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和圣经- Books and the Book

书籍和圣经- Books and the Book

September 21st, 1980 @ 10:07 AM

提摩太后书 4:13

13 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
Print Sermon
Downloadable Media
Play Audio

Show References:
ON OFF

书籍和圣经

顾思伟博士(Dr. W.A. Criswell)

《提摩太后书》4:13

1980年9月21 日,上午10:50

 

这是圣经学系列讲道的第一个信息,主题是“书籍与圣经”。主题的背景和来源基于《提摩太后书》4:13。该书是保罗在他即将被斩首之前,在罗马的马梅尔定地牢中写给他属灵的儿子提摩太的书信,当时,提摩太是以弗所教会的牧师。以弗所位于地中海的西海岸,是罗马亚西亚省的一座重要城市。

在《提摩太后书》4:13中,保罗对提摩太说:“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把那些ta biblia(书籍、注释、拉比的讨论)带来,但malista(更要紧的)是那些membrana(皮卷、圣经)。”这些希罗世界的伟大经典著作,通常写在羊皮纸之类的材质上,神的道写在羊皮纸上,所以有这个主题:书籍和圣经;世界上的一切书籍和圣经。

当今的书籍数量庞大,几乎不可计量,无人能准确知道到底有多少书。但在浩如烟海的书籍中,有一本书被无数出版社成千上万地不断重复出版。 ta biblia(书籍)和membrana(圣经);这是今天上午的主题。为什么是圣经呢?如果时间允许,我会解释三点原因,说明为什么圣经是独特、与众不同和无与伦比的。

第一:唯独在圣经里,我们才能找到我们想知道的答案;唯独在圣经里,我们才能找到我们的灵魂所迫切需要的真知识的启示;唯独在圣经里,我才能找到对人类生命真正重要的知识,除此以外,别无他处。我是从哪里来的?我所看见的四周被造世界,整个宇宙,是从哪里来的?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它有什么原因、目的或天命吗?我的生命是不是就像秋天掉落到地上的树叶一样?上个秋天,亿万叶子掉落了,现在,又有亿万的叶子正在掉落。我的生命与那些掉落到地上的叶子有什么区别吗?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目的或天命吗?或者,我要往哪里去?人死后,进入即将到来的永恒黑暗时,有光照耀吗?在黑暗之河外,会有生命吗?我认为柏拉图是圣经之外最有思想的人,他曾悲哀和中肯地呼喊说:“哎呀,有一些可靠的话语,就像救生筏一样,能承载我们渡过大海,抵达未知的彼岸。”有这样的话语吗?

圣经对于我们的生命,就像指南针对于船员,雷达屏幕对于飞行员,设计图对于建筑者一样。正如《以赛亚书》30章中所说的:“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赛30:21)。这是神对我们说话。我们的生命是有目的的,有原因的,神对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一个计划,并且,神在他的圣经里对我们说话(太4:4;罗12:2)。

这对我言是非同寻常的事情,我研读圣经的时候做了这样的统计:“耶和华说”、“耶和华如此说”——神说话——“耶和华的话”等这类的短语,在整本圣经中的使用超过两千五百次。你仔细思想一下,神在他的圣言里直接对我们说话。神的真理是客观的,在我们之外——它是客观的,是命题真理,也就是说,它不是主观的——不是人的内心倾向和心理推测。神说话,他的客观真理在圣经里向我们宣告。在我们的生命中,神所启示之道的份量和意义,对我们是首要的,是最为重要的。

在《诗篇》119:89中,诗人说:“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但我不在天上;我在下面,生活在地上,如果神想让我知道他永远安定在天的话语,他必须做某些事情,把他安定在天上的话语领到地上来的,这就是圣经!保罗在《罗马书》10章6-9节中这样写道:“你不要心里说,谁要升到天上去呢(就是要领下基督来)?……‘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就是我们所传信主的道”(罗10:6-8)。然后,他告诉我们如何能得救(罗10:9-13)。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2:13中说:“为此,我们也不住地感谢神,因你们听见我们所传神的道,就领受了;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神的道。这道实在是神的,并且运行在你们信主的人心中”(帖前2:13)。

