切倒到一个topos,一个地方。那个topos,地方被称为 “痛苦、地狱、欣嫩子谷”。那些喜爱邪恶、喜爱黑暗、喜爱撒旦、喜爱过犯、拒绝和亵渎的,他们选择成为垃圾、污秽、拒绝,被弃到那个可怕的topos。我无法忘记,这个topos,痛苦的地方,是耶稣同样用来描述天堂的topos,他所在的地方。

再请看,22和23节,“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

经文没有说拉撒路被埋葬。财主被埋葬了,他也许有个无比光鲜的葬礼。“财主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

人们会在地狱中醒来?“财主死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望见亚伯拉罕。”

翻译成阴间的词是 “hades”;希腊语中的地狱是 “Gehenna”。就像我上周说,它在新约中被使用了十三次;十二次都是被主使用的。我们是从主那里学习到关于这个罪罚、审判的可怕地方的一切,它被称为Gehenna,地狱。

这里的词不是Gehenna:这个词是Hades,这个词和旧约中的sheol 是对应的。所有死去的人都去sheol―旧约里的词,或者Hades―新约的词。我们所有人死后都会去Hades

Hades里面有两个部分,一个部分称为亚伯拉罕的怀里或天堂;另一个部分称为tartaros―西门彼得在彼得后书二章4节―tartarus或者地狱。人死去后,马上去这两个地方中的一个。他举目望见―当人在这个世界闭上眼睛―他或者在天堂睁开眼睛,在亚伯拉罕的怀里;或者在tartarus,在折磨中。或者是这个,或者是那个。

如果一个人死去后马上就进入折磨或天堂,为什么有死亡经历的人说看到了光亮、荣耀呢?你在图书、杂志里读到他们,一直不断地有这样的人。这是愚蠢的!完全不靠谱!他们没有死。若人死了,他就是死了,他的灵魂就永远地离开了身体。

圣经中有时会出现复苏的例子。拉撒路是复苏了;触碰到以利沙骸骨的人的身体也复活了,但是除了这两个地方,人类历史上再没有这样的事。那些说自己死了又复活的人是在误导我们,他们没有死。身体死去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绝不会看到复活,不会有人回来告诉我们什么天堂经历。人死去之后,他睁开眼睛,或者在地狱,或者在天堂―只有这两种可能。

为什么我们死后,或者在痛苦折磨中醒来,或者在天堂中醒来?为什么在世代的终了要有审判?基督徒在bema,基督台面前;失丧中死去的人在白色大宝座前。我们为什么要面临审判?我们死后或者在折磨中,或者在天堂,有什么原因?圣经说的很清楚。末日的审判不是关于我们得救与否,那个审判是在现在。你现在就被审判,你现在或者因为耶稣的血得救,或者面对着地狱里的永罚。现在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审判就在现在。我或者在基督里得救,或者在基督以外失丧。

末日的审判―首先基督徒在基督台前的审判,然后是失丧的人在白色大宝座前的受审―这审判是关于我们行为,关于我们获得的奖赏的。因为人死后并没有完全消失,他的影响还在,他生命的良善或邪恶在他死后还会继续存在。在世界的末了神会清算我们生命的一切影响,按照我们所行的给我们奖赏。

这是很清楚的。神的话语总是清楚、明白、真实的。看看你自己,人死去的时候被没有完全消失,那是在末世的时候有审判的原因。

以司布真为例。感谢神世上曾有司布真这样的伟人。我一直在读他的作品。司布真在1892年死去。他辞世马上就快一百年了,但是我还是读司布真的作品,而且不止有我。全地的人都因为司布真的讲道、解经的文字而得到祝福。他在我的里面活着,他在千百人里面活着。司布真的影响还在持续着,一直持续到世界的末了。

每年伦敦司布真的大学都会差派一位牧师到我们中间来。现在在我们中间的,杰佛瑞•函门,是第十四位来到我们中间的年轻传道人了。我们赞美神,因司布真的非凡影响而得到祝福。它会一直持续,一直持续。

我很多次在芝加哥的穆迪神学院演说。穆迪是大能的宣道家,在美国各地带领复兴会,一生带领成千上万的人归主;不仅如此,他兴办的学校,也因他命名,在一直持续。学校一直在为福音事工训练年轻的弟兄姐妹,这是为什么在末世穆迪要得到他的奖赏,他死去的时候并没有消失。司布真也要一样得到奖赏,他死去后并没有消失,他的影响还在继续。想象使徒保罗或约翰所要得到的美好奖赏吧!我们在新约中经常读到。

这是多么美好!神在他的书里写下了所有和我们生命相关的事。这些人非凡的影响激励着那些爱耶稣的人,那些邪恶的、拒绝耶稣的人的影响也是类似地可怕。它会一直持续,在末日的时候他会为邪恶作为付上代价。

我来举个例子。我从阿马里洛高中毕业,去那里的第一浸信会,就和你们一些人一样。我读高中的时候有个很好的朋友,我们去阿马里洛第一浸信会的同一个主日学。我们是好朋友―都是从阿马里洛高中毕业―一起去贝勒大学读书。

我们在大学的时候―我上大一的时候十七岁―开始讲道,神在那时就与我同在。神祝福我和我在乡村的小教会。

我的这个朋友叫罗伊斯,在大学期间,开始改变、远离,最后成为了公开的非信徒。这让我很吃惊,也让我很伤心。一个晚上我去了他的宿舍―在学校里―我走到门前,我看到我的朋友坐在屋里,正在读异教徒汤姆佩恩的 “理智世代”。

汤姆佩恩已经死了一百五十年。但是他没有死!他还活着―在我的朋友的生命和头脑中活着―他曾和我一起从阿马里洛高中毕业,现在却在读异教徒的 “理智世代”。我在面对着死亡。

