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哈:与错误女人的四十年 Ahab: Forty Years With the Wrong Woman

亚哈:与错误女人的四十年 Ahab: Forty Years With the Wrong Woman

November 9th, 1980 @ 5:06 PM

列王纪上21:25

亚哈:与错误女人的四十年 W. A. Criswell博士 列王纪上21:25 1980年11月9日 7:30 p.m.   我是教会的牧师,我们邀请你翻到列王纪上二十一章,列王纪上二十一章。我们要读23,24,25和26节。讲道的题目是:亚哈:与错误女人的四十年。 像亚哈那么邪恶、卑鄙的人,不仅是这里的经文,其他地方也说,没有哪个王像亚哈这样的邪恶、可憎。他是以色列最坏的王。但是圣经很清楚地说他是被妻子腐蚀的。是他的妻子耶洗别让他做了耶和华眼里看为恶的事。 她是谁?耶洗别是谒巴力的女儿,谒巴力是西顿人的王。耶洗别的父亲杀了他的兄弟,刺杀他的兄弟,为了能登上王位;女儿耶洗别完全是家族的产物。她实现了她的父亲以及整个家族的意图。她的父亲是巴力的大祭司,亚哈娶她时,是违背了摩西的律法,因为律法说希伯来人不能和迦南人婚娶,亚哈违背了摩西的律法,娶了巴力的大祭司家的女儿,娶了西顿王的女儿。 她对以色列王的腐蚀是完全、彻底的。他的生命中没有一丝一毫不被她的邪恶和可憎占据。不仅是王,她的一切子孙后代都是和她一样邪恶。她几乎完全毁掉了大卫的整个家庭。在独立的犹大王国,他们的王都是大卫的后代。但是耶洗别的一个女儿,叫亚她利雅,不知如何地嫁给了犹大的约兰王。她的丈夫死了之后,她就做了犹大的女王,是犹大唯一的女王,亚她利雅。当亚她利雅看到了机会,她就杀死了大卫家所有的人。 如果不是犹大的大祭司耶何耶大和他的妻子带走了大卫王的一个后裔,约阿施,将他藏到第七年,然后他被带出来成为犹大的新王—在那时耶洗别的女儿亚她利雅被杀死在圣殿门前 [列王纪下11:20-21]。 她碰过的任何事在神的眼里都成为了邪恶可憎的。在她被狗吃掉一千年之后 [列王纪下9:32-37],启示录2:20,主基督他自己谈论亚细亚的推雅推喇教会,第三个提到的教会,“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 我认为几千年之后,我们还是习惯这个名称,如果有个女人被称为耶洗别,每个人都知道你什么意思。 她不仅腐蚀了他的丈夫,她不仅几乎毁掉了大卫的全家,给以色列带来审判的事是—大卫已经清除了迦南的敬拜;从一侧到另一侧,从但到别是巴,大卫已经清洁了全地,全迦南的可憎之物,所有的—但是这个女人耶洗别,亚哈娶的女人,又将拜巴力和亚斯他录带到以色列。 她不仅这样做,她还想要完全地清除耶和华的名,从地上除去对真神的敬拜。她杀死了所有耶和华的先知,所有的。唯一的例外是神的仆人俄巴底藏起来并用食物供养的那些 [列王纪上18:4]。他杀死了耶和华的所有先知。她毁掉了所有的神的祭坛,并用四百五十个巴力的先知取而代之,他们在亚哈面前侍奉。她还带来亚斯他录的四百先知,他们就坐在她桌前。 在读国王钦定版本圣经时你感觉不到这些,是因为亚斯他录翻译成了 “groves”,果园。我不想深入翻译的事:巴力是男神,亚斯他录是女神。敬拜他们的方式就是放荡、淫秽、可憎的与娼妓的交合。迦南人就是这样敬拜,这是他们的可憎之物,大卫曾经将这些污秽的宗教清除出去。耶洗别又带回来,并且以此为复仇。 耶洗别的另一件事:她是个精明、狡猾的谋杀者。我翻过圣经的一页,还是在二十一章,就看到拿伯的故事。拿伯有个葡萄园,是他继承的小产业。这是他的小园子,是他的产业,他在以色列的分。拿伯的果园就在亚哈和耶洗别在耶斯列冬季行宫的旁边。耶斯列就在南边,离加利利海很近。这是个为冬天预备的装饰得非常美丽的宫殿,亚哈从他的窗户往外看,看到了拿伯的那一小块园子,他就想起能拿来做草药园子多好。