圣经把天上的话语带下来并赐给在地上的我们。这就是为什么在基督教的最初几个世纪里,那些早期的基督教传道人总是站在会众的前面,手里拿着圣经讲道。无论他们去到哪里,都随身带着圣经,根据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这是独特的,我说——这是唯独和与众不同的——因为圣经向我们显明了我们真正需要知道及对我们至关重要之问题的答案;书籍和圣经。

第二:唯独在圣经里,你才能找到关于基督的完全启示,神的道、荣耀的救赎者、世人的救主等,只能在圣经里找到。当我阅读古代历史,思考我们的主充满魅力、令人惊奇和无可比拟的人生时,我感到那是非同寻常的事情,然而,在公元150年之前,只有三个世俗文献提到他。第一个是在公元80-90年左右,约瑟夫(Josephus)在他的《犹太古史》(Antiquities中)用了一个小段落来论述基督,我想整个学术界都认为那是伪造的——不是真实的。那是一个小段落,简单提到了基督。

第二个是公元100年左右,塔西佗(Tacitus)有一个句子说到基督。塔西佗在他的《编年史》中觉得有必要解释基督徒是什么样的人,因为在他关于尼禄的历史记载中,写到当尼禄放火烧毁罗马城时,诬告那是基督徒干的。所以,塔西佗说,这些基督徒因一个被罗马犹太总督本丢·彼拉多钉十字架的作恶者、重罪犯而得名的,仅此而已。

第三个是公元150年,另一个拉丁历史学家苏维托尼乌斯(Suetonius)说了同样的事情。讲述尼禄时,他使用了一句话来描述这些基督徒是如何得名的:源于一个称为“基督”的人,他是一个罪犯、重罪犯、作恶者,被犹太总督本丢·彼拉多钉了十字架。就这么多;这就是世俗文献中关于基督的全部故事。

这本书,也就是圣经,以令人惊奇和无可比拟的陈述向我们启示了我们的主:他活在字里行间。当伊拉斯谟(Erasmus)于1516年出版他的第一版《希腊文新约圣经》时,他在序言中写下了这些话:“这些神圣的篇章将展现出他的心意。它们将会把基督自己的言谈、医治、死亡、复活赐给你,简而言之,是把整个基督赐给你。它们所赐给你的基督如此亲密,以致于当他站在你的眼前时,你反而无法清楚辨认。” 伊拉斯谟说,在这些神圣和来自天上的篇章中,你将会更加完整、荣耀和完全地看见我们的救主耶稣,比他站在你眼前看得更清楚;圣经是关于我们主的启示。你看,他与他的道是等同的。圣经、口说的道、成文的道、成为肉身的道,都是完全一样的。它们都被称为“道”。

《约翰福音》1:1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1:1)。《启示录》19:11-13说:“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启19:11-13)。

这三样都是道,耶稣活在圣经里面,即活在道里面。对我而言,在属灵上认识道,就是认识基督。遵从道,就是遵从基督。传讲道,就是传讲基督。如果我怀疑道或使道蒙羞,我就是怀疑我的主,使我的主蒙羞。但如果我高举成文的道,我就是高举成为肉身的道。它是独特的;它是圣经!全部圣经及圣经的主旨,都启示了他救赎的使命。这就是圣经。我可以说它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宣告他的到来——“他正在到来”(《创世记》-《玛拉基书》);中间部分描述“他在这里”(《马太福音》-《约翰福音》);最后部分,也就是使徒时代部分,描述“他要再来”(《使徒行传》-《启示录》)。

这就是圣经。先知书宣告“他即将来临”。福音书察看他的一切荣美,“他在这里”。使徒书信说“他即将再来”。这就是圣经,展开救赎的故事,就是展开神的旨意:他在基督耶稣里、在神的道里对我们的救赎之爱(约3:16-17)。

世界历史就是他的历史。我看到,很多德国理性主义者和高等评论家拿起神圣的话语,说:“这个?是伪造的。”然后他们转向下一个,说:“这个?是伪造品。”接着又转向下一个,说:“这个?是欺骗人的。”又转向下一个,说:“这个?是假的。”对于整本圣经,他们就像约雅敬用文士的刀将书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烧掉一样(耶36:23),把圣经切割成很多碎片。这就是他们的所作所为。