这是你死后不会得到奖赏的原因。你或者在痛苦折磨中,或者在天堂里,但是你要等到末日的时候,才能得到你行为的奖赏。主啊,只是活着,这是怎样的责任!他在记录,我们一生一切的行为,有一天我们都要面对―或者在白色大宝座前,它将成为我的罪证;或者在基督bema前,它成为永远的奖赏。“阴间受苦时举目”,或者 “被天使带去在天使的怀里”。

你是否注意到,亚伯拉罕对这个人,Dives―这是拉丁语的 “富人” 的意思―对Dives说:“此外,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26节:“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他们没有办法过来,他们也没有办法过去探访;深渊限定。”

圣经中一个惊人的启示是,它从没有提到、或者暗示有第二次的机会。如果我们有第二次的机会,我们现在的生命并不重要。我们可以远离基督,我们可以向圣灵说不。我们可以千百次地对讲道人说,“你说的话我一点也不相信。” 神殿的祭司、文士和以色列的领袖看到耶稣让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你记得下一节是什么吗?他们一起密谋要毁灭耶稣,要杀死主。最后本丢彼拉多这样做了,将主钉上十字架。是什么促成了杀死耶稣的计划?是让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神迹。圣经是这样说的。

一个人在心里对抗神、拒绝基督,即使你在他眼前行神迹,比如让一个人从死里复活,他也不会相信。因为人是被神的话语中圣灵的见证说服,否则他永远也不会被说服。就像谚语说的,“即使辩倒一个人,他的心思不变。” 我们得救的唯一方式是神的话语的见证。没有其他的方式。我或者相信、接受、悔改、得救,或者拒绝、否认、仍然失丧。愿神帮助我让你看到,回应这呼召。

我曾听人说过一对可爱的夫妇。妻子照顾小女孩,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她是个宝贵的基督徒,就像你们一样;她热爱耶稣,热爱教会,热爱教会的事情。但是丈夫却完全不相信,他不喜欢神,不喜欢教会,不喜欢关于耶稣的任何事情。他们都看起来得体、可爱,但是她是国王的女儿,美丽的基督徒;他却属于世界,属于世界上的事。

神赐给他们一个小女儿。孩子渐渐长大,母亲在孩子小的时候会带她去教会。她让她穿上得体、美丽的衣服,和她一起去教会,去主日学,参加教会的一切活动。母亲因为她十分幸福;父亲就在一边观看,等待孩子能做决定的那天。

孩子长到十几岁,父亲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自己笑,他知道自己会赢得那个孩子,让她离开信仰、教会,离开主。于是,到去教会的时候,他就安排孩子跟自己去看电影,看球赛或其他的娱乐活动。孩子长大了,十几岁后,开始约会。每个主日早上母亲都会早起、打扮,准备去教会。她会叫女儿说,“宝贝,该起床穿衣服了。” 十几岁的小女孩会说,“妈妈,我昨晚约会回来太晚了,原谅我这次,我不去教会了,我要睡觉。”

父亲听到女儿这么说,会笑出来,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他从母亲那里赢回了她,让她远离神,远离教会。他祝贺自己,十分开心。生命的苦难,这总是会发生,明天我可能会埋葬自己可爱的女儿。

生命的苦难无比避免的发生了,女孩得了重病。情况越来越绝望,医生最后说她没有存活机会了。她要死了。父亲和女儿最后相聚,孩子对父亲说,“爸爸,这些年妈妈一直跟我说,如果我不接受耶稣做我的救主,心里不爱他,我死后就无法去天堂。但是爸爸你总是说耶稣没有意义,教会没有意义,神没有意义,天堂没有意义。但是现在,医生说我要死了。爸爸,告诉我,我要选择妈妈的道路还是你的道路?爸爸,我应该走哪条路?”

父亲跪在女儿床边说,“神啊,我亲爱的,选择妈妈的路,选择妈妈的路,选择妈妈的路。” 在泪水和悔恨中,他抬起头,看到女儿已经不在了,她已经去世了。他悔改信主后,父亲在教会的祷告会上分享了这件事,最后说,“神啊,我愿舍弃自己的生命,如果我能知道最后的时刻她是否选择了她妈妈的道路。” 我不否认世界的道路在你健康、强壮的时候让你很享受,但是我们面对死亡、审判和永罚时,这是最坏的道路。

主啊,帮助我们选择耶稣的道路,“妈妈的路”。选择主的道路,教会的道路,牧师的道路,圣经的道路,圣灵的道路,圣灵恳求人的内心仰望耶稣。现在就这样做,这将是你一生最重要的决定、最美好的决定。今晚就做决定,“神,帮助我,我要走耶稣的道路。” 我们站立好吗?

我们宝贵、美好的主,我们在你的面前颤抖。神啊,你是何等伟大、大能,我们在地上的朝圣这却如此软弱、微小,总是跌倒、离开。主啊,愿今晚成为救恩之夜,决定之夜,悔改之夜,接受、相信之夜。主,求你成就。

当我们为你们祷告的时候,为一个家庭祷告,“牧师,我们来了,我们决定向主,我们的心向基督敞开,向天上敞开。我们要用生命回应,我们在这里。” 一对夫妇,你和妻子,牵着她的手说,“亲爱的,我们一起去,让我们把我们的家、我们的心、我们的生命和梦想、希望和异象都交给耶稣。” 或一个人,在周围的看台,沿着楼梯下来,在楼下的沿着过道过来,“牧师,我们决定向神,我们来了。” 愿天使在你来的路上看护你。为这些在主耶稣里谦卑自己、在信心里交托的家庭、夫妇和个人感谢你,只有你可以搭救我们。因你配得称颂的名,阿门。欢迎你们,在你们过来的时候,我们来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