于是他找到拿伯说,“把你的果园给我,我会给你更好的;或者我也可以给你钱。” 拿伯回答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 [列王纪上21:1-3] 摩西律法在任何时候都禁止将土地分给一个支派给其他人,他们要永远地保有土地。但以理书的结尾,神在末世对但以理说,“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 [但以理书12:13] 这是什么意思?但以理的家在以色列有产业,在时代的末了,他会在站在那产业上,就是神应许给以色列的。每个人都有产业,这是他的,是拿伯的。 “我不能将产业给你。” 亚哈回到家里,因为耶斯列人拿伯对他说的话而郁闷、生气。他躺在床上面对着墙,不肯吃饭,自己生气。王后耶洗别来问他说:“你为什么心里这样忧闷,不吃饭呢?” 亚哈对他说,“因我向耶斯列人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我给你价银,或是你愿意,我就把别的葡萄园换给你’;他却说:‘我不将我的葡萄园给你。’ ” 他的妻子耶洗别对他说,“他不给你他的葡萄园,我给你弄到,你就等着看。” 她是怎么做到的!在文学作品中你无法找到比下面发生的事更加不公义,背叛人们的信任的事了。她买通假见证,宣告禁食,让拿伯坐在高处,有些买通的见证就说,“拿伯谤渎 神和王了!” 然后就宣判,将拿伯用石头打死!他就死在他的一点小小产业上!狗去添他的血 [列王纪上21:11-19]。耶洗别来到宫殿,就是她丈夫对墙躺着生气的地方。她对他说,“丈夫,快起来,去得那地!拿伯已经死了,葡萄园是你的了!你都不需要去买。” 于是亚哈起床穿上衣服,去得拿伯的园子。他要这么做时,遇到了神!这不是奇怪的事吗?他遇到了以利亚,主的先知。亚哈说,“我仇敌啊,你找到我吗?” [列王纪上21:20] 以利亚回答说:“不是我找到你了。是耶和华神,就在狗舔拿伯血的地方”—我可以看到以利亚正指着那地方—“就在那地方狗也会舔你的血” [列王纪上21:19]。“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 啊,神啊!下面我们看到的是耶洗别和以利亚间的交锋。前面是亚哈和以利亚的交锋。面对耶洗别,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生命就是如此,我可以跟执事会主席和坐在那里的副主席或者教会任何其他的男人争论,但是如果我要和教会的女士争吵,我就有麻烦了!我就有麻烦了。这不是惊人的事吗?以利亚无畏地面对亚哈。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件事。 以利亚无畏、勇敢地面对巴力的四百五十先知。以利亚无畏地面对全以色列人对神的背叛。以利亚自信地面对神,从天上求火,火就降下;他求水,雨水就来了;还是同样的以利亚 [列王纪上18:20-46]。现在他要面对耶洗别。我们本来期待他会和面对亚哈、面对巴力的四百五十先知、面对全能神时一样有力量。那是我们的期待。 耶洗别听到迦密山上的事,以利亚怎样杀死了巴力的四百五十先知,她还听到以利亚怎样跑在亚哈的车之前到了耶斯列,就是她所在的地方。以利亚的胜利节节高涨,但是耶洗别的愤怒已经遏制不住。她要血债血偿,她不会让先知有一晚的休息。他从迦密山跑了十九英里,来到耶斯列的大门,领先亚哈的车。...
Print Sermon

Related Topics

人类生命的问题,

Downloadable Media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亚哈:与错误女人的四十年

W. A. Criswell博士

列王纪上21:25

1980年11月9日 7:30 p.m.