但我无法理解的是这个:交织在整本圣经中,交织在字字句句中,交织在每一节、每一段和每一章中的——在圣经中纵横交织,构成圣经的经纬线——是这个救赎计划,是我们救赎主的故事。现在,我无法理解:如果圣经这里是伪造的,那里是伪造的,这是骗人的,那是假的,那怎么会这样呢:在欺骗和虚假中,为什么能有这根朱红线,把我们与神的心意和宝座紧密地连在一起?我不明白它们,它们无法自己解释自己。原因很显然, 是圣灵写下了圣经(彼后1:20-21),他的救赎和救恩故事,可见于圣经的每一个部分。那是神的作为。

圣经还有其他很多独特性,它的第三个独特性:唯独在圣经里,你能找到我们称之为预言的奇迹,预言公开和展示了未来。预言的希腊词是apokalupsis,意为天启、启示。

世界上有许多宗教,无论是无生命的宗教,还是几个仍然有活力的宗教,它们几乎都有宗教经典——《博伽梵歌》、《吠陀诗歌》、《论语》、《摩诃毗罗文集》、伊斯兰教的《古兰经》——但在当今所存留的宗教经典中,无一发现有描述未来情况的预言。你无法在摩诃毗罗、博伽梵、释迦牟尼或默罕默德等人的作品发现预言的原因是显然的。他们不知道未来,如果他们试图揭示未来,他们的愚昧就会显露无遗。但写下这本书的神,从亘古就看见未来,在他的全知里,明天就跟今天一样。在这本书中,你有数千年前的预言,这些预言在几千年后准确地应验了;在这本书中,你可以看到神在将来要做的事情。

这就是它对今天的我们有重要意义的原因。我们生活在一个可怕、困惑和灾难性的时代里。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害怕随时有某个仇恨我们的人从空中向我们做什么,把我们灭掉。未来是什么?如果不是神在圣经中向我们启示了他的伟大拣选计划和旨意,我们所有人都要失丧。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是偶然的和没有意义的:神全能的命令掌管着列国的归宿。

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神对中东的旨意是什么。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俄罗斯的兴起。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我们美国所属的西方联盟。在这本书中,我们读到犹太人和他们的命运,以及教会和她的荣耀。所有一切都在这本书中;在这一切中,神都有他的旨意。

总而言之:当我们面对不可避免的未来时,是这本有神圣应许和安慰话语的书在最后的时刻支撑着我们。在你的一生中,你有没有听过历史上有谁在他濒临死亡的时候对别人说:“给我拿本人类学的书来,翻开,再给我读一遍我们是如何从猩猩、类人猿和有袋动物进化来的,再给我读一遍!我正面对巨大的永恒未知;请告诉我,我们是如何从类人猿进化而来的!”或是,“请给我拿本化学书来,重新给我读一遍所有公式。”或是,“请给我拿本物理学书来。”或是,“请给我拿本经济学书来,给我读一下人类的理论和推测!”我毕生从未听过这样的事情。我常常听到的是,弥留之际的基督徒说:“帮我把那本充满神应许的旧书拿来,再给我读一遍关于那更美家乡的描述。”我经常听到这样的情况。在文学作品中,有一件非常感人的事情:史考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在他弥留之际,对他的女婿洛克哈特说,‘帮我把那本书拿来。’”

洛克哈特说:“爸爸,书房里有几千本书,你要我拿哪一本呢?”

史考特爵士说:“孩子,只有一本书。帮我把那本书拿来。”

于是洛克哈特把圣经拿给这位伟大的苏格兰诗人和小说家,之后,他手里拿着这本书,安然离开了世界。

处于弥留之际的贤人喊叫:

“只有一本书。”

“请给我读那古老的故事。”

永不会变老的会飞话语,

把他的灵魂吹拂到荣耀里。

(作者不详)

 

只有一本书,就是神的书;它绘制了从今生到来生,从这个世界到天家的道路。

我们亲爱的主,知道当我们手里拿着这本书,阅读其中关于你的神圣篇章时,我们就是在仰望我们救主的脸,那是何等的安慰!这是他的生命,他慈爱的讲论,他的行走、谈话、邀请、关爱、死亡、复活和代求,在那荣耀和最后的日子,他还会再来。主啊,愿我们都看重圣经的话语,接受它所启示的救主,聆听救主的声音,接受他为我们生命的主,把他作为我们今生和来生的盼望。