 

我是教会的牧师,我们邀请你翻到列王纪上二十一章,列王纪上二十一章。我们要读23,24,25和26节。讲道的题目是:亚哈:与错误女人的四十年。

像亚哈那么邪恶、卑鄙的人,不仅是这里的经文,其他地方也说,没有哪个王像亚哈这样的邪恶、可憎。他是以色列最坏的王。但是圣经很清楚地说他是被妻子腐蚀的。是他的妻子耶洗别让他做了耶和华眼里看为恶的事。

她是谁?耶洗别是谒巴力的女儿,谒巴力是西顿人的王。耶洗别的父亲杀了他的兄弟,刺杀他的兄弟,为了能登上王位;女儿耶洗别完全是家族的产物。她实现了她的父亲以及整个家族的意图。她的父亲是巴力的大祭司,亚哈娶她时,是违背了摩西的律法,因为律法说希伯来人不能和迦南人婚娶,亚哈违背了摩西的律法,娶了巴力的大祭司家的女儿,娶了西顿王的女儿。

她对以色列王的腐蚀是完全、彻底的。他的生命中没有一丝一毫不被她的邪恶和可憎占据。不仅是王,她的一切子孙后代都是和她一样邪恶。她几乎完全毁掉了大卫的整个家庭。在独立的犹大王国,他们的王都是大卫的后代。但是耶洗别的一个女儿,叫亚她利雅,不知如何地嫁给了犹大的约兰王。她的丈夫死了之后,她就做了犹大的女王,是犹大唯一的女王,亚她利雅。当亚她利雅看到了机会,她就杀死了大卫家所有的人。

如果不是犹大的大祭司耶何耶大和他的妻子带走了大卫王的一个后裔,约阿施,将他藏到第七年,然后他被带出来成为犹大的新王—在那时耶洗别的女儿亚她利雅被杀死在圣殿门前 [列王纪下11:20-21]。

她碰过的任何事在神的眼里都成为了邪恶可憎的。在她被狗吃掉一千年之后 [列王纪下9:32-37],启示录2:20,主基督他自己谈论亚细亚的推雅推喇教会,第三个提到的教会,“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 我认为几千年之后,我们还是习惯这个名称,如果有个女人被称为耶洗别,每个人都知道你什么意思。

她不仅腐蚀了他的丈夫,她不仅几乎毁掉了大卫的全家,给以色列带来审判的事是—大卫已经清除了迦南的敬拜;从一侧到另一侧,从但到别是巴,大卫已经清洁了全地,全迦南的可憎之物,所有的—但是这个女人耶洗别,亚哈娶的女人,又将拜巴力和亚斯他录带到以色列。

她不仅这样做,她还想要完全地清除耶和华的名,从地上除去对真神的敬拜。她杀死了所有耶和华的先知,所有的。唯一的例外是神的仆人俄巴底藏起来并用食物供养的那些 [列王纪上18:4]。他杀死了耶和华的所有先知。她毁掉了所有的神的祭坛,并用四百五十个巴力的先知取而代之,他们在亚哈面前侍奉。她还带来亚斯他录的四百先知,他们就坐在她桌前。

在读国王钦定版本圣经时你感觉不到这些,是因为亚斯他录翻译成了 “groves”,果园。我不想深入翻译的事:巴力是男神,亚斯他录是女神。敬拜他们的方式就是放荡、淫秽、可憎的与娼妓的交合。迦南人就是这样敬拜,这是他们的可憎之物,大卫曾经将这些污秽的宗教清除出去。耶洗别又带回来,并且以此为复仇。

耶洗别的另一件事:她是个精明、狡猾的谋杀者。我翻过圣经的一页,还是在二十一章,就看到拿伯的故事。拿伯有个葡萄园,是他继承的小产业。这是他的小园子,是他的产业,他在以色列的分。拿伯的果园就在亚哈和耶洗别在耶斯列冬季行宫的旁边。耶斯列就在南边,离加利利海很近。这是个为冬天预备的装饰得非常美丽的宫殿,亚哈从他的窗户往外看,看到了拿伯的那一小块园子,他就想起能拿来做草药园子多好。于是他找到拿伯说,“把你的果园给我,我会给你更好的;或者我也可以给你钱。” 拿伯回答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 [列王纪上21:1-3] 摩西律法在任何时候都禁止将土地分给一个支派给其他人,他们要永远地保有土地。但以理书的结尾,神在末世对但以理说,“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 [但以理书12:13] 这是什么意思?但以理的家在以色列有产业,在时代的末了,他会在站在那产业上,就是神应许给以色列的。每个人都有产业,这是他的,是拿伯的。

“我不能将产业给你。” 亚哈回到家里,因为耶斯列人拿伯对他说的话而郁闷、生气。他躺在床上面对着墙,不肯吃饭,自己生气。王后耶洗别来问他说:“你为什么心里这样忧闷,不吃饭呢?” 亚哈对他说,“因我向耶斯列人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我给你价银,或是你愿意,我就把别的葡萄园换给你’;他却说:‘我不将我的葡萄园给你。’ ”

他的妻子耶洗别对他说,“他不给你他的葡萄园,我给你弄到,你就等着看。”

她是怎么做到的!在文学作品中你无法找到比下面发生的事更加不公义,背叛人们的信任的事了。她买通假见证,宣告禁食,让拿伯坐在高处,有些买通的见证就说,“拿伯谤渎 神和王了!” 然后就宣判,将拿伯用石头打死!他就死在他的一点小小产业上!狗去添他的血 [列王纪上21:11-19]。耶洗别来到宫殿,就是她丈夫对墙躺着生气的地方。她对他说,“丈夫,快起来,去得那地!拿伯已经死了,葡萄园是你的了!你都不需要去买。”

于是亚哈起床穿上衣服,去得拿伯的园子。他要这么做时,遇到了神!这不是奇怪的事吗?他遇到了以利亚,主的先知。亚哈说,“我仇敌啊,你找到我吗?” [列王纪上21:20]

以利亚回答说:“不是我找到你了。是耶和华神,就在狗舔拿伯血的地方”—我可以看到以利亚正指着那地方—“就在那地方狗也会舔你的血” [列王纪上21:19]。“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

啊,神啊!下面我们看到的是耶洗别和以利亚间的交锋。前面是亚哈和以利亚的交锋。面对耶洗别,则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生命就是如此,我可以跟执事会主席和坐在那里的副主席或者教会任何其他的男人争论,但是如果我要和教会的女士争吵,我就有麻烦了!我就有麻烦了。这不是惊人的事吗?以利亚无畏地面对亚哈。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件事。

以利亚无畏、勇敢地面对巴力的四百五十先知。以利亚无畏地面对全以色列人对神的背叛。以利亚自信地面对神,从天上求火,火就降下;他求水,雨水就来了;还是同样的以利亚 [列王纪上18:20-46]。现在他要面对耶洗别。我们本来期待他会和面对亚哈、面对巴力的四百五十先知、面对全能神时一样有力量。那是我们的期待。

耶洗别听到迦密山上的事,以利亚怎样杀死了巴力的四百五十先知,她还听到以利亚怎样跑在亚哈的车之前到了耶斯列,就是她所在的地方。以利亚的胜利节节高涨,但是耶洗别的愤怒已经遏制不住。她要血债血偿,她不会让先知有一晚的休息。他从迦密山跑了十九英里,来到耶斯列的大门,领先亚哈的车。

她派一个信使找到他说:“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样,愿神明重重地降罚与我。” 以利亚怎么应对?圣经说,“他起来逃命” [列王纪上19:2-3]。这不特别吗?我告诉过你,我可以跟执事们争吵,但是和女性争吵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这就是以利亚。他逃命去了,这不是非凡的吗?

你来看以利亚和耶洗别的交锋。神对他说话,他跑到了西奈半岛那里,神对他说话。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出什么问题了?”

以利亚是否告诉神这一切的原因?不,他完全没有提到耶洗别。他说,“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 他完全没提到耶洗别。这不奇怪吗?

神第二次问他:“以利亚,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还是说同样的话。他完全没提到是在逃避耶洗别的怒气和追杀。他完全没提到,“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 [列王纪上19:9-14]

这不奇怪吗?我以前一直想,以利亚在西奈半岛的那棵罗腾树下和在洞穴里的时候,他因为耶洗别的追杀是这么沮丧、绝望,如果他去见他的家庭医生倾诉问题会是什么样子?他对家庭医生说他的沮丧、失望和逃亡。他却不说任何关于耶洗别的事,他就和家庭医生这样说 了。于是家庭医生检查之后说,“你的内分泌系统不够活跃,你的脾脏是忧郁和沉闷的起点,你的肾上腺往身体里注入了肾上腺素,你的血管收缩了,你的心脏跳动很快;你吃了这些药就好了。” 他完全没提到耶洗别,不是吗?

然后我想,如果以利亚在那灰心、失望的时候去见心理医生会怎么样?他躺在心理医生的沙发上,心理医生要探入他的生活。他对以利亚说,“你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吗?你有妄想症,你看到了巨大的幻象;你的感情已经超过控制。你现在要触到所有这些事,把它们清除出去。” 他就这样探入他的生活。在他的深处,他的母亲放了开关,这毁了他的个性(指弗洛伊德理论)。心理医生跟他交谈,关于他的回信和抑郁,但他从不提起耶洗别,完全没有提到耶洗别。

然后我想,如果以利亚去见他的牧师会怎样。他告诉牧师说,“我感到灰心丧气,我在低谷之中,我的忧郁像瘟疫一样,我该怎么办?” 牧师说,“在那里,我的弟兄,在大山和旷野之间的某个地方,你和神失去了联系,你不再找他。” 他引用一节圣经,将手臂放在他肩膀上,和他一起祷告,然后为他前面的路程祝福。他完全没有说耶洗别。这不是特别的吗?不是吗?

当我们出问题的时候,百分之九十的时候我们不会正面问题。是我的腺体出问题了;是我的胰腺,不,是我的脾脏;不,是我的脑垂体;不,是我的肾上腺;我出了什么问题?是我的偏执;是. . . 我们有一千种理由,但是我们的问题是很清楚的,只是我们不愿面对。以利亚就是这样,他有什么问题,耶洗别让他怕得要死,他去逃命。这是他的问题,很清楚、简单!

于是神对以利亚说:“你回去膏哈薛作亚兰王,又膏耶户作以色列王,并膏以利沙作先知接续你。 ” [列王纪上19:15-16] 我很容易想到以利亚对主说,“主,我要膏耶户作以色列的王?我们已经有以色列的王后耶洗别了!我还要膏一个王?” 神说,“我已经兴起耶户为要审判亚哈的家和耶洗别的家。”

耶户迅猛地来到耶斯列大门前。平心而论,耶洗别的死是王后级别的死。耶户已经杀了耶洗别的儿子和儿子全家,接着要带来神对她的审判和复仇—耶户来到耶斯列的时候,KJV圣经说,耶洗别擦粉。希伯来文是,“她将眼睛涂上彩。” 这些女人都明白,把眼影涂在眼睛上,再画上眉毛,会让你的眼睛看起来更大更有神。她也画了脸,“她将眼睛涂上彩。” 她也梳了头 [列王纪下9:30]。这是古老的说法,“她将珠宝头饰戴在头上。”

她穿戴得像王后一样来到窗前,面对全能神的审判。一个有才华的女人,即使是恶毒、可憎的,一个有才华的女人还是有一些东西让你无法控制地仰慕。我会告诉你另一个例子。

你记得莎士比亚的《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吗?在第五幕第二个场景,她已经自杀,因为毒蛇的剧毒不久于人世。克里奥佩特拉说—这是莎士比亚写的—“让我像个女王,拿来我最好的衣服。我又要来到西德尼斯河,见到马克•安东尼,拿来我们的王冠。” 然后隔了几句台词:“拿来我的礼服,带上我的王冠,我心里渴求永生。” 克里奥佩特拉死时带着王冠,穿着王后的衣服。

耶洗别也是一样。她死的时候穿着所有的皇家礼服。耶户来到城市大门的时候,她穿戴整齐出现在大门上的堡垒中。耶户高喊说,“谁顺从我?” 由于人们对这个独裁女人的愤恨,后宫的一些太监来到窗前,耶户说,“把她扔下来!” 太监们就抓住她,把她扔下来。血溅到了墙上和马上,和车轱辘上;耶户让马践踏她! [列王纪下9:31-33]

欢迎耶户的宴会结束后,他对跟随他的人说:“她是王的女儿,收起她的尸体,以王后之礼埋葬了。” 他们去找她的尸体的时候,发现只剩下头骨和脚,并手掌,“应验耶和华借他仆人提斯比人以利亚所说的话,说:在耶斯列田间,狗必吃耶洗别的肉; ” [列王纪下9:34-36] 哦,耶洗别!

现在是我的讲道:以上都是对经文的解释,只是背景。现在是我的讲道。我的讲道是关于女人的力量。这是没有限量的,是无孔不入的。在宗教中更是千倍如此,在基督信仰中是万倍如此—女人的力量。你也许认为这是你这辈子听过得最刺耳的判断。

我已经做牧师五十三年了,这是我学习到的事:如果一个家庭的女人,男人的妻子对你说的没有兴趣,你想让男人信主就是白费力气。你不可能做到!我从没见过例外。如果出于某种意外或魔法,你为主得了男人,第二天,他的妻子会让他后悔,你不会再看到他。如果他的妻子不感兴趣,你无法得着家里的男人。你去试也是浪费时间—女人的力量!

从宗教的角度,你也会发现如此。基督信仰,犹太基督信仰是女人的宗教。我们认为教会的圣职,牧师、执事都是男人,这些人都是神的话语的一部分,他们是男人。我们在圣经中读犹大的事,大祭司和王都是男人。但是如果你透过现象看本质,你探求真相的话,要触到信仰的经脉,你会发现:这是女人的宗教,从开始到终结都是。

圣经说—在伊甸园,女人带来了人类的堕落 [创世记3:1-13]。是由于女人。亚当没有被骗,圣经这样说,他自愿地、明白地选择和夏娃一起死,而不是自己独活。他不是还有肋骨吗?神不能给他再造个女人吗?亚当选择和夏娃一起死,而不是离开她独活。这是非凡的事,那个人对夏娃的深爱和忠诚。但是夏娃带来了这一切。

在同一章,讲了女人后裔要带来世界的救赎,不是男人,而是女人。救恩在她里面,创世记3:15。神这样说。一切是这样开始的。当你继续看,亚伯拉罕的故事,亚伯拉罕没有想娶夏甲。亚伯拉罕不是自己进入那多妻的关系的!是撒拉做的!撒拉让亚伯拉罕去了她的女仆夏甲,因为她不相信神的应许,在她年老的时候会有应许之子。亚伯拉罕成了夏甲的孩子的父亲,取名叫做以实玛利,是阿拉伯人的祖先 [创世记16:1-4,11]!故事的结局是数不清的血河和泪海。是个女人,是撒拉。都是如此,是女人的宗教。

法老统治的时候,发布命令希伯来人的每个男婴儿都要被杀死,被溺死,是个女人,约基别做了个箱子,将孩子放在尼罗河的怀中。当另一个女人,法老的女儿发现了箱子,看到了正哭的婴儿,米利暗,婴儿的姐姐在那里。看到法老女儿的同情,米利暗问,“我去叫一个奶妈来,为你奶这孩子,可以不可以?” 法老的女儿说,“可以。” 米利暗就叫来孩子的母亲约基别,摩西就被自己母亲乳养大!靠着这个小女孩的心思意念,耶和华神的事情成就了 [出埃及记1:22-2:10]。四十年后,他放弃了埃及的王座,反而选择和耶和华的子民一起受苦,也不愿暂时享受法老宫里的愉悦 [希伯来书11:24-25]。是个女人!是个女人!

我没有时间再讲底波拉的故事,她说服了巴拉,鼓励他对抗主的敌人 [士师记5:6-10]。我没有时间再讲路得的故事,大卫的曾祖母。路得:“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 神就是我的 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 [路得记1:16-17] 是个女人!我从没听说哪个男人说过这样的话。

继续看,都是这样。主的天使向马利亚显现。她要成为那被预示的孩子的母亲。这是个女人的故事,圣母和孩子。我不是天主教徒,你知道,但我要告诉你们,他们高举圣母和圣婴,是抓住了基督信仰的一些真理。母亲和孩子—这是女人的宗教。

我没有时间讲提摩太和友妮基他母亲,还有罗以,他外祖母 [提摩太后书1:5];提摩太,友妮基和罗以,TEL(三人名字的首字母),很多教会都有TEL的课程。我也没有时间细讲启示录。第十二章是启示录的第二部分的开始,第一部分是讲历史的事,是连续的,但是十二章的中间开始了世代终结时的重要人物。谁是启示录十二章中提到的第一个人?它是这样开始的,“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 [启示录12:1] 这是女人的宗教,女人的信仰。

一个虔敬的妻子和母亲带领她的家庭到主面前,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带领她的丈夫信主,更重要的是,在主耶稣的爱和教导中抚养她的孩子。这是女人。

我也只能是个对你说话的人。如果你有个虔敬的基督徒母亲,你能忘记你长大的时候吗?你能吗?永远也不能!你会记着她怎样地使你为圣,让你有神圣、交托的生命。如果你有个敬虔的、基督里的家庭,是家里的母亲的工作。这个信仰从伊甸园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启示录中的末日,都是女人的宗教。为了敬虔、圣洁的女性基督徒感谢神。

我们一起站立好吗?我们天上的主,我们都知道如果有一个邪恶的女人,没有什么比她的邪恶更坏的了;但如果我们有个良善的女人,没有什么比她的良善更好的了。我们的母亲,感谢神有基督徒的母亲!犹大的母亲和以色列的母亲仍然持守着信仰,现在仍然保守着,让家是虔敬的,敬畏神的—基督徒的锡安中的母亲,和我们浸信会中的母亲,以及这个教会的母亲们也是一样。

主啊,我们没有词语来描述心里对基督徒母亲的感恩!主啊,我们现在生活在我们的家中,我们孩子的母亲,我们的妻子,是她们持守着我们今日的信仰。为了每一个基督里的女人,就是建立了这些家庭,教导我们孩子,在主里爱我们的女人,感谢神!

我们的主,我们祷告每个孩子的记忆里都有个坚定的基督徒家庭,作为不可避免的试炼和风暴中的锚。神啊,祝福这个呼召和信息。给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亲和母亲,尤其是给虔敬的母亲,我们现在在主的面前等待,一个家庭,一对夫妇,或者你一个人,一个母亲,一个孩子,主会召你,用你的生命来回应。“我在这里,牧师。我们决定跟随神,我们来了。” 在周围的看台,沿着楼梯,在下面一层的各位,沿着过道,我们的牧师在这里,我们的执事在这里,爱你、欢迎你。神带领你,祝福你,带领你回应。

为这美好的丰收感谢你,主,因着你宝贵的名,阿门。我们一起祷告,等待,唱回应诗歌:“我来了,牧